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韩小溅免费 韩小溅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离婚女人之罪魁 离婚女人之罪魁

    洪斌生无可恋的站在桥中央,桥下是秀美的河水,缓缓向东流淌,「大江东去浪淘尽,淘尽多少英雄,自己算什么英雄,连狗熊都不是,只是个让人笑话的乌龟王八蛋,连个媳妇都看不住的,绿毛大乌龟。无能的大王八。洪斌越想越激动,他一蹁腿跨上了护栏,护栏只有10厘米厚,脚大半露在外面,站在上面晃晃悠悠的很危险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可能。可此时洪斌根本就不害怕,他巴不得掉下去,就是掉不下去片刻以后他也可能自己跳下去。

    韩小溅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离婚女人之罪魁》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离婚女人之罪魁》,是作者韩小溅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洪斌生无可恋的站在桥中央,桥下是秀美的河水,缓缓向东流淌,「大江东去浪淘尽,淘尽多少英雄,自己算什么英雄,连狗熊都不是,只是个让人笑话的乌龟王八蛋,连个媳妇都看不住的,绿毛大乌龟。无能的大王八。洪斌越想越激动,他一蹁腿跨上了护栏,护栏只有10厘米厚,脚大半露在外面,站在上面晃晃悠悠的很危险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可能。可此时洪斌根本就不害怕,他巴不得掉下去,就是掉不下去片刻以后他也可能自己跳下去。

《离婚女人之罪魁》 第13章 可柯发飙 洪斌巧遇刘老师 免费试读

洪斌下班回到家已经快9点了,突然下起了小雨,天气一下又冷了不少,他急匆匆的往楼上跑,刚要开门,看见楼道里倦缩着一个女孩,有点眼熟,细一看,「可柯?」

「哥……」,浑身湿淋淋的孟可柯满脸的泪痕,一下扑到了洪斌怀里。

餐桌上,洪斌大口大口的吃着面,餐厅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红烧牛肉的味道,这味道跟他小时候第一次闻的时候一模一样,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忘记。其实洪斌至今也没有吃过红烧牛肉这道菜,他只是喜欢这个味道,爱的却是红烧牛肉面。

孟可柯面前的也是一碗红烧牛肉面,里面还有俩荷包蛋。这是洪斌特意为她煮的,她早就饿坏了所以吃的特别香。

从家里跑出来,她也不知道去哪儿?稀里糊涂的就到了洪斌家,她多想听洪斌告诉她,孟可欣是在骗人,那一切都是假的,可洪斌没有在家,她就蹲在门口等,身上湿透了,又冷又饿,打小她没受过这种罪!看到洪斌回来就像见到亲人,她的委屈一下全发泄出来!

洪斌先让她洗了个澡,给她找了身她姐姐留在这里的旧睡衣先换上,又给她煮了方便面吃,这样情绪才安静下来!

「哥,对不起!」孟可柯以前一直错怪了洪斌!

洪斌笑笑,「你这疯丫头,跟我道的哪门子歉。」

「我上次找你闹还骂你,真对不起!」

「嗨!过去了还提它干嘛!」洪斌笑笑,揉了揉孟可柯的头。他看着孟可柯从十三四的小孩出落成人见人爱的大姑娘,心里一直当她是亲妹妹,亲妹妹怎么说两句骂两句他自然不会记仇。可是……可是孟可欣就不一样了,他把他所有的爱都给了她,可是换来的却是背叛这是他容忍不了的。虽然一时义气他们把婚离了,可是那口气那股仇恨却憋在心里一直没有发泄出来!那天虽然打了张丰维,但在他的心里这种惩罚远远不够,他要千刀万剐了他,让他身败名裂,家破人亡!至于孟可欣,洪斌一直没有想好,他心里还是爱她的,他下不去手。

「真没想到我姐姐居然会……」孟可柯见到洪斌在愣神,以为他又想起了姐姐的事儿。

「可柯,过去的事情不要提了。」洪斌打断孟可柯的话,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他不想和孟可柯说这些事情,那是作为一个男人永远的痛。可孟可柯偏偏不信邪,那壶不开提那壶,「哥,你还爱着我姐吗?」

成心的是吧?好,洪斌放下筷子,干脆不吃了。孟可柯看出了洪斌的不高兴,但还是小声的说了句,「我知道你还爱着她!」孟可柯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洪斌却听的真真的。

「那你还爱那个张丰维吗?」洪斌一下把话题引道了张丰维身上。

「那不一样,他是个混蛋,他欺骗了我的感情,他接近我只是为了报复……」孟可柯没有说出「孟可欣」的名字,现在洪斌不想提她,其实她也不想提,但是转念有一想,其实也不能都怪姐姐,都是张丰维这个混蛋,太卑鄙了!

「但是你还是爱这着他!他虽然伤害了你,可是你还爱他,不敢面对他,所以跑了我这里!来寻求安慰!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是无力反抗的受害者,而且我比你还有惨,对吗?」

「不是的,哥,我……」孟可柯眼泪下来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里,除了爸爸,姐姐,她找不到亲人了,他心里一直把洪斌当亲哥哥!洪斌说的对,她的的确确爱张丰维,从见到他的第一刻,就喜欢上了这个男人。可是当知道真相后,她不能再爱他了,那些甜美统统都是假的,因为那个人心里真正喜欢的是孟可欣!

「好了,其实你不用给我解释,或许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你和那个混蛋之间只是一场游戏而已,想要知道自己多爱他,就该问自己有多恨他。在我看来你一点儿也不恨他!」洪斌知道,爱的越深,恨的越切,就如同他恨孟可欣,但是他把更多的仇恨转嫁到了张丰维头上。

「我恨!」孟可柯咬碎了银牙,从齿缝里蹦出了两个字,洪斌冷冷一笑,没有再搭茬,起身进了厨房。当晚孟可柯睡在了客房,洪斌给他拿了两条新的被褥,这是他和可欣结婚时候置办下的一直没用。他还是睡在主卧,不过躺下以后怎么也睡不着,他没有想到孟可欣敢把她出轨的事情说出来!既然她都豁出去说了,可能就真的不会打算和他复婚了。但即便这样他也不能允许她再和张丰维在一起!

第二天刚一上班,孟可柯就气冲冲的闯进了张丰维的办公室,秘书想拦,没有拦住,张丰维看到满面怒容的孟可柯,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他没有想到孟可欣居然把一切都告诉孟可柯了,这确实有些出乎意料。

张丰维朝惊恐万分的秘书挥挥手,「没你事了,你先出去吧!我不叫,任何人也不要进来。」秘书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我想跟你出去谈谈,公司里人太多,我怕吵到他们!」孟可柯没有跟他在公司里大吵大闹,让张丰维有点儿意外,这完全不想她的性格。其实他也不想和她在公司里面吵,太影响他的形象了。于是两个人就约到外面去,可是到了电梯那儿,孟可柯看左右无人,就进了一边的安全通道,「就这儿吧,挺安静的。」

张丰维还在纳闷孟可柯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孟可柯转身就给了他一巴掌!张丰维始料不及,吃了一记,第二巴掌有了准备,他抬手一把抓住了孟可柯的手,「够了,打起来没完了!」张丰维用力的一推,孟可柯后退了几步!其实他一点儿也不喜欢孟可柯的脾气性格,像个疯丫头,没有一点儿大人滋味。他更喜欢孟可欣这种娇妻少妇类型的,娇嫩有不失成熟,落落大方又有女人味儿。可如今看来这对姐妹花都要被他弄的鸡飞蛋打,都怪自己性子太急,钓大鱼一定要放长线!

「你说,你跟我姐姐倒底是怎么回事?」孟可柯用手指着张丰维!

「你姐姐不是都跟你说了吗?」

「我要你亲口说!」孟可柯眼中含着泪,她怎么也不相信,他和她交往那么多天,那些甜言蜜语温柔缠绵居然都是虚情假意!

「你姐姐跟我睡过,而且有了孩子,就这么简单!」张丰维不屑一顾。

「那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孟可柯怒吼!

「因为你姐她不想跟我好,我不甘心,所以……对不起,可柯,我不应该……对不起!」

「张丰维,你王八蛋!一句对不起就算玩了吗?」孟可柯冲到张丰维跟前,又要动手。张丰维一把抓住孟可柯,「孟可柯,你冷静点!我也是被她气昏了头,都离婚了还跟我装,说什么酒后乱性,我气不过才……」

「才来伤害我是吧?」孟可柯的眼中的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她用力的捶打张丰维。

「够了!」张丰维一挥手把孟可柯推倒在地,他甩过的女人多了,没见过她这么能闹的,他整理一下被扯坏的衣服,看都没看倒在地上的孟可柯转身就想走。

「张丰维,我和你拼了!」身后传来孟可柯的呐喊声,这丫头真难缠,他转身刚要说话,一股液体直射他的眼睛,「啊呀!」张丰维眼睛一阵酸痛,一下什么都看不见了,两只手急忙捂住眼睛。孟可柯停住了哭声,手里攥着一瓶防狼喷雾,「张丰维!你给我记住了,姑奶奶不是好惹的!」她右腿卯足了力气,照着张丰维的两腿之间的玩意有力一脚。把张丰维疼的哭爹喊娘,眼睛还没有揉好,手又忙着去护裆。孟可柯跟上一个抱头撞膝,鼻子嘴里血全出来了,这还不解气,再来一脚,一脚下去刚好踹在张丰维的小腹上!张丰维踉踉跄跄的退了好几步,结果一脚没踩好,整个人顺着楼梯滚了下去,他惨叫了好几声,最后晕了过去。这时候公司里已经有人听见了张丰维的惨叫,七七八八围上来很多人,一看张丰维晕了过去,好几个人掏出了手机,有的打120,有的打110,还有的打10010^-^ 这特么才几号啊就给我停机!

这样的结果并不是孟可柯想要的,她也只是想打他几下踹他几脚出出气,真没想把他往死里弄,看张丰维躺在楼梯下面一动不动,孟可柯一下傻了,木木的站在楼梯上也不敢动了,痴痴的看着那些人把张丰维抬了出去!

幸好张丰维伤得不算严重,右手小臂肘部骨折,鼻梁被打歪了,脑袋有点轻微脑震荡,眼睛无大碍,但就这样也要住几天院。刘老师,张岚,唐兆林,先去的医院,老孟和孟可欣,还有程晓月,赵治栋后去的。

经这一闹,张丰维和孟可欣的事算是全知道了。刘佳慧那边虽然儿子受了伤,但儿子祸害了孟家两个闺女,自然是理亏的。老孟虽然恨这个张丰维,但现在都躺在医院了,恨也恨不起来了,抓紧带了钱,买了水果去看看,毕竟是自己的闺女把人给伤的。孟可欣去的时候,刘老师只是哭,也不说话,老孟站在一边表情凝重也不知道说什么。她心里一下更难受了,都怪自己,不但害了自己,连爸爸妹妹都被她连累了。不管怎么样,自己做了错事一定要自己承担,不能再连累别人了……

一连好几天孟可柯都没有露面,孟可欣给她打电话也不接,去学校找她,孟可柯就躲着不见。她心中有气,孟可欣现在在她心里是最不可原谅的人。她这几天一直住在洪彬家里,这是谁也想不到的。老孟昨天晚上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她明确的给老孟说,只要孟可欣在,她就永远不回家!老孟拿这个小祖宗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又不能撵大的走,这样两头为难把老孟愁的一下苍老了许多,真是作孽啊!

孟可柯在洪滨这里一住就是七八天,她让洪彬给她保密。虽然洪彬现在和孟可欣离了婚,但是他待孟可柯这个小姨妹还是一如初中,自然有义务帮她,而且这样不正好算是变相的报复孟可欣吗?

其实孟可柯心里也不好过,以前虽然也谈过几次恋爱,但和张丰维是认真的,她是真喜欢张丰维的,怎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孟可柯也只能把这些伤痛转化成仇恨发泄在一个个无眠的深夜!

洪彬这几天一直很忙,每次下班回来的都很晚,早上又去的比较早,所以也没时间照顾孟可柯。因为每天早走晚归的,他也和孟可柯说不上几句话,他一直以为孟可柯都是在客房里乖乖睡觉。直到有一天他一进门闻道一股酒味儿,看到孟可柯烂醉在沙发上,才明白这几天之所以看不见她是因为她这几天,天天泡夜店。

孟可柯仰躺在沙发上,睡的昏沉,一只黑色尖嘴高跟鞋随意甩在门口,一件深蓝色的长款羽绒服也扔在地上,她脸上画着浓妆,还没来的急卸就趴在沙发上睡着了。尽管屋里开着暖气,但孟可柯身上就穿了一条黑色的吊带短裙,细长的大腿,还有白细的胳膊和大半个肩膀都裸露在外面。胸口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看到出来她已经不是小姑娘了。洪彬看她睡的挺熟就找了条毯子先给她盖了盖,俯身的时候闻到她身上有股还没散去的烟酒味。

洪彬有些饿了自己煮了碗面,吃饱后,轻声的唤了两声,可柯,但小丫头一点儿反应也没有。洪彬担心她这样睡下去会感冒,就把毯子掀了,把手伸进她的腿弯,一个公主抱把她抱起来,由于孟可柯的裙子太短,白色的小内内一下跑了出了,洪彬忍不住抱怨了一句,肏!这麽短,真不知穿成这样上哪儿去野了!洪彬不由的一阵心疼,把孟可柯抱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洪彬才去洗了洗睡下。

孟可柯一连好几天不回家,老孟一点儿不担心是假的,现在孟可欣怀着孕,孟可柯又不知道天天在哪儿?他人到黄昏本该安享晚年,却没有想到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一个比一个让他心碎!

没办法,现在一个能帮上忙的人都没有,脑子里转了一圈唯一能想到的人竟然是自己是女婿。他想着先把可柯找到,她要实在和可欣处不了,就先让可欣回她妈那里住。

今天洪斌没加班,下班比较早,到家的时候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停下车子,他看到一个迟暮老人站在斜阳的余辉中,静静的守护在他的楼下,那背影让他想到了朱自清笔下的「父亲」,与之前比老孟明显老了很多,洪斌的心微微的抽动了一下,「爸,您来了!」洪彬以为老孟是来找孟可柯的,他知道这点儿孟可柯肯定没有回来,就引着老孟上了楼。

果不其然孟可柯不再,洪斌让老孟做下,自己烧了水,把他最好的茶叶拿了出来,给老孟泡好。「爸,尝尝,西湖龙井,您最喜欢的茶!我特意托人买来的,本来……」这茶叶是洪斌离婚前托人买的,离婚后才到手里所以就一直没送。

老孟接过茶杯,放在了茶几上,若是以前,老孟一定会端在手中,观茶色,闻茶香,品茶韵,然后再好好品评一番,可是今天却没有,他已经没有什么心思放在这些闲情雅致上了,他现在心里最重要的就是那两个让人操心的宝贝女儿!

老孟缓缓站了起来,洪斌赶忙跟着也站了起来,怔怔的看着老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老孟抿着嘴,愧疚的看着洪斌,眼睛里充满了深情,他深深的冲着洪彬鞠了一躬,洪斌慌忙扶住,「爸,你这是干什么呀?」

「洪斌,对不起,常言道,子不教父之过,是我没有教育好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们孟家对不起你!」老孟愧疚难当,虽然他不能怪罪孟可欣,更不忍心责骂她,可是这些天,这件事情却好像针扎一般,一直刺痛着他的心,孟可欣对不起洪彬,他觉得他更对不起他。

「爸,离婚的事儿也不能全怪可欣,我也有责任。」洪斌从孟可柯那里知道,孟可欣告诉他们的只是她出轨的那件事情,至于他精子死精和阳痿的那些事情孟可欣却只字未提。一般女人出了这种事情第一时间是推卸责任,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表明自己是无辜的。可是可欣没有,她把所有的责任,错全揽了下来。如果她能告诉洪彬她是被人灌醉了才做出来错事,洪彬说不定会原谅她。可是她没有,她对那天的事只字不提,只是大方承认她错了,她勇于承担的性格以前是洪彬觉得她可爱的地方,现在却觉得是那么的可恨!

「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真的是没脸再见你了,」老孟哽咽着说,「可是我啊,想了很久我还是来了,我觉得我应该来,应该跟你说一声,孩子,老头对不起你啊!」老孟摸着泪又要鞠躬。

「爸,您坐,坐下我们慢慢谈。」洪斌赶忙扶着老孟坐下。

「其实你老不来,老推脱工作忙,我就想你们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但是没想到你们居然……」老孟之前猜测的是可能是洪斌有外遇了,自己女儿任性吃不了气所以才会回家住,可是没想到有外遇的反而是自己的女儿。

「爸,有些事情我想我有必要告诉你。」洪斌说着进房,拿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放在了老孟的跟前。

老孟看完化验单,惊讶的看着洪斌,「这……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们一直都想要个孩子,我觉得是可欣的问题,后来才知道是我的问题。正好那件事发生了,思前想后,干脆我也别再耽误她了!」

老孟放下那张纸,轻轻的拍拍洪斌的手,「孩子,你糊涂啊!她虽做错了事,但可欣心里还是有你的啊,你叫我怎么说你啊……」

「爸,其实……」洪斌的眼泪下来了,有些话洪斌不能跟别人说,他本来是打算一直把这些话藏在心里的,可是一看到老孟,他知道老孟待他像亲儿子,他就忍不住说了出来,「跟可欣分开并非我所愿,她做出那件事情我是气她,恨她!可是气过了恨过了,我还能怎么办?我爱了她这么多年从来不忍心动她一指头,就算那样我也没有,毕竟我们八年的感情,这八年来,我的心里只有她,可是,我又一想我既然爱他,我就不能耽误她,我身体不行,不能拖累她一辈子,爱她不就应该给她幸福的生活吗?这就是所谓的爱要放手吧!」

「孩子,你……你这又是何苦呢?」

「我爱她,为了她的幸福,我只能这么做!有时候爱就必须学会放弃!」

「你说得,老头子懂,可是你也该知道,可欣那孩子心里装的还是你,离开你她怎么能……」

「爸!我知道……所以每次见她,我就故意装作很冷漠的样子,只有这样她才会开始新的生活!」

「孩子……」老孟抹抹眼泪,他真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爸,请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

「今天我所说的一切,不要告诉可欣。也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只说给您一个人听!」

「这?」老孟有些为难!

「爸,算我求你了。」洪斌起身,老孟赶忙扶住。

老孟无奈的点点头。临走,老孟才想起孟可柯的事来,洪彬没有告诉老孟,孟可柯就住在他这里,他只是答应尽快的帮他找到孟可柯送她回家!

深夜,酒吧里烟雾缭绕放着几乎能震耳欲聋的劲爆舞曲,舞池上的绿男靓女疯狂的随着音乐摆动着身体,DJ把音量再次滑高,舞台四角的烟雾猛然向中央一齐喷射,换来池中无数的尖叫声。

一个穿着红色小皮袄打扮妖艳的女孩歪着头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她样子很年轻,画着妖娆的妆,在一闪一闪的光线下懒洋洋的吐着烟圈,她黑色的长发任性的垂在了吧台上,仔细看的话她的脸盘瘦小呈瓜子形,小巧的五官,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地眨着,眉头微蹙,带着一丝稚气和任性,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女孩。她无聊的晃动着酒杯,时不时的灌上两口,好像非要把自己灌醉不可……

洪彬上次来过这里,好像还迷迷糊糊干了一个女孩,具体细节他已经记不清了。他刻意的在酒把里扫了一圈,舞池里,吧台上,有点儿失望,但刚要离开,一个在吧台边晃动的身影,吸引了他的目光。那个女人刚好拎着瓶啤酒转过身来,幽蓝的光打在她红色的小皮袄上就像照着一只红色的血精灵,这个女人就是孟可柯。

真是好找,老孟走后,洪彬给孟可柯打电话,听见里面很乱,孟可柯又乌拉乌拉的说了一堆废话,洪彬知道她又喝多了,他知道最近不太平,担心她一个人出事,就找了过来。

果不其然,孟可柯旁边坐着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明显是在钓她,一会儿拍拍她肩膀,一会儿拨拨她头发,她捧着瓶啤酒一口一口的喝,她以为她是在喝可乐呢?这个脑袋缺根弦的傻丫头!

洪斌大步朝孟可柯走去,走进了才看见那个男人的手都快摸到她腰上了。洪斌伸手揽住孟可柯的肩膀,「可柯,跟我回去。」

孟可柯侧头看见是他,醉眼朦胧,裂开嘴傻傻的笑了起来,「嗨!先生你好,你也要来一杯吗?」很明显孟可柯是醉的连亲妈都不认识了。

洪斌看都不看坐在孟可柯旁边的那个男人,揽着孟可柯的肩膀把她从座位上带下来,「走,咱们回家,看你喝成什么样了!」

眼看到手的女人要飞了,那个男人怎肯罢休,连忙一手抓住孟可柯的手腕。洪斌脸色一沉,一把将那个男人的手从孟可柯手腕上拽下来。

孟可柯被人一拉,才睁了睁眼睛,认出来洪彬,然后笑容满面比手画脚的对洪斌说,「哥,这是我今天新交的男朋友。叫……叫什麽来着,呵呵,我忘了了,嘿嘿。」

洪斌一手把孟可柯揽在怀里,另一手抓着那个男人的手腕,眼神冷冷的盯着他,「把你的脏手拿开!」话一出口,整个人身上的温度都好像瞬间升了好几度,热血沸腾。

论气势,那个男人怎麽可能比得过洪斌。两人对视不过几秒锺,那个男人就怯了,但他语气却一点儿也不善,「呵呵,哥们,我记得你,上次那个小妞就被你抢走了,这次又来?」

洪斌不知道那男的说得什么,因为他根本不认识这个男人,他也不打算理他,只是低下头,对小脸喝的红扑扑的孟可柯说,「听话,跟我回去。」

孟可柯看着洪斌不怒自威的深情,好想知道自己做错了一般,老大不情愿的撅起小嘴,不自觉的打了个酒嗝,说了声,「哦。」

那男人见孟可柯要走,不由的怒了,黑着脸挣开洪斌的手扭头拿起一个酒瓶往吧台上一摔,「嘭」的一声,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狗娘养的,敢抢老子的货,老子宰了你!」说着攥着半个酒瓶就要往洪彬身上戳,洪彬没喝酒,反应也快,抬脚就把那人踹飞出去。一下酒吧安静了,玩嗨了青年们都停了下来,自动就着他们三个围成一个圆圈,把他们圈在里面。

这时候男人后面又出了俩黄毛小青年,葬爱家族的忠实门徒,男人从地上爬起来,对那俩黄毛说,「上次就是这小子,给我上!」

洪彬也不畏惧,把孟可柯往身后一拉,一脚一个,和那三个人厮打起来。怎奈双拳难抵三头六臂八肢,很快洪彬就被打趴在地。吓的孟可柯如鹌鹑一般缩在一边吱吱丫丫乱叫,「别打了,别打了!」就在这时一个黑影闪出人群,一拳,一脚,一个转身摆腿后踢,三个家伙瞬间到地。

「米老师!?」孟可柯惊讶的看着这个那个高大的黑影,忽然又一个人出现在孟可柯的身后,她轻轻的拍了拍孟可柯的肩膀,孟可柯回头,不由的又是一惊,「刘老师?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时候,那个黑大个把倒地的洪彬拉了起来,那三个倒地的家伙一看洪彬来了超级外援,也不再敢恋战,灰溜溜的钻入人群跑了。

洪彬站起来,鼻青眼肿,脸上也挂了彩,洪彬用手轻拭了一下才看清,为他解围的是个比他还要魁梧的男子,看年纪和他差不多大。孟可柯被刚才一吓酒已经醒了大半,她跑过来扶住洪彬,「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这位兄弟了,小柯你们认识?」

「嗯嗯,这位是我们学校的体育老师,米向东,米老师。」孟可柯介绍完米老师,转身又要介绍刘佳慧,这时候她才发现她的身后还站着学校的教导主任孙传民,初三级部主任苗淑妍和数学组组长黄力老师。咦?他们怎么在一块?原来这几个老师是参加一个领导孩子的婚姻,结束以后,孙主任提议去唱唱歌放松放松,一行十几个老师就要了个大包间,唱了不到俩小时走了个七七八八,最后他们出来刚好看见打架,刘老师眼尖一眼就看见了孟可柯,自打儿子张丰维出事,刘老师就没有再见到孟可柯。她虽然有些生气,也找过两次孟可柯,可是孟可柯故意躲着她,她也没办法。好在张丰维没啥大碍,伤的不重,住了5天就出院了,为了方便照顾现在张丰维住在她家里。可是却憋坏了她的小情人米向东,今天正好借这机会两个人打算……谁知又遇上了孟可柯。

经过简单介绍,算是相互认识了。但孟可柯没有介绍洪彬是她姐夫,只说是自己的一个哥哥,所以洪彬不知道刘佳慧是张丰维的妈,刘佳慧也不知道洪彬是孟可欣的前夫。

因为洪彬身上被酒瓶玻璃划了几道伤口一直再流血,刘佳慧就提议先去学校,因为这里离学校比较近,她学校的宿舍有医疗箱可以去那里包扎下。洪彬本来不想去的,但架不住这么多人劝,一行人就先离开了酒吧。孙主任和另外两个老师没有陪同先回了家,只有刘老师她们四个去了学校。

到了宿舍,很简单的陈设,一张床,一张书桌,一把椅子,床头立了一个铁柜子,旁边摆了几把暖瓶。洪斌默不作声的坐在了椅子上。刘佳慧就去抽屉里翻药水和纱布,过来给洪斌擦脸上的伤口,动作小心轻柔,说,「你都多大了,还像个孩子一样跟人打架?」那口气就像是在说教自己的孩子一般,「以后可不能这么冲动!」

孟可柯站在一般向张口辩解,可是话到了嘴边咽了回去,她心里有点觉得对不起刘老师。

洪彬的衣服扣子被扯掉了两枚,袖子也撕破了,手肘处被玻璃碴划破了留下一道口子,血渗出来,刘佳慧让洪斌脱了衣服帮他包扎,屋里有点冷,刘佳慧让米老师帮忙把空调打开,米向东去床头从枕头底下摸出遥控器把空调开了,然后就出去了,并顺手关了门。

洪彬脱了衣服露出结实的肌肉,孟可柯看着不由的一阵脸红。洪彬的左臂被划了很深的一道口子,外套衬衫都被染红了。刘佳慧先用药水给他擦拭,一边擦拭一边用嘴轻轻的在伤口上吹拂以减轻疼痛感。洪彬对刘佳慧的举动很受用,痒痒的很舒服,心里多少有了几分感激之情。他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位为她包扎的善良老师,看样子大约四十来岁,白净的脸庞,耳朵上一对珍珠吊坠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晃。头发染成了紫色,挽起来束在了脑后,绯红的脖颈显得格外纤长,一条白金项链挂在上面,给人一种优雅,干净的感觉。

包扎完,洪彬带着孟可柯离开,刘佳慧说天太晚了就不回家了。到家后,已经快凌晨一点了,洪彬没有说话就回屋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洪彬就劝孟可柯回家住,孟可柯可不是孟可欣,那小爆脾气一点就着,她以为这是洪彬赶她走,说,「走就走,不就嫌我碍着你的好事了嘛!但就算我睡大街,我也不会回家!」说着孟可柯摔门而出,洪彬想解释,但他追出去的时候,孟可柯已经跑没影了。洪彬打她电话关机!他了解孟可柯的脾气,怕她再出什么事,就跟单位请了一会儿假,怎么也得先找到她。他先去了孟可柯的学校,结果人不在,她的同事说今天上午她没有课,也没有请假。

从办公室出来,洪彬有些茫然,他不清楚他为什么还要来这里,明明孟可柯和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了。他做这些那个贱女人也不会感激他,难道自己还没有从那个「姐夫」的角色里跳出来?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温雅端庄的美妇,洪彬一眼就认出是昨晚为她包扎的刘老师,刘佳慧也看到了洪彬,她有点疑惑的看着洪彬,「你怎么会在学校?怎么?还想找我包扎啊!」刘佳慧对着洪彬开了一个不太好笑的玩笑。

「不是!」洪彬有点木讷的笑了一下,又立马表情严肃起来,「孟可柯找不到了。」

「啊?」刘佳慧有点吃惊,「什么时候的事儿?给她打过电话吗?」

「就今天早上,电话关机了。」

「那她家里你找过吗?」

「还没有。」

「你先别着急,先去她家看看,我去联系联系她那几个要好的老师,看有没有看到她的。」听到刘老师这么安排,洪彬想告诉她孟可柯不可能回家,但有一想家丑不可外扬,就随口答应了一声准备离开。

刚走出去几步,又被刘佳慧叫住,「留个联系方式,找到了我好给你打电话。」这样两人互换了手机号后,洪彬匆匆离去。

到了老孟家,老孟出去了,偏巧孟可欣在家没有去上班。有些事就是这样,你越是不想遇见什么人,偏偏就得让你遇见!那天洪彬喝醉在酒吧里,到了早上回到家时孟可欣早早就离开了。那天之后洪彬和孟可欣就再也没有联系。

孟可欣一开门看到是洪彬,又惊又喜,她一下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孟可欣昨天工作到很晚,洪彬来之前她是刚起来上了个厕所,还没有来的急梳妆打扮。洪彬看让头发蓬松,一脸的憔悴,竟然有一丢丢的心疼。但很快他的这一丢丢心疼迅速被恨所掩埋。

两个人傻傻的站在门口对视了得有两秒钟,孟可欣率先反应过来,让他进屋坐。洪彬没有进去就站在门口问了句,「可柯没有回来吗?」

一提孟可柯,孟可欣的心好像被针扎了一下,这几天她为孟可柯还有张丰维的事情操碎了心。孟可柯不肯原谅她离家好几天没有回来,老孟一直说,可柯在同学家住让她别担心。她其实知道,那是孟可柯不愿意见她。那边张丰维被孟可柯弄的住院,虽然错是在张丰维,但毕竟他现在也受了伤,受到了惩罚。她心里虽然恨他,但为了两家的关系,也为了让张家不追究孟可柯的法律责任,孟可欣几乎每天去医院看望张丰维。这样一来难免会耽误工作,更没有时间再去想她和洪彬的事。今天洪彬来她真的很意外,但洪彬张口就问孟可柯她就更感觉意外了,难道这些天……

「可柯好几天没回来了。」孟可欣如实回答。

「哦。」洪彬哦了一声,掉头就走,根本没有打算进屋。孟可欣一下慌了,她快步追上去,从身后一下抱住了洪彬,「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说话间眼泪就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孟可欣你松开!」洪彬没想到孟可欣会突然这样,他挣了两下居然没有挣脱,孟可欣就那么死死的身后抱着他,「你松开!」洪彬语气冷冷的。

「我不!」孟可欣在洪彬面前一贯的任性撒娇。

「孟可欣,我们已经离婚了,请你放手!」洪彬一字一顿,言语间不留半点情面,孟可欣真的被他的冷酷吓到了,手不自觉的松了开来,「洪彬,我错了,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以后我都听你的,再也不乱发脾气惹你生气了……」

「晚了!」洪彬冷冷的丢下两个字,毅然决然的走了,只留下孟可欣一个悲伤的憔悴的身影。

找了一圈也不见孟可柯的踪影,洪彬被孟可欣弄的心烦意乱,闷闷不乐的回到了公司。坐下电脑前面,满脑子都是胡七八糟的事情,一点儿也工作不到心里去,中午饭扒了两口就再也吃不下了。

这期间唐馨儿上他办公室坐了一会儿,给他泡了杯茶,看他脸色不好,也没有多少话就出去了。

下午的时候,洪彬接到刘佳慧的电话,说孟可柯找到了。

原来孟可柯上午没课,她心里气洪彬赶她走,她觉得她现在是和他站一边的,应该和孟可欣,张丰维划清界线。可他……她不知道老孟现在多担心她,洪彬经历了昨天晚上的事,他工作太忙没时间照顾孟可柯,所以才会劝她回家。孟可柯不但不理解,而且还觉的被人赶出去很没面子,心里又是委屈又是生气,跑出去转了一圈也那个去处,最后硬着头皮去了同学韩雪家。她和韩雪从小就是闺蜜,有啥话都和她说,她知道最近韩雪在家没上班想着向她倾诉一肚子的苦水。却正赶上韩雪和男朋友在家秀恩爱,看可柯来了就摆了一桌子菜,又邀了一群朋友,孟可柯是走也不是坐也不是,要说的话没法说出口,心情更加郁闷。她一个人坐在那里闷声喝酒,酒满上她就一口干,跟喝凉水一样,把一帮朋友都镇住了,乖乖,女汉子啊!孟可柯越喝越疯,烦恼什么的真就给忘了。

刘佳慧是通过他们初一的杨老师知道,孟可柯平时和谁谁走的近,三找两找真找到了韩雪那里。刘老师找过去的时候天已经蒙蒙黑,孟可柯早已经醉意朦胧。刘佳慧就打了个车把孟可柯先安置到了自己的宿舍里,然后才通知的洪彬。其实她本来想打算通知老孟一声的,但一想到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她就彻底放弃了这个念头。

孟可柯跌跌撞撞地被搀扶进宿舍,一头扎在床上,扯了被子蒙头就睡。

洪彬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酒味儿,刘佳慧正坐在床前照顾孟可柯,看洪彬进来,她不慌不忙的站起来去换洗一条白色的毛巾,「这丫头又喝多了,一点儿也不叫人省心!」洪彬看看躺在床上的孟可柯,整个人仰面斜躺在床上,双腿耷拉在床边,睡得不省人事。因为喝了酒全身发烫,刘佳慧把她上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露出白白的一片胸脯肉儿。

洪彬低头唤了两声「可柯」,他想把孟可柯叫起来,带她离开。刘佳慧说,「别费劲了,叫不醒的,不如让她在这里睡吧!」

「那您睡那里?」

「没事儿,我跟她挤挤就行。」刘老师顿了一顿又问,「你还没吃晚饭吧?」

「没有。」刘佳慧一说洪彬真感觉有点饿了,「你也一定没吃吧?不如我请你一块吃个饭吧?」

「呵呵,不用这么麻烦,去外面吃不卫生。我这里有电锅,我给你下面吃!」

「那多不好意思!」洪彬确实有点儿难为情。

「别客气了,你看着她点,就怕她喝多了吐了没人发现。我去弄点面很快就好!」

不多时刘佳慧端来两碗面,「宿舍不让做饭,我们就在热水间做,你先吃,我去打壶热水!」说着刘佳慧有拿着两个暖瓶出去了。

洪彬确实有点儿饿了,但他没有动筷子,而是等刘佳慧回来一起。

吃完面洪彬帮着刘老师收拾,打扫干净,刘老师给洪彬沏了杯茶,洪彬就又坐了一会儿,简单的和刘佳慧随便聊了两句。攀谈中洪彬听出,刘佳慧误以为他是在追孟可柯。但洪彬也没有再去辩解就岔开了话题。他起身看了看孟可柯,睡的还是很熟,他试着叫了她两声,根本没有反应!

再抬起头时,他看到一个黑影在窗外一闪而过,让洪彬不由的吓了一跳。看洪彬盯着窗外出神,刘佳慧问他,「怎么了?」

「噢,没什么。」洪彬回过神了,他怕吓到刘老师就没有说看到一条黑影,只是说自己昨天没睡好,可能是眼花了,然后洪彬作势揉了揉眼睛。刘佳慧狐疑的朝窗外看了看,什么也没有,然后拉上了窗帘。「学校里野猫很多,晚上闹的人睡不着觉,除了值班我很少睡宿舍。」刘佳慧顿了顿,无奈的说,「这两天算是例外了,都碰巧有事儿。」

洪彬抱歉的笑了笑,「真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然后他看了看表已经八点半多了。「不能在打扰你了,我们得走了。」说着话洪彬使劲晃了晃孟可柯把她晃醒。刘佳慧看洪彬执意要带孟可柯走就也没有在阻拦,毕竟她这儿就一张单人床。

洪彬搀扶着还醉意盎然的孟可柯跌跌撞撞的出了宿舍楼。

走出约莫二十几米后,洪彬回了下头,特意往刘佳慧的窗户的地方看了一下,并没有什么东西,看来真是眼花了。可就在他打算回头之际,他从他的余光中看到一个黑影从宿舍楼门口的另一边鬼鬼祟祟的溜进了宿舍楼。

尽管只是余光但洪彬还是看得很真切,是个男人的身影。洪彬第一反应这家伙绝不可能是个好人,要是学校的老师不可能会这样鬼鬼祟祟。想到这儿洪彬心里隐隐感到有一丝不安,他加快了步伐先把孟可柯安置在车里,又从后备箱里拿出条甩锟。锁好车门后,他快步向宿舍楼走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