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纯爱耽美 > 王子的“骑”士
《王子的“骑”士》欲晓全文在线阅读

王子的“骑”士欲晓

热度:2607
双性生子 校园 清冷淫荡受。一直觉得见到攻就忍不住发情,想被攻操的受很萌。忘了补上一句,尤其是还要在攻面前装清冷的。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5-29 11:21:1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且说欣然告别霸王花与银龙水镜,下山换乘马车,一路奔波来到海兰港。

海兰港是贸易都市左近的海上交通要地,当年鬼族王子兰斯洛特环游世界,便从此地出发,乘坐仆鲸(一种仆魔,大型海上交通工具)入海,历时九年后在大陆西海岸登陆,成功证明了“大地是球形”的科学猜想。因此,海兰港也被称为“兰斯洛特寰球港”欣然下车后在港口餐厅闲坐,点了一道当地的名菜“金橘酱烩鱼片”外加一杯滋味醇厚的白葡萄酒,美美的用了午餐。

此时已是九月初旬,夏天即将结束,海岸凉风细细,欣然离家至今已经三个多月,想到故乡距此不过两三百里路,不免生出了思乡之情。然而思念归思念,如今公务在身,实在抽不出身回家探望老爸。于是向服务生讨来笔墨信纸,写了一封家书寄给老爸。

出了餐厅后欣然打算寻一处客栈暂时寄身,再去港口购买前往艾尔曼的船票。说来凑巧,刚走出没多远,便看见洁西卡夫人牵着小杰的手走进一家珠宝店。

欣然信步跟了进去,只见洁西卡夫人看中了一枚蓝宝石戒指,正在试戴。迎着日光端详了半晌,又恋恋不舍的摘下来。欣然暗笑她小气,修道院长的职务的确没有多少油水可捞,不过洁西卡身为贵族,每个月都有国家规定的优厚俸禄,再加上老爸时不时的补贴情妇些零花钱(苏老爷出手阔绰,这零花钱可绝对不止是零花的概念)买一只宝石戒指不过九牛一毛,竟然舍不得,简直可笑。况且,洁西卡作为神职人员却出入珠宝店,实在有损圣国教廷的威严。

欣然将手插在裤兜里,晃着肩膀走过去,一拍柜台,将老板叫过来说:“那只宝石戒指我要了。”

说着掏出一把银币,漫不经心的撒在柜台上。

老板知道贵客上门,欢天喜地的跑过去告诉洁西卡夫人:“对不起,猊下,这枚戒指有人订了。”

洁西卡郁闷的摘下戒指扔在柜台上,负气的说:“这枚戒指太沉了,手工也不够精致,不适合我。”

正说话时欣然走过来。

洁西卡见到他,眼楮顿时一亮,惊喜的叫道:“欣然——真巧,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欣然笑着点点头,拿起那枚蓝宝石戒指替洁西卡戴在纤指上。

洁西卡看看他,又回头看看老板,问道:“买下戒指的客人就是他?”

老板满脸堆笑:“回禀猊下,正是这位少爷。”

洁西卡一扬脸,傲然笑道:“他是我的佷子!”

摘下戒指丢在柜台上,得意洋洋的说,“替我包起来。”

老板连忙照办,洁西卡趁没有人留意,掂起脚尖勾住欣然的脖子,送上甜蜜的香吻。

“坏小子,你可真够大方的啦,跟你爸爸一个样儿!”

欣然哈哈一笑,不理洁西卡的恭维,蹲下身子摸摸小杰的头发,柔声道:“怎么样,见到哥哥开心吗?”

小杰兴奋的涨红了脸,大声说:“高兴!高兴的快要发疯啦!”

“真是个乖孩子,”欣然起身招呼老板,“你们店里有没有本地特产的玩具或者工艺品,要最好的。”

老板谄笑道:“小店没有玩具卖,工艺品那可是应有尽有。”

说着一溜烟儿跑到柜台尽头,捧来一只白色海贝镶嵌而成的帆船模型,船帆是华丽的白绸缝制,桅杆上装饰了许多珍珠。

欣然低头问小杰:“喜欢吗?”

小杰直勾勾的望着帆船,连连点头。

欣然又掏出一把银币丢给老板,说道:“把船也给我包起来。”

“谢谢欣然哥哥!”小杰乖巧的说。

“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象话了,哪能向人讨礼物呢。”

洁西卡佯怒拍了小杰一下。欣然摇头笑道:“别这么说,洁西卡阿姨,我跟小杰特别投缘,现在只不过送他一艘帆船模型,将来发达了,还会送他一艘真正的大帆船呢。”

洁西卡姑佷仰慕的望着欣然,被他的慷慨感动了。殊不知欣然其实也没有多么富有,女王支付的路费,大部分给了水镜和霸王花,余下的一路上已经花的七七八八了,能否坚持到艾尔曼还是个疑问,哪里有余力送礼。只是欣然一向大方惯了,从前在家里有花不完的金银,如今出门在外,也改不了这习惯。况且他根本就不在乎口袋里还有多少钱,花光了无所谓,再想办法就是了。

欣然陪着洁西卡姑佷离开珠宝店,一同回到洁西卡包下的客栈。小杰邀请欣然一起坐船,欣然很高兴的答应了。洁西卡满心期待能跟欣然继续鬼混,当然不会反对。然而欣然已经厌倦了洁西卡的纠缠,只在她房中做了片刻便找借口出去闲逛,晚上尽量拖得很晚才回客栈。

如此过了两天,还没有等到合适的客船。海兰港是大港,往来的船只很多,不过眼下的季节正是海上风浪最大的时候,船主一般都不愿意出海远航。之前倒是有一艘仆鲸去艾尔曼,可惜错过了。

这一天欣然早晨起来,吃过饭后去港口酒馆消磨时间,喝了一杯麦酒,叫来老板问晚上有没有牌局。

“回少爷,最近禁赌抓的很严,晚上的牌局已经很久没开张了。不过你如果真的很想玩,我倒是有几位私人朋友经常在后头厅里打牌,可以介绍给你认识。”

欣然兴趣广泛,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听说是“私人朋友”立刻明白全是老赌棍,大概老板是把自己当成外地来的肥羊了,想让那伙儿妙人在自己身上发发利市。于是微微一笑,说道:“既是你的朋友,想必牌品一定错不了,这就带我去见见他们可好?”

老板谄笑着请欣然来到后厅,果然有四个人正在打牌。欣然的眼楮一下子落在了坐在上首的中年汉子脸上,惊喜的喊道:“罗素大哥!”

那汉子三十出头的样子,身材高大结实,相貌堂堂,留着短须,上身只穿了一件皮背心,胳膊肌肉虬结,肩上纹了一只红色狐狸头。他看到欣然,脸上顿时露出喜色,揉着眼楮站起来嚷道:“老天!我不会是在做梦吧?欣然老弟,真的是你?”

推开牌桌迎上前来,抱住欣然得肩膀哈哈大笑,欢愉之情溢于言表。当下牌也不打了,拉着欣然去前面喝酒。

这位中年汉子,便是消失多年的财宝猎人“红狐”罗素。

欣然和罗素的交情很深,从前在黑暗大陆,罗素贼胆包天,竟敢去盗窃古撒兰王的墓穴。被欣然妈妈逮住,一怒之下要把他丢进化骨池变成骷髅兵。多亏欣然求情,才留下一条小命。此后几年,红狐罗素一直在吸血鬼王宫当欣然的仆人。那些年红狐罗素销声匿迹,别人都以为他死了,不料是在吸血鬼王宫当差。欣然成长为一个大坏蛋,多半是罗素的熏陶。

因此,两人有着亦师亦友亦主亦仆的关系,感情非常深厚。后来欣然回到贸易都市,跟爸爸一起过,临走的时候向妈妈讨得红狐罗素追随左右。

一离开暗黑大陆,赛西丽亚施加在红狐身上的符咒就减弱了。欣然知道这老流氓迟早要丢下自己投奔自由,索性很大方的送了他一笔钱,放他走人。

因为这一层关系,罗素对这位小主人非常感激,他一向六亲不认,但对欣然,却始终保有一份真诚的感情,红狐罗素没有子女,就把欣然当成了自己的亲骨肉,亲弟弟,离开苏家以后,也时常回去探望欣然。

每年欣然过生日那天,罗素总会风雨无阻的回到贸易都市,带着拼死得来的价值连城的宝物送给他做生日礼物。

罗素清楚自己的名声极臭,苏家不会欢迎他这样的客人,因此次次都是悄悄的来,悄悄的走,除了欣然,谁也不知道他与苏家小少爷的交情。

故人相见,彼此都有说不完的话。这通酒一直喝道深夜,罗素微有醉意,欣然也有点撑不住了。起身笑道:“老哥,我得回去了,你最近在哪里发财?”

罗素告诉欣然,他承包了一艘游艇龟,做海运生意,把东方的客人运往北方,买卖挺红火的。欣然大喜,说自己正要去北方,能不能搭他的船。

罗素为难的说:“最好不要,我为了逃税,不得不贴着礁石群岛航行,非常危险。”

欣然笑道:“你该知道我最喜欢的就是冒险,这船,我是坐定了。”

罗素心中叫苦,然而又无法把真相告知这位小老弟,只好勉为其难的说:“看情况罢,如果实在找不到别的船,我就送你一乘,不过你上了船以后可千万要小心,如果发生意外,不必惊惶,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全靠老哥啦。”

“哈哈,咱们是好兄弟嘛,别说这些,先找个地方好好的吃一顿。晚上有什么安排?”

“还没有。”

“那正好,老哥带你去附近逛逛,有一家酒馆的女招待既漂亮又风骚,嘿嘿,咱们可得好好的乐一乐。”

欣然皱眉道:“算了吧老哥,你知道我不喜欢那种女人。”

“对了,你好像有洁癖来着。”

罗素摸着下巴寻思,酒吧女郎,欣然小弟肯定看不上眼,应该怎么招待他才好呢。正犯愁的时候,欣然拍拍他的肩膀笑道:“罗素老哥,从前总是你帮我张罗,今天不如换一换,我给你介绍个好女人如何?”

罗素大喜,半信半疑的问:“你说的是真的?”

“废话!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谎?”

“那倒也是,不过欣然老弟,你认识的女人一定既高贵又有钱,我罗素高攀不起啊。”

欣然含笑道:“那娘们儿的确高贵又有钱,而且风骚的很,床上功夫也不错。”

罗素瞪直了眼楮,吃吃的问:“她、她干什么的?”

“是贸易都市的候补大主教,阿曼拉达家的贵族千金,洁西卡夫人。”

罗素闻言大吃一惊,在欣然肩上狠狠捶了一拳,恼羞成怒的说:“老弟,你这是什么意思?耍着我玩是不是?”

欣然揉着肩膀,忍痛笑道:“老哥,你这是怎么了,我发誓没有开玩笑。”

“洁西卡夫人是贵族中的贵族,淑女中的淑女,怎么可能看得上我!?”罗素自卑的说。

欣然微微一笑:“别自卑,老哥,你是真正的男子汉,洁西卡那骚货还未必配的上你呢。”

罗素红着脸说:“即便你说的是真的,我也不敢上啊!玩女人是很爽,可是玩名女人就一点也不爽了。万一她事后发怒,我怎么能承受得起阿曼拉达家族的追究?”

欣然笑着鼓励他:“洁西卡夫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好年华,却不得不遵守教廷的清规戒律,心里很是苦闷,老哥你慰藉了夫人苦闷的芳心,她爱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发火呢。”

红狐罗素是个多疑的人,当然不会被欣然的话说服。

“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我也听说,贵族女人的心地都很坏,在外面跟不认识的男人好上一晚,第二天就会派人去暗杀,免得走漏风声坏了名誉。我相信洁西卡夫人也不会例外。”

欣然笑道:“你也是老江湖了,怎么胆子这样小?如果她有这种心机,你为何不先下手为强?我们现在就去买一台照相机,等你在床上干洁西卡夫人的时候,我就悄悄藏在床下,把她的淫态全部拍下来,如果她敢翻脸,你就拿出裸照威胁她,告诉她,如果你有个不测,就会有人把底片寄给圣国所有大报社。如此一来,洁西卡夫人只有乖乖听话,非但不会害你,为了自己的名誉,还要落力的保护你呢。”

罗素越听越不是滋味,懊恼的说:“老弟,你说我是不是真的老了?这么简单的办法,我竟然没有想到……”

欣然拍拍他的肩膀,鼓励道:“老哥你没有老,只是这些年过惯了安稳日子,不再像从前那样每日跟奸诈狡猾的小人打交道,心里也就没有了那些以毒攻毒的奸计。我就不同了,从小到大,没有一天断过闯祸,为了保命,只能不择手段。”

罗素对这位小兄弟是又佩服又害怕,强颜笑道:“你说的对,我红狐罗素,想当年也是一号响当当的人物,不该沦落到这等下场。”

欣然笑道:“别发感慨啦,老哥,如果你觉得生活枯燥,缺少趣味,为什么不跟我一起旅行呢?我保证你每一天都会过得很刺激。”

罗素被他说得心动,然而另有苦衷,只得拒绝老弟的邀请。幽幽的说:“我现在是上了套的驴子——不跑也得跑啦。再说,跟你在一起固然有趣,可是总会遇到生命危险,我怕死,不敢舍命陪君子。”

欣然暗想,老哥这话倒也不错。我的生活似乎总是在和死亡打交道,现在不就有银龙水镜和霸王花两大高手在屁股后面追杀不休?唉,这话可不能告诉老哥,不然准被吓得逃之夭夭。

当下定好约会,让罗素明晚十点钟去客栈找他,届时欣然将会安排洁西卡夫人给他认识。罗素以为只是普通的交际,也没有多想,一口答应。

与罗素分手后欣然回到客栈,发现小杰正躺在自己床上呼呼大睡,手中攥着一本春宫画,裤裆撑起了小帐篷。

欣然促狭的一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在小男孩裤裆上打了一下,学着洁西卡的嗓音骂道:“小杰!你在看什么?”

小男孩吓得一骨碌爬起来,手忙脚乱的将春宫画藏在背后。

“姑、姑妈,我、我……”

抬头一看,原来是欣然。

小杰虚惊一场,苦着脸埋怨道:“欣然哥哥,你又吓唬我。”

欣然微微一笑,问道:“小杰,那画看得很过瘾吧?”

小杰红着脸点了下头,说:“对不起,欣然哥哥,我来找你的时候你不在,只有这本画书丢在床上,我闲得无聊,就……”

欣然笑道:“喜欢就送给你好了,只是不要让别人发现。”

小杰大喜过望,连忙道谢。欣然一摆手,神秘的笑道:“小杰,你对女人的了解也差不多够了,不过总是停留在书本上是没有用的,男女之事,必须亲身体验才行。”

小杰搓着手,害羞的说:“我还小,不能做那种事的……”

欣然不以为然的说:“我看你除了胆子比较小,其它地方都不小,如果不敢真刀真枪的干,看别人干你敢不敢?”

小杰鼓足勇气点了下头。

欣然揉揉小男孩的头发,小声叮嘱:“明天晚上这个时间,还是在我房里等候,到时候我会带你去看一场真刀真枪的活春宫。”

小杰激动得涨红了脸,忽闪着眼楮问:“真的?”

欣然佯怒骂道:“死小鬼!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小杰不好意思的笑道:“欣然哥哥对我最好了,明天晚上我一定来,你要等着我哦。”

欣然点点头,把小男孩赶回卧房,自行上床入睡。

次日一早,欣然醒来时天已大亮。洁西卡姑佷习惯早起,正在饭厅等待欣然共进早餐。

欣然出去洗漱,一面向洁西卡姑佷道歉:“对不起,昨晚碰见一位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多喝了几杯,起得迟了,劳驾阿姨、小杰久等。”

洁西卡好奇的问:“是什么朋友?”

欣然将湿手巾蒙在脸上,含糊的答道:“是一位跑海运的朋友,我请他帮忙买去艾尔曼的船票。”

洁西卡不再多问,替欣然准备碗筷。吃了早饭,洁西卡借口念书把小杰支走,凑上身来握住欣然的手,娇媚的说:“欣然,咱们好久没亲近了……阿姨很想你呢。”

欣然暗骂一句骚货,强颜笑道:“阿姨想我,我也想阿姨,不过总是那一套实在无趣,不如今天晚上玩点别致的游戏如何?”

洁西卡茫然的问:“别致的游戏是什么?”

欣然凑在她耳畔悄声道:“我从一位朋友哪里学到源自‘东方性都’扶桑的床上绝活儿,今天晚上在你房里实地演练,保你快活的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得。”

洁西卡被他说得春心荡漾,恨不能现在就共效于飞,急色的叹道:“要等到晚上啊……好吧,我回去部置一下,你几点过来?”

“九点。”

“一定要来哦。”

洁西卡拾起他的手吻了一下,扭着腰肢回房了。

当晚,欣然拿着一卷绳索和厚厚的黑布条如约来到洁西卡房中,告诉她为了获得更刺激的快感,必须先把她绑起来,还要蒙住眼楮。

洁西卡惊讶的说:“那我岂不是连你的脸都看不见,好可怕哦。”

欣然笑道:“要得就是这种可怕的感觉,好像强奸一样,阿姨喜欢被强奸吗?”

洁西卡吃吃羞笑,竖起食指在他额上戳了一下:“来吧,强奸就强奸!阿姨今天晚上随便你怎么玩。”

欣然毫不客气的把洁西卡剥了个精光,结结实实的捆了起来,又用布条蒙住了眼楮。而后说道:“洁西卡阿姨,我出去方便一下,马上就回来干你。”

说罢回了自己房间。罗素已经在等候,见到欣然,起身笑道:“洁西卡夫人真的肯见我?”

欣然笑道:“她在卧室等候,让我来请大哥。”

罗素不悦的说:“老弟,你就别跟我来这套了。老哥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心里想什么,我怎会不知道?快说,你是不是想耍我?”

欣然摇头笑道:“真的没有,只不过我刚才说了谎,洁西卡夫人的确在房间等候,只不过等的是我。”

罗素苦笑道:“那你让我去凑个屁的热闹。”

欣然窃笑道:“她现在光着屁股趴在床上,手脚被绳子捆住,眼楮被布蒙住,哪里认的出访客到底是谁。”

罗素狐疑的说:“你把她弄成这样干什么?”

欣然哈哈大笑:“我不是早就说了让你干一回贵夫人么?这么做,当然是方便老哥的小弟弟直闯洁西卡夫人的肉穴,反正她现在只认得男人的肉棒,只要你不说话,保管没事。”

说着不由分说将罗素推到洁西卡的卧房门前,悄声笑道:“老哥,机不可失,你好好把握吧。”

开门推罗素进屋。

欣然隔着门板听了片刻,初时没有动静,想必罗素仍在犹豫,大约五分钟后,房间里传来洁西卡的呼唤:“欣然,是你回来了吗?哎呀,真讨厌,光摸人家的大腿干什么,还不快插进来,阿姨的小穴穴已经等不及了。”

到了这地步也容不得罗素不动心,飞速脱光衣服跳上床去,骑在洁西卡身上大干起来。

欣然满意的回到房间,在墙上戳了两个小洞,朝里一望,只见罗素扛着洁西卡的粉腿,大肉棒在她胯下出出进进,操的不亦乐乎。

这时小杰推门进来,稚气的问:“欣然哥哥,我来啦。”

欣然示意他坐在自己身边,悄声道:“你来得正巧,好戏刚刚开锣。”

小杰好奇得凑在洞口一看,只见一名陌生的壮汉正在姑妈身上挺动,不由得皱起眉头,问欣然:“姑妈在做什么?”

欣然轻笑道:“当然是在做爱做的事,你不是看过《苏大头春宵寻梦记》吗,现在姑妈和男人做的,就是苏大头在书里常做的那种勾当。”

小杰大吃一惊,战战兢兢的问:“你是说,姑妈在跟男人通奸?”

欣然在他头上扇了一巴掌,笑骂道:“别说的那么难听,瞧你姑妈爽得浪叫个不停,你若打扰了她,少说也要吃两对耳光。”

小杰吓得缩回头去,吃吃的问:“那我该怎么办呢?”

欣然笑道:“别说话,光用眼楮看就行啦。你在书上学来的知识,现在正是实地检验的机会。”

小杰半信半疑的点点头,趴在墙上偷窥罗素与洁西卡做爱,一面回想书中的描写,两相印证。不知不觉中欲火上窜,小弟弟勃起如铁。他不好意思的按住下身,眼楮却一瞬也舍不得离开洞口。欣然看在眼中暗自微笑,心想这孩子总算有点开窍了。

大约过了半个钟头,洁西卡浪叫着嚷道:“好啊……真好……全射进来吧,烫死阿姨的小穴穴了……欣然小心肝儿,再多射给阿姨一点吧……”

欣然知道罗素完事了,让小杰待在房里,自行推门进了洁西卡的卧房,拍拍罗素的肩膀笑道:“老哥,爽不爽啊。”

罗素慌忙转身捂住欣然的嘴,回头朝床上指了指。原来他担心洁西卡夫人听见。欣然微微一笑,勾着罗素的肩膀离开卧室。

出门后罗素长长吁了口气,眉飞色舞的说:“老弟,真有你的!我这辈子玩过数不清多少女人,只有今次是最痛快的!贵族女人果然非同凡响。”

欣然笑道:“老哥你这是心理作用,其实贵族女人也好,名女人也好,跟普通的女招待没有太多区别,你第一次干贵夫人,当然会觉得很过瘾,干的多了就没感觉了。”

罗素摇头笑道:“一次就够本了,哪里还敢奢望更多。”

欣然爽快的说:“只要老哥中意,多少次也行啊。怎么样,明天再来?”

罗素犹豫的说:“洁西卡夫人该不会发现吧?”

欣然笑道:“洁西卡阿姨就像一匹母马,只要有人肯骑她就心满意足了,才不在乎被谁骑呢。”

说着话,两人走进回廊,小杰从欣然卧室里跑出来,看到罗素,不免有些难为情。

欣然停步招呼他过来,向罗素介绍道:“这孩子叫小杰,是洁西卡阿姨的佷子,也是我的小兄弟。”

又对小杰说,“这位是我的忘年交罗素老哥,你刚才也见到了他在床上的神勇表现,快来打个招呼吧。”

罗素刚干了小杰的亲姑妈,现在听说他目睹了自己迷奸洁西卡的始末,不由得又惊又惧,脸色骤变。向欣然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要灭口。

欣然摆手笑道:“老哥不用紧张,小杰就像我的亲弟弟一样,绝对靠得住。”

罗素硬着头皮冲小杰一笑,讪讪的说:“小杰弟弟,刚才的事,你……真的都看见了?”

小杰才短短几天便得了欣然的真传,乖巧的说:“罗素先生,你是欣然哥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小杰绝对不会出卖朋友的。刚才的事,我可什么都没看见。”

罗素听了他的话,顿时去了一块心病。对欣然说:“小杰真是好孩子,一点也不像你。”

欣然打趣道:“嘴上巴结有个屁用!你这做大哥的,难道连点像样的见面礼都拿不出手?”

罗素哈哈一笑,从怀中掏出一把黑色的小手枪递给小杰说:“这是我早年在机械都市闲逛时顺手摸来的玩意,别看不起眼,威力可不小。一共六发子弹,打完了再找大哥要。”

小杰是佣兵世家出身,晓得手枪是一种威力强大的暗器,只有高官才有资格佩戴,想不到这位初次谋面的大哥竟会如此慷慨,以手枪相赠,不由得喜笑颜开,连忙道谢。

欣然叮嘱小杰:“手枪可不是小孩子的玩具,用来防身是可以的,但绝不能无故开枪!是会被警察抓起来的哦。”

小杰扮了个鬼脸道:“我又不是疯子,怎会胡乱开枪呢。”

欣然笑着摸摸他的头发,柔声道:“去玩吧,我跟罗素大哥还有别的事。”

小杰依依不舍的走了。

欣然送罗素出了客栈,建议同去酒馆喝一杯。罗素摇头道:“老弟是不是忘了,我抱过女人以后是滴酒不沾的。”

“老哥果然一点也没变,府上有电话吗?”

罗素向店伙计要来纸笔,写下电话号码给欣然,说道:“这是我船上的电话,晚上七点以后肯定在家,有事尽管找我。”

说罢挥手道别。

欣然回了客栈,先去洁西卡卧室,把绳索解开,摘下眼套。这骚娘们儿被罗素操得筋疲力尽,睁开朦胧睡眼,含情脉脉问欣然:“亲爱的,你刚才跟谁说话呢?”

欣然不慌不忙的说:“是小杰,他看见房门没关严,顺手替我们关上了。”

洁西卡一听佷子看见自己与欣然通奸,不禁吓了一跳,慌慌张张的问:“他、他都看见了?”

欣然心中暗笑她虚伪,口中却说:“没有,小孩子哪懂得这些。”

洁西卡忐忑不安的说:“我看不见得。小杰最近有点怪怪的,看我的眼神也不对劲,我怕他是发现什么了。”

欣然巴不得把这骚货甩了,趁机说道:“既是这样,我们往后还是尽量少在一起,免得孩子看见不好。”

洁西卡自从与欣然通奸,已经是食髓知味欲罢不能,听了他的话,当然不乐意。自作聪明的说:“小杰是个胆小鬼,脑子又笨得出奇,就算看到不该看的事,也不会明白的,更不敢对别人说,我们往后小心一点就行了,没必要因为那讨厌的小鬼缩手缩脚。”

欣然听她骂小杰,心里十二分不痛快。当下便说:“就依你的意思吧。”

心里想得却是,这荡妇简直一点骨肉感情也没有,既然她不把小杰当佷子看待,小杰似乎也没必要把她当姑妈敬重。转念之间,想出了一个无比刺激的恶作剧。于是搂着洁西卡,装出柔情脉脉的样子说:“洁西卡阿姨,今天晚上过得痛快吗?”

洁西卡伸手在他胯下捏了一把,不知羞耻的淫笑道:“美极了,简直像做梦一样,就是小杰那讨厌鬼闯进来时被吓了一跳,否则会更加完美。”

欣然咬着她的耳朵,轻笑道:“明天晚上再来一次好不好?我要塞住你的耳朵,让你什么也听不见,那样就算小杰捣乱,你也不会扫兴了。”

洁西卡被他说得春心蠢动,恨不能立刻上床大干一场,当然不会怀疑欣然心怀鬼胎。正欲勾引欣然梅开二度,门外传来小杰的呼唤:“姑妈、欣然哥哥,开饭啦。”

宛如一盆冷水,浇熄了洁西卡的欲火。

洁西卡大感扫兴,放声怒骂道:“不中用的小鬼,除了吃饭你还会做什么!真不明白你妈妈怎么忍心把你这小废物生下来!杀千刀的小鬼!”

欣然任由她破口大骂,嘴角泛起神秘的微笑。心想,等到明天晚上,你就知道小杰除了吃饭还会干什么了……

吃饭的时候,洁西卡对小杰也没有好脸色,凶巴巴的警告他,往后不经允许,不许跨进她房门半步。小杰先后目睹了姑妈跟欣然和罗素通奸,多年来洁西卡在他心目中营造的圣洁形象早已毁于一旦,对她的呵责,也全然不当回事。

晚饭后欣然给罗素打了个电话,商量订船票的事。罗素见他打定注意要做自己的船,只得替洁西卡主仆一行准备了船票。欣然邀请他明天晚上九点钟来客栈送船票,并神秘兮兮的说,届时将为他安排一场美妙动人大开眼界的好戏。

罗素早就知道这位老弟鬼心眼极多,第二天晚上九点,满怀期待的带着船票赶来客栈。欣然和洁西卡在花厅里接待了他,并做了简单的介绍。洁西卡自以为是第一次会见这位“罗素船长”“罗素船长”对她却已经不陌生。会话之时忍不住把今晚盛装待客洁西卡夫人与昨晚床上放浪宣淫的洁西卡夫人相比较,暗自慨叹女人真是善于伪装的动物,若非欣然老弟替我撕开她的假面具,谁会想到端庄圣洁的修女院长竟会是个货真价实的荡妇呢。

罗素因为欣然有言在先,九点半就起身告辞。洁西卡巴不得他快点走,满面堆笑的起身送客。罗素走出去没多远就看见小杰站在客栈对面对面糖果铺里冲他招手。

“罗素大哥,是欣然哥哥让我在这里等你的。”

“什么事这样神秘?”

“我也不知道,欣然哥哥说让我在这儿等你,然后把你带回客栈。”小杰说。

罗素越想越糊涂,自己分明刚从客栈出来,欣然为何又要小杰把他带回去呢。迫不及待的说:“那我们快走吧。”

小杰摇头笑道:“再等等,欣然哥哥说半个小时以后再回去。”

两人站在糖果铺前苦等了半个小时,十点的钟声响起时,街上行人已经寥寥无几。小杰带着罗素,急匆匆的赶回客栈,去欣然房间一看,没有人。透过墙上的小洞,清楚的听见洁西卡的房间里传来女人放荡的叫床声。

两人趴在墙上一看,只见对面的房同里红烛高燃.欣然赤身裸体的坐在一把椅子上,怀中抱着同样赤身裸体的洁西卡。巨大的肉棒正在修女院长濡湿肥嫩的骚穴中出出进进.每次抽插都会带出一股涃浊的淫水,淋湿了胯下的皮质躺椅,淅浙沥沥的滴在地板上,积成一汪闪亮的水洼·罗素哪里想到欣然所谓的好事,竟是活色生香的春宫演出.登时看傻了眼.小杰不是第一次偷窃了,但比起罗素来也强不了多少。看得口干舌燥,不住的咽唾沫。

刺激的交合持续了十多分钟,洁西卡登上了高潮,绷紧的身体松弛下来,软绵绵的趴在欣然怀里无力再动。

欣然拍拍洁西卡的脸蛋儿,讽刺的笑道“阿姨,修女院的姐姐们都像你一样淫荡吗?”

洁西卡红着脸啐道:“下要胡说,大家哪里……淫荡了……”

欣然穷追不舍“你不淫荡,为何这么喜欢被男人干,这么喜欢被大肉棒插小穴穴?”

洁西卡羞得无地自容,将脸儿藏在欣然怀里不肯吭声.欣然恫吓道:“你不回答,就是不喜欢被大肉棒插,我还是拔出来算了.”说着便要起洁西卡连忙搂住他,垂看头,春情难耐的说:“我是荡妇……我承认……即便是醪女,也渴望被男人抱啊……”

欣然追问道:“照你这么说,每个修女都会跟男人通奸咯?”洁西卡嗤嗤的笑道:“她们哪有那么大胆,只是春宵碓耐的时候空想罢了.”欣然问:“如果没有男人,阿姨和修女姐姐春宵难耐的时候怎么办?”

洁西卡羞笑道:“傻小子,这下你可问到点子上了,其实修女院也好,修道院也好,凡是法律规定不许嫁人娶妻的地方,都有同样的困扰,解决的方法也不外乎三种,一是偷情,便如你我.二是同性之间互相安慰,男人那种我不说你也知道,女人之间也差不多,只不过无法真刀真枪干,只能搂搂抱抱,互相爱抚乳房,亲吻小穴,过过干瘾而已.当然,这也仅限胆子比较大的修女,若是胆量更小—点的.简直连同性恋也不敢碰,只好自己安慰自己咯……”

欣然好奇的问:“自己安慰自己,该怎么做?”洁西卡挥出中指在他眉心戳了一下,羞笑道:“小坏蛋,专问些羞人的问题……其实很简单的,女人的小穴穴天生需要男人的大肉棒填满,如果没有男人,就只好用代替品啦!”

l“那么洁西卡阿姨一定也有代替品咯?”

洁西卡摇头嗔道:“我才没有呢!”

欣然抱着她站起身来,边走边说:“你不说实话,我就这样抱着你出门,让街上的人看看圣洁的修女院长在男人怀里所作的勾当。”

洁西卡羞急的嚷道:“我说我说,快饶了我吧!我的代替品就在枕头下。”

欣然抱着洁西卡走向床头,每走一步,大肉棒便随之在女人的淫洞中上升下落,插得这荡妇杏眼生春,呻吟不止,盘起两条丰腴的粉腿,紧紧夹住欣然的腰杆.在墙对面偷窃的罗素看得大呼过瘾,阳物坚硬如铁,恨不能推倒墙壁冲过去真刀真枪的干一场。

且说欣然翻开枕头一看,果然发现一只黑色胶皮按摩棒,凑在鼻端一嗅,隐隐有些腥骚气昧,心知这就是洁西卡用以自慰的工具,一时性起,顺手塞进洁西卡口中.洁西卡被他操得神魂颠倒,含着按摩棒仍在呻吟,口水顺着胶皮淌下来,淫靡到了极点。

欣然从床上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绳索,将洁西卡的双手紧紧捆在一起,蒙上眼罩,耳朵也塞上两团棉花.准备停当后,欣然敲敲墙壁,低声笑道:“你们两个,马上给我滚过来!”

罗素和小杰闻言吓了一跳,壮着胆子溜进洁西卡的卧室,只见欣然正抱着洁西卡坐在椅子上,大肉棒满满的塞在小肉穴里,有节奏的挺动着。

洁西卡被捆得无法动弹,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自然不晓得有人进屋.只顾含着按摩棒苦闷的哼哼,脸上春潮浮现,快乐的如登仙境.欣然右手托着女人的屁股,拇指蘸了些淫水作为润滑剂,不轻不重的揉搓洁西卡.欣然拔下洁西卡口中的橡胶棒,朝罗素笑道:“老哥.你别闲着,来凑一脚助兴吧!”

罗素哈哈一笑,火速脱光衣服,露出—身扎实健美的肌肉.欣然让他站在躺椅前面,压低洁西卡的脑袋,恰好含住了罗素那硬得发烫的肉茎.洁西卡被欣然操得几乎休克,哪里还分得清塞进嘴里的是橡胶棒还是男人的肉棒,本能的吮吸起来,这荡妇口交的技术异常高明,罗素被她舔心旷神怡,牙齿不住的打战。

二男一女尽情取乐,配合的天衣无缝,其乐融融,疯狂的群交一直持续到午夜,罗素连续两次在洁西卡的樱桃小口里开了炮.小杰看得也丝丝吸着气,自行解决。

欣然的大肉棒紧紧顶住老爸情妇的骚穴,清楚的感觉到皱壁猛烈收缩起来,穴内花心一张一缩,紧咬着菰头,一股接紧着一股的吐凉津津的阴精,欣然也不再坚持,痛痛快快的把一发子弹打进肉洞.欣然将昏迷不醒的洁西卡丢在床上,去浴室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回到卧室。只见罗素和小杰正在等他,罗素看起来只是有些疲劳,小杰却失魂落魄,刚洗罢澡,又出了一身冷汗,缩在一角不住的哆嗦。

欣然摸摸他的额头,稍微有些凉,知道是太紧张所致,柔声安慰了几句,送他回卧房休息。之后送罗素出了客栈,笑嘻嘻的问:“老哥,今天晚上的戏,你还算中意吧?”

罗素仰望月空,惬意的叹道:“有生以来,第一次荒唐到这地步,我简直怀疑自己在做梦。”

欣然拍拍罗素的肩膀,望着明月莞尔一笑:“跟我在一起,你会经常做这种美梦。”

“那也要命足够长才行。”

罗素苦笑一声,挥手道别。欣然目送他远去,回房探望小杰。

小杰蜷缩在被窝里,脸色看起来比刚才好多了。初次偷情的恐惧感消散以后,剩下的唯有激动而已。欣然问他感觉怎么样,小杰兴奋的说:“太刺激了!就好像出去打了一场仗,杀光了所有敌人,最后也一刀结果了自己!”

欣然听了点头微笑,心想,我当初第一次和姐姐偷情,恐怕比他更紧张呢。

“欣然哥哥,这件事不会被姑妈知道吧?”

小杰还是有些后怕。

“放心,此事除了你我和罗素老哥,只有天知地知,至于洁西卡阿姨,我相信她到死那天也不会知道。”

小杰轻松的叹了口气,闭上眼楮,不一会儿就沉入了梦乡。

    1. 耽美小说

      最好看的耽美小说

      耽美意为沉溺于美好的事物,网络文学中男男配对已经成为稀疏平常的桥段。这些网络小说有的令人阅之潸然泪下,有的让人充满希冀和向往,爱情是没有性别之分,值得人们敬畏。本站也收录了大量的耽美小说供大家阅读,希望喜欢。

    1. 情色小说

      最好看的情色小说

      疯情书库情色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情色小说大全,打造情色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情色小说免费阅读。看情色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翁婿小说

      最好看的翁婿小说

      疯情书库翁婿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翁婿小说大全,打造翁婿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翁婿小说免费阅读。看翁婿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黄色小说

      最好看的黄色小说

      疯情书库黄色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黄色小说大全,打造黄色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黄色小说免费阅读。看黄色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Slence缄默
      Slence缄默

      真心评价,欲晓这本书写的很不错的,把主人公写的很有性格,而且叙述情节很恰当丰富,很有吸引力,还有就是该详细的地方会详细。不该说废话的地方,不参水,丝毫没有那种拖泥带水的感觉。很赞了。

    • 最耀眼的星
      最耀眼的星

      个人觉得王子的“骑”士这本写得还不错,很精彩,内容比较丰富,个人比较欣赏这种文章,棒!

    • ゛撑一把青伞”
      ゛撑一把青伞”

      作者欲晓写的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会长时间追的

    • 花海
      花海

      王子的“骑”士是一本让人看了欲罢不能的小说,看着书中的情节犹如身在其中,深深地迷上了她。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