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末世余生》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末世余生》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末世余生 末世余生

    沈云开始搜寻幸存者了。  不论他自己有多么能活,或者多么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人这种生物,他总是群居的,一个人生活,无论多么能耐得住寂寞的人,都会有孤独感。  沈云不是那种能耐得住寂寞的人,尽管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一个人面对让人崩溃的黑暗如一个世纪之久。但他这种性格的人,会乐天,会安于现状,但永远的会害怕寂寞。

    墨凉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末世余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末世余生》,是作者墨凉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沈云开始搜寻幸存者了。  不论他自己有多么能活,或者多么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人这种生物,他总是群居的,一个人生活,无论多么能耐得住寂寞的人,都会有孤独感。  沈云不是那种能耐得住寂寞的人,尽管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一个人面对让人崩溃的黑暗如一个世纪之久。但他这种性格的人,会乐天,会安于现状,但永远的会害怕寂寞。

《末世余生》 第30章 免费试读

沈云并不回答。

他搂过伊茹软成一团的身子,捉住美妇硕大的美乳,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

「知道了么?」

伊茹转过头,叫道:「潇潇,过来。」

伊潇潇还是有些惧怕沈云,却不想拒绝母亲,终究还是爬到沈云身边,伊茹抓住女儿的胳膊,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温和的说:「潇潇,妈妈这辈子最对不起你的人就是你了,没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庭。」

伊潇潇从小缺少父爱,性格也变得孤僻,伊茹很清楚这跟她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是有很大原因的,因为她当初的选择,导致了女儿的不幸,伊茹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女儿了。

她说的情深意切,尽管场合并不太好,伊潇潇还是红了眼睛,扑倒母亲的怀里道:「妈,潇潇不怪你,都怪那个没良心的男人。」

伊茹擦去女儿的泪珠,缓和了一下情绪,对沈云说道:「主人,潇潇自小就没有爸爸,茹奴希望您以后能收下她。」

伊潇潇脸儿瞬间就红了,她恨沈云不假,可是沈云身上那种成熟男人的魅力却一只吸引着他,这种感觉,是以前那些整天围在她身边的小男生身上完全看不到的。

沈云对干女儿这事还真的兴趣可不止一点半点,以前某某上看某某的干女儿他可是羡慕嫉妒恨啊,如今这个小干女儿可是一点不下于那些女人,而且收了女儿还送个如花似玉的艳母,这买卖,是个男人就不需要考虑啊。

他眉毛一挑,欣喜的对伊潇潇问道:「嗯,潇潇愿意么?」

父亲这个词在伊潇潇心中一直是伟大的,甚至可以说的神圣的,她做梦都像有一个慈祥的父亲天天宠爱这她。

但那种宠爱跟这种宠爱…

更何况又是这种场合,而沈云看起来又那么年轻,虽然在她心底沈云是有一些符合父亲的形象的,不过以目前沈云的所作所为来说,伊潇潇并不想认贼作父的这个名词用在自己身上。

好在她这时候已经没得选着,因为不管是形势所逼沈云看起来满脸希冀非常想让她叫一声「爸爸」,还是为了自己和母亲考虑,这口是必须要改的。

少女安静的跪在他的身边,樱桃小嘴张了张,终于艰难的叫了一声:「爸爸。」

这种感觉…

嘶……

沈云并不清楚,也不能形容。但他很明白,他被这声「爸爸」叫的迷醉了。

真的也好,假的也好,人到中年却没有子女的沈云不知多少次渴望自己能有一个孩子,但偏偏事与愿违,以前和妻子结婚三年,都因为这些那些的原因没有孩子,但偏偏在这种情况下,他却有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

沈云变得茫然无措起来,变得忽然有一丝的惭愧,他忽然觉得自己不应该以这个一种情况在接受自己的女儿,尤其是身上还有一个正在娇喘不止的女人。

不过这种道德上的愧疚也就出现了一瞬间左右,她很快就绕过这层道德上的束缚,对一个已经投入恶魔阵营的他来说,这带给他现在只有兴奋,或者说性奋了。

「哎,乖女儿。」

「噗。」

黎梦看着他这幅不知所措的模样,嘻嘻的笑了起来,道:「主人,你看起来呆傻傻的,好可爱啊。」

就连身上的颜玉冰亦是停下了动作,把他肉棒藏进阴道中,将俏脸支在他面前,道:主人很激动呢。」

肉棒在伊潇潇叫出爸爸的那一瞬间猛然暴涨,硬俞钢铁。

颜玉冰当然能感觉的出来。

被颜玉冰一语道破,沈云这种色中饿鬼居然破天荒的不好意思起来,眼珠左右乱晃,顾左右而言它的说:「那个,梦奴给我倒杯水,我渴了。」

见他这幅囧容,几个女人不约而同的笑出声来,刹那间满屋都是女人如玲般的小声。

沈某人老脸无光,面子丢了大半,主人的威严瞬间荡然无存,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朝着颜玉冰的翘臀就是一巴掌,虎起脸道:「该打,反了你们了,还敢笑话主人。」

屁股上挨了巴掌,可这时候是个人就能看出来沈云并未生气,为避免再被沈云掌掴自己翘臀,颜玉冰只好闭了嘴巴偷偷的笑。

黎梦的小屁股上亦同样领了两巴掌,乖巧女奴装模作样惨呼了两声。然后美妇也撑起身子,羞怯的让男人在自己丰腴的臀部上抽了两下,敏感的身子受了这两下掌掴,居然让她嘴里控制不住的「嗯」了一声。

等到巴掌对准那张娇小的少女玉臀时,沈云这手是无论如何也打不下去了。刚巧最近被揍的可不是一般的胆小,转过头,一张精致的面庞可怜兮兮的软语相求。

「爸,求你轻点。」

这时候别说一个正常的男人,就是换了个「六根清净」的太监也下不去手啊。他揽过少女的腰肢,把娇小的女儿抱进怀里,手掌摩擦着少进滑嫩的肌肤,恣意怜爱。

这时候,颜玉冰却刚好高潮,趴在沈云的胸膛上静静的享受高潮的美感,睁眼时正好看见沈云抱着伊潇潇,一副急不可耐的表情。

她一瞬间就心酸的想要哭出来,不过很快就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止住眼泪,抬起头道:「主人先给潇潇破身?」

沈云老脸一红,再次被颜玉冰道破心事,这次却无论如何也不想错开话题,他低头看着如花少女,干涩的嗓子磕磕巴巴的问道:「潇潇,愿,愿意么?」

几个女人又是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伊潇潇看了半天的活春宫,早已春情涌动,更何况这几天用的药物虽然主要作用是丰胸,却也含有春药的成分,这时也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尝尝这种感觉了。

脸儿早已羞红如血,少女低着头轻轻的嗯了一声,颜玉冰刚刚从沈云的身上下来,他就翻身压在少女的身上,一口稳住少女的小嘴,爱吻起来。

少女青涩的乳房正好一手掌握,鲜嫩美妙的乳房被男人的大手不断的揉捏把玩,羞涩的酥麻感袭击这少女的身心,密穴中的水儿正不可抑制的流出来。

少女软化的香舌很快就被他捕获,茫然无措的任他品尝,很快少女就被他吻得后气不足,沈云只好放过宝贝女儿诱人的香舌,却很快找到了新目标。

牙齿缓缓的磨过乳晕,咬在少女敏感的乳头上,伊潇潇刚刚放缓了喘息,却被这异样的酥麻滋味刺激的小嘴忍不住呻吟起来。

「呀……」

少女如柳玉臂抱着沈云结实的臂膀,胸前的感觉又羞又美,伊潇潇脑子一片空白,嘴里不住的「嘤咛」呻吟。

「爸爸,不要,羞死了。」

沈云哈哈大笑,对着女儿诱人的小嘴「叭」的亲了一口,笑道:「潇潇,舒不舒服?」

纵然畅美酥麻,少女如何能在他面前说出来,羞道:「不…」

手指在少女精致的小穴上滑过,蜜穴早已春水横流,美人情动,却是到了可以采摘的时候了。

沈云扶住自己的肉棒,龟头一下一下的某擦这少女的阴唇和阴蒂,激动的道:「潇潇,爸爸要插进去了。」

伊潇潇还是有些紧张,小手抓住沈云胳膊,有些害怕的道:「爸,是不是会很疼。」

沈云不忍欺骗可爱的女儿,安抚道:「会有一点疼的,不过就一会就好了,忍一下很快就会舒服了。」

伊茹也爬过来握住女儿的手道:「潇潇,女人都要有这一次的,过去了就好了,妈妈陪着你,别怕。」

伊潇潇点点,转头忽然问黎梦,却看到黎梦满是落寞的眼神,不过此时她自身难保,哪有空闲管别人的事。回头对沈云道:「主、爸爸,潇潇准备好了。」

听到少女的答复,沈云兴奋的无以复加,几乎就要立刻一枪到底,却还是强迫自己停住了。

伊潇潇的小穴粉嫩晶莹,拔除了阴毛之后更显诱人,沈云细心的分开少女的阴唇,硕大的鬼头顶在少女的穴口一点点的往里磨。

少女早已春水横流,小穴虽然紧窄,可是在沈云的不懈努力之下,很快就吞下了他龟头。

处女阴道,紧窄到仅容一指,忽然被这粗大的进入,夹得沈云舒爽难表,他挺动腰部,再稍稍挺近一点,龟头就已经顶在处女膜上。

「呼」

沈云深吸一口气,低下头对伊潇潇道:「潇潇,如果疼就叫出声来。」

下身被第一次被异物侵入,伊潇潇不可能不紧张,更何况沈云的龟头进入,伊潇潇都有一丝疼痛和慢慢的胀满感,这时候难免更加紧张,握紧母亲的手心都出了汗。

雪白的贝齿咬住下唇,伊潇潇知道根本没有第二个选择,她害怕的道:「爸爸,慢一点。」

「嗯」

虽然答应了女儿,可沈云却没有任何迟疑,抱住女儿娇小的身子,下身一挺,强势叩关,长枪如龙,瞬间刺破女儿的处女膜,顶在少女的花心上。

「啊……」

伊潇潇几乎是一瞬间眼泪就飙了出来,抱着沈云的一双手狠狠的打着狠心父亲的后背,哭道:「疼死了,爸爸,坏蛋疼死了,呜呜。」

不过沈云并没有给女儿更多的机会来辱骂父亲,他一口亲上女儿的樱桃小嘴,把少女所有的委屈直接堵在了嘴里。

下身疼的不敢乱动,伊潇潇无力的挥舞了几下小拳头发现并不能有任何作用,也就不再做无用功,抱着狠心的父亲默默垂泪。

沈云这时候的心情既兴奋又心疼,又刺激又难过,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可以说这是他这辈子情绪交杂最丰富的时候之一了。

沈云拿出所有的手段,抚摸刺激着少女的每一个敏感部位,从少女的耳垂,脖颈,乳房,腰肢,粗糙的手掌和嘴唇几乎亲遍了少女身上所有的敏感点,细心的让一旁的黎梦和颜玉冰都有些嫉妒了。

黎梦却又想到自己处女之身并没有给沈云,不由得更加神伤起来。

不过这时候沈云并未注意到乖巧女奴的心事,他的整颗心现在都放在伊潇潇的身上了。在他这个老手的努力之下,伊潇潇很快的就感觉小穴中的痛感渐消,而无法言表的麻痒却渐渐袭来。

她轻张小嘴,声若蚊蚁道:「爸爸,潇潇,不疼了。」

尽管这声音很小,不过沈云还是清晰的听到了,他如获圣旨,挺动肉棒,缓慢抽插。

伊潇潇虽然没有继承母亲的天生名器,但少女小穴紧窄稚嫩,严丝合缝的包裹住他的肉棒,虽不能没根进入,可带给沈云的刺激,却也如登云端。

肉棒缓慢抽出,却又每每顶在少女花心之上,撞得花径初开的少女几乎要魂飞天外,初时还能咬紧牙关,可没经几下,变娇声求饶起来。

「爸,轻点。」

沈云却不饶她,龟头再次正中靶心,惹得少女忍不住的一声娇啼,无力的道羞道:「爸爸,坏死啦。」

沈云兴致高涨,调笑道:「求爸爸轻点,小嘴还不说点好听么?」

这会少女心房一开,自然和沈云的距离就拉近许多,美美的给了他一个白眼,却又遭了几次蛮横的撞击,身子美了颤抖不已,小穴忍不住的夹了夹粗长的肉棒。

少女易贪欢,但绝对不会出现在处女身上,是以伊潇潇被这可恶的鬼父顶的几乎要灵魂出窍,再难忍受,开口祈求道:「好爸爸,轻点。」

得了满意的答复,沈云攻势变缓,肉棒不再每每入侵花心,采用九浅一深的方法,仔细品味着处女小穴的美妙滋味。

哪知这法子却更加难耐,伊潇潇经了男人不到百次的抽插,也就三五分钟的功夫,难言的感觉全部往下身汇聚,少女就是脸儿在薄,这时候也要出言哀求:「爸,潇潇要…,唔。」

伊潇潇自然在自己的小床上偷偷抚摸过自己的下身到达过高潮,可那又怎能比上这时候快感即将降临的滋味呢?

沈云放开攻势,肉棒尽力抽插,粗长的肉棒飞快的摩擦少女柔嫩的穴肉,少女娇吟不断,下身胡乱的摆动,迎接着破身之后的第一次高潮。

终于,肉棒再一次顶在娇嫩的花心上,少女身子巨颤,手脚用力缠住沈云的身体,阴精一波一波的喷在沈云的龟头上,小穴一下下的收缩加紧,像是想要把爸爸可恶的肉棒夹断一样。

但是却根本不可能夹断,纵然紧致的挤压让沈云的肉棒有些隐隐发疼,但也带给沈云更加强烈的快感。娇小的身子被他压在身下,高潮的颤动让她的下身一次此贴近沈云的胯部,每射出一波阴精,就让少女的花心再次碰撞这男人的龟头,迫使她泄出更多。

「爸爸,要死啦…要死啦…」

过了好一会,伊潇潇才从高潮中回过神来,沈云微笑这看着满脸红潮,娇羞不已的少女,问道:「乖女儿,爸爸插的舒服么?」

这种问题哪好回答,少女自然娇羞的闭上眼转过头,羞的闭紧了嘴唇一言不发。

沈云却不放过这娇羞的女儿,开口道:「快回答,不回答爸爸打你的屁股了。」

迫于恶父的淫威,伊潇潇只好低声「嗯」一声,算是有了一个答复。

却没想沈云又生调笑之心,贴着少女的耳边,问道:「那还想不想爸爸再插我的乖女儿一次。」

少女初尝性爱的畅美滋味,纵是小穴中有些痛感,却仍希望再次品尝这种美妙的感觉的。

但若说出口来,却又哪有勇气。

沈云欲擒故纵,装作有些失望的从少女身体缓缓的抽出肉棒。

粗长的肉棒缓缓贴着少女的穴肉一寸寸的抽出,哪知刚抽出一半,就听身下的女儿轻声挽留。

「不要。」

伊潇潇抬头一看,就知道又上了这坏人的当,羞的眼泪都快要下来了,委屈的道:「…欺负人。」

沈云捧起少女委屈的小脸,神情一吻,不再逗弄可爱的少女,挺动肉棒再次抽插起来。

「唔,唔。」

没个几下,伊潇潇就没了害羞的心思,专心的享受下身传来的美妙滋味了。等沈云放开了她的小嘴,很快就咿咿呀呀的叫出声来。

「啊……嗯。」

这次沈云却没有再拖延时间放慢速度,一下一下的不急不缓,毕竟少女初此承欢,对象又是自己这么大号的伟器,多次采摘沈云还是于心不忍的,更可况现在可爱的少女又多了一个女儿的身份。

初尝性爱的少女大多敏感,加之沈云的肉棒和挑逗技巧又极其高明,稚嫩的雏儿第二次也没撑过五分钟,就很快迎来第二次的高潮。

不过沈云恶心又起,知道少女着急高潮,故意抽出肉棒不再进入,急的可怜的少女身子左摇右摆,但又不得要领,急的眼巴巴的看着眼前的坏人。

几个女人看的相视而笑,伊茹看女儿这幅模样也笑了起来,到最后却是颜玉冰指点了她,也只是指指嘴巴,却没有说话。

伊潇潇冰雪聪明,虽然羞涩,但为了那美妙的滋味,禁不住折磨,软语娇声道:「爸爸,求你啦。」

沈云心头爽的无以复加,再不戏弄,挺动肉棒,十几记抽插就把身下的乖女儿送上高潮,随后开始享受少女高潮带给他的美妙滋味。

待她高潮完毕,沈云又细心抚慰,力求给少女一个完美的初夜。

两次之后,少女虽然有心梅开三度,可是小穴中已经开始慢慢疼痛起来,加之身心疲惫,很快就在沈云的抚慰之下睡了过去。

解决了她,把黎梦松软的身子抱在怀里,沈云才注意到这乖巧温驯的女奴低落的心情。

盘膝坐在床上,乖巧女奴坐在沈云的怀里一下一下的用软嫩多汁的蜜穴吞吐着主人的肉棒。沈云亲了一下她的脸颊,关切道:「梦奴怎么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