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天羽的小说 作者天羽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欲尘烟 欲尘烟

    一个存满奇幻的世界,一个身在世家中却无法觉醒的平凡子弟,在一次回国的行程中遭遇恐怖袭击,醒来时却惊现本该没有的异能,生在天玄大陆的他是否足够强大去面临残暴的异兽,一次次生死搏击,换来的更是背后巨大的阴谋。内容存满暴力色情,故事的发展也会加入母子乱伦,家族通奸,姐弟恋,母子恋,忘年恋等...前面写过的30多章正进行重新修改,天羽发现之前写的太草率,有些地方只是一笔带过。

    天羽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欲尘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欲尘烟》,是作者天羽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存满奇幻的世界,一个身在世家中却无法觉醒的平凡子弟,在一次回国的行程中遭遇恐怖袭击,醒来时却惊现本该没有的异能,生在天玄大陆的他是否足够强大去面临残暴的异兽,一次次生死搏击,换来的更是背后巨大的阴谋。内容存满暴力色情,故事的发展也会加入母子乱伦,家族通奸,姐弟恋,母子恋,忘年恋等...前面写过的30多章正进行重新修改,天羽发现之前写的太草率,有些地方只是一笔带过。

《欲尘烟》 第24章:一发不可收拾 免费试读

随后也没过多久,自身那足以攀比铁锤的龟头已是被淫水完全湿透;这大概是妈妈用下体在其之上挑逗所遗留下来的痕迹。在此,我更能深刻体会到那股熟悉的暖流,或许这本该属于我出生之前的,可今天我算是从回旧居了。

我清楚欲火焚身可不是什么好的滋味,而妈妈当前的表现恰恰证实了这个说法。她面露着急之色,疯狂想得到男根的充实,好让其止去她那淫逼里所无法比拟的痒。

与此同时,妈妈用来握住我阴茎的手突然晃的厉害;此刻她硬是拉着我的鸡巴,顺着她自己阴道中间的那条缝隙进行来回折腾,就好比身处机动车上的女司机在频繁的换挡。当然,妈妈并没有丝毫的恶意,目的也只是为了逼洞中能够渗出大量的淫水作为润滑,以防止鸡巴太粗而导致剧烈的疼痛,也能让干涩的阴道随之慢慢适应;况且这样也能进一步满足性爱的需求,只是在发情期的她,已谈不上温柔。

这一刻给我的感觉就是身边的一切都已静止,只隐约听到妈妈小嘴里在呻吟着什么,声音很小,大概是妈妈已经抵挡不住大鸡巴的魅力,要先发制人了吧;呃…抱歉,事实上我也有点懵逼,有点儿不知所措,但如果说到随时准备的话,看鸡巴挺得那叫一个直。

我拿起枕头垫了垫头(我也不知道枕头哪来的,描写的场景是在哪里,别问我为啥,懵逼脸)视角刚好调成45度角,当然我就这样「憨厚」的盯着妈妈,内心也在同一时间去试问自己,试问自己眼前这位如此水灵的美人坯子自己可真能忍心糟蹋吗;我大脑停顿了片刻,只可惜转眼间却发现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然而这个时候妈妈已经动了;只见她先前握住鸡巴的手不再晃动,随即再次将其固定在阴道的入口处。妈妈嫩白的大腿此前张的老开,身子更是一前一后轻轻地摆动着;她脸蛋通红,急促的喘息声更像是起到促进血液的作用,瞬间让我觉得欲血沸腾。

「好一个斩钉截铁」,我暗暗赞赏道。在这层关系上让我渐渐明白妈妈她不仅强势,以及她拥有着与生俱来的霸气;就好比母子俩的事情她绝不允许拖泥带水,丝毫不弱于任何一届女王。

妈妈她行动积极,下一秒已迅速将我红肿的「榔头」包裹在温和的阴道之中。而另一只手则是轻抚着我的胸膛;她一脸花痴,时常下意识用舌尖反复去舔把嘴唇,对她而言此时更像是享受猎物逃亡的猎人。「霆霆,插进去了哦」,她对着我微微笑道。随即她稳心向下一坐,妈妈的阴道瞬间被我一柱擎天给疏通开来。

妈妈的阴道好紧,绷的可谓是有些难受,而且刚进入妈妈体内的时候,一阵酥麻感「迎面而来」,倍暖和。

然而我并没有其他小说中主人公在得到妈妈后的那种什么热泪盈眶之类的事情发生,因为在我心里妈妈早已是我的贤妻。只是这时我眼眸闪烁着光彩;真的没有错,骑在我身上的人真的是妈妈,自个见状也是非常的振奋,毕竟真的是操妈,哪能不兴奋。

此外,我没有主动去顶她,这时我看向妈妈,开始寻求她的意见;其实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妈妈的阴道并没有我之前想象中的那么深,似乎这一捅,已经是顶到头了,所以我也不该在这个时候拼命去拱她;这么窄的洞,把她弄的撕心裂肺到最后也许大家都不会满足,还是先让妈妈适应适应再做打算。

「哦~好~好大哦~哦~霆…呃~呃…霆霆好大啊~塞~塞满了」。

在妈妈坐下去的霎那间,表情似乎有点变扭,只不过她还是维护着她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自尊;而我一下子也明白了过来。「看来像我这么粗大的肉棒妈妈一时半会可吃不消啊」,是挺自豪的,哪怕是妈妈这般「熟练」的美妇(其实一点都不舒服,认真脸)也驾驭不了,所以随即我便暗自下定决心要给妈妈来场她从未接触过的世纪大战,让她好好享受享受我给她带来性爱真正的乐趣,那至少也得发展到数百个回合吧。

看得出来妈妈打心底里就乐意被我折腾;此时的她没有一丝矫情,直接用小腿支撑着整个身体,只是腰身稍微往前。而如今她的一对玉手更是变幻无常,一直肆虐于我米粒大小的乳头。当她调整好位置,也许是在缓解刚才被我捅伤的阴道;下一秒,她立即策马奔腾般的动了起来。

她整个阴道当前被我的肉棒塞的满满,所以她并没有选择把肉棒拔出体内,而是忍受着撕裂继续往深一层直接坐在我的腰间上,然后用腰部的力度往前推,这好让粗大的肉棒直接摩擦妈妈敏锐的G点。在此,妈妈便肆无忌惮的张开小嘴,我迅速伸手向前,她立即就含住了我的指尖,而我更是异常的用指尖往妈妈湿滑的小嘴里抽插玩弄,同时一阵属于妈妈的酥软呻吟也随着激情而响亮的弥漫来。

「呃~呃…呃呵~呃…………呃~好棒~呃……好大好粗的鸡巴…哦~霆霆好棒~呃呵~呼~呃…」。

妈妈的腰身一直向前推动着,而我也在给力的配合当中。就在此刻,我开始进行轻轻的抽插,也就是在妈妈的阴道内进行缓缓的移动,向后,往前,向后,再往前,迎来了更是妈妈惊人的骚叫。

「哦…霆霆好棒,霆霆用力…快用力操妈妈…哦~好棒」。

我们可谓是越战越勇,对彼此的动作或者配合都在渐渐熟悉,妈妈此前更是弯腰一把抱住我的脖子,陶醉的与我蛇吻。我们不顾及什么,之间可以说得上是饥渴,甚至当前两人抱着亲吻对方,双方的腰间却是一直都未曾停过,一直在频繁的交合,而且投入过程随着两人的欲火而变的越发的激烈。我很享受,也渐渐形成了主动,此刻我用我的双手去抓住妈妈的腰间,让她与双脚的支撑构成一个固定位置;紧接着我头往前一伸,瞬间投进了妈妈的酥胸之上;随后自己更是直接张开嘴巴含住了妈妈的奶头。

我并不是不知道怎么去怜香惜玉,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压根不允许我这样做,只有粗蛮,才能迎来激情;所以我不顾妈妈的反对直接咬住了其中的一个奶头,用嘴唇粗鲁地在其上面抿,用舌头弹,用牙齿轻轻地咬,甚至把奶子吸到变形;可是妈妈并不觉得有多么痛苦,相比之下反而显得更加投入,发出的愉悦表明她其实是在享受这种粗暴。妈妈是坐在我的腰间没错,只是因为她的身子都往前弯去,在这样的一个高点,自己的腰间与妈妈臀部的距离正好能让我有着更好的空间助我撞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好棒…哦…好…好棒…啊啊…就是这样…哦…就是…啊啊…用力操我…哦哦…哦…好棒…啊…操我…用力操我」。

妈妈叫的很浪,而我也因此更加的卖力。在操她的过程,我让她用双手捧着自己的奶子,而且要用巨乳挤在一起进行不断的摩擦,最后再让妈妈把胸部凑到我的嘴边好让我咬着她的奶头。

我对异性的调教还是累积到不少的经验,其中也包括对胸部进行探索。就好比现在,我咬着妈妈的奶子,时而更是用不同的力气去「针对」,这有利于刺激对方的性欲;的确,妈妈的奶子非常柔软,而且颇有弹性,在我的摧残下即可显现过人之处,那就是奶头迅速增大,同时到达凸起变圆的效果,而颜色在美白肌肤的衬托下也变的极其的养眼,粉嫩的乳头上带有些许的通红,这就是极品的象征。

其实全身上下都在忙着,比如说我的双手,一边忙着固定在妈妈的腰间,好让她不足以摔倒,另一边却是游龙于妈妈的臀股之上,自己尽兴的时候更是啪啪啪的打着妈妈丰满的翘臀,而每次都能听见妈妈的几声哀求。

我就像疯了一样,嘴巴,双手都在忙活,都在妈妈身上寻找着自己的乐趣来尽情发泄。毫不例外,我还操控着我的腰,顶下落下可谓是一连串炮轰,粗如蟒蛇的鸡巴也随着冲击一炮一炮的直插入妈妈的水逼里,在里面淋漓尽致的撞击着不满。

「啊…啊…好棒……哦…用力操死我…操死我…哦……顶上了…哦哦…好棒………霆霆的鸡巴好厉害……哦…停不下来了…啊啊啊啊…啊好棒………操我…霆霆啊…啊啊啊啊啊…操………死妈妈了…啊啊,我要……啊啊…啊…要啊………」。

我就像发狂的野兽般连连撞击着妈妈的阴道,从刚开始我躺在床上到后来我突然抱起妈妈,就这样抱着她在半空中像无限循环的打桩机,18公分的鸡巴尽自己最大的冲撞频繁出入在妈妈的骚逼之中。

「啊…啊…我要高…潮了…好棒……好棒…操死……啊啊啊啊……啊………………呼呼呼…霆霆…妈妈…呼…妈…妈妈要…要被…被你给操死了……呼呼呼」。

「不要…停…停下来…啊啊啊…不…霆霆……啊…啊…哦呵…哦…妈妈受不了了…啊啊停…停下来………啊………」。

「呃…妈妈,我要射了…」。

与此同时,我的龟头也变的酸疼,在妈妈高潮喷出的瞬间我也随之射精,只感觉两股旗鼓相当的液体相互蜂拥而上,直接就往妈妈的子宫里钻,因为被鸡巴塞满的洞穴压根就没有位置让精液往外流,那只能往里钻了。这倒是好,我居然内射了自己的妈妈。

随后,原本以为自己高潮后这场性爱就能结束的妈妈被我一次再一次的疯狂操翻,前后历时近两个小时…在这场战争中妈妈一共贡献了三次歇斯底里的高潮,而我也向妈妈体内射出了两发精源,直接射入了妈妈子宫内头。

妈妈和我都有些气喘吁吁,我只好轻手轻脚地放下妈妈,让其躺在床上。只不过当我拔出鸡巴的瞬间,也因为我抱着妈妈的原因,一股清泉直洒在我的腰间,非常的温暖,我也明白这就是我和妈妈性爱过后的见证。接着我把妈妈放在床上,她此时平躺着,然而更多的液体随着妈妈的大腿内侧则流了下来。

我也躺了下来,没有忙着帮妈妈清理掉她身上的黏液,只是在一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缓了缓,随后扭头看向妈妈,才发现妈妈此刻也同样看向着自己,两人对视之后,看着双方脸上都布满了幸福,哗然大笑开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