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小说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绝配娇妻小秋 绝配娇妻小秋

    妻子小秋,可能属于耐看型,也有可能是情人眼中出西施,生活在一起这么久,不但没有看腻,反而有一种越看越好看的感觉,大致形容一下,脸蛋很标致,酥胸如初夏之绵,最重要的是身材很好,皮肤白嫩吹弹可破,古人说一白抵万丑,而我对白又特别没抵抗力!……

    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绝配娇妻小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绝配娇妻小秋》,是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妻子小秋,可能属于耐看型,也有可能是情人眼中出西施,生活在一起这么久,不但没有看腻,反而有一种越看越好看的感觉,大致形容一下,脸蛋很标致,酥胸如初夏之绵,最重要的是身材很好,皮肤白嫩吹弹可破,古人说一白抵万丑,而我对白又特别没抵抗力!……

《绝配娇妻小秋》 第五十八章、姑且信小秋一回(大结局) 免费试读

看着欢呼雀跃的小秋,我问了一个让我最好奇问题:“难道是爸醒了?可以回家调养了?”

小秋听了后,略感不满,不过立马释然笑着说道:“没有,现在转到普通病房了,不过怎麽可能那麽快醒过来嘛。就是醒来了,也不可能那麽快就回来。你真会猜,怎麽可能是爸?再猜猜,再猜猜?”

小秋的话,不无道理,这俩年以来,小秋跟父亲占据了我生活里的绝大部分。

我经常不是担忧小秋,就是气愤父亲。

所以,总感觉发生什麽事情,都跟他们俩个有关系。

所以,一听小秋说我乱猜,我也觉得自己有时候变得的确爱疑神疑鬼了,这吓得我赶紧胡乱在那用了排除法,想着除了父亲,还有谁能让小秋如此欢呼雀跃呢?

难道是小秋嫂子的二舅?

所以,我又赶紧“将功补过”般说道:“哦,难不成是你二舅,看你太辛苦,也过来帮你了?”

小秋这次藐视地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唉,这个的确很难猜。不难为你了,是妈回来了。”

小秋的话,让我无比费解,岳母过来了,至于激动成这样,所以我郁闷地说道:“你妈来了就来了呗?你这麽高兴干嘛?难道妈又给你带了钱,带了糖?”

小秋抿嘴一笑道:“哈哈,是你妈回来了?”

我妈?

这让我我心里更加费解了?

因为自从高中毕业,进入大学后,父亲跟老妈,就吵得更加凶了,最后,就气得离家出走,一直一去不返了。

所以,已经快10年,没人再在我面前说“你妈”俩个字了。

而现在再一次听到这熟悉的俩个字,立马让我心头一惊,纳闷不已道:“啥?我妈?怎麽可能?啥意思啊?”

小秋又忍不住抿嘴偷笑,然后拉着我边走边说道:“我带你去房里看看就知道了。”

说完,小秋一边拉着我,一边把我往房里拽,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小秋把房门打开了,只见里面一群人:姐姐,大妈,小宝,堂嫂,还有几位邻居,都在里面。

而当他们一看我,就纷纷像小秋那般合不拢嘴喜不自禁说道:“志浩啊,你看谁回家了?”

寻着欢声笑语望去,我竟然发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而就在我惊讶时,这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发出了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大浩子啊,妈回来了,这几年可想你们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我心中七上八下的,感觉也太不可思议了,所以在那甚至都忘了该如何反应,只是慌张难以置信地说道:“妈,你咋回来了?”

隔壁邻居一看我这傻样,立马笑着说道:“这孩子,还跟小时候一样愣头愣脑的,你妈想你们了,就回来了呗。你看你妈不在家,没人照顾,小秋这丫头流产了,老陈也不让人省心,还出了这麽大事故。你妈是心疼你们,才回来的啊。”

邻居们七嘴八舌快速地说着,让我真的佩服他们的未卜先知反应速度。

而这时小秋又为我开脱道:“哎呀,志浩,他就这样,聪明的时候,还好,不过笨起来,比谁都笨。”

小秋话一出,邻居们,又七嘴八舌道:“是哦哦,如果不是小秋这丫头,志浩就惨了。你看,家里发生了这麽多事情,小秋这丫头不吵也不闹,任劳任怨,每天笑嘻嘻的,我家儿媳妇要有这麽孝顺就好了。”

这时姐也立马说道:“妈,七婶说的很对,如果不是小秋妹妹呀,这个家我也不想回了,爸跟志浩,太让我操心了。你现在回来了,得多管管志浩。”

这时,我才发现女人们唠家常,怎麽那麽伶牙俐齿,弄得我一句话也说不上,只能尴尬自己在那乾笑着。

就在我惊讶时,小秋竟然“自然熟”,拉着老妈的胳膊亲切地说道:“妈。你回来了,我好开心哦,以后志浩欺负我,我就可以跟妈诉苦了。”

小秋这举动,惹得邻居们一片惊叹道:“你看看,你看看,刚回来,就黏着婆婆,我家儿媳妇,要跟我也这麽亲近,我做梦都要笑醒哦。”

而此时老妈也合不拢嘴高兴地看着小秋说道:“早知道,我儿媳妇这麽招人喜欢,我早该回来了。”

就这样,我在那又惊喜,又无奈。

惊喜的是老妈竟然事过那麽多年,现在回家了,无奈地是,我竟然根本不知道说什麽,所以我只能说道:“那你们聊呗,我去买点菜,今晚就在我家吃饭好了。”

小秋好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去吧,你这个笨蛋留在这,也没啥用,多买一点菜,今晚我们吃好点。对了再买海鲜之类的。”

小秋名义是骂我,其实是替我开脱,而我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之后,也终于缓了口气,不过仍然感觉有点不可思议,难道小秋感动了老天,奇迹也在我身上上演了?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麽奇迹。

小秋根本没有感动老天,只是感动了老妈,这几年,老妈一直外出在上海打工,暗地里其实一直在留意打听家里的情况,一听说父亲出了事故,小秋流产了,还要俩头跑,孙女有时候都没人照顾,于心不忍,硬着头皮就回来了。

老妈回来后,担子自然轻了很多,每天都能帮小秋分担家务,忙完了才去医院照顾父亲,替父亲擦擦身子,用插管喂点流食。

而我也从小秋口中慢慢了解到了更多老妈出走的情况。

因为,小秋那性格,老妈居然什麽心事都跟小秋说。

跟小秋说了,那麽小秋自然也会跟我说,譬如一天晚上,小秋就跟我说道:“你妈其实也不容易。说你爸,死要面子活受罪,赚不到钱,自己就想着赌气,一个人出去打工,急一急你老爸。但是,你爸倒好,竟然说你妈跟别人私奔了,败坏你妈的名声。气得你老妈想着将错就错,乾脆不回来算了。”

我看了看小秋说道:“这没什麽呀,老妈把我跟姐都已经把我们抚养成人了,已经很尽职尽责了。回来不回来都是她的权利。”

小秋看了看我,把腿搭在我的腿上,然后悠哉悠哉说道:“可是,对于女人来说,却很重要。我跟你妈经历有点像,女人嘛,有时候气头上,是爱赌气,如果当初,你也说跟我爸私奔了,打死我,我也没脸回来了。可能也将错就错,跟爸把孩子都生下来了。哈哈…”

小秋一提到父亲,依然还有点激动兴奋,所以我坏笑着问道:“哈哈,看来是我坏了你跟爸的好事,不然你们就是流芳千古的亡命鸳鸯了。”

小秋一听,龇牙咧嘴说道:“滚吧,你呀,说正事就不行,一说这些事,却总能说得又淫荡又浪漫,你太会蛊惑人心了。”

我坏笑地看了看小秋说道:“你跟爸私奔时的事情,你还没告诉我,你俩到底怎麽疯狂的呢?私奔好玩不?”

未料想,我这麽一问,小秋立马就脸红了,在那不好意思瞪了我一眼说道:“老公,你还别说,有些错误,的确也很美哦。私奔虽然不对,可是当亡命鸳鸯的感觉其实挺好的。记得那时候,在星辰之下,跟爸坐一辆火车,来到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地方,俩个人相濡以沫,同吃同住,相依相伴。有那麽一瞬间,真的像你说得,感觉挺浪漫,甚至有种凄楚的美。”

我惊讶地看了看在那把私奔说得天花乱坠浪漫无比的小秋,然后郁闷地说道:“晕哦,看来你很怀念你跟爸的生活呀?”

小秋抿嘴一笑道:“哈哈,没有呢,这些美,只是昙花一现,根本不现实。其实我不是想着,得把这些刺激的事情,都告诉你吗?你看现在妈回来了,我们也轻松了很多,我一边跟你说我跟爸的往事,我们一边恩爱生个二宝啊。这样每天晚上听听故事,做做爱多好呀。”

我看了看小秋有点困惑地问道:“你刚做完药流可以要小孩吗?”

小秋不以为然鄙视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哎呀,药流都过去一个多月了,而且月经还没来呢。再说了又不可能一下子就怀孕,做着做着,怀孕可能也要二三个月以后吧。这样不是刚刚好?”

一看小秋这麽急,让我有点郁闷,不过也不好说什麽,毕竟如果不是我老是想玩这个游戏,二宝可能都出生了。

但是,我依然嘴贱忍不住问小秋:“那你跟爸怎麽那麽容易怀孕?一次就中招?”

小秋一听就有点气急败坏,不过嘴巴仍然不怂地说道:“晕,我跟爸做了俩年多,才中招一次,这也叫容易怀孕?”

我看了看死不承认,强行狡辩的小秋,在那不服说道:“行行行,你的防线很牢固,守了快三年,才让爸攻破了你的子宫。”

我故意把子宫俩个字说得有点重,小秋一看我在损她,气得瞪了我一眼说道:“哼,早知道你老是损我,不是因为小宝,我都不回来了。你不知道,我跟爸在深圳时,多麽逍遥快活呢。”

一看调皮地小秋故意在那虚张声势,我有点不以为然,在那鄙视了笑了笑没说话,而小秋一看我没说话,却话锋一转道:“老公,我跟爸在深圳的疯狂事,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不过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肯定得全部告诉你。今晚,我就跟你坦白,我跟爸在深圳做了69口交。”

一听小秋说得这麽赤裸裸,吓得我一跳,下意识说道:“晕,你呀。真的没啥事干不出来的。是不是还做了更夸张的事情?”

小秋一听,脸一红,我心也跟着在那跳,因为鬼知道,小秋跟父亲在深圳都做了什麽呀?

不过,就在我提心吊胆的时候,小秋但是突然下定决心似得说道:“没有啊,这也是最疯狂的了。我从头跟你说起吧。那次你打了我,我不是在宾馆住了三晚上吗?当我跟你发最后一条资讯说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后,我手机一开始一直没关机的。我在火车站,还希望出现奇迹,哪怕你关心我一下,我都回去了。可是,你仍然没有回资讯。所以,伤心欲绝,我跟爸就连夜坐火车去了最遥远的深圳,那时我心力交瘁,在火车上,躺在爸怀里,感觉爸就是我的全世界,你不要我,爸还要我。所以,那一刻,我把自己全部交给爸了。所以,跟爸租好了房子,我就迫不及待想跟爸缠绵。他压在我身上,我也趴在他身上,俩个人恨不得吃掉对方。”

小秋说着说着就脸上就泛起了淡淡红晕,有点不好意思,而我也被惊到了,但是一想事情已经发生了,又能怎麽样,所以笑了笑说道:“呵呵,生活本来不就完美,但是有时候,不完美的生活,用心对待,也能过得很完美。你看,虽然我们误会一场,可是你也体会到了私奔的感觉。你看…”

我还没说完,小秋就抢着说道:“对对对,私奔也是种体验,虽然也很美,可却不真实。我觉得每个人的私奔背后,都有点被逼的,绝望之下,做出的无奈之举,就像我,那时感觉绝望了,才误以为爸才是我的救命稻草。人在绝望之下,做出的决定,都是不理智的。这个时候,最应该有人拉一把。而不是被推一把。如果你不替我瞒着这个惊天秘密,你想啊,我哪有脸回家了?哪能过得这麽幸福?”

我看着小秋也乐观地笑着说道:“呵呵,好啦,如果不是你这麽一闹,妈也不会回来呀。”

小秋一听,眼珠子一转,毫不谦虚地说道:“哈哈,这还真是我的功劳。”

此后的日子,就是如此平淡,甚至有点无聊。

白天上班下班,礼拜天去医院看望一下父亲,晚上听一听活泼的小秋添油加醋,说一说她跟父亲没羞没躁的往事。

而我觉得,生活本不就是如此平淡无奇嘛?

几个月以后,父亲在小秋跟老妈的悉心照料之下,竟然苏醒了过来。

而且还是双喜临门,经过调养后,小秋再一次怀孕了。

而这次终于可以确定,小秋怀的百分百是我跟她的骨肉了。

小秋怀孕后,最开心的是老妈。

而老妈在家,才让我明白了,女人永远比男人会照顾人。

小秋跟老妈,每天嘻嘻哈哈,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

至于父亲,后来终于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

因为有老妈在家,根本就用不着我关心。

此时此刻,我才明白,为啥女人可以顶半边天。

有老妈在家,瞬间省事省心太多了。

就这样,日子渐渐轻松了起来。

小秋在年底的时候,肚子也越来越大了,生活就像诗人那句话:“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第二天春天,父亲终于可以自己下床走路,小秋也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宝宝。

这顿时,让家里变得喜气洋洋了起来。

而且,在家做月子的小秋,开始教老妈打扮,也越来越喜欢跟老妈嘻嘻哈哈的。

而且,很快就把老妈带坏了,夏天还没到,婆媳俩个人,就穿的花枝招展的,带着大宝小宝出去溜达散步。

可能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也有可能小秋太活泼。

总之,家里越来越热闹非凡,不过,就在这欣欣向荣的背后,也藏着点暗瞧险滩,譬如有一天我跟老妈,出去给超市进货回来的时候,在家带小宝的小秋竟然红着脸,跟着父亲从房里走了出来。

老妈是丝毫没有怀疑,她那贤慧地儿媳妇会跟父亲有什麽,不过我却心里有点疑惑。

但是,在经历了这麽多,而且老妈也回家了,我就没必要再去猜疑小秋了,尤其经历了如此多的风风雨雨,我完全相信小秋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所以,这件“小事”很快就让我也淡忘了。

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男人女人的地方,就避免不了恩怨纠葛。

小秋活泼可爱虽然是好事,可是有时候也让我操心,譬如有一天大清早,老妈穿的神清气爽跟小秋出去散步锻炼身体时,小秋竟然笑嘻嘻在我耳边说什麽:“你看,现在爸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昨晚妈跟爸可能做爱了哦。”

一听小秋这麽说,我纳闷地小声问小秋:“晕,你乱猜什麽?这个你怎麽可能知道?”

“嘿嘿,不告诉你?”

看着调皮的小秋,我也很无奈,不过事后想想,却觉得不对劲,所以质问小秋:“爸跟妈晚上干了啥?你咋那麽清楚?不会爸私底下告诉你的吧?老妈回来了,你不要瞎来,那天我跟妈去进货了,你跟爸在房里做了什麽?”

小秋非但不怕我,相反笑着说道:“哈哈,你不要冤枉好人哟。放心吧,现在的日子这麽开心幸福,我心里有数得很啦,我只是关心爸跟妈的性福生活嘛。”

作为儿子,我不可能关心老爸老妈的事情,但是,作为儿媳妇小秋,尤其她那麽调皮,她想狗拿耗子瞎操心,我也懒得去指责她。

毕竟凡事有利有弊,我总不能要求小秋又开朗,又什麽事情都必须有分寸吧?

同时,我自己也不想整天再胡思乱想,胡乱猜测自己的妻子,本就该无条件信任她。

所以,这场持续了俩年的游戏,让我学会了更多地站在小秋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因为,我觉得漫长的婚姻生活,俩个人需要互相理解包容,同时我希望自己可以无条件信任小秋,这样小秋则会投桃报李,也会对我无条件坦白。

但是,随后发生的一件事情,却让我很无语,大约一个月后,天气越来越热了,一个礼拜天中午我因为喝了点酒,不能开车,下午小秋开着面包车,跟父亲一起去进货了,但是回来卸货的时候,小秋因为满头大汗,映出来黑色蕾丝胸罩背扣竟然被没扣好,惹得老妈心疼地轻声说道:“傻丫头,来来来,妈帮你内衣穿好。”

嘻嘻哈哈的小秋当时,还有点懵逼,不知道怎麽了,不过一旁的父亲却有点尴尬甚至脸红。

看到这一幕,晚上,我再也忍不住,开始询问小秋:“你老实说,今天下午你的胸罩扣子,怎麽没扣好?”

小秋好笑地看了看我,然后居然坦然地笑着说道:“是爸把我胸罩解开的。我跟爸又体验了一把隔着衣服脱胸罩,先穿衣服再穿胸罩的游戏。不过仅限于此了,没有发生别的。”

一听到父亲的魔掌,又可能攀上了小秋那圆鼓鼓的乳房,这让我顿时很震惊,但是震撼至于也有一丁点的惊讶跟兴奋,不过更多的是生气,所以我懊恼不已地问道:“晕,妈都回来了,你怎麽还跟爸胡来?”

小秋看了我,抿嘴一笑道:“真的没胡来呢。你爸从5楼摔下来,不是安全网挡了下,肯定都活不下来了。不过有些事情,他肯定不会跟你说,经过这次事故,虽然捡回来一条命,但是他下面不怎麽行了。所以,爸想让我偶尔刺激他一下。”

一听到如此奇葩的事情,让我更加郁闷地说道:“晕,你瞎操什麽心?老妈不是回来了吗?我真是服了,这跟你有啥关系?”

小秋一听有点脸红焦急地说道:“哎呀,我跟妈很聊得来,我不是希望爸可以恢复得威武雄壮,这样才会跟妈感情好起来,我只是希望爸跟妈的感情很好嘛。”

小秋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让我很郁闷,不知道说她是太热心肠,还是嘻嘻哈哈习惯了。

不过,就在我郁闷不已时,小秋又悠悠说道:“老公,难道发生了这麽多事情,你还不相信我吗?我跟爸以前已经发生过那麽多事情,这次我只是作为朋友,想让爸重振雄风,这样妈才会幸福,一家人才会更开心。而且,我心里很有数,绝对不可能再跟爸做出格的事情,我只是力所能及地刺激他一下而已。”

小秋说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深情到都快掉眼泪了,而我看了看如此狗拿耗子热心肠却又“用心良苦”地小秋,实在于心不忍“苛责”怀疑她。

所以想了下说道:“好吧,看在你都能把老妈感动回来的份上,姑且信你一回吧。”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