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魏七》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魏七》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魏七 魏七

    小七儿,是一市井长大的小滟皮,因救治了一位贵人---暖春阁的老魏君宵而迎来了他人生中的最大的转折。被收魏君宵的养子,魏七自幼的遭遇貟他成就了度箶性悹的人格。偏偏又成了暖春阁人人称羡的七少。谁知,意中被偷窥而被雕刻成了春雕像的主角的魏七,成了自己养父窥讶的目标,而流落入深的雕像更是貟深中的一之主之着迷不已。从此,因一座雕像而被打乱的魏七的悲人生彻底的开始了。

    寂静的弦 状态:已完结 类型:纯爱耽美
    立即阅读

《魏七》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魏七》,是作者寂静的弦倾心创作的一本纯爱耽美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小七儿,是一市井长大的小滟皮,因救治了一位贵人---暖春阁的老魏君宵而迎来了他人生中的最大的转折。被收魏君宵的养子,魏七自幼的遭遇貟他成就了度箶性悹的人格。偏偏又成了暖春阁人人称羡的七少。谁知,意中被偷窥而被雕刻成了春雕像的主角的魏七,成了自己养父窥讶的目标,而流落入深的雕像更是貟深中的一之主之着迷不已。从此,因一座雕像而被打乱的魏七的悲人生彻底的开始了。

《魏七》 第001章 免费试读

昱安城。

深夜,正是寂静安详众人应沈沈入睡的午夜时分,一辆马车却正奔驰在昱安城外。

驾车的男子大约四十许岁,他正是昱安城最大的销金窟---暖春阁的老板魏君宵的车夫李勇。

他与老板云了商国的都城沣玉城谈一笔买卖,谁知在回来的路上却被一些黑衣人追杀。

老板一时不察身受重伤,还好他见机不好,直接把老板扔上车後就立刻驾车逃走,只是马车毕竟不比那些人的骏马,耳听得身後的马蹄追声越来越近,他却无计可施,平常黑灿灿的脸上因紧张而苍白着,冷汗顺颊流下。

正焦急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却突然从旁边冲上了官道,躲避不及,李勇急拉缰绳,马儿在嘶鸣中人立而起,抬高了前蹄又落下,险险只差一点点就踏到了地下的身影上。

小七儿觉得这一天都不怎麽顺。

一大早起来,他就发现了唯一的破碗被自己在睡梦中失脚踢碎了,那是自己唯一的家当,这可好,他怎麽出去讨饭?

接着,他就发现了一直生病的和他同住的老乞丐一命归西了。

他是被老乞丐捡到了,被他养大的,老乞丐从前是个书生,不知是受了什麽难当了乞丐,说什麽上天有好生之德一类的狗屁废话,总之把他养大了。

要他说,这就是个白痴。一定是书读得太多把脑子都读傻了,自己都养不活了,还养个不能干活的小婴儿?这不是傻了是什麽?结果最後自己吃没吃喝没喝,把自己这个小白眼狼养活的还没成人,他却死了。

小七儿木木的用地上唯一的能阻隔地上凉气的破席子把老乞丐的身体卷住,心里说不上伤心或是难过,只是有点奇怪的失落感。

当初明明和老乞丐说好了,前段日子他帮城里最有名的快活楼的小夥计一个小忙,那小夥计答应了,今天可以去快活楼要几个好料的剩菜来,到时就能让他大吃一顿的。

因为今天是小七儿八年前被老乞丐捡到的日子,虽然小七儿有时会忘记,可是每年老乞丐都会给他点好料,今年他长大了,想说自己弄来好吃的孝敬这个老乞丐一下,谁知还没来得及,他人倒是先走了。

努力的半天,小七儿终於把老乞丐的身体卷着破席子挪到了破庙门边处,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麽可手的工具,倒是肚子咕噜噜的叫个不停。

停下手,小七儿进城打算吃点东西再找一个称手的工具挖个土坑把老乞丐埋掉,毕竟也是养了他一回不是。

上了街,小七儿发现今天他很明显的是背到了家。

他帮忙的小夥计被老板辞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再来呢,好不容易要到了半个饼却又被城中的乞丐头儿铁头给抢走了,人还被那群人给揍个半死,

擦擦鼻子里的血,小七儿愤怒而无奈。

“我就操了!”小七儿骂骂咧咧一瘸一拐的往破庙走,手里拿着刚刚出城时顺手偷来的铁铲子。现在老乞丐死了,他终於可以痛快淋漓的破口大骂了。

要是老乞丐在,一定会又敲他的头,让他闭嘴。真是的,做人就应该想骂就骂想打就打啊,一味的像老乞丐那样子什麽事情都不停忍耐,到头还不是一命呜呼?

在破庙的後面有一片空地,他先是喝了一肚子的凉水来让自己的肚子饱一点,然後就开始用手里的铁铲子挖坑。

可是太累太饿了,身上痛得要命,他挖了一会儿想躺下休息一下,谁知道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醒来後已经是一片漆墨的夜晚了,他惊了一跳,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漆黑葱葱的树林,即使小七儿再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不由得心里也有些发毛,向着破庙奔去,他想还是明天白天再挖坑吧,谁知刚上了大路就看到一辆马车直奔着他冲了过来。

跌倒在地上的小七儿想自己一定是死定了,和老乞丐被那群人打得吐血差不多,自己更凄惨的被马踢死。

闭着眼睛等了一会儿,却发现自己身上一点也不痛,倒是身上被踢了一脚。

“喂,你要装死到什麽时候?我告诉你,这马可是没碰到你一点,想跑来讹我,你个小乞丐瞎了眼睛了是不是?”

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小七儿拍拍身上已经看不出颜色的破衣服。

哈哈,没事,小爷儿还活着!

小七儿惊喜的只顾着乐,说不出话来。

看到这个看不出长相的小乞丐一脸傻呼呼的样儿,李勇懒得和他再说什麽,转身上车想走人。

“喂,你的车上是什麽?”

透着幽暗的月光,小七儿发现了地上那一大片暗红的液体。

李勇一惊,转身看过去,一片血液正慢慢的一滴滴的顺着车厢向下滴落。

“老板!”

打开车厢,李勇看到魏君宵惨白一片的脸和身上的伤口正缓慢不断的向车厢处流淌着的血。

“天啊,是个死人!”

一个稚气十足的声音在下方响起,李勇低头看到了这个小乞丐不知道什麽时候也凑过来踮起脚向着车厢里看。

“胡说什麽?”

李勇的眼一瞪,心里却是一惊,再这样下去,人怕是真要不行了,可是他又无法扔下老板去城里叫人来。

看看一脸好奇的仍然在看着老板的小乞丐,李勇心里突然有了个想法。

“喂,小乞丐,你想不想要银子?”

“什麽是银子?”

小乞丐眨眨眼睛,不太明白。

“呃,就是铜板,可以买好吃的”,说着李勇从衣服里拿出了几个铜钱。

小乞丐没像他想的那样直接冲过来拿走,相反的,那个小个子的小家夥谨慎的向後退去,虽然是一脸的挣扎渴望的看着他手里的铜板,却毅然的摇摇头。

“我不要。”

“咦?”

李勇一愣,不要?

“书上说了,无事,嗯,无事献殷勤,非奸既盗。”

小七儿努力的想了想老乞丐教过他的话,老乞丐说了,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看他们这样子一定是有什麽可怕的危险了,这钱他才不要,一定没什麽好事。

坚定的摇摇头,小七儿转身想离开。

小乞丐的话让李勇着实的吃惊了一下,一个小叫饭的孩子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可是李勇还是一把拉住了小七儿的手,他隐隐已经听到了马蹄声,时间不能再耽搁了。

“小乞丐,你帮个忙吧,不然老板真的会没命了,”李勇指指躺在车厢上陷入昏迷的魏君宵。

小七儿眨眨眼看了看魏君宵,第一个反应就是马上离开不要惹麻烦。

可是,却不知道为什麽,想到了老乞丐被铁头那群人打得满脸是血甚至还吐血的样子,那时候如果有人帮他,如果自己没有出去找要好的小三子上山去乱跑,也许他不会最後死了。

想到这里,小七儿看看魏君宵,皱着眉点点头。

“可是他这样子满身是血,恐怕等不到你来吧?”

小七儿指指魏君宵身上的伤口。

“给你,帮个忙把药上了。”

李勇连忙把身上的伤药全给小七儿拿上,看看他一身的脏污,又从车上拿了件干净的单衣。

“这个用来包伤口。”

小七儿指指前面树林深处。

“把人送到破庙里吧。”

李勇托抱起魏君宵,把魏君宵放到破庙的地上,他几乎快要清楚的听到了马蹄声了。

“我先走了,我这几天就带人来接他。”

说完,李勇快步走到路上,驾着空的马车就离开了。

在他离开後不到三息的时间,几队一身黑衣的人从路上呼啸而过。

趴在树丛里,小七儿看着那队人走了後,转身就跑回了破庙。

从破庙後面的溪水中弄回来干净的水,小七儿细心的把君宵的伤口一个个洗干净包好。

把伤口扎的紧紧的,让血液不再流得那麽快。

刚把伤口包好,小七儿就看到手下的身体慢慢的动了动,魏君宵睁开了眼睛。

幽暗的光线,破败的墙壁,一种说不出的异味让魏君宵皱紧了眉头。

“你醒啦?”

稚气的声音让魏君宵看过去,一张脏污的辩不出长相年纪的小乞丐正露出一口白牙对着他微笑。

“这里?”

反差太大让魏君宵有点反应不过来,李勇呢?他哪里去了?

“这里是我家,那个人说尽快来接你。”

清脆的声音让魏君宵愣了愣,不过对於周围的环境,他还是有种不能习惯的感觉。

毕竟自幼就是优渥的环境,他从没有到过这样脏乱的地方,更不要说被这样随随便便的扔在地上无人理,更是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这是什麽?”

魏君宵看到了一卷席子被卷到了一边,和他并排立着,看样子明明是个人的样子,却被这样卷着让他着实有点诡异。

“那是把我养大的人,他们一直叫他书生乞丐。”

魏君宵一听更是诡异,养大他的人?

“那他怎麽不动?”

“他当然不动,你见过死人会动吗?”

那小乞丐的表情一副他少见多怪的样子,可是魏君宵却是彻底的呆住了。

“死,死人?”

魏君宵脸彻底的绿了。

这个李勇在搞什麽?把他随随便便的丢给一个小乞丐也就罢了,可是为什麽还把他和一个死尸放在一起?甚至还并排的躺着?这算什麽?

魏君宵用力想坐起身来,身上的伤口因为他的动作开始剧痛了起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