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迷乱父女》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迷乱父女》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迷乱父女 迷乱父女

    在我高中毕业那年,与我交往数月的女友芭芭拉告诉我她怀孕了,在得知此事的一周后,我和她结婚了。  严格说来,我们并不相爱,只是相处在一起,而我与她交往的理由,则是因为她是学校啦啦队里最性感的尤物,尤其是一对硕大的34F乳瓜,是闻名附近几所学校的大奶霸。

    bedxle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迷乱父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迷乱父女》,是作者bedxle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我高中毕业那年,与我交往数月的女友芭芭拉告诉我她怀孕了,在得知此事的一周后,我和她结婚了。  严格说来,我们并不相爱,只是相处在一起,而我与她交往的理由,则是因为她是学校啦啦队里最性感的尤物,尤其是一对硕大的34F乳瓜,是闻名附近几所学校的大奶霸。

《迷乱父女》 第二章 珍妮 免费试读

在之后的十二个月里,我每周平均都会奸淫苏姗几次,有时候更多一些。但为了掩人耳目,不让她两个妹妹珍妮、蜜雪儿发现,我通常都是和苏姗一起共浴,在浴室里头性交,而她也在这个过程中,学会了怎么帮爸爸的大鸡巴口交。

但天底下没有不贪心的男人,继苏姗之后,我也对另外两个女儿的发育状况感到好奇,想知道看来天真可爱的她们,是否也和姊姊一样,有着让我意外的惊喜。

原本在她们满七岁后,我就避嫌地不再与她们一起洗澡,但趁着她们抗议为何姊姊能和我共浴的机会,我重新带她们进浴室,把两个小丫头脱得一丝不挂。

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确实失职了。十一岁的珍妮,胸部已经开始发育,成为B罩杯的小小鸽乳;至于蜜雪儿的胸口虽然平平一片,但却让人期待她往后的成长。

除了洗澡,我也在别的地方找机会享受,尤其是抱着女儿一起看电视的时候,总会找机会撩高女儿的裙子,让她们的小屁屁坐在我鸡巴上。

但最深得我宠爱的,仍是能够摇着屁股,真正用小屄吞吐我鸡巴的大女儿。

为了表示我是个慷慨的好爸爸,苏姗得到了比妹妹更多的好处。除了常常有营养的特殊牛奶,喷洒在她的脸蛋、雪白的奶子,还有肚子里;珍妮和蜜雪儿也常常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像姊姊那样,有自己专属的电话、收音机,而且不用被规定睡觉时间。

我待这个大女儿就像是对待成年人一样,就像把苏姗当成这个家里的女主人,她想要的一切,我都会买给她。

渐渐地,苏姗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每次在被我强暴之前或是之后,她都会要求一些高价的奢侈物品,要我立刻买给她,但没用个几下就被弃如敝屣。

作为父亲,我相当不满意苏姗这种奢侈浪费的习惯,要是有一天她独立赚钱,要维持这样的阔绰生活,却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那该如何是好?学那些颓废的年轻人一样借债度日吗?这点我不会允许。

不过,每次看她扭动着雪嫩屁股,还有越来越丰满的结实乳房,在我身下像个放荡的妓女一样挨操,我就开心地容许了她这点小任性。

没过多久,在二女儿珍妮满十二岁生日的三周后,她也来了第一次的月经。

我则很快地帮她准备好避孕药。

恰好,那个周末苏姗要求要在一个朋友家外宿,本来不会轻易答应的我,考虑到这正是一个开始调教珍妮的好机会,所以破例点头了。

和姊姊不一样,珍妮是一个乖巧懂事,容易害羞的小东西,从小就很乖,很听爸爸的话。对她我必须有点耐心,不能因为太过急躁,伤了她脆弱纤巧的心灵周五的晚上,苏姗早已离开,我在睡前牛奶分别下了安眠药,等到蜜雪儿睡着之后,就索性脱光衣服,走进珍妮的房间,帮熟睡的她脱去身上睡袍。

有了苏姗的经验,这次我并不性急,只是握着她细致的脚踝,把内裤蜕拉到膝盖后,大大地分张开她的双腿,托着她屁股,细心欣赏着她的阴户。

我拨开稀疏的耻毛,确认女儿阴户的模样,只见那娇嫩的粉红色花房,微微肿胀,但未经人事的处女蓬门,却死死地紧闭,让我看不到一丝空隙。

按着阴户轻轻的搓揉,不久,少女的胴体就有了反应,让我掌心满是她的爱液。我将手放入口中,品尝珍妮的处女爱液,然后又用手指分开她的蜜唇,细心欣赏。

肉壁看来非常紧窄,只能拨开小许,我忍不住便将舌头伸入她的肉壁内舔。

“嗯?爸,你在…做什么?啊!”

这个动作弄醒了珍妮,从好梦中惊醒的她,在看轻我的动作后,眼睛瞬间瞪得好大,惊惶而无辜地出声。

“爸!你不可以这…”

才发出声音,她已经被我一把将小嘴捂住,把内裤强塞进去,只能发出模糊的哀叫声。而我趁着兴头正盛,贪婪地舔舐着她腿间这朵越益盛开的妖花。

“唔…唔…呀呀…呀…呀…呀”

虽然被内裤塞在嘴里,但珍妮却抵受不了下体传来的奇妙感受,频频发出尖叫。

我伸长舌头,舔着湿润的肉壁,在熟练的技巧之下,珍妮的蜜浆流个不停,一些更沿着屁股滴到地上。我内心兴奋无比,于是用力一吸,“丝”的一声,差不多把所有蜜浆都吸入我的口中。

“唔……呀……啊!”

珍妮长长的尖叫着,阴道不继的收缩,我起身一看,我的二女儿正两眼翻白,脑袋微微地向后仰着,塞着内裤的小嘴里,发出“啊…啊”呼吸声,急速的喘息,更使她已经发育成B罩杯的一对小奶不停摆动。

此时我玩得性起,便取出她口中的内裤,高兴地夸奖她。

“珍妮,你还真棒,你姊姊可没有你那么容易有高潮……爸爸以后会多疼你的。”

珍妮听了我的赞美,却把脸转一边去,圆圆大大的眼睛下,眼角还有一点泪水,小嘴紧闭,一副十分可怜的样子。

我重新发动攻势,双手按在珍妮的小肚皮上,轻轻搓揉,她的身体微微抖动着,看似非常委屈,但却没有像姊姊的初夜那样,竭力反抗,造成我的不便。我发现这点,双手慢慢的向上游去,握着她雪嫩的B罩杯小奶。

“呜……痛啊……爸爸,不要这样啊……”

珍妮低声地哭着,身体抖动得更厉害;我则是大力地握着那柔软雪乳,让它在掌心变形,道;“痛吗?宝贝女儿,爸爸弄痛你了吗?不过事情都是这样,你忍耐一下就没事了,等会儿你还会比刚才高潮那样更兴奋呢。”

听了我的劝告,女儿激动得将头左摇右摆。

“呜…不要…不要啊…呜”

我在珍妮的悲叫中,将鸡巴向前推送,怎知龟头一阵疼痛,被那尝试作着最后抵抗的处女膜阻着,鸡巴竟然插不进去。我暗骂一声,用手指将她两片蜜唇分开,扶着鸡巴慢慢深入,片刻之后,整个龟头全插入了。

“噢…”

我发出淫秽的嚎叫。而珍妮的牝户首次被男人强行进入,对于强暴者作出激烈反应,先是不停收缩抖动,跟着紧紧将龟头夹在肉壁中,难以进退。

珍妮感受着前所未有的痛楚,一对大眼呆呆地瞪着天花板,指甲紧握得深插进手里,小嘴张得大大,喉咙里发出“啊……啊”声音,似乎想藉着发出声音,减低下体传来的痛楚。

我慢慢适应了处子牝户的紧窄压力,心想是时候了,便低趴下身,面对面地对女儿说话。

“宝贝,爸爸数到三,就会插进去,到时候你就是个小妇人了。”

珍妮听完,眼角流下了一串泪水,像是一头被宰羔羊似的望着我。

“一……二……”

珍妮听我倒数,口中发出微弱的哀求:“不要啊,爸,你放过我吧,老师教过我们,女孩子的贞操是要交给丈夫……哎!”

要把处女保留给未来丈夫?这么迂腐的蠢念头,我听得差点笑出来。也不多说,我狠狠地一挺腰,抢拔了未来女婿的头筹,这才说了一声“三”。

“哎……痛呀……痛呀……”

珍妮惨痛着哀叫,我整条鸡巴狠狠轰破处女膜。除了被我用手牢抓着的雪嫩小鸽乳外,她整个娇躯被顶得往后仰。

事情到这一步,我已不急于进攻,慢慢享受着开苞带来的乐趣。处女不愧是处女,肉壁紧紧夹着我的鸡巴,包容得一丝空隙也没有,龟头传来阵阵暖意,说不出的快活。

我缓慢将鸡巴抽出,只留下龟头陷在,然后,握着她的鸽乳借力,用尽全身之力向前一挺,“波”的一声,整根没入。

“痛啊……痛…”

珍妮仰头尖叫着,被摧残得如同风中残烛,脑袋不停地摇摆,下体一丝童贞鲜血,沿着牝户口流落地上,娇躯激烈地颤抖。

“嘘,宝贝,安静一点,别吵也别闹,爸爸现在要帮你转大人,别打扰我…呃,你的小浪屄真是紧,真是乖女儿,嗯……干起来好舒服,爸爸没有白养你。”

珍妮痛楚的叫声,就好像对我摇旗呐喊似的,令我插得更加用力,根根没尽,两具不同的性器宫相撞一起,发出了啪啪的肉撞肉声响,真是无比动听。

“宝贝,别这么死板板地躺着,学你姊姊那样摇屁股,爸爸才喜欢你…嗯,乖,现在把嘴张开,让爸爸吸你的舌头…对,就是这样,好,现在爸爸来试试宝贝女儿的奶子,发育得怎么样了。”

被父亲玷污了贞操,整个过程中,珍妮不断地哭泣,而我则是恣意摆弄着她的胴体,做出许多我早就梦想多时的淫靡姿势。

感觉很好,但我却觉得有点不满足,因此,我决定再开采珍妮身上的另一朵处女花,她柔嫩的屁眼小肛菊,一个十二岁小幼女的紧窄屁眼,肯定会是这世上最温暖,最舒服的地方。

拔出鸡巴,带出一片血水浓浆,我先让女儿有心理准备。

“珍妮,心肝宝贝,爹地要你翻过身来,手趴在床上,屁股也翘高一点,嗯…好女孩,就是这样。一开始会有点痛,但世上每个女人都要过这一关的。”

“爸,为什么?我哪里做不对了?对不起,我向你认错,我以后一定会改的,你别再罚我了好不好?我下面的地方好痛…”

“哦,小心肝,你什么都没有错,爹地只是想要肏你而已。我是你的父亲,所以你整个身体都是我的,乖女儿你的屁眼看起来好可爱,爹地想要再里头射上一次。我保证,下次不会痛得这么厉害了。”

我腰部用力一送,整根鸡巴瞬间没入珍妮的屁股里。尽管鸡巴上头已经有润滑液,但是因为肠壁夹的实在太紧,使我这么用力一插之后,整跟鸡巴痛的像脱皮一样。

珍妮这时又痛得开始大哭了,我很吃力的抽动着肉棒,尽头没有任何阻挡,也因此,我可以尽情的把鸡巴向内挺。

当鸡巴向里面推的时候,屁股肉就会碰到在外面的部份,我伸手按住那富有弹性的的臀部,往两边扳开,使鸡巴能更深入她体内。

抽插了一会儿,珍妮大概哭累了,手肘支撑不住,上半身就软在床上,意识已经有点模糊了。

“啊……硬硬的东西,快要撞破肚子了啊…”

随着她的疲劳,肛门也就不那么紧了,我抽送的速度加快之后,没多久就射出精液。

这真是无比舒爽的一次经验,但由于插女儿屁眼是临时起意,多少就产生了一些意外的结果。

当我把鸡巴拔出来的时候,不可免地沾了一些粪便和精水,但珍妮却好像极为不舒服似的,手捂着肚子,痛苦地悲鸣着。

我正要探问,鼻端却突然嗅到一阵臭气,只见被扩大的肛门口,“噗、噗”几声,流出咖啡色的黏液,粉红屁眼像是鱼的嘴巴,频繁地开合。

“呜……”

随着黏液之后,珍妮像是感到极度羞耻,把头深深埋进枕头里,在一下痛哭声中,小腹一下蠕动,居然排出一条黄色的软便,落到地上,整个雪白的屁股,顿时染了一片咖啡色。

这个意外的变化,弄得我目瞪口呆,花了好些力气,才把现场收拾乾净,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做好准备。

在被我抱进浴室,把身体清洗乾净后,珍妮躺回了床上。

不像她刁蛮的姊姊,珍妮并没有激烈抗拒,也没有试着逃跑,甚至没有发出那些让人心烦的咒骂与尖叫。

全都没有。

她只是像个乖女孩一样,静静地沉默饮泣,哀悼她已经不再的纯洁。

第二天,我没有再碰珍妮,让她好好休息,而当苏姗在周日晚上返家,察觉到妹妹的异样,气得全身发抖,像是一头愤怒的母猫,对我又打又抓,说我是这世上最没人性的狗畜生。

结果……当然是被我压到床上去,结结实实打一顿屁股后,又给我狠狠干了一趟小屁眼。

事情就这样子定下来,自从有了两个女儿的陪伴后,我的性生活变得多采多姿;有时候,我强暴她们其中一个,但有时候我们父女三人同床做爱。

我威胁她们,如果不肯依从我,那她们就会被赶出家门,像电视上的乞丐一样,过着肮脏又污秽的生活。当然,如果肯乖乖当我的好女儿,在床上帮爸爸舔鸡巴、挨操,那么我就会给她们想要的一切。

苏姗仍是一个倔强任性,爱故意反抗我的刁蛮女,即使我照她要求买东西给她,还是常常找机会捣我的蛋,或是故意避开我,远比不上珍妮的听话乖巧,不但从不主动要什么,就连我偶尔想要买东西给她,她也摇头说不要,很有一个贤淑小主妇的模样。

不过,她们两个倒还遵守着基本的规矩,没有把我们家里的这件丑事对外宣扬。

这样幸福的家庭生活才只过了九个月,我就发现,食髓知味实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因为,我已经等不及小女儿蜜雪儿来月经的那天了。

趁着她还没有月经的问题,我连避孕药都可以省下,这样子岂不是更简单?

经过短暂的考虑后,我决定让她加入姊姊们的行列,不过,这次我不想马虎,而想来一点有纪念意义的场面。

在几番考虑之后,我找人来把后院的游泳池好好清洗,池边多加了滑梯、跳水板之类的玩具,整个弄得焕然一新,作为祝贺小女儿十岁生日的礼物。几个丫头都是小儿心性,看到崭新的游泳池,都乐得快疯了,等不及想要下水试试。

我让她们等到生日那天的早上,用完早餐后,每个人分别送了一件泳衣,三姊妹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快步跑回房里换泳装,赶着下水畅泳。

换好了泳裤,披上浴巾,我也预备出去,但是听见后院里不住传来欢笑、嘻闹、水花四溅的声音,我心中不由得一动,想到如果贸然出去,说不定会破坏这样的气氛,毕竟苏姗和珍妮随着年纪日长,换衣服都故意躲着我,现在她们三姊妹玩得正乐,要是我突然现身,蜜雪儿或许没感觉,但苏姗和珍妮一定会遮遮掩掩。

这样一想,我便不急着出去,而是绕到泳池边,从一扇玻璃门的后面,拿着V8摄影机,偷偷拍下三个女儿在泳池中泼水嘻闹的情景。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