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经典短篇 > 端午节,老公我该如何面对你
端午节,老公我该如何面对你小说免费阅读全部目录

端午节,老公我该如何面对你佚名

热度:126
貌似来自天涯论坛!还不错!可以一看。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5-30 00:39:3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如同幽灵一样,天开语虚幻的身影穿过厚重的磁门,进入了羁押室。

与通道里一样,这羁押室里也是漆黑一片。

但是天开语那双灵眼却毫发可辨地将里面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

里面的四个人,每人头上都带着“咒箍”和画罩,委顿地蜷缩在角落里,那个身形高大的狱炼豪正紧紧护着小柯皮躲在一隅:而那个“暗夜香”,则单独缩在另一个角落。

——是否要将她也救出来呢?

天开语不禁犹豫不决。他当然知道,多带一个人在身边,尤其是“暗夜香”这种身手极差的女人在身边,只会拖累自己。

“我到了。”天开语暂时将“暗夜香”放在一边,无声无息地来到了狱炼豪和小柯皮的身边,对狱炼豪发出心灵传音。

“啊……天先生您到了?”狱炼豪着实吃了一惊。由於他的修为与天开语相比差距实在太远,因此天开语在他心灵中的对话一直都是那样的清晰有力;此时虽然天开语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他仍然没有判断出距离远近。

“不错。”天开语轻柔地说着,伸出一手,握住了狱炼豪本能地在空中乱抓一气的大掌。

“真的是天先生!”狱炼豪如同溺水之人,一触到天开语温暖有力的手,便立刻紧紧抓住,再不肯松离。

“小柯皮他没事吧!”天开语问道。

“他没事,他一直睡着。”狱炼豪答道。

“睡着就好,可以省却很多痛苦。”天开语点头道。

“天先生,您是怎么进来的?能带我们出去吗?”狱炼豪问道。

“应该没问题吧!”天开语道。他一面回答,一面手伸向了狱炼豪的脖颈,摸他的“咒箍”。

“天先生,这东西很棘手的……小柯皮就是因为它,已经昏迷三次了……”狱炼豪苦笑道。

“我知道。”天开语点点头。他知道,如果想救狱炼豪等出去,首要的便是破坏这“咒箍”。毕竟狱炼豪等不比自己,他们只要一出现在地下通道中,便会立刻被发现。“透形幻影”,以及反磁波红外监视的特殊能力仅限自己,狱炼豪等是不具备的。

略想一下,天开语以手指在狱炼豪的颈部轻快地划了一圈,彷佛利刃加被,那面罩登时应指而裂;而在做这个动作的同时,天开语的磁感之力已经遍布了整个羁押室——还好,并没有异常的磁波反应,这说明狱炼豪的面罩并不包括在“咒箍”

所局限的范围。

“呼——”狱炼豪情不自禁长长吁出了一口气。

“不要出声!”天开语立刻在心灵中对他发出警告。

狱炼豪忙噤声不动。“是,天先生。”他在心中惭愧回应天开语道。

来回在那“咒箍”抚摸数回,天开语微皱起了眉头。

不出他所料,这个“咒箍”一直在向外界发射频串不定的磁波,显然在附近有其接收装置。如果轻易将其毁掉,那么,那装置必然因信号回报中断而报警!

而且他还感觉出,这“咒箍”乃是一体成型的刑具,除非释放人犯,将它内部的电子晶体彻底破坏,以停止锁闭的作用,否则便休想将它自狱炼豪的颈中取出。

——除非狱炼豪有缩骨的本领!

苦笑一下,天开语知道,自己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狱炼豪和小柯皮救出已不可能,现在只有赌上一把了……

他闭目沉思,在六条地下通道中选择着出路。

他要利用混乱,以最快的速度将二人救出!

而且,他放弃营救“暗夜香”和另外一个人。

这样决定之後,他立刻行动,以大地的力量俏无声息地打开了羁押室的重磁合金门,然後一咬牙,“冻冰粉星”之力在顷刻间贯注至狱炼豪和小柯皮的“咒箍”

之中,一触瞬间,将其碎裂失效,之後立刻捻碎扔掉——饶是他动作快逾闪电,二人的颈问皮肤仍微微地冻伤了些许。

警报声立刻响起。

就在那重磁合金门再次因报警而自动关闭的瞬间,天开语已经挟着狱炼豪和小柯皮窜出了羁押室,奔入漆黑一片的地下通道!

飞驰在黑暗中,天开语的灵觉发挥到了极致。

他将整个六条地下通道发生的情况一一了然於心,并且及时寻找着合适的通道。

他知道,前来抓捕的守卫一定都佩戴有特殊夜视装备,这种夜视装备甚至可以透视重磁合金门!

他必须抢在守卫到来之前,到那个距离地面最近的通道。

他已经不可能有时间赶到出口,唯有破地而出!

前面的重磁合金门一层层关闭,他又一层层将其打开……

他感觉到,周围相互沟通的六条通道里,守卫正步步进逼——狱炼豪和小柯皮的影像在地下通道里根本就无处递形……

他更察觉到,地面上也开始盘旋着飞警,看来梵衣色已经了解到了地下的情况,开始着手布置地面上了……

闭着双目,天开语完全以感觉在黑暗中穿行,他已经不用那双灵眼去看黑暗中的道路。

只有尽快回到地面,他们才有可能不动干戈地脱身,否则定会有一场战斗,尽管这战斗未必会很激烈,但肯定对他的身份隐藏产生不利影响。

心里想着,他挟着狱炼豪和小柯皮的双臂一紧,便轻易将瞪大了眼睛的狱炼豪和刚刚有些清醒的柯皮弄昏了过去。

快——

再快——

到了——

遽然间,一团强大无匹的“炽”系能量球在大地强横的磁能裹挟之下,沛然而出!

“轰——”

耳边发出空气摩擦的尖厉呼啸声,无数泥土和砂石尚未来得及落下,便被化成了粉末冲得无影无踪。

乌云笼罩的大地终於出现在眼前。

天开语挟着狱炼豪和小柯皮,终於成功地破土而出,在将地面的数十驾冲扬冲得飘零四方之际,昂然飞向天空!

一道闪电霹雳而下。

“喀喇喇——”

激烈雷声中,瓢泼大雨再度披淋而下。

“围住他——”风雨声中,梵衣色厉声大喝道。内心的执着告诉他,这从地下冲出之人,一定是天开语!

但是——

在第二道闪电的映衬下,他看到了一张与天开语完全不同的脸——不,甚至连身形也不一样……

——他是谁?

梵衣色心中升起一个大大的疑团。

以他长期以来对人形貌的辨识本领,几乎没有哪个经过妆容术改变相貌和形体的人能够逃脱他的一双利眼!

但眼前这个屹立在雷雨夜空中的男人,却分明没有妆容术伪装,他根本就是一个真实的人……

一切发生得太快,那些被天开语突破地底街散的飞警、飞宪们,尚未来得及重新聚起包围之势,便见那挟持了两个人的陌生男子迎着无数密集雨帘,越过了包围圈,向茫茫一片雨雾深处逸去。

“快追!”梵衣色忍不住狂叫道。直觉告诉他,那被陌生人挟持的两个人,定是这个案件的关键!

警笛随之长鸣,令得本已经充满神秘迷茫的雨夜又增添了凄厉和诡异。

嗖嗖嗖嗖……

近百驾冲扬破开雨幕,向天开语三人消失的人向追去。

耳边不断传来雨水打在地上、草泥飞溅的声音,天开语挟持苦狱炼豪籼小柯皮,以几乎贴着地面的高度飞驰着。

他知道,相对於“五木山”的监测来说,在这大雨之夜,那天上的卫星监测能力就要相对弱了许多,再加之狱炼豪和小柯皮二人身上没有纪牌进行信号回应,跟踪起来的难度便又增加了数十倍,因此在他以磁波能量包围着二人贴地疾飞的情况下,根本就不会暴露行踪。

现在,他最要紧的,便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海边家中,因为他相信,梵衣色那个狡猾的家伙一定会去调查的……

海边“雪浪墅”。

“安霏,你看这雨下的,怎么这样大啊!”站在落地窗前,卓映雪一脸忧虑地望着窗外不可视物的茫茫一片,对身边的御安霏道。

“是啊,比上次还要大……”御安霏也不安地喃喃道。

“真担心开语……这么大的风雨,不知道他怎样了……”卓映雪眸中流露出焦灼的目光,双手也情不自禁地绞在了一起来回搓动。

“主人他……应该没事的……”御安霏皱眉安慰道,但她的脸色同样不好看。

“妈妈,天大哥他不会有事的,他这样本事,又新悟出了‘透形幻影’,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伤害到他。”净逸华上前抱住御安霏,轻声劝道。在她的一对美眸中,倒是充满了坚定不栘的信心。

御安霏目光转到身後的“十八花魅”,见她们每人与净逸华一样,眼中满是对天开语的坚信。

“妈妈,为什么兰子姐姐到现在都没有醒啊?雪若好担心的……”一直坐在典兰身边看护她的黑雪若听到几人对话,也起身来到卓映雪身边,拉着她的手问道。

“不知道……或许开语对兰子动了什么手脚吧?”卓映雪苦笑道。

“那也不应该睡这么久的啊。兰子姐姐一直以来都比我们有精神的,她们精灵的精神力量,要比我们强大很多呢!”黑雪若摇头道。

“是啊,所以才说,是开语动了手脚——除了他,还有谁可以令兰子出现这样嗜睡的症状呢?”卓映雪无奈地将女儿搂进怀里,轻轻爱抚她柔嫩的肩膊。

“不过,主人的行动一向以来都是出人意料的,而且每次都没有问题,想必这回也会平安归来吧!”御安霏似在低声自我安慰道。

“放心妈妈,天大哥他真的不会有事的,我们感觉得出来,他很好。”净逸华柔声在御安霏身边道。

“是啊,我们都能感觉得到,主人他很好的。”荣芝和其余花魅也道。

卓映雪与御安霏对祝一眼,点点头,道:“是啊,你们同开语的心灵维系一直十分紧密,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这时净逸华迟疑了下,道:“不过,刚才有一瞬间,我们倒确实感觉到天大哥从我们的心灵消失……不过仅仅很短的一刻,现在又好了……他已经快到了……他的速度很快……”说话问,净逸华已经闭上了双眼,似在呓语一般描述自己的感受。

御安霏和卓映雪看到,“十八花魅”几乎在同一时间,闭上了眼睛,彷佛在同净逸华同步感受天开语的存在。

“看来安霏的‘灵犀窍’果然厉害,开语竞能够将她们的力量提升到这种程度!”卓映雪在旁轻叹道。在她的眼前,“十八花魅”正从美丽的身体上散发出层层流动的光晕,看去既美丽,又神圣。

“那应该是心灵的光芒了吧?”黑雪若紧紧依偎在母亲怀里,一只纤纤小手习惯性地摩弄着卓映雪的鼓胀酥乳,一面羡慕地轻问道。

“是啊,那就是开语说过的心灵光芒……”阵阵温暖酥麻的感觉自卓映雪心中涌起,她回答着女儿的问题,同时一只柔软玉手搭在了黑雪若的小手上,助她抚摸自己的耸挺酥胸。

“什么时候雪若也能够这样呢?”黑雪若痴痴地盯着因笼罩在圣洁的心灵光辉中,而显得美丽无瑕的“十八花魅”,红润的小嘴轻轻启动道。

“那得看你天哥哥了。”卓映雪俯首在女儿光洁的颔上亲吻一下,温柔笑道。

“嗯!雪若一定要哥哥也敦一下,雪若也要像姐姐们那样呢!”黑雪若娇声道。

“当然会的。雪若你是主人最心爱的宝贝,要什么主人都会给的呢!”御安霏闻言在旁笑道。

“安霏妈妈,谢谢您呢!”黑雪若乖巧地立刻向御安霏道谢。

这时茉芝怱睁开眼睛,与同样同时睁开双眸的净逸华对视一眼,再同时点一下头,紧跟着“十八花魅”齐声开口道:“主人回来了!”

“就是他们吗?”蹲在仍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狱炼豪和小柯皮身边,卓映雪略略翻看了二人一遍,对天开语道。

“唔。”天开语点点头。

这时黑雪若已经伸手将狱炼豪和小柯皮的长发撩起,露出了二人紧藏在发内的两只精灵长耳。

“呀!他们跟兰子姐姐一样,也有长耳朵呢!”她轻叫道。

“嘘——不要这样大声!对了雪儿,有人找我吗?”天开语道。此时御安霏已经着手将狱炼豪和小柯皮转移了。

“安霏,动作快点,快藏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天开语赞许地看着御安霏行动,一面吩咐,一面开始脱衣。净逸华和茉芝则分别给他取来了替换的居家袍服。

一切刚刚收拾就绪,房间里便传来了熠京方面的呼叫:“天开语将军!天开语将军!请立即聆讯!请立即聆讯!”

得意地对卓映雪一笑,天开语扬声道:“我这就来!”说毕身形飘动间,已经将诸女一齐携下了大厅。在大厅里,篝火仍然熊熊燃烧着。

“有什么事情吗?”天开语笑道。随着他的声音,篝火上方出现了全息通讯影像,而这时卓映雪等已经心领神会地围坐在篝火一圈,又唱又跳的呢!

“怎么?天将军在进行家庭聚会?”影像中出现了提雷布里大将的身影,当然,旁边还有一位天开语认识,但从未正面打过招呼的人——熠京主席团主席之一,埃墨弗·迪。

“是啊,今晚正好没事,就回来跟她们开心一下了——嘿,这雨下得好大!”

天开语一脸掩饰不住的欢喜,似乎正沉浸在家庭融融温暖之中。

“有事吗?提雷布里将军?”天开语笑问道。

“哦……是这样的,‘五木山’出了点事故,有两个人犯逃跑了。”提雷布里大将嘴里说着沉痛的话,脸上的表情却透露着得意——当然了,又是与梵衣色有关,他哪能不得意呢?

“什么?人犯逃跑了?”天开语立刻表露出吃惊至极的样子,人也一下立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提雷布里大将道:“怎么逃跑的?不会是因为你们看管出现漏洞……”

“当然不是。”提雷布里大将有意无意地瞥了身边一直紧盯着天开语不出一言的埃墨弗·迪主席,诘气颇为轻松道。

“那怎么会……”天开语也配合着流露出一脸的困惑。

“好了,既然天将军正在举行家庭聚会,我们也不便打扰……很抱歉——请天将军继续吧!”埃墨弗·迪主席终於忍不住开口道。

“哪里哪里!”天开语忙一把拦住埃墨弗·迪主席,道:“这怎么可以呢?对了,您是埃墨弗·迪主席吧?请恕天开语一直因为太忙,没有前去拜谒——既然主席召唤,我自当立即回应!请问是否需要我为此事效力?”他一口一个主席,极尽热络之事,令得埃墨弗·迪主席也颇有些心热。

“雪儿,你们都去睡吧!”天开语又适时吩咐卓映雪等诸女。

“哎!走吧,我们都上楼睡去,开语他有事呢!”卓映雪忙禽意地催促诸女,诸女也默契地撒娇埋怨了一回,才纷纷上楼去了。

“真……真是对不起……”埃墨弗·迪主席终於彻底对眼前的情景由衷生出歉意。“天将军真的不必来了,我们会处理此事的……”他眼前仍回荡着刚才那二十多个绝世美女的惊鸿翩躂.

“这……”天开语故意迟疑地望望提雷布里大将。

“算了,既然连埃墨弗·迪主席都这样说了,天将军就不必来了,唔……外面的雨真的下得很大,不太方便出门——这里就交给我们了,天将军尽管放开心怀吧!”提雷布里大将说毕,不待天开语回应,便已经关闭了通讯。

“呼——总算蒙混过关!”天开语回到楼上,对着一群娇妻摊开双手道。

“嘻,哥哥真有本事,刚才装得真像!连我们都以为真的开心了一晚呢!”黑雪若一下跳进天开语怀里,抱着他笑得直晃。

“不是吗?咦?难道我们不是开心了一晚吗?”天开语眸中怱射出诡异的光芒,声音也变得低沉而古怪,似乎有某种特殊的频波夹杂在其中……

刹那间,整个室内泛起了一股异样的气氛,仿佛整个时空在顷刻间停滞了下来,一切都变得那么的缓慢而不真实……

天开语心中涌起强烈的兴奋和喜悦。

——没想到透析了典兰精灵一族的精神秘密後,居然在“幻梦”控制方面会增加数十倍的效果!只消随便动动心思,便可以实现目的……

望着眼前诸女迟滞的目光,天开语微笑起来。

他知道,或许他不能够对那些真正的高阶武者如此快捷地实施精神控制,但是对於寻常的群体,却已经可做到得心应手了!

——也许,现在的天开语,才能够真正称得上“幻梦大医者”……

他内心沉吟着,闭上了眼睛。

“是啊,这真是开心的一晚呢!”

“开语,以後我们还要这样!”

“哥哥明晚我们再举行这样的篝火晚会好吗?”

耳边传来诸女美妙清音,天开语知道,即便以後有熠京中央的特别脑波扫瞄,也不可能从他的爱妻那里得到一丝一毫的线索,因为他已经成功地替她们“种镜”。

“好了,大家都早点休息吧!”天开语笑着说道。

“嗯。”卓映雪立刻回应,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开口,那么这些可爱的女孩真的会把自己心爱的男人折腾一宿的。

“妈妈好坏!不让我们跟哥哥玩……”果然,黑雪若第一个发难,噘起小嘴从天开语怀中离开。

“雪若乖乖,今晚哥哥要陪小兰子。”天开语温柔地在黑雪若花办似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後对她说道。

“哦,知道了……对了哥哥,为什么兰子姐姐睡了这么长时间还不醒啊?”黑雪若忍不住又好奇道。

“那是因为她累了呗!”天开语笑着捏捏小妮子的鼻头道。

“为什么会累啊?哥哥并没有怎么弄兰子姐姐呀?而且刚才……”黑雪若说了一半,小脸怱红了起来。

“刚才?刚才怎么了?”天开语有些不解道。

“这个……刚才人家偷偷看了兰子姐姐的洞洞……”黑雪若终於说出了心事,却也羞不可抑,一头栽进了天开语的怀中,再不肯抬一下头。

天开语这才恍然:原来这小丫头以为自己过分抽添典兰,才会令她精疲力竭而嗜睡呢!

“你你,你这个小家伙呀!”天开语忍不住失笑,一把在黑雪若雪臀上拍了一记。“真是了不得,居然就会想到那方面去了!”他真是爱极了怀里这个小精怪,情不自禁将黑雪若抱紧,在她粉嫩的小身子上好一阵揉搓。

“好了开语,来,让我把雪若带走,你就去好好照顾兰子吧!”见诸女偷笑,卓映雪也颇为羞惭,忙上前拉开女儿,含情脉脉地望着天开语道。

“好吧!”天开语不住笑着点点头,让卓映雪抱定黑雪若,却在分开时又忍不住在黑雪若突突椒乳上捏了一把。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到床头时,典兰醒了。

睁开惺忪的双眸,出现在她眼瞳中的脸孔,正是她生命中最为重要的男人——天开语。

“哥哥……”似呻吟呓语一般,樱唇轻启,美丽的精灵发出了勾人魂魄的美妙清音。

“终於醒了。”天开语俯身将典兰抱起,搂在怀中,然後转身道:“你看,是谁在我们家?”

典兰心儿一跳:“难道是……”她的目光缓缓地转移……

那是……

狱炼豪和小柯皮那两个熟悉的身影在阳光的映衬下,投入了她的眼帘。

“大哥!柯皮!”激动的狂喊在顷刻击碎了清晨的静谧……

“我说过,不要问是怎么救他们出来的,只要人出来就好了。”餐桌上,天开语一面摇头回答典兰,一面同狱炼豪和小柯皮一起用着早餐。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让卓映雪等暂时回避了。

“人家也只是随口问问嘛!对了大哥,以後你们准备怎么办?是回去见长老吗?”典兰此刻心情大好。一夜的休息,不但令她因敞开精灵心门而耗费的元神得到弥补,更见到了日夜担心的同伴,这着实让她开心得不得了。

“唉,任务没有完成,怎么回去呢?”狱炼豪叹了口气道。

“对了,我接到讯息,他们还要增派人手呢!”柯皮在旁插嘴道。

“什么?还要增派人手?难道就不怕暴露吗?”狱炼豪停下手中餐具,皱眉不悦道。

“柯皮你没有弄错吗?你真的接到这个讯息了?”典兰也显得焦急的模样,追问柯皮道。

“当然没错。别忘了,虽然我小柯皮在其他方面是最没用的,但是这儿……”

边说柯皮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却是你们两个加在一起也比不上的!”

天开语不禁失笑道:“是吗?柯皮你很聪明吗?”

柯皮登时脸一红,垂首讷讷道:“不是,我是说,我比他们的心感要灵敏……”

天开语看他耳部一眼,明白他说的什么,笑道:“我只是随便说说。小兰子,既然柯皮这样说,那么应该就没有错。”

柯皮立刻神气起来:“是啊,天大哥都这样说了!”此役天开语将他们二人自不可思议的困境中救出,早令柯皮视其为神人了。

“你……好吧,连天先生都这么说,那也不说你了——可是我们怎么办呢?难道真的任由长老派人来吗?”狱炼豪浓眉紧镇道。

“哥哥,你看怎么办?”此时典兰再不用掩饰与天开语的亲密关系,栘到他身边,紧紧抱着他一只胳膊恳求道。

“这个……”天开语沉吟片刻,道:“其实现在这件事情已经越搞越大。据我所知,就已经有多股不同力量在寻找那个什么《菩提大典》……依我看,不如你们先按兵不动,看看事态的发展,然後再行定夺。”

“但万一出手缓慢,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呢?”狱炼豪着急道。

“是啊,据谶言传说,如果有人拥有《菩提大典》,那么那个人修习了大典记载的天机心诀後,便可以神通天地,主宰人间!”典兰也紧张地补充道。

“去!真的有那么神奇吗?”天开语不屑地大摇其头,道:“如果真的这样,那么《菩提大典》原本就是由你们族类保管的,为何你们族类没有出现这种神话中人呢?”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关於《菩提大典》神话的漏洞。

“不是这样的,是因为……因为当时神祖交给我们精灵族的时候,就禁止我们族人修习其中的天机心诀,只是让我们保管,还说到时候会有合适的人来取定它……”狱炼豪惭愧道。

“当时据神祖所说,大地上只有我们精灵族所住的地方最为恶劣,被称之为‘神弃大陆’,又叫做‘死亡大地’,而且我们精灵族的力量也是大地上最为强大的,所以才交给我们保管……”小柯皮插嘴道。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出现那个‘雷神之锤’,夺走了《菩提大典》……”典兰沮丧道。

话说到这里,三人情绪已是十分低落,出现了短暂的沉寂。

“很好啊!”天开语怱打了个哈哈,笑呵呵地开口道。

“什么?好?”三人顿时吃了一惊,不明白为什么天开语要这么说,一时六只眼睛齐齐望向他。

“当然好了。”天开语卖关子地停了一下,然後温柔地将典兰抱起,放在自己大腿上,轻轻地吻她一下,才转向狱炼豪和小柯皮二人,道:“如果没有这起事故,你们又怎会出来,又怎会过上我呢?”说着又吻典兰一下,柔声在她耳边道:“是不是这样呢?我的小精灵?”话音未落:“下浅浅的“啵”声,已经印在了典兰粉嫩细腻的脸庞。

狱炼豪和小柯皮面面相觑,实在不知该怎样回答天开语的话。他们实在想像不——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会把这件糟糕至极的事情当作好事来看待——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哥哥……”典兰早因天开语一席话,深深沉浸在了爱情的感动之中,双臂紧紧搂住了男人的脖颈,脸儿藏进了他的颈肩之间。

“所以说,现在你们听我的,立刻停止追查《菩提大典》的下落,并且回家去,等候我的消息。”天开语乾脆俐落地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什么?立刻停止?这不可能!”狱炼豪立即一口回绝天开语的提议。

“是啊,如果停止行动,那么《菩提大典》怎么办呢?”柯皮也质疑道。

天开语摇摇头,对典兰道:“小兰子,你觉得呢?”

典兰早已经心醉神迷,只知道附和他的意见:“哥哥怎样说,便怎样做好了……”

“典兰,你不能这样说的,你忘记长老临行前的嘱咐吗?”狱炼豪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声音也严厉起来。

“这……”典兰顿时清醒,羞惭得面红过耳,讷讷道:“兰子只是……只是觉得哥哥说的有道理……”

“有道理,什么有道理?难道放弃族人的重托,也有道理吗?典兰你可是知道的,一旦《菩提大典》里记载的力量被邪恶掌握的话,我们生存的大地屏障可就形同虚设了呀!”说话间,天开语看到狱炼豪的眼中激动得都沁出了血丝!

餐桌上又是一阵寂静。

典兰再不发一言,只是躲在天开语的怀里垂首不语。

柯皮更一脸失神的模样,好似末日已经提前来临。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来来,吃饭。”天开语苦笑一下,打着圆场道。

“天先生,您是个好人,是我们见过的真正好人。”狱炼豪摇着头,望着天开语道。

“还好吧,其实我也不总是做好事的,更多的时候,我还是比较喜欢做些坏事。”天开语耸耸肩,不以为然地说道。

“不,天先生您是好人,但是您的心机,却是炼豪所见过人类中最深沉的!”

岂料狱炼豪立刻又补充道。

天开语登时心一沉,一股杀机本能地从心底涌出。

“天先生现在也知道了,我们精灵族最大的本钱,便是对心灵力量的操控。所以,或许天先生在别人面前隐藏得很好,但是在我们面前,却仍能感觉得到您的危险!”狱炼豪说着看了柯皮一眼,柯皮随即看天开语一眼,然後浑身哆嗦了一下。

“我有这么坏吗?”天开语不置可否地皱眉道。

“也谈不上坏。只是我们的直觉告诉我们,您的力量正变得越来越大,但您的心机也越来越复杂——恐怕连您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狱炼豪丝毫没有回避天开语的意思,反而越说越重。

“大哥,你不要乱说了!”典兰突叫了出来,那声音中竞掺杂了恐慌的哭音!

狱炼豪立刻住口。

场面再一次陷入死寂。

良久——

“是吗?有这么严重吗?”仍是天开语打破了沉默。他轻轻扶起典兰,双眼注视着她澄澈的瞳眸一会儿,然後慢慢变得柔软如水:“不过即便真的那样,我依然会把小兰子当做生命中的珍宝来珍藏和爱护。”停了一下,他仍看着典兰——典兰眸中的恐慌已经渐渐淡去,痴迷重新聚集涌起——却对狱炼豪和柯皮道:“其实以我现在的力量,相信你们那个所谓的屏障就已经形同虚设——不要怀疑,你们可以问小兰子是否如此……

我现在、我今生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一个目的,而这个目的,与你们所谓的《菩提大典》也好,神祖谶言也罢,都没有任何相干。我只在自己喜欢的情况下,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这,相信在这世上同样也没有多少力量可以干预!所以,出於一个旁观者的立场,我劝你们暂时停止对《菩提大典》的追查,因为这种行为对你们实在没有半点好处!”

“你真的不会伤害我们吗?”犹豫片刻,狱炼豪小心开口道。

“如果你们试图伤害我的话——当然这其中包括了我的爱人。”天开语说着目光中流露出无限的温柔,将典兰紧紧拥抱。

“……好,我们相信天先生。”紧盯着天开语稍顷,狱炼豪缓缓点头道。

“那我们真的回去吗?”柯皮急道。

“当然不是。不过暂时我们还是应该先躲避一下。”狱炼豪轻拍拍柯皮的手道。“而且,也不能留在这里,以免给天先生增添麻烦。”他又说道。

“好的,既然狱兄这么说,那么我也就不留了。”天开语淡淡一笑道。

“哥哥你……”典兰显然没想到天开语居然没有半点的挽留之意,不觉愕然。

“小傻瓜,不要以为哥哥不知道,你们在各地都有据点呢!上回在大罗地特市,那个女人……”天开语狡犹地冲典兰一笑,提醒她道。

“啊!你——”典兰登时气结,一拳捶在天开语结实的胸膛上。

“呵呵,典兰,你现在知道你天大哥的厉害了吧?告诉你,大哥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如果有谁可以进入我们领地,那个人一定会是他!”狱炼豪一口断定,登时令典兰和柯皮吓了一跳!

“不会吧?天大哥应该不会害我们的……”柯皮首先惊慌道。

“是啊,哥哥不会的……”典兰也本能地缩作一团道。

“当然不会,因为直觉告诉我,天先生应该是我们精灵族的朋友。”狱炼豪再次说道。

天开语不禁“哧”地一声笑出:“狱兄真是有趣,一会儿说我不是好人,一会儿又说我不会害人,究竟什么样的人才是我呢?”

狱炼豪摇头道:“天先生说错了。炼豪只是说天先生心机很重,并非指先生不是好人。”

典兰忙点头附和道:“是啊是啊,哥哥,大哥刚才真是这么说的,是你说自己不是好人的呢!”

这时柯皮打断三人取笑,道:“大哥,既然要走,我们不如就早些离开天大哥这里。这段时间以来,我们都没有能够传讯息回去,我怕长老他们会等不及而派新人来……”

狱炼豪收起轻松心情,点头道:“不错,我们这就离开吧!”说毕即刻起身,便要离去。

典兰忙道:“那我呢?”

天开语笑着亲她一下,道:“你当然要留在这里了!”

岂知狱炼豪摇摇头,正色道:“对不起天先生,典兰必须跟我们一起走!”

天开语一怔,不悦道:“为什么?小兰子有必要继续冒这个险吗?不行!我不答应!”

柯皮叹了口气,上前道:“实在对不起天大哥,典兰真的得跟我们回去的,毕竟她仍然是我们成员中的一个,还受到约束……”

天开语皱眉道:“那不行!你们做事情,我实在不放心。”

狱炼豪与柯皮交换一下目光,苦笑道:“天先生尽管放心,这毕竟是很少出现的情况——您知道吗,为什么我们可以在各种场合山现,而不易被人发觉,就是因为我们有对危险的高度预知感。”

“那这回还给人捉住了?”天开语讥道。

“这只是个例外。他们只不过用滥捕的手段,无意问把我们抓到的。不信您过两天看看,保证他们要释放一大批人犯。”狱炼豪无奈地摇头道。

天开语不得不承认狱炼豪说的有理,因为据他所了解到的情况,这次梵衣色“宁可错抓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缉捕行动中,的确有许多无辜平民被误捉,在那天会议之後,已经释放了一些。

“是啊,哥哥,兰子也不想离开你的……”典兰紧紧依偎在天开语的胸前,低低地抽泣起来。

望着三人无奈痛苦的样子,天开语想了想,轻叹了一口气,道:“好吧,我不阻拦你们。不过狱兄请替我转告一句话给你们长老:如果兰子安然无恙的话,我会尽一切努力帮助你们寻回《菩提大典》;而倘若兰子有任何损伤,那么我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摧毁你们的‘神弃大陆’!”话说到最末,他的脸陡然铁青,变得狰狞而霸道,同时浑身衣衫竞也猎猎作响,阵阵强烈的杀伐之气如刀剑般四处进发!

“是……”狱炼豪大骇,只觉脸面似有实质利刃一样,刮得生疼!

——这是何等的气势啊!简直就是地狱的魔王!

感到眼前光线陡然变暗,狱炼豪不禁心中狂喊道。他本能地伸手抹一把隐隐刺痛的脸颊,竞觉出点点湿渍,摊手一看——果然,仅仅以气势,天开语便已经将他脸上刦出了血痕!

“好了,你们……定吧……”轻轻叹出一口气,四处乱窜的凶煞之气登时消弭於无形,一切就似从未发生过一样。而天开语在说出这句伤感的话语之後,便从三人面前失去了踪影。

“……哥哥……”一声呼唤生生哽咽在喉中,大颗大颗的泪珠随即扑簌扑簌地掉落下来,典兰软在椅中,痴痴地望着门外的大海。

她知道,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够再与心上人儿相聚了……

    1. 翁婿小说

      最好看的翁婿小说

      疯情书库翁婿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翁婿小说大全,打造翁婿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翁婿小说免费阅读。看翁婿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乱伦小说

      最好看的乱伦小说

      疯情书库乱伦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乱伦小说大全,打造乱伦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乱伦小说免费阅读。看乱伦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短篇小说

      最好看的短篇小说

      搜书啊短篇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短篇小说大全,打造短篇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短篇小说免费阅读。看短篇小说,就上搜书啊。

    1. 黄色小说

      最好看的黄色小说

      疯情书库黄色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黄色小说大全,打造黄色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黄色小说免费阅读。看黄色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柠檬草的味道
      柠檬草的味道

      说句实话,很少能看到这样有内涵有道理的书了,生动又不失道理,严谨又不乏味。作者佚名加油。

    • 红莺绿柳
      红莺绿柳

      好,永远支持作者佚名小说,太好看了。

    • 甜腻夏季
      甜腻夏季

      作者佚名文笔很棒,故事描述很好,剧情有逻辑有主线,真的很好看。

    • 童话中魔法的城堡
      童话中魔法的城堡

      加油佚名,写的很棒,人物刻画的生动细腻,并且符合人物的背景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