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经典短篇 > 警花之殇
八云全文免费阅读 八云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警花之殇八云

热度:162
这是我看电视时突然的经过一天的即兴创作,我没有再去修改,有不对的地方,不喜勿怪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5-30 00:36:1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整个下午,天开语都在与众娇妻的缠绵恩爱中度过。

典兰已经约略知道了些事情发生的情形,个中惊险处虽然天开语未尽数告知,但仅仅听说同伴们被转往外太空的监狱中,便足见事态何等的严重了。但是天开语却没有流露出半点为难甚至犹豫,仍然尽心尽力地去办理搭救狱炼豪大哥和小柯皮的事宜,这令她在爱恋天开语的同时,又生出了由衷的尊敬和感动。

就在这个下午,天开语做出了第一个派遣“十八花魅”之一的决定:当典兰返家的时候,由心星蔻跟随她回去。心星蔻立刻得到了姐妹们的祝贺,而她也在为离别难过的同时颇感欣慰——毕竟典兰跟自己共事一夫,两人已经十分亲爱,自己昕去的地方,终究还有家人陪伴:而别的花魅姐妹的去向却还是个未知数……

“十八花魅”的修为又上了一个台阶,这令天开语不禁惊叹人类潜力的莫测。

由於“灵犀窍”的原因,让她们每个人的修为在聚在一处时,竟然隐隐有无限放大的迹象,而这种实力,恐怕在整个东熠大陆,已经没有多少武者可以具备了。

对於“十八花魅”的提高,天开语当然是十分高兴。有了她们的力量协助,再加上‘金粉世家’的支撑,相信自己便可以在这个时代真正形成一股属於自己的争霸势力了!

在整个下午的家庭聚会中,卓映雪都显得柔情似水。她不但对自己心爱的男人温柔备至,更对那些青春娇艳的姐妹们疼爱无比。当然,她最终还是和御安霏最为谈得来,因为一来她们二人都曾经拥有职位,二来都是母亲,而且都失去过亲人。

虽然名义上御安霏是天开语的爱奴,当然也是卓映雪的爱奴,但卓映雪却丝毫没有上下的分别,相反的,对御安霏更加地亲和友爱。

心心相映下,御安霏对卓映雪也增添了百倍好感。由於上回在杏林时两人相会的时间过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对於卓映雪这个女将军的友好,很大部分的因素是基於天开语,以及两人身份的差别。但是现在相处下来,她却对卓映雪有了真正的认识,卓映雪的美丽、成熟、主见、宽容、温柔,都让她的心灵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家”的甘露滋润,令她幸福陶醉。故而对於卓映雪,御安霏既有爱奴的顺从尊敬,又多了除对丈夫天开语以外之人没有过的依恋……

此时整个房间已经被天开语以神鬼莫测的力量竖起的力场墙透明无形地分割成了三个区域,而这三个区域中分别由“十八花魅”、卓映雪和御安霏,以及天开语同典兰、黑雪若在内。这样一来,虽然同处一室,而且众人可以互相看到,但由於力场墙的磁波吸收效果,三个分割区域间的声响却是彼此间听不到的——当然,天开语这个环境缔造者除外。

由於“十八花魅”正十分勤奋地进行自己的功课,而卓映雪又同御安霏在房间一隅相互爱抚、依偎亲热着说悄悄话,因而天开语的身边暂时便只有典兰和黑雪若这两个可人儿“叽叽喳喳”地说个不住——当然她们说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切实的内容,天开语也不必过多理会,他知道自己所要做的,只是静静地听着,摸摸她们的光滑身体,并时不时地亲吻她们一下。

“小乖乖,你们在这里待一会儿,哥哥去雪儿她们那里看看。”眼睛余光瞥到一隅的卓映雪和御安霏紧紧绞作一团,天开语不禁心动,便轻拍拍两个少女道。

典兰与黑雪若立刻本能地朝卓映雪和御安霏方向看去,然后对视一眼,会心坏坏一笑,道:“那好吧,哥哥你去吧——嘻嘻,妈妈她们好像很开心呢!”她们已经习惯学着“十八花魅”的称呼,一并叫卓映雪和御安霏“妈妈”了。

分别吻吻二妹高高噘起的鲜红小嘴,天开语从四条雪臂中抽出身来,向卓映雪和御安霏走去。

望着天开语毫无阻碍地穿越力场墙,仅仅在空气中泛起一道扭曲的涟漪,典兰不禁赞叹:“天啊雪若,你看哥哥,啧啧……”

黑雪若挨近典兰,靠在她怀里,娇憨地摩弄精灵的坚挺乳峰,理所当然地撇撇嘴,道:“当然了,天大哥可厉害着呢!姐姐你没见过他很容易就把人变成空气……”话说了一半,陡然意识到这可是天哥哥同自己的秘密!她忙一伸舌头,止住了话头。

“什么?把人变成空气?”典兰吓了一跳,立刻瞪大了眼睛问道。这种事情她可是闻所未闻——把人变成空气,这怎么可能?除非是传说中的魔法!

“没……没什么,嘻嘻,姐姐你的宝贝好大,让雪若吃一口……”黑雪若心中大慌,忙岔开话题,藉着亲热一口含住了典兰的嫣红乳蒂,用力吮了一口。

“呃——你……雪若你……好坏……”典兰登时被小丫头吸得心中发慌,娇躯随之控制不住地酥软了下来……

走到卓映雪和御安霏身边时,卓映雪已迷离的眸子正半睁着,看到丈夫过来,也没有特别的反应,仍然俏脸潮红哼哼促喘,显然御安霏服侍得她极是舒服惬意。

天开语并不言语,只是在御安霏的背后半躺下来,温柔地望着雪儿激情澎湃的样子。

看了没有片刻,便见卓映雪突地睁大了双目,娇躯也激烈地僵直颤栗起来,口中更“呜呜”地似哭欲笑地呻吟哽咽,雪白的贝齿紧啮下唇,双眸直直地看着天开语,那眸中虽水汪汪的却游栘迷离,没有聚焦……

心叹一声,天开语知道雪儿已经被安霏这爱奴弄上了高潮。眼见卓映雪眼中在悸动之后现出些许疲惫,他才上前,隔着御安霏搂住了爱妻。

御安霏娇躯一颤,觉察出身后硬物顶在了臀缝,马上明白是天开语欺近,便忙主动翘臀相迎,将主人硬根纳入了紧密油润的皱窍。

“安霏好吗?”天开语一面惬意地享受具势深植在谷道中的绵密快感,一面含笑柔声打趣卓映雪。

卓映雪眼瞳渐渐恢复了神采,羞赧地微点下头,伸颈送上香唇。天开语密密地吻了一回,笑对御安霏道:“安霏,还不掏出手儿,让雪儿看看你的杰作?”

卓映雪登时娇躯剧颤,颤栗呻吟道:“不要……安霏,不要理他……”说了一半,却怱又抖了一下,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天开语一言不发,颊晕红赤,痴了一般,似乎御安霏埋在下面的手又抹到了什么销魂妙处。

娇躯抽搐了片刻,卓映雪才再次懈软下来。这回她却不再看着天开语了,而是软软地伏在御安霏肩头,一副无力反抗的娇怯样儿。

不知御安霏的纤手在卓映雪下面捣弄采摘什么,天开语只听到啧啧一片烂泥般的搅拌声,顷刻之后,御安霏伸出手来,那五根纤长的玉指上却已然糊满了半透明的乳状腻物,稠稠黏黏地挂着涎丝,正散发出腥馥的气味。

“呵呵,难怪雪儿会瘫作一团,安霏果然神乎其技啊!”天开语忍不住调谵道,同时下面退出了御安霏的皱窍。御安霏立刻心有灵犀,把黏乎乎的玉掌探到底下,将卓映雪的淫浆悉数涂抹在天开语的巨根之上,然后引导硬物再次挤入谷道,个中细腻之处的淫靡香艳,实在难以言表……

颠狂之后,三人心神皆醉,良久无语,沉浸在灵肉交融的宁静之中。

“开语,雪儿真希望生生世世都可以陪着你……”卓映雪伏在天开语胸前,梦呓般喃喃道。

“是啊,安霏也想这样,大家永远在一起……”御安霏在另一边握住卓映雪的手,充满感情地低声道。

一个念头突地在天开语脑中跳出——生生世世……“灵犀窍”……

眼中陡然放出锐利神光,天开语失声轻叫道:“嘿,或许这有可能哦!”

卓映雪和御安霏皆是一怔,对视一眼,卓映雪不解道:“开语你说什么,什么有可能?生生世世在一起吗?”

天开语点点头,霍地从二女中间坐起,目光射向正围坐一圈、灵识融为整体的“十八花魅”,眯起双眼,缓缓说道:“是的,我觉得应该是可以的……”他想到了自己的转世记忆,以及罗云不波和渡波罗叹的一些话,更联想起自己可以因为几世的不同转世灵识而转变为相对的肉体形象——“灵犀窍”既然专注灵识功夫,通过修习灵识的统一来扩大力量,那么在控制灵识烙印这方面必然有强大的作用!

想到这里,他一下兴奋起来。

“来,你们过来……”心灵立刻敞开,发出了温柔的呼唤。

如石子投入平静水面,正全神贯注地沉浸在“灵犀窍”纯净单一世界里的“十八花魅”立刻生出反应:“是,主人,我们来了!”

就在心音刚落的一刹那间,天开语吃惊的发现,眼前的“十八花魅”竟然出现了令人震撼的一幕——只见十八个美丽少女的窈窕身形,在瞬间消失,合变成了一个少女!

而这个少女,竞浑身散发出万道霞光、炫彩缭绕!那进现的万丈光芒简直令天开语无法睁眼正视!

更让天开语震动的是,这个散发出绝伦容光的美丽少女,居然轻轻巧巧地越过了他设置的磁波力场墙,没有丝毫阻碍地来到了他的面前!

“你……你们……”刚刚来得及张开嘴发出一个音节,眼前所有的妙相奇景便立刻消失,呈现在天开语眼前的,仍然只是十八个美丽窈窕的少女,“十八花魅”

正俏生生地立在他的面前……

一切都像是做梦一般。

但天开语却知道不是梦。

因为或许他可以眼花——当然这种情况之於他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但是“十八花魅”畅通无阻地越过他的力场墙却是摆在眼前一个不争的事实。

要知道,他现在所设置的力场墙,已经与在“平虏”时曾经创造的大为不同。

现在他的磁波力场墙已经彻底与大地融为一体,在大地创造一切万物的力量作用下,他的磁波力场墙一旦设置,那么在大地上任何生命体的频波都无法越过,也即所有生命体的实体都无法通过——这才是结界,大地上最究极、最强大的结界——生命的结界。

这个生命的结界,他的“唯心什照”将之称之为“地母叹息”;它与“地母深渊”有着异曲同工的神妙,但却更进到了远不止一层的强大!

可是……

就是这大地一切生命的禁忌,“十八花魅”却通过了。

这只能证明一点,她们运用“灵犀窍”所发挥出来的力量,隐含某种超越了大地限制的异力。

——会是什么异力呢?

呆呆地望着十八张美丽的娇靥,天开语不禁陷入了沉思。

“天大哥,有什么事吗?”净逸华主动越众而出,来到天开语的膝前温柔倚伏,轻声问道。

“哦……没,没什么。”天开语忙掩饰地笑笑,大掌伸出,爱抚净逸华如瀑的秀发。

“可是逸华感觉得到天大哥心中的迷惑……”净逸华秀丽无匹的脸儿上透出一层圣洁的光辉,以及从未有过的一种母性的柔和。

天开语心中一动,一个模糊的感觉从心头浮过。

“你们回去吧,回到原地。”天开语灵机一触,柔声吩咐道。

“嗯。”没有半点的迟疑,净逸华立刻点点头,扭转那雪莹柔美的修长脖颈,心灵中发出呼声:“姐妹们,我们过去吧!”

没有一个人发出声响,“十八花魅”立刻齐齐起身,向原来位置退回。

天开语眯起了双眼。

情况如何,马上便可见分晓。

不出所料,在强大的磁波障碍面前,“十八花魅”纷纷受阻,柔韧而坚不可摧的大地势力——“地母叹息”,立刻将众花魅温柔而坚决地拒绝了。

“主人……”御安霏显然觉察到天开语行为的异常,忍不住轻唤了一声。

天开语点点头,轻吁一口气,微笑起来:“很好,她们的努力终於没有白费。”

他已经知道,自己刚才决没有看花眼睛——以他可辨色相真髓的神目,任何的幻象都无法逃脱他洞穿一切的观察!他相信,自己方才所看到的那个独一无二的绝色女形,定是“十八花魅”“灵犀窍”的某种成效示现,只是这种示现,很可能无法重复上演。

御安霏靠近天开语,抱着他肩头,娇痴痴地道:“主人,她们现在的表现您已经满意了吗?那么是不是不用分开了呢?”她仍对“十八花魅”的分离耿耿於怀。

天开语摇摇头,笑搂住她玲珑纤腰,道:“哪里,她们要走的路还很长,分开是必须的——只有时间和眶离,才可以令她们真正炉火纯青,臻达化境。”

这时净逸华再次回转,柔顺地跪伏在天开语膝前,仰起明亮的双眸,抱着他轻声道:“天大哥,您说过,未来需要我们的帮助——您放心,我们的生命都是您的,何况是暂时的分别呢?”

天开语点点头,凝视着净逸华秀美的脸庞,怱心头一悸,双眸遽然深邃起来,眼前一道光影隐隐浮现,他再次长长吁出了一口气。

“逸华说的对,你们只不过是暂时的分别,并非是永远的分离。”天开语缓缓说着:心灵的感应已经提示他,净逸华与刚才气象万千的“幻影”有着特别的关系。

“而且,为了未来的记认,我将给予你们心灵的契约。”天开语继续说着。他已经决定,将自己本元灵识的一部分,尝试着嵌入“十八花魅”的通窍灵犀之中。

这种做法,他仅仅从前世考古所得知识中的传说片段获悉一些,但此刻身负的强大修为,令他坚信自己的计画可以成功!

现在,天开语知道自己已经可以透过心灵的力量与“波切旬月”小组、发红萼以及“十八花魅”进行联系。但是他也明白,所有这些人当中,却只有“波切旬月”小组的孩子们具有与他心灵感应的能力——那次他遭遇黑衣神秘人,在生命受到威胁之时,便是她们前往的。而“十八花魅”却没有表现出这方面的特点。

这是为什么呢?

他不是很清楚,但是眼下他正在做的事情,就是要让这种感应产生!

他所需要的,就是即便他化身为前世的“霸”文道,抑或是后世的“幻梦大医者”,都能够令她们在见到自己时生出感应,而不会被外表的形貌以及所谓的转世烙印所迷惑——他要她们在任何时候,都识别出支配他天开语的那个根本。

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成功,但是他却用了一个“嵌加烙印”的方式,在自己每一世的灵识中都增加了一个生命的符号,他把它叫做“契约”;而这个相同的“契约”指向的目的,则是“十八花魅”。

——什么叫似曾相识?什么叫魂牵梦萦?

他相信,人类的这种感觉,其实便是命运烙在每个进入轮回的生命的一种符号。

只不过,那原本应该由命运,也就是他所要逆抗的“天道”烙下的生命记号,现在由他自己来创造而已。

他要在自己和“十八花魅”之间,缔造一个被人类称之为“缘”的美妙符号,一个灵魂与灵魂之间的契约。

卓映雪、御安霏、典兰以及黑雪若,都被眼前的景象深深震撼了。

眼前的一切,令她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是身处在现实之中。

看到的所有,都如同梦幻一般,显得那般的不真实,那么的幻彩迷离。

房间内已经看不到任何的器具,所有的人都处在一个光芒绽放的世界中。

释放这一切的源头天开语和“十八花魅”,却依然纤毫清晰地落入她们的眼中。

绚烂无匹的七彩光华如匹练也似地,以实质的形态和看得见的速度向四处泱泱伸展,虽然光辉灿烂,但是却绝不刺眼,仿佛那光辉并非从肉眼,而是透过心灵来传递的一般。

一种无法言表的感动令四女情不自禁地相互拥抱牵手,莫名的热泪滚滚而下。

天开语以其融合了精神和能量的,几近神道的力量,将“十八花魅”的灵识与自己的水乳交融,甚至连那身外身、神外神的“雪元冰魄”,也一并打散、重组。

他要令“十八花魅”的每个人都拥有与自己一样的烙印。

在需要的时候,他甚至可以将“雪元冰魄”从“十八花魅”的灵识中唤醒——当然,这得有条件,而条件,便是他破开天道操控,强行加入“十八花魅”生命中的记号——“心缘冰契”。

一声闷雷从光芒中炸响,卓映雪等遽然发现,自己的眼前变成了一片白芒,原本清晰得似乎可以看到形状的匹练光华,在瞬间炸成了太阳般的炽白,化作无数冰寒的针状白光——天开语和“十八花魅”的身影登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纷纷扬扬的雪花四散飘洒。

原本温暖的室内,转眼间呈现出一个雪白的世界。

透过娇嫩的肌肤,一股沁人心脾的清凉涌入了每个人的身体,令卓映雪等感到整个人一下子清楚了没有半点的杂质,眼前所有的一切,都一丝不苟地毕呈於她们的心湖。在这一刻,她们也拥有了“心镜”,如天开语一般通透明澈的心灵之镜。

异状再现。

漫天的雪花就如来时那样突然,就这么没有半点徵兆地忽然消失。

一个璀璨晶莹的世界出现在卓映雪四女的眼前。

在这个冰晶的世界里,天开语和“十八花魅”已经没有了正常人类的形体,而是变成了透明水晶的样子。

但卓映雪四女已经没有了惊讶。

在冰雪般的心镜中,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异变,都不可能再令她们惊讶。

在这个心镜中,她们有的只是冷静。

异状在继续发生。

所有的透明晶莹开始慢慢变化,逐渐“染”上颜色……

仿佛那透明水晶的形象只是一个外壳一般,天开语和“十八花魅”的人类肉身形体也重新浓实起来,水晶的形象则渐渐淡去……

一切终於重新恢复了“现实世界”那样。

但是在卓映雪等四女的眼中,这重新出现的“现实世界”,却显得那样生动、新鲜。

心镜波动,心湖泛起涟漪。

一股激动涌过卓映雪的心头。

她知道,自己眼前的世界之所以会“重生”,皆因自己的心灵已经产生了神妙的变化,得到了涤荡的缘故。

目光转向身边的御安霏。

心灵相通的感觉倏怱涌现,卓映雪从御安霏的眼中读到了与自己相同的感受。

不用再看雪若和典兰,因为她知道,她们也一定与自己一样。

天开语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的心情。

在与“十八花魅”灵神交融的那一刻,他竞隐隐地感觉到了有一股力量,似乎正凌驾在自己和“十八花魅”之上!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力量呢?

——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感觉过呢?

天开语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一种无法面对的无奈——即便是与罗云不波和渡波罗叹那两个老妖物,抑或是威灵莫测的上天,他都没有出现这种感觉。

那种力量,自己简直无法揣度,因此也就没有了对抗的可能。

可是那力量却一闪即逝,并未持续很长时间。

但对於心量已可初窥“刹那即永恒”门径的天开语来说,这一闪即逝留下的映像却已经足够了。

他的心坚固无比,因此他确信自己的感觉不会错误。

隐约地,天开语意识到,自己的修习成就,可能已经开启了一道神秘的“道”

之大门,而在这扇门里,隐藏着新元人类尚未探知过的崭新世界。

在这个崭新的世界里,自己目前的修为,很可能算不了什么,甚至只能称得起“低级”……

他不禁悚然而栗。

——天哪,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不知是否天人交感,外面原本晴朗的天空,顷刻间便乌云密布,甚至连气候测报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狂风大作,海涛咆哮。

如同一抹幻影,天开语来到了室外海边。

就在与“十八花魅”进行“心缘冰契”交融时,他对“唯心什照”的心法又有了新的心得。

他知道如何真正地做到形神一致。

尽管这个心得的启发是获益於那股神秘的力量。

“透形幻影”,这便是他心得的示现。

现在,他只需举心动念,便可以轻易到达原本需要飞行的地方——虽然仍有空间和距离的限制,但却已经跳出寻常中规中矩的武道锢囿。

不过他仍很清楚,自己的“透形幻影”较之字凄这个天地间的异人来说,字凄那可以在动念之际无远弗界的“真空无上”终究高明太多。

自己只不过是尘世间的“幻”。

而字凄却是出离世间的“空”。

五大绝学毕竟有其独到之处,绝非可以轻易触类旁通的。

——如若有“地母叹息”的限制,字凄是否仍能够“空”却一切呢?

迎着铺天盖地倾泄而下的暴雨,天开语脑中忽闪过这个有趣的念头。不过这个念头立刻被眼前狂暴的天象冲却。

虽然如山矗立,但现在的天开语,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幻影。

大雨倾盆,只是在浇到他的身上时,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会自动从分布在周身衣衫褶缝中的致密护体力场流下,而是穿透了天开语的整个身体——就仿佛他根本就不存在,只是一具幻影一样——结实有力地击打在海滩上,溅起无数白沫。

清透坚固的心识慢慢模糊……

一滴、两滴,十滴、百滴……

雨水打在脸上的触感告诉天开语,自己又恢复了平常状态。

任由雨水密集地打在身上,天开语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得意骄傲的笑容。

他的目光望向充满震怒的天穹,深邃而不可测知,仿佛苍天的举动,只是他眼中小孩子的把戏,不值一哂。

——谢谢你。

——如果不是你的灼烈击打,恐怕天某不可能浴火重生!

天开语眼前浮现出“乎虏”的岩石上,自己被雷电劈打的那一幕……

他早已经学会了感恩。

不过之前那只是对大地母亲。

现在,他又开始对苍天发出了同样诚挚的感谢。

他深深知道,造就今天的自己,固然有罗云不波和渡波罗叹所说的前因,但苍天和地母的作用,却是他们所没有考虑进去的。

不破不立。

预破则立。

如果没有自己的必死之心,转世记忆再多,也只能沦为芸芸之徒。

天开语感到,自己的内心正在前所未有地丰富起来,这种丰富,简直比心神的空灵澄澈还要令他享受。

他微笑起来,没有半点的骄矜,是很人性的那种。

下一刻,他已经回到了家中,与雪儿等娇妻在一起。

只不过他浑身却已经湿透,腥咸的雨水不住从他衣褶滴落,房间里迅速弥漫出令人惬意的水的气味。

“来,安霏,帮我换一件衣服。衣服湿了,不舒服。”天开语说出了一句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话。

但就是这句话,却令卓映雪等莫名地热泪盈眶。

天开语的这句话,充满了人间最为普通,但却最为温馨的生活气息。

而唯有最普通的生活,才最能够打动人的心灵。

外面的暴雨迅速稀落下来。云卷云舒间,万道金光透过急速消散的云层,洒落在蔚蓝的海面上。

雨停了。

时间已经近黄昏。

“哥哥,来,换衣服吧!”黑雪若清脆温柔的声音在天开语身后响起。

天开语笑了,因为他已经知道了答案。

什么是退藏於密的答案。

天开语罕有地决定步行赴约。

在去“天武道院”的路上,他又遇到了“熠都四少”——露露、淘淘、伊博和岩脊。

此刻他已经从司秘莲娜那里知道,这“熠都四少”的背景,实是大有来历。这四个孩子,非但出身不凡,便是武道天赋在同龄少年中也是不寻常的高。

他们居然是权贵子弟中,罕有的凭藉自己实力考入“天武道院”的学员,因此敞为“天武道院”所培养的东熠未来后备人材之一,他们实在很得熠京各方面的青睐和爱宠,自然也恃宠而骄,做出许多任性之事——玩禁忌游戏时被女宪督申司由恭捉住,便是其中一例。

“天将军您好!”毕竟随同天开语一段时间,露露眼尖,立刻看到了天开语,忙主动向他招呼行礼。

“天将军!”

“天将军您好!”

“天将军!”

淘淘、伊博和岩脊连忙跟着趋步上前,向天开语行礼,惹得路边行人也纷纷侧目,均末想到居然在街市之上,会遇到一位将军。

天开语不禁微微皱眉——这几个孩子,也未免太过不知深浅了,居然在公开场合就这么称呼自己。

不过他倒也没有责备“熠都四少”,此刻他的心情十分平静,一如平常的民众。

“你们好。怎么都在这里,逛街吗?”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天开语迎着四人走去。

“喂,看呐,是一位将军哦……”

“是啊,看,好年轻……”

“哇,他的样子好高大有型!”

“真的假的,咱们熠京有这么年轻的将军吗?”

“不知道,不过听那几个孩子是这样喊的……”

“看他的样子,好像很平易近人……”

“他的眼睛好亮……”

“不过听说咱们熠京好像是从外地调来了一位年轻的将军,不知道是不是他……”

“呀,他的样子,好大度……”

“是啊,很坦然呢,那气度果然不一般,年轻人少有他这样的……”

“真有意思,今天居然看到一位将军在大街上跟我们一起用走的……”

“或许他厌倦了整天飞来飞去?”

人群的窃窃私语一一清晰传人天开语的耳内,他不禁心中一动,想到了如何替自己造势。

民众的个体力量是卑微的,但是民众团结起来的时候,却往往会创造出无法估量的奇迹。

现在的阶层划分,越来越明确隔离,这对他来说,不啻是个机会。

他要抓住机会,就如同在“平虏”基地时做的那样。

暗中释放“幻梦大医者”的精神控制术,天开语脸上继续展现着动人的微笑,但眸中却隐隐多了层迷幻的光彩。他要将自己亲和、强势的一面出示给在场的所有人,他相信,不需要多久,他这个东熠历史上最年轻的高级将领,便会在谣言中传到每一个民众的耳内,并影响着民众盲从的心灵。

“……嗯……”露露腼腆地点了点头。淘淘、伊博和岩脊立刻围在了天开语周围。

从四个孩子尚未学会掩饰的眼睛里,天开语看到了敬畏。他立刻明白,定是他们家里的人,已经将自己目前受到傲霜红和风流扬青睐之事透露一二了“呵呵,现在我想去见老头子,你们忙吧!”天开语笑着说道。

“老头子……哦,您是说……”严脊刚有所醒悟,便被伊博瞪了一眼,忙吐了下舌头,缩了回去。

“既然这样,那我们陪您去吧!”淘淘忙热切道。

天开语不解地看了这个束发的活泼少女一眼——好好地逛街,干嘛要做小尾巴?

“是啊,那我们陪您去吧。对了,厉风师兄正好之前找我们有事,伊博、岩脊,我们回去吧!”露露出跟着道。

天开语看到伊博和岩脊立刻现出一脸的苦相。

“这……露露你能不能不要提,厉风老太好麻烦的……”伊博痛苦地呻吟起来。看来露露所说的厉风之事,定是让他们受苦的。

这时天开语已经重新迈步上路,身边仍有一些行人若即若离地跟着——毕竟尾随的是一位将军,他们尚不敢明目张胆地作为。

“算了吧,迟早要面对的,还是去吧!”淘淘劝道。自从与伊博有了亲密举动后,她便对伊博格外地温柔。

“好吧……真是的,本来想藉着上街来躲避的,哪知……咳!”伊博一跺脚,只好幸幸地跟上。

“天将军,那天……那天真是对不起,我们不应该……”为避开好事者,露露细心地召了一架六人乘越流供五人乘坐,在越流平缓地飞往“天武道院”的途中,她主动开口向天开语道歉。

“是啊,上回都是我们不好,让天将军您被误会了……”淘淘也低声下气地承认错误。

“是吗?呵呵,事情已经过去了——对了,你们后来是怎么从由恭那里脱身的?她可是很严的。”天开语耸耸肩,不以为然地笑道。

“是吗?不过感觉她还算好说话的。”岩脊插嘴道。

“是呀,那天那位宪督带我们走了之后,只关了我们两天,后来不知道为了什么,仅仅留了记录,便放我们走了。”伊博补充道。

天开语一笑:心道由恭哪里是什么凶恶之人呢?法理不外乎人情,在没有大的问题之下,她并不会做出有损四个孩子前途的事情来。

“她知道你们‘熠都四少’的名头吗?”天开语笑着问道。此时已经远远可以看到“天武道院”那巍峨耸立的“熠浮屠”了。

“嗯,后来她主动问我们的。”淘淘老老实实回答道,再没有了第一次面对天开语时的轻浮。

天开语点点头。

由恭的确是观察入微的执法者,看出这“熠都四少”确实还只是不谙世事的大孩子,而非自己执法的对象。

“对了天将军,我们听厉风师兄说,您很厉害的!”这时伊博又问道,看来他对天开语的畏惧尚不如其余三小,或者是四人中他的年龄最大,而要摆些老大的样子吧。

“还好吧。”天开语淡淡道。

“真的吗?不过-一-风师兄说,他根本不是您的对手。如果您参加‘震旦之约’的话,他半点希望都不会有的。”淘淘抢着道。

天开语嘴角浮现出一缕高深莫测的微笑。

——是这样吗?

——如果没有了他天开语,区风就有希望吗?未必。

——那个冰天裂呢?他分明已经得到了傲霜红的心传,而且修为成就也相当稳定……

轻轻摇了摇头,天开语将这个问题抛在了脑后。在现在这个时候,谁得到“震旦骄阳”,抑或自己是否参加“震旦之约”,已经不重要了,这件事情已经画上句号,他不会再去为它多加考虑。

“对不起,我要先走了。”轻轻吐出这句话后,天开语的身体骤然变得透明,形成一具幻影,转眼间从越流中“熠都四少”的眼前消失。

“咦?天将军他走了?”岩脊吓了一跳,忍不住惊叫道。

“他……他好厉害,我们眼睛一定是花了……”露露震动道。

“怎么他的身体像是全息影像……”伊博倒抽了一口凉气道。

“是啊,好像一刹那变得透明了一样……”淘淘矫舌瞠目道。

以“透形幻影”的形念术,天开语提前离开“熠都四少”,到达丁“天武道院”的大门——“熠浮屠”的入口。

    1. 短篇小说

      最好看的短篇小说

      搜书啊短篇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短篇小说大全,打造短篇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短篇小说免费阅读。看短篇小说,就上搜书啊。

    1. 黄色小说

      最好看的黄色小说

      疯情书库黄色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黄色小说大全,打造黄色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黄色小说免费阅读。看黄色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翁婿小说

      最好看的翁婿小说

      疯情书库翁婿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翁婿小说大全,打造翁婿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翁婿小说免费阅读。看翁婿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乱伦小说

      最好看的乱伦小说

      疯情书库乱伦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乱伦小说大全,打造乱伦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乱伦小说免费阅读。看乱伦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童话中魔法的城堡
      童话中魔法的城堡

      加油八云,写的很棒,人物刻画的生动细腻,并且符合人物的背景

    • 最耀眼的星
      最耀眼的星

      个人觉得警花之殇这本写得还不错,很精彩,内容比较丰富,个人比较欣赏这种文章,棒!

    • Slence缄默
      Slence缄默

      真心评价,八云这本书写的很不错的,把主人公写的很有性格,而且叙述情节很恰当丰富,很有吸引力,还有就是该详细的地方会详细。不该说废话的地方,不参水,丝毫没有那种拖泥带水的感觉。很赞了。

    • ゛撑一把青伞”
      ゛撑一把青伞”

      作者八云写的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会长时间追的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