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经典短篇 > 毕业多年后,内射舍友的班花前女友
心酒全文免费阅读 心酒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毕业多年后,内射舍友的班花前女友心酒

热度:568
大学的时候宿舍共4个人,舍友简称A,B,C吧。A和B是本地人,我和C是外地的,而且是同一个地方的,必定会成大学时期的死党。  小潘是公认的班花,C是不折不扣的高富帅,他们很自然地在一起了,尽管期间有几个人竞争,C的情商高,某个晚上请几个男的出去大排档搓一顿,便化敌为友。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5-29 04:54:3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林海,你怎么来了?”

“别,今天我来例假,不行的……”

“你摸得我好痒啊。”

“你好恶心啊,居然舔我脚。”

“别咬,好疼的。”

“讨厌死了。”

李清雪做了一场奇怪的春梦,梦到老公林海回来了,而且那梦境中的一切仿佛都十分清晰可见,这不由得让李清雪又羞又怒。为什么一向文雅的丈夫会做出这么恶心的举动。

“啊!原来是一场梦。”

当李清雪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春梦惊醒的时候,她好像顿时又忘记了刚刚那场清晰可见的梦境,只是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很久,仿佛时间都变得漫长了起来。

李清雪摇了摇自己迷糊的脑袋,拿起床边的手机,一看时间,距离上课还有20分钟。

咦,儿子呢?

“遗儿?你在哪?”李清雪下了床,迈着两条修长且又无力的美腿,颤颤巍巍的走出房间。

可是李清雪找遍了,还是没看到儿子的影子。“难道回教室去了?”

李清雪呆懵的坐在椅子上,大脑里不断努力回想着梦里发生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

“嗯?怎么??”

李清雪感受到下体传来了一股湿滑的感觉,用手摸了才发现,原来这种湿滑的感觉,是自己的内裤湿了。

“怎么搞得??”

难道自己尿床了,李清雪有些紧张了起来。她脱掉黑色蕾丝内裤,赶紧抽出纸巾擦拭了一下自己那潮湿的肉穴,见纸巾上沾满了自己那些透明的液体,李清雪却不由得俏脸阵阵微烫,美腿渐渐发颤,她不禁又回想起了中午的那场春梦,梦见自己与丈夫林海的一番激情缠绵,瞬间感觉全身一阵酥麻,而那刚刚擦干的蜜穴,却又开始不自觉的分泌起了缕缕爱液。

自己怎么了,从来没有做过春梦啊,16年来夫妻生活枯燥乏味,让李清雪早就对性失去兴趣,她早已忘记自己还是个女人。尽管李清雪本人没有意识到这点,尽管她也并没有想要与丈夫作爱,但那个春梦,却已经在偷偷唤醒着她的性欲了。

“呼,还是洗个澡清醒一下吧。”李清雪走进浴室,打开了淋浴花洒,用一场晨浴来清洗一下她那郁闷的情绪,以及她那被儿子摸了多少遍的身躯。她将那条穿了多年的睡衣也脱了下来,赤裸着自己那完美性感的肉体,站在浴洒之下,舒缓着自己的心灵,顿时一切烦恼便一扫而空。

炙热的阳光从窗外洒向那洁白的床单上,一幅淫荡且唯美的画面展现在眼前,床床上的两个人肌肤相亲,一前一后,互相摩擦着。

“啊……你轻点……你,你今天怎么这么……”女人的臀部被操得略带波浪,上衣和裙子不知道扔到那个角落,被丝袜紧紧包裹着的大腿上面还泛着微光,顺着往下看,全身的丝袜格外靓丽和唯美,但臀部深处也被拉开一大片空档,露出了一片洁白的臀肉。

身后那个学生模样的人就是我,我尽情的享受着抽插美艳少妇肉穴的滋味,巨大的阴茎在阴道内进进出出,如同一条巨龙在肆意冲撞,让胯下的少妇发出一阵阵淫荡的呻吟声。

“又顶到了……嗯嗯……今天你怎么这么猛啊。”韩雪双手紧紧攥住床单,娇喘微微,浑身上下感觉如在云端飞腾一般。

“雪姨,谁让你这么美呢。”我的双手在韩雪丰满的玉女峰上揉动着,下面动作却没有停止,幅度也越来越大,每一次插入都似乎要将这美艳少妇的肉体给刺穿一般。

“你……怎么……怎么从李老师的……啊……又顶……顶到里面了……”

韩雪的秀发散乱在香背上,两条雪白丰满的美腿向外分开,让身后的男人能够更加用力深入到她的花心。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雪姨……我要射……射了……”

韩雪丰满娇躯不断抖动着,阴道内软肉忽然一阵痉挛,一股热流喷射而出,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雪姨这几……天是危险期……你不可以……射在里面……啊……”

“雪姨你……咬的太紧了,我……嗯……嗯……”我本来想拔出来,但韩雪的娇嫩花心死死的咬住我的龟头,龟头上顿时传来酸麻无比的感觉,头皮一阵发麻,身体一阵哆嗦,粗大阴茎剧烈抖动起来,如同已经烧开的水壶口,直接将浓浓的精液喷射进那温暖的子宫里。

韩雪也达到高潮了,兴奋的淫叫:“哦。哦。哦……啊啊……啊……”

射精足足维持了一分钟多中,射完精后,我累得倒躺在柔软舒适的席梦思上,小弟弟一蹶不振的躺着。

“都给你讲了多少次了,不要射到里面,你也不怕我怀孕……”韩雪看着自己蜜穴中潺潺地流了出的白色液体,有些生气。

韩雪清理完下体的污秽后,将撕破的连裤袜扔到一边,“这丝袜我第一次穿呢。就被你弄破了,没轻没重的。”

“还不是雪姨这么诱人,我实在忍不住了。”一旁的我目光灼灼的看着活色生香的雪姨。她的臀形极尽浑圆饱满,一双丰腴莹润的修长美腿被迫曲起,腿股酥滑至极,曲线之完美,皮肤之光滑,几乎能和妈妈一比,从后面看去,倒有妈妈的几分神韵。

眼前的美景勾起我的欲火,我蹑手蹑脚的爬到韩雪身后,一把抱住那丰腴浮凸的娇躯,两手从她身后伸出,抓捏着两只硕乳肆意的把玩着,“雪姨,你穿得这么性感干吗啊?”

“放开我……”韩雪以为我还要来一炮,身体微微的颤动,声音里带上了哀求。“等一下你还有去军训。”

“雪姨,你不说,我就再干你一次。”我两指轻轻捏着翘立的粉红樱桃。

“总不会专门为我穿的?”

韩雪脸色绯红,神情羞涩,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才不是,我……因为最近中暑的学生越来越多,学校让我去操场,方便为他们看病。”

“你要去操场?你知不知道外面有多热啊,还穿黑丝?”

“很热吗?”韩雪白天基本都待在空调房里,怎么会知道外面的温度有多高。

“刚才我睡午觉的时候,都热得睡不着了。”我十分形象的描述道,“还是雪姨你这舒服,空调吹的凉飕飕。”

“对了,你之前怎么从李老师房间出来?”韩雪忽然问道。

我犹豫了一下,“李老师是我班主任,她找我有事。”

“真的?”韩雪双眸盯着我,“李老师从来没有带学生来宿舍过。”

“你不相信我?”我心中报复的快感一闪而过。双手狠狠的抓住两团柔软挺拔的乳肉,用力的揉捏着。

“我信,我信。”韩雪感觉到自己的胸部被捏的好痛,仿佛要爆掉一般,眼角的粉泪如珍珠般不停的滑落:“好痛……轻一点!”

听到雪姨娇喘的求饶声,我双手在她弹性惊人的胸脯上分别用力抓扯一下后,猛地松开双手,“雪姨,你胸为什么这么大?感觉跟我们李老师的有得一比,是不是经常自摸啊。”

“哪有。”韩雪忽然感受一只手摩挲着她的香臀,温柔中带着让她羞耻的快感。“我的又不大。”

“哟,整个二中除了李老师,谁还能和你比胸大?”在其他女人面前谈论妈妈,我心中有些兴奋。

“等到她来了,一定会让你们这些小屁孩大开眼界”韩雪信心满满的说道。

“是杨贵妃?”我神色一动,二中四大美人,论容貌,西施和貂蝉分庭抗礼,各有千秋,但论身材,当属杨玉环一支独大。在我看来,妈妈的身材称的上是完美中的完美,怎么会有人能在身材上胜过妈妈,除非……

我不禁想入非非,一对波涛汹涌F 的豪乳,把我整个脑袋恨恨夹住,让我无法呼吸……

“哼!男人都是一丘之貉。”韩雪哀怨的骂道,妒忌之心人亦有之,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想着其他女人,再大度量的女人也忍不了啊,话罢,韩雪一把推开了我。

我看到雪姨生气了要走,连忙抱住美艳人妇,安慰道:“雪姨,你是我的启蒙老师,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我对你的感情,海枯石烂此志不渝,说你是我的再生父母也不为过,我怎么会喜欢其他女人了。”

“我哪有你这么大的儿子,不害臊。”韩雪嘴上虽然还反驳,心里莫名一甜,虽然她已三十多岁,以她的美貌年轻时什么甜言蜜语没听过,但是在听到一个心爱自己的男子,认真地讲出曾经她听过无数次类同的甜言蜜语,她还是难免地产生了触动。

我低下头吻上了韩雪娇艳的红唇,用舌头伸进去和她滑腻无比的丁香小舌纠缠在一起。两次和韩雪做爱的心境完全不同,第一次我把韩雪当做索求男人肉棒的饥渴少妇,除了做爱就是做爱,这一次,我是把她当做自己的女人,懂得怜惜,懂得调情,学会了挑逗女人的欲望,而且我也发现这种唇齿相交的亲密似乎比简单的抽插更让人回味无穷,更能深入到对方的心灵。

韩雪被男孩的温柔湿吻挑逗的浑身颤抖,热情的迎合着对方,两条柔若无骨的玉臂搂着我的脖子,一对雪白大奶子在我的胸前挤压磨蹭着,我的那根大肉棒不仅已经征服了她的身体,而现在我对她的细心爱抚又悄无声息的夺走了她的芳心,让这位长年与爱人分居两地的寂寞少妇心中有着无比的幸福。

“雪姨,我要是有你这么美丽持家的妻子,那该有多好啊,”我感慨道,为什么妈妈,雪姨这么完美,而她们老公却不珍惜呢?不过要是雪姨很爱自己老公的话,也不会出轨,和自己搞在一起。

那妈妈呢?妈妈会不会出轨呢?她可是比雪姨还有优秀的女人,多少男人惦记着妈妈,王浩?那些道貌岸然的校领导,或者是平凡不起眼的工人,保安我不由得心慌起来。

“你怎么了?”韩雪依偎我怀里,如同一只黏人的猫咪,可爱极了。

满目山河空念远,何不珍惜眼前人,我不想失去妈妈,但我也不想失去雪姨,“我担心有人把你从我身边抢走。”我紧紧抱住她,眼泪不由得流下来。

韩雪有些意外,没想到我的执念如此之深,如果可以,她真心实意的希望林遗是自己的老公,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带给自己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满足和享受,她可不是那种只要被男人猛插一顿就会死心塌地背叛丈夫的淫荡女人。

“别哭了,雪姨是你的女人,不会抛弃你的。”韩雪目光柔情望着我,暖柔的声音宛如细腻春雨,轻轻拂过我的心房。

“真的吗?”我意外道,男人都是自私的,都想牢牢得掌控自己喜欢的人,妻子,情人,或是女朋友。谁都不愿自己爱的人心里还有别的男人。

韩雪没有说话,而是妩媚的看了我一眼,爬到我的大腿处,张开樱桃小口开始舔起了那根有些疲软的肉棒,那湿滑幼嫩的舌头在肉棒顶端灵巧的画着圈,刺激着最敏感的神经,看到大肉棒缓缓抬头,韩雪媚态十足的笑了,低头将大肉棒吞入口中,轻吞慢吐起来。

如果说第一次韩雪为自己口交是迫于威胁,那这次是心甘情愿为自己口交,我十分感动,我似乎能够在对方的动作中体会到韩雪对自己的深深爱意,感觉到龟头一阵酸痒,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生怕不小心被对方给吸的射精,我可不能轻易就交代啊。

“小老公,刚才累坏了吧,现在让雪姨来照顾你吧。”韩雪看着我胯下高高耸立的粗长阴茎,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只见韩雪踮起脚尖,蹲在我早已一柱擎天的肉棒,用纤手扶住火热的龟头缓缓坐了下去,顿时感到对方那硬邦邦的阴茎深深的进入到自己阴道中,巨大的龟头直接顶到了自己阴道最深处的花心,浑身上下都酥痒无比,几乎便要瘫软在我身上。

“雪姨,你不是说你来吗?怎么刚插进去就不行了?”我嘲讽的笑道。

“你那东西这么大?雪姨怎么动?”韩雪翻了几个白眼,适应了体内庞然大物后,开始不断抬着着自己雪白臀部,用自己的淫穴不断吞吐着大肉棒,而我也挺动屁股让自己的肉棒能够更加深入的插入,看到雪姨胸前两个丰满乳球晃动着,伸手揉捏起来。

“啊老公好大,我要死了”韩雪忍不住发出了淫荡的叫声,丰满雪白的臀部耸动的更加厉害了,身体也酥软无力,似乎有些坚持不住。

我坐起来搂住韩雪的丰满娇躯,将她翻转趴在床上,她浑圆光滑的雪臀对着我,肥厚的臀肉中间,幽黑的私处泛着淫靡的水雾,一滴一滴从漆黑的阴毛末端滑落。

我的淫手攀上了韩雪的肉体,二话不说将自己的大肉棒对准那引人入胜的仙洞,腰间一挺,肉棒没有丝毫阻碍得直入雪姨的阴道尽头。

“啊……”阴道内壁被再一次撑开,强烈的充实感让韩雪忍不住发出一生娇吟。

我发现我是彻底迷上了后入式,不仅能够更加深入到女人体内,而且还省力,可惜的是不能看到雪姨那娇羞动容的样子。

我扶着雪姨的细腰,像打了鸡血一样抽动了起来。

“好舒服……怎么……怎么会这么……舒服……啊……嗯啊……”

“老……老公……你……你慢点……这么快……我会……啊……轻点……插……喔噢……”在狂风骤雨间韩雪勉强恢复了一点理智,她快要承受不住了。

“雪姨,自己说要的,可不能临阵脱逃哟”我反手就是一掌,雪白如玉的翘臀上印上了鲜红的掌印。

“呜!”韩雪痛苦呻吟,火辣辣的疼痛让她倒吸冷气,娇躯剧烈的颤动起来。

我把韩雪压在床上,整个身子紧贴着雪姨的细腻背伏,想要融入到雪姨的身体里。湿润的柔肠径道,给予我灵魂上的享受,有句话说的好,离女人心最近的道路就是阴道。那妈妈是不是也一样呢?

“哦哦哦……好舒服……好老公…好丈夫……干得我……好舒服噢……”

“哦噢……不行了……我不行了……快要……要……要出来……”韩雪被干得几乎神志不清。

“啊……啊……不行了……出来了……泄了啊……”

“我也忍不住了……雪姨……我……我要……”

经历了雪姨数次的爱液洗刷,我终于也受不住要喷发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在韩雪最后一波淫水的洗礼下,我再也憋不住,大量白色浓稠液体从我龟头的马眼中溅喷出来,统统灌浇到了雪姨的子宫里面。

我感觉到这一刻我的灵魂升华了,仿佛置身在一片白色的海洋,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几分钟后,我才慢慢恢复知觉,看着被我干趴下无力动弹的韩雪,心里不禁有些心疼。毕竟雪姨被我操了这么凶,也是挺累的了,我怎么可能忍心让我心爱的女人受苦呢?

现在韩雪变成了我的女人,我应该好好待她,像一位丈夫一样爱她,而不是当做发泄性欲的工具。

我抚着韩雪的发丝,温柔地把散乱的头发聚拢在一起,然后亲吻一下雪姨的额头。

“林遗,谢谢你……”

韩雪桃花秋水般的迷离眼神中闪过无数光芒,似开心,似羞愧,似救赎,还有幸福,晶莹的泪珠不可抑制的流了下来。她哭了,高兴的哭了,庆幸自己遇到了对的人,虽然只是个孩子……

我没有问,而是把韩雪搂在自己的怀中,让我的心去诉说,去承载她的心意。韩雪舒心地靠在我的胸膛,静静享受着这一刻的安逸,还有宁静的余韵。

“你再这样抱着我,可要迟到了哟。”

韩雪的话提醒了我,“我草,几点了,”我连忙穿上衣服,打开手机一看,一点了,已经迟到半个小时。

“完了,”我瘫痪的坐在床上,李教官还不得劈了我。

“等一下我给你开张假条吧。”韩雪瞟了瞟还在傻楞傻楞的枕边人,然后爬下床,“我先去冲洗一下,感觉不太舒服。”

只是韩雪一站起来,我灌溉在她身体里面的白浆,顺着阴道流淌了出来,迫使她不得不用手堵住小穴,不然精液要流一地了。这样一幕简直让我都看直了眼了,刚射完勉强卸了去一点点的欲火,刹那间又燃烧了起来。

不过看到韩雪那红肿的私处,我还是按捺下心中的浴火。默默得看着韩雪走进卫生间。

“滴答滴答……”

浴室里倾洒的水声,一道曼妙的身影印在了浴室的落地玻璃窗上,呈现出无比诱人的曲线,越是神秘越是吸引,引诱着无数的人为其犯罪。

我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曲霓裳发了几十条短信,基本都问我在哪?

我想了想,发了句消息“我在医务室,肚子不舒服。”

曲霓裳:是肚子不舒服,还是下面不舒服?

我去,这个女人真是我的天敌啊,我打字问道:“真的,我生病了。”

曲霓裳:生病怎么去教工宿舍?

这女人是在我手机里装了GPS 吗,感觉时时刻刻都盯着我,我放弃挣扎了,打字道“我去找韩医生解决生理需求了,你有什么事吗?”

曲霓裳发了一个垃圾的表情,然后打字道:“别被那女人榨干了,回来的时候带几瓶冰水回来。”

我发了一个OK的表情。

只听门一开,韩雪从浴室走出来。

韩雪裹着一件白色浴袍,乌黑的秀发上还带着湿润的热气,绝美的脸庞上黛眉青葱,美眸如有水波流转,桃腮粉嫩,朱唇娇唇,檀口诱人,在她那纤细的玉颈之下是是高耸饱满的酥胸,还是将领口撑了起来,根本掩饰不住那里面的傲人春光。

而雪姨盈盈一握的蜂腰上缠着一根白色腰带,系了起来,往下便是浑圆翘挺的美臀了,曲线隆圆,高翘丰满。

在我的滋润下,韩雪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犹若水珠般的气息,成熟诱人,美的惊心动魄。

我不由的呆滞了。

“小坏蛋,都看了这么久,还没看够呢?”韩雪宛然一笑,轻移莲步,来到我面前。

“雪姨,你再这样,我真的要被你榨干了。”我赶紧闭上眼,光是嗅着韩雪宛若空谷幽兰般的体香,淡淡的芬芳不断蔓延,就把我体内沉睡的小火苗给勾了起来,莫名的一股燥火。正是应了那句话,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

“……”韩雪脸上浮现出一阵怪异的表情,自己怎么了?明明是你自己胡思乱想好吧。

过了几分钟,我耳边听到雪姨的声音,“我穿好了。”

我睁开眼,看到韩雪穿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身材丰满高挑,裙摆很短,雪白丰满的长腿诱人无比,尤其是胸前两团又大又白的乳房高高耸立着,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后。

我心里不由砰砰跳了起来,浑身的血液都似乎燃烧起来,看着女人那两个丰满挺立的乳房很想过去狠狠抓上一把,裤裆里刚刚软下去的阴茎瞬间又硬硬的翘了起来,把裤子撑出一个帐篷。

“我们走吧。”韩雪没有发现我窘迫的样子。

我跟在韩雪身后,一前一后走出房间,韩雪神态自若,步伐也和平时一样稳健,根本看不出之前和我激烈肉搏的痕迹。

我看了一眼对面的房门,不知道妈妈是否还在屋里,想到妈妈那完美无瑕的身体,我有些心神荡漾,要是能和妈妈做一次,死而无憾啊。

“林遗,发什么呆呢?”

“……”我晃了晃脑袋,不由暗骂自己精虫上脑,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不放过,“雪姨,我来了。”

就在我要下楼的时候,“啪”门开了……

    1. 成人小说

      最好看的成人小说

      疯情书库成人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成人小说大全,打造成人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成人小说免费阅读。看成人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乱伦小说

      最好看的乱伦小说

      疯情书库乱伦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乱伦小说大全,打造乱伦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乱伦小说免费阅读。看乱伦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校园小说

      最好看的校园小说

      疯情书库校园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校园小说大全,打造校园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校园小说免费阅读。看校园小说,就上疯情书库。

    1. 短篇小说

      最好看的短篇小说

      搜书啊短篇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短篇小说大全,打造短篇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短篇小说免费阅读。看短篇小说,就上搜书啊。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红莺绿柳
      红莺绿柳

      好,永远支持作者心酒小说,太好看了。

    • 山河风光
      山河风光

      毕业多年后,内射舍友的班花前女友写的很好的,文章内容很好,虽然结尾有点内个,但是整体来说还是不错的,心酒大大加油啊

    • Slence缄默
      Slence缄默

      真心评价,心酒这本书写的很不错的,把主人公写的很有性格,而且叙述情节很恰当丰富,很有吸引力,还有就是该详细的地方会详细。不该说废话的地方,不参水,丝毫没有那种拖泥带水的感觉。很赞了。

    • 久伴で深爱で
      久伴で深爱で

      毕业多年后,内射舍友的班花前女友真的很好看,文风幽默,很值得追,我根本养不肥啊这本书。一看就没了,求心酒爆更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