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经典短篇 > 心境混乱的出轨
心境混乱的出轨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恣意伤情) 大结局无弹窗

心境混乱的出轨恣意伤情

热度:141
春节我们出去旅游,一起去玩的有个女的,看穿着打扮像是个二奶,带着她儿子,挺漂亮一小孩,才上初中,一米六的个儿,但是挺帅的。  那孩子嘴特甜,我们很快就混熟了。一到阿根廷我就把脚崴了,结果老公他们出去玩,我还去不了,就一个人跟酒店里呆着,那孩子不知道跟他妈妈说了什么,反正也没出去,过来陪我,我俩就泡池子喝酒来着。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5-30 00:39:3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不出天开语所料,一太早他来到“锦繁宫”见到莲娜,她便汇报了有关提雷布里大将的指示:要求天开语到办公室後第一时间便到他那里报到。

“总训长,听说昨晚逃走了两名人犯?”莲娜一面替天开语检查衣着,一面轻声问道。

“嗯。”天开语点点头。

“总训长,莲娜听说主席团对这件事情很不满意呢……”莲娜继续道。

“没什么,是梵衣色将军的失误。哦对了,莲娜你这两天替我安排一个时间,我想请客。”天开语吩咐道。

“请客?”莲娜脑中立刻浮现出那次盛大的宴会,忍不住道:“还跟上回一样吗?”

天开语笑着摇头道:“不,不跟上回一样。这一次规模要小型化。还有,替我找一下,在熠京有哪里的住所比较好的,我要买几套。”

“您……好的,莲娜记住了。”莲娜本想问,张了张嘴,还是没问出来。

“这只是为了交际方便,没有其他的意思。”天开语笑着捏捏莲娜脸蛋道。

“是……莲娜错了……”莲娜知道自己的疑问被天开语看出,忙低头脸红道。

“没什么,既然你是我的贴身之人,这些事情没有什么不可以知道的。”天开语大度地拍拍她,又俯首吻她一下道。

“是,莲娜知道了。”莲娜乖巧地回吻了天开语,道:“总训长需要冲扬吗?”

天开语一拍脑袋,笑道:“对了,差点忘了,我的冲扬昨夜停在‘五木山’了!”

莲娜抿嘴一笑,道:“哪里啊,今天一大早,就被提雷布里将军派人送回来了。”

天开语喜道:“真的?那就不用步行了。”

莲娜娇睨他一眼,道:“总训长还用步行吗?只怕冲扬都会束缚您的飞行呢!”

天开语摇头笑道:“其实现在我更喜欢步行,只是担心提雷布里将军着急,所以才需要冲扬的。至於飞嘛,还是尽量少来吧!”说着看看镜像投影中自己的样子,道:“好了,我该走了。”

莲娜忙道:“那……欲奴送您……”她终忍不住心中的冲动,低低说出了私密的心里话。

“不用了,小乖乖就在这里等我回来吧!”天开语丝毫不以为忤,亲切地拥抱女司秘一下,然後才转向大步离去。

“天将军您来啦!”一见天开语进入会议室,提雷布里大将忙主动起身相迎,会议室内原本已经落座的几位将军也纷纷起身颔首致意。

“对不起,我来迟了。”天开语一脸的歉意,诚恳地向诸人点头招呼。

“来来,天将军请这里坐。”提雷布里大将身边的诺本查将军向天开语示意自己身边的座位道。

“怎么?有重要的事情在讨论吗?”天开语坐下後,明知故问道。

“当然,还不是为了昨夜的事情。”“五木山”的最高长官青胡将军在旁说道。

天开语立刻起身:“对不起,请恕我不能参加这个会议了!”说着他作势要离开。

“天将军请留步!”提雷布里大将忙拦住天开语。“天将军这是为什么?昨夜的行动,将军也参与的呀?”他面色难堪道。

“是呀是呀,如果昨夜不是天将军,只怕‘五木山’的大门还不容易打开呢!”

在座的将军纷纷起身挽留道。

“说实话,我实在是不想再与梵衣色将军发生什么纠葛——大家也看到了,我的出现,令梵衣色将军很不高兴啊!”天开语一脸的委屈,仍执意要走。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天将军总不能一味回避吧?再说了,天将军可知道,这次会议,乃是风君专门吩咐,要你参加的。”提雷布里大将拉住天开语道。

“什么?是风君要我参加的?”天开语故作吃惊的样子,然後露出满脸的犹豫。

“不错,是风君提议的。天将军这回不能离开了吧?”诺本查将军微松一口气道。

天开语深望他一眼,脸上现出局促不安的神情,道:“那……那好吧……”语气甚为勉强。

重新落座後,提雷布里大将简略向天开语通报了一下刚才众将军的会议情况,然後道:“现在由於那个神秘人物的出现,已经将主席团的注意力转移,请看——”

说着他在面前揿下一个按钮,会议桌的上方立刻现出一个全息人像来,赫然便是天开语的前世、旅文道的面貌!

“这是梵衣色在昨夜暴风雨中电闪的瞬间记下的嫌犯影像还原,根据多方的扫瞄分析,证实这并不是哪个人改变容貌後的样子,而是确有其人!”提雷布里大将目光扫视一圈,声音凝重道。

这时诺本查将军道:“那不是很简单了吗?只消在中央资料库里查一下即可。”

天开语眼中透着笑意道:“是啊,应该很方便的。”

提雷布里大将摇摇头,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早在昨夜事发後一个钟头,主席团便召本将军回熠京,会同特坎纳和李唐杰二位大将一道,关在中央核心资料库里搜寻这张脸,可是却一无所获。”

“难道会是暗住民?”青胡将军脱口道。众人立刻将目光一齐转向他。

“不错,这是我们仅剩的怀疑了。”提雷布里大将点头道。

“难道不会有其他?比方说一些边远地区的人?”天开语质疑道。

会议室内立刻响起一阵轻笑,显然是在笑话天开语的见识浅薄。

“天将军说得不无道理。”提雷布里大将也微微笑了一下,但却未像众人那般露出明显的轻蔑。“不过关於东熠大陆少数族群的情况,早在二百多年前,就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普查,并且建立了完善的纪牌追踪档案,所以基本上这个可能性不会存在。”他耐心地向天开语解释道。

天开语一脸的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那这么说来,就只有怀疑暗住民一途了。”

“正是。”提雷布里大将点点头。“所以说,这项工作的难度可就要加大了。”

他说到这里,眉头微微皱起,道:“直至日前,我们也不清楚,究竟有多少暗住民存在,以及他们的住处已经深入地下有多少。”

“将军说得有理,职下曾经尝试过追踪一拨暗住民,但深入地下约莫八百公尺左右後,仍然追丢了他们——唉!旧元世界留下的地下窟窿实在太多太深,而且地磁地热形势复杂,我们的设备根本无法正确捕捉影像……”青胡将军苦笑道。

“是啊,多年来我们警宪部的一项重点工作便是追查暗住民,还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但却成效甚微。”诺本查将军双手交叉紧握道。

——算了吧,还是有效果的,起码凌远尘等整天都东躲西藏的不得安宁……

天开语心中暗想着,随口道:“那么这项工作不就无法开展了吗?”

一句话登时说得众人哑口无言。

“咳……天将军说的确有道理,这个……这个是比较困难,但总还得做。”乾咳了一声,提雷布里大将打破众人沉默,道:“而且据我们了解,这地下的暗住民中,也的确隐藏有不少的高手,有些人的修为甚至不比我们低……”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总也无法将他们剿除乾净的重要原因之一。”诺本查将军点头附和道。

“既然如此,不如就跟他们和平共处,岂不也很好吗?”天开语耸耸肩,不以为然道。

会议室登时静了下来。

天开语转头见众人皆目露惊惧之色盯着自己,虽知道自己这句话犯了何等严重的错误,但却仍摆出一脸的迷惑,道:“怎么了?大家为什么不说话?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咳……”提雷布里大将再次乾咳一声,压低了声音道:“天将军……您以後千万不可再说这种话了……”

天开语剑眉一扬,道:“为什么不可以?”他心中自是对一切再清楚不过,但仍要看看这些将军的反应。

“当然,因为这些暗住民都是东熠法令的违抗者,要嘛就是被东熠人民遗弃的败类!”青胡将军沉声严肃道。

“而且,自从暗住民躲在地下後,整个大地以下的矿藏资源,都被他们破坏、占有,导致我们不得不花极大的代价开发外太空。多少代以来,远征外太空的先驱不知牺牲了多少……”一名与会女将军开口道。天开语认识,这风情绰约、眼神坚定的女将军叫芳琳·泰勒,是分管地勤重甲军部的首脑。资料显示,她有三位丈夫共同生活,显然是名铁娘子类的优秀女性。

“依职下看,不如趁这次机会,索性对地下暗住民发动一次大清洗式的攻击!要嘛让他们彻底消失,要嘛令其从此以後再也不敌对地面社会搞小动作!”又一名将军情绪激动地开口道。天开语记得,这体形神态骠悍的家伙名叫托尔金,乃出身军武世家,算得上是名望族。

“就是,乾脆进行一次大的行动!”众人纷纷附和托尔金的提议,振臂叫道。

天开语皱起了眉头,目光转向提雷布里大将。

“这……恐怕行不通。”提雷布里大将摇摇头,道:“这种行动我们从前也进行过,记得那时本将军还只是名普通的飞警,行动是由四大院尊之一的‘磐磨枭’——‘枭魔’大人带领的,结果历经八十年,本将军也因此役累功破格提升到将军一职,却仍然未能扫平暗住民的地下体系……”

天开语眼中闪过一丝浅浅的欣然,点头道:“既然连院尊也无法将暗住民扫荡乾净,那么这个方案显然不切实际,我看我们还是另寻他法吧!”

诺本查将军也颔首同意:“嗯,你们不要乱讲。姗果这样行得通的话,风君就不会让我们在这里开会——直接下命令不就可以了吗?”

众人立刻噤声。毕竟在这问会议室里,除了提雷布里大将,职阶第二的便是诺本查将军了。既然二人都否定这个提议,那这提议便不可能得到通过。

“天将军,您看有什么好的办法呢?”扫视众人一圈,提雷布里大将目光最终还是落到了天开语的身上。

“我?我能有什么好的办法?呵呵,大家别这样看着我,天开语只不过在武道方面有些天赋,但其他地方可就浅薄得紧了,哪里比得上诸位前辈的识见呢?笑话了,笑话了!”天开语忙摆双手推托——他哪里不知道,这些老奸巨滑的家伙是在将问题转移呢?

“天将军可千万不要这样说,连风君都对您提出的假面聚会称赞有加,说您的思维活跃变化多端呢!”提雷布里大将连忙又抬出风流扬这老头子来。

“是啊是啊,风君是很看重天将军的!”诺本查将军因为梵衣色一事,早已经弄怕了,此时能够不将事情揽到自己身上,自是最为理想,因此立刻回应提雷布里大将的口风。

这二人如此一说,与会诸人哪里还不明白应该如何做?当下立时纷纷恭维起天开语来,力劝他提出解决办法。

不过有一人却不这样看:“天将军说的也有道理,虽然假面聚会的确新颖,但那只不过是娱乐而已,这缉捕人犯的重大事件,大家还是慎重为好。”提出异议的,正是那芳琳·泰勒将军。

提雷布里大将立刻脸现不悦,双目凌厉地瞪了芳琳·泰勒将军一眼,道:“难道芳琳将军没有听说过见微知着吗?”

被提雷布里大将充满杀气的目光一瞪,芳琳·泰勒将军登时浑身一震,本能地;紧张起来。要知道,在熠京,每一阶的军职,都对应着绝对无法抗衡的军武战力差别!她虽然统领地勤重甲军部,但是职阶上却仅仅与青胡将军持平,略高出会议室内最年轻的天开语一个职阶而已。

纵使身为熠京高层为数不多的强硬派女性将领,芳琳·泰勒将军在提雷布里大将的高压下,仍不得不低头,以沉默表示服从。

“好了,既然众望所归,那么就请天将军说出一个办法来吧!”从芳琳·泰勒将军身上栘回目光,提雷布里大将立刻恢复了和颜悦色,继续恳求天开语。

天开语此时更加确定,自己在这场局里,是一枚替罪的棋子了!只不知这个替罪的局位,究竟是否由老头子有意指定呢?他可得好好思量一番了……

“这个嘛,还容我想一想……”天开语故作推辞不过的样子,露出受宠若惊的神情,拧眉“苦思”起来。

见他如此,提雷布里大将与诺本查将军交换了一个眼色,四目同时掠过讥嘲和得意。

二人以多年在熠京高层打滚的经验,深悉眼前的熠京政坛,正在发生着一场变动,而发起这场变动的双方,却是主席团和四大院尊。虽然四大院尊拥有无法抵抗的强大力量,但是没有了主席团的行政管理,整个东熠的生活仍会乱成一团槽。

他们可不想卷进这场权力的争斗中,尤其是引发这场争斗的《菩提大典》事件。但是长期以来,他们都已经与风君结成了一个整体,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实在不太符合中庸无累的处世法则,因此这场争斗一开始,他们便不得不硬着头皮顶上。

现在可好,正好有天开语这个不经世事的年轻傻瓜一头栽了进来,还愣头愣脑地钻到了这场争斗的漩涡中心!而且这小子还深得风君宠爱,这样一来,他们便正好得到解脱。把麻烦丢给这小子去执行,如果以後有什么问题,便大可全部推到天开语的身上,自己则可以向主席团有所交待:而万一这小子误打正着,取得了成功,那么就更理想了,因为风君会因他的成功,而更加信任他们这班老人……

以眼色示意诸人保持安静,提雷布里大将的脸上现出悠闲轻松,似乎把问题交给天开语,便已经解决了一半。

见他——此神情,众人皆是多年成精的政客,哪里还不明白其心意?当下心中暗骂老家伙狡猾的同时,也不得不向他投以敬佩的目光。

倒是芳琳·泰勒将军,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似乎并不理解提雷布里大将的安排。

安静良久,天开语终於轻吁一口气,众人立刻精神集中起来。

“我在想,如果遇到这样的问题,提雷布里将军会怎样解决。”天开语忽没头没脑地开口道。

“什么问题?”提雷布里大将怔了一怔,困惑问道。天开语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办法,却要问他一个问题,这令他感觉有些突然和不自在。

“是这样的,”天开语坐正了身体,道:“现在有两个商业集团,一大一小。虽然那个大的实力很强,但是小的却也很有特点,并不会被大的一口吞掉,将军您说大的集团应该怎么做呢?”天开语一开口,便是“霸”的商业理念。

“这个嘛……”提雷布里大将迟疑片刻,看了天开语一眼,缓缓道:“天将军说的是商业竞争方面的故事吗?”他已经有点明白天开语想表达的意思了。

“不错。其实这世上有很多事情和问题,从道理上来说,其解决的办法都是相通,或者值得借鉴的。”天开语神情恰然地说道。

“唔……如果一味互拼的话,双方都会有损伤,说不定还会让第三者得利……” 青胡将军沉吟道。

“是啊,如果照先前托尔金将军的提议进行,说不定我们同暗住民争斗的结果是两败俱伤,最终被西星趁虚而入!”芳琳·泰勒将军进一步沉思道。

“或许当年‘枭魔’大人也是顾虑到这点,才没有继续征讨暗住民吧!”又一名将军点头道。

“所以说,一味的竞争,并不是一件好事。大家记得当年的‘霸’是怎样扩大他的商业帝国吗?”天开语眸中射出骄傲和自信的神采,更深一步提点众人。

“这……商业上的事情,我们倒不是很清楚……”诺本查将军老老实实地说道。

看到提雷布里大将也摇摇头,天开语才不紧不慢道:“就是因为他采取的是‘合纵’之法。”

“‘合纵’之法?”诸人一齐讶道。

“是的,是‘合纵’之法。”天开语点点头道。“其实这方法说起来很简单,也就是……嘿,这话说起来就长了,还是请各位将军自己回去查找相关的资料吧!”他有意卖了道关子,因为他知道,自己临时杜撰的这所谓“合纵”之法,无非就是:联合收买多数人,去打击少数人:然後再重新联合收买一批人,去打击自己新的目标——说穿了就是“弈人”之术。在当年,这种“弈人”之术的最终结果,便是人人自保,相互猜疑,最後只能将‘金粉世家’的权力集中一处,那就是“霸”……

“想不到天将军居然对商业也有颇深的了解,真是令我们这些老家伙汗颜呐!”

提雷布里大将感叹一声,再次将问题直接提出:“既然这样,想必天将军已经有办法?”

见众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天开语展颜一笑,道:“办法谈不上,只能说说自己的想法。”

“那好,请天将军快说!”不知不觉间,提雷布里大将被天开语有张有弛的谈话技巧给吸引住,忍不住催促他道。

“其实很简单,就是跟他们谈判。”天开语乾乾脆脆地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谈判……怎么谈判?我们早就在暗地里进行过这方面的尝试,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诺本查将军立刻大摇其头道。

“为什么不可能?”天开语不解道。

诺本查将军看了众人一眼,才低声道:“说实话,在这里的都不是外人,这个计画大家也都知道一些:早在六十年前,我们就曾经试图找到暗住民的首领,以便同他们沟通,实现大家的……嘿嘿,和平相处,但是……”他摇了摇头,没有说下去。

“但是什么?”天开语皱眉道。

“但是我们根本就找不到他们的首领。”芳琳·泰勒将军开口替诺本查将军说完他的话。

“找不到?”天开语挑子挑眉梢。

“不错,找不到。因为这地下暗住民的世界,根本就是一盘散沙。即便我们找到了某一个群体的首脑,却仍然无法控制全部暗住民。”青胡将军苦笑道。

天开语心一动,道:“这么说来,青胡将军手中已经捉有暗住民的首脑了?”

青胡将军一怔,本能地看了提雷布里大将一眼。

提雷布里大将乾咳一声,眼神闪烁地回避着天开语询问的眼光,道:“也谈不上什么首脑吧……因为她并起不了什么作用……”

天开语心中立时生出强烈的感应!直觉告诉他,提雷布里大将口里所说的“她”,自己一定见过!

“既然是这样,那看来谈判一途的确不可行了。”他随口一语带过,但心中却已经留下了印象。

“所以,还请天将军说出其他的办法来。”提雷布里大将忙接着恳求道。

“办法当然有。”天开语淡淡看他一眼,道:“不过我想同老头子单独谈。”

提雷布里大将登时脸色大变!

他立刻知道,天开语这个看似无知浅薄的年轻人,已经看穿了自己想要利用他的把戏!

既然天开语要同风君谈,便摆明了他不想让自己参与此事,也从另一方面,告知了风君自己这个大将的不可靠!

“天将军这……这是为什么呢?这次的会议,是风君命令举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问题。可现在将军却要单独与风君谈,这……”不愧是老於世故,提雷布里大将马上一脸的迷惑和遗憾,反问了天开语一句。

可惜天开语更是人情世故方面修炼成精的转世怪胎,早已经不将提雷布里大将的表演放在心上:“那可不行。”他好整以暇地看看提雷布里大将,又扫视一遍在座诸人,道:“兹事重大,我可不想把诸位牵扯进来。说实话,我也知道,诸位现在身处两难境地:“方面,在军武力量面临着老头子的压力;另一方面,在行政上又受到主席团的辖制,所以行事很不方便。不过我就不一样了。反正我蓦熠京任职,本来就是因为冰后的引荐,已经同院尊脱离不了关系:而老头子对我也是另眼相看,所以我是不可能同主席团站在同一条线上的了……”

他这一番近乎流氓无赖的话,顿时将在座众人一齐惊呆!

面面相觑下,包括提雷布里大将在内,没有一个人可以找出合适的语言来驳斥他的言论,尽管每个人都被他这番话说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所以说,这件事情,我想还是直接同老头子谈谈比较好,这样也不伤大家的和气。”停了一下,他又想起什么道:“哦对了,一旦我参与这件事情,那么诸位最好不要设置什么障碍,因为……”他扫视众人一遍,才一字一句道:“如果这样的话,我会见人杀人,遇神杀神!”说毕,他身子往後一靠,一付若无其事表情道:“好了,我的意见就是这些,请大家继续谈吧!”

会议室里再次出现静默。

良久,提雷布里大将见众人都低头不语,知道自己若再不发话,恐怕今後的威信便会大受影响,便讪讪开口道:“天将军说的话可说见外了。要知道,我们在座诸位,都是受到风君提携而坐到目前的位置,真的有事,哪里会两头倒呢?当然是要紧紧围绕在风君周围的。你们说是吗?”他抬头问众人道。

“是啊是啊,怎么会背叛风君呢?”

“嗨,天将军说话太见外了……”

“一向以来,我们都以风君为目标的,哪里敢背叛他老人家呢?”

“哈哈,天将军一定是同我们开玩笑的啦!”

“是啊……”

一时之间,众人纷纷表态附和提雷布里大将。

只有芳琳·泰勒将军,在众人话音渐渐落下的时候,才开口冷声道:“天将军果然嚣张,年纪轻轻,便如此懂得仗势!”

此言一出,又是举座皆惊。

天开语懒懒坐起,斜睨芳琳·泰勒将军,撇嘴道:“想不到芳琳将军居然会这样看开语,我真是委屈得紧了。”说着一阵风怱起,众人尚未回过神时,他已经紧挨着芳琳·泰勒将军旁边座位坐下了——居然没有一个人看出他是如何动作的。

“你……你想怎么样?”饶是素来强势的女将军,也被天开语这出其不意的一手弄得花容失色,禁不住失声惊呼。

“嘻,我看芳琳将军很美呢,所以想同将军靠近一些,难道不可以吗?”天开语涎着脸凑近芳琳·泰勒将军道。

“不不,当然不可以……”芳琳·泰勒将军手忙脚乱地直往後退缩,一面不迭声地叫道。

“为什么呢?难道芳琳将军还怕我侵犯芳体不成?嘿嘿,放心,天开语不是那样的人。”天开语倏地退後,与芳琳·泰勒将军拉开一臂距离,仍嬉皮笑脸道。

“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隔开一段距离,芳琳·泰勒将军有了一丝安全感後,才回神质问道。

“我怎么了?只不过是坐在将军的身边而已,难道这也犯错吗?”天开语目光陡然进出凛列杀气,扫视桌边一圈,直看得众人寒毛皆竖,只知连连摇头,却说不出话来。

“看,大家都不认为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为何芳琳将军会很在意呢?是否因为将军是女性呢?”天开语步步进这道。

“天将军……啊——”那对面的托尔金将军刚刚开口,便突觉一股无形大力劈面而来,猝不及防下,他整个人竟被生生击到後面墙壁,发出重重“砰!”的一声,然後便紧紧贴在墙上,再也无法挣脱下来!

“哗啦——”与会诸人登时紧张起来,立刻本能地起身离开座位後退,警戒地看着天开语,摆出了防卫的姿势。

“大家这是做什么?”天开语懒洋洋地转过身来,眸中闪着寒光,语气飘怱道:“你们都疯了吗?居然想在武道上跟我抗衡?”

提雷布里大将登时醒觉,立即收起守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道:“哪里,天将军乃是与离字凄大老齐名的‘幻圣’,我们哪里敢在这方面与天将军相比呢?”

一面说,一面对周围手下连使眼色。众人这才忐忑不安地慢慢坐回去,但天开语仍然感觉得到他们守护的气机重重封锁。

“其实呢,你们应该很清楚,主席团为什么能够成立,而最初的主席团成立时又表示过什么。”天开语语气散漫地说着,已经伸出一手,摸向了芳琳·泰勒将军的圆俏下颔——此时她早已被天开语释放的真元之力束缚得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轻薄自己,那眼泪却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最初……”提雷布真大将嘴里喃喃念叨,眼睛突一亮,失声道:“最初的主席团,曾经誓言效忠四大院尊!”

    1. 短篇小说

      最好看的短篇小说

      搜书啊短篇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短篇小说大全,打造短篇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短篇小说免费阅读。看短篇小说,就上搜书啊。

    1. 乱伦小说

      最好看的乱伦小说

      疯情书库乱伦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乱伦小说大全,打造乱伦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乱伦小说免费阅读。看乱伦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成人小说

      最好看的成人小说

      疯情书库成人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成人小说大全,打造成人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成人小说免费阅读。看成人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情色小说

      最好看的情色小说

      疯情书库情色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情色小说大全,打造情色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情色小说免费阅读。看情色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望天边星宿
      望天边星宿

      作者恣意伤情文笔很好,虽然结局有些伤感。但也让人懂得了珍惜。很喜欢。支持!

    • 久伴で深爱で
      久伴で深爱で

      心境混乱的出轨真的很好看,文风幽默,很值得追,我根本养不肥啊这本书。一看就没了,求恣意伤情爆更

    • 云想
      云想

      心境混乱的出轨写的很精彩,内容很好。

    • 花海
      花海

      心境混乱的出轨是一本让人看了欲罢不能的小说,看着书中的情节犹如身在其中,深深地迷上了她。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