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经典短篇 > 姐姐的味道(征服姐姐的阴道)
《姐姐的味道(征服姐姐的阴道)》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姐姐的味道(征服姐姐的阴道)》最新章节目录

姐姐的味道(征服姐姐的阴道)陆桉桐

热度:244
这是我和我姐姐之间的故事,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姐姐也早已嫁作人妇了。但我还是很怀念那一段和姐姐恋爱的岁月。所以特地写了这篇文章,以怀念那一段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岁月。  我很清楚的记得那一年我是16岁,我唯一的姐姐晓棠是18岁,刚上大学不久。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5-30 00:14:4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会厅一片混乱。

在昏暗之中,那无数道钢刀般坚硬的诡异气流不住地在数十个钻晶护罩外凶狠地冲击,彷似怪兽的利牙,要将这些防护咬碎撞裂!

而会厅的空间里,伴随这些令人心胆俱裂的气流,竟还有时不时迸现的电闪雷鸣!

“滋滋滋滋”的磨擦声、“劈劈啪啪”的爆破声不绝于耳地传人躲在钻晶筒内的每个人耳中,令他们情不自禁地毛骨悚然。

每个人都看到,在会厅的窗外,已经没有半点阳光,比黑夜更浓重的黑暗正将周围不透丝毫缝隙地笼罩起来,只有间中闪动的电光才能映出会厅内可怖的狰狞。

在这个时刻,每个人都前所未有地自心中生出无助的绝望——是那种无力维护自己生命而产生的绝望。

尽管躲在新元世纪最为坚固的钻晶防护内,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感到安全。

面对这从未听说,更休说经历过的奇诡情景,即便是钻晶护罩,似乎也显得脆弱无比……

这简直就是一个地狱的世界。

唯一让众人感觉稍有安慰的,便是相互间的通话,因系统独立的原因而没有受到彻底的干扰!尽管声音传到每个人的耳内已经不是特别清晰了。

此时的叶绪长青心中充满了惊悸。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杏林会出现这种异事,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

更令人不安的是,眼前发生这种事的同时,竟还有宾客在场,而这些宾客,又都是些绝不能得罪的家伙!

由于会场内过于昏暗,加之急旋窜动的气流和闪烁不定的电蛇干扰,此时他已经无法看清对面的卓楚瞑是怎样的一副神情了。

——但愿他不要出事才好。

叶绪长青内心忐忑不安。

自变故突发以来,除了己方人员的叫喊声外,对方月亮城的人员居然在卓楚瞑的带领下,没有人显出混乱的样子,也没有一个人发出半声惊叫。这正表现出这看似年轻,实际却已经具备一名起卓领袖气质的卓楚瞑在管理方面是如何的严谨有效,看来月亮城已经做好了争霸东熠的准备。

杏林应该如何应付呢?

望着眼前有如地狱的情景,叶绪长青苦苦思索着。

叶绪长青在紧张,血镜踪也在烦恼。

现在,这个会场对外的通讯联络已经中断,仅仅由紧急的独立系统本身在运作,但是这种情况能够维持多久呢?

刚才叶绪长背发出的检查变故发生指令并未傅出,眼下一切的对外通讯竟然都因这场突如其来的能量风暴而中断了——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要知道,以目前新元的科技水准,早已经实现了起等频波级矗讯。这种级别的通讯方式,一般都是用在最重要的地方,即便是极光磁暴,也未必能够干扰其正常的联络。

可是奇怪的事情就在眼前发生了,除了能够勉强为之的内部通讯外,一切对外的联络,都似乎被一股外来的力量给生生切割殆尽,再也无法实现救急通联。

联想到变故初生时,自己聚起的强大防御气罩,居然会被那些急旋的气流强行离体抽走,他便不寒而栗。

太恐怖了,这世界居然会有这种力量存在!

起级武者的直觉告诉血镜踪,造成这种现象的,一定不是自然界的原因,而是某个武道修为已经达到不可思议境界的人作为。

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对面那个让人捉摸不定的人——天开语的身上。

一定是他,是他搞出这场变故的!

血镜踪恨恨地想道。

联想起在地窟“九幽”时带给自己的“幻王”的感觉,血镜踪便越发肯定导致眼前混乱的元凶便是天开语。

可是如何做到这样的呢?那种将护体气罩抽离人类身体的武道心法,根本就是闻所未闻,他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行弈学员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呢?

还有,在这种外交场合,他这么做又有什么理由呢?这样做,其实并不能给月亮城立即带来好处的呀!

血镜踪开始绞尽脑汁地思索如何破除眼前困境的方法。

突然出现的变故,不但令叶绪长青和血镜踪惊恐,同样的,卓楚瞑和卓映雪也十分不安。

虽然位高权重,但是在武道修为方面,他们却与血镜踪相差太远。

不过虽然不安,也没有太多的武道资本应对眼前的变故,二人却没有出现过分的惊惶。

之所以这样,自然是他们对一个人拥有强大的信心。而那个人,就是他们的亲人——天开语。

他们相信,不论出现怎样的危险,天开语这个实力堪比大老离字凄的强者都会应付自如。

而两人中的卓映雪,则比卓楚瞑更为笃定。因为她还知道,潜踪随行的大老离字凄正在自己的身后。有大老和开语两位东熠军武界不世出的高手坐镇,起码己方月亮城人员不会出现意外!当然,如果她知道眼前的异象正是一心依赖的大老和丈夫所造成的话,恐怕她就不会这么乐观了,而若知晓这二人正走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途中的话,或许已经绝望得昏死过去了……

异变仍在不断发生。

在耳闻目睹那些钢刀般坚利的能量气流撕割一切,那惊心动魄的雷电劈裂空间的情景后,魔在心惊肉跳中的人们都发现,这黑暗昏黄的空间里,居然开始飘落晶莹的雪花,而伴随着这些雪花而来的,赫然便是不断袭来的寒流!

周图的空气骤然间降低,并且以自然界绝不会出现的惊人速度持续降温!

原先以为被钻晶护罩遮蔽起来非常安全的人,现在才发现,他们正被死死困在一个极为坚固的牢笼里,根本没有一丝一毫挣脱逃避的可能,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围不停地出现世界末日般的灾难场景……

一些人开始崩溃,开始歇斯底里地尖叫,而这些失去常态的声音,在经过应急防护系统下甚清晰的传递后,异样地演化成遥远的、地狱幽灵般的呻吟嘶叫,这种声音很快便传染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并进一步引起人们内心的恐慌。

卓楚瞑在经历了初始的不安后,基于对天开语的强大信心,很快便恢复了镇定。而身边那些从属们在目睹自己的首脑安若泰山的高大形象后,亦纷纷安静了下来,并很自然地对他们的卓将军生出了崇敬之心——看看对面的叶绪长青,已经混乱不堪,哪里还有半点领袖的模样?

然而当异象继续不断地出现后,月亮城的要员们终于忍不住受到影响,开始有所骚动。那些鬼哭狼嚎般的可怖声音接连不断地傅到他们的耳中,竟格外地刺激令人惶恐难耐。

卓楚瞑也不可避免地开始慌乱起来。

为什么师尊还不动手?

为什么他仍是那副一动不动、失神的状态?

难道……

蓦地,卓楚瞑浑身一震,虎目陡然睁大!

一个惊人的猜测“脱”地从他脑海中跳出——是师尊干的!

他忍不住扭头望向身边的族妹卓映雪……

一股凉气自背脊“嗖”地躔出!

他看到,卓映雪正于同一时间目光转向自己,尽管因为钻晶坚壁上的冰冷雾气模糊了她的视线,但是仍能看出她眼中的绝望!

他读出了族妹眼里传递的意思,不错,造成眼前这一切的,正是他的师尊,天开语。

一阵晕眩扑面袭来。

卓楚瞑怎么也想不到,自以为可以予己方人员强大保护的师尊,竟然就是眼前这场奇诡变故的导演!

这究竟是为什么?师尊啊,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卓楚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心头一片冰凉,两行绝望的泪水缓缓滑落,不再想其他。

他知道,师尊这种与大老离字凄实力相当的武者,一旦放开手脚,恐怕将没有“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每一个有灵性的生命所共有的东西,字凄之前没有投入,并不代表字凄没有感情呀!字凄听说过‘缘分’吗?”天开语爱怜地抚摸着她粉腻的嫩乳香蕾,边在她耳边柔声说道。

“唔……听过。不过那只是上古旧元的愚昧说法,现在不是一切都以数率概算了吗?”离字凄紧紧依偎在天开语傻中,鼻息咻咻地回道。

“其实很多东西,是不能轻易用精确的资料概括的……”天开语说着亲密地吻住了离字凄香甜四溢的唇办,缠绵地吸吮着那细滑的舌蕊一阵,然后松开满脸痴迷的玉人儿,带着磁性诱人的喉音轻轻道:“比方这个……”

离字凄登时险些抽搐起来,灵识幻化的形体也放出灵通的光华来。她喃喃道:“字凄从前曾经听说过‘宿命’,难道先生就是字凄的宿命?”

天开语轻叹一声,道:“字凄不是想进军天道的吗?难道会甘心宿命的约束?”

离字凄娇躯一颤,从天开语怀里抬起娇靥,眸光波粼,痴痴道:“字凄也不知道……本来字凄是这么想的,但自改变了身体与先生在一起后,字凄就好像……好像真的获得了一个新的生命一样……现在的字凄只想永远地与先生在一起,永不分离……”

天开语心中突地一震。

“……好像真的获得了一个新的生命……”

字凄这话,似乎寓示着什么……

难道字凄那遁避天缉的换身大法,会给她的灵神注入一个新的生命烙印?换言之,即是有一个新的生命在她的身上诞生?

这样说来,是否就代表她也开始拥有多个人生记忆了呢?

天开语心中不禁涌现出一连串的猜测。

“先生又在想什么了吗?唉!为何字凄可以看透任何一个人的思想,却无法看透先生的呢?”离字凄语带哀怨地轻啮天开语一口道。

“这大概代表每个相爱的人之间,都应该有一段距离吧!”天开语心不在焉地回了离字凄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你——”离字凄登时气结,一下将天开语推开,并于倏匆间便消失了影踪。

天开语却心头一跳,难道字凄之所以不能尽数看到自己的思维,不仅仅是因为人可以阻止他那惊天动地的能量威力。

看来自己的鸿图大业,就将终止在这可恶的杏林了……

呃……阿铃,真是对不起你……

揪心的抽搐自心脏一阵阵傅来,卓楚瞑心中默默地念叨着心爱的女人,没有回头去看那随行的少女——在眼前的情景下,任何作为都已经变得多余。

厚厚的冰霜开始爬上那一根根钻晶筒罩,并且贪婪地将它们吞没。

寒气越来越重,眼前的钻晶壁体,也开始发出“吱吱”的骇人声响,这正是钻晶即将面临迸裂的征兆!

照这样下去,不需多长的时间。这已经成为死亡之地的会客厅内的所有人,都将被这种没有停止迹象的低温冻毙。

但血镜踪并不甘心。

虽然之前在地窟中他承认自己不如天开语,但终究没有与这个起级高手真正交过手啊!

在这一生中,他血镜踪也曾经历过无数的战斗,其中堪称死亡之战的也有大小数十场,但却从未有一次像眼前这般!

不!就这么束手待毙,他不甘心!

他要与这个天开语里枪实弹地干一场!

心中的生命热焰开始熊熊燃烧,血镜踪决定,即便是死,也要死得像个真正的武者,而真正的武者,都必须在战斗中死亡!

他要战斗!

心念涌动下,体内强大丰沛的真元急剧流转,倏匆之间,整个钻晶筒罩内已经充溢了血镜踪喷薄激荡的气机。

毕竟是东熠大陆赫赫有名的“军武教父”,对各种武道心法都有相当深入的了解,血镜踪在发动真元能量后,立刻在钻晶筒罩内先行施以“炽”系心法,将炽热的能量布满整个钻晶筒罩的壁体,以期先行溶化部分的冰冻,然后再设法破壁而出——在当前室内各种诡异强横的能量侵害下,这些原本坚固的晶体,应该相对容易被破坏些。

抱着决绝的心态,血镜踪坚定信念,专心一致地催发苦体内拥有的真元,将两百多年的修为一举悉数释放,以期对抗天开语所制造出来的能量流空间。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

尽管只有分秒之距。但是血镜踪却感觉自己似乎经过了一个漫长的时空一般,身体那种起乎寻常的疲累感,令他觉得自己已经拼搏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感到自己再无法维持这样强力的释放,他感到面前这异样的冰寒是那样的坚固,简直不能撼动分毫。

天先生的修为,实在惊人,据寻奇推测,他很可能在武道心法上拥有全面的突破……

脑中不期然闪现出下属寻奇天座曾经汇报过的一句话,血镜踪不禁绝望地叹了口气。

看来寻奇说的不错,这天开语的确是个不世出的怪胎——在历史上,似乎从来未曾听说过有人可以达到这种“道法万千,至道如一”的境界,可是天开语却只能归为这一类……

心底涌出一片惨然,血镜踪缓缓睁开了双眼。

看来一切都没希望了……

他的眼眸无神地透过钻晶罩壁四顾,

慢着!

好像自己的努力并非完全白费!

那是什么?

哦,光亮,他看到了光亮,

血镜踪于绝望之中意外地发现,自己竟然可以透过钻晶,看到外面的情况!虽然仍然很昏暗,但无疑的,在他的钻晶筒罩上,原本不断封堵的冰冻已经得到了有效的遏制!不,甚至还有减弱的趋势!

这一发现令血镜踪登时心中生出希望来!

他连忙继续释放“炽”性里无能量,以期有奇迹出现,令他能够摆脱这持续的苦寒困囿!

他看到,在整个幽暗的大聪里,已经发生了某种变化。那些原本凌厉的能量气流已经消失无踪,而那奇怪的雷电也不再闪现,一切似乎恢复了平静……

不过他却知道,这种平静,并不代表着危机已经过去。因为他看到的另了幕情景,更让他无法相信自己正在经历眼前的现实。

血镜踪看到,整个大厅里,除了每具钻晶筒罩上仍里着层层厚不可破的坚冰外,其他地方居然像是被人打扫过一样,一眼看去干干净净的,没有一星半点冰雪曾经侵蚀的痕迹,这是怎么回事?

血镜踪感觉自己的大脑似乎有些使不上劲来,思维仿佛僵住了一样,变得浓稠而无法灵动。

从眼前的情景看去,好像除了自己身处的钻晶筒罩可以视物外,其余人等都已经被那彷似冻过几千年的冰雪里得没有一丝一毫的缝隙——只不知他们现在是否还活着……

现场的一切本应令血镜踪震鸾的,但是与另一个出现在他视线中的异象相比,这些都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在血镜踪惊骇圆瞪的眼中,正映现着两个奇异的“人形”。

之所以说“奇异”,实在是因为那景象太过惊世骇俗——他看到,在会厅的半空中,正耸立着两尊奇怪的物体,这两尊不停波动幻化的物体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说是“人形”,倒也的确是,这两尊物体从外形看去,与人类体貌十分的相近,只不过体积大了许多。两者结合,在他脑中浮现的第一印象便是——巨灵。

这是两尊人类世界所没有出现过的“巨灵”!

一阵晕眩之后,血镜踪的心中的好奇心将恐惧暂时挤到了一边,开始以观察的眼光注视这平空出现的两个奇怪物体——

虽然同样类似人形,但这两尊巨灵明显有着不同的特点:

从色彩上来看,这其中的一尊,予人以透明之感,但却又是那种……怎么说呢,类似透镜的扭曲感。向这尊人形物体望去,居然可以看到身后的物体,只不过那视线似乎穿越了一面弧形透镜一样,看到的物体是变形扭曲的……而另一尊却是通体青白,仿佛是来自远古的冰雪王国一样。

他看到,在这白气腾腾的巨灵周围,正源源不断地缭绕爆闪着刺目额,蛇裂电光,而它对面的那彷似变形透镜的巨灵,却予人以异常的纯净感,似乎世间的一切杂质都不能容于其中一般这是……

猛然间,在血镜踪那砧稠得无法搅动的脑海中溅出了一蓬思维的浪花,天哪,那分明是神识的无上精华呀!

一切思维在瞬间恢复了汹涌澎湃。

所有的思感也尽数涌上心头。

血镜踪终于知道自己看到的究竟是什么,同时也猜出了造成眼前这一切异象的可能原因。

在遥远的记忆深处,他找到了关于这两尊巨灵的答案。

那就是曾经被新元武道界称作神话绝学的五种宇宙终极力量。

做为在武道征途跋涉两百多年的资深武者,他还依稀记得,那五种传说中的终极力量,在那页原始的纤维材质印刷品中,记载着它们的名字:分别叫做“真空无上”、“究极重力”、“冻冰粉星”、“梵天极火”和“巽界尘嚣”。

而根据那份残缺不全的记载,这五种绝世力量的修习,都会伴随着相应的能量量识精英出现,而修习越精深的,这种能量灵识精英便越清晰、稳固、强大,到一定程度后,这种能量灵识精英便会拥有与修习者相同的灵识记忆,也就是说,成为修习者另外一种生命形式的存在,这种生命形式的存在,不但大大强化了修习者的生命强度,而且还能够产生极大的互补性,在必要时帮助修习者达到突破生命潜能的目的!

天哪,眼前这两尊巨灵物体,不正是那记载中所描述的“能量灵识精英”吗?

血镜踪的心灵被剧烈地震撼了。

他深深知道,拥有这种“能量灵识精英”的武者,其修为实际已经近乎天道了!

难怪自己无法与天开语匹敌!

冷汗涔涔而下。

血镜踪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会亲眼见到传说中才会出现的武道界异景。

他终于醒悟过来,自己与真正的武道化臻境界有着怎样的差距了。

他更明白了,为何自己虽然有“军武教父”的修为,但却在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异变时,表现得如此软弱,没有丝毫的反击之力,皆因为他实际上在与拥有无上修为的武者对抗啊!而这种起级级数的武者,面前一下竟出现了两个!

他不再怀疑,这两尊灵体,分明就是那两个最近被传得沸沸杨杨的武道巨擎所示现出来的。

这两人,无疑就是“空王”离字凄和“幻圣”天开语。

换言之,尽管在名单上没有出现,但是离字凄大老的确跟随卓楚瞑等人一道来到了杏林!

血镜踪不禁呻吟了一声。

想像是一回事,而亲眼目睹又是一回事。

他没有想到,那个天开语的修为居然达到了这种层次,难怪会说“震旦之约”除非他退出,否则“国手堂”的选手绝无获胜的可能……

原来传说的事情是真实的啊,

原来武道的极致,是可以与天道相接的啊!

做为长期以来追求武道巅峰的武者,血镜踪面对眼前这两股人类表现出的伟大力量,终于小心翼翼地放下了百余年来纵横东熠大陆军武界的骄傲,在心灵深处油然生出一种崇敬孺慕。这种由衷的感觉,令他的心灵涌现一股从未体验过的温柔,就好似一个离家多年的游子,遇见了母亲一般……

在这一刻,一切的争胜之心荡然无存。

在这一刻,人生的目标开始有了全新的改变。

心灵世界变迁更迭的结果,令血镜踪终于决定了一件事情——他要将杏林拱手交出。

当然,他并不是将这今生的心血交予卓楚瞑,而是交给代表着这个世间最伟大的两股力量——它们,才是这个世界的真正主宰。

什么熠京高层,什么“军武十阶”,这一切俗世间所谓的强大实力,在这两股伟大力量面前,根本就微不足道,而他今后要做的,就是紧紧追随这两股力量,寻找生命的究极里谛!

长长吁出一口气,血镜踪的面容浮现出一抹欢喜。

体内里气在瞬间悉数归位。

他只有这个选择。

因为他了解,在这两大终极力量面前,自己无论怎样努力,都不可能挣脱其已,经定下的结果。他只能随遇而安,静观事态最后的发展。

情况再度发生变化。

血镜踪平静的目光看到,那屹立在半空中的两尊灵体,静默了片刻之后,似乎存有某种默契一般,忽地向对方全身涌去!

没有任何声音动静。

但是一片色彩绚斓无比的光华却在两尊灵体相遇的瞬间迸发出来,那光华是如此的美丽壮观、动人心魄。以至于尽管血镜踪的双目以那耀眼的瞬间呈现出一团盲晕,但在心灵深处却留下了水远抹不去的烙痕……

一切恢复了正常。

空气平静如常,再也没有毁灭的能量气流,四处干干净净,也没有丁点冰雪残留的痕迹,除却现场物品的一片狼藉,以及四周表单的破败能够诉说曾经发生过的事故外,会厅里已经找不到那两股伟大力量的存在气息。

阳光灿烂。

“啪啦”一声清脆的破裂声在会厅中响起。

不,应该是两声。只是这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才会让人听上去好似是一个声音。

血镜踪看到,就在自己的对面,笼罩着天开语的那个钻晶护罩上,正迸现出无数的冰纹!哦,还有他身后的一个身形朦胧的侍从,他的那个护罩也发生了同样的变化!

天,那一定就是月亮城的大老离字凄了!

血镜踪感觉自己的心脏在骤然间缩紧。

想不到那个百年传奇的大老竟然真的来到杏林了!

他为什么会来呢?难道是为了配合卓楚瞑对杏林的造访吗?

可是他为什么又会和天开语以灵体相对呢?以至于造成了那些混乱……

感觉口中一片干涩,血镜踪艰难地恶了一口唾液,目光似被定住了一般,直直地看着天开语和那疑是离字凄大老周围的钻晶一块块碎裂、脱落,最终散落一地。

缓缓地睁开眼睛。

两道夺目的闪电自眸中陡然进出,随后才渐渐地暗淡下去,最后呈现的一双瞳眸,正是那如同清湛大海般沉凝的两泓深碧。

天开语醒了。

在经历过生死挣扎之后,他终于成功地再次摆脱了死神,逃出生天。

但是与往常那种心有余悸不同,这一次,他感觉自己根本就是在做一个刺激的游戏,虽然险些丧命,但却没有半点的沮丧和颓然,而是充满了旁观者的平静。

他没有想到,在最后的关头,居然是体内的另外一股力量挽救了他和字凄。

而这股力量,赫然便是另一个自己,另一个同样拥有无匹力量的自己。

只不过,在现实世界自己的能量之力无法操控在次元空间里,而这“另一个自己”,却可以轻易打破“心”的桎梏,将天地间的能量用在次元空间中,不但如此,似乎“另一个自己”在运用能量方面,甚至要比寻常的自己更加挥洒自如!

很明显,字凄体内的那个“字凄”,同样可以做到这一点。

所以就有了一个美好的结果。

这结果便是——两人轻而易举地联手将那已经打破临界点的次元空间重新恢复正常,并且得以全身而退,回到现实世界里来。

在这次的经历中,天开语发现,那“另一个自己”竟然可以不受灵识动荡的干扰,始终保持稳定和清明,也正因如此,“另一个自己”才会与“另一个字凄”从容不迫地扭转乾坤,将一切掌控手中。

天开语终于意识到,原来,五大绝学的心法修习后所得到的“另一个自我”,竟是可以破开空间间隔、实现神识的虚幻次元同现实的物理世界相联的!

联想起曾经在“大罗地特市”同火舞妙娘对战时的情景,那个时候,火舞妙也曾经释放出一个全身内外充满了炽热能量的怪物,想必那便是她修习那“梵天极次”时得到的“另一个自己”吧!

“先生,注意一下您对面的那个人……”正沉思间,天开语脑中忽响起离字凄警告的声音。他连忙定睛向前望去。

不错,对面的确有一个人正透过钻晶罩壁目不转睛地注视自己,这人正是血镜踪。

心中忽一动,正想到一个可能性时,脑中再次响起了离字凄的声音,“先生,此人已经看到你我灵体出现的情景,看来修为很不错,要不要……”

“哦,不,不用了。”天开语立刻明白了离字凄的意思。

拥有随时攫取任何人思维脑波力量的离字凄,显然是从正在呆呆发怔的血镜踪脑中“看”到他思想的一切,因此便动了杀机,意欲将这发现两人惊天秘密的人除去!

不过天开语此时的心情却十分之好,与离字凄这已达至空之境,除去对他天开语外,再无半点尘世情感的妙人儿相比,他还保有着累世的记忆,故而也相对的“人性化”一些,考虑也便周全一点。

将眼前的血镜踪除去固然没有问题,即便将在座的所有人都除掉也无所谓,但是这毕竟是个世俗世界,现场还有楚瞑这些“俗人”。因此做这种事情时,便不得不进行多方面的考虑。

“字凄,现在看来得将这些人都唤醒了,否则楚瞑会不方便的。”天开语心内微笑道。

“好的,就由字凄来吧——”

脑中余音尚存,天开语便看到会厅内所有处于昏沉的人都齐齐身体一震。似乎受到了某种外力的干涉一般,便知道离字凄正以其独步天下的“空”的力量,直接发出能量,自每个人的脑中发作。

“唔,字凄你干得很好呢!”天开语由衷地赞叹道。

“呀,先生这样夸奖字凄,字凄受宠若惊呢!”脑中响起离字凄柔媚旖旎的娇音,同时一具香艳至极的胴体也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天开语不由笑了,看来字凄越来越喜欢运用这种方式来与自己“沟通”了,不过现在两人甚么也不用怕了,因为灵体的关系,他们的心灵幽会只会越来越容易。

“先生那个灵体看来是另一种‘寒’系心法得出的呢!想不到以前字凄居然没有发现!”在唤醒会厅诸人后,离字凄接着娇声道。

天开语不禁有些尴尬,却狡辩道:“那是因为字凄从没有问过啊?”

不过看来离字凄对这个问题并没有什么兴趣,而是继续自愿自地说道:“对了,字凄的灵体叫做‘无相明陀’,先生的呢?”

天开语登时结舌。

说实话,饶是他前世里见多识子,也不知道这五大绝学还藏有这等秘密呀!

不过随机应变倒是他几个世代在为人方面的共同强项,眼珠一转,便胡诌了一个名字,道:“哦……我的?呵呵,叫……‘雪元冰魄’。”

“‘雪元冰魄’?呀,很有意境的名字呢!”离字凄夸张的声音在天开语的脑中回响着。

天开语并不知道,自己的“雪元冰魄”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越了原有“冻冰粉星”所可以修习得出的灵体。其原因便在于在他的“雪元冰魄”里,不但拥有了“冻冰粉星”的能量灵识,同时也融合了“唯心什照”的天地能量。换言之,天雷地母的能量特性,都可以在他的“雪元冰魄”室元美地表现,而这种能量的重组,直接导致了一种超过“冻冰扮星”的灵体诞生。

其实依照天开语原有的修为,应当早就出现“冻冰粉星”的相对灵体,只因为他修习“唯心什照”在先,而“唯心”的要旨便是以心印境,从这方面来说,反而抑制了“冻冰粉星”神识灵体的出现,兼之他原本的天雷地磁能量太过强大,也压制了部分“冻冰粉星”的发挥。而这次,纯粹是因为那死亡的急剧逼近,才迫使他的“雪元冰魄”破体而出,一跃成为独立的存在,同时那些本来拥有的磁电能量烙印也因为本体的面临消亡而自然趋向一个本质相同的新的副体灵识,结果两相激荡、龙虎交会下,竟催生出了一个五大神话绝学之外的起级灵体!这也算是意外收获吧。

厅内诸人已经开始逐一清醒过来。

在刚才的变故当中,这些修习有素的武者都本能地行功抗御,虽然效果与血镜踪相比还差得远,但总算是没有被天开语那穿越次元空间袭来的“冻冰粉星”寒冻所伤害——当然,这其中钻晶应急防护系统产生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非这系统自动不断供暖换气,恐怕这些人仍不免一劫,自然卓楚瞑和卓映雪也难逃厄运了。

随着钻晶防护罩一一回收关闭,会厅内所有人的气血流动他逐渐恢复了正常,只不过他们的面上仍充满了劫后余生的惊惧。

与血镜踪的钻晶筒壁保持一定程度的透明度不同。在“雪元冰魄”和“无相明陀”现身空中的时候,这些人正处在重冰包真的黑暗之中,根本无从看到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因此直至重新回到阳光灿烂的世界时,那心却仍然被冰寒的黑暗所震慑,一时无法完全恢复平常的状态。

望着天开语那哂笑的目光,血镜踪感到心中一阵虚弱。在这一刻,他明白自己对于天开语来说,实在是太过渺小了……

感受着对方那似可穿透自己灵魂的锐利目光,想到自己居然看到了人家的秘密,血镜踪又不禁心悸一下——这武道界的起级人物,会将自己怎样处置呢?

“依我看,大家不如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天开语望着血镜踪,不动声色地主动开口道。从对方游移不定的眼神,他猜出了血镜踪可能的忌惮。

血镜踪陡然回过神来。

是啊,是得赶紧安排所有的人暂时离开这个地方,这样做,无论是于客于主都是暂缓的权宜之策啊!

血镜踪不禁为自己的失态汗颜。

想不到一向以来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硬汉,居然在今天反应失常得一塌胡涂!

唉,这也难怪自己,实在是眼前发生的事情太过惊人了……

“对对对,天先生说得对!来来,请卓将军先带领贵城诸位到‘子袤飘香’下杨,先安顿下来,回头敝城在那里另设午宴,好吗?”血镜踪定了定神,恢复了常态,以贯有的威严声音下达命令道。

坐于他身后的寻奇和巴斯库特等人立刻在第一时间轰然做出回应,并即时起身进行安排。

适意地伸了个起级大懒腰,天开语从座位上站起身来,亲切地拍了拍身边脸色稍有些苍白的卓楚瞑,笑道:“怎么?吓坏了吗?呵呵,不要说你,我也有些害怕哩!”

见天开语神态轻松,卓楚瞑这才定下心来,恭声应道:“总有师尊在这里,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卓映雪却再不管其他,起身一步绕过族兄,一把紧紧抓着情郎的胳膊,眼圈微红怨声道:“开语你……你在弄什么啊,会把人吓死的!”

“嘘!”天开语忙以目光制止她继续说下去,一面拥着她走向一边,一面低声道:“雪儿你不要这么大声——我也不想这样,可是字凄一不小心把事情弄糟了……”

一听说是大老干的,卓映雪登时哑口,吃吃道:“那……那为什么会这样啊?”她已经十分地肯定,今天的这场变故是源自天开语这让人爱死的坏家伙了。

“那我怎么知道,不然,你去问大老?”天开语眼珠一转,调侃卓映雪道。

“你!”卓映雪登时气结:这家伙明知她不可能有胆去向大老霉求意见,却仍这么说,分明是在揶揄她嘛!

“好啦好啦,心肝儿雪儿,咱们不说这些了好不好?来,跟上大家,我们去你下杨的地方尽情快乐一回,好不好?”天开语边哄卓映雪,边拥着她跟上陆陆续续的人群离开这已经残破不堪的会厅。

“说实在的,雪儿你知道否,为夫可是想死你们了……”天开语继续说着让卓映雪面红心跳的柔情细语,将伊人的芳心不断地融化。

“嗯!人家知道啦……求你开语,不要在这地方说下去了,人家知道你的心意了还不行吗?等到了驻地。大不了什么都听你的就是了……”卓映雪再无法承受爱人的火热表白,终忍不住递交了降书。

“嘿嘿,那是当然喽——”天开语有意将话尾带山一个作怪的余音,然后意气昂杨地阔步迎着室外的灿烂阳光走去。

    1. 乱伦小说

      最好看的乱伦小说

      疯情书库乱伦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乱伦小说大全,打造乱伦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乱伦小说免费阅读。看乱伦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黄色小说

      最好看的黄色小说

      疯情书库黄色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黄色小说大全,打造黄色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黄色小说免费阅读。看黄色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短篇小说

      最好看的短篇小说

      搜书啊短篇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短篇小说大全,打造短篇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短篇小说免费阅读。看短篇小说,就上搜书啊。

    1. 情色小说

      最好看的情色小说

      疯情书库情色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情色小说大全,打造情色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情色小说免费阅读。看情色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久伴で深爱で
      久伴で深爱で

      姐姐的味道(征服姐姐的阴道)真的很好看,文风幽默,很值得追,我根本养不肥啊这本书。一看就没了,求陆桉桐爆更

    • 望天边星宿
      望天边星宿

      作者陆桉桐文笔很好,虽然结局有些伤感。但也让人懂得了珍惜。很喜欢。支持!

    • 柠檬草的味道
      柠檬草的味道

      说句实话,很少能看到这样有内涵有道理的书了,生动又不失道理,严谨又不乏味。作者陆桉桐加油。

    • ゛撑一把青伞”
      ゛撑一把青伞”

      作者陆桉桐写的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会长时间追的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