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罪爱(父女恋)》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罪爱(父女恋)》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罪爱(父女恋) 罪爱(父女恋)

    不要离开我,跟我定第三个契约:说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第一个契约──我不娶你不嫁;第二个契约──承诺一份的爱;第三个契约──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林音和林瑞是父女,但是17年的感情早已变化,她在逃避,但是他确是进一步的紧逼……他们逃不过这甘甜滋味的诱惑了,然而却不会後悔自己的选择,无论怎样,他们都会渴望对方直到死亡──因为这是罪之爱,是禁锢彼此的黑色锁链。你是我的毒品,我是你的罂粟,沈沦在彼此的甜蜜中步向毁灭。逃也好,追也罢,磨灭不了的,是自出生起便连在一起的“情”。他得到了她。她得到了他。罪爱之

    动物凶猛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罪爱(父女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罪爱(父女恋)》,是作者动物凶猛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不要离开我,跟我定第三个契约:说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第一个契约──我不娶你不嫁;第二个契约──承诺一份的爱;第三个契约──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林音和林瑞是父女,但是17年的感情早已变化,她在逃避,但是他确是进一步的紧逼……他们逃不过这甘甜滋味的诱惑了,然而却不会後悔自己的选择,无论怎样,他们都会渴望对方直到死亡──因为这是罪之爱,是禁锢彼此的黑色锁链。你是我的毒品,我是你的罂粟,沈沦在彼此的甜蜜中步向毁灭。逃也好,追也罢,磨灭不了的,是自出生起便连在一起的“情”。他得到了她。她得到了他。罪爱之

《罪爱(父女恋)》 谁能斗过谁(下) 免费试读

可惜林音已经听不到这些了,她早就溺毙在他制造出来的欢愉中,像朵红艳艳的玫瑰花绽放最美的一面在他眼前。

男人不断舔弄着口中的蓓蕾,另一手轻轻搓揉起另一边的浑圆,让上头的茱萸随之挺立,用尽各种方式火上浇油,看着她不断挣扎却又挣扎不得,在自己的怀中娇喘连连,被情欲迷蒙的脸上混和着抗拒与期待。

就是如此矛盾的表情,却让他看得入神。

虽然用春药是不对的,但是……他吞吞口水,觉得偶尔一次也不算过分。况且这样不过是针对林音的“自卫”而已。

给了自己充分的理由後,他的顾忌彻底烟消云散。火热的吻再次落在她唇上,他一只手继续抚弄她胸前的柔软,另一只手则滑下了她的小腹,来到双腿间的私密禁地,手指一划,便感觉到其中的温暖湿意,令他满意地低喟一声。

“小音……”

不行了,不行了!就要沈沦了!

可是止不住的轻吟还在口中不断逸出,她无法判断这究竟是什麽感觉,只知道自己在他的逗弄下渐渐发胀疼痛,几乎让她无法承受地低呼,而双腿之间则缓缓渗出一股湿意。

“坏蛋……不要……你放手啊……”

“真的不要?”

嘴里虽然这麽问着,轻声一笑,膝盖温柔却强势地分开她的双腿,用手指轻轻拨开那两片娇嫩的花瓣。

有火热柔软的东西直接印上她的蕊心,舌尖滑下颤动的花瓣,突地刺入湿软的花心。

“唔……哦……不……”林音发出破碎的低泣声,下意识的紧缩下腹,要将他推出去,却是将他的舌头密密充斥在自己里面,更加敏锐的感受到他的舌头是如何在她滑嫩的内壁深入旋出。

他竟然过分的攻击她最脆弱的地方!

“我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啊……”承受不住那陌生的快意,女孩双手用力推着埋在腿间的男人,呜咽出声央求着他。

他也不回话,舌尖退至艳红的穴口,轻重不一的弹动那两片水艳花瓣,更加卖力的挑逗着。

终於成功再次将女孩的渴望带到最高处,满意的听到她泣不成声的哭喊,却忽地退了出来。

“我说过小音不想要的话,我就不强迫。”他坏心眼的说。

混蛋!果然不安好心!

因为身体的空虚而不断扭动的林音差点就大声哭出来,但觉得实在太丢脸了而只能紧紧咬住靠垫,身体不自觉的款摆磨蹭着柔软的沙发,药力和男人刻意的挑逗让她的吟哦益发娇媚,喘息更加甜美,抗拒的念头快要被无止境的渴求给折磨殆尽。

不想让他得逞──可是身体首先就投降了,花穴除了热气逼人之外,伴随着的搔痒感更是让她受不了,全身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双腿并拢、交互摩擦,还是无法消除越来越高升的欲望。

“小音……”热气刻意吁在她的耳畔,似要将她最後一丝抵抗融化。“我不会做强迫你的事哦,只要你开口,我就好好安慰你……嗯?”

不行了!真的要忍受不住了!

“那里……难受……”

“什麽?”

他装作没听到,凑上前去再次问道。

这可恶的笑容……竟然还敢装无知……

“那里……难受……”

她咬着牙再次说道,这便差不多耗费掉她最後的体力了。

“哪里难受?”林瑞含吮住她敏感的耳垂,修长的食指滑进她紧窒的小穴,麽指技巧的揉压泛着艳光的红蕊,“是这里吗?”

纤腰本能挺向他的手,但还是不够,这样的触碰根本无法解决体内的莫名需求,她无意识的喃喃。

又是低声诱哄:“不要害羞,哪里不舒服就说出来,不然我是不会明白的。”

看来他是铁了心要贯彻“不用暴力”的宗旨了。

“我……我要你……呜呜呜呜……”不甘心的说出来之後,她终於哇哇大哭起来。吓得林瑞赶紧抱紧她,不断的亲吻安慰:“对不起,对不起,宝贝……别哭,我再也不欺负你了……”

“呜呜呜呜呜呜……你不安好心……”

她一边忍着欲火的折磨,一边哭着,一边还忍不住骂他。

“对对对,是我错,宝贝别哭──”

他却要一边吻去她的泪水,一边安慰,一边动作迅速的将她放躺。

随着他越吻越深,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恍惚中,她感觉到他硬实亢挺的男性昂扬抵住盈满蜜液的花穴口,轻柔地浅浅探触着。

她停止了抽泣,感觉他的吻加重的同时,大掌也按住她圆嫩的翘臀,挺腰长驱直入,强硬地分开了她的嫩穴。

“啊……”她忍不住痛呼,感觉灼热的顶端一寸寸地没入自己的柔软之中,她狭窄的小穴被撑到了极致,传来阵阵的痛楚。

她深吸了口气,皱眉忍住那番必经的疼痛,感觉到他的腰不断地挺进,一寸寸地占有侵吞了她,而後一个猛然的挺身,亢热的昂扬完完全全进入了她,宛如火炬般填满了她水嫩的花径。

她的身体欢迎这样的占有。充实感立即填满了身子,空虚一扫而光。

“我进来了……”

他感叹的说道,腰部开始慢慢用力,先是试探性的律动一下,如愿听到身下女孩的呻吟後,便开始大力抽动起来。

每次用力一撞,便感到她的身子一紧,穴口早已迫不及待的强烈收缩,吸纳着他的欲望。

林音的手紧紧捉住他的臂膀,疼痛消失後,取代的是一阵又一阵被抚慰、充盈的快乐,又热又麻地掳获了她的意志。她甚至揽过男人的脖子拉到自己的怀中,双脚不自觉的夹住他的腰,跟着他的频率而摆动。

林瑞的眸色在瞬间染上狂喜,感觉到她强烈而明显的邀请──这不仅仅是春药的作用。

“宝贝,你果然也想要我──”

她的回答是倔强地别过脸,根本就不理他。

“下面这麽热情,上面却那麽冷漠。不乖的孩子──那我就不欺负你了,省的你总骂我。”

说着就作势要退出她的身子,但缩紧的穴口将他整个夹紧,不让他离开。

怎麽搞得?

对此林瑞是惊喜,林音是吃惊──他们两个一个仰躺、一个俯身,大眼瞪小眼,全部是不可思议的表情。她的身体竟然不听她的指挥哭喊着摇晃臀部,自己拼命顶向男人的欲望,想纾解体内噬人的欲火。

林音对这个发现骇然了,抬头看见了男人坏坏的笑。

“果然你的身子最诚实,真可爱──”

“我……啊!”

来不及解释,她的腰身就被扣住,男人的欲望在体内冲刺,进进出出一次次掠过她敏感的地方,每一次的抽击,都深深抵住她的花心,引起她灵魂深处最悸动的快感,渐渐地变得不能控制。

她再也扮不了冷静,不断逸出阵阵淫浪的呻吟,身子跟着他的律动摇晃摆动。林瑞强健的手臂环抱着她,胸前饱挺的雪乳持续地摩擦他的胸膛,顶端那两抹粉色的乳尖随着一次次磨蹭,渐渐地变得充血紧绷,每一次的碰触所泛起的暧昧快感都教她难以忍受。

冲刺的速度不断加遽,蜜穴紧紧包裹住他的长刃,疼痛与快感相互冲击林音所有感官。

“慢点……我……嗯……”

长发披散,双眸紧闭,那媚人的求饶是前进的号角声,身上男人挺进、抽出的动作反而更加粗暴,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攻势,让她濒临极乐快感的临界点。

“我要……要……”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麽,只能弓身迎合他强而有力的律动,干脆的把自己全部交给他。

着迷地看着她娇艳荒淫的模样,他不断律动着,俯首含住她胸前的柔软浑圆,一会儿舔弄啃咬,一会儿吸吮,并且以灵活的舌抵住娇嫩的挺立花蕾,不停来回舔动。

“啊……啊……”双重的刺激让她忍不住高声呼喊,不能自已,身下再一次涌出大量的蜜液,润湿了他的欲望。

“小音,小音……”

他也开始深情的喊着她的名字,手指移到两人交合的地方,沿着自己的欲望刺进紧窒的花穴之中,来回抽动。

“天啊!你──”

林音惊呼道,他想撑爆她吗?

“你──”

他有力的长指不断进出她柔软的花穴,深深浅浅地刺探着,大麽指则扣在花核上,不断地揉弄着。手指跟肉刃你进我出,全身的敏感点都被攻击,令她差点就窒息了。

“啊!啊!啊!──”

她开始剧烈的喘息,身上渐渐泛起诱人的粉红色调,客厅里尽是她柔媚甜腻的嗓音,林瑞彻底为她疯狂。

“拿出来……啊啊……”当快感袭来的那刻,她的世界只剩下眼前的男人。

娇躯不断颤抖,脚趾难耐地蜷缩,觉得自己彷佛在瞬间死去。

而他的动作却还是没停下来,长指依然不断进出着,甚至加入了第二只指头,撑开她的娇嫩,感觉她的柔软内壁不断向长指挤压,几乎让他无法抽动手指。

“我真的要死了……呜呜呜呜呜……”

“小音、小音……我的宝贝……舒服吧……我也想让你快乐……”

“呜呜呜呜呜呜呜……”

她觉得自己就快要承受不住他加诸在身上的火热,一阵阵高速急剧的紧缩热潮不断在花穴深处蔓延开来,紧紧包覆吸吮住其中的硬挺。

她不断娇吟,感觉自己就快要疯了。

比她更加疯狂的是林瑞。是的,他也要溺毙在情欲的浪潮里了。

“小音……小音……”他低吟着,愈刺愈深,速度渐快,每一次几乎完全撤出她的体内,再用力挺进,直达花径深处,被她紧裹住的火热摩擦快感,令他心神荡漾。

我想要你,我想要你!

她的眼中分明就是如此诉说。

全身血液似逆流,林瑞低吼出声,欲火奔窜的红着眼,全身充满力量的将胯下热铁狂送入地频频抽搐的穴径里,而她高潮的痉挛挤压冲击着它,让他更加猛烈抽插着。喉间逸出狂吼,满涨欲望种子的勃起狂烈的在他用力推向她时,炽热的喷洒在她体内深处……

她忘情地拥紧他,感受着爱的战栗……

清醒过後,林音便陷入自我厌恶中。

昨天他们两个竟然就大咧咧的在沙发上睡了一夜。虽然男人很体贴的环着她,没让她受到一丁点的寒风,可是一想到自己给他下药结果却成了被害者,便气不打一处来,只能说自己的狡猾程度还不及他吧。

看着他熟睡中一脸幸福的表情,她便恨得牙根痒痒,想也没想就把他踢下地。

“哎哟~”

他痛叫着醒来,睁眼一看林音气鼓鼓的模样,再看她全身上下遮不住的吻痕,便知道她在生气什麽。他立即换上哀怨的表情,捂着肚子痛苦呻吟:“小音你好狠心,我的伤口还没痊愈呢~~”

这一说更是激起了她的怒气,一个靠垫丢过去之後便听到她说:“没痊愈还那麽有精力?你干脆什麽药都不用吃,自生自灭去吧!”

林瑞一边躲着靠垫攻击一边还若无其事的说:“明明是小音你在诱惑我嘛~我抵抗力差,日後你再喂我吃维生素好了……”

“你混蛋!”

“啊,疼!”

随着林瑞的一声痛叫,她停止了攻击。此时他扶着桌子,捂着腹部,脸色煞白。林音吓得慌张起来,衣服什麽的都顾不上穿急忙下去。

“扯到伤口了吗?”

他虚弱的点点头,顺势倚在她的怀中。

“真是的,这麽大的人了,一点都不注意,我去叫周医生来……”

“小音……”

他声音虚的都要听不见了。林音只有低头贴近他问道:“怎麽了?很疼吗?”

他摇摇头,轻声说道:“小音,让我再教你一招吧……”

“什麽……?”

话没说完,只见男人一个打挺翻身将她光溜溜的压在身下,自己笑得那个健康无恙又得意洋洋。

“让我再教你一招‘苦肉计’吧。”

“你!”

意识到自己再度被骗,她气的脸鼓鼓的。

“乖~让我吻一下伤口就不痛了~~”

大灰狼在诱惑小白兔。

“不要不要不要!!啊啊~~~你再敢……呜……”

“哈哈哈哈哈哈……”

事实证明,小白兔是斗不过大灰狼的,管它三十六计还是四十八计,在狡猾的林瑞面前统统无效!

“乱讲。”他出来澄清,“我明明就中了小音的‘美人计’嘛。来,乖宝贝,再吻一下~~~”

“呜呜呜~~~~你放手啦~~~~~~”

关於控制权的问题,两个人似乎还有很长的斗争才能解决~

暂且,不定输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