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独孤一狼为作者的小说 独孤一狼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桃花坳韵事 桃花坳韵事

    北大荒,一直荒到黑龙江和镜泊湖的边缘,洋洋数千里,坦坦荡荡、无边无际。只有大兴安岭隔在其中,才让这无际的北大荒才显得虽远在天边,而不显得那么飘渺。  桃花坳就被大兴安岭夹在中间,虽然地势微凹,但是却在它的四周形成天然的堰,阻风挡水,四季安适。所以,自从几百年前那些关内人闯关东来到这里以后,它一直就是一个绝对天然的风水宝地。更重要的,在那个动荡不定的年代,这个离山外足足有一天路程的小村庄就更成了那些背井离乡人的一个世外桃源。

    独孤一狼 状态:已完结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桃花坳韵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桃花坳韵事》,是作者独孤一狼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北大荒,一直荒到黑龙江和镜泊湖的边缘,洋洋数千里,坦坦荡荡、无边无际。只有大兴安岭隔在其中,才让这无际的北大荒才显得虽远在天边,而不显得那么飘渺。  桃花坳就被大兴安岭夹在中间,虽然地势微凹,但是却在它的四周形成天然的堰,阻风挡水,四季安适。所以,自从几百年前那些关内人闯关东来到这里以后,它一直就是一个绝对天然的风水宝地。更重要的,在那个动荡不定的年代,这个离山外足足有一天路程的小村庄就更成了那些背井离乡人的一个世外桃源。

《桃花坳韵事》 第10章 免费试读

好半天,柱子才把自己个蛋子里的脓水给抖搂干净。他也累的是呼哧的直喘粗气,趴他王寡妇的身上一动不动的。

过了一会儿,王寡妇觉得自己个的身子好象又从半空中飘下来回到地上了。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转过头有气无力地对柱子说:“你……你这死孩子,咋又把那些个脓水流到娘身子里呢?”

“俺……俺忘了。”

俺听见王寡妇的话,自己个挠着头有些个不好意思的对王寡妇说。

“唉!”

王寡妇没啥办法的摇了摇头,事都已经发生了,她也不好在继续责怪柱子。她把手伸到后边,推了推柱子的腰:“行了……快从娘身上下来吧,你这……这压的娘浑身都快喘不过来气了。”

柱子一听,赶紧地从王寡妇后背上站起来,当他身子分开王寡妇的时候,鸡巴也从她的屄里“砰”的一下弹出来。紧跟着,一股白花花的浓汤子就开始缓缓地从王寡妇的屄缝儿里渗出来,在黑夜里显得那么耀眼。

“赶紧进屋去吧,外边冷,别把自己个冻着。”

王寡妇直起身子,一边往身上套裤子,一边对柱子说。

“好,那娘我进屋了。”

柱子发泄出来以后,也觉得这灶房的空气变的有些凉飕飕的。冻的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看着柱子三蹦两跳的回自己屋了。王寡妇这才把衣服穿好。一转身就准备进自己个的屋子。可刚走到门口,突然感觉着自己下面有些湿漉漉的。她站在门帘子那儿想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又回到灶房了。

从墙角的水缸里舀了几瓢水到在盆子里,然后王寡妇解开裤子,蹲在盆上,用水一下一下的往屄上拨拉着水花。刚下完雨的天气不但冷,还捎带着把水把拐的凉飕飕的。盆子里的水一下下的接触到王寡妇那刚刚有些缓和的屄缝儿,就凉的她不由的一个连一个的打哆嗦。

好容易把削面都洗干净了。王寡妇用手在屄上掏了一把,然后凑到自己个的鼻子下闻了闻。发现没有啥怪味儿了,这才放心的走到自己个的屋子里。

进屋以后,她也没开灯,就这么黑灯瞎火的自己个摸到炕上。刚把被子带到自己身上,耳朵边就传来小芳她娘那有些奇怪的话语:“亲家,刚才是咋了,柱子这么晚叫你出去干啥呀?还这么半天的?”

王寡妇着实被大大地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这么晚了小芳他娘还没有歇着,“没……没啥事,就是商量着过几天给地里上肥的事。”

王寡妇害怕刚才的事会叫小芳她娘起疑心。赶紧和她解释着。然后了,又有些心虚的问:“亲家你……你咋还没睡呢?”

“还不是叫柱子给闹的。”

小芳他娘在一边有些怪罪的说着:“这孩子,又不是什么天大的事,非得挑这时候说啥呀?真是的还把你折腾出去这么半天。”

听见小芳他娘好象没起啥疑心。王寡妇这才把心里的这快大石头放下。“行了亲家,别说了,都这么晚了,赶紧的歇着吧。”

两个人再没有说什么,都各自盖好被子睡过去了……

往后的日子,这一家人好象都觉得有些改变的。首先是小芳;她先觉得柱子好象是和从前不太一样了。虽然还是每天晚上都要在炕上肏上一回。可每次的时间都要比以前短了不少。自己个好象也能逐渐的接受这种炕头上的游戏了。就是唯一有些不对劲儿的是每次柱子把自己弄的不行了的时候,他都要出去一下。时间还都挺长的。

有几次,自己在第二天问他都干啥去了。柱子就回答是去茅房了。可这去茅房也不用这么长时间啊?再说了,每次柱子出去之前,都是没有把脓水给放出去的。毕竟,自己个身子也经受不起他从头到尾的折腾啊。可柱子一从外面回来,自己明显的能感觉到他应该是已经把脓水给放干净了。要不,他的鸡巴咋能都变的软塌塌的呢。

小芳琢磨半天都没琢磨明白。她自己个也曾经打算着跟着柱子去看看他到底搞什么名堂。可每次又都被柱子肏的浑身软绵绵的。咋地使劲也下不来炕头。就干脆也由着柱子去了。反正柱子现在的表现真的很合她的心意。另外,小芳自己个琢磨着。

可能是柱子心疼自己,偷偷地在外面有手解决了呢?这么想下去。她自己反倒觉得有些对不起柱子。在白天下地干活的工夫劲儿,尽量的自己多使把劲,也算是补偿一下柱子。

另外柱子也觉得这日子过的滋润极了。对于他来说,只要能叫他每天把鸡巴里的那点脓水舒服的放出来,就已经是他这辈子最大的享受了。而且,每天都能交换着肏两个不同的屄。这叫他想起来就忍不住偷偷的笑。唯一有些不如意的就是;自己个娘每次都只能用后面的姿势。时间长了总叫他有些不那么过瘾。

王寡妇也是一样。说实话,以前一想到自己和柱子干了那事儿了,她总觉得自己这心里头变的沉甸甸的。她开始怀疑自己真就是一个破鞋。竟然连儿子也不放过。可现在有些不一样了。她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能心安理得的借口——帮媳妇平滩一下痛苦。这也算是和媳妇一起遭罪了。虽然有些时候她也觉得这是自己个在骗自己。可每次一到晚上柱子来找她的时候,就又马上的把这些都忘记了。

可这世上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一家几口人的这点子秘密事儿最后还是被人发现了。

那是在小芳受伤以后快两个星期的事儿了。那天晚上,柱子和平时一样,先是在小芳身上折腾了好长时间,一直把小芳肏到实在有些不行了才罢休。他看着小芳疲倦的倒头躺在炕角上,开始小心翼翼的跳下炕来到外屋。

溜到王寡妇屋门口。柱子没有进去,只是在她屋外面的墙根上,用手敲了几下;这是他和王寡妇定的暗号。毕竟,王寡妇的屋里还有一个人。要是柱子每次都进去叫他娘,时间长了非叫人起疑心不可。

听见墙根上的动静。王寡妇这心里头就好象叫小猫挠了一下似的,变的有些痒痒的。每次自己先回屋歇着都让她浑身焦急的没办法安睡。一想到柱子在炕上弄完小芳就会来找自己,这叫她浑身的激动的乱哆嗦。等的时间越长,这心就越着急。还拐带着屄里边都一股一股的流着骚水。

她先是小心的看了看亲家。发现她正歪头倒在枕头上,喘气的节奏很平缓。看样子,应该是睡熟了。王寡妇开始慢慢地掀开被子,从炕头上跳下来。

刚出屋,身子就一把被柱子抱了个结实。王寡妇赶紧的把手指头放在嘴唇边上,“嘘……”

她小心的对柱子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小点动静,被把小芳她娘给惊醒了。

然后两个人蹑手蹑脚的溜到灶台边上。也没用柱子自己动手。王寡妇马上就轻车熟路的把裤子扒到脚后跟。然后自己趴在灶台上,屁股高高的撅在半空中对准柱子。

柱子也不说话,上去直接的就握住自己的鸡巴,一手扶着王寡妇的胯骨,一耸腰,鸡巴马上就肏进去半截。

在黑暗中,母子俩谁都没说话,就这么默默的在灶台边上肏起屄来。这一连窜动作。娘俩在这两个星期已经重复的作过很多次了。基本都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除了排肉的声响又或者是柱子或者王寡妇舒服到极点的时候会哼哼几声,其余的时间,两个人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由于刚才已经在小芳身上折腾了不少时间。柱子的感觉已经来了不少了。所以他一般都不会肏的时间太长。不过,王寡妇的胃口也不大,即使在这短短的一会工夫就也能叫她舒服的喷出骚水来。

十多分钟以后,首先是王寡妇先不行了。她开始抖动着身子,从屄缝儿里一股一股的往外喷骚水。嘴里也开始低低的不停的叫唤着。

眼瞅着娘已经开始到地儿了。柱子也加紧时间快速的把鸡巴使劲肏干。他也感觉着快到了。估摸着在有个几十下就能把脓水放出来。

可就在这个时间,从一边传来一声打着哆嗦的话语:“你……你们这是干啥呢?造孽,造孽啊……”

突然起来的声音,把柱子娘俩都吓的一激灵。柱子的鸡巴一下腾的软下来,“滋溜儿”一下子就从王寡妇的屄里滑到外面。

两个人心虚的往边上一瞅,发现小芳她娘正手拄着门框,气的浑身哆嗦的对着他们的方向。两个人都楞在那里。没有想到事儿竟然被人发现了。一时间,就这么楞楞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后还是王寡妇首先回过味儿来。她有些心虚的对着小芳她娘说:“亲家,你……你咋从炕上起来了?”

“俺咋起来了?要是俺不起来,还不能发现这挡子丑事呢?俺的老天爷啊,这都是什么事啊?娘跟儿子,这……这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啊。”

小芳她娘气的嘴唇都直打哆嗦。连嘴里的话也断断续续的。

“你……你这是说的哪儿的话啊?”

王寡妇赶紧的在一边掩盖着:“亲家你误会了,是柱子腰不好,我这正帮他拍拍呢?柱子你说是吧?”

说着,王寡妇赶紧的在一边推了一下儿子,示意他赶紧帮自己圆谎。

“得了,少在那里胡说八道了。”

小芳她娘根本就没给柱子说话的机会:“俺眼睛是瞎了,可俺的心没瞎。俺还有鼻子,还有耳朵。啥帮儿子捶腰啊?听听你俩叫的那个动静,再闻闻这满屋子的骚味儿。俺……按也是过来人,别把俺当傻子看!”

眼瞅着自己的事儿被小芳她娘看穿了。王寡妇急的坐立不安的。“亲家……你……你听俺给你解释。”

“还解释啥啊?都这样了还有啥可解释的?反正……反正俺是没脸再在这个家待下去了。俺……俺害怕被雷劈死!俺……俺这就带着小芳走,你们快,快让开。”

小芳她娘一脸的鄙视,她摸索着就准备到小芳那屋走去。

王寡妇一看亲家要来真的。她还真害怕小芳她娘真做的出来。她可不想把这事叫小芳知道。这么好的儿媳妇打着灯笼也难找。要真是要亲家给领走了,以后的事就真的难说了。她赶紧的上去一把抱住小芳她娘。

“还傻楞在那儿干哈呀?还不赶紧的帮俺一把,把亲家先拽回去。”

小芳他娘的力气还真大,王寡妇拖都拖不住她,还被她一步步的带着就拖到小芳那屋。她一抬眼,发现柱子还是傻傻地矗在灶台边上,赶紧生气的冲着柱子喊到。

柱子这才醒过味儿来。上去一把就拦腰把丈母娘抱起来,抗着就走进王寡妇的屋子。在后面,王寡妇还害怕亲家叫喊的声音太大,把小芳给惊醒了。赶紧的还有手死死地捂住亲家的嘴。

进了屋以后,柱子一把就把小芳她娘撂在炕上,然后两手死死地按在她胳膊上,让小芳她娘怎么挣扎也动弹不了。然后他着急的问王寡妇:“娘,那……那现在该咋办啊?”

“咋办?咋办啊?”

王寡妇也急的在炕边上直打转转。心里头转过千百个念头,却感觉一条都挨不上边;好言相劝吧,看亲家这个架势,根本就没啥作用。直接把人整死了吧,这又实在是下不去手。她左掂量,右掂量的就是没拿出个啥好办法来。

正当王寡妇左右为难的时候,她一打眼却发现柱子正死死地按住小芳她娘。因为亲家正使劲的在炕上轱踊着,柱子干脆把身子都压上去牢牢地顶住她。王寡妇一看见浑身光溜溜的柱子压在亲家身上,那姿势就好象是俩人在干那事的动作一样,心里头不由得扶上来一个荒唐的念头。

“柱子,快……快把她衣服给扒下来。”

王寡妇一边上前去帮着柱子按住小芳她娘,一边嘴里对他说。

“啥?娘你说啥?”

柱子楞了一下,几乎以为是自己的耳朵根子听叉了。

“你……你还楞着干哈呀?还……还不听俺的话,快啊……事到如今了,儿子,你也只能这么办了。快,快上去把你丈母娘也肏了吧,要不……要不你就只能眼瞅着她把小芳给带走了。”

柱子犹豫了一下。心里边多少有些不敢动手。不过到后来,一想到要是小芳知道这事儿了的后果,干脆也把心一横,上去就开始扒小芳她娘的衣服。

“你们娘俩这挨千刀的……”

听见王寡妇这么荒唐的主意,小芳她娘心里使恨又怕。她更加努力地扭动着身子,嘴里开更大声的骂了起来。

不过她的话还没骂完,就被王寡妇从炕头边抄起一块儿枕巾就把自己的嘴给堵上了,急的小芳她娘嘴里“呜呜”的乱叫。

柱子既然下定决心了,这手脚也麻利起来。三下五除儿的就把小芳她娘全身都脱的光溜溜的。然后他一把跨到小芳她娘身上。用自己的大腿压住丈母娘的大腿。一手端着鸡巴就准备往里捅。

看见儿子马上就要把鸡巴插进去了。王寡妇赶紧的把亲家的胳膊按的更紧,生怕在这个时候再出点儿什么纰漏。

“呜……”

随着小芳她娘闷闷地叫了一嗓子,她的大腿开始一阵疯狂地乱踢乱蹬。几乎让柱子的腿都压不住了。她脸上的肌肉也疼的都抽在一起,两个眉头皱的几乎要连在一块儿了。

这时候柱子也碰到困难了,他就感觉到自己个的鸡巴头刚塞到一个又紧又暖的肉缝儿里,然后就死死地被卡住了。小芳她娘的屄口就好象是一根儿勒紧的橡皮筋儿一样,死死地套住自己的鸡巴头。让他死活就是再也插不进去了。他那足有拳头大小的鸡巴头一下子就这么半拉咔叽的半塞在里面。夹的他觉得好象要把自己的鸡巴头勒爆了一样。

这也难怪,柱子只想着把鸡巴赶紧地肏到小芳她娘的屄里,他把这次肏屄就当成一次任务完成一样。根本就没琢磨着等丈母娘流出来点骚水润滑以后再插。在加上小芳她娘的岁数也不小了。又是被自己的女婿肏,无论如何,这骚水也不能很快的就流出来啊。

柱子哪儿懂得那么多,他越是肏不进去,就越是使着蛮劲粗暴的往里顶。那根儿大的吓人的鸡巴开始顺着他的蛮劲一点一点的被塞了进去。把小芳她娘的屄口撑的大大地裂开了,屄口边上的一些嫩肉都跟着柱子的鸡巴深深地陷入到屄缝儿了。

慢慢地,柱子的鸡巴头在他的努力下,几乎都已经陷入到小芳她娘的屄门里了。这老娘们的屄就是这样,屄口处是最紧的,只要能把鸡巴头塞进去,里面有开始宽松了不少。柱子被小芳她娘的屄夹得自己鸡巴头,开始有些舒服。他这劲头也开始上来了。

干脆也不拿大腿压着小芳她娘的大腿了,也不管小芳她娘的大腿在自己屁股上乱蹬乱揣的。他半跪在丈母娘两腿之间,膝盖开始发力,把自己的下体和小芳她娘的下体紧紧地贴一起,然后一缩屁股,鸡巴头对准小芳她娘的屄口,一下子肏进去了大半截儿。

“呜……”

小芳她娘闷闷地叫声一下子好象连嘴里的枕巾都掩盖不住了,疼的她连眼泪都淌下来了。连一边的王寡妇都看的有些心软了。她赶紧的在亲家耳朵边上劝着:“没事亲家,没事。柱子的东西虽然大,可一会年也就适应,先忍忍,忍忍……”

王寡妇的这些话,小芳她娘根本就听不到了。她就觉得自己个的身子好象已经被柱子的鸡巴分成了两截儿。疼的她的手死死地抠住身边的被子,指甲盖都掐到被子的棉花套子里了。

柱子可不管那事儿,他也不管小芳她娘两条腿哆哆嗦嗦的疼的直抽筋。就开始腿上用力,一下一下的把鸡巴在小芳她娘的屄里可劲儿的肏着。

疼到及至以后,小芳她娘开始觉得自己的屄里都有些麻木了。感觉着柱子的鸡巴也不是象刚开始那样撑的自己屄口生疼的了。甚至的,还是不是的带着一点突如其来的酸酸的感觉,让她身子开始变的发软。拐带着屄里也开始缓缓地的挤出一丝丝的骚水来。

其实当柱子的鸡巴刚肏进去不长时间以后,就感觉着小芳她娘的屄里已经有一些滑溜溜的东西了。这些滑溜溜的东西多少叫柱子的鸡巴在里面肏起来屄来不是那么的费事儿。这也正常,毕竟老娘们的屄里在这么冷不丁的插进来一根外来的东西以后,多多少少的都会分泌出点骚水来缓解屄门被鸡巴的摩擦的。

再肏了一会儿,他又发现小芳她娘的屄里开始越来越多的流这些滑溜溜的骚水了。他知道自己个的丈母娘开始是有些个反应了。他便更加努力的在小芳她娘的身上开始折腾起来。

小芳她娘也觉察到自己身体上的反应了。这种感觉让她臊的脸都开始变的红扑扑的。她没想到自己个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流出这么多骚水来。这种感觉在她男人去了以后的好多年都没出现了。她想控制自己的身体,不想让屄里再流出那些丢人的东西。可她越是控制,骚水就越是流不不停,到最后,柱子的鸡巴已经可以完全自如的在她屄里进进出出了。

可柱子实在是不争气,因为他这一晚上连续的肏了三个女人,还都没射出脓水来,本身就已经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在加上心里头又惊又吓的,就更加控制不住了。

一会儿工夫,也就是他肏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吧,还没等小芳她娘完全的放开身子,柱子那憋了一晚上的脓水就象水库开闸了一样,直直地从鸡巴头上喷射出来,一股一股的都喷到小芳她娘的屄里边去了。在把所有的脓水都射干净以后,他那刚才还坚硬如铁的鸡巴也急剧的软下来,“吱溜”一下从小芳她娘的屄滑出来,紧跟着,一大股黏糊糊的脓水开始顺着小芳她娘的屄口一直流到被单上。

“行了,行了,快起来吧!”

看见完事以后,柱子还是死死地压在亲家的身上,王寡妇就对着他说着。

“哦……”

柱子应了一声,从小芳她娘的身上爬了起来。看到已经是成事实了。

王寡妇赶紧地把枕巾从亲家嘴里掏出来对她说:“亲家啊。俺……俺实在是对不起你。可是俺……俺娘俩也实在是没别的办法了……”

小芳她娘没有回话,就好象是傻了一样楞楞地躺在那儿。柱子在一边也想说些软话劝她,却被王寡妇制止了:“行了,你……你先回自己屋吧,这儿……这由俺来吧……”

柱子听话了从炕头上爬下来。转身回自己屋睡觉去了。进屋以后,发现小芳还是昏昏地睡在炕上没什么动静。他这才把心放下一半儿。一边担心着小芳她娘的反应,一边有些疲倦的睡过去了。

这一宿,柱子也没怎么休息好,天没亮就再也睡不着了。心里边的这块疙瘩怎么也放不下。他干脆下炕就朝着王寡妇那屋走去。想和娘问问这事到底是咋样了。

还没有等他到地方。就看见王寡妇自己个先出来了。看见娘脸上的表情很轻松,柱子的心就先放下一半儿了。“咋样啊娘?她……她到底啥反应啊。”

“还能有啥反应了,俺劝了她半宿,这好不容易的才把她劝好了。都是庄稼人,发生了这种事谁也不敢往外传,也就只能自己个藏着掖着了呗!”

听了这话,美的柱子在灶房直蹦达。担心了一晚上的事儿解决了,这叫他高兴的都不知道该说啥了……

打那以后,柱子就和王寡妇几乎是有些公然的在一起肏屄了,就只隐瞒着小芳一个人。小芳她娘偶然撞见了,也假装不知道的就过去了。

再到后来,也不知道王寡妇是咋跟亲家说了。干脆把小芳她娘也拉下水了。三个人经常的就瞒着小芳在王寡妇那屋里搞来搞去的。不过三个人的保密工作还做的很小心,一直到王寡妇和她亲家都去世了也没叫小芳发现些什么纰漏来。

这期间,大勇自然的也纠缠了小芳不少次,这叫小芳一直都很头疼,也很害怕。害怕大勇最后恼羞成怒的把事儿和柱子捅破了。可要是自己个再放下身子去陪他,这叫小芳在心里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不过索性的是,大勇也害怕柱子那股子蛮劲儿。自己个也不敢把事捅出来,就这么纠纠缠缠的,一直到他最后进城继续做买卖才告一段落。不过,不论他怎么努力,最后还是没把小芳在弄上手一次。

小兰最后也和大军没啥结果了。在她最后看出来大军只是贪图她的身子以后就和她分开了。跟着哥哥进城以后也自己找一个好人家嫁了。

至于淑兰和胡老根就比较冲动了。也不知道淑兰那儿根筋不对了,竟然在一个下雨的晚上和他私奔了。这样一个风骚的小媳妇竟然能看上这么一个半大老头子,这叫桃花坳的村民怎么也想不通……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