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经典短篇 > 销魂的试衣间
销魂的试衣间小说免费阅读全部目录

销魂的试衣间传说中的哥

热度:213
韩枫今年18岁,是个刚刚毕业的高中生。  韩枫从小就很聪明,也很懂事,这让他家人很是欣慰。作为一个资产以百亿计的超级富豪,他的爸爸韩坤并没有对他太过娇生惯养,而是从小就进行了高水平的教育,所以韩枫懂得的比同年龄的孩子多得多。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5-30 00:40:0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下午。

一间昏暗的小屋内。

“什么,裂石王和碎石雄给抓到“五木山”去了?”

“是的……”

“怎么会这样?”

“这……还不是因为他们二人撞到了对头……”

“什么对头?我们在熠京没有什么对头呀!”

“是他们自己找的对头……”

“是谁?”

“据说是一位将军,他们都叫他”天将军“……”

“他们?”

“是,是飞宪……”

“什么?你们连飞宪也惊动了?”

“嗯……”

“真该死,早就告诉你们,不要跟飞警、飞宪有冲突的,就是不听!”

“其实也不是我们招惹飞宪,而是那个天将军喊来的……”

“要死了你们,既然是将军,那么他的修为当然很高,即便是不召飞宪,你们也不可能敌得过的!”

“可是他一开始又没说……而且他看上去比小花灵也大不了多少……”

“什么?他比小花灵也大不了多少?那怎么可能会是将军呢?”

“是啊,我们也奇怪,可是他就能召来那么多的飞宪,而且看那些飞宪的模样,还对他敬畏得很……”

“敬畏得很?难道会是他……”

“怎么您知道他是谁吗?”

“哦不,我只是猜猜……那你们是怎么回来的,你们不是一起去的吗?”

“是啊,这事我们也觉得很奇怪,那个天将军完全可以将我们一同送往“五木山”的,可是却凭小花灵随便胡诲了几句,就把我们通通给放了……”

“胡诌几句,就把你们放了……有这种事情?”

“嗯,真的,不信您问小花灵。”

“不用了,我相信你。唔……这人做事果然诡异得很……”

“是啊,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奇怪的人。其实他明明可以随随便便就把我们全都击倒的——您没看见,他飞上天的样子就像幽灵一样!”

“像幽灵一样?”

“思!好像连身影也看不清楚,就这么飞走的。”

“难道他是四大院尊的传人?”“不知道。不过现在我们虽然回来了,可是裂石王和碎石雄怎么办呢?他们虽然有一身钢皮铁骨,只怕也经受不住“五木山”的酷刑啊!”

“那也只能怪他们自己惹祸——对了,以他们二人的身手,怎会一点反抗之力也没有,就被飞宪捉走了呢?”

“是啊,我们也在奇怪着,是不是那个天将军对他们动了手脚?”

“唔……有可能。”

“那可就麻烦了,要救他们太难了!”

“是啊,如果是关在其他地方,或许还有办法,但是关在“五木山”,就难了,除非……”

“您是说她……”

“嗯,除非她调到“五木山”……”

“可是那样做的风险也太大啊,不值得冒这个风险吧!”

“唉,怎么办呢?谁叫裂石王和碎石雄是我们的重要人物呢?想想他们真是气人,竟然想出抢劫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是……是他们憋不住,说是太闷,想活动活动……”

“是啊,活动活动,这回可好,活动到“五木山”去了!”

“……依我看,那个天将军似乎不是特别难讲话的人,如果我们有人可以接近他,求求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他可以随便从“五木山”里放人吗?”

“因为我看那些飞宪对他恭敬得不得了,甚至说保卫他的安全,是整个警宪部的第一要务呢!”

“他们真是这么说?”

“真是这么说。”

“既然这样……好吧,我就去试一试……”

“你?”

“废话,怎么会是我,我是说她!”

“哦……”

“好了,你快走吧,告诉他们,最近收敛一点,不要再寻事了!”

“是,前一阶段警宪部还抓了不少的人……”

“知道就好,滚吧!”

“是!”

回到办公室,天开语舒适地躺在高背椅上。

——看来还是这种地方比较适合自己啊……

他心里苦笑着,不禁对自己嘲讽。

举起手,他端详着手中那枚精致的指花。由于这枚指花他事先收起,没有同那一百枚指花放在一处,所以并未被他粉碎。

——想不到“小器街集”居然还是个市隐之地,各种势力混杂其中,随时都可能发生变动……

他心里想着,眼前浮现出那个大眼睛的少女。

——可怜的小家伙,不要以为我很好说话,你只不过是钓饵而已,老子的目的,是你们身后的大鱼!

天开语嘴角现出一抹冷酷的微笑。

其实他早已经看出,那被他缉捕的两个小贩,乃是那十九人的头领,而且修为也颇为不凡。只可惜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便已经被他的磁电之力不知不觉地麻痹了身体——只有一点点,但已经足够时间让飞宪替二人束上“丹元神经摧破器”,从而破坏二人的战斗力。

现在二人已经被押往“五木山”,按照常理,他们所处的组织,应该做出反应了吧……

“雷刚宪督,怎么样,查到了些什么吗?”他眯着眼睛,声音懒懒地问道。

眼前的全息影像立刻一闪,现出了雷刚宪督恭恭敬敬的模样。

“是!职下派人去逐个跟踪,的确发现有几人行动可疑。现在他们正加紧搜集谍讯!”雷刚宪督答道。

“唔——很好,暂时不要惊动他们,以监视为主。”天开语吩咐道。

“是!”雷刚宪督大声应道。

“嘿,雷刚宪督,你的声音是否总是这么大声呢?”天开语笑道。

“这……嘿嘿,也许是我天生嗓门大,又修习”天啸心诀“的缘故吧!”雷刚宪督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露出一脸的憨厚。

“‘天啸心诀’?很好的名字啊,怎么,什么时候啸几声给我听听?”天开语笑道。他知道,武道一途千变万化,尽管已经按系分类,但总有一些旁门心法,也很有特色的。

“这……职下的修为……嘿嘿,实在太低,不敢在天将军面前放肆的。”雷刚老脸微红道。

“没什么,虽然职阶不同,但大家都是武者嘛,多交流总是好的。”天开语不以为然道。

“天将军您……您真是雷刚所见过最……最平易的大人物了!”雷刚有些激动了。要知道,因为他那“天啸心诀”并未归入正统心法系类,因此长期以来颇受歧视,但终因他实力出众,而且工作数倍勤力,所以仍然晋升到了宪督一职,但也仅此而已,由于心法偏门,基本上他再也没有上升的空间了。

“嘻,我是大人物吗?你看我有哪点比较大?”停一下,天开语怱眨眨眼,故作神秘道:“不过我或许有些地方是比较大的。”

雷刚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登时觉得眼前这位天将军实在是可亲至极,居然丝毫没有装腔作势故作尊贵的模样,忍不住道:“当然,天将军一定很大的!”

天开语顿时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受其感染,雷刚也“嘿嘿”陪着憨笑。

“好了,闲话少说,你记着,我交办的这件事情,你只向我一人负责汇报就可以了,不必向上级报告。此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天开语摆摆手,脸上仍带着笑意道。

“是,职下明白!天将军您尽管放心,此事职下保证不会让其他人知道。这次出任务的,都是职下的相好弟兄,并没有杂人参与!”雷刚大声道。

“哦?”天开语立刻对这表面粗豪的宪督另眼相看——想不到此人居然如此心细谨慎,看来倒是个可造之材了……

“你的这批弟兄有多少人?”天开语问道。

“连职下在内,总共二十人。”雷刚答道。

“嗯,正好一编队。”天开语点点头。

“最近我们正在扩大编队,不过有重要事情,我还是用这批老弟兄更多一些。”雷刚道。

“扩大编队……”天开语沉吟起来。他想到,这应该是梵衣色来到警宪部以后,为了加强暴力机构的力量而干的“好事”。

“是。其实这次行动,我们这队一共出动了六十人,但真正接近天将军的,也就是我们二十个弟兄。”雷刚补充道。

“扩大了三倍……”天开语摇了摇头:心道暴力机构加此扩编,社会不动荡才怪!

“天将军请放心,我这批老弟兄个个感情极深,而且技能全面、处事谨慎,到目前为止,还从未出过什么乱子。”雷刚又道。

“唔,没什么不放心的。”天开语点点头,道:“对了,你们有没有一些特殊的装备呢?”

“特殊装备?当然有,那是为每位飞宪配备好的。”雷刚答道。

“很好。不过我希望你们的装备可以更好一些。”天开语道。

“这……恐怕很难……”雷刚为难道。

“很难?什么意思,是已经没有比你们现有装备更好的吗?”天开语眉尾一扬,不以为然道。

“这倒不是。据我跟我的弟兄们了解,在黑市还有地下管道,来自东熠西星各地,好的装备多得是,但那费用也是高得吓人……”雷刚摇头道。

“哦,原来是这样。”天开语点点头,想了下,对雷刚道:“这样吧,雷刚宪督你先去看一下,有些什么好的装备是你们用得着的,然后列个清单给我,我来帮你们解决。”

“什么?这……这不大好吧,那些东西很昂贵的!”雷刚吃惊地瞪大了双眼,连连摆手道。

“没什么,只要需要,买就是了。你不用担心资金问题,我会从月亮城那里开销的。”天开语大手一挥,给雷刚吃了定心丸。

“哦……对对,天将军您可是月亮城的‘幻圣’呐!”雷刚脸上顿时放光,眼中射出的尽是崇敬的目光。

“那只是个虚名……好了,你可以去办事了!记住,不用替我省,一定要挑最好的!”天开语最后叮嘱道。

“是!天将军您放心,职下一定会尽心尽力办事的!”雷刚兴奋得咧开大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去吧,记着一有情况,马上跟我联络。”天开语说毕切断了与雷刚的通讯。

闭目沉思没有一会儿,耳边便听到莲娜的声音:“总训长,外面有人找您,说是您家里人……”现在莲娜已经全面接受通往天开语的外界讯息,所有公开讯息,都先由总训部工作人员一级级过滤,最后到莲娜这里再进行最后的筛选。这样做的好处,是避免垃圾讯息影响天开语办公。

“我家里的人?”天开语微微一怔,略想一下,怱心中一动,想到了是怎么回事。

“他们说,是来自梦瞳城的。”莲娜的声音柔软而甜美,充满了对恋人的情意。

“哦……好的,莲娜你先请他们到会客室去等候,我这就来。”天开语忙吩咐道。由于接连转世,他对今生家庭的感情并不是很深,因此在繁忙之余,竟将梦瞳城的家给忘记了。

看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接近黄昏,他轻轻嘀咕了一声:“晚饭又不能回家吃了……”然后便接通了海边“雪浪墅”家中的卓映雪。

“什么,开语家中来人?那还不快把他们请到家里,为什么要在外面就餐呢?”

卓映雪一听是天开语家人到来,登时又惊又喜,忙不迭发出邀请——要知道,她可是天家的新妇呢!在正式与心爱的男人举行婚礼前,总得同他的家人搞好关系吧!

“这……算了吧,还是在外面,回家……呃……不方便。”天开语犹豫着摇头道。

“有什么不方便的,自己家人到自己家,很应该的呀!”卓映雪忙殷勤道。

“这……以后再说吧。”雪浪墅“暂时我还不大想让太多人去。”天开语再次谢绝了卓映雪的好意。

“那……就依你的意思吧……”卓映雪一脸的迷惑,甚至还有些委屈,只好答应了天开语。

“这样,等过段时间我有空了,我带你们一道回梦瞳城去,好不好?”天开语感觉出伊人的不满,忙补救道。

“那……好吧,那你尽量把他们陪好,不用赶着回来。”卓映雪通情达理地点头道。

“哦,知道了。”天开语答应道。

天开语正要中断通讯时,卓映雪突又叫了一声:“喂,开语,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漫雅就要回来了!”

这实在是天开语最近以来所听到的最令人激动的消息了!

“什么?是真的吗?雅儿可以回来了?”惊喜之下,天开语竞大叫了出来。

“是真的,她的手续已经全部办好,就在即日出发呢!”卓映雪也受天开语感染,情绪有些激动,声音发颤道。

“那太好了!妈妈的,终于可以回来了!”喜极之下,天开语忍不住吼了一句粗话。

“嗯,因为怕你工作分心,所以漫雅直接告诉了我。”卓映雪笑吟吟地补充道。

“没关系没关系,反正家里的事情你们这些女人早就把我架空了,只要一切都好就行!”天开语咧开大嘴,笑得快傻了。

“看你的样子,还不收敛一点,等会儿去见家人时,别还总是傻笑着。”卓映雪含情脉脉地笑着提醒天开语道。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天开语连连点头道。

“好了,去吧,我得去看雪若功课了。”卓映雪向天开语抛了个迷死人的媚眼,飞吻一记,才切断了通讯。

“太好了,太好了,雅儿终于可以回来了!”通讯中断,天开语兀自在那里绕着办公室团团转圈:心情十分的兴奋。

蓦地——“咦,为什么会这样激动……”他突地停住脚步,呆呆地自言自语道。

“照理说,已经修为到如此程度,根本不应该激动的呀……”他迷惘地呆立当场,喃喃低语道。

脑中瞬间滑过最近自己的所有情绪表现,天开语惊讶地发现,自己就快变成一个情绪化的人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最近以来的情感体验,似乎丰富得几辈子都比不上呢?

——难道所谓的天道,其实根本就是个比人类更加复杂、更为感性的生命形式吗?

他情不自禁地沉思起来。

他回想起自己曾经的冷漠,曾经的无情。

但现在,那些体验居然也变成了回忆。

他似乎又重新变回了一个普通人。

当然有所不同的是,他的修为是实实在在地凌驾于人类的巅峰。

——一个情绪化的人类,又拥有无敌的力量,那么他会变成什么呢?

他不禁更深一层地思索着,——当一个人能够按照自己的欲望为所欲为的时候,这个世界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他开始悚然。

他想起了旧元世界的毁灭。

正因为人类掌握的力量过于强大,强大到个人的欲望膨胀到忘记自己是什么的时候,结果便只会有一个,那就是——毁灭。

对力量的绝对崇拜,对力量的竭力追求,最终只会令破坏处处存在。而当破坏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那只能是一种消灭。

天开语不寒而栗。

所有的兴奋被心中可怕的想法在顷刻问浇得一丝不剩。

他慢慢坐回高背椅,闭上了眼睛。

罗云不波和渡波罗叹悲天悯人的声音再度在他的内心回响:……你很清楚,那些悍不畏死的勇士,以及雄霸一方的枭猛,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大丈夫——你还没有记起来这其中的真谛吗……

泪水不知不觉地悄俏流下。

他记起了自己在“妖莽幽坑”时的体验。

他更记起了自己在昏迷中对父母亲人的眷恋……

缓缓睁开眼睛,他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了另一条道路,一条看似多情,其实无情的道路。

——妈的,难道这又是老天安排的吗?难道老天你还想左右老子的命运吗?

熊熊怒火顷刻间自心中燃烧,与此同时,天人感应,室外原本晴朗的天空迅速浓云飞布、狂风四起、电闪雷鸣!

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在这时悠然响起——“很好……咳……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竟然是消失已久的怪老头的声音!

——你在哪里,你给我出来!我要见你!

天开语在心中狂吼道。“三兀冰魄”更是在灵识的空间纵横睥睨、张牙舞爪,似要捉出隐藏在异次元某个角落里的怪老头一样。

“不用了……剩下的道路,你已经不需要我的指引……你很好……是他们错了……错了错了错了错了错了……”

心中不断回响着怪老头洪钟般的余音,他终是没有回应天开语的呼唤,再次消失了。

猛地睁开眼睛,天开语感觉自己整个人似虚脱了一般,浑身大汗淋漓,软软地瘫倒在椅中,连一根手指头也不想动一动。

——怎么会这样?

——妈的怪老头你什么意思?每次都这么莫名其妙地来上一段,想搞什么啊!

;天开语心中恨恨地想着,却明白了一个事实——自己纵然实力再增添百倍,只怕也不是怪老头的对手……

他的心中第一次生出了对包括怪老头在内,还有罗云不波和渡波罗叹这几个数千年妖物的畏惧。

他确信,这几个老怪物,一定是超出了天道轮回的生命体,而自己目前的情况,顶多是刚刚迈进天道大门,可以同天道造化一争高低的生命而已……

“总训长,一切都安排好了,请问您现在有空吗?”耳边传来莲娜司秘柔美的声音,但此刻在天开语听来,却不啻一声炸雷!他一下骇得从椅上跳了起来,浑身麻了一下,又呆了一呆,才回过神来——哦,自己梦瞳城的家人正在等自己呢!

“小姑、叔父,原来是你们啊!”推开会客室门,一眼见到里面的客人,天开语立刻眼睛一亮,忙大步上前招呼。

“呀,是开语呢!啧啧,都长这么高了,好威风!”眼见自己侄儿气度不凡,全没有年轻人那种浮躁轻佻,小姑一把抱住天开语,喜得连声叫好。

“是啊,我们家开语现在都是将军了,当然要威风一点喽!”叔父也开心地在旁不住手地捏天开语结实粗壮的臂膊。

“来来,你们坐,坐,咱们坐下来说话。”天开语一面热情地挽着两位亲人,一面向软椅定去。

“总训长,你们聊,有事传唤我,我就在外面。”莲娜知趣地对天开语道,又向小姑和叔父欠欠身子,退了出去。

“哎呀开语,你不知道,家里人听说你一步登天,当上了熠京的将军后,一个个都不敢相信呢!”小姑兴奋地紧紧抓着天开语的手不放,眼中射出喜悦的光芒。

“是啊,一开始还说一定是同名同姓的,后来家里来了好多人,说是要进行重新登记,并且专门安排了好些保卫人员,我们才相信,真的是你当上了将军呢!”

叔父也在旁乐得合不拢嘴。

“想不到你入伍后,竟然升得这么快,现在我们家在梦瞳城,也算小有名气了呢!”小姑眼角眉梢俱是得意之色。

“就是,连你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也跟着沾了光,到处受到特别待遇呢!”叔父在旁呵呵笑道。

“是吗?那就好了。真是抱歉,我太忙,至今都没有时间回家去看一看……”

如果先前天开语说这话可能有虚伪的成分,那么现在他倒是真心实意的了。

“没关系,大家都忙,我们也是正好受梦瞳城宫长的委托来熠京办事,顺便来看望你一下,带来家里的问候。”叔父笑着说道。

“对了开语,你知不知道啊,现在梦瞳城里的好多名门闺秀,都在打听你的情况哦!”小姑一脸暧昧地冲天开语挤挤眼道。

“什么啊!”天开语不禁皱起眉来,摇头道:“不要,我自己的事情,不要你们操心了。”他心道自己早已经有一大堆美丽又可爱的妻子,哪里还会想要梦瞳城里的女孩子呢?

“当然当然,现在你是将军了,地位不一样,眼界也自然高很多,咱们梦瞳城里的那些女孩子,不考虑也罢!”小姑立刻骄傲地连连点头,赞同天开语的意思。

“雨秋你不要乱说,开语现在还小,又刚刚在熠京站稳脚跟,重要的是赶紧做出一番事业,以便以后有更大的发展——依我看,暂时不要考虑这种事情为好。”

叔父摆出一副长辈的模样,一脸的老子世故道。

天开语一笑,道:“是啊是啊,我现在的确很忙。对了小姑叔父,你们这回既然来熠京了,就多留一段时间,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小姑同叔父交换了一下眼神,道:“不行啊,我们这次来,是有任务的。”

天开语又是一笑:心道:“当然了,不然梦瞳城的宫长又怎会派你们二位没有多大能力的人来熠京呢?”

当下他笑道:“是什么工作,有什么忙我可以帮得上的吗?”

小姑同叔父再次对视一眼,一脸的如释重负,道:“哎呀,还是开语你体察小姑和叔父的心思啊!说实话,我们都不好意思开口的……”

叔父忙接口道:“是啊是啊,照理说,开语你刚刚在熠京立足,对熠京的情况恐怕还不熟,我们不应该来麻烦你,更不应该一见面就说工作的……”

“没什么,自家人嘛,有事就说好了。”天开语打断叔父的客套,微笑着摆手道。

“那……那我们自己家人,也就不客气了。”叔父重重一点头,又拍了一下大腿,道:“是这样的,听说最近熠京正大量招收飞警、飞宪,我们那个普利玛宫长有几个人,想看看能否……”

天开语皱了皱眉,道:“原来是为了这事。可是我并不觉得当飞警、飞宪有什么好的啊!再说了,梦瞳城不也有飞警吗?”

叔父道:“是啊,谁说不是呢?可是普利玛宫长说,同样是飞警,在梦瞳城和熠京的级别、待遇可大不一样,而且前途升迁也有云泥之别。”

小姑也插嘴道:“是啊,毕竟是在熠京,发展机会要多得多,所以普利玛官长再三请求开语你务必帮这个忙。”

天开语沉吟道:“帮忙倒无所谓。可问题是……”想了一下,他道:“好吧,这个忙我可以帮,但我必须先看看那个普利玛宫长推荐的究竟是些什么货色。”

小姑和叔父面面相觑,小姑道:“开语,你果然现在气派大了很多,居然用这样的口气说我们的普利玛官长……”

天开语下意地说道:“他算什么,不过是区区一个梦瞳城的官长,我轻轻反手便可将他碾死!”话刚说出口,便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什么时候自己竟会这般残忍的呢?

小姑和叔父更是浑身抖了一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里听到的话,是从自己侄儿嘴里说出的。

“这样吧,过一段时间,我可能抽空回梦瞳城,届时小姑、叔父你们把普利玛宫长推荐的人带来我看看,如果真是可造之材,那么我一定会安排好他们。但如果实在是废物的话,那就……”

“那就当这事没发生,好不好?”叔父连忙接口道。他已经被天开语的气势给吓住了。

天开语笑笑点头,道:“其实最近熠京警宪部的确是在扩编,而且听说薪资也要大幅度提高,那个普利玛宫长的消息果真灵通得很呐!”

小姑忙道:“是啊是啊,普利玛宫长其实在熠京也有人呢!”

天开语眉尾一挑,道:“是吗?那么为何他不找那人,而要委托你们呢?”

小姑道:“还不是因为那个人只是文职,对这件事情插不上手。”

天开语笑道:“可是我也不过是分管总训部,而且也在”锦繁宫“任职,并没有多少实权的啊!”

小姑道:“那不一样,大小你也是个将军啊!安排区区几个飞警职位,相信警宪部应该会给你这个面子的!”

天开语“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道:“小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市侩的,居然这样精通人际关系。”

小姑脸微微一红,道:“哪里,现在不这样,哪里生活得下去呢?”

天开语心一沉,道:“怎么,小姑你过得不好吗?”说着牵起小姑的手,仔细打量她。

一看之下,天开语心中涌起一股怜惜——只见小姑虽然三十不到,面容却已经颇为沧桑,眼角甚至都已经有细纹,而这在东熠大陆的女性中,稍为生活好一些的,都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看来家中的境况的确不乐观……

“是否现在家里收入有问题?”天开语心疼问道。

“这个……还好吧,开语你不用担心的……”叔父在旁小心翼翼道。

苦笑一下,天开语抓起叔父略嫌粗糙的手,诚恳道:“叔父,我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困难,大可不必避讳,尽管直说好了。”顿了顿,他道:“这样吧,回头我让人先汇上一笔红熠元回去。”想了下,他立刻唤道:“莲娜,你进来一下!”

“欵!”莲娜应声款款进门,躬身等候天开语的吩咐。

“你去替我汇三百万红熠元——叔父你跟莲娜去吧,把户头告诉她。”天开语道。

“什么?三……三百万?”小姑和叔父登时眼睛瞪得滴溜圆,不可思议地看着天开语矫舌不已。

“快去吧!”天开语笑着推了叔父一把。

莲娜看着天开语身边的两个穷亲戚吃惊张皇的样子,忍不住抿嘴含笑,道:

“来吧先生,总训长没有说错。”说着向门外定去,叔父忙不迭跟上。

“开语,你……你的薪资有这么高?”小姑吃惊道。

“这小姑你就不必问了。如果靠薪资过活,恐怕熠京就剩不了多少将军高官了。”天开语轻拍着小姑的手安慰她道。

“哦……那……那也太多了……”小姑忐忑不安道。

“没什么,这点小数目算不了什么。过一段时间我还会汇款回家的。对了,我父母还住原来的地方吗?奶奶身体还好吧!”天开语亲切问道。

“这个……”小姑迟疑了下,天开语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道:“有什么就直说吧!”

小姑这才低声道:“我哥哥嫂子还住在原来的家,但是你奶奶她……她已经过世了,而且就在半年前……”

“半年前……”天开语一震:心中涌起一股幽幽的哀伤。

“是啊,她老人家在临去世的时候,还在念叨着你的名字……”小姑的眼角沁出了泪光。

“是吗……”天开语喃喃道。

“嗯。她老人家在那段时间里,老是魂不守舍,总是说你会遇到危险……”

小姑低泣起来。

“……”天开语无语。

半年前,正是他行弈的时候,那的确是遇到了不少的事情……

——奶奶啊……

两行热乎乎的液体自天开语脸颊缓缓滑落。

“那是我们家最困难的时候,你父亲的工作丢了,母亲的身体也不好,我们也都不太顺利……”小姑继续低语道。

“对了姑丈呢?”天开语怱想起一事,忙问道。

“他?”小姑苦笑一声,道:“不用提他了,他见家道艰难,就……就离开我了……”说到这里,她已是泣不成声了。

天开语却没有愤怒,因为他知道,劳雁分飞,乃是世之常情,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般炎凉残酷的。

“还有其他的事情吗?”他沉声问道,一面将小姑搂进怀里,轻轻抚摸她柔弱的肩膀。

“没有了,除了我们的生活一直这样不死不活地拖着,倒也没什么太大的困难——哦对了,我已经搬回来,跟你父母一块儿住了。”小姑从天开语怀里抬起头,略带羞涩道。

天开语点头道:“这就好。思,以后你们就不必这么苦了。对了,小姑你想到熠京来吗?”

小姑看天开语一眼,脸又一红,低头轻摇:“不了,我还是比较喜欢梦瞳城的浪漫。熠京太实际了,我伯会不适应这里……”

天开语同意道:“是啊,这里每定一步都要红熠元的。”

小姑忙道:“那么你就不要汇这么多了,少一点就行了!”她仍为刚才天开语的大笔出手感到不安。

“那点算什么。好了小姑,你就不用替我担心了。对了,你们住的地方安顿好了吗?”天开语问道。

“嗯,已经由普利玛官长安排妥了,是在……”小姑想了下,从怀中掏出“幻碟”打开后看了看,道:“就是这里。”

天开语俯身察看,却见那“幻碟”储存的地图一点正在闪动不停,放大后才知道,原来这是熠京最普通的一片楼区,乃是供外地游人居住的简陋旅舍区。

天开语立刻大摇其头,道:“你们那个普利玛官长也未免太吝啬了,居然让你们两位住在那种地方——难道他不会想一想,这样对待天开语将军的家人,我会尽心帮他办事吗?”

“算了开语,就住那里吧,普利玛官长说熠京的住宿好贵的,而且长年游人不断,能够找到住的地方,就已经很不错了。再说,他还安排了我们四处游玩……”

小姑悄悄从天开语怀里离开,低头边收“幻碟”边道。

“胡说。”天开语皱眉摇头,道:“他这话哄别人还凑和,但想唬弄我天开语,那就是做梦了!嘿,我对熠京的了解……”说到一半,他突然醒觉,忙转换话锋道:“算了,不说他了。这样吧,小姑你们的住处由我来安排。你们准备在熠京待多久?”

“这个嘛……普利玛官长也没限制具体的时间,但我们想,大概也就三、四天,可以了吧?”小姑估算道。

“唔……如果大致游览一下,这点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样吧,回头你告诉我是什么人接待你们游玩,我去同他商量一下。”天开语道。

“普利玛官长说,是他的一个朋友的同事的孩子……”小姑说着又要取出“幻碟”,天开语一把按住,哂笑道:“什么朋友的同事的孩子,乱七八糟的。算了,也不要跟他们打招呼了,就由我来安排你们这些天的行程吧!”

“这……这不太好吧?已经说好了的,我怕人家会……会不高兴。”小姑不安道。

“这有什么不高兴的,那个叫什么普利玛的这样安排你们,本来就很有问题,现在我来拨乱反正,难道他还敢放什么屁吗?就这么定了!”天开语说着大手一摆,拉起小姑,道:“对了小姑,我们这就去用餐。”说着顺势搂住了小姑纤腰,很自然地向门外定去,反是小姑闹了个心跳脸红……

    1. 黄色小说

      最好看的黄色小说

      疯情书库黄色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黄色小说大全,打造黄色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黄色小说免费阅读。看黄色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乱伦小说

      最好看的乱伦小说

      疯情书库乱伦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乱伦小说大全,打造乱伦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乱伦小说免费阅读。看乱伦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情色小说

      最好看的情色小说

      疯情书库情色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情色小说大全,打造情色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情色小说免费阅读。看情色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短篇小说

      最好看的短篇小说

      搜书啊短篇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短篇小说大全,打造短篇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短篇小说免费阅读。看短篇小说,就上搜书啊。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红莺绿柳
      红莺绿柳

      好,永远支持作者传说中的哥小说,太好看了。

    • 甜腻夏季
      甜腻夏季

      作者传说中的哥文笔很棒,故事描述很好,剧情有逻辑有主线,真的很好看。

    • 云想
      云想

      销魂的试衣间写的很精彩,内容很好。

    • 花海
      花海

      销魂的试衣间是一本让人看了欲罢不能的小说,看着书中的情节犹如身在其中,深深地迷上了她。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