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父辈的余阴》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父辈的余阴》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父辈的余阴 父辈的余阴

    高贝宁,一米六几的个子,粗短的身材,平淡无奇的样貌,这样的人丢在大街上简直分分钟就能融入人群中,不吸引旁人的一丝注意。  还在上初中的他,由于没有过人的身高,没有出色的外表,缺乏开朗的性格,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和那个女生有过过多的交集,更不要说找个女朋友,提前享受一下女人的乐趣。

    nm881103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父辈的余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父辈的余阴》,是作者nm881103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高贝宁,一米六几的个子,粗短的身材,平淡无奇的样貌,这样的人丢在大街上简直分分钟就能融入人群中,不吸引旁人的一丝注意。  还在上初中的他,由于没有过人的身高,没有出色的外表,缺乏开朗的性格,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和那个女生有过过多的交集,更不要说找个女朋友,提前享受一下女人的乐趣。

《父辈的余阴》 第15章 免费试读

王雁现在只是关注着自己双腿之间,那个在自己小穴里面疯狂进出的肉棒,可是抽插的更加有力,更加快速,插到更深的地方,带给她更疯狂的快乐。

王雁不在关注身后占有她身体的人到底是谁,是丈夫也好,是自己儿子的同学也好,是一个十多岁的男孩也罢,只要他是男人,只要他有粗大的肉棒,只要他可以给她带来极致的高潮,任何人现在都可以占有她,抽插她娇嫩的小穴。

王雁不顾羞耻的主动向后挺动的屁股,将自己雪白的美臀送到高贝宁的胯下,将自己的小穴送给大肉棒抽插。她享受着性爱带来的高潮,遵从自己成熟肉体渴望的激情。

「啊……操死我……啊……用力啊……我……我要来了……我……」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激情,让王雁的高潮即将到来。

「我要射你身体里面……我要射你子宫里面……我……呼呼……」放弃抵抗的女人,反过来主动出击,让高贝宁更加兴奋。现在不是他强迫女人给他玩弄,反而像是两个背德的男女,躲在学校的角落里偷情。

「啊……不……」曾经有人说过,女人对一个男人最大的信任就是『射里面吧!』,对王雁来说也是这样,即使是现在被操的头晕眼花的她,一天到高贝宁想要内射,那迷失的理智又短暂的回来了。

「又不是没射过……你,这个被丈夫之外的人中出过的女人,还在……呼呼呼……还在假装什么贞洁……」高贝宁放弃了女人的乳房,双手抓住女人的双臂,开始更加有力的撞击女人的小穴,带给她更多的快乐。

「啊……轻点……不行了……不行了……受不了了……啊……」那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抽插,那一步又一步的踏上高潮,王雁那短暂的神志再一次被高贝宁撞击到了九天之外。

「让我射哪???你说……」高贝宁急促的喘息着,一边不依不饶的问着王雁。

「啊……要来了……要……来了……死了……死了……啊……射里面……啊……射……射里面啊……」

「你……你这个下贱的女人,居然要自己儿子的同学,把精液射到自己的小穴里面……真是淫荡的母亲……那我就满足你……」如恶魔一般的高贝宁在女人臣服认输之后,更加打击着女人的自尊心。

「不要说了……啊……不要……说了……啊……」面对高贝宁的侮辱,王雁想要回击,但是那蜂拥而至的高潮又让她无心他顾。

在这对苟且的男女即将到达高潮的最后关头,两个人都不在说话,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两人交合的地方,那个坚硬的肉棒和娇嫩的小穴处。

随着飞溅的淫汁浪液,两个人的喘息声更加急促,那连绵不断的肉体撞击声,更是在这个空档的楼层形成了回声。

「来……了……啊……嗯嗯嗯嗯……」女人的喘息淫叫到最后的那一刻变成了闷哼,就像是一口气没有捣上来,被压制在了胸口。

只见刚刚还努力挺动屁股的王雁,突然之间就浑身颤抖,双面都开始翻白,那原本红艳的嘴唇此时变得惨白无色,要不是高贝宁扶着,突然腿软的王雁肯定会光着屁股,摔倒在地上。

「射死你……呼呼呼……射……啊……」随着女人高潮的来临,那不断蠕动包裹的小穴带给了高贝宁极致的体验,无法控制的射精欲望,让高贝宁疯狂的抽插了几下之后,也死死地顶着女人的美臀,停止了进出的动作。

「呼呼呼呼……」,「嗯嗯……嗯嗯……」

安静的走廊恢复了平静,谁都想不到在这个偏僻的实验楼的顶层,一个光着屁股的美艳熟妇,和一个挺着大肉棒的男孩,在上面做过苟且的勾搭。

「你,你,呼呼呼,要记得答应过我的事情……」虚弱的王雁无力的靠在墙上,努力的将自己的内裤和丝袜穿好,一边气喘吁吁的对高贝宁说道。

「呵呵呵,你有什么资格吩咐我???」高贝宁就这么光着肉棒,坐在地上,看着穿衣服的熟妇。

「你……」将自己的裙子放下来,反复整理自己的衣服的王雁,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像一个无赖的高贝宁。

「我什么我……你现在还没搞清楚你的身份么???」

「我……我已经这样了,你……你难道要出尔反尔?」面对高贝宁,王雁总是有一种无计可施的窘迫,这个家世显赫,高高在上的高干子弟,让她这样普通家庭的女人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哈哈哈……真是一个笨女人……」高贝宁看着急眼的王雁,嘲笑的摇了摇头。

「你有话就说,别在这里阴阳怪气的……」

「行,我就满足一下我亲爱的小老婆……」看到王雁那怒不可解的样子,高贝宁觉得非常有意思。可是家长会就快要结束了,他不想被母亲发现他的那些勾搭。

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之后,王雁双手插在胸口,冷眼的看着这个刚刚占有自己身体的高贝宁,还能说出什么花来。

「你是不是认为,只要你儿子的那份证明被撤销就没问题了???」

「当然,我儿子没有病,都是你们这些人陷害他的……」一提到焦桐,王雁就像是一个护仔的母鸡,时刻准备为了儿子战斗。

「哈哈,笨女人就是笨女人……那你儿子在警察局的那些案底,你准备怎么解决???」

「这……警察局不是把桐儿放了么??」

「放了???那是看我的面子,再加上我这个受害人不追究而已,但是案底还在啊……」高贝宁看着正在沉思的女人,慢慢的走了过去。

「你,你别过来……」当高贝宁走到身边才反应过来的王雁,急忙推开高贝宁,躲到了一边去。

「那些案底,如果传到学校,恐怕只有开除了……甚至他到了任何一个学校,都不会有人收他吧……」被推开的高贝宁没有生气,而是站在原地看着躲闪开的女人,邪邪的一笑。

「这……这……」

「来来来,我们看看,谁有办法帮你解决……」看着王雁希冀的眼神,高贝宁知道,这个熟透了的女人,这辈子都不可能逃出他的手掌心了。

「我们高家,你不是很清楚,我这么和你说……」高贝宁看着紧张的女人,故意断了断,吊一下女人的胃口,「只要我们高家不开口,这个天南省没有人敢撤销你儿子的案底……」

说完,骄傲的高贝宁看着一脸惨白的王雁。原本白皙的脸庞现在变得一片惨白,豆大的汗水从她精致美艳的脸庞上滑落。

「而我,作为高家唯一的第三代人,只有我有可能帮你的儿子」高贝宁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呆若木鸡的王雁身边,「毕竟,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儿子,不是么???」

惊慌失措的王雁,快要失去焦距的瞳孔看着眼前的高贝宁,那如恶魔宣判一般的话语,萦绕在她的耳边。

「来,让老公抱一下……」高贝宁看着眼前这个刚刚被自己内射的女人,张开了双臂。

一心担忧儿子未来的王雁,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张开了自己的双手,踏出了那陷入深渊的一步,被高贝宁死死的搂在怀里。

「雁……你跟了我,以后再也不用吃苦了,你儿子的事情,我会安排的好好的,上最好的高中,上最好的大学,安排最好的工作……」高贝宁紧贴着女人的秀发,在她的耳边不断的抛出诱惑。

「我……我结婚了……我有老公了……我……」王雁痛苦的闭上了双眼,泪水划过了脸庞,落在了高贝宁的肩膀上。

「没关系,你可以继续你的生活,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必须按照我的要求办……对我来说,你这个人妻的身份,让我操起来更爽……哈哈哈……」

「这……这不可能……」王雁没想到,高贝宁一边想要长期的占有自己的身体,另一边觉得自己身为人妻的身份可以给他带来更多的刺激。

「想想……想想你的儿子,想想他以后的人生都在你的选择中……再说,我有一百种,一千种,一万种方法让你家破人亡……」

「我……呜呜……我……」巨大的甜枣,恐怖的威胁,让王雁无法坚持自己的选择,儿子还小,还有很多很多的美好未来。自己的丈夫,如果真的被人陷害入狱,或者被人谋害,这些都是王雁不敢想象的事情。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机会……如果你不同意,那么以后就不要来哭着喊着来求我……」

「我……我同意……」在绝对的权势面前,王雁没有选择的空间,只能选择臣服。

「哈哈哈……跪下,捧着我的兄弟,说臣服我……快点!!!」仅仅是女人口头的承诺,高贝宁觉得不够满足,还要女人下跪宣誓。

「你,你不要太过分了……」

「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家长会真的快要结束了……我差不多要走了……」相对于受辱的王雁,高贝宁现在反而一点都不着急。

随着时间越来越近,家长会差不多真的要结束了,如果错过了这次,她不敢想象高贝宁会怎么报复她儿子,也不敢相信她的家庭会受到什么威胁。

「咚」王雁直接跪了下去,颤抖的双手捧起了高贝宁的肉棒,像是将一个圣物捧在了掌心。哆嗦的嘴唇不停的闭合着。

「我……我……同意高贝宁的要求,只要他能帮助我的儿子……」王雁的声音就像是在缔血,那种无助的凄凉和悲愤,让委屈的泪水滑落。

一个四十岁的女人,被逼着下跪,跪倒在一个十多岁的少年面前,甚至还要捧着他的胯下之物,宣誓自己的屈服,这是多么不堪,多么淫荡,又多么凄惨的画面。

「把它含进去,你就承认以后做我的女人了,如果你敢反悔……嘿嘿嘿,我绝对让你们生不如死……」

高贝宁居高临下的看着王雁将自己的肉棒含进了嘴里,那种发自内心的满足,让高贝宁的肉棒差点再一次勃起。

「走吧……今天就到这里,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如释重负的王雁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不敢看高贝宁的眼神,躲躲闪闪的站到了一边,一个成年的女人,在未成年的高贝宁面前就像是见了猫的老鼠。

「走吧,免得咱们的儿子,到处找……哈哈哈……」大获全胜的高贝宁搂住了王雁的腰,将女人紧紧的搂在怀里,看着不敢反抗的女人,哈哈大笑的高贝宁大摇大摆的走下楼去。

「不要……马上就要出去了,求求你,放过我,别让人看到了……」一直不敢反抗的王雁,在即将走出大楼的时候,轻轻的推了高贝宁一下。

「哟……小浪蹄子,还挺害羞的么!!!行行行,今天大鸡吧老公就放过你了……以后记得接我的电话……」高贝宁带着笑意的看着紧张的王雁,在她的屁股上肆意的拍了几巴掌,看着不敢反抗,只敢默默忍受屁股受辱的女人,放她离开了。

分开的高贝宁和王雁,从走廊的两头回到了教室门前。可是家长会已经结束了,李局长正站在门口,焦急的张望着高贝宁的身影。

「妈,妈!!!」高贝宁看到母亲站在教室门口,急忙跑了过去。

「你跑哪去了?怎么不接电话……」

「我,我刚刚找同学聊了会天,我也不知道家长会现在结束啊……」高贝宁想起来了,之前给王雁看那些艳照的时候,将手机调成了振动。

「你这孩子……真是……」

「妈,老师没说我什么吧……」连忙转移母亲的注意力,高贝宁急忙问母亲家长会的情况。

「没说什么……就是说你成绩还行,需要更加努力……」

「好的,我知道了……妈,我肚子饿了……」

「这才几点啊,你就肚子饿了……」李局长纳闷的看了看手表,离吃完早饭还不到2个小时,高贝宁怎么就喊肚子饿。

「妈,我在长身体啊……多次点,才能长的高……」

「行行行,想吃什么……」拗不过儿子的李局长,只能答应带儿子去吃饭。

「吃什么都行……」正在说话的高贝宁突然看到,王雁带着焦桐从教室里面出来了。

王雁刚刚因为高潮而潮红的面容现在已经缓和了下去,刚刚因为盘肠大战而凌乱的衣服也都整理的差不多了,要不是高贝宁经历了刚出的交合,其他人根本看不出什么异状。

教室门口汇集了大量刚刚开完家长会的家长和同学,王雁根本没有注意到一边的高贝宁和李局长。

「桐桐,你要好好学习,老师说你这次的考试排名又往后掉了好几名……」一出教室门,王雁都对着身边的焦桐说。

「我知道了,妈,下次考试我一定考好……」低着头,不敢看母亲的焦桐,急忙点头承认错误。

「桐桐,我听老师说,你早恋了?还是和你们班的一个女同学,刚刚老师说,叫……叫杨……什么的。」

「妈,不是这样的,我们就是相互讨论学习问题。」焦桐急忙向母亲解释,早恋在初中来说,是非常严重的问题,那是老师的眼中钉,家长的肉中刺。

「没有最好,桐桐,你是妈妈的希望,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小男子汉,妈妈也不指望以后能想你的福,只要你以后能好好过日子就行……」

「妈,妈,我错了,我再也不和杨惠婷说话了……你,你别哭啊……」看着母亲突然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焦桐吓坏了,他以为是母亲担心早恋影响他学习。可是他不知道,是他的母亲想到了高贝宁的侮辱和玷污。

这边高贝宁站在一旁没有出声,默默的听着王雁和她儿子的对话。

「宁宁,你不是说肚子饿么???你倒是说,去哪吃啊!!!」看到高贝宁半天没有回答,李局长急忙问道。

李局长的话,惊扰了偷听的高贝宁,惊扰了哭泣的王雁。

只见刚刚还沉浸在悲伤的氛围中的王雁,一天到李局长的话,急忙害怕的抬头四处张寻,当看到近在咫尺的高贝宁时,王雁的手在底下偷偷的握紧。

「桐桐,我们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焦桐,被王雁抓住胳膊就拉走了。

高贝宁看着远去的王雁和焦桐,嘴角偷偷的翘起来,「哎哟,妈,你干什么呢?」

「我问你话呢,你发什么呆……看什么呢??」李局长顺着高贝宁看去的方向,缺什么都没发现。

「我这不是在想么……要不我们去吃烤鸭……」

「不去,太油了……」

「去吧……妈,我好久都没去京城看爷爷了,烤鸭的味道我都馋坏了……」

「行行行,去吧,我去和老师打个招呼……」等母亲离开后,高贝宁看着楼下,王雁拉着焦桐疾步离开的背影。

「王雁,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哈哈哈,你跑不掉的……」

经历了张怡和王雁这两个美艳动人的人妻人母后,高贝宁这个原本单纯的初中生,察觉到了权利带来的威力和乐趣。

将别人的妻子搂在怀里肆意的玩弄,将同学的母亲压在身下疯狂的抽插,让成年的女人主动的脱掉衣服,赤裸着雪白的肉体跪在自己面前,服侍自己的肉棒。

高贝宁还是那个高贝宁,可高贝宁已经不再是那个高贝宁。

过大的权利将会滋生腐败,操控别人命运的无上权力会带来无尽的黑暗。对高贝宁而言,权力给他带来的不仅仅是女人的美味,还有那种超脱法律之上的那种置身云端的飘飘然。

法律可以制裁高贝宁么?不能,他的爷爷就是法律的制定者之一。

警察可以抓捕高贝宁么?不能,他的父亲就是地方的监察者之一。

还有谁可以禁锢高贝宁的无法无天?没有人,他还有卫生局局长的母亲,还有军区最高长官的外公,还有数不胜数七大姑八大姨在这个国度各个要职担任岗位。

这是一个复杂的关系网,这是一个依靠血脉建立的家族,他们的根系遍布这片土地的各个角落。在以国家为盘,百姓为子的游戏里,它是那么的坚固,那么的牢不可破。

只要高老爷子不倒,高家就不会灭亡,高建国就会继续的往上走,直至走到高老爷子的身边,甚至超过高老爷子,问鼎那无上的帝位。

而高贝宁这个出生就注定是龙子龙孙的男孩,将会永远的凌驾于法律之上,将无数他觊觎的美女肆意的调戏,玩弄。

这不是高家独有的特权,他家族的人一样,那是统治着这个国度的几大家族。普通人永远不要想着去理解他们的道德标准。法律永远都是他利用的工具,用来统治奴役的方式。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