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雨夜独醉为作者的小说 雨夜独醉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册母为后 册母为后

    大梁国皇后苏月心,绝代芳华,艳冠天下,夙着懿称,宜膺茂典,在民间和朝堂都享有极高的声望,被誉为大梁国历史上的第一贤后。然而全国上下没有人能料到,她有着一种奇特的体质,在端庄贤惠的外表下有着极强的性欲。她与惠妃之子,皇太子李羌保持着长期的不伦关系,李羌也凭借着皇后的暗地里帮助牢牢占据着储君的位置。然而当她发现她成年后的亲生儿子,皇四子李阙能够轻而易举地引发她彻底的情欲之后,便毅然决然地投入了亲生儿子的怀抱。李阙为人心机深沉,手段毒辣,对自己生母有着极强的占有欲,决心用尽一切手段登上皇位,冒天下之大不韪册封自

    雨夜独醉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典文学
    立即阅读

《册母为后》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册母为后》,是作者雨夜独醉倾心创作的一本古典文学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梁国皇后苏月心,绝代芳华,艳冠天下,夙着懿称,宜膺茂典,在民间和朝堂都享有极高的声望,被誉为大梁国历史上的第一贤后。然而全国上下没有人能料到,她有着一种奇特的体质,在端庄贤惠的外表下有着极强的性欲。她与惠妃之子,皇太子李羌保持着长期的不伦关系,李羌也凭借着皇后的暗地里帮助牢牢占据着储君的位置。然而当她发现她成年后的亲生儿子,皇四子李阙能够轻而易举地引发她彻底的情欲之后,便毅然决然地投入了亲生儿子的怀抱。李阙为人心机深沉,手段毒辣,对自己生母有着极强的占有欲,决心用尽一切手段登上皇位,冒天下之大不韪册封自

《册母为后》 第四十二章 免费试读

且说李阙回到宫中,还不知道吴清影已经被人偷奸的事情。今日轮番与苏月心和吴清影大战了两场,他也略显疲惫。

贴心的苏月心挺着大肚子,给李阙做了一碗莲子百合麦冬汤。母子二人搂在一起聊聊生活琐事,亲亲我我,好不甜蜜。当晚李阙也没有在折磨母亲,二人相拥一起交颈而眠。

……

“母亲,我爱您!”清早上起来,李阙第一件事情就是抱着母亲明艳赤裸的肉体表达爱意。虽然母子二人发生交合关系算起来已经超过一年了,但仍然如初始热恋的爱侣一般浓情蜜意。

“娘也爱你!”苏月心被儿子温柔的湿吻给吻醒,立刻伸出丁香妙舌予以回应。

“阙儿,饿了吧,先喝点娘的奶水,等等娘在挤点奶水做你最爱喝的人乳炖老鹅。”苏月心捧起自己细腻肥美丰盈的巨乳塞到儿子嘴里。

李阙自然是甘之如饴地含住母亲的大奶头,顿时甜蜜的奶水汩汩流入他的嘴里。

母子二人就这样在那奢华的凤床上喂奶、热吻,要是没有人来打扰的话,恐怕要痴缠到用午膳的时候。

可此时,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帝后二人的亲热。

“皇……皇上!军机要事!”太监常山冒失地在门口喊道。

李阙不悦地皱了皱眉头,停下了口中对母亲圣乳峰的吸吮。哪门子军机要事能在大早上传到皇后宫里?

“常山放肆,还不先退下!等我伺候陛下更衣以后再行汇报。”苏月心示意儿子不要动怒,按住李阙的脑袋继续埋到自己的雪白抖动的大乳房中。

常山做事机灵,一向受到苏月心照顾,苏月心只道今日常山不知道怎的脑袋犯浑了。伴君如伴虎,虽然李阙平时对下人还算温和,但保不齐就一怒斩了常山也未可知。要知道早上李阙醒来喝她的奶是她怀孕泌乳以来二人形成的习惯,李阙最不喜欢这时候被打扰。

因此她看似是在呵斥常山,实际上却是在保护他,替他打圆场。

谁知听了苏月心的话,门外的常山也急了:“娘娘,不是奴才冒失,而是军情紧急啊!信陀关八百里急报,匈奴人,又打过来啦!”

“什么!”李阙大惊失色,双手不控制不住地在母亲豆腐一般嫩滑的乳房上重重捏了一下,顿时留下一道浅浅的红斑。苏月心疼的差点要叫出来,但她银牙紧要忍住了,她知道此时不能再让儿子分心。

“阙儿,你快召集朝臣大会!”苏月心催促道。

李阙飞一般地从床上跳了起来,苏月心手忙脚乱地帮他穿好龙袍,李阙火急火燎地就往门外冲。

“阙儿!”苏月心拉住了李阙,“不要慌,不要急,记住娘永远在你身后。为了我们的家,为了我们的孩子,你一定要冷静处理!”苏月心深情地看着儿子,柔声叮嘱道。

“娘!”李阙紧紧抱住母亲,“我一定会守护好你,守护好我们大梁的江山!”

二人拥住片刻,李阙这才推门而去。

门口的小太监见李阙出来连忙跪倒在地,生怕李阙责备他的冒失行为,但李阙现在哪有功夫理他?火急火燎地就出了未央宫正门,而太尉陈颖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陈颖边跟着李阙往外走,边向他递上手中的军情奏文:“陛下,这是信陀关两天之前发来的急报,信陀关守将王大文派人日夜兼程,跑死了三头马,使者到京城门口就脱力了,现在还在医馆里!”

京城离信陀关有1500里,能把信两天就送到,可能真的要传说中的千里马才能做到了。当然这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跑死三头马也是理所当然。

“传令下去,把那使者从医馆里请到殿上,朕要当面问询!”李阙一边拆手中信函一边急匆匆地吩咐道。

“是!”陈颖应道。

龙撵上,李阙越看信函越是心惊。信中写匈奴之王坎特勤打着为俺巴部复仇的旗号卷土重来,发兵二十万,军旗遮天蔽日,马蹄扬起的黄沙都在信陀关里飘了好几天。

王大文声称若是京城不能及时派出援军,信陀关十日之内必丢。

王大文这个人李阙有所了解,为人踏实,治军严谨,守城更是一绝,他说十日之内会丢,信陀关就绝对撑不到第十一天!

“坎特勤啊坎特勤,你到底想做什么?难道真的是想乘大梁政局动荡之时,一举消灭我们?”李阙喃喃自语道。

以往匈奴南下,往往都选择大梁东北边境的居庸关,因为那里离京城较远,救援往往不及时。匈奴人一旦突破,就会在幽州冀州一带劫掠一番然后离去。但此次坎特勤却选择了离京城最近的信陀关作为突破口,其野心可见一般。因为一旦过了信陀关,匈奴人就可以沿着白水一路南下,直取京城,各地都来不及支援,真的有可能一举攻破京城!

“陛下不要担心,陛下洪福齐天,一定能够带领大梁度过难关的!”一旁的女官兰儿紧紧握住了李阙的手。陷于危机状态中的男人最需要女人的信任,而这时候的男人也格外有魅力,让兰儿看得爱意涌动。

“但愿吧,兰儿!”李阙笑了笑说道,“兰儿,若是咱们打退了匈奴,我就封你为妃!”

“兰儿只要陛下平安,大梁国祚昌盛,也不要什么妃子的位置。”以兰儿的心机,自然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话,以退为进,自然是最能让男人上钩的。

果然李阙听了这话以后爱怜地摸了摸兰儿的头。

朝堂之上,一派肃穆气氛。只有王大文派来的使者声音颤抖着讲述着匈奴人的可怕。信陀关以北的大梁巡逻队这一次被坎特勤捉住全杀光,听说匈奴人还把他们的脑袋留下来作为喝酒的容器。

“砰!”坐在李阙身边,既是贵妃又是元帅的闵柔最是性急,一听到匈奴人的暴行,完全忍耐不住,一拳打在了大殿的柱子上。

“陛下,请允许我率闵家军全员出征,把这群匈奴畜生全部杀光,来祭我大梁将士的亡魂!”闵柔愤慨走到台阶下跪在了李阙面前。

李阙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环视一周,开口问道:“诸位爱卿觉得闵妃的意见是否可行?”

众臣皆缄默不言,看起来对闵柔出征一事一点异议也没有。开玩笑,面对穷凶极恶的匈奴人,大漠天骄坎特勤,整个大梁除了闵柔谁还有一战之力?

看到众臣的表现,李阙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而台阶下的百官中,一直低着头的董修竹露出了神秘的微笑:“李阙,我风尘仆仆奔赴大漠,费尽心思终于说动了坎特勤,这一次你除了派出你最后的底牌闵柔,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就连太尉陈颖虽然想到了什么,但终究欲言又止,只有苏信鸿略微一思考,就出列坚决地表示反对:“陛下,微臣认为此事不可!”

“哦,你说说看。”

“陛下,微臣认为匈奴此次出兵太过蹊跷。哪怕坎特勤的铁骑再怎么精锐,只要我大梁国力未衰,他想要彻底攻占我泱泱大梁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把精力放在往南开疆扩土上只能造成匈奴和大梁两败俱伤的结果。以坎特勤的雄才伟略,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怎会毫无征兆地就把战略目标从漠北转向大梁?

因而微臣认为,此次面对匈奴进攻。用往常的策略对付未必能奏效,还是要从长计议。暂时应该以防御为主,需要弄清匈奴进攻背后的动因才是要紧。

况且闵柔娘娘如今已不是单纯的大元帅,而毕竟是陛下贵妃,是否适合单独领兵也难以评判。“苏信鸿说的头头是道,李阙也微微点头。

谁知道听了他的话闵柔却急了:“苏信鸿,你是说我闵柔现在已经没有能力独自带兵了吗?!”

“娘娘,微臣不是这个意思!”苏信鸿尴尬地解释道。

他环顾四周,其余大臣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连陈颖都是一个作壁上观的姿态,似乎没有任何人愿意支持他的意见。苏信鸿无奈,又不敢触怒闵柔,只得暂时退回列中。

其实李阙内心深知,苏信鸿的意见是最为中肯的。如今大梁内部还有隐忧没有解决,闵柔的大军是他的一颗定心丸。要把这支大军派出去,他总觉得有些不安。

但是他作为皇帝,毕竟要站在全局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坎特勤横扫漠北三千里,威名在大梁能止小儿夜啼,除了闵柔和她的闵家军,想再找出一个能对抗坎特勤的将领实在是难于登天。自己总不能龟缩在京城,眼睁睁看着北面一千多里的领土沦陷吧?

再加上闵柔现在自己提出领军,朝堂上除了苏信鸿没有人有意见,他也只好顺水推舟了。

“既然如此,闵柔接旨!”李阙威严地说道。

“臣在!”

“朕命你为全权受命征北大元帅,统领五十万大军北上与匈奴作战。务必在最短时间内赶走坎特勤,切不可拖延恋战!”

“臣遵旨!”闵柔跪地领旨,同时抬头看了一眼李阙,见李阙神色复杂,明白回宫以后他还有很多话向她交代。

当天晚上,李阙破天荒地在母亲怀孕之后没有留宿未央宫,而是住在了闵柔的揽月殿。

揽月殿内超大号的黄花梨木大床上,李阙抓着闵柔肥美白皙的巨乳,架着她丰腴勾人的长腿,胯下粗大阳物在这位美熟妇元帅高耸起伏的臀峰中进进出出了几个时辰。把美艳骚嫩,体力甚好的闵柔都肏得娇喘吁吁,肥厚的阴唇被干得肿起涨卜卜的,淫水流满了整个床铺,连乌黑浓密的阴毛都被美妇人的浪水给染成了银白色。

恩爱完毕,李阙把干娘闵柔抱在怀里温柔地说着私房话。

“干娘,你这次带兵远征,可一定要注意好安全,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拼命了。要是你受了什么伤,朕可要心疼死了。”

闵柔把绝美的脸蛋埋在李阙胸口,此时的她完全就是一个向丈夫撒娇的小妇人:“人家知道啦!”

“还有干娘,你此次领兵,有一个原则一定要记住!”李阙认真地叮嘱道。

“什么呀?”

“那就是一旦把坎特勤赶出大梁领地,就不要再贪胜追击。朕知道干娘你一直对北方匈奴之患耿耿于怀,想要彻底为大梁清除此祸害。但现在时机还未成熟,你一定不要冲动啊!”

“嗯好,干娘知道了!”闵柔温柔地用自己麻糬般柔软酥乳轻轻摩擦着李阙雄壮的胸肌,“为了我的小丈夫,干娘不会离开太久的!”

这时李阙又想起一件事情,连忙强调道:“还有干娘,这次不准你在战场上穿那些暴露的铠甲了,你要给我规规矩矩地穿全身铠!”

“咯咯,这种醋你也吃啊!好啦,干娘答应你便是!”闵柔轻笑起来,二人这才相拥而眠。

第二天清早,李阙醒来的时候发现闵柔已不在身边,便知道她早早便去军营整顿军务了。

“这干娘,一听要打战比谁都要激动啊!”李阙叹气道,就是不知道他的叮嘱闵柔能不能听进去了。

但愿是我多虑了,干娘能够很快赶走匈奴人,大梁内部也不会因此次事件而生乱。李阙看着窗外的飞雪暗暗想道。

PS:终于写到42章了,大纲写到55章。想在2019年到来之前写完哈哈,不知道能不能实现。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