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妈妈的校园邂逅》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妈妈的校园邂逅》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妈妈的校园邂逅 妈妈的校园邂逅

    年过42岁的妈妈皮肤仍旧白皙、光滑,双瞳依然闪亮、水灵,高挺的鼻梁令她的面相更加立体,弯弯的柳叶眉、细长的眼线为她增添了娇柔与妩媚。但我认为,最诱人的还是她的嘴唇,唇型微厚且小巧,唇肉丰腴却不腻,镶嵌在白皙的脸蛋上是那么精致,犹如一颗樱桃。爱笑的她总是会露出一副洁白的牙齿,和两个大大的酒窝,给人感觉充满了善意与温柔。然而细看,她迷人的眼睛下有了淡淡的眼袋,眼角也有了些许的细纹,毕竟她已不再年轻。不过即便如此,你可以猜到她三十好几四十上下,但绝不会认为她老,因为她却是个美貌的女人,而且性格温婉、和蔼,让人很

    夜海辰星(xuanxuan712)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妈妈的校园邂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妈妈的校园邂逅》,是作者夜海辰星(xuanxuan712)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年过42岁的妈妈皮肤仍旧白皙、光滑,双瞳依然闪亮、水灵,高挺的鼻梁令她的面相更加立体,弯弯的柳叶眉、细长的眼线为她增添了娇柔与妩媚。但我认为,最诱人的还是她的嘴唇,唇型微厚且小巧,唇肉丰腴却不腻,镶嵌在白皙的脸蛋上是那么精致,犹如一颗樱桃。爱笑的她总是会露出一副洁白的牙齿,和两个大大的酒窝,给人感觉充满了善意与温柔。然而细看,她迷人的眼睛下有了淡淡的眼袋,眼角也有了些许的细纹,毕竟她已不再年轻。不过即便如此,你可以猜到她三十好几四十上下,但绝不会认为她老,因为她却是个美貌的女人,而且性格温婉、和蔼,让人很

《妈妈的校园邂逅》 第二十三章 跟踪 免费试读

听见房门外的轻微声响,我立刻爬起身,还未来得及洗漱便匆匆出了家门。街道上,路灯还未熄灭,行人并不多,车辆也是寥寥无几。呼啸的北风刺痛了肌肤,骤起的寒意能透入骨髓,即使裹着厚厚的羽绒外衣,也不禁让我打了几个寒颤。然而,走在前面的妈妈,怀揣着一早准备的早餐,踏着急促的步伐,似乎丝毫不觉寒冷。

到了火车站,妈妈匆匆下了地铁。走出地铁站後,她又朝着火车站旁的酒店快步而去。我紧随其後,跟到了酒店的电梯外,见电梯停在了12楼。

来到12楼,客房的过道上空无一人,根本瞧不出丝毫踪迹。知道妈妈在12楼,却不知道妈妈在哪个房间,我总不好一间间敲门吧?百般无奈之下,我回到了一楼,蹲在了酒店的门口。

能让妈妈有如此激情的人,除了赵斐还会是谁呢?唉,即便妈妈上次逃过了赵斐的魔爪,这次也绝无逃脱的可能了?如今冷风刺骨、寒意逼人,想必屋内的男女定是温情蜜意、水乳交融……难道曾经那个恐怖的梦就要真实发生了吗?

就在此时,妈妈和赵斐竟然一同走出了酒店,并朝着进站口匆匆而去,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我看了看时间,从妈妈上楼到走出酒店,还不足半个小时。

晨光透过了云层,街上的行人、车辆陆续增多,城市逐渐恢复了昔日的繁华。进站口外聚集了不少人,大部分都是回家的学生。由于春运刚刚开始,加上实名检票的推行,使得送别的人只能止步于站外。赵斐见此情景,并没有站进队伍,而是将妈妈拉到了人群的後面。

远远望去,他们握着彼此的手、望着彼此的眼睛、嘴里说着话,就像热恋的男女那般依依不舍。过了一会儿,赵斐在妈妈耳边说了什麽,妈妈神情随即变得羞涩,还连连摇头。忽然,赵斐搂住了妈妈,试图强吻妈妈的脸蛋和嘴唇,而妈妈立刻低头躲闪,并将双手挡在了赵斐的胸前。

火车站外的人虽不如高峰时段那麽多,却也有不少,尤其是学生,只见排队的人群中,已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对年龄悬殊、举止亲密的男女。在那些人异样的眼神中,我仿佛看见的是对我强烈的鄙视。自己的母亲被人当衆轻薄,自己竟然无动于衷?怒上心头的我逐渐靠近了他们。

妈妈面露无奈,只将嘴唇在赵斐的嘴角轻轻一碰,似乎想以此摆脱赵斐的纠缠,然而唇肉还未离远,赵斐便顺势搂住了妈妈的头,并强行吻住了嘴唇。妈妈无法挣脱,只能重重拍打赵斐的肩膀。

赵斐的行爲不只违背了妈妈的意愿,更破坏了妈妈在人前的形象,可是,倘若妈妈抵住了赵斐的诱惑,又岂能遭受她无法接受的开放行爲?既然妈妈本就不知羞耻,又何来形象可言?想到此,我即觉羞耻,又觉愤怒。

在赵斐纯熟的吻技下,妈妈缓缓闭上了眼睛,微微张开了樱唇,停下了拍打的玉手,完全无视了外人的眼光,甚至连我的靠近也毫无察觉。

难道之前在酒店还没玩够?难道爲了满足赵斐,连长辈的尊严也不要了?我越想越怒。如果不上前拉开他们,再狠揍赵斐,我还是男人吗?

「诶,是宛玉姐姐吗?好巧啊!」

突如其来的说话声让我一惊,我下意识後退了几步,与此同时,妈妈惊慌地推开了赵斐,赵斐也吓得站直了。

「不好意思,我……我没看见你们在……」

我这才发现,原来打断他俩亲热的人正是前不久搭讪妈妈的志强。

赵斐怯生生地转过头,打量了一会儿志强,尴尬道「你……你是谁?」

妈妈满脸通红,又惊又羞地说道「噢,是……是你呀!你……你好啊!」

志强向赵斐微笑着点了点头,又对妈妈说道「好久不见了!」

「是……是啊,你……怎麽这麽早来了火车站呢?」妈妈结结巴巴地问道。

「我有两个朋友是今天早上的火车,刚把他们送走呢!」志强盯着妈妈鲜红的嘴唇,微笑道。

妈妈低下头,眼睛看向了其他方向,羞涩道「哦!」

「你们也是来赶火车的吗?」志强问道。

「嗯!」赵斐点头道。

「行,那你们忙,我先回家了哦!」志强说道。

「嗯,好的!」妈妈微微点头。

「姐姐再见!」

「再见!」

志强已经远去,妈妈却依旧愣在原地。赵斐再次搂住了妈妈,问道「他是谁呢?你熟人的儿子?」

「呃?」妈妈这才回过神,挣脱了赵斐的搂抱,抱怨道「唉,都说了要你别乱来了!」

「没事的,我看那人也挺懂事的,放心好了!」赵斐说完,又笑道「那个矮胖子长得也真有特色,缺点在他的身上一样都不落下!」

妈妈瞟了赵斐一眼,怒道「你还有心情说笑呢!」

「好啦,我保证以後不会这样啦!」赵斐笑道。

「别油嘴滑舌的了,赶紧进站吧!」妈妈说完,便和赵斐匆匆离开了。

送走赵斐的那一刻,妈妈的眼神略显失落,不过回家以後,她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不仅将家里仔仔细细地打扫了一遍,还再次做了我爱吃的菜。

过年前夕,爸爸回家了,一家人总算得以团聚,共度新年。然而整个新年期间,除了家族聚餐、探亲拜年、亲友来访以外,但凡家中只剩下我们三人时都会显得十分冷清。我注意到,妈妈和爸爸之间的话题少了,亲密程度也大不如前。

妈妈已经有所变化,只怕将来会越陷越深,到那时,难道真会爲了爱情而抛弃家庭吗?他们到底发展到了哪一步?他们之间到底有多少不爲我所知的事情?

大年初七,爸爸又要出差了。临行之前,爸爸除了对我的叮嘱和勉励之外,还对妈妈流露出了几分以往少见的留恋。妈妈则和以往一样,重复了那些「注意身体」、「不必操心家里」等诸如此类的话。不过我注意到,妈妈在嘱咐的时候并没有正眼瞧过爸爸,不知是心虚了?还是激动了?

爸爸离开後的头两天,妈妈还会打扫卫生;再往後,妈妈常常神情呆滞地抱着手机,打扫卫生时,也省去了扫地的步骤,只是拖地;最近,妈妈整日心神不甯、坐立难安,连地也不拖了。看着妈妈一天天的情绪变化,看着家里一天比一天邋遢,我甚至怀疑期末考前妈妈的状态亦是如此。

妈妈到底怎麽了?难道是因爲见不着赵斐,心烦意乱,所以才没有心思理会家务?可是,生活的节奏能被爱情打乱的,不是只会出现在像我这般春心萌动的年龄吗?难道人到中年、心智成熟的女人也会如此?

晚上,待妈妈洗澡後,我拿到了妈妈的手机。点进微信,映入眼帘的竟是排在顶端的" 马志强" 三个字。真没想到矮胖子人长得丑,连名字也如此老土,竟还有勇气找妈妈聊天。继续下翻,由于亲朋好友的祝福微信太多,我几乎翻到底部,才找到了赵斐。

点进一看,原来自从赵斐知道爸爸回家後,就没再理过妈妈了。无论是年前表露的思念,还是过年间的关怀问候,甚至年後提出了分手,赵斐统统没有回复。虽然妈妈近期已没再找过赵斐,但她的状态却难掩其心中的焦虑。

奇怪,难道赵斐是准备抛弃妈妈了吗?

想想也不是没有可能,赵斐之前就说过,只是想体验和成熟女人谈情说爱的感觉,如今不仅得到了妈妈的芳心,还可能得到了妈妈的身体,已是没有遗憾了。爽完之後就大玩失踪,这不是渣男惯用的套路吗?

唉,真不敢想象妈妈是如何被赵斐摧残的,难道也像对待陈晨、韩佳蕊那般吗?哼,谁叫你经不住诱惑,还主动送逼上门呢?这回总该明白,凡是想接近你的男人都是图你的美色,所谓的真爱不过是男人骗色的手段罢了!

再往前翻,发现元旦以後的情况也是如此,不同的是赵斐在回家的前一天找了妈妈,并以考前不宜分心爲由解释了失踪的原因。难怪我放假回家後,虽瞧出家里几天不曾打扫,但感觉妈妈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再翻看妈妈的通话记录,发现之前有不少妈妈打给赵斐的,想必赵斐也是未接。到手之後就对曾经追得死去活来的女人爱搭不理,赵斐的行爲彻底诠释了渣男的本色。不过倒也并非坏事,因爲这更加印证了赵斐抛弃妈妈的事实。

点进马志强的对话,不禁大感意外,本以爲妈妈只是随意应付丑男的骚扰,却没想到竟会认认真真和他聊天。再看聊天内容,更令我瞠目结舌。除了日常的寒暄,妈妈还向他描述了赵斐追求自己的经过,吐露了恋爱过程中赵斐的异常,甚至还将他类比赵斐,咨询了同年龄男人喜欢中年女人的心理,而他不仅能客观分析,还会予以安慰。

细细看来,对于赵斐的可疑行爲,马志强非但没有恶意抨击,反而总是站在中立的角度去解析人之本性。不过,在看似没有任何针对性的言论中,我似乎感觉到他在隐晦揭露赵斐的渣性。此外,他还多次建议,若想和赵斐长久发展,就不该有求必应,更不能放低姿态,凡事尽量克制。

清晰的思路、理性的分析能力和文字的感染力让我很难想象对方是个其貌不扬的屌丝,倒像是位温文儒雅的心理导师。从妈妈的话语之中,似乎不仅将他视爲自己出轨的唯一倾诉人,还对他的分析産生了一定的依赖。看来,马志强远没有我之前想象中那麽简单。妈妈该不会因爲赵斐的抛弃而投入马志强的怀抱吧?

怎麽可能呢?妈妈有那麽饥不择食吗?马志强的那副尊容和那身体型,让人见着就想吐,更别说和他亲近了。就算他脑子再聪明,也不可能会有女人喜欢,更何况是妈妈这般美女呢!再者,在聊天记录中,马志强也没有表露出任何对妈妈的非分之想,虽可将其视爲欲擒故纵,但更像是一个丑陋男人没有足够的自信对心仪的女人表达爱意。所以说,既然他的分析能得到妈妈的信任,何不让他替我赶走赵斐呢!

我上翻到了顶端,时间是2月16日,正是爸爸走的那天,再往前的记录已经没有了。虽不知妈妈删除的原因,但从时间来看,想必是某一次即将被爸爸发现之前删除的。看不见之前的记录,就不知道马志强是如何搭上妈妈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能聊得如此深入定是从马志强发现妈妈和赵斐的秘密开始的。

爸爸出差了,妈妈上班了,李凯和刘子军都已返校,我一人在家也颇感无聊,于是在元宵前一天返回了学校。

李凯带来了许多自家种的枇杷,还单独准备了一箱,让我回家时带给妈妈。刘子军带来了不少腌菜、腊味和家乡老酒,廖星和夏飞也带了家乡的特産,就等我共聚晚餐。

天色渐亮,我爬起身,瞧见满地的果皮和酒瓶,回忆起昨夜的开怀畅饮、笑语欢歌,不禁深感内疚。寝室的兄弟大都来自农村,却个个大方热情,自己生在本地不说,家境还相对富裕,竟是空手而回。虽说兄弟们不会计较,但我内心却是过意不去。

其实自己并非小气的人,只是没将这些繁文缛节放在心上,换作以往,妈妈定会提醒我,甚至会替我准备,可如今她……话说湖西的什麽算是特産呢?对了,家附近有间食品店的肉干和果脯特好吃,不如去买几斤分给兄弟,作爲回礼。

我悄悄出了门,准备买份早点再回市区,却远远望见赵斐和他的朋友走出食堂。我本想躲避,可赵斐偏偏看见了我。

走到跟前,赵斐嘴角一扬,说道「兄弟,新年好啊!」

「嗯……新年好!」我强顔微笑道。

「起这麽早干嘛呢?要去哪呢?」赵斐问道。

「呃……没有,就出来逛逛!」我说。

「哦,学校西南边有片杉树林,那边空气很好,可以去那逛逛!」赵斐笑道。

「这位是?」他朋友疑惑地问。

「他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刘云舒啊!」赵斐说。

「刘云舒?」他朋友的语气更加疑惑。

「咳!就是……」赵斐眨了下眼睛。

他朋友似乎恍然大悟,淫笑道「哦……哦!」又朝我说道「你好,刘云舒,我叫万迪飞!」

熟悉的笑声让我瞬间想起了赵斐嘴里的老万,原来之前只闻其声未见其身的无耻之徒就是他。从他淫荡的眼神、轻浮的语气之中,我感受到的不是交友时该有的尊重,而是充斥着戏弄和取笑。想来赵斐定是经常跟他分享玩弄妈妈的过程、嘲讽妈妈的各种神情举止,甚至连妈妈私密部位的特征,赵斐也向他描述得一清二楚……

我低下了头,没有回话。

「好啦!你吓着我弟弟了!我弟弟一向比较老实的!」赵斐说道。

万迪飞淫笑道「弟弟?」

赵斐用手臂撞了撞万迪飞,又对我说「叔叔阿姨都在家吧?我都很久没联系他们了,记得替我向他们问好!」

「嘻……」

又是一声淫荡的笑声,虽很短暂,却深深激起了我心中的怒火。我紧握拳头、怒目而视。

「好啦,别闹了!」赵斐严肃道。

万迪飞用手背挡住了嘴,却仍在发笑。

「别和他一般见识,兄弟,你先去逛吧,咱们下次再聊!」赵斐笑道。

我没瞧赵斐,只微微点头便走了。可没走几步,身後再次传来了万迪飞那淫荡的笑声。

这一刻,我心中的怒火几乎燃到了顶点……

然而,我始终没有冲动。不是不想,也不是不敢,只是想到妈妈和赵斐拥抱、和赵斐接吻、甚至和赵斐开房,这些亲眼所见的事实就如同千钧巨石压在了胸口,即使再有愤怒,也无力宣泄……

心情渐渐平复,我转头望去,见他俩已经远去。细细想来,就算万迪飞知道了我是妈妈的儿子,嘲笑了一次就好了,何故频频发笑呢?再者,赵斐刚见我时,爲什麽会关心我的去处?此外,他们爲什麽背着书包,大清早就朝校外走去呢?难道赵斐要去见妈妈?可是,他不是已经抛弃妈妈了吗?妈妈不也提出了分手吗?

好奇之下,我立刻朝他们追去……

或许是元宵节的缘故,车站已经聚集了不少学生 防止赵斐发现,我间隔了十几人才站进队伍。几经折腾,我终于上了班车,虽被挤在车门口的尴尬位置,但总算跟上了赵斐。

班车开动了,车上人声嘈杂,虽能瞧见坐在车厢中间的他俩正在聊天,却根本听不见聊了什麽。忍耐了将近一个小时,车上下去了几人,车内稍有松动。趁此机会,我奋力朝车厢中间挤去,逐渐靠近了他俩。

「嘿嘿,你小子也真够坏的,利用八婆的时候就去找她,现在利用完了就想一脚踢开啊?」

「你不知道八婆有多烦,这个年过的,每天都有她的电话,有时候还一天两个,搞得家里亲戚看见了,还追着要看女朋友的照片!」

「呵呵,你小子牛逼,女朋友没烦你,女情人倒要反客爲主了哈!」

「你别恶心我了好不好,还情人呢?八婆她也配?」

「怎麽不配了?你拿八婆爽的时候咋没觉得不配呢?」

我越听越是愤怒,没想到赵斐得手之後,竟在背後这般嘲讽妈妈。亏妈妈早起做早餐,还冒着严寒爲他送去,真是喂了狗了!

「你还别说,八婆还真当是我的情人!」

「她不介意你有女朋友吗?」

「一直都没介意啊,她还觉得不管我女朋友是谁,至少她这个情人是没变过的!」

「真的假的?」

「真的啊,她可能觉得哪天我玩腻了,就会和她在一起吧!」

「我去,她也是够天真的!对了,你要她那麽做,她就没怀疑过吗?」

「有啊,问过我几次,我没回答她!」

「这样都行?换我肯定追问到底!」

「你又不是女人,被我亲亲抱抱就能搪塞过去!」

「嘿嘿,那你还有资格嫌八婆烦?」

「唉,别挖苦我了!你说现在有什麽办法能甩掉八婆吗?」

听到这,感觉他们嘴里的八婆似乎并非妈妈,至少妈妈没有他描述的那麽幼稚。想想也是,在妈妈的通话记录里,虽有打给赵斐,却并没有很多,更不会一天两个,尤其是过年期间。

「不是我说你,就算那小子和你女人关系不一般,你也犯不着去利用八婆啊,连这点自信都没了?不像你的风格啊!」

「哼哼,那种人我会放在眼里吗?只是我当时很不爽,才会一时冲动啊!」

「本来不去鸟八婆,八婆还有自知之明,现在好了,你又给了八婆那麽大希望,八婆还能放过你?」

「是啊,刚八婆又说要见我,我说去市区了,她还说要来找我!」

「神经病吧!这次回校之後,你干脆和八婆直说好了,不然有的你受了!」

「也是,爲了应付八婆,眼下这个都快顾不上了!」

「嘿嘿,现在这个聊得怎样啦?」

「每天都会找我,估计已经上鈎了!」

「可以啊!你都快成老女人的杀手啦!」

「这个没搞定,就先找个备胎打发打发时间咯!」

「还备胎呢?这女人长得老了点,身材倒是很富态,爽一炮绝对没问题啊!」

「哎哟喂,你之前不还说我口味越来越重了吗?」

「是哦,这都是被你带的!」

八婆是谁?备胎是谁?让赵斐嫉妒的小子又是谁?他俩的对话让我听得云里雾里。不过,可以肯定赵斐又有了新的对象。如此说来,赵斐进城是不是爲了约会呢?如果是,我倒可以适机拍些照片,作爲他花心的证据。倘若妈妈仍对他执迷不悟,我就可以想办法让妈妈看到照片。

一个半小时的煎熬总算过去,我下车後紧随他俩身後。

他们走进了一间美术用品店。我即担心他俩发现,又害怕跟丢,只好在门外侯着。过去了半个小时,他们出来了,发现他们的大书包不仅变得更鼓了,手里还提着个工具箱。随即,他们进了一间餐馆,我只好了再次侯着。将近一个小时後,他们走出饭馆,又朝着附近的一家大型电玩城走去。

电玩城里是摩肩接踵、水泄不通,我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发现他俩正在玩赛车。看着他俩激动的神情,我开始爲自己的行爲後悔了。

爲了跟踪赵斐,我站着忍受了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不说,还连早餐和午餐都没吃成。他算什麽东西,凭什麽值得我这麽在意呢?

我愤怒地买了游戏币,坐在拳皇街机前。几套连招加上隐藏必杀,瞬间暴虐了对面的菜鸟。我本只想泄泄怒火,可对面的几人似乎很不服气,一个个轮番挑战。一场又是一场,我越战杀气越盛,似乎当年称霸机室的感觉又回到了身边。

到了下午四点,饥饿和疲惫才让我意识到自己无法继续了。下机後,我围绕整个电玩城走了一圈,并没发现赵斐和万迪飞。

唉,都怪这俩混蛋,害我把正事给忘了。

在楼下饭馆饱餐一顿之後,我打车了去了家的附近。本想买好肉干和果脯就回学校,可此刻又困意难消,于是打算回家休息後,再来买。

回到家,家里没有人,我正准备回房睡觉时,想到上次在楼上意外偷听到妈妈和季阿姨对话的经历,于是调头去了楼上。

醒来之後,窗外已是一片漆黑。点开手机,已是晚上11点半了。再点开监控,客厅和主卧都是一片漆黑,想必妈妈早已入睡了。正当我准备退出APP时,床头柜上的手机竟然亮了,随即又响起了铃声……

谁会这麽晚找妈妈呢?我颇爲惊讶。

床头灯亮了,妈妈晃晃悠悠地爬起身,看向了手机。随即,妈妈迷糊的神情骤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竟是清醒、竟是激动。她拿起了手机,却迟迟没有接听。

铃声终于停止了,可妈妈仍然望着手机,似乎在等待着铃声再次响起。

果然,铃声又响起了,只是并非电话铃声,而是微信视频的铃声。随着铃声逐渐变大,妈妈的情绪似乎愈加激动,就连紧握手机的右手也在微微颤抖。

感觉得出,妈妈很想接听,却又在强烈克制。对方会是赵斐吗?如果真是他,爲何淩晨来找妈妈呢?

铃声又停止了,妈妈却仍旧握着手机。

过了五分锺,铃声没再响起了,妈妈激动的情绪似乎逐渐平复,然而神情之中,却显现出了几分失落。

突然,视频铃声再次响起了,妈妈那稍稍平静的情绪似乎再次紧张了。不过这回,妈妈没犹豫太久,便接听了视频。

「喂?宛玉,睡了吗?」

是赵斐,果然是赵斐……mb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