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给上司下了春药MRnobody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我给上司下了春药 我给上司下了春药

    在我侧前方,隔着一道玻璃的财务部办公室里,有一个以45°角背对着我的女神,楚湘怡。她是去年才来公司的新鲜人,二十四岁,名校的财会专业毕业,是一进公司就备受瞩目的焦点之星。  受到关注并不是因为学历什么的,职场竞争残酷,过去的成就并不能代表什么。楚湘怡之所以能成为焦点,是因为她比学历更加令人羡慕嫉妒恨的另一大利器——绝佳的身材样貌。

    MRnobody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给上司下了春药》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给上司下了春药》,是作者MRnobody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我侧前方,隔着一道玻璃的财务部办公室里,有一个以45°角背对着我的女神,楚湘怡。她是去年才来公司的新鲜人,二十四岁,名校的财会专业毕业,是一进公司就备受瞩目的焦点之星。  受到关注并不是因为学历什么的,职场竞争残酷,过去的成就并不能代表什么。楚湘怡之所以能成为焦点,是因为她比学历更加令人羡慕嫉妒恨的另一大利器——绝佳的身材样貌。

《我给上司下了春药》 第18章 免费试读

已经很久没有睡得如此安稳过。

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伸出手去,空空如也,楚湘怡不在身边。

我眯起眼睛,适应着午后阳光温暖的橙亮光线。

我的女神,穿着我的衬衫站在窗前,目光望向窗外,神色恬静,若有所思。

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在她纷乱的发丝上铺着淡淡的金黄,一如沐浴着圣光的天使,神圣、纯洁。

除了那件长及大腿的白色衬衫,她身上别无他物,雪白的双腿从下摆伸出,笔直修长地伸展,秀美的裸足踏着柔软的地毯,足趾略微弯曲,嫩如豆蔻,脚趾甲散发着淡淡的粉色光芒。

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场景,今天,终于活色生香地呈现在我面前。

在那一刻,我忽然想到了《喜剧之王》里的张柏芝,也是如此刻的楚湘怡一样的装扮,一样的神情,一样的出尘脱俗。

虽然她最后沦为所有人眼中的残枝败叶,但是楚湘怡是不同的,她比那个女人更美,会永远是我的女神。

「睡得好吗?」

心有灵犀一般,我的女神回头看我,对我温柔一笑。

「嗯。」

我支起身子,靠在床上,看她莲足轻移,款款向我走来。

「现在想做什么?」

楚湘怡在我身边俯下身子,抬起一条美腿腿攀上床沿,光洁的膝盖隔着薄薄的被子跪在我两腿之间,离我的男根只有短短的距离,小手扶上我的胸膛,「想抽根烟?还是想再做一次?」

天知道她说这句话时脸上的娇媚表情有多么的勾魂夺魄,我还没有来得及去仔细思索本该离开的她为何忽然会这幅样子,身体就已经先一步有了反应。

「讨厌,没刷牙呢……」

湘怡娇笑着躲开了我凑上去的嘴唇,手指却灵巧地掀开了我覆盖在下半身的被子,露出已经勃起的阳具。

然后,我的女神媚笑一下,臻首慢慢下移,在我惊愕和期待的目光中,张开红润的双唇,含住了欢愉过后还没有清洗的龟头。

「唔……」

所有的疑虑困惑,都在女神主动为我口交带来的快感中烟消云散,我闭上双眼,专心地享受起灵巧的香舌绕着马眼打转的惊人的舒适感受。

可惜,这样的快感并没有持续很久,湘怡的嘴在充分打湿了我的肉棒之后便离开,不过,在我暗自叹息的时候,我的女神却给了我一个更大的惊喜。

她爬上床,分开双腿,跨坐在我身上,双手握着自己两边臀瓣分开,露出雪白软肉中的那一抹浅褐色,缓缓地,与我翘起的龟头接触,厮磨,然后,柔软的后庭就着她口水的润滑艰难地吞进了我的肉棒,紧窒的肠道,密不透风地将我包裹。

「嗯……喜欢……这样吗……」

窄小的空洞被我填满,饶是自己主动的行为,湘怡也仍是胀得有点吃不消。

不过,她脸上的柔媚,始终没有变过。

「喜欢……湘怡,我爱死你了……」

蠕动的肠壁已被老吴开发过数次,紧箍,却不会夹得我太过疼痛,完全不同于阴道的收缩感给从未尝试过肛交的我带来全新的奇妙体验,若不是女神询问,恐怕我根本无法开口说出话来。

「喜欢就好……特意给你的睡醒礼物哦……嗯……好胀……好像插到肚子最里面了……」

湘怡依旧媚眼如丝地娇笑着,身体开始小幅地起伏耸动,两根白嫩的手指却伸到了自己私处,拨弄着挺立的珍珠。

「噢……噢……好舒服……」

一开始是慢慢地挺动,在肠液开始分泌,肛门中开始润滑之后,湘怡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腰如蛇舞,长发飞洒,秀额见汗,放浪,却光艳照人。

好在这次我没有那么不堪,没有被她立刻吸出精液来,双手揉捏着她的柔软乳房去专心致志地感受这欲仙欲死的体验。

「湘怡……你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睡前对我说不再见面的女神,却在睡醒后骑坐在我的身上尽显淫荡姿态,我犹若身处梦中,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终于还是将疑惑说出口。

「噢……哪里……嗯……不一样了……」

湘怡耸动不停,两根手指已经插在小穴里搅弄,指腹缠绕着粉嫩的阴道口用力画圈,起伏不断,水声啧啧。

「就是……和本来的你……不太像了……」

我不知该如何出口,说她变得淫荡了吗?思及此处的时候我有点心痛,这样的变化,应该是被老吴调教的成果吧。

「噢……舒服……那……在你眼里……本来的我……该是什么样呢……」

是啊,我眼里的楚湘怡,该是什么样子呢?

一年多前新进公司那个穿着衬衫牛仔裤帆布鞋的青涩女孩,一年来逐渐变化得光艳照人的白领丽人,一个月里在老吴胯下婉转承欢的淫乱女神……相见至今,每一幕,每一天,每一个楚湘怡的形象都在我脑海中闪现而过。她对我说抱歉,她对我说加油,她问我「我可以信任你吗」……

点点滴滴的往事逐渐汇聚,光芒覆盖,双翼绽放,我发现楚湘怡的样子在我心中其实一直没有变过,她对我来说,永远都是一个完美的女神,一个圣洁的天使,不曾染尘,不曾蒙埃……

「嗯……嗯……嗯……呃……呃……啊……」

楚湘怡没有等我的回答,手指在阴道里抽送搅拌,花蜜如水银泻地般流淌,腰部用力地挺动,肠壁紧夹着我的阳具上下套弄,长发挥洒得如丝如雾,眼里波光流转得浓郁欲滴,下体的两个洞穴都在大力地收缩不停,在一阵急速的动作之后,伴随着一次高潮的到来,一大波淫水浇在了我的小腹上,湿润晶莹……

「这一次……很厉害哦……」

女神抽搐了几下,瘫倒在我胸前,我的肉棒依旧坚挺火热地插在她肛门里。

「湘怡……」

看着她不住喘息的满足媚态,我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啊……我很喜欢做爱呢……」

湘怡的手指在我胸前画着圈,轻喃如呓语,「和你也好,和吴锦泉也好,和以前的男朋友也好,总是好像怎么要都要不够……这样子,算是很淫荡吧?」

「湘怡,你……」

我被她的话震惊,怀疑着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呵呵,很惊讶吧?」

湘怡小心翼翼地抬起屁股,让我被肠液湿润的阳具离开了她的肠道。她翻个身,拉着我的一条胳膊枕在脑后,躺在我的身边,满足地叹息一声,「有什么好惊讶的呢?惊讶我早已经不是处女吗?其实做一次修复手术又不会很贵……」

她在说什么?我听到的是什么?我已经完全错乱得分不清楚……

「男人啊,明明可以越来越成熟,成熟到什么都不会去相信,可是,你们心底总还是有一个蠢想法存在呢……」

湘怡侧过身子,笑着看我,好像情人一样低语,「在你们心里,永远都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完美的女人是吧?呵呵,好蠢……」

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穿越了吗?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谁?

「刘子成,你知道吗?曾经有那么一刻,我是真的以为你是真心喜欢我,也真的有一点开始喜欢你了呢。不过,我明白,如果你喜欢上的是那个我,那么你就绝对不会爱上真实的楚湘怡的。这些,我都懂,所以始终不曾给过你希望。但是你真的为我做了很多,所以今天我会愿意给你奖励,奖品就是我的身体。在我离开这里之前,你可以随便怎样对我,毕竟,监狱里,可是没有女人供你发泄呢。」

湘怡的声音依旧轻柔悦耳,可是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如同炸弹般振聋发聩。

「你……知道了什么……」

我的声音干涩得不像自己的,没可能的,她怎么会知道哪些!

「其实知道的不多呢,不过,如果你想听的话,我可以慢慢讲给你……」

湘怡又向我靠近了一些,嘴唇几乎贴上了我的耳朵,一字一句,轻如微风地向我讲述起她自己,一个名叫楚湘怡的,我完全陌生的女人。

「刘子成,你知道吗?我曾经认识一个人,他对我说过一些很有趣的话。他说,在人类最初期,这个世界,是由女性主导的。繁育后代,提供生活来源,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都是由女人来完成。他还说,女人的身体得天独厚,天生具有着无可比拟的吸引力,因此女人可以借着这种吸引力来魅惑男性,让他们为自己服务,提供体力劳动和其他的东西。在那时候,女人是上天指定的世界的主人,就连性爱中获得的快感,女人也比男人要持久得多,损耗也小得多。男人,不过是专门从事粗重劳动的女人的附属品,他们唯一的优势,就只有力量而已。

但是,慢慢的,女人开始堕落了,开始臣服于男人的力量,并被他们用各种狡猾的手段压制、封锁。美丽的身体自古以来就有,但贞操、忠诚这些道德的枷锁却是几千年中由男人们一点一点捆绑上去,束缚了我们的灵魂,让我们甘之如饴地沦为了男人的附属品。

那个人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东西就插在我的阴道里不停地动来动去,我舒服得没法回应他,但是我相信他说的。后来,他射精的时候问我:「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快感。』他说:「那你就是妓女。』他说他曾经看过一本书,里面说世界上只有三种人,猎户、农夫和妓女。

猎户懂得如何布下诱饵勾引猎物上钩,去获得更大的利益,农夫只知道埋头苦干,用劳作去换取并不等量的回报,而妓女,最低等的物种,只懂用身体,不懂用脑子,她们用最宝贵的东西,换来最不值钱的东西,而最可悲的是,她们觉得一切都是合理的。

那个人告诉我,性爱的快感是女人本来就该拥有的享受,但如果女人只为了快感就把身体交给男人享用,就是自甘下贱,暴殄天物。他告诉我,不要做妓女,要做猎户,女人天生就有着男人没有的诱饵,而我这样的女人,拥有的是最致命的那一种。如果浪费了,就是愧对我生为一个美丽女人的存在的意义。

我相信了他的话,开始学着如何利用自己的身体。一开始很困难,因为我克服不掉那些枷锁,难以面对自己的羞耻感,可是,在那些背德的感官中,我也收获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这种刺激总是让我的高潮分外强烈。同时,我也得到了很多的好处。不用上课也可以拿到最高的学分,不花一分钱便可以拥有数不尽的名牌衣服、包包、化妆品,甚至一出学校就买了自己的房子。那个人说得没错,单纯只为快感的性爱,只是自甘下贱而已。

我找到了身处这个世界获取成功的捷径,并沉沦于此,所以一进公司,我就开始物色我的下一个猎物。吴锦泉是个很好的人选,能给我提供在职场初期所需要的东西。但是他的职位,对你来说或许很高,但对我来说很低微,他可以当做我的垫脚石,但我不想和他长期纠缠下去。于是我耐心地等待,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主动献身不是什么好策略,尤其是刚进公司不久的时候。一年,是个可以接受的时间点。方式上,我并不想成为他的情妇,那会使我的价值下跌,而被迷奸,是我没有想到的完美方法。

那天在他的办公室,当我感到自己异常地发情时,就明白了那杯咖啡有问题。

但我没有想过要逃,这是一个机会,不情不愿地与他发生关系,从此握着他的把柄,各取所需,是我想要的和吴锦泉保持的最佳状态。于是我假装着被药物操纵与他做了,为了达到我的目的,也为了发泄我已经好久没有痛快解放的性欲。可笑的是,你们竟然相信世界上真的会有那么好用的春药,只需要一颗药丸就可以令女人无比配合地任人摆布。男人的蠢,在面对女人时真是会显露无余的。

但吴锦泉做的已经足够好,不仅在心计上让我一时之间拿他毫无办法,而且他的性能力也确实让我欲罢不能。所以我有点不那么着急着寻找证据,愿意与他慢慢周旋,享受性爱,也享受戏弄猎物的快感。

对我这种女人来说,抛开对自己的身体、贞洁那种不知所谓的守护,每一场战争便都可以轻易抽身,绝不会有失败的可能。所以我并不急于要一个结果,享受狩猎的每一个阶段,是身为一个猎户独有的权利。

但是证据还是要找到比较好,而我对这种事情又并不在行,所以我找了你。

你是个典型的农夫,而且是最没用的那种,但你这样的人却是最好利用的。长期以来塑造的女神形象,配合一点点伪装,加上你对我的喜欢,足够驱使你心甘情愿地去为我赴汤蹈火。

不过,我承认我看错了你,你的能力出乎了我的预料,当张崇武来找我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你做了那么多我不知道的事。

没错,张崇武再次背叛了你。对整件事情他从自己所在的角度看得很透彻,我和吴锦泉越来越暧昧的关系,再加上我才是唯一受害者的身份,使他明白找别的人都是在绕弯路,都只会带来更多不确定的因素。而只有我,只要我不追究,所有人便都没有责任可言,是唯一能彻底根除隐患的方法。所以他来求我,想让我放过他。

我收了他一大笔钱,还有他所知道的所有线索。那时我才知道你去了他老婆的公司,并且握住了他的命门。

这些事情你没有告诉我,也超出了你答应我的事情所需要做的范围,我并不相信那是什么巧合,所以我开始猜测你究竟想干什么。我得承认你隐藏的很好,自始至终我都相信着你不管有什么其他目的,做的一切都是终归为了我好,也许会是为了得到我,但不会想害我,直到你让我去吴锦泉办公室取钥匙的时候。

很多男人都喜欢胸大无脑的女人,所以我在你面前一直表现得很慌乱、很蠢,蠢到你相信我会忘记他装有监控,只要我偷了钥匙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发现的事实。

本来,如果取得钥匙的当晚你就让我潜进去或是自己潜进去的话这一切仍可以解释,但你却拖住了我。我不相信你会疏忽这件事,所以解释就只剩下一种:你知道我已经暴露,也知道这样的后果,但你依然不停地在拖时间。那时候,我开始明白你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的全心全意为我着想,甚至,并没有那么在意我被其他的男人玩弄。

坚持要自己去办公室是我最后的试探。你只教给我如何关闭监控,却从没告诉我从电脑中取得证据的方法。从前我不知道还有其他的方式,但是小张告诉我,如果是你的话,可以轻易得到需要的东西。这些,你同样没有对我提过,甚至在我说要自己进去的时候都没有再坚持一下。

那天晚上,你要我打开窗子的时候,我完全确定了你让我进办公室只是为了帮你关掉监控而已,但我仍不知道你真正的目的,所以我也做了自己的布置。你有一个好徒弟,他教我如何放置针孔摄像机,又在一大清早帮我取回了录像,至此,我终于差不多明白了你要干什么。没想到,你竟然真的会把矛头指向我。

早上我本来不该替你解围的,应该就那样笑着看你举着刀子在公司里骑虎难下,更没有必要和你一起来到这里。但是你做的这一切让我很兴奋,也很感激。

你让一直一帆风顺的我产生了久违的危险的感觉,让我警惕到会反扑的不只是猎物,有时候,一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农夫同样需要提防。我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刺激,所以我无比兴奋,迫不及待地想要和你做一场,一来,是满足我的欲望,二来,我是个有原则的猎户,虽然是你自觉地傻傻上了钩,但是该补给你的诱饵我还是要给你。当然,还有第三,那就是我想把这一切都说给你听,作为你为我导演了一场好戏的回应。

顺便告诉你一下,张崇武已经知道了徐婉的奸夫是谁,徐婉也已经向他妥协,同意打掉孩子。你看,她才是真正的蠢女人,是个自甘下贱的堕落猎户,甚至在原谅张崇武以后还愿意为了这个男人去继续陪你把戏演完。

没错,徐婉那天仍然会出现在公司是我要求的,作为让张崇武免去牢狱之灾的条件。整件事情有太多你掌控之外的部分,你纰漏百出的计划能够顺利完成,真的应该谢谢我呢。不过,以一个农夫而言,你做得已经足够好了。可是说回来,你也真够狠毒的。那天我和张崇武都以为你下在吴锦泉饮水机里的同样只是催情药,却没想到会是那种东西。提前知道的话,张崇武绝对不会让徐婉去犯险,不过还好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那些毒素早早被发现,否则,现在应该是一尸两命的局面了。我知道这些都在你计划中,可是你真的没有担心过万一发生变故,你就杀了一个无辜的女人吗?」

狠毒……无辜……这样的字眼从现在的你口中说出,真是无比讽刺啊……

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回应什么,我为了她甘冒一切风险的女神,为了她宁愿放弃道德和原则举起屠刀的女神,却是在最后时刻跳出来将我一击致命的人,这种事,要我怎么说?夸她真的很厉害?还是骂她的思想太过病态?

原来我一直搞错了对手,一个单身那么久才敢设计出一场诡计来向女下属下手的吴锦泉让我费尽心机,结果真正的对手却一直就在我的身边,对着我的所作所为冷眼旁观,暗地嘲笑。

老吴没有那么狡猾,小张比我想的更加懦弱,如果没有楚湘怡的明暗配合,他们的计划一开始就不会实现。这两个被我当做对手的人,一直都只是棋子而已,而我,更只是一个去清理这些已经失去作用的棋子的人。

我有很多问题想问面前的女人,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天堂掉落到地狱的感受席卷包裹着我,冷得可怕……

其实,就只剩下一个问题而已,现在,我该怎么做……

「我的建议。」

楚湘怡起身,捡起扔在地上的内裤丝袜开始穿着,「逃跑不是好选择,那会使你的余生无比难捱。把一切都捅出来也不是好选择,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可怜的受害者会谋划布局这些事——当然,这些本来就不是我谋划的。你给自己留了条很好的退路,为了替我伸张正义,杀死老吴那样的人,其实不必在监狱里蹲太久,如果再加上主动自首的话,应该赶得及在你丧失生育能力之前出来随便找个女人传宗接代。吴锦泉能撑的时间不多,你现在可以去救他,但以你比我更清楚那种毒药在经过这么久的扩散会对一个人的身体造成多大伤害,那绝对是比让他死掉更加糟糕的事。所以,请抓紧作出决定啰。唉,说起来,吴锦泉一死,暂时就没有什么性伴侣了呢,本来你是个很不错的选择,虽然你的性能力不行,但你有其他可以令我兴奋的地方,能长期维持地下关系也挺好的。可惜,你真是设下了一个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局啊……」

楚湘怡穿好衣服,对着镜子补好妆容,十几分钟的时间,便完成了一个病态的女人向一尊完美女神的转变。然后,她向我说了再见。

「等等!」

她临出门时,我还是忍不住叫住了她,「我想问你,那些录像,你真的就不在乎吗?它们现在已经存在在几个人的手中,扩散出去的话,对你没有好处的!」

「嘻嘻!」

楚湘怡像是听到什么很好笑的事情,转过身来,「刘子成,那些东西,对我来说也只是诱饵而已。伪装女神也是很麻烦的事,如果装的过了头,男人都像你一样不敢靠过来,那我就很头痛了。吴锦泉自以为是猎户,那些录像即使扩散出去,能看到的也是足以成为我下一个猎物的人,而我也需要让他们知道,楚湘怡,是一个可以被狩猎的对象。至于你和张崇武手中的那些,就当是给你们的福利吧,不过提醒一下,自己看看就好,真的传出去,只会加重你的罪,对我造不成什么伤害的。我只是个长得不错的小女子,不是什么大人物,世界那么大,除非有心炒作,是不会真的掀起什么波澜,让丑闻人尽皆知的。」

「你……」

到了现在,我才终于明白到一个真的挣脱了思想枷锁的女人,有多么的可怕。

「对了,作为昔日的同事,再忠告你一句,也许你将来会用得到。」

楚湘怡的手已经搭上了门把,「这世上没有什么所谓的女神,如果一个女人可以处处让所有的男人喜欢,那么绝对不会是因为她足够好,而是因为她经历的足够多,足够了解男人而已。而这种女人,你应付不来的。」

说完这句话,楚湘怡便开了门,高跟鞋踏上楼道,发出清脆的响声,一如不久前我坐在桌前看着她的身影时听到的哒哒声一样。

只是,那时候的她,是与我越走越近,现在的她,却已渐行渐远,最后,消失不见。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