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卧龙生的小说 作者卧龙生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龙纹宝鼎 龙纹宝鼎

    这位壮少年姓包,单名宏,乃是城中拱门老么李厚的义子。  他姓包,是因为他身上有锁片,正面“长命富贵”四字,背面则有一个“包字”,就是以这为姓。

    卧龙生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龙纹宝鼎》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龙纹宝鼎》,是作者卧龙生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位壮少年姓包,单名宏,乃是城中拱门老么李厚的义子。  他姓包,是因为他身上有锁片,正面“长命富贵”四字,背面则有一个“包字”,就是以这为姓。

《龙纹宝鼎》 第四十章 免费试读

这边各展绝技,拼斗的两人,一个是年约六旬的老者,须发虽然花白,但面貌如玉,朗目剑眉,鼻梁高挺,一看救知道他在年轻的时代,是一位丰神俊秀,才貌双全的倜傥少年哩。一个是年约二十三四岁且秀美年少的她,她就是毒玫瑰云娘。这老者的内力似是极为厉害,他每出一掌,必然带起一阵呼呼的声音,劲力激荡到数丈开外。云娘虽以生平奇学摩云彩凤十八翔的轻功迎战老者。但一个身子却有如长絮舞风,步履漂浮,全身不住摇荡荡的,似乎没有法子站稳脚步。

哇操,龙发堂的舞台秀啊。老者云娘身子摇晃不定,知道她真力将消耗已尽,心中暗喜,欣然呵呵一笑,道:“姑娘你还要逞强作什么?眼看你已无力迎战,就要败在老夫的掌下了。”

“哼!”云娘冷哼一声,怒道:“不要大言不惭了,看谁要败在谁的手下吧。”

说话中娇躯一晃,又勉强让过了老者劈来的一掌,愤怒至极的接下去,道:“你来苦竹峰,既非与人印证武学,又不是来夺宝,声言要找你的儿子,谁是你的儿子,又不肯说,硬要把你家姑娘拦在这里,逼问有没油来苦竹峰寻找仇人,为他的家人复仇。”顿了一顿,娇躯一转,又避过对方一掌,接道:“告诉你吧,今晚苦竹峰上,虽是一场夺宝盛会,但乘机寻找仇家的人可多着呢?谁知道哪个是你儿子呀。”话声里,身子向右一滑,想躲过老者左掌劈出来的一招“力劈南山”。

哪知,老者这一招“力劈南山”,乃是一记虚招,等云娘双肩晃动,施出摩云彩凤十八翔中的一式绝学移形换位,向右滑躲之时,老者右掌已出,一招穿云摘月,正拍在云娘的左肩之上。

只听她闷哼一声,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身子摇摇欲倒的向后踉跄退出丈许。

这一招激起了云娘真火,厉喝一声,杀气顿现。她右手这一招极为熟练,迅速的从长发中拔出毒花,想使用毒花,舍命和老者一拼,硬生生的要把老者刺死毒花之下。哪知,老者一见她业已拔抓在手中的毒花,面上神情登时起了巨变,喝问道:“姑娘,你姓什么?”喝声中左掌一翻,右手探臂一抓,五指如钩,就要来抢云娘手中的毒花。

老者这突变的面色和奇异的动作,也使云娘大吃一惊。登时想到了她别师下山时,恩师对她的谆谆告诫。不禁仰面发出一阵惨厉的狂笑,笑过喝道:“我云娘找遍天涯海角,今天总算把你找到了,若不能把你碎尸万段,何能慰我泉下双亲之阴灵。”语毕,左掌连环劈出,右手也配合左手掌势,挥动毒花,下下朝老者要害刺去。老者不但内功精湛,且掌势迅快猛烈,也是当今武林中独一无二的高手。

在开始一段时间,老者挥出的掌风,不过只用了六成真力,云娘已是渐渐招架不住,终于被他在左肩上拍中一掌,使她一声闷哼之下,吐出一口鲜血。但他自发现云娘从垂肩的秀发中拔出,捏在手中当兵刃使用的毒花之后,老者的神情已是大变。他不忍心再向她下杀手。他要追问她的姓名,和追查她这毒花的来历。

然而,云娘尽全力挥动毒花,刺向老者,而老者并不还击,只是连连闪避,同时极为凄切的问道:“姑娘,能见告你的芳名吗?能说出你手中捏着的这枚银花的来历吗?”老者这样的追问查究,云娘对它愈加痛恨,认定他就是二十年前,杀害双亲的仇人。因为她别师下山时,师父再三叮嘱她,只要谁来伸手夺取你的毒花,或追问毒花的来历,这个人就是你的杀亲仇人。你要是真心尽孝道的话,就务必要把他杀死,为你含冤泉下的双亲报仇,否则你就是不孝。这是何等有力量的训诫啊。这些年来,云娘把师父的话牢记在心中,没有一时忘记过。如今仇人已经碰到,自是谨遵师命,替双亲报仇。

所以老者再怎样的向她恳求,她均置之不理,一味的向他杀手频施,逼得老者已是泫然泪水……

一个挥花全力强攻,一个连连闪避,好言哀求,两人足足走了二十个回合。云娘猛的一声娇叱,施展摩云彩凤十八翔绝世身法,双足一点地,全身升空两丈,人在半空中一抖身,头下足上,手中毒簪一招金针定海,飞向老者顶门刺到。她这下击之势,快如

流矢,饶是老者身法再快,也无法避过这一招。

云娘不是将毒花刺入老者顶门,就是她微按花枝血红宝石上的金鞘,喷出绝毒物比的药粉,要老者横尸此地。老者见她这招来得太快,也知道恐难以逃过,就在他命危倾俄之际,突闻一声怒喝,道:“云姐姐,哇操,他是我师父。”同时一股极猛的劲风,凌空其去。

这突兀之变,太出云娘的意料之外了。但听砰的一声,如击败革,她在半空中的身子,被这股猛烈的劲力打个正着,跌落在七八尺开外的一株矮松之下。她虽然被猛烈的掌风震落,但由于她内功精湛,受伤并不太严重,正想挣扎着翻身站了起来,突觉寒光一闪,胸前有一坚硬的东西顶着。她定了定神,转面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原来是包宏手握两叉剑,凶目怒瞪,满面杀气。

原来,这位包乐天就是昔年川南大侠包振武,胞妹包翟英,嫁与华山无影剑云书正为妻。不久就闯出华山双侠的侠名。那束花饰则是包振武亲手给与他胞妹陪嫁物品,所以他一眼就看出来,也如此惊异。正当春秋鼎盛之际,华山双侠突然遇害,她的一个三岁女儿也失踪了。包振武正仗剑追查凶手,为妹夫一家报仇之际,突然接到了一封警告信,信中告诉他,若他继续追查,就对他家不利,首称拿他刚出世不久的爱儿开刀。

包振武不是吓大的,这种虎牌万金油,当然不能阻止他,但是事有凑巧,他的妻子,有关外三奇女的老大文施女侠传来噩耗,这就不能不使她警惕了。文施的遭遇,后文再作交待。很快的,他就设下一个计策。川南洪门老幺李厚,是他的最好的朋友,将爱儿偷偷的让李厚夫妇抱走了,对亲友却发出了爱儿夭折的一计。包宏理厚则说是从外面抱来的孤儿,这就是包宏的身世作了交代。就是在那年包宏五岁的时候,化名为包乐天,伪装成武林豪杰为人家西席,教授包宏文武术。对包宏的身世,他们却一直隐瞒着。川南大侠包振武,也已得悉元宵之夜,有人书约天下英雄在点苍山苦竹峰来印证武学,夺取龙纹宝鼎。他为了探听昔年这场恩怨,和离家已久的包宏,乃来到苦竹峰。

他想,既然天下群雄云集苦竹峰,这消息若是包宏获悉,他定会赶来,在这些人中探访仇踪。然而,他说的并没有错,但一上峰首先碰到云娘。云娘因为包宏被全身黑衣,黑纱蒙面的如云玉女引到这片峰腰的小树林之后,她突然不见宏弟弟,心中大急。

她问南天一燕等人,全都摇首不知,乃分途寻找,不想走到峰腰之处,就遇上了川南大侠包振武。双方的言语冲突,就动起手来,他们已经拼斗了多时,包宏和如云玉女才闻声发觉,包宏赶到,正值包振武命危俄倾之际,情急怒喝一声,并朝云娘劈出一掌,救了包振武一命。再说云娘,见包宏用剑尖指着自己的胸口,一听是宏弟弟的恩师,忙收起毒花,嫣然一笑道:“老伯,刚才冒犯,请原谅。”

说完,回首叫道:“宏弟弟。”包宏收回两叉剑,正待说话,忽听包振武道:“宏儿,我有话问这位姑娘。”

包宏对恩师平时就极为恭敬,听他一喝转面点了点头,低声答道:“是,老师。”

云娘望了包宏一眼,然后转向川南大侠,说道:“你老人家既是弟弟的师父,问我什么本来都应该坦然奉告,但师命难违,且父母之仇深似海,对仇人我又怎能说出我的真心话啊。”父子俩人,一个是情深入骨的爱人,一个是仇深似海的对头,天意的安排,太残酷了啊。云娘把话说完,已是泪如泉涌,泣不成声了。包宏尚不知道其中有这么多的曲折,听完她的话,心头虽然大震,一双俊目射出两道异光,疑惑的望了恩师一眼。

川南大侠也被包宏云娘弄得有些糊涂了,耳闻这女子口口声声叫包宏弟弟,想来他们已是结为姐弟了,但自己又怎会是她的杀亲仇人呢。武林中人,总难免杀伤过无辜之人,但她的父母又是谁呢?一时之间,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于是更加坚定了他要追问云娘身世来历的心意。然而——他移步云娘身边,庄重而沉着的问道:“姑娘,我只问你几句话,你叫什么名字?你手中的红宝石制的玫瑰毒花是谁给你的?我包某人一生江湖,难免乱伤无辜,但从未同时杀过夫妻二人,令双亲在何处遇难,望能见告,果真是我包某所杀,自当在姑娘面前赎罪。”

就在此时,一个身罩黑纱,长发披肩,露出大奶子的女人,一条左臂被鲜血染透,疾如流矢般的从峰上跑下来。在她后面尾随着一大群武林中人,为首的一个,正是书约天下英豪苦竹峰比武的那个蓝衫奇瘦女子。她一面追赶黑纱长发大奶女子,一面大声喊道:“玉面女狐祝梅,你还往哪里走啊!”玉面女狐祝梅这六个字震惊了川南大侠包振武。他放弃了问云娘的话,转过身朝那急奔而来的黑纱长发大奶女子凝神注视,虽然已有二十年,但从眉梢眼角,还能依稀的认出来,果然是关外三奇女之一的玉面女狐祝梅。

天上明月高照,洒地如银,两人相距愈来愈近,川南大侠看清楚了来人,正是玉面女狐祝梅时,不禁愕然惊讶,暗道:“是她,果然是亡妻文施的二妹祝梅。”这当儿,包宏也横剑当胸,注视玉面女狐,他比包振武更为惊奇,瞠目结舌的自言自语,说道:“她,爱现鬼女人,不是我在加雁峰上所见到的那黑纱长发大奶女子吗?”他话刚说完,云娘也已从地上站起。

追赶玉面女狐的人也全都到了跟前,那为首的蓝衫奇瘦女子,一见川南大侠,双目中登时涌出了两行泪水,叫了声:“大哥。”人却向企图逃走的玉面女狐扑去,探臂一抓,一招:“探穴擒虎”抓住玉面女狐的后衣领,向后一带,但听登的一声,玉面女狐当堂坐在地下。

她知道,自己恶贯满盈,无法再逃了,于是她俯下了头,不再说话,而且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般,一颗接一颗的落下。这情景,把川南大侠包振武看呆了。

半晌之后,他才颤抖着嘴唇,说道:“三妹……是你,翻天燕庐玉绮……怎么……二十年前青城……之事……事件……天下群雄围攻……关外三……三奇女……就只死了你们的大姐文施……你……你们两人都还活着……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这几句话,把所有在场的人都惊住,百余位武林中当今高手,云集这苦竹峰腰的一片林木中,却是鸦雀无声。蓝衫长发奇瘦女子翻天燕庐玉绮,朝川南大侠包振武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就只死了大姐文施,而且死的很惨,小妹侥幸突围逃生,二十年来,我隐居在一个奇异深洞中,潜心习武,决意要找到凶手,为大姐复仇。”顿了一顿,目光瞥了坐在地下尚在垂首流泪的玉面女狐祝梅一眼,又道:“如今真凶已经被我探出,大哥,你知道是谁么?”

川南大侠摇了摇头,答声:“不知!”翻天燕庐玉绮手指玉面女狐,怒声道:“就是她。”

“哦……”川南大侠惊哦了声,说道:“就是她,二妹,玉面女狐祝梅……”翻天

燕庐玉绮点点头,说道:“不错,就是她……”接着,她当着众人把二十年前的事情真相说了出来,也等于宣布了玉面女狐的罪状。

原来,在二十三四年前,川南大侠包振武,双剑单身,游侠关外,一天,来到一个深山之中。忽见一群绿强人,围攻一个女子,那女子虽然也身负绝学,但好汉难敌三把手,眼看她就要败在那群绿林强盗手中,陈尸就地。川南大侠本着济弱除强的武林侠义之风,仗剑击退那群绿林盗匪,救了这个女子。这女子见川南大侠,虽然年纪已将近四十,但剑眉朗目,面如冠玉,长得英姿俊秀,风度不凡,加以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乃顾以身相许,略表报答。川南大侠虽也觉得这女子玉姿秀发,体态婀娜,是位绝色美人儿,甚是喜爱,但自己已是有妇之夫,而且与玉琴伉俪情深,生活美满,所遗憾的就是玉琴过门二十年,未有生育。

不过在他们的心目中,只要夫妻恩爱,就是好的,有无儿女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是以,川南大侠对这女子的一番美意,只好心领了。无奈这女子却痴情已极,愿屈居小屋,也要嫁给振武,并说明她是名传遐迩的关外三奇女中的老大文施。川南大侠包振武在无可奈何之下,只好把她带回家中,原配妻子王玉琴见过文施温文雅艳,娟秀绝丽,加以自己二十年来未有生育,也就欣然同意。

一年过去,忽然关外三奇女中的老二玉面女狐祝梅和老三翻天燕庐玉绮找来川南包家堡,向大姐文施,兴师问罪。

因为当时的关外奇女,情愈手足,并发过重誓,任何人不得嫁人,而拆散了三人的感情,看来古早就有同性恋了。

无奈文施爱包振武过深,不但未接受二妹的劝告,并厉言相驳,要她们速即离开包家堡,不要破坏了他们的幸福。

三妹翻天燕庐玉绮稍明大义,只要大姐能得到真正的幸福也就算了,何必要强人之难。可是二妹玉面女狐祝梅却怀恨在心,立誓报复,在包家堡住了一段不算短的时间,探出王玉琴的父亲乃是被文施的亲爸所杀。

上一代的血仇,使这一代的儿女知道,岂有不思报复之理,玉琴只想在丈夫面前破坏文施,使她离开包家堡之后,在将她处死,以慰父亲泉下阴灵。无奈这时的丈夫,已一心一意的深爱着文施,对自己的进言,弃耳不闻。玉琴在无计可施,恨极之下,乃与玉面女狐祝梅密议陷害文施。

又过了两年,文施又为振武生下一男孩,取名包宏,是以,川南大侠对文施的爱护,再胜往昔,真是无微不至。

玉面女狐和王玉琴眼见这种情形,心中已起恐慌,若再不下手,恐怕以后就没机会了。是以,就在包宏周岁的那年,两个女人定下了谋杀文施的毒计。玉面女狐祝梅首先籍故离开了包家堡,直赴少林寺,盗得那只罕世珍物,龙纹宝鼎,将它藏置在青城山上,再赴胭脂谷,明言邀请胭脂神婆夏雪馨届时助一臂之力。

然后在大江南北武林道上,散播谣言说龙纹宝鼎于八月十五日夜,在青城山出土,要各路英雄届时到青城山夺宝。

返回包家堡,又将这情形告诉文施和庐玉绮,并约届时同赴青城山,并密授机宜于王玉琴,叫她在八月中秋之夜,乘川南大侠包振武不防之机,将包宏劫走。

文施,庐玉绮不怀疑她,除包振武留堡之外,文施与庐玉绮即随玉面女狐祝梅离开包家堡,上奔青城山。然而就在此时,胞妹噩耗传来,这才有遣走爱子的演出。

八月十五的那天晚上,碧空如洗,万里无云,一轮玉盘似的明月,悬挂顶空,使整个的青城山上,如同洒了一层白色的光辉,夜色宜人极了。约戌未时候,听信玉面女狐谣传的天下英雄,全都云集在青城山上的一个奇险峰顶之上。这些英雄豪杰们,正在静等那只罕世奇珍,龙纹宝鼎出土之际,忽闻一声咯咯怪笑响起。

接着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大声道:“四方英豪,神物宝鼎,也已出土,眼下已落在川南大侠二夫人文施的手中了……”

喊声未落,只见一线碧绿光芒,在月光之下,快如流矢般的从东北方,直向站在西南方的文施面前飞来。文施眼明手快,振臂一抄,秀目凝注飞来之物一看,果然是一只通体碧绿略带晶莹的玲珑宝鼎,心中不禁大喜,转面向站在她右面的翻天燕庐玉绮喜悦的一笑。哪知,她面上的笑容尚未散去,群豪已起骚动,紧接着,喊抢叫夺之声,不绝于耳。文施正在惊惶不知所措之际,群雄已各挥兵刃,向她徐徐围攻上来。

就在这时,玉面女狐祝梅,不知从何处飞扑而来,拦在文施面前,朝围攻而上的群雄厉声喝道:“谁敢动我们关外三奇女的一根头发,我玉面女狐祝梅就要他血溅青城山。”关外三奇女的威名,虽然名传遐迩,但云集青城山夺宝的武林豪杰太多,其中不乏高手,而且他们千里迢迢赶来,志在夺宝,哪里听她许多。

但听一阵震天的呐喊响起,群豪各挥兵刃,蜂拥攻袭关外三奇女,顷刻之间,青城山奇峰顶上,一片刀光剑影,嚎叫惨鸣,震天动宇,惨不忍闻……

在混战中,翻天燕庐玉绮尽展所学,一面抵,一面奇巧快速的从文施手中接过龙纹宝鼎,纳入怀中。同时注意玉面女狐祝梅的神色,及抗拒群敌的动作。因为刚才那声怪笑和喊话的声音,她已辨出是二姐玉面女狐所发。然而——她怀疑今日青城山夺宝之事,是二姐一手造成,她要以此来做掩护而杀害大姐文施。因为她怀恨大姐,不该使姐妹三人分离,下嫁包振武。同时她也喜爱包振武啊!但包振武是个正人君子,岂肯盲目动情。

在愤恨与嫉妒之下的玉面女狐祝梅想要把包家的大小一次剪除,是以她摆下毒计,为了施毒计,先杀了云书正夫妇,让包家先乱了阵脚。翻天燕庐玉绮是个善于心计的人。果然,她的推测一点也没有错,就在她紧密注意之下,发现在混乱之时,玉面女狐祝梅重重的劈了文施一掌。祸起萧墙,变生仓促,翻天燕庐玉绮是个聪明之人,岂会跟着上当,顿起突围逃逸之心。她想:“只要今夜自己能逃过不死,大姐这仇,将来一定设法雪报。”

然而,她尽展所学,力敌群雄,杀开一条血路,突围逃走。果然,她费了二十年的心血,在苦竹峰峰腰的那个奇异石洞中,潜心参悟龙纹宝鼎中,所记载的绝学,然后把宝鼎流入江湖,诱惑天下英雄,造成今夜苦竹峰比武夺宝事件……

翻天燕庐玉绮把这段事情的经过讲完,坐在地面的玉面女狐已是全身冷汗,颤抖不住。包宏及包振武以及在场之人,则是如梦方醒,惊哦连连……少林寺的代理掌门明觉大师,朝翻天燕庐玉绮合十一礼,道:“那么这次盗去龙文纹宝鼎和劫虏本寺掌门,也是女侠所为罗。”翻天燕庐玉绮还了一礼,笑答道:“因为不把事情做得逼真,阴狡毒辣的玉面女狐不会露出面来,本打算事情完了之后,要来贵寺请罪,不想大师今夜也来参加了这场盛会,明空大师被我……”

“是,我知道。”明觉没等她继续说下去,插嘴打断了她的话:“我已替他解了被点制的穴道,派人护送回寺去了,还有那只龙纹宝鼎,我们也拿走了。”

翻天燕庐玉绮笑道:“宝鼎原是贵寺之物,自当奉还,庐玉绮妄大行为,尚乞大师恕罪。”

明觉两道长眉,微微动了两下,摇头一声长叹,退后两步,未再说什么。沉寂了片刻,包宏上前朝翻天燕庐玉绮躬身一礼,问道:“据说我生母是文施女侠,不知老前辈是否知道,可否见告。”

翻天燕庐玉绮双目陡的一红,说道:“我可怜的孩子,人间最惨之事,莫过于骨肉之情,相见而不相识,你的师父就事你的亲生父亲。”说罢,手指着站在一旁的包振武。

这几句话,这动作,使包宏一震,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半晌之后,始道:“爹,孩儿不孝,二十年没有侍候你老人家,这罪孽太深了。”

川南大侠老泪纵横的伸出一双颤抖的手,扶起包宏:“可怜的孩子,为父何当想如此作,苦了你啦。你大娘的心肠太狠了啊。”

云娘脸色陡的一变,满面泪水间,现出一片杀机,厉声说道:“舅娘,原来她在骗我,当年策动杀死我父母的竟是她,救我一命,以师父的身份,传授我武功,临下山时赐我毒花一束,叫我用它来报仇。原来是要我来杀死自己的大舅,为她雪恨。我父母也是死在她和玉面女狐两人的毒计之下,如此说来,只有她才是我真正的仇人啊。”

语毕,又向包振武扑的一声拜倒地下,接道:“宏弟弟,你先护送大舅回家,云姐姐要报仇去。”

翻天燕庐玉绮凄然的叹了口气,说道:“孩子你不要去了,她早已自刎了。”

这又使在场之人吃了一惊。川南大侠哦了一声,问道:“她死了?”

翻天燕庐玉绮点了点头,答道:“在她想来,云娘能替她除雪心恨,她万事已了,死无所撼,如果事情拆穿,云娘定会去找她算账,到时候她有何面目见她,不如一死的好。”

“唉!”川南大侠凄然的叹了口气,垂下头摇了两下,似对前妻的死有些伤感。

南天一燕余真也微微摇了摇头,说道:“这真是冥冥中自有报应啊。”紫衣书生钟羽眉头皱了一下,不解的问道:“何以,江湖中传言,包大哥的二夫人,说是被我钟羽所杀呢?若没有庐女侠将这事情弄个水落石出,我们兄弟真是要含冤莫白了。”

翻天燕庐玉绮看了坐在地下的玉面女狐一眼,冷笑一声,说道:“这都是她掩耳盗铃的做法,青城山事件之后,她即在江湖中散播谣言,说是文施遭紫衣书生所杀,她知道钟大侠与包宏父亲交情不薄,把这大祸嫁在你的头上,包大侠在极痛之中定会向你报杀妻之仇。后来她知道此记未成,即故意三次留话包宏,自称紫衣书生,要救他三次后杀他,大家一定想紫衣书生定然是个男子,怎么会想到是个女人啊。谁知她这诡计,能够掩饰天下人,却不能逃过我,终被我发现。用书约天下群雄,苦竹峰比武夺宝的方法,把她引诱出来,使这件二十年前发生的重大案子,大白天下。”顿了一顿,又望了地上的玉面女狐一眼,再说道:“她既不念我们当年结拜姐妹之情,设下毒计,杀死大姐文施,我和她也恩断情绝,各位请说,该把玉面女狐怎样处置其应得之罪。”

人群中寒光一闪,包宏手腕挥剑,扑到玉面女狐跟前大声说道:“哇操,她是杀死我母亲的主谋真凶,这仇小老子一定要报。让我来向她讨回这笔二十年前的血债吧。”说罢,正要挥剑刺去,玉面女狐祝梅霍地从地上站起,仰天一阵狂笑道:“小娃儿,我玉面女狐何等人,岂会死在你的剑下,不过我是爱你父亲的啊!情能使人生,也能使人死,我如今为了一个情字,死在天下群雄的面前,死无恨矣。”她颤抖着一双自豪的大奶子,比大头还大。话的余音未落,右掌一扬,朝准自己脑门一拍。

“啪”的一声,一个脑袋震裂成几块,鲜血与脑浆齐溅,当场倒地,死于非命,惨不忍睹。她这自劈顶门,以求一死的动作,大出众人意料之外,一个个看得呆在当地,好半晌没有人说出话来。

良久,川南大侠才摇了摇头,但仍然没有说话。翻天燕庐玉绮,虽然嘴里说姐妹之情与她早已断绝,但见她死得如此凄惨,也不禁心鼻一酸,滚落下几颗泪来,心想:“当年三姐妹叱诧风云纵横关外,号称关外三奇女,想不到会落到如此下场啊……”她正想着,南天一燕余真轻叹一声,说道:“人死不能复生,我们为她难过也没用,真相已经大白,我们也该走了。”

包宏剑眉微挑,一双目光扫了在场之人一眼,说道:“哇操,当年玉面女狐设计陷害我的母亲,胭脂神婆夏雪馨是知道内情的,而且当时,她还助过玉面女狐一臂之力,我要找夏雪馨算账。”

话音刚落,月光下,忽见白衣飘飞,仇妙香含着两眶眼泪,飘跃至包宏面前,凄声说道:“家师早已走了,相公如果没有必要,就请放过她老人家吧。”包宏一见仇妙香,登时想起仇父交给他一块双心玉佩,请他代为寻找爱女之事。于是他面上杀气顿减,笑道:“既然她知罪走了,我就看在姑娘情面上,饶她一死,不过,我有一件东西要请姑娘过目。”说完话,从怀中摸出那半边双心玉锁,交给仇妙香。

仇妙香接过一看,登时泪如泉涌,说道:“这是我母亲之物,我离家从师学艺之时,母亲赠我一边,要我留着纪念,见到它就如见到母亲,现今还在我身上。”

说话间,从身上摸出另一半双心玉锁。两个半边一合,正是一双完整的玉锁。

不知怎的,她这一合,秀面上登时飞上两片红晕,低下头再不说话,羞涩的抚弄着那玉锁。她这微妙的表情,在场之人,不禁起了一阵哈哈大笑。

紫衣书生双手抱拳,朝川南大侠一拱手,说道:“包大哥,恭喜你了,郎才女貌,真是一双天赐佳偶啊。”语毕众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就在这时,李厚突然大声道:“各位,我有一个好消息向大家宣布,除仇姑娘外,尚有素女教主苗梅英,黄莺谷谷主大小姐司马娇娇,我侄女云娘,还有我家鬼丫头李雯倩,谨定于二月二日与我义子包宏完婚。到时候,务必请各位前辈光临,喝一杯喜酒。”

众人目光扫处,素女教主苗惠仙,黄莺谷主郭静微笑着。

包宏暗叫一声:“哇操,通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