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经典短篇 > 会深喉的嫂子
《会深喉的嫂子》kenjing允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会深喉的嫂子kenjing

热度:223
嫂子是远房表哥家的,家里做生意的,28的年纪,因为善於保养,加上没事总往美容院跑,看起来也就20出头,皮肤很白。我因为长年在外地工作,不总回家。因为老家要办理房产证的事情,前天我不得不请假回老家。家里常年每人住,遍布灰尘,就回家两天,懒得打扫,所以我只能在表哥家落脚。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5-30 00:16:4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正是如此。你细心体悟其中道理,会有更大收获的。”那声音沉沉地说道。

“那么……请问你们口口声声说的应世种子,又是怎么一回事?”天开语又问。

“机缘未到,你没有必要知道——唉,现在已经出了一些乱子,希望还来得及……”那声音轻叹道。

“乱子?”天开语愈发的迷惑不解了。

“这与你无关,是另一桩公案。”那声音立刻阻断了天开语问下去的企图。

“那……我的命运难道是你们安排的吗?我不喜欢这种安排!”既然得不到答案,天开语的心情自不会好,立刻说出了一直压抑在自己心头的不满。

“你错了。这不是安排,而是预示。如果你真的是应世灵种,那么你的一切都已经预定好了,而非我们的力量所能够安排。”那声音说出了一句令天开语摸不着头脑的话。

“什么意思?”他脱口问道。

“如果真的是预示,那么甚至包括我们在内,都是被安排了的,这是无可否认的!”那声音说得越来越深奥难懂。

“什么?难道你们不是安排我命运的人吗?为什么说连你们这样厉害的人都是被安排了的?”天开语已经彻底懵掉,眼前的“他们”,那种奇异状况远远超出了自己可以想像的程度,什么“安排”不“安排”的,那混乱的层次和逻辑简直要让他抓狂!

“我是说‘如果’。这其中分两层含义:如果你不是那应世的灵种,那么你的一切就是我们安排的:而假设你是那颗种子,就不同了——非但你的一切不是我们能够安排的,就连我们,也不过是那‘预示’设立在这整个环节中的一个插曲。”那声音详细耐心地向天开语解释道。

这回天开语总算明白一些了。

那声音所提及的概念,主要分为“真”“假”两层。而“他们”所可以主导的,不过是“假”的那个层面,而面对“真”,就连他们自己也变成假的了……

“唔……你的悟性果然很高,很轻易就分析出了条理。”那声音显然对于天开语的一切思维洞悉明了——那么这样说来,“他们”岂非就可以操纵他天开语了?也就是说,他天开语便是“他们”面前的“假”,“他们”是他天开语命里“真”了吗?

天开语不禁大为气沮:想不到明白了“他们”所说的“真”、“假”后,反而令自己更加地失望……

“那也不一定。”那声音却安慰他道:“正所谓‘假作真来真亦假,真作慑时假还真’。真正的真相,总伴随着无穷的虚惘。这也是我们的责任之一:分辨出应世灵种的真伪,并且扶助他成长壮大。”那声音对天开语明示了自己的存在原因。

“那么,你看我是真的还是假的呢?”人类的本能促使天开语脱口问道。

“这个暂时我们还无法分辨得出。毕竟我们不具备陀尊的根本智慧,不可能分辨得出超出我们能力范围的东西。”那声音坦诚自己的局限。

“那……怎么才能知道真假呢?”天开语急切问道——他太想知道一切的答案了!要知道,如果自己的生命居然是由超出天道之外的另一个力量在掌控,这未免让人依然沮丧。

他要的是完全的自我,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束缚的自我。

“到时候就知道了,真正的种子,会有足够的能力证明自己的‘真’,会自然而然地令自己的一切行为符合灵种的标志。”那声音回答道。

“这太不着边际了。”天开语摇头道。

——自己证明自己?这种证明有效吗?自私的本性,会令每个人都本能地将答案偏向有利于自己的呀!

“你有这个觉悟,说明已经具备了纠正的条件。不过我们可以让你明白一点,为什么说灵种自己可以证明自己是‘真’的。”那声音针对天开语的想法继续说道。

“为什么?”天开语讶道。

“因为关于灵种的预示,根本就是灵种自己设定的。包括我们在内,都已经被灵种预先设定。我们也在等待着灵种的出现以便得到真正的大解脱。因此,唯有真正的灵种,才会得知这一切的秘密,知道如何让我们解脱。我们解脱的那一天,便是灵种真正现世的一刻——当然,这之前灵种必定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正使命。”那声音将灵种的一些特点说了出来。

天开语终于明白那声音所说内容的真正涵义:如果他天开语是真正的灵种,那么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找回预示灵种的那个源头,也就是他的“真”我——既然是“真”我,当然会明白所有发生的一切是怎么回事:而如果他不是那颗所谓的灵种,那么所经历的诸多事情,无论自己怎么挣扎,都不过是别人预先的设定而已……

“我明白了。不过我不想做你们所说的什么‘灵种’,你们也不用在我身上多费心思。”既然知道了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世上,并且会拥有常人没有的能力,以天开语的特立个性,自然不会束手待毙,他立刻决定与造成这一切的“他们”脱离关系。不论怎样,即便是困囿于天道,他起码也愿意做个能够自主的普通人类。

“你错了,普通的人类,根本不可能自主,所谓的‘自主’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轮回的力量,足以令他们迷失一切。而你现在的力量,已经可以挣脱轮回的摆布。所不同的是,你面对着另一个更为强大的禁锢——知道吗?你这样努力下去,最低限度也可能达到我们这个层次,而一旦居于这个层次,那么你就有可能寻回你自己——即使你不是那个灵种,也可以找回你自己呀!难道你忘记了吗?在那华严会上,有自己吗?”那声音痛切地开导着天开语。

随着那声音,天开语的脑中立刻涌现出一个无比庄严的场景……但是这一切却又显得十分朦胧,令他无法看清楚。

但是尽管朦眬,他仍能体会那场景的庄重和神圣。

“你曾经看到过这些,但那只是我们的力量帮助而已,对那时的你来说,只不过是镜花水月。现在你再次看到这些,便是你自性的启发所致。换言之,你已经进步了很多——这么短的时间,便可做到这点,实在不容易……”那声音在天开语的耳边沉缓地回响着。

天开语实在无法描述内心的感受。

但有一点,他却可以肯定:无论是否灵种,自己正面临着一个干载难逢的机遇,一个找回真正自我的机遇!

“很好!你有这种想法很好!这样的话,即便在这世我们没有找到应世灵种,也算有收获了。你知道吗?百劫千秋以来,有多少人因此而获得这无上甘美的果实,成就尘沙过忆的福慧陀尊以及他们的完美愿界,现在,能够多你一个,实在也是我们的无上功德呀!”那声音陡然变得如若洪钟,在天开语的心灵天地间震荡回响,令他震撼不已。

“你们已经存在很久了吗?”内心涌现出至纯的崇敬,天开语问道。

“在人类的概念里,可以这么说。”那声音柔和低回地回答。

“能让我见见你们的模样吗?”天开语现在已经知道,不需要普通空间的来回移动,在耳边发出声音的“他们”,便可突破时空的限制,随意出现在他的面前。

“当然可以。”那声音慨然应道。

话音方落,天开语的眼前陡然光明大放!

万道金芒的强烈迸现下,以天开语的绝世修为,竟仍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睛,无法抵挡那充满了神圣庄严的金光威慑!

两尊形象各异的金刚神只出现在绵绵不绝的灿烂金华之中。

一个形象饱满挺拔,一个却是清矍孤峭,但给天开语的感觉却都是那么地完美,那么地安详,那么地让人欲亲近却又自觉地敬仰远离……

虽然仍飘浮在半空中,但天开语却已经呈现了跪伏之状。

“我在这个世界的名字叫做‘罗云不波’。”那形象饱满挺拔的金刚神只发出了那熟悉的声音。

“我在这个世界的名字叫做‘渡波罗叹’。”那形象清矍孤峭的金刚神只也开口道。天开语听出。他的声音正是在梦中曾经听过的那个清越之音。

“发现你的那个是‘滨头泸’。”罗云不波接着说道。

“还有‘玛哈珈夜’你没有见过。”渡波罗叹又说出了另外一个名字。

“你们是说……怪老头吗?”天开语突地福至心灵,想到那一直在自己生命中若隐若现的猥琐形象。

“不错,他就是‘滨头泸’。”罗云不波温和地说道。

天开语终于知道了怪老头的名字以及他的来历。

想不到自己从一开始,就在与这些超乎于俗世之外的“怪物”打交道!

原来自己早就已经被怪老头,不,现在应当叫做“滨头泸”盯上了!

“其实早在你几世之前,就在他的注意之中,只是在你的这一轮回当中确定执行而已。”针对天开语的思忖,渡波罗叹匆开口道。

“什么?早在几世之前?那为什么不是别人?”天开语惊讶道。

“那是因为只有你,还能够生而为人,并且有足够的福报演绎人生。”菠波罗叹淡淡回道。

“……难道别的人……”天开语不禁困惑了:这世上的人类何止千万,为何会只有他呢?

“轮回之力,电光石火,非你现在的智慧能够想像。个中稍有偏差,便是万劫不复,又岂是你表面看到的那样呢?”罗云不波叹息着解释道。

“所以唯有灵种应世,方可起拔万灵于水火,渡灭轮回!”渡波罗叹感慨道。

“你们的意思是说……那个那个什么的……救世主?”听到这种话,天开语不禁吓了一跳,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波切旬月”组的“波切旬月大神”,自己不是已经被那几个孩于确认为他们族类的救世主了吗?

“很好,看来你果然很有这方面的倾向,居然有一个外道神教将你视为救世之源!”罗云不波呵呵笑道,身上的万丈金光匆而便隐匿不见,变成了一不再寻常不过的常人之相面对天开语。

“呵呵,是啊,他还真有些门道呢,说不定这就是我们无法看到的一面呢!”渡波罗叹也笑了起来,如同罗云不波那样,隐匿起了那华贵庄严的宝相。

“咦,你们这个样子,跟怪老头……不,是滨头泸好像!连衣着都差不多,只是他更脏腻一些。”看到二人模样,天开语不由失口叫道。

不用再寻找别的理由,单从这身衣着,便可看出怪老头与眼前二人是来自同一个时代。

“是啊,我们四个人本来就是一起的嘛,而且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换过衣服信。”罗云不波笑道。

“难怪怪老头看上去总是脏兮兮的……”天开语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呵呵,你都能够看到‘真’色,却还看不透脏是什么吗?”渡波罗叹打趣天开语道。

“哦……这个嘛……嘿嘿,反正感觉就是那样啦!”天开语老脸一红,不禁为自己犯下的低级错误讪讪羞断。

“没有什么,这是任何人都会有的本源趣性之一。”罗云不波安慰天开语道。

“算了吧,我看我还是不做那个应世灵种的好,那样感觉好像责任很大的样子——不划算,实在是不划算,太累了。我恐怕做不惯那种角色。”稍稍定定神,天开语想起前面二人所说的话,连连摇起头来。

“你又不是没有做过挥斥方遒、纵横八表的事情,为何现在却推三阻四的呢?”渡波罗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天开语,问道。

“这个嘛……”天开语知道他指的是自己的前世“霸”,不禁一时语塞。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拥有你这样宝贵人生经验的人根本就是凤毛麟角,而你也很清楚自己做这种事情驾轻就熟,为何要一力推辞呢?即便你不是真正的应世灵种,多一些造福苍生的善举,又如何呢?”渡波罗叹继续劝导天开语道。

“嘻,既然这么好,那你们为什么不做呢?你们的力量,早已经超越了摆布俗世的天道,做这种事情岂不是举手之劳吗?又有什么必要假他人之力。”天开语的脑筋从来都不呆板,听渡波罗叹这么一说,立刻反驳他道。

“唉,自家业孽自家消,外果皆由内因起。以我们的力量,真是想帮都不可能啊!这完全是两个层面上的概念,不是你所说的力量强大就可以随心所欲怎么样的。”渡波罗叹摇头叹道。

“这么说来……我岂非成了你们的中间媒介了吗?”天开语登时醒悟这些人为何要对自己“纠缠下放”。

“对喽!你真是聪明!”罗云不波立刻鼓掌笑道。

“算了吧,我可是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更下想做某人的棋子任人摆布!”天开语鼻中重重地发出“哼”地一声,一口回绝二人道。

“唉,我们两个这么沾染尘埃,真是何苦来哉?你看看,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居然对我们这样说话!”渡波罗叹夸张地叫起苦来,今天开语一眼便看出是在装模作样。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一切只是因果而已,我们只不过在悉尽人事,不用想这么多。”罗云不波轻轻道。

“喂喂,你们两个又在说些什么啊!什么尘埃因果人事的,不要这么多废话!”一旦不见了宝相光华的笼罩,天开语马上觉得自己跟眼前这两个面貌平凡的家伙拉近了不少,说话的口气也越来越随便,本有的嚣张也飞扬起来。

“你错了!”罗云下波神色一整,双目炯炯地盯着天开语道:“我们从来也不想摆布什么人,自那几次大劫发生以来,我们一直没有动用神通巨力去试图左右什么,所做的一切,仅仅是旁观而已!”

“尽管灵种一直都没有应世,但我们仍然接引了诸多善根智者渡厄彼岸——然而真正做到这点的,仍然是依靠他们自己的力量!”渡波罗叹也收拾起了轻松的表情,严肃地说道。

天开语不自觉浑身一懔,一个模模糊糊的印象在心中闪过。

“他们也能一样的渡灭轮回吗?”他边试图极力抓住那个模糊的印象,边疑问道。

“当然!不单单他们,便是你,只要用心、精忍发愤,也可以做到!”罗云不波以斩有截铁的判决语气顿声应道。

“那……”天开语终于抓住了那个差点消逝的思维影子,急口问道:“如果渡灭轮回了,我就可以看到更多转世的记忆吗?”这一直困扰他的问题现在终于有了可以解答的对象,尽管尚未得到答案,但天开语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整个身子也放松了下来。

“那是最起码的业果之一。”罗云不波眼中盛满了无尽的慈悲答道。

“当渡灭轮回之后,你将拥有百生万世,天地所有生灵无一不在你的心域掌控之中!届时化身尽类无数,可以充分地体验到一切生命的欢乐与悲伤、激情与安详:到那个时候,众生便是你,你便是众生,众妙之门别无二致,而究极慈悲也将因此而茁发成长,生生不息,直至累盈不泄,穷举不亏,诸根无漏!”渡波罗叹紧跟着庄严颂道。

热血在顷刻间沸腾起来。

那闻所末闻的绝妙之辞令天开语听得悠然神往,仿佛已经看到自己纵横天地之际、穿梭古往今来之间那无穷无尽的自由快乐身影……

“真的有那么美好吗?”他自言自语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有如此激人心魄的动人未来。

“当然。不过天堂地狱只在一念,云雨翻覆、变化瞬间:真伪一线、不堪回首。如果稍有偏差,你就有可能堕入无问地狱,永落轮回,再无翻身之日!”渡波罗叹提醒天开语道。

“哦哦,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天开语早沉浸在那起乎自己预料的美妙未来之中,哪里还听得进去智者的警告,只随口应承了两句。

对视一眼,罗云不波和渡波罗叹在视线交换中轻轻嗟叹一下。

“好吧,那你好自为之,我们这就走了。”罗云不波和渡波罗叹同声向天开语告辞道。

“唉!等等,你们还没有告诉我该怎么做啊!”天开语忙急叫道。

“你不是不想当那应世种子吗?”罗云不波沉声道。

“那是当然,不过那并不代表我不想得到完全的自由啊!”天开语龇牙咧嘴地叫道,那形象显得颇为赖皮。

很意外而且奇怪地,天开语看到,那罗云不波和渡波罗叹的眼中同时露出了神秘莫测的微笑,仿佛发现了什么令他们得到极大收获的秘密一样。

“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罗云不波深深地望了天开语一眼,说了句等于什么也没说的话。

“从今往后,我们不会再出现在你的梦境里了——既然你不愿做应世灵种,那我们就会另外去找寻!”渡波罗叹与罗云不波交换了一个大有深意的眼神,对天开语说道。

“这……”二人这样说,天开语反而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都什么跟什么啊!这么说来,以前的一切,岂不是都在玩老子吗?怎么?现在玩也玩过了,连个交待也不给就想溜走?那可不行!

心里咬牙切齿地想着,正待一步抢上前去揪住二人讨个说法时,却下料眼前金光一闪,罗云不波与渡波罗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哎哟——”一声惨呼爆响在漆黑的地洞之中,并且不停地响起阵阵回声。“喂喂,你能不能小心一点啊!好好地说话,你撞石头做什么?”耳边再次响起苔丝脆可可的声音。

恍然之后,肉体的神经反应才传到大脑的感觉中枢,天开语感觉额际生疼,本能地伸手摸摸,却发现已然隆起一个肿包。

——妈的,这两个混蛋,居然逃得这么快!害得老子动作偏了……

天开语一边在心里骂着,一面揉揉正疾速消失的肿块——出现这种肉体伤害,对他这个拥有绝世力量的异类来说,真还是意外中的意外。

“喂,你不要紧吧?”苔丝关切地凑上前来,一边察看天开语伤势的状况,边问他。

“哦,我没事……”天开语用力闭了一下眼睛,定了定神,然后才睁开双眼。眼前的情景登时令他吓了一跳!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睁开眼睛,居然会看到这么一幕奇异的景象:他看到,在他的面前,所有的黑暗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却是那无数缭绕不止的波纹!

所有的东西,包括那些湿漉漉的石壁、婉婉躯躯的软蔓、五颜六色的地苔,还有那奇形怪状的地穴之树,无一不在散发着绵延不绝的波纹!而所有的美丽波纹里,就数苔丝身上散发的最为光辉、最为密集和强烈!

继续看去,天开语更分辨出,波纹分布最子的,居然是空间里的那缕缕淡蓝色波纹——正像他身体所具有的磁波那样:而这些淡蓝色波纹,却分明没有散播的根本。

心中自然地升起一股明悟:这些淡蓝色的波纹,便是那扭曲的时间和空间了。

狂喜淮然而生。

所有的地穴通道一一历历在目,仿佛是一幅空间立体地图透视在他的眼前。

天开语终于知道,由于可以看到眼前的这一切,自己从此将不会迷失在任何一个地方——或许自己尚无法随意进出别个时空,但最起码的,在面对被扭曲了的时间和空间的时候,自己可以轻易突破或穿越它们,摆脱它们的困扰,能够心明眼亮地从此地望到彼端。

“苔丝,你相信吗?现在我不需要你的指引,也可以轻易出入这个地下世界的任何地方。”天开语轻轻地说着,好似生怕自己的激动一不小心跳出来一样。

“什么?”虽然他说话的声音已经很轻,但听在苔丝的“耳朵”里,却不啻一个地底的闷雷炸响!

“这不可能!”她立刻尖叫了起来,同时那娇美的身子急剧飞舞跳跃上显示出她内心的极度震惊。

“这是真的,我不用骗你。”说着,天开语的嘴角已经开始抑制不住地漾趟了得意的笑纹。

“你……你……”苔丝再精灵,也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要知道,这个叫做天开语的人类,自从进入这地穴以来,已经带给她太多的惊讶了啊!可是无论怎样的惊讶,也及不上这一个了——以他本身拥有的强悍力量,再加上这么一下,简直就是将这整个地穴都控制在他的手心里了呀!

“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把你们,还有这里怎么样的。不过我想现在应该是我出去的时候了。”天开语继续说着。

“天哪!你……你已经跟‘他们’一样了!”苔丝终于尖厉地叫了出来,随着她的这声叫喊,天开语清楚地看到,这地穴里的一切生灵都剧烈地生出了反应,其象征便是眼前的波纹变化迅猛而凌乱。

“没有,我没有跟‘他们’一样,但是肯定跟原来的‘我’有所不同。”天开语柔声说着,尽量向这庞大的地穴四周散发出温柔和缓的精神磁波,以平息苔丝的惊悸引出的混乱。

“你……说的是真的?”很明显地,苔丝的磁波受到了天开语的强大影响,因为她的形象变得稳定了下来。

“当然是真的。不过小苔丝,我告诉你哦,以后可不许再戏弄我了,因为如果我不高兴,会打你的屁股的哦!”天开语轻轻地笑着,目光无限温柔地注视着眼前可爱的精灵,他忽然发现,此刻自己的心灵里充满了安详的愉悦……

“嗯……”苔丝怯怯地应了一声,很显然对天开语的变化产生了畏惧。

“好啦!也不用这样害怕,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好朋友,对不对?”天开语看出她的畏怯,主动向她伸出手,说道。

“嗯。”苔丝迟疑了一下,也小心地伸出手来,与天开语的手相接触。

一触之下,她顿时浑身颤动一下,失声叫道:“天哪,怎么你的手给我的感觉跟自己的一样,有种溶融为一体的温馨!”

天开语笑了起来:“是吗?是不是完全没有人类的感觉,而是自己的同类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天开语终于知道,桑尼的渴望并不是不能实现,既然自己可以让苔丝生出亲族的感觉,那么桑尼也应该可以实现成为人类的愿望。

“好了,小苔丝,想不想送我出去呢?对了,刚才火树跟我打了个招呼,不过我下次有机会再去看他吧!”天开语说着浑身陡然绽放出夺目雪亮的灿烂光华,如一颗疾驰的流星一般射了出去!

“唉——”苔丝话还没说出口,便见眼前一条长长的匹练也似的光华逸逝,急忙紧跟了上去。好在她的本体就是来自于这地穴里无处不在的地苔,因此很快便通过族类磁波的传递追上了流畅穿行于各甬道间的天开语。

“呀,你身上的光真好看哪!”紧紧追随着天开语,苔丝早忘记了自己才是这地下世界的主宰,只知羡慕陶醉地望着被华贵无比的光辉笼罩着的天开语。

“是吗?你也很可爱啊——呵呵,我们到出口了!”天开语说着,忽地身形一停,就像从来就未动作过似地静止在一个地穴的入口处。

“天哪,你的动作真快,果然是已经透彻了解了这地下一切的样子,竟然跟我们平常的速度相同!”停下来之后,苔丝骤然发觉时间的短暂,忍不住慨叹道。

“当然,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天’不是普通的人类,是接近于‘他们’的生命体。”入口处传来了桑尼那浑厚的声音。

“嗯,你说的总是很有道理。”苔丝这次老老实实地承认道,语气中也没有了惯常的俏皮和玩笑。

“嘿,苔丝也会认输,倒是奇事一桩了。”桑尼不禁失笑道。

“是啊,说实话,刚遇到她时,她的声音让我听上去感觉性格跟桑尼差不多,谁知全是伪装……”天开语也加入了打趣苔丝的行列,说起了刚入地穴时,苔丝接引自己用的柔美声音。

“喂喂,你们不可以这样子两个人联合起来讲人家的哦!我又不知道接的是什么人,初次见面,当然要小心一点留个好印象给陌生人喽!”苔丝故作委屈地辩解道。

“后来就忍不住露出‘叽叽喳喳’的本相了吧!”桑尼看来十分了解苔丝,接着调笑这地下的知己道。

“是啊,不过苔丝现在的声音也很好听,‘可可咚咚’的,像地下的泉水一般,着实动听得紧呢!”天开语笑着发表了自己的点评。

说话问,天开语已经飘然出了穴口,来到了茂密的丛林中。回头望时,他看见立刻有数十条树枝藤蔓如蛇一般蠕蠕而动,延伸至洞口,顷刻间便将那偌大的入口封得严严实实,再也看不出一点可以出入的痕迹。那密实的程度,恐怕就算是重物碾过,也不会陷入其中。

“呵呵,像这样的入口,在这里还有不少吧?”天开语笑对桑尼道。

“还有很多,不过那都是为动物提供庇护用的。”桑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虽然仍没有类似苔丝那样的形象,但是天开语却仍能清楚地看到,在自己的身边,有无数的波纹荡漾传播,互相交错蔓延。

“桑尼,你不能像苔丝那样,显示出入类的形像吗?当然,是树的样子也可以。”天开语道。

“这个……比较难一些,即便形成了,也不是很稳定。其实苔丝也是借助了那死去的少女亡魂,否则也不会这么栩栩如生的。”桑尼下无遗憾地回答道。

“是啊,其实刚才一在地下的时候,她已经跟你见过面了呢!”苔丝匆地叫了起来,虽然没有具体的形象出现,但那声音却仍动听地萦绕在天开语的耳边。

“什么?”天开语一怔,立刻反射性地回想起在地穴里的一幕幕场景。

“不要想啦,就是第一次把你丢下,然后又回来找你的那趟嘛!你不是觉得很奇怪,我老是下说话吗?”苔丝开心地笑道,似乎对成功瞒过了天开语十分地得意。

天开语恍然大悟!的确是这样,只不过当时他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得罪了她,所以她才下言不语的……

“她很想看看你,所以就借助了我的精神力量,与你短暂地见了个面。”苔丝笑道。

“是吗?”天开语呆了呆,忍不住问道:“你是说她的……‘灵魂’吗?”

“嘻嘻,可以这么说吧,其实那就是她的一些灵识烙印而已,因为我的精神力量够强,所以就在她弥留的那刻将那些灵识烙印投影到了我们的生壶异。”苔丝娇声道。

“你是说,你们的生命里有一份那个少女的灵识副本?”天开语不禁吃了一惊,不禁有种大开眼界之感——想不到这大干世界当真无奇不有,连生命的烙印都可以备份的!

“是啊!”苔丝骄傲地应道。“不过这的确是件很麻烦的事情,毕竟她的生命跟我们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做起来很棘手,就像以前在地下迷失的人类,我们就没有完成过。可是……不知为什么,或许……是她放开了全部的自己,也或许是有其他什么原因,忽然之间,我们便融为了一体,她的生命烙印成功地投影到我们当中,再也没有分离。”苔丝描述着当时的情景。

她的语气中充满了迷惑和讶异,而天开语却已经明白了一些。

——“……众生便是你,你便是众生,众妙之门别无二致……”罗云不波和渡波罗叹的话在耳边重新响起。

奥妙就在其中。

虽然无法想像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妙景,但是天开语清楚地知道,答案就在其中。

这样想着,他轻轻启口道:“桑尼,其实苔丝说的事情,也很有可能发生在你身上。”天开语忽然发现,要试图把这种体会明明白白地告诉桑尼,将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因为直觉告诉他,这个不同于人类的植物生命、根本不可能理解这里面的含义——就像苔丝一样,事情都已经发生在她身上了,可是她却仍懵懂迷个。

这的确是不同生命层面上的体验和感悟。

就像人类尽管研究了几千年的植物,却仍无法完全弄明白它们一样,桑尼和苔丝即便拥有远起于人类的精神力量,也没有办法跨越生命相异的壁垒。

或者这就是罗云不波和渡波罗叹所说的“趣性”吧。由于各种生命源起的“趣性”不同,而导致了无法相互了解……

“这……我不明白。”果然,桑尼沮丧地叹了口气。

抬起头,透过参天大树那密密匝匝的枝叶缝隙,仰望空中的太阳,天开语微微眯起眼睛,轻轻地吐出一口气,缓缓说道:“那不要紧,就生命的体悟来说,你有人类无法比拟的优势,那就是时间。”

“时间?”桑尼和苔丝不约而同地问了出来。

“不错,时问。你们的生命拥有悠远的历史,而人类却只能在他们短暂的生涯中去追寻生命的答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明白生命虫由的真相。”坑惚中,天开语隐隐生出了一种自己就是“他们”——罗云不波和渡波罗叹,正在向两个另类生命侃侃而谈的错觉……

“可是,如果不能获得完全的自由,即便再活上千年万年,又能怎样呢?我实在是等不及了。”桑尼痛苦地向天开语诉说道。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对于一个一心追求自由真谛的生命个体来说,‘朝闻道,夕可死矣’。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只可惜我自己也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天开语长长地叹息着,以自己比对着桑尼树。透过诸多的遭遇,以及同罗云不波和渡波罗叹的对话,他现在终于明白,自己真正想做的,并非是逆转天道,而是想寻求令自己挣脱一切禁锢的彻底自由。

“可是我真的很需要你的指点和帮助——我的直觉告诉我,你那里有我想要的东西……”桑尼低声恳求道。

“喂喂,你们说的好像很有意思,能不能也算我一个啊?”苔丝也凑起热闹来,“叽叽喳喳”地叫着。

“好啊,也算你一个。”天开语不禁“噗哧”一笑,答应了这小地精。

“苔丝,你不要捣乱,我是说认真的!”桑尼不禁生气道。

“好吧,就算是我们的一个约定吧!”天开语点了点头,也收敛起玩笑的表情,认真地对桑尼道。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桑尼看出天开语即将离开,忙预约道。

“到该回来的时候,我自然会回来。”天开语很自然地说出了一句机锋之语。“那我等你……”桑尼的声音里充满丁对这真诚人类的依依下舍。

“我也等你哦!”苔丝的俏皮总是会破坏凝重的气氛。

“好的,那我走了!”话音刚落,天开语的身形已经拔地而起,一飞冲天。一阵哗啦啦的枝叶声响,天开语所经过之地,那繁密的枝叶纷纷让路给他,辟开了一条通往青天的绿色大道……

    1. 黄色小说

      最好看的黄色小说

      疯情书库黄色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黄色小说大全,打造黄色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黄色小说免费阅读。看黄色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情色小说

      最好看的情色小说

      疯情书库情色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情色小说大全,打造情色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情色小说免费阅读。看情色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翁婿小说

      最好看的翁婿小说

      疯情书库翁婿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翁婿小说大全,打造翁婿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翁婿小说免费阅读。看翁婿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短篇小说

      最好看的短篇小说

      搜书啊短篇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短篇小说大全,打造短篇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短篇小说免费阅读。看短篇小说,就上搜书啊。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山河风光
      山河风光

      会深喉的嫂子写的很好的,文章内容很好,虽然结尾有点内个,但是整体来说还是不错的,kenjing大大加油啊

    • 花海
      花海

      会深喉的嫂子是一本让人看了欲罢不能的小说,看着书中的情节犹如身在其中,深深地迷上了她。

    • Slence缄默
      Slence缄默

      真心评价,kenjing这本书写的很不错的,把主人公写的很有性格,而且叙述情节很恰当丰富,很有吸引力,还有就是该详细的地方会详细。不该说废话的地方,不参水,丝毫没有那种拖泥带水的感觉。很赞了。

    • 望天边星宿
      望天边星宿

      作者kenjing文笔很好,虽然结局有些伤感。但也让人懂得了珍惜。很喜欢。支持!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