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经典短篇 > 陪读母亲的性事
《陪读母亲的性事》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玉子丰

陪读母亲的性事玉子丰

热度:127
关于我妈张建说的倒不假,那会我妈才叁十五,正是成熟的犹如水蜜桃一般的年纪,而且我妈之前在宣传科里上班,平时必须得注意仪表什麽的,虽然个子不算高,只有一六二,但是身材匀称是个天生的衣服架子,最关键的是我妈特别白,俗话说一白遮白丑,这些一综合就显得我妈特别好看,从小到大没少听我妈的朋友们羡慕她的话。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5-29 08:03:0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林四狗回家的时候孟嘻嘻已经起床去跑步了他洗澡刷牙然后把一身烟味儿的衣服扔进洗衣机洗了自己则躺在床上补觉。

这些年他很少熬夜。所以有点不适应。躺下就睡着了。

一觉睡了三四个小时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孟嘻嘻正坐在床边上傻乎乎的看着他。

「狗哥哥你醒了累不累饿不饿?」

孟嘻嘻欢呼雀跃的说道。

林四狗看看手机已经是十点多了都快吃午饭了。

「饿不过等一会儿一起吃午饭吧。你不去健身房在这里看着我干什么?」

林四狗舒展了一下筋骨说道。

「狗哥哥你好厉害好多钱啊。」

孟嘻嘻指了指上的袋子说道。

那里有二十多万。林四狗心说我还在外面存了二十万要你知道了岂不吓破胆。

不过昨天的赌局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自己以前太谨小慎微了。这些人把几十万根本不当回事儿。露露输了二十万眼皮都不眨一下而老刘输了十六万一样没感觉。是他们太有钱了还是自己太穷了?他不由得反思这个问题。

也许用监狱里那些个诈骗犯的说法就是现在的钱贬值了或者说是现在普遍富裕了。

但是不管怎样自己的事情进展的不错接下来就是要孟嘻嘻出马了。

「我都说过在赌桌上想要糊弄我的人还没见过现在相信我了吧。咱们现在也是有钱人了。」林四狗说道。

「狗哥哥就是厉害不过狗哥哥既然有钱了这些钱要干点什么那?」孟嘻嘻问道。

「这些钱赢来的只是计划的一部分还记得前几天跟你说的么没事儿常去麻将馆输钱不怕狗哥哥给得起要跟麻将馆的那个女人混熟了。」林四狗说道。

「狗哥哥你说的是哪天打招呼的那个女人么?我感觉她是别人的小三哎难道狗哥哥喜欢人妻?」

孟嘻嘻来了精神满脸狐疑的看着林四狗。

「三句话不来就下道小姑娘家家的这毛病改改。让你盯着她你就盯着我是通过她了解另外一个人她背后的那个男人。跟你说了你千万别漏出破绽。」

林四狗伸手勾了勾她的下巴说道。

「放心吧狗哥哥我聪明的很很会骗人的。你要找她男人干什么是个什么人那?」孟嘻嘻问道。

林四狗想了想孟嘻嘻虽然平时脑袋里面想的只有下三路的事情不过懂事乖巧的确聪明。跟她说了也无妨。

「我跟她的男人有点旧怨那天偶然间发现他们在一起我估计他不认识我了。我可还认得他。可是他现在有钱势大我不能正面硬怼只能迂回去做。所以你千万不要露出马脚。」林四狗说道。

「哦狗哥哥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放心我会做个好间谍。对了那个男的叫什么?」

孟嘻嘻有些兴奋的挥舞着小拳头问道。

「赵红军原来是玉林镇的人现在非常有钱。在封城市开了一个公司我听人说过叫什么龙腾集团。」林四狗叹口气说道。

他现在心里有点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的感慨。

在榆林镇赵会计的事迹很好打听甚至都不用打听稍微一提话头就有人讲解当年的赵会计如今的赵通天现在玉林镇无人不知。

耳熟能详简直是玉林镇的骄傲。

只不过也就是这些信息详细具体的信息通过那些人穿凿附会根本不确切。

「喔如果他很有名的话查他简单的事情一点难度都没有。上网搜一搜就知道了。」

孟嘻嘻说道拿出手机。

随意摆弄两下不过五分钟手机递到林四狗的面前。

林四狗看了一眼。

「我操这么简单?」

林四狗震惊了。

公司的位置、简介、董事长、还有业务范围甚至还有招聘信息。

这一切竟然都了然在目。

竟然如此简单。

他在监狱呆了六年压根就没有互联网的概念稍微有点名气的在网上搜索关键词都能找到。

孟嘻嘻随手为之就解决了他的苦恼。

看着董事长赵红军的名字林四狗往下翻。

总经理李红霞副总经理赵朗。

李红霞是赵红军的老婆赵朗自然就是赵会计赵红军的儿子。

也就是当年的笑面虎也是坑的林四狗进监狱顶罪六年的主要元凶。

再看看龙腾集团创立的时间表。

正是他进监狱的第二年。

也就是说赵会计在林四狗进监狱之后创立了龙腾集团的前身龙腾粮食加工有限公司。

然后发展成现在的龙腾集团。

集合房产餐饮粮食加工、罐装饮料为一体的集团公司。

赵红军真的是赵通天了。

林四狗不能估计出来赵红军现在的财富但是从一个侧面他的情妇袁露露输钱二十万根本不眨眼睛就知道这个人现在已经是参天大树了。

「哎这个不是那个小三姐姐么?」

孟嘻嘻指着龙腾集团一张集团合照说道。

时间大概是两年前的一张集团员工照片。

赵红军在中间站着袁露露则在后排不起眼的角落。

穿着职业装带着黑框眼镜还很青涩的样子。

跟现在比气质上完全是两个人。

「兔子不吃窝边草这老东西还真是生冷不忌啊。」林四狗嘟囔着说道。

「狗哥哥报仇不隔夜要不咱们两个去干他明天咱们两个去他公司门口蹲守出来就板砖、电棍、黑麻袋伺候。弄不死这个老东西。」

孟嘻嘻咬牙切齿的说道。

林四狗一阵脑袋疼这丫头怎么还会打闷棍那一套跟谁学的。

「你是不是傻人家这么大的公司出门保镖司机都跟着。你还板砖、电棍、黑麻袋你给自己准备的?你这打闷棍三件套跟谁学来的?」

林四狗用力捏着她的小脸说道。

孟嘻嘻贱贱的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

「电视上学的。」

「学点好的你这小身板还打闷棍给人送菜还差不多。」林四狗没好气的说道。

「狗哥哥我懂了这种人有身份有位只有见小三的时候才不会带保镖和司机。所以你盯着那个小三是想在他们幽会的时候你出手打闷棍?」

孟嘻嘻自以为猜到了林四狗的谋划不由得兴奋起来说道。

林四狗心里叹口气这个孟嘻嘻看着跟清纯高中生一样怎么脑子里比自己这个劳改犯还色情暴力。

这是受了多大的刺激。

「你啊别扯那没用的给你个任务最近跟我那个麻将馆打麻将有意无意的跟这个袁露露混熟了最好跟绮云那个程度。别怕花钱哥有很多钱。看见那一兜子没有。」林四狗说道。

「好的狗哥哥我就喜欢你说的这句话。」

孟嘻嘻开心的跳了起来。

时间眼看到了午饭时间林四狗懒得做饭就跟孟嘻嘻出门找了一家人多的饭馆去吃午饭。

他们吃饭的时候杜冷正在砸东西。

昨天晚上李振轩的那些话自然很快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不过不是他小弟告诉他的相反是他的对头白大杆子。

两个人在北城沙场是死对头。

虽然杜冷手黑名声大但是一直也奈何不了白大杆子两方人马没少动手。

后来杜冷攀上了李顺水的工程财力超过了白大杆子这才压他一头。

闯出来北城杜冷的名号。

白大杆子给他打电话自然是冷嘲热讽。

把李振轩说出来的事儿添油加醋的一阵夹抢带棒的讽刺。

最后还问他用不用自己出手帮他报仇。

这他妈的那里是要出手报仇分明是伤口上撒盐。

杜冷可以想象外面传成什么样子了如果再由林四狗在外面招摇恐怕自己真的没法混了。

作为一个流氓脸面就是一切。

出去跟人说给个面子这话不是白说的你有多横名声有多大你的脸面就有多大。

如果任由李振轩在外面宣扬任由那个小子自由活动说不得北城杜冷这个名号就保不住了。

到时候自己横不出去了人家会永远拿这个话题压他。

杜冷发了狠心有我没他。

必须把这小子做掉或者说把他弄残废。

否则以后自己不用混了。

砸了桌子时候喝了一中午的酒然后把自己的小弟五大三粗的孙横子叫了过来。

「过两天把咱们兄弟都叫来我要把那个小子约来然后在这做了他。到时候拴上铁块往回流区里面一扔神不知鬼不觉。」杜冷红着眼睛说道。

「明白就跟上次一样做人的事情必须有信得过的兄弟。不过哥那个小子能打我怕三五个人弄不死他。」孙横子咬着嘴唇说道。

他也想弄死林四狗他被打的鼻青脸肿已经没脸了。

弄死林四狗他们不但能找回脸面也能让人怕。

他们势力才能更上一层楼。

「去找刘三炮弄两把三眼铳。轰死他。」杜冷说道。

「哥刘三炮那孙子黑的很两把打得响的三眼铳恐怕要四五万。」孙横子低声说道。

「给他要多少都给他跟他说如果三眼铳打不响回头我就弄死他。」杜冷冷冷的说道。

「好不过哥弄死那个小子之后我觉得不用填在回流区直接扔在白大杆子的盘上更好。」孙横子说道。

「有道理那孙子手上也不干净。扔给他让他自己琢磨去。」杜冷说道。

孙横子从杜冷这里拿到钱直接去找做土抢的刘三炮。

杜冷能成为北城杜冷是因为他在这里弄死过两个人。

北城沙场本就混乱可以说十个采沙子的九个没有采沙证剩下那个有的早就被这些非法的挤兑黄了。

这里拳头大就是草头王。

谁都可能弄租两条采砂船然后干私活。

不过长久下来势力划分的很明确。

杜冷弄死了一对兄弟霸占了最好的采沙场所。

白大杆子占领另外一块。

其他的势力各自划分区域。

一般的时候大家都不会互相干涉。

各自在自己的区域采沙换钱。

这两年封城市建设高峰占了沙场就等于是有了聚宝盆所以很多势力想要伸进来。

没有两条人命杜冷真的震慑不住其他人。

不过那两个兄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体本身就是黑道上的。

人死了家里也报警了但是警察只是当做失踪人口调查也不怎么出力。

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道上的人都知道是杜冷弄死了。

可是也没人跟警察说说了警察也没有证据。

奈何不了杜冷。

何况杜冷做的这件事非常干净没有任何把柄。

做完了这件事除了他几个其他兄弟拿了钱直接去外呆了半年多才回来。

风声早就过去了。

沙场那年不出几条人命。

早就被另外的大型斗殴事件掩盖了。

这次他要故技重施弄死林四狗。

不过三眼铳这种东西不是说弄来就能弄来的所以要等两天。

而林四狗自然不知道自己因为李振轩的吹牛逼已经被人列入死亡名单了。

他在家带着孟嘻嘻去麻将馆玩了几天让孟嘻嘻学会了麻将之后就回了玉林镇。

因为周振生找他有事情。

这段时间周振生把所有放出去的高利贷大部分连本带利都收回来了他要做另外一件事。

他觉得玉林镇早晚要开发。

而且随着封城建设的步伐所需要的木材会越来越多。

而且现在流行实木家具是个赚钱的好门道。

前不久他拿下了一片树林的采伐权。

植树造林是可以采伐的只不过采伐完了之后要补种树种林场加以维护。

过个十年八年的又是一片林子。

周振生购买的采伐林是一片二十年以上的林木。

花费了他上千万。

现在采伐权到手了但是却面临着困难。

那就是这个林木要弄出来必然经过一个村子。

这个村子叫二道梁子。

林四狗一听就不用他往下说了。

这个村子太着名了。

当年玉林镇高中四虎之一的坐虎刘刚就是二道梁子的人。

这个村子不但穷人还横。

当年他上高中的时候就流行一句顺口溜其中半句是这么说的「东沟穷读书西沟富卖笑只有二道梁子全劫道。」

东沟村虽然穷但是家家户户想要把孩子供出去读书。

所以东沟村的大学生最多。

现在发展的也最好。

西沟富卖笑这个就不怎么光彩了。

据说西沟村的大姑娘小媳妇个个出去做小姐。

赚钱然后回家盖房子。

西沟显得最富裕。

甚至有一段时间他的女同学读书读到一半就出去了然后过年的时候花枝招展的就回来了。

一打听自然之道干什么去了。

冒充大学生做服务行业去了。

那个时候林四狗听了都觉得神奇。

最后一句话只有二道梁子全劫道。

二道梁子这个村穷。

穷山恶水出刁民不是歧视而有的时候就是事实。

而且农村有盲从现象这个村子谁干什么赚钱了就会全村都跟着做这个。

一个带一个很快全村都干这个。

二道梁子村曾经出了一个贼王在外面绑架抢劫盗窃杀人无所不作。

三年内弄了好几百万。

然后开着豪车回村修路。

那是玉林镇之外当时唯一的一条柏油路。

这家伙修完这条路就犯事儿了据说直接弄了一包炸药跟抓他的警察同归于尽了。

人倒是死了可是后果是开了个坏头。

人穷急了自然顾不得什么礼义廉耻和违法罚罪了。

后来很多人效仿这个叫二道梁子的方隔几年就出一个被判刑的一个带一个几乎家家户户的年轻人出去捞偏门甚至去抢劫去绑架。

穷的实在没办法了有人给他们做了榜样就这个来钱快。

他们的口头禅就是:今天去抢劫明天吃牢饭只要不抢毙回家是好汉。

二道梁子几乎成了当的老大难问题村。

穷且横。而且有时候还不要命。

这个林子采伐要经过这个村子。

林四狗想想就觉得头疼。

「一千万的林子只要能帮我弄出来哥哥这个木器厂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以后捞偏门的生意你们愿意干就交给你和白三了。哥哥给你们出本钱而哥哥自己就干这木材生意了。」

周振生喝口茶踌躇满志的说道。

「为啥啊哥好好的放高利贷不香么?」林四狗苦笑着说道。

「香可是哥哥想要个孩子了。总得积点阴德不然真怕生孩子没屁眼。不瞒你说前两天我跟你嫂子去烧香顺便还给贫苦山区捐了十万块。」周振生说道。

四十多岁的中年那人混了半辈子黑道竟然害怕了。

林四狗不懂他的心态更不理解他的行为你自己不放高利贷资助我们放那就不缺得了?这话不能说否则伤感情。

不过二道梁子真的是一个难过的坎不扒一层皮估计是过不了关了。

「祝你和嫂子早生贵子哥啊顺便您能告诉我一个底儿么?」林四狗说道。

你让我去解决事情总要给个底线吧。

「兄弟不瞒你说木材弄出来之后压一两年翻倍赚。这林子为啥能落在我手里。就是因为二道梁子不好弄有人放出话来没两百万不说话。我估计这是扯淡如果两百万我给了让我痛快的出来我也认。但是就怕两百万给了又出别的幺蛾子。这两百万我为啥不给我自己的兄弟。」周振生说道。

「哥我懂了两百万之内我尝试着搞一搞。就算要出这钱最低限度也是弄出来之后再给钱。」林四狗说道。

「好兄弟哥的后半辈子靠你了。今天中午别走了我跟你嫂子请你们吃饭。这一段时间你们没少忙活。」周振生笑着说道。

大哥请客自然不能不去。

中午的时候白三、黑熊、屠夫都到了周振生也带着白鸽过来。

这一顿饭吃的自然是开心。

白鸽能喝而且热情彻底把林四狗几个人灌蒙圈了。

林四狗觉得这个嫂子对自己好像莫名其妙的热情。

灌酒也是超乎寻常的殷勤加上周振生的助攻彻底把他喝多了。

林四狗最后的意识就是这娘们太能喝了。

他都这样了白三早就去了桌子底下。

屠夫和黑熊也已经扶着墙了。

喝完了周振生还要带着几个小弟去洗澡享受一下白鸽的玉麟池洗浴的全套服务。

而且他还直截了当的告诉他们玉麟池新来了几个小妹妹胸大脸嫩。

这话刚说完桌子底下的白三拽着黑熊的腿就爬起来了。

嚷嚷着他还行要跟着一起走。

周振生和白鸽则一左一右的扶着林四狗往外走。

几个人晃晃悠悠的就进了玉麟池。

进了玉麟池白鸽就到了自己的盘立即招手让服务员过来。

「这几个人都是周哥的小弟全套服务好好伺候着算我账上。」白鸽晃悠着说道。

立即服务员叫来几个小妹掺着几个人就朝着里面扶进去了。

还有两个小妹妹看着林四狗两眼放光伸手要扶住。

被白鸽扒拉开了。

「这个就算了已经不省人事。别浪费精力了。行了你们忙我跟老周处理。」

白鸽自己说话都觉得脸红好在她喝酒了别人也看不出来。

周振生和白鸽晃晃悠悠的掺着林四狗就上了二楼直接来到了白鸽常住房间的隔壁。

开门之后白鸽和周振生看看左右没人也跟着进来。

把林四狗往床上一扔。

白鸽脸更红了。

「老周这样不好吧我们还是别弄了……」白鸽胆怯的说道。

「来都来了不带后悔的。咱们不是商量好了么?」

周振生也觉得心脏在打鼓。

不过不是害怕而是兴奋的。

白鸽舔了舔嘴唇想想也对一咬牙上去把林四狗的腰带解开。

然后开始给他脱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了。

一边脱一边震惊的盯着林四狗的大家伙。

「老周这有点大吧。」

白鸽看着林四狗的家伙感觉浑身火热小穴湿润。

不由得夹紧双腿。

可是周振生那里会放过她伸手插进两腿之间就摩擦起来。

白鸽今天只穿了一件裙子下面是真空上阵。

周振生这一摩擦正好在小穴上摩擦。

「别弄……去洗手……」

白鸽扭着屁股害羞的说道。

周振生听话的去洗手间好好的洗了洗手。

白鸽已经红着脸帮林四狗脱了上衣和t恤。

现在八月中旬天气早晚已经有点凉了。

脱完上衣白鸽壮胆伸手抓住了林四狗的大家伙稍微晃动几下竟然开始自然反应变硬了。

「老周真的太大了……好大啊……」白鸽吞了口口水说道。

周振生则送过来一块湿巾。

「你干什么给我这个干什么……」白鸽红着脸问道。

「装什么傻你自己知道的……」

周振生激动的不行伸手脱掉自己的裤子漏出早就硬邦邦的大家伙。

然后撩起来白鸽的裙子把龟头对准小穴摩擦起来。

「老周我好怕。他不会醒了吧……」白鸽担心的说道。

「不会别想那么多再不抓紧时间他真的醒了。」周振生催促的说道。

白鸽犹豫着还是用湿巾擦了擦林四狗的大家伙。

这一刺激临林四狗的大家伙更加的硬了。

这边擦着林四狗的大家伙另一边白鸽感觉后面周振生的家伙一下子插入了自己的小穴。

竟然一点痛感都没有十分的顺利舒爽。

原来小穴里面早就淫水潺潺了。

把林四狗扶上楼的时候她就知道要发生什么害怕的同时也觉得非常刺激一直的幻想就要实现了的期望让她早就已经湿的不行了。

现在被周振生从后面轻松捅了进来白鸽身体一哆嗦一种舒爽的感觉灌满全身。

而且周振生今天更加兴奋插进去之后就不停的冲刺。

弄得白鸽也兴奋异常。

看着眼前的大家伙白鸽异常兴奋。

咬着嘴唇不敢出声犹豫着要不要试一试。

「等什么每次弄你的时候咱们不是都说的好好的么现在有机会了怎么不做了。加油做你想做的……」

周振生一边用力抽插着一边说道。

白鸽红着脸感觉下面小穴的快速抽插带来的快感终于鼓起勇气一张嘴把林四狗的龟头塞进嘴里不停的吞吐起来。

前后同时插入的姿势从感官上心理上给了白鸽巨大的刺激才吞吐几下让她忍不住一个哆嗦高潮来了小穴竟然往外喷水了。

「小骚货你今天怎么这么骚……才操你几下你就喷了……是不是太兴奋了……」

周振生拔出鸡巴让白鸽的小穴喷个够一边揉捏她的阴蒂一边说道。

「不行了……太刺激了……啊……」

白鸽吐出林四狗的大家伙说道。

「你给他来个深喉我也给你来个深入。」

白鸽第一波喷完水之后周振生兴奋的说道。

一边说着一边用龟头摩擦着白鸽的小穴白鸽被刺激的扭动着屁股寻求他的插入。

前面却一张嘴把林四狗的家伙不断的往自己的喉咙伸出塞了进去。

周振生也如约鸡巴猛然就插入了白鸽的小穴深处。

白鸽赶紧把家伙从喉咙里面拔出来有些干呕。

「不行老公太大了塞不进去。」

白鸽小脸憋得通红的说道。

「那就好好的吞我要加速了……」周振生兴奋的说道。

白鸽不团的吞吐着林四狗的大鸡吧身子发出吱吱的声音但是林四狗醉的太深沉睡得非常死不过在做梦。

梦见了姚兰溪和女网管两个女人在他面前都穿着一样的情趣内衣在自己面前。

姚兰溪蹲在上给他口交他则把玩着女网管的双乳。

揉捏的女网管娇喘吁吁。

姚兰溪的口活非常好。

弄得他龟头一阵阵舒服。

不由得挺起屁股往前耸了耸。

现实中白鸽正在上下的吞吐结果林四狗身体突然动了一下正好赶上她闹大往下压把大鸡吧吞入的时候。

这一下无意识的耸动一下子把大鸡吧插入了白鸽的喉咙。

白鸽吓得嗯的而一声赶紧猛然一抬头吐出大鸡吧。

惊恐的看着林四狗。

周振生也看到了吓一跳猛从白鸽的小穴里拔出自己的家伙。

不过看了一会儿发现林四狗依然酣睡中松了一口气。

白鸽也松了一口气。

这口气刚吐出来周振生的家伙再次插入了她的小穴并且不断的抽插着。

「老婆想要他的么你试试插进去……」

周振生一边抽插一边问道。

「能行么……我怕他醒了……」

白鸽吞都吞了尝试一下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我觉得没问题如果他醒了也不吃亏你这么漂亮就让他干就是了。」

周振生一边鼓励感觉自己的鸡巴更加的硬了一边说道。

「好……你拔出来我上去……」白鸽喘息着说道。

感觉起跪在床上然后一偏腿骑在林四狗的身上扶着他的大鸡吧对准自己湿漉漉的小穴门口毫不犹豫的就坐了下去。

「我操……撑开了……哦……好大……好深啊老公……他的鸡巴……哦……」

白鸽红着脸吸着气浑身颤抖的坐了下去。

「操的你舒服么?」周振生接话问道。

「太他妈的刺激……哦……嗯……你……混蛋……」

白鸽话还没说完周振生的鸡巴就粗暴的插入她的嘴里摁着她的头使劲儿的往里插。

弄得白鸽一阵挣扎。

「……嗯……你这混蛋……哦……」

白鸽努力的挣扎着把周振生的鸡巴从嘴里拔出来不由得骂道。

但是屁股的动作没有停止依然上下的套动着。

感觉到林四狗的大鸡吧在自己的小穴里面进进出出。

但是小心翼翼的不敢让自己的屁股接触林四狗的大腿所以就这样上上下下的做活塞运动。

不过林四狗的家伙比周振生的长而且粗多了撑开她的小穴不说还十分的深入。

太刺激了。

下面小穴吞吐着林四狗的鸡巴上面嘴里吞吐着周振生的家伙。

白鸽感觉太疯狂了。

身体一阵阵紧张小穴不断收缩很快高潮就来了。

但是她没有停止反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股股水随着抽插流在了林四狗的肚皮上。

此时林四狗还在做梦梦见他自己抓着姚兰溪的屁股不停的抽插着。

姚兰溪浪叫不止。

还让他使劲儿。

又是无意识的一下林四狗猛然挺了一下胯大鸡吧完完全全的插入了白鸽的小穴深处。

发出啪的一声。

白鸽嗯的一声感觉这一下直击灵魂深处。

浑身颤抖一下抬起屁股立刻离开林四狗的鸡巴下床撅起屁股哗哗的喷了出来。

一边喷一边哆嗦着好像随时站不住。

这个时候老周还过来捣乱竟然强硬的把鸡巴塞进她的嘴里弄得她更是哆嗦起来嘴里含着大鸡吧后面喷着水。

四五股喷完之后白鸽感觉自己没有力气了。

不过老周没有放过她让她扶着墙自己从后面插入她的小穴一阵操作猛如虎五分钟再之后低吼一声精液全都喷了进去。

一股又一股。

「你这个混蛋趁人之危弄死我了……」

白鸽半躺在椅子上两腿搭在扶手上小穴冲着周振生喘息的说道。

「你歇着我收拾一下别让他看出问题来。」

周振生收拾了十多分钟总算是收拾干净了。

给林四狗盖上一块浴巾。

完事之后两个人收拾好东西和垃圾开开窗子放味道然后赶紧离开了回到了隔壁白鸽的房间。

「老周我要勾引他勾引他操我一次。你觉得行么?」

白鸽来到隔壁抱着老周的胳膊问道。

「你喜欢就好是不是觉得这样不过瘾?想让他努力操你你才开心?」

周振生说着掀起她的裙子果然看到她湿漉漉的小穴自己刚才射进去的东西往外滴答正在大腿上流。

白鸽这个时候也缓过来了小脸红扑扑的看着周振生。

不由得咬了咬嘴唇。

「你刚才觉得舒服么刺激么老公……」

白鸽眯着眼问周振生。

「刺激我今天没吃药厉害不我看你的小穴又湿了是不是……」周振生说道。

「再来一次……」

白鸽说着迫不及待的蹲在上解开老周的裤子扶起老周软下去的家伙就吞吐起来老周没两下就硬了。

然后白鸽迫不及待的撅起屁股扶着椅子把老周的家伙引到了小穴的门口这一次两个人就这样抽插了将近二十分钟老周再一次射进她的小穴。

白鸽想着刚才的经历更是高潮迭起更加想要林四狗清醒的时候干自己一次。

不知道那是什么体验。

今天真是太刺激了。

想想就让自己高潮迭起。

等到林四狗醒来的时候发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盖着浴巾。

看看周围自己的衣服裤子都整齐的放在边上。

但是大家伙有些不好受好像曾经傲立过。

回想一下自己好像是做了个春梦。

把姚兰溪弄得死去活来的。

不过这是哪里他穿好衣服打开房门下楼一看原来是玉麟池。

想来是被人搀扶过来了既然来了没理由不洗个澡。

醒了醒酒之后直接进浴池洗澡一边洗澡一边反思自己竟然昏睡了三个多小时。

以后可不能喝酒了。

太耽误事儿尤其是不能跟娘们儿喝酒。

洗澡汗蒸搓澡按摩一套流程下来一个多小时彻底醒酒了。

身体的不舒服也已经烟消云散。

他要付钱前台没让说是老板请客。

林四狗也不坚持换好衣服出门买了一瓶水直接晃晃荡荡的朝着姚兰溪的药铺就走。

一边走一边想那个春梦。

感觉自己的家伙好像有点硬。

晃荡到姚兰溪的药铺门口五百米足有的距离的时候他停住了。

因为那里站了一帮人。

为首的正是吊着胳膊的李三愣子。

林四狗默默的从兜里掏出两个指套这东西专业点叫拳刺这是孟嘻嘻从网上给他买的。

是用拳头打人的时候保护手指和增加攻击力的。

根据淘宝的介绍这东西纯钢打造。

符合力学原理。

林四狗收货之后给了好评这东西是不是纯钢打造不知道但是一定符合力学原理因为套上手指握着很舒服。

相比骨头和肉来说是不是纯钢其实不重要反正都没它硬。

孟嘻嘻曾经纠正过他几次这东西不叫指套叫做拳刺。

但是林四狗就喜欢叫指套。

套在手指上有棱有角的非常顺手。

而且隐蔽。

这一拳头下去保证骨断筋折。

不过他还没等走到药铺李三愣子带人走了。

姚兰溪还送出了门看那个样子不是来找麻烦的这小娘们脸上一点惊恐的表情都没有。

等到李三愣子的人走远了林四狗喝了一口水摘下拳刺安步当车就走进了姚兰溪的药铺。

「小娘们想我没有?」林四狗问道。

「哎呀小坏蛋你来了也不说一声。」

姚兰溪眉开眼笑的就走了过来。

一身白大褂里面白衬衣。带着黑框眼镜。黑皮鞋黑丝袜。扭着屁股就过来了非常兴奋。

店里没有其他人过来就亲了他一下。

「说一声干什么我就是要搞个突然袭击看看你有没有背着我偷汉子……」

林四狗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说道。

「就你坏被你搞的死去活来哪有心思偷别人心里都是你那不信你摸摸到是你有么有想我啊……」

姚兰溪哀怨的说道顺手把林四狗的手放在自己的胸上开始蹭啊蹭的。

「想不信问问它……」

林四狗揉捏着姚兰溪的胸却把她的手引向了自己两腿之间。

从玉麟池里面出来林四狗总觉得浑身难受就好像是做爱到了一半戛然而止的难受。

他以为自己是做了春梦的原因他哪知道是被白鸽给灌醉之后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白鸽是尽兴了他不尽兴总之就是难受的不行这个时候找姚兰溪来泻火已经有点等不及了。

「讨厌这还开着门那你干什么……」姚兰溪没好气的说道。

「也没啥人关门得了。」林四狗说道。

「那怎么行你就等等再有半个小时就关门的时间了。到时候让你爽个够……」

姚兰溪咬着嘴唇说道。

「不行等不了啦……我看着人你给我吃两下我刚洗完澡干净……」

林四狗拉着她往柜台后面走他站到柜台的一个可以纵览全局的角落里面。

然后让姚兰溪蹲在柜台后面。

姚兰溪没好气的假装拧了他两下然后还是顺从的拉开他的拉链拽下来内裤掏出已经半硬的大家伙闻了闻果然没有异味只有一股淡淡的沐浴露香气。

这才一张嘴把龟头塞进了嘴里吞吐起来。

林四狗倒吸一口凉气嘶……感觉大鸡吧被柔软的小舌头舔来舔去小流氓终于感觉到舒服。

果然跟梦里一样啊。

还是这样舒服。

人家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难道是自己太想这个小娘们了?不过有个问题他不吐不快。

「李三愣子来干什么?」

就在姚兰溪前后运动着脑袋吞吐着林四狗的家伙的时候林四狗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姚兰溪突然一愣动作停止了。

吐出林四狗的大鸡吧抬头看着他。

姚兰溪的反应让林四狗立即明白李三愣子来这里肯定有不好的事情而且一定跟自己有关系否则姚兰溪也不会这么反应大。

「继续别停想好了再说。」

用鸡巴顶了顶姚兰溪的嘴唇说道。

姚兰溪赶紧把鸡巴吞进嘴里继续运动但是没有刚才那么有激情和有节奏了甚至好几次都用牙齿刮到了龟头。

她难受林四狗也弄的呲牙咧嘴。

「我是你的女人么?」

姚兰溪索性吐出龟头轻轻问一句。

    1. 短篇小说

      最好看的短篇小说

      搜书啊短篇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短篇小说大全,打造短篇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短篇小说免费阅读。看短篇小说,就上搜书啊。

    1. 成人小说

      最好看的成人小说

      疯情书库成人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成人小说大全,打造成人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成人小说免费阅读。看成人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激情小说

      最好看的激情小说

      疯情书库激情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激情小说大全,打造激情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激情小说免费阅读。看激情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最好看的

      疯情书库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大全,打造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免费阅读。看,就上疯情书库。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云想
      云想

      陪读母亲的性事写的很精彩,内容很好。

    • 久伴で深爱で
      久伴で深爱で

      陪读母亲的性事真的很好看,文风幽默,很值得追,我根本养不肥啊这本书。一看就没了,求玉子丰爆更

    • Slence缄默
      Slence缄默

      真心评价,玉子丰这本书写的很不错的,把主人公写的很有性格,而且叙述情节很恰当丰富,很有吸引力,还有就是该详细的地方会详细。不该说废话的地方,不参水,丝毫没有那种拖泥带水的感觉。很赞了。

    • 花海
      花海

      陪读母亲的性事是一本让人看了欲罢不能的小说,看着书中的情节犹如身在其中,深深地迷上了她。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