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wq03272190的小说 作者wq03272190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东北浪妇 东北浪妇

    俺叫郭庭芳,一九九八年,俺男人在矿上干活、让炸药给炸死了,给俺留下个婆婆还个闺女。眼瞅一家子就没生路了,村里的二驴子找上俺,跟俺说:「我看上你身子了,你要原意、就跟我走!我带你往上海,跟我捣服装去。」  俺一个三十五岁的寡妇,要养老要养小,还怕啥丢脸失身的!把心一横,牙一咬,肏她奶奶的!爱咋地咋地吧!就和二驴子走了。

    wq03272190 状态:已完结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东北浪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东北浪妇》,是作者wq03272190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俺叫郭庭芳,一九九八年,俺男人在矿上干活、让炸药给炸死了,给俺留下个婆婆还个闺女。眼瞅一家子就没生路了,村里的二驴子找上俺,跟俺说:「我看上你身子了,你要原意、就跟我走!我带你往上海,跟我捣服装去。」  俺一个三十五岁的寡妇,要养老要养小,还怕啥丢脸失身的!把心一横,牙一咬,肏她奶奶的!爱咋地咋地吧!就和二驴子走了。

《东北浪妇》 第13章 免费试读

自打老曹走后,俺身边算是一个男人也没了,俺干脆和倩倩把全副心思都用到了生意上。可能老天爷可怜俺们两个女人,俺们的生意干得挺像样,虽说不能算红红火火,可也是一步一个脚印的稳稳做大。

倩倩也和他妈妈相认了,他妈妈哭着给倩倩下跪赔罪,倩倩终于找到了她想要的真正妈妈,娘俩合好了。

等到第三年年底,不算客户欠我们的款子,俺们已经赚到了两百七八十万。

手里富裕了,俺和倩倩一人租了一套新房子,倩倩和她妈妈住在一起,俺也打算把婆婆和闺女接来生活。

倩倩带着俺又在服装、美发、美容上一通折腾,完了,俺照着镜子都不敢认自己个了,没想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还能这么漂亮,除了东北口音难改,俺觉得自己没啥不像上海人了。

进了阴历腊月,今年俺定的最后一批山货就到了。转天,杜明也坐飞机到了上海,俺接他到上海大厦住下,杜明看着俺,说:「郭老板,发了吧?看模样我都不敢认了。」

俺冲杜明一笑,说:「啥呀,郭老板,俺算那根葱啊!还不是经常见客户,倩倩非要俺捯饰的。」

杜明说:「这不是很好看嘛!年轻了好几岁。」

俺笑着说:「再年轻也四十多了,还有啥用?」

杜明开玩笑的说:「有用!专治阳痿!」

俺给逗得也哈哈笑了。

俺有钱了,在别人眼里的身份也跟着抬高起来,从前要俺送身子才能搭上的客户,现在都反过来上赶着俺进货。

杜明对俺也变规矩了,虽然还会和俺开下流玩笑,但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要俺陪他睡了,俺现在很少回老家,要货就打电报,汇款,批服装都叫倩倩送去,俺和杜明现在更像是老交情的朋友,亲密的商业伙伴。

正说着话,俺的手机响了,是倩倩来的,接听完,俺对杜明说:「走,倩倩定了位子,先尝尝上海本帮菜。顺便看看俺给你准备的上海小夜宵。」

杜明听出俺话里的意思,一脸笑容,也没说破,跟着俺到了下楼到酒店餐厅吃饭。倩倩已经和一个年纪差不多的漂亮姑娘在等着了,倩倩介绍那位姑娘名叫于莉,是某大学的在校学生,正在念大三。倩倩又把俺和杜明介绍给于莉。杜明看着于莉,一双眼睛雪亮,于莉看了杜明一眼,脸也红了。

吃完晚饭,俺叫倩倩先带于莉去房间,俺问:「夜宵咋样?」

杜明眼冒着亮光,笑着说:「好啊!不愧是大学生,瞅着气质就是不一样。」

俺说:「这可是俺叫倩倩费劲吧啦给你找的,绝对上海姑娘,还是黄花闺女呢。」

「今天便宜你了!」

杜明听了,高兴的俩眼直冒闪光,问:「真的?」

俺说道:「俺骗得了你吗?待会你一下子不就知道了。」

杜明笑着说:「还是老交情好,心里惦着我。」

俺说:「虽说是你情我愿的买卖,可人家好歹还是,黄花闺女,你也别太挫践人了,人家小姑娘跟俺这老娘们不一样。」

杜明点头答应,哈哈笑了。

杜明说回正题,说:「我这回来呢,还有一件事,正好和你商量商量。」

俺问:「啥事啊?」

杜明说:「现在坤子的进货量就不用说了,你这里进货量也大起来了,我再像以前那样零散收货往外发,那可不赶趟了,所以我就在咱黑龙江转了一圈,还真吓了我一跳,好东西是真多。」

我就想成立个山货特产公司,整个村整个村的和他们订立常年包销合同,从他们手里收购优质粮食、豆类、药材、蘑菇类、人参、灵芝,总之他们有啥好东西我就收啥,市场要啥我就叫他们种啥,这样我的进货价可以再压低一些,质量和数量也有保证,你们也能多赚一点。」

这时候,倩倩回来听了,说:「这可是好事啊!」

杜明笑着说:「虽然是好事,可是这样一来,我的入货量至少会增加三四倍,销路上又成了问题。」

俺笑着说:「这是啥道理,缺货也愁,货多也愁。」

杜明也笑了,说:「这就是我要和你商量的,在我的客户里,除了坤子、数你的发展速度最快。别看你只占着上海一个地,可你的批货量已经跟铁坤的半个浙江省差不太多了……这说明啥?一是说明上海是个好地方,二是你们是做生意的人。」

俺笑着说:「俺们会做啥生意,瞎忙活呗。」

杜明说:「不是,你实在,这才是你们的强处。该给人的好处,你从不少给钱,人家看你人大方,自然往你身边靠,信得过你。在生意场上,人家信你,比啥都重要……所以,我说你不如趁着势头正旺,向四周发展,等扎根稳当了,再去北京、大连、济南等大城市。到时候,你在北、坤子在南,我给你们供货,全中国的市场说不定都是咱们的。」

俺听了心里痒痒,说:「好家伙,还全中国,一个上海简直就够俺们姐俩累的了。」

杜明说:「不行你也成立公司,跟铁坤一样,雇人打工,慢慢做大做强呗。」

倩倩满脸笑,说:「大姐,我看行,这几年咱们国家发展的多快,家庭都开始需要人参、灵芝、红参这样的补品了,还有绿色大米、东北杂粮、深山野菜、蘑菇木耳,我看市场上样样抢手。咱们不如就趁机扩大,把这些产品打入超市,开专卖店也行,直接深入家庭市场。」

杜明笑着说:「还是倩倩姑娘聪明,这样一个城市至少还能扩大三四倍的市场。」

俺听着心里来神,可看时间不早了,还是让杜明回房休息了。俺也想回去歇着,可倩倩把俺拉到了她事先开好的套房。

俺问:「来这干啥?」

倩倩顽皮一笑,说:「请大姐吃夜宵呀!麻酥嫩鸭,过年闺女一来上海,你想吃也时间了。」

俺知道『鸭』是说小白脸、男妓,脸上一红,说:「谁想吃呀!」

倩倩说:「我还不知道大姐的心思,这两年咱们一直忙生意,大姐就没咋沾过男人,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虎来一只好打,狼来一群难敌,四十岁比三十岁还难熬!」

正说着,门铃想了,倩倩开门,进来三个二十来岁、年轻俊俏的小伙子,俺一看,就知道咋回事了,脸上发烧。倩倩给俺们互相介绍,三个小伙子一个叫阿旭,一个叫阿政、一个叫阿逸,完了,倩倩俯到俺耳边,小声说:「大姐,这回保你吃饱,劲情玩吧。」

俺问:「你干啥去?」

倩倩说:「我去谈恋爱!」

俺一愣,说:「呀,你啥时候有对象了?」

倩倩一笑,说:「保密!」

说完,冲俺一笑,说:「我去享受我的恋爱,大姐你享受你的性爱吧……我走了。」

说完,倩倩就离开了。

说实在的,俺一看见那仨小伙子鼓鼓囊囊的裤裆,心里就来劲了,屄里不知咋地就流水了。俺心说,算了,俺今天也不要脸了,就来回老牛吃嫩草。仨小伙子请俺一块去洗澡,俺也就大大方方的去了。

仨人伺候我一边洗身子,一边和我唠扯,可俺那心思全挪到了他们仨人的鸡巴上了,不知道啥时候他们的鸡巴硬了,这时候已经钢钢的,老粗老硬了,我伸手一个一个摸,个个都贼啦烫手,他们冲我笑,那俊脸看着让人真醉得晕了咕咚的。

阿政问:「芳姐平常都喜欢怎么玩呀?」

俺瞅着三根直卜棱棱的大鸡巴,心里都浪死了,说:「俺啥都玩,你们咋玩我都行。」

说完,又觉着不对劲,心思,咋叫他们玩俺,俺是花了钱的,该他们伺候俺才对。忙又说:「俺是说你们有什么本事就使出来,把俺伺候高兴就行,俺没忌讳的,你们放心大胆的来。」

洗完澡出来,俺就急着上床了。仨小伙子左右围上俺,阿旭上来跟俺亲嘴摸屄,阿政舔俺的大奶子,阿逸舔俺的胳膊大腿。他们说这叫漫游山河,俺从来没听过,不过舔得俺挺舒坦,大奶子痒痒得挺起来,真像两座山;骚屄里淫水流个不停,真像条河。

俺给他们舔了一溜够,混身都湿了,就像又洗了个澡。俺真浪起来了,说:「不行了,你们谁上来肏俺吧。」

俺说完,阿政先上来,用大鸡巴拨开了俺的屄,他没敢太使劲。俺说:「没事,俺喜欢来野的,使劲,往死里肏。」

阿政这才一用力,大鸡巴整个肏进俺的屄里。俺一声浪叫,差点就泄了。

阿逸和阿旭也没闲着,一个舔俺的胳肢窝,一个舔俺的脚丫子。添得俺身上痒痒,屄里痛快,真不知道该咋叫床好了,只是一个劲浪哼哼。没多久,俺一哆嗦,屄里就泄了。

完了,俺一眼又看见仨人的大鸡巴,不知咋地,欲火又上来了。俺心里馋得慌,一手抓住阿逸的大鸡巴,阿逸知趣的将大鸡巴送到俺嘴边,俺一口叼住,猛嗦了,哈拉子都出来了。

阿政看了俺的骚样,也将大鸡巴送到俺的嘴边,阿旭接过阿政的位子,肩膀抗起俺的俩腿,将大鸡巴肏进俺滑不溜丢、直流浪水的骚屄里。俺俩手一手一根大鸡巴,左吃右吃,上下两张嘴都爽得要命,脑袋瓜子里一阵晕乎。

慢慢的,俺的屁眼也跟着痒起来,俺疯魔的叫:「快肏俺的屁眼子,肏俺的嘴,肏俺的屄,把仨窟窿都跟俺肏翻了拉倒。」

听俺说完,阿逸笑着问:「芳姐,你还玩后门呀?」

俺急急火火的说:「玩俺啥都玩。」

仨小伙子一笑,阿逸先平躺下,叫俺上去用屄套住他的大鸡巴,阿政来到俺身后,让俺上身前趴,他从后面舔俺的屁眼。

俺屁眼麻酥酥的,心里一阵哆嗦。阿逸跟着开始在下面往上顶,阿旭把大鸡巴送入俺嘴里,俺享受了一阵,说:「阿政,别舔了,直接进,把俺屁眼子肏爆阿旭也使劲,别怕肏坏俺的嘴……阿逸也顶上来。三根大鸡巴一块上,凶点野一点,俺得意这口。」

仨人听俺这么说,都用上老劲了,阿政的大鸡巴粗暴的一下子就肏进了俺的屁眼,阿旭也抱着俺的脑袋瓜子,在俺嘴里来回推拉大鸡巴。阿逸又一边肏俺的屄,一边搓揉俺的奶头。俺还没这么被三男人三根大鸡巴一起玩过,心里带劲死了,真想就这么被他们肏咯屁了拉倒。

俺都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觉着老半天,三个小伙子交换位置,阿旭躺到下面去,叫俺用屁眼套在他的大鸡巴上,完了,他在备后托着俺,又叫俺往后半仰着,自己用俩胳膊勾着大腿弯子打开俩腿。

阿逸在俺的屄前,大鸡巴插进俺的屄里。阿政俩腿跨到俺两边,站到俺脸前面,大鸡巴也跟着捅进俺的嘴。仨人完了,接着肏俺的屁眼、屄、嘴。

俺晕来晕去,痛快的要命,心想,这花钱买来的年轻小伙子就是能干,还会干,咋就一下一下的都肏在了俺心坎上。俺想着,偷眼一看表,俺一惊,心说:嚯!

都一个小时了,他们咋这么能肏呢,要换别人早出来了。俺瞎想,就是猜不开这个迷,不知咋地,俺就想到了杜明,心说,他们别是都吃了药吧。俺也听倩倩说过,有啥叫伟哥的美国药,一片能硬三四个小时,俺那时候还想,咋美国娘们这么浪,叫男人三四个小时不停的肏,那还不肏啦啦尿了。

又过一阵子,阿政问:「芳姐,我能射你嘴里吗?」

俺忙叼着大鸡巴,连连点头。

阿政看俺答应,大鸡巴更用力的肏俺的嘴,说:「我射了。」

说着,长长的一声哼,大鸡巴头顶着俺的嗓子眼就射了,灌了俺一嘴精液。俺没咽,含着精液还像嘴馋一样的接着嗦了阿政的大鸡巴,俺觉着这么来更浪。

阿政射了之后,大概齐不到五分钟,阿逸一顶俺的屄,也在俺屄里射精了。

完了,阿逸把大鸡巴就搁在俺的屄里,也不拔出来,帮阿旭托着俺的屁股,阿旭在俺下面加快肏俺屁眼的速度。被阿旭一顿狠顶,俺那浪劲就甭提了,屄里一哆嗦,又泄了一大泡阴精。

阿旭跟着肏了俺四五分钟,往上一顶,俺也迎着他往下一坐,阿旭就在俺的屁眼里射出来了。俺三门齐爆,一下子爽上天了,就觉着脑袋瓜子一片白,心啊肝啊的乱颤悠。

仨小伙子把俺放到床上,俺身子都软成泥了,嘴里的精液也忘了吃,顺着嘴边都流出来了。俺喘着大气,摸了摸屄和屁眼,全都火烧火燎的、大敞四开的也在流精液,俺想想自己个嘴里、屄里、屁眼里一块流精液的淫贱相,心里浪得乱打颤,笑着说:「你们仨人还真能肏,肏得俺都浪死了。」

阿旭开玩笑的说:「芳姐你吃饱了没有?」

俺这时候已经眼馋肚子饱了,可俺往四外一瞅,仨小伙子虽说都射了,可大鸡巴没咋干瘪耷拉,略微有点软,可还这么粗这么大。

俺心里一惊一喜,嘴里哈拉子直打转悠,又浪上来了,心说,好容易遇上这么三根招人疼招人爱的大鸡巴,说啥也不能就这么放手,多尝一口是一口。心里这么想,俺说:「饱……才刚算不饿了,可还没饱呢!」

说着,俺坐起来。

仨人听了都笑了。阿逸问:「那芳姐咱们还玩点什么?你还想怎么样,我们奉陪到底。」

俺一个乡下老娘们实在想不出啥花样,干脆说:「你们还有啥花活儿,跟俺说说,俺觉着咋好,咱们就咋玩。」

阿政大概齐知道俺够浪,说:「芳姐,那咱们就再来个『双剑合壁』。」

俺问:「啥叫『双剑合壁』?」

阿政一笑,说:「就是两根鸡巴同时进入一个地方。」

俺一听,惊得呀了一声,心里想着,两根大鸡巴,一块肏嘴、肏屄、肏屁眼,一下子就稀罕上了。说道:「好啊,这个有意思,就这么玩。」

阿政和阿逸交错着躺下,两根大鸡巴严严实实的,并到一处,俺高兴的跨上去,自己扒开屄往下套,鼓秋来鼓秋去,还就叫俺都给套进去了,俺一下子就乐坏了。

骑在上面一个劲来回坐吞,塞得屄里密实得都没缝了,贼啦涨,又贼啦酥。

这时候,阿旭也上来了,大鸡巴送到俺眼前,俺嘴里馋得发酸,连忙张嘴含住,噼噜噼噜的嗦了。

就这么也不知道弄到了啥时候,俺都叫他们玩得晕天晕地找不着北了,啥时候停的,啥时候睡的,仨人啥时候走的,俺都记糊涂倒帐了。

早晨起来,俺嗓子眼难受,屄跟屁眼也疼得要命,可俺心里反倒是说不出的畅快敞亮。

俺打开窗帘,房间楼层很高,外面的上海美景一眼望不到边,亮堂堂的阳光照在俺身上,让俺觉着整个身子都热热乎乎的,俺想起自己昨夜的疯魔样,回头看了看又乱又脏的床铺,忍不住笑了。

俺伸着懒腰,看着窗外,自言自语的说,原来女人还可以这样活着!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