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怀孕八个月
怀孕八个月小说免费阅读全部目录

怀孕八个月恣意伤情

热度:59
中午在家里,站在落地镜前,脱光衣服。身体变化很大,咪咪至少涨大了两圈,原先的文胸都小了,乳晕变得又大又圆,颜色也深了,就像两朵紫红色的玫瑰花,屁股也更肥大了,原先每天推铁健身,臀围一直保持在96,现在估计106都不止,好在还有腰,从正面和背後看还挺纤细,就是不能侧身看,一侧身看就全完了,肚皮里好像塞了一只篮球。  把高开叉的黑纱低腰大裙松松地提到便便大腹的下面,戴耳机播放mp3,裸着上身,赤足在镜子前跳了一会儿肚皮舞,摇肩投足颤乳摇臀,很快身上肚子上就都是汗。高难度的动作不大敢做,动作幅度也不敢太大。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5-29 08:05:1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林四狗出去跟袁露露谈话的时候他的手机一直在响,这次打电话来的不是杜冷而是李顺水。因为李振轩被杜冷给绑了。告诉他过去北城沙场谈谈。如果敢报警就直接把他儿子沉入水中。李顺水自己敢去么,杜冷就是个疯狗他怕去了跟儿子一起沉水,所以不敢去。

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人。因为一旦泄露消息自己的儿子就危险了。虽然不争气但是毕竟是亲生的。

所以他又想到了林四狗,上次委托林四狗的事情虽然没有结果。但是杜冷却是消停了一阵子。不过林四狗也没找他要钱,他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省钱谁不愿意。结果自己的儿子在外面干的无脑的事情他一点不知道,才出现了现在的情况。

满嘴发苦的李顺水赶紧再次求到了林四狗这边。林四狗够没接到他就一直打,一直到了林四狗回来接电话。

「李总,实话实说我不想招惹杜冷,起冲突是一回事儿,把他惹急了拼命是另外一回事儿。所以您还是另请高明。」林四狗实话实说。

他现在终于在赵家撕开一条口子,应该专心致志的做报仇的事情,李顺水的这一摊狗屎一样的事情他不想掺和。杜冷这条疯狗他也没空搭理。不过李顺水现在真的没有办法了。

「五十万,不求别的。杜冷要的价格我给,只要你把我儿子平安带回来我给你五十万。」李顺水发狠了说到。

他已经打定主意,只要把儿子弄回来定然找人弄杜冷。以前他还以为这个家伙是癞蛤蟆爬脚面恶心人不咬人,忍忍就过去了。现在才发现这个家伙是疯狗,说不定什么时候不开心就咬你一口。

他能弄的了杜冷么?能,不过代价太大了。不说要拿出去大量的金钱,就算是跟黑道沾染了关系牵扯不清都犯不上。这些年的努力白费了。

他愿意找李品阳的另外一个原因也是这个人虽然捞偏门但是相对讲规矩,不像是一般的黑道人物见钱眼开,只要给钱什么海口都敢夸,甚至见到钱就扑上来。

这是一个有底线有原则的人。相对来说很放心。

五十万不是个小数目,虽然李品阳最近进钱不少但是也是动心。不过他也知道这五十万不好拿。

「好,五十万我跟杜冷去谈,我只负责要回你的儿子,不过能不能谈成我不管了。底线就是你那个底线。」林四狗说到。

李顺水自然答应,现在只要是能要回他的儿子,什么他都答应。事后找杜冷秋后算账自然是以后的事情。所以什么都敢答应。

杜冷也是没办法了,三眼铳都准备好了但是林四狗根本不搭理他,这让他很郁闷。总不能带着三眼铳上大街上找林四狗拼命。这是什么年代了,弄死林四狗自己也完了。自己这个沙场最合适,偏僻,混乱,没人管。外来人口多。失踪两个人啥也不会发生。明不举官不究悄无声息多好。

孙横子的弟弟孙连纵突然就出了一个主意。为啥不抓了李振轩,到时候李顺水自然会去找林四狗出面。问题就解决了。

孙横子的名字叫孙连横,他弟弟叫孙连纵。这两个名字一听就是有文化的样子。不过后来家道中落两个人混了黑道。孙连纵跟孙连横不一样。孙连横是瞎混靠着狠。孙连纵不是他有正经的生意。虽然不大不过够养家糊口的。加上在道上有大哥照顾也算是混的可以。

而且他有大学梦,虽然最后没有上大学,不过平时孙子兵法看的不少,也是杜冷这一伙人里面比较有文化,有智谋的人。放在过去就是白羽扇一类的人物。

就是军师。只不过十算九漏,偶尔靠谱。可是他自己乐此不疲。

杜冷也憋着收拾李振轩,不过在他心里的次序是放在收拾林四狗之后,只要林四狗倒下了这家伙自然尿裤子。现在调整一下顺序也未尝不可。直接让孙连横去酒吧把人给抓来了。还不过抓人的时候孙连横不方便直接出面是让飞机把李振轩骗到后门带走的。

可是飞机这混蛋色迷心窍直接把李振轩的女朋友杜可儿也给骗了过来。孙连横没办法把两个人都带走了。这一招非常管用。李顺水果然找了林四狗。

林四狗直接给杜冷打电话了。鉴于两个人之前也很客气所以电话里也很客气。

「杜大哥,本来不想打扰你。不过有人相托跟你谈谈。」林四狗不会在电话里说这事儿。所以只是暗示。

杜冷兴奋了,他妈的现在你终于主动了。只要你能来什么都好说。

「兄弟,可以谈,我也不是非要弄这个孩子,就是想跟他爹谈条件。你出面斡旋自然是正好。不如来我沙场聊聊。江湖道义你可不能点雷。」杜冷压抑着兴奋说到。

点雷就是报警。

「好说您跟我说一下位置,我明天上门代表老李家跟你谈一谈。」林四狗说到。

「好,我等你,一会儿地址发给你手机上……」杜冷痛快的说到。

两个人放下电话,杜冷让孙连纵和孙连横去叫人。叫三四个人就行,杀人必须是自己靠得住的兄弟。弄死这个人然后敲诈李顺水,回头收拾白大杆子哪些乌合之众。这是他的计划,甚至孙连纵还给他出了一些嫁祸给人的主意。

林四狗放下电话总觉得事情不对,前一阵被李三愣子算计的事情还心有余悸。

现在对上的可是一个在封城混出名堂的人。这样说去就去太大随意了。杜冷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先前不是劝自己不要掺和,前两天又邀请自己去喝酒,现在……

「刘庆,你出去打听一下杜冷,李振轩和最近跟他们两个有关的事儿。我总觉得事情不对。」林四狗跟刘庆说到。

刘庆作为混黑道的,自然知道去哪里打听消息。封城他们一样有关系,随便打了几个电话很快事情就汇总了。最近李振轩四处宣扬的林四狗在他家打的杜冷不敢吭声跟一条四狗一样的事情传的神乎其神。而且最近杜冷在沙场跟白大杆子和其他势力开战的事情也说的一清二楚。

「这孩子是傻逼么?」林四狗听到刘庆的话之后反问。

「是不是傻逼不知道,但是杜冷跟四哥您恐怕不死不休了。估计此去就是鸿门宴。」刘庆说到。

林四狗脑袋很大,这李振轩一点也没有李舜水的聪明,纯粹就是个傻逼。

「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啊。这孩子一搅合纯粹是坑人,换了我是杜冷也不会善罢甘休,恐怕杜冷不是要弄死我也要弄残我。难怪最近这么殷勤。」

林四狗摸着轻微胡茬的下巴说道。

「四哥,我回去喊人,大不了干他就是,还反了他了。北城杜冷算个鸟……」

刘庆说到。

林四狗有些烦恼,怎么就赶到这个时候。自己在赵家这边要发力偏偏遇到了这个事情。硬干显然不是他的风格。纵然要干也要动动脑子。而且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立即拿出手机找到北城沙场附近的地图观察起来。不一会儿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打开一看就是杜冷发来的位置。在手机地图上找了一会儿发现这里就是一个采沙场。纯粹的城乡结合部。真正的混乱地方。消失一两个人真的没人在意。

「不能等到明天,下午咱们两个去踩点儿,我让大哥派几个可信的人来,先计划好拖他几天再说。」林四狗说到。

刘庆点头答应,两个人吃完午饭等到孟嘻嘻和姚兰溪出去买东西的时候立即动身。打车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北城沙场附近。两个人破旧的衣服,脸上抹上灰打扮的跟附近常出现的外地民工一样,就进了北城沙场。这种农民工或者是装修工人的形象在北城沙场很多,谁也不会在乎。来看沙子,拉沙子的人很多,都是这个打扮。

两个人乔装打扮查看地形的时候,李三愣子被一个陌生电话惊醒了难得的午觉。

「杜爱国强奸幼女的事儿发了,你快走……」说完电话挂了。

李三愣子反映了十秒钟立即跳起来,第一个打了杜爱国的电话,关机。微信没人回。这才想起来杜爱国已经好久没有联系他了。虽然平时都是杜爱国主动,没有事情他不会主动骚扰杜爱国。这也就是为什么杜爱国被抓起来了他没有第一时间知道的原因。

放下电话立即打开保险柜把所有现金装进口袋,转身从后门走了。顺手还把手机关机然后扔掉。他刚出门没多久警笛声音就包围了废品回收站。吓得他不敢开自己的车,直接打了一个车直奔乡下。

多年的老流氓知道怎么逃跑。打车回乡下只是误导。到了乡下的老家从亲戚那里借了一辆摩托车,只说是去走亲戚,实际上是绕了一大圈等到天黑的时候上路开着摩托车直奔封城市而去。多年的经验告诉他通缉令不会那么快下来。他必须走。等到通缉令下来就麻烦了。

此时他的脑袋里念头纷乱,想起了林四狗那句要卖消息给他的话,难道他早就知道杜爱国出事了?难道那个手机真是他偷的?然后又否定了,还是韩光远干的。否则自己不会跟踪到哪里。

或者两个人合谋干的。以前他们好像是同学。

他这胡思乱想,林四狗已经趁着斜阳摸到了杜冷所说的那个沙场。白天的时候周围的情况已经弄得非常清楚了。甚至看到了上次在李顺水家里被他打趴下那个大个子,带着大包小包的啤酒和零食进去。他跟刘庆就守在这里。

到了傍晚该吃饭的时候杜冷带着三个人出去吃饭。有一个人送到了大门口然后从里面插上了大门,不见那个被自己打过的大个子。林四狗突然来了主意。立即拉着刘庆就走悄悄的跟着杜冷他们,看他们进了一个叫鼎盛轩的小饭馆。

然后他们去旁边的小饭馆要了够好几个人吃的饭菜和酒打包。两个人脱掉脏了吧唧的外衣,里面的衣服自然干净一点。刘庆打头直奔那个院子。

两个人拎着饭菜来到了杜冷沙场所在的那个院子,伸手敲门。

「谁?」过了几分钟一个声音响起。

「送饭的……」刘庆不耐烦的说到。

大门地上一个小口打开警惕的看了看。

「哪家的?是我大哥让你送来的么?」那个人问道。

「鼎盛轩的,我们只管送饭是谁让送的不知道。」刘庆不耐烦的说到。

「等着……」里面那个人说到。

「你快点大哥,饭店里人多挺忙的。」刘庆不耐烦的催促。

「催催,催个屁……」里面那个人心情不爽。

别人出去喝酒把他留在这里本就不爽。何况还让自己开门,孙横子自己在里面要享受那个妞儿。衣服都脱了让自己出来,什么东西。不耐烦的打开大门,伸手去接哪些酒菜。

看着酒菜的量心里好受一些,不过刚要接过酒菜却发现后面还有一个人。心说怎么这么多,有点不对头啊。还没等反应过来后面那个人一个健步窜了过来一拳打在他的下巴上。

脑袋一晃荡,剧烈的震荡让他有些头晕发蒙,双腿发软站不住。紧接着他感觉自己的脑袋被搂着撞在墙上,眼前一黑啥也不知道了。刘庆惊了一下,这两下干净利索,那么大的一个人一下子就趴下了。

两个人轻轻的放下饭菜往里走,狗已经叫起来。屋门被推开一个脑袋钻出来想要看看狗。这个人正是飞机。他也心里更不爽。孙横子孙连横要办杜可儿。衣服都脱了准备上床了把他也撵出来了。杜可儿还在挣扎求饶。可是孙横子一点不放在心上,还要当着李振轩的面搞她。

这本来是飞机自己的戏码,现在被抢了心里自然不爽。

李振轩吓得裤子都尿了,一个屁够不敢放。被绑来之后如果不是杜冷拦着孙横子非要割了他的舌头,挑断他的脚筋。纵然没有这么做,这一路来的时候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现在要当着他的面搞他的女朋友,问他有意见么。

李振轩恨不得撕碎了他,但是却屁都不敢放一个。看着孙横子拿着那把刀在他裤裆位置比划直接尿了,逗得孙横子哈哈大笑,还在他的脸上尿了一泡尿。然后让他看着自己搞他女朋友,如果敢闭眼和装过头去救割掉他的蛋蛋。

飞机也想看不过被孙横子撵了出来,答应玩完给他。飞机没好气的往外走,就听见院子里面狗叫的厉害。他就是个小混混这次要跟杜冷大哥干大事儿,本来以为能翻身的。谁知道人家根本不告诉他干什么,也不拿他当回事儿。

开门想要骂两句狗出出气,结果一开门发现大门口躺着另外一个人,而两个人冲了过来。已经到了跟前,觉得事情不好赶紧一缩头大大喊一声「孙大哥有人进来了……」

飞机刚喊完只听见碰的一声,门板被踹碎了一只脚穿过门板直接揣在他的胸口,整个人倒飞出去把家具砸的稀里哗啦稀烂。

孙横子扒光了杜可儿的衣服,已经吃了药。准备今天晚上折腾死这个小妞儿再说。提枪正在努力分开杜可儿的嫩白大腿准备进洞,突然飞机喊了一句。

孙横子心里发怒,有人就有人呗,你喊个孙子。不过猛然反应过来,不对有外人闯进来。顾不上杜可儿一翻身下床直接跑到另一个屋里拿出一把三眼铳。

飞机被林四狗洞穿木门的一脚直接踹飞伤了内脏,直接吐血。躺在地上起不来。林四狗开门快速往里走。结果迎面看见被自己打伤过的那个大个子端着一把枪对着自己的方向。赶紧一缩脖回来了。

砰地一声。

三眼铳打响,散弹飞射六七米的距离自然是威力十足。不过超过十米也就那么回事儿了。林四狗反应快这一下子没打到他,到是把走廊的墙打的都是弹坑。

顺便还波及了飞机。

一般散弹枪只有一发,不过林四狗却不敢硬闯了,因为他不知道有几把散弹枪。于是对身后跟进来的刘庆挥挥手示意他绕道窗户那边去看一看。刘庆转身就走。林四狗拿起一把折迭椅子直接朝着屋里扔了过去。

刚才一个照面孙横子就认出来了他,是把自己打伤那个人。一枪过后他很紧张,一边紧张的端着三眼铳一边准备给大哥杜冷打电话。电话刚拨号椅子飞进来了。

紧张的他下意识的扣动扳机碰的一声,飞射的散弹打的走廊里面一阵冒烟。

不过巨大的震动也让他单手握不住枪,一下把扣动扳机的手指扭伤了。这个时候林四狗随着散弹射过就冲了进来。他觉得这个时机对方没有换枪的可能。

孙横子手机掉在地上,用另一只手拿枪甩了甩刚才受伤的手指。可是走廊里人影一闪已经冲进来一个人。孙横子赶紧握枪准备开抢。可是手指受伤加上紧张枪没拿稳。

林四狗冲进来的过程中一看这个人还端着枪而且枪上有三个枪管就知道坏了,这可以打三枪。所以更加迅速前进,同时一个就地翻滚躲开枪口就滚到了孙横子的脚下。

本来就六七米的距离,林四狗一个冲刺跳跃就到了。孙横子下意识的要把枪口朝下,林四狗一起身抗住了枪杆,伸手压住扳机不让他口,然后一脚踢在他的两腿之间。孙横子闷哼一声一低头被林四狗一肘顶在面门,脚下一勾,孙横子阳面就倒。紧接着别林四狗一掌劈在面门。

鼻骨直接碎裂,孙横子就跟被一把锤子砸在面门上一样砰地一声躺在地上没了声息。但是因为吃了药所以那个东西依然傲立不倒,甚至因为刚才过于激动,现在更加勃发了。

拎着三眼铳在屋子里仔细找了一圈没有发现别的什么人。却看见杜可儿光着身子在墙角涩涩发抖,李振轩被绑在椅子上。

「林大哥……」李振轩一看林四狗哭了。

林四狗不管他,而是捡起地上的衣服扔给杜可儿。然后把李振轩解开。刘庆这时候也进来搜索了四周,又从柜子里拿出另外一把三眼铳。看的林四狗心里只发慌。我草你妈的这两把三眼铳在这,要是自己傻逼似的明天来,恐怕武功再高也会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被打成筛子。

杜冷这是想要自己死啊。林四狗感觉后背发冷。

他们没有注意,掉在地上的孙横子的手机已经拨打出去了。杜冷正在吃饭喝酒,心里想着明天该如何收拾林四狗,以及接下来的计划怎么做。突然间电话响了是孙横子的。这么快就搞完那个妞儿了?杜冷个很奇怪接起来之后却听不到声音。

他也没出声,以为孙横子那个家伙不小心碰的,刚想挂突然传来了一句林大哥三个字。这明显是李振轩的声音,怎么回事儿?林大哥难道是林四狗?想到这个可能他继续听。

那边林四狗放开李振轩之后就发现了地上的手机,一看已经接通了立即挂断。

李振轩帮杜可儿穿衣服。杜可儿根本不搭理他,太他妈的怂了。到是目光在林四狗身上来回巡视。

「快走,可能被发现了……」林四狗说到。

「四哥,不如一起干了……」刘庆低声说道。

林四狗看看桌子上的两把三眼铳不由得有些犹豫不决。杜冷这是要真的跟自己死磕啊。今天不如废了他,否则后患无穷个。小流氓也是个果断的人,说干就干于是点了点头两个人立即拿绳子把孙横子和飞机捆上了,门口那个家伙也捆好了塞进屋里,然后做好其他准备。

他这边刚决定,杜冷那边已经带着三个人快速的往回跑。

其他三个人不明白怎么回事儿,他也不来不及解释。希望自己想错了。吃饭的地方距离沙场不过五百米。快速跑也就几分钟的事情。他们来到院门口的时候林四狗刚把点来的菜扔给两条狼狗。

两条狼狗很忠心却是不吃外人喂的食物依然在狂吠。

杜冷到了门前,身后三个人也到了,有人刚想去推门却被杜冷拦住了。指着两遍的墙示意跳墙。然后他去敲门。几个人喘息一下身体不抖动了立即开始行动。

院墙很高,需要一个人托着另一个人才能上去。只能爬上去两个人。趴在墙头上往里看。院子里没有动静。敲门也没人开。两个人没有犹豫直接跳墙就进来,然后打开大门。四个人全都进来了。狗不叫了还对着杜冷摇尾巴。

四个人有的从身上抽出短刀,有的拿起砖头或者是木棍看着破开的门。浑然没有注意刘庆从后面的大门进来了。刘庆早就跳墙出去了。等到杜冷他们进来之后他紧随其后,趁着四个人注意屋门的时候直接把大门关上,然后插上了。关门打狗。

四个人自然听到了,猛然回头。一个拿短刀的刚要上却发现那个关门的小青年似笑非笑的端着三眼铳对着他们。那个拿短刀的吓一跳赶紧往后退。这东西他可知道怎么回事儿。十米之内能把人打成筛子。十米之后能不能命中看运气。命中了也不致命。所以他往后退,其他人也往后退,两两站在一起朝着两边移动。

这样纵然对方开抢也只能选择一面,其他人还有机会。

「兄弟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孙连纵打算施展自己的口吐莲花说晕对方再说,给自己人创造机会。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刘庆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杜冷觉得不对猛然回头,就这一回头的功夫一个人已经冲到了他的跟前正是林四狗,他知道林四狗的身手自己不是对手,所以急速往后退,同时把正在同伴拉到自己的身前。

结果林四狗一个冲撞直接把两个人撞飞。肘部直接撞上那个胸骨断裂一口血喷出来了,杜冷感觉自己飞了两米之后才落地。然后一个翻滚感觉浑身难受勉强站起来。

林四狗这边跟他们开战,屋里李振轩还在安慰杜可儿。可是杜可儿根本不愿意搭理他。

「你个怂样儿,看着我被人搞你都连个屁都不放。滚开我不想再见到你。有多远滚多远,一身尿骚味儿。」杜可儿的鄙视赤裸裸的毫不掩饰。

这话直接刺激了李振轩。

「你等着,我一点不怂,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李振轩说着气鼓鼓的往外走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的那一根三眼铳。

林四狗和刘庆打算用拳头解决问题,能不用这东西尽量不用,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刘庆再用。所以其中那个被孙横子打过两枪的三眼铳放在了屋里。孙横子已经被捆结实了。

李振轩看着孙横子虽然昏迷,但是胯下依然傲立的家伙气不打一处来,竟然直接抄起孙横子的匕首上去一刀下去给齐根切了下来。只留下两个蛋蛋。

孙横子嗷的一声就醒了过来。被林四狗打断鼻骨,打的脑震荡的他依然被疼痛给刺激醒了。等他看到李振轩拿着一节血粼粼的东西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不由得又是惨叫一声恨不得吃了李振轩。

「你刚刚不是朝着我身上尿尿么,你再来啊?」

李振轩狠狠的说着竟然当着孙横子的面把那个东西一刀一刀切碎了。孙横子咬着牙疯狂的挣扎。可惜捆猪的绳子口俗话叫勒死狗,越挣扎越紧。根本难以挣脱。

「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孙横子不想活了。

李振轩狞笑一声拿起桌子上的三眼铳对准了孙连横,你不是叫孙横子么,我看你怎么横。孙连横面对枪口一点不害怕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活了。

「打死我,你打死我……」孙连横近乎疯狂的恳求。

「美得你,我去找杜冷算账……」李振轩狞笑着说到。

拿着三眼铳往外走,正好看见被捆在地上的飞机,上去用三眼铳的手柄在他脸上一顿砸。弄得飞机不敢吭声只能忍着。

此时院子里四个人已经倒下了三个,林四狗大发神威,给刘庆上了一堂生动的八极拳实战课。杜冷拿自己的伙伴当垫背的逃过一劫。他想上墙跑被刘庆给逼了回来,其他两个人不知道林四狗的厉害以为要解决他或者拿他当人质。

结果胳膊和腿都被打断了。杜冷在讲理。

「兄弟,我认栽了,从此我离开封城市,这沙场是你的了。我杜冷回不来了,真的不回来了。放我一条生路。我给你五十万。」杜冷满脸是汗水的说到。

此时天已经彻底黑了,太阳的余晖彻底散尽。因为沙场是荒郊野外,周围的人家和建筑物离这里都很远。所以根本没人听到。顶多听到狗叫声。但是视线还是很清楚的。

「杜冷你当我傻么,你要杀我啊。我会放你走么?谁都有家有业的,你今天能弄李顺水的儿子明天就能动我女人,我可不想放过你这条疯狗。」林四狗说到。

「兄弟……」杜冷还想说什么。

「杜冷……」身后有人喊他。

林四狗一看说了句我操,赶紧就往旁边跑,顺便趴在地上,因为他看见李振轩端着三眼铳冲了出来,这小子根本没玩过这玩意儿谁知道准头怎么样,那可是散弹枪。

杜冷一回头,碰的一声,他只感觉自己大腿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一个踉跄,然后巨大的疼痛传了过来。捂着大腿惨嚎一声就躺在了地上。李振轩一枪打在他的身上。第一次开抢没什么经验,好在距离近只有三四米的样子。

这一枪还是打偏了,没打中胸口而是打在了大腿上。两条腿血肉模糊。其中一条已经彻底断了,另外一条也受伤严重。李振轩打完这一枪十分快意。林四狗却傻逼了。

我操这也太狠了。你这小逼崽子怎么说开抢就开抢,不是让你在屋里等着不要乱动么?到是省了自己的事儿了。杜冷在地上翻滚,林四狗赶紧过去,用他的腰带把大腿捆死不能让他失血过多死了。然后把电话放在他的身边。

「你要是报警咱们就不死不休……」林四狗警告。

擦掉三眼铳上的指纹,快速处理一下屋里的痕迹,带着还在变态兴奋的李振轩和吓傻了的杜可儿赶紧离开了此地。至于杜冷会不会报警他不知道,但是他大概猜测杜冷不会。

只会找地下的诊所处理。

这些人都不是致命伤。杜冷腿断了肯定是残了,不过混江湖的就应该有这方面的意识,以前把别人弄残废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残废。至于孙横子被切了子孙根说实在的不算什么重伤。还不如割了蛋蛋伤的重。不过心理创伤能不能治好就不说了。话说李振轩这个小子怎么这么变态。

切人家子孙根,打断人家大腿。这么狠?

四个人一边离开这里,李振轩一边给自己的父亲李顺水打电话。把事情都说了。话里话外很兴奋。没办法林四狗接过电话说重点。

「这伙人废了,杜冷被你儿子打断了两条腿,用的是三眼铳。孙横子被你儿子切了子孙根。其他人的手脚都被我打断了。我估计他们不会报警。但是你也盯着点,官面上别出事儿。」

林四狗说到。

话里的意思很明白,我是动手了但是你雇佣我去的,而且重伤害的事情都是你儿子干出来的。你不能袖手旁观必须出力。

放下电话四个人这才打车回李顺水家,林四狗在他家对面有房子。现在孟嘻嘻和姚兰溪都在装房子,住在云鼎家园。而御景华城这边都空着,他打算正好刘庆可以住在这里。

没让李振轩回家,而是先把他和杜可儿带回了自己的家。然后李顺水上门手里拎着一个兜子。五个人必须重新对一遍口供,万一将来真要是有警察介入他们该如何说。折腾到半夜李顺水把一身尿味儿的李振轩带走。包留下了。里面躺着五十万。

李顺水走得时候说的明白,改天还有重谢。这些钱不足以表达谢意。林四狗也没推辞,今天真是危险。两把三眼铳啊。一个不小心很可能就被杜冷给灭了。

五十万拿得一点不兴奋。这他妈的是卖命钱。

这么晚了杜可儿不可能走,暂时住在林四狗的家。林四狗和刘庆要告别。杜可儿楚楚可怜的抓着林四狗的袖子不让他走,非说自己害怕。没办法只能把刘庆留下,把杜可儿带走。

临走的时候把五十万给了刘庆。

「这些钱你拿着,我估计李顺水还会谢我。这些都是你的了。跟我卖命一场别嫌少。」林四狗说到。

「四哥说啥那,这场面跟着三哥也不是没见过。用不了这么多。」刘庆说到。

「不一样,我把你带出来不是让你卖命的。就去踩点儿遇到这种情况谁也不想,今天错一错咱们就交代了,就算不交代也是残了。一辈子可能就这一回拿着吧。」林四狗说到。

「四哥,真的用不了这么多,太多了……」刘庆说到。

「对,忘了……」林四狗打开袋子拿出三万直接给了杜可儿。

「把嘴闭上,不要乱说,一个字都不许说。别跟李振轩那傻逼一样,啥都往外说。」林四狗警告。

杜可儿兴奋的点点头。拿着三万块钱不出声了,看林四狗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剩下的别推辞了,你明天还有事儿,去哪些地下诊所看看,找人警告一下杜冷那帮人……」林四狗说到。

刘庆没再推辞,林四狗带着杜可儿回到了云鼎家园。大半夜的带回来一个美女,姚兰溪蒙圈了看着林四狗的眼睛能喷火,孟嘻嘻则兴高采烈的把杜可儿往里拉。生怕跑了一样。

林四狗走了之后刘庆赶紧给三哥刘刚打电话,在电话里把事情说了一遍。也把钱说了一遍。

「这老四是属于孙猴子的么?走到哪都大闹天宫?这他妈的还睡个鸡巴毛,我这就起来去给他善后。把位置发给我……」刘刚说到。

刘刚连夜叫了刘森茂和刘森强,然后带着村子里的几个得力的人开着两辆车到玉林镇接上人,然后连夜往封城赶。不到天亮就到了刘庆所在的御景华城小区。

面对着四十七万和刘庆,听着刘庆讲了昨天的事情这些人都很兴奋。听着就热血沸腾。两个人放倒了七个人,对方还有两把三眼铳,简直不敢想。恨不得去现场看看。

刘刚这一天都带着人通过封城的社会关系找到了正在黑诊所治疗伤势的杜冷这些人。

「你报警了么?」刘刚直接问杜冷。

此时杜冷一条腿截肢,另一条腿保住了不过也伤的严重。杜冷也清楚刘刚的来意,自己一个弄个不好恐怕要交代。人家来善后了,自己虽然残了但是还不想死。

「混江湖的早晚有这天,报警干什么,我也杀过人,身上的事儿很多。难道我真的想去吃牢饭?不放心你就弄死我。」杜冷面对刘刚心灰意冷。

「那就好,我来给我兄弟善后。不报警以后江湖相见我们让你们一步,报警了我们就只能赶尽杀绝了。」刘刚说到。

杜冷点点头。刘刚警告送到了。然后又打听了一下这件事在道上的消息。忙活一天之后他确定了一件事。

「老四在这封城市立住了……」

江湖又有新人出,北城杜冷要换北城狗哥了。

    1. 成人小说

      最好看的成人小说

      疯情书库成人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成人小说大全,打造成人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成人小说免费阅读。看成人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激情小说

      最好看的激情小说

      疯情书库激情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激情小说大全,打造激情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激情小说免费阅读。看激情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现言小说

      最好看的现言小说

      疯情书库现言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现言小说大全,打造现言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现言小说免费阅读。看现言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美女总裁小说

      最好看的美女总裁小说

      疯情书库美女总裁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美女总裁小说大全,打造美女总裁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美女总裁小说免费阅读。看美女总裁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柠檬草的味道
      柠檬草的味道

      说句实话,很少能看到这样有内涵有道理的书了,生动又不失道理,严谨又不乏味。作者恣意伤情加油。

    • 云想
      云想

      怀孕八个月写的很精彩,内容很好。

    • 久伴で深爱で
      久伴で深爱で

      怀孕八个月真的很好看,文风幽默,很值得追,我根本养不肥啊这本书。一看就没了,求恣意伤情爆更

    • 最耀眼的星
      最耀眼的星

      个人觉得怀孕八个月这本写得还不错,很精彩,内容比较丰富,个人比较欣赏这种文章,棒!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