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女生频道 > 纯爱耽美 > 浆河糊海+劫後余生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aaron123dodo 2020-05-29 22:11:21

第十二章

吉米赤裸裸地走进了仓库,胯下的大屌早已兴奋地勃起。一想到接下来要玩的游戏,他便感觉自己的屁眼开始湿润,甚至奶头都开始肿胀起来。

他走到了一台奇怪的椅子面前,停了下来,调整了一下高矮。接着,壮硕的警官从旁边的杂货堆中取出了一架古怪的机器,放在了椅子的正前方。他蹲了下去,从仓库的桌上拿下了那根昨天把他的肉穴操得脱肛的巨型假阳具,然後把假阳具的根部装在了那古怪的机器上。通上了电源後,吉米迫不及待地按下开关试了试:那根假阳具忽然开始前後大幅度抽送起来,橡胶的屌身被晃得乱动不已!再按下一个旁边的按钮,这根塑胶巨屌不仅前後加速地抽送,更是上下左右地画起了圆圈!

吉米贪婪地舔了下干燥的嘴唇,手指不自觉朝向自己那湿润的屁眼摸去。壮硕的臀肌中央,那个流着淫汁的肉穴早就被之前的余热游戏给撑大而松弛,这是必要的热身。

吉米爬上了那奇怪的椅子,靠在大幅後倾的椅背上,然後张开了他那两两条粗壮的腿,让臀间的淫穴暴露无疑。只见壮汉的两条腿搭在了两只类似扶手的突出物体上,被物体周围的突起给围住而固定。此时,这个肌肉壮汉的双腿被好无节操地大幅度撑开,无法动弹,而他似乎对这种体态十分满意:没错,这是一张检查妇科疾病用的病椅,只是吉米将它稍稍改造了一下,做成了十分适合性交的固定器。再怎麽粗壮的双腿也得被大幅度劈开,再怎麽遮掩的屁眼也必须暴露在灯光之下无助地一张一合。

壮汉有些激动地半起身,努力抓住了那根粗大假阳具的顶端龟头,将它对准了自己的柔软肉穴。由于双腿被固定,吉米仰坐的姿势其实很吃力,不能坚持太久。于是他也来不及等,手上用力,竟是将那硕大的龟头直接塞进了自己的屁眼里!

呃……呃哦哦哦……

壮汉忍不住呻吟起来,臀肌在兴奋中跳动了好几下。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直肠已经被仅仅一个龟头就填满了,于是他安心地躺下了身去,扭动了几下身躯,让那根粗大假阳具更加方向精准。

接着,这个壮汉一咬牙,按下了第一个开关。

顿时,粗大的塑胶巨屌开始毫无怜惜地干起了吉米的屁眼!黑色的屌身在那异常紧绷的肉穴中进进出出,拉扯着吉米那充血肿胀的一圈括约肌大幅度地前後移动!

呃啊啊!啊啊……啊啊好爽……

吉米放情浪叫起来,脸上的表情痛苦而淫荡。

一股一股肠汁被扯出了壮汉的体外,粘稠的透明浆液挂满了屌身前後晃动,更是顺着吉米深邃的臀沟滑落到了椅子上。

干啊……干!

不一会儿,吉米眼神迷离地呻吟起来,他的那根大屌已然开始滴落出大量的前列腺液。只见这个壮汉用放荡无耻地姿势打张

不一会儿,吉米眼神迷离地呻吟起来,他的那根大屌已然开始滴落出大量的前列腺液。只见这个壮汉用放荡无耻地双腿躺在椅子上,时而躬身时而扭动,那肌肉发达的雄躯被一根电动机械带动的巨型假阳具操得前後猛晃!

壮汉那两块厚实壮硕的胸肌被操得上下摆动着,而下体那根饱胀充血的大鸡巴更是上下跳动,龟头溢出的前列腺液被甩成了一条条银丝。他的两颗公牛般硕大的睾丸乱跳, 而睾丸的下方,那个不停被操得喷汁的肉洞如同一滩淫靡的烂肉一般,完全无法抵御外来巨物的抽插。

有过了一会儿,吉米的声音从呻吟变成了气若游丝的浪叫,偶尔破音,偶尔高八度的愉悦喘息简直比发春的女人还要浪。他的表情亦是格外的淫荡,频频翻白的迷茫双眼,微皱的眉毛,宛如微笑般上翘的嘴角泄露出了他内心的渴望:操,操死我,玩烂我的骚屁眼!

不一会儿,壮汉的浪叫声更加猛烈了,然後忽然之间,他肌肉壮硕的身躯一震紧绷之後猛烈地抽搐了起来,竟是被电动玩具给操进了高潮!

只可惜,电动玩具不会因爲他的射精而停止抽送,这个壮汉的精液只能从那持续着上下晃动的大屌中喷射进了天空,画出一条条乳白色的粘稠弧线。

啊啊啊!!!啊啊啊……

壮汉痛苦地扭动着,然而他的表情显然十分地满足。情欲正浓,吉米慌乱地伸手找到了电源,按下了旁边的按钮。

那根粗大的假阳具瞬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以两倍的极速开始狠狠地干起了壮汉的肉穴!不仅如此,假阳具同时还上下左右地画圈,直操的壮汉那肌肉发达的大屁股如同陀螺般画起了圆来!

哦哦哦哦天啊!!!哦我的屁眼……我的屁眼啊!!!

吉米猛地瞪大了双眼,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给爽到失声嘶吼起来。他感觉自己的身躯完全不受控制了,竟是被那根插在身体里的粗大假阳具给甩来甩去!不一会儿,在剧烈的刺激下,壮汉再一次颤抖着被干出了精。而这一次,他那两颗完全充血肿胀的大奶头亦是被活活操得喷出了奶汁,白色的雄奶随着两块大胸肌剧烈的上下晃动而甩溅到了壮汉那因爲愉悦而扭曲的脸上。

这样淫糜的画面持续了许久,吉米被电动假阳具给插得高潮了五六次,已是浑身乏力,神智模糊。他试图找到电源,模模糊糊地按下了开关。

但是许久没用到的机器,是很容易坏的。特别是这种活塞运动的机器,万一短路了,可就停不下来了。

那根大力抽插着壮汉屁眼的巨型假阳具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开始逐渐加速!吉米顿时感觉不妙,但是不管怎麽按,电源那边都没有反应!他的淫叫声变成了失控的惨叫——因爲此刻他的肛门几乎就要被飞速抽送的假阳具给干爆了!

壮汉疯狂扭动着身躯,却因爲大腿被固定住了而完全动不了,竟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操到脱肛!巨大的快感一次次让他嚎叫着高潮射精,对自己的身体一点控制都没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那可怜的肉穴已被插成了松软的烂肉,而那根粗大假阳具依旧在飞速地进出他的大屁股。壮汉整个身躯瘫软在椅子上,一丝力气都没有了,全身的硕大肌肉任由那淫荡的机器给干得前後晃动。他那两颗肥硕的卵蛋依然巨大,却明显被榨干了精液显得相当干瘪,和那根已经只能射出透明液体的粗大鸡巴一起被操得一番乱颤。而他的乳头中喷溅出来的雄奶早就喷了自己一身。壮汉不停翻着白眼,喉咙里连呻吟都没有了,只有发出咯咯的响声。他的神智早已是一片模糊。

感官出现幻觉,吉米似乎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哪里。强烈的快感不断贯穿他的全身,让他无暇思考。

一切的特殊癖好,都有它开始的时间和地点。往往此中的因果关系剪不断,理还乱。不过对于吉米来说,这个因果关系十分地直接,根本没什麽好质疑的。

现在的吉米是个淫荡的警官。之前的他是个淫荡的水手。再之前是个淫荡的保全。还要之前他是个淫荡的狱警。他的屁眼至今爲止被不下一万个不同的男人干过了,其娴熟程度和夸张的地步让许多人直接认定他是个天生的骚货。

但是,怎麽说呢,也不完全如此。

当年,在转到成人监狱之前,其实吉米在少年看护所当狱警。这段经历他从来没有给别人说,因爲很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那时的他,年轻,壮硕,性欲旺盛,也毫无顾忌。牢里的风气是弱肉强食的,就算是少年看护所也一样,而年轻的狱警们常常被算在这生物链当中:他们能带来外面的东西,他们能掌控少年们的命运和生活质量,他们是神。因此,许多缺乏定力的狱警便陷了进去,沉浸在肉欲之中,乐此不疲。吉米正是其中一员。那些小男孩,长得漂亮一点的,主动要舔你的鸡巴,身强力壮的他怎麽可能拒绝?

但是这东西是上瘾的。几个月後,吉米就不仅仅满足于男孩们偶尔的投怀送抱了。他开始威胁甚至强迫那些可怜的少年来服务他。再後来,他开始用那根粗大的鸡巴操起了男孩们的屁眼,也不管少年们如何血流成河求饶惨叫,他都日复一日地奸淫享乐。那一阵子,他走在少年看护所的走廊里,随时都能感觉到男孩们恐惧而憎恨的心理——但是那让他感觉到一阵莫名的爽。那是扭曲了力量的快感,一种邪恶的解脱,一种无所不能的征服感。

但是那一天,一切都变了。

那是一个夜里,看护所里只有吉米一个人。走廊里传出男孩凄惨的叫声以及壮硕猛男粗旷的喘息声。月光下,吉米的上半身依然穿戴整齐,然而下身则是完全赤裸,将痛哭流涕的男孩压在了地上,张大了双腿甩动壮臀,用他的大鸡巴狠狠地一下下操着男孩血肉模糊的屁眼。随着猛男一声怒吼和猛地一下狠力插入,他全身的肌肉都开始抽搐,噗哧扑哧地将精液射进了男孩体内。男孩痛苦地大声惨叫,然而很快就被这惨无人道的蹂躏给活活干昏了过去。

吉米却似乎丝毫不在意,休息了几秒後,他擡起了昏迷少年的腿,改变了一下姿势,竟是径直再一次操起了男孩的肉穴,简直就如同玩弄一个性玩具一般随便。

忽然,他感觉到自己胯下垂挂着的那对肥硕卵蛋被什麽东西紧紧握住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对大睾丸便被狠力地挤压,钻心的疼痛让这个猛男惨叫着试图夹紧张开的双腿,而插在昏迷男孩体内的那根大屌顿时失控射精!

然而疼痛依然在继续,吉米感觉自己的肥大卵蛋几乎就要爆裂炸开!他拼命地扳动挣紮,好不容易成功脱身,用手摀住了自己肿胀的裆部气急败坏地回头。两三个男孩紧张地站在他前面,脸色害怕,但眼神中却充满了憎恨。

吉米怒火中烧,恶向胆边生,这几个小子居然敢惹老子!看我不把他们给干爆了!他一步步朝男孩们逼近,脸上的恶意和淫笑如同恶魔。

但是那对刚刚脱险的大卵蛋再次从後面被紧紧抓住,撕心裂肺的疼痛再一次毫无预警地伏击了吉米,让这个壮汉嚎叫着再次忍不住瞬间射精!他拼命地夹紧双腿,身体努力地向後翘,试图能让胯下的压力减少。

然而趁着他撅起了自己的大屁股那个刹那,当他那粉嫩的处男屁眼第一次被暴露绽放在空气中那个瞬间,好几根异物便毅然插进了他的肛门!猛男第一次被插屁眼,那怪异的感受让他大叫着想要跳起来,然而卵蛋被扯住了,吃痛之後他只能重重地跌下,竟是就这样轻易被制服!

那个之前被他操得昏过去的男孩已经醒了过来,此刻牢牢地扯住他硕大卵袋的根部,两颗巨大肥厚的雄卵被挤得形状明显,血管分明。在此非人的疼痛下,吉米只能不停地惨叫怒骂,却完全不敢向前挺身,只能任由少年的三四根手指不停地进出抽插自己那未经人事的柔弱肉穴。

这样的酷刑进行了好一会儿,卵蛋传来的强烈压力已经让这个壮汉两次痛苦射精了。被当成性奴一般折磨的壮汉此刻呼吸浑浊而双目失神,已经不再怒骂,反而开始哀求起来。他的卵蛋实在是太痛了,痛得让他放弃了男人的尊严,一个肌肉发达的大汉就这样被一个小男孩玩弄在股掌之中!

站在他前面小心观察着的那三个男孩也开始蠢蠢欲动,逐渐加入了进来。吉米试图拒绝吞下那根才开始发育的阳具,然後睾丸的一阵几欲爆炸的疼痛让他不得不惨叫地开口。要害被制住了,壮汉不敢咬,也不敢动,竟是任由这四个小孩尽情玩弄自己的健壮身躯!

接下来,男孩在他嘴里咿咿呀呀地射精,他无法挣脱,只能将这小男孩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而不等小男孩的鸡巴离开他的嘴唇,另一个又塞了进去。就这样反反复复,壮汉亦是眼神迷离,满脸精液,神智开始模糊。

趁这个时候,他身後那个被他操晕过去的男孩抓住了报仇的机会,将他那发育得比同年人早的充血阳具狠狠地猛力插进了壮汉被玩得开始流水的屁眼里!吉米吃痛惨叫,却立刻被前面的男孩按住了头,一根少年阳具再次塞进了他的嘴里,将它前後两个洞口都完全堵死。

月光中,壮硕的狱警被四个刚发育的小男孩轮流地操着嘴巴和屁眼,整个晚上10个小时,完全没有停歇。等到第二天早上同事来接班时,发现他体内被灌满了精液,赤裸裸地扔在走廊里,早已神智不清不省人事。然而这并不是救赎,而是更加惨烈的噩梦的开始:同样年轻气盛的同事怎麽能放过这顿免费的美餐?接下来的一整天,吉米都被同事那根粗大的鸡巴狠狠奸淫着,也人生中第一次纯粹被操屁眼操到了数次高潮。他属于男人的尊严早就被摧毁了,在这一夜又一天的时间里,心中淫荡的种子开始萌芽。

等到从少年看管所离开的时候,吉米已经被监狱里一半的男孩以及所有的同事都操过了。他体会到了肛门被异物插入撑大的快感,体会到肠道被灌满的愉悦,体会到了男人精液的美味,更是体会到了被暴力地蹂躏的扭曲乐趣。事实上,他之所以後来主动调去德州另一座城市的成人监狱,真正的原因就是因爲他想被更多,更粗,更大的男人鸡巴操,毕竟少年看管所里的男孩都还没发育完全,而同事的数量和每天的精力都有限。虽说如此,由于这种诡异的啓蒙经历,至今吉米都对那些比自己身形弱小却拥有巨大鸡巴的男人特别感兴趣。那是一种与肢体力量不成正比的绝对征服,而他一想到被这样的男人征服,屁眼就开始潮湿。

也许,这就是爲什麽吉米至今也忘不了那个管自己叫老爸的男孩。

看看锺表,已经是深夜。吉米若有所思地看着时锺愣了一会儿,回想起了刚才那淫荡的回忆。

他忽然想看看,那小子寄给他的到底是什麽。

转过身去,他开始不顾股间的疼痛,找寻少年当年寄给他的那个箱子。会是什麽呢?相片?衣物?自己给他买的棒球手套?

终于找到了。吉米拍掉箱子上面多年累积的灰尘,从容地撕下胶带,将箱子打了开来。

接着,他愣住了。

箱子里面,只放了一个物体:一只巨大的,做工精细的,栩栩如生的假阳具。

这形状,这尺寸,这一根根青筋的大小和走向,这饱满的龟头和多汁的屌肉——没错,是那小子胯下巨物的完美复制!早听说美国早就能按需求做出特制假阳具了,没想到竟是如此地像。

吉米缓缓伸出了双手,举起了这根巨物。连重量都差不多,坚挺的程度,手指按住屌肉时的弹性手感,全都一样。

看来这小子真的比谁都了解他。

看着眼前的这根巨屌,吉米不仅痴痴地笑了笑。没错,确实和回忆中一样巨大。但是真和查尔斯胯下的怪物比起来,还是要更好对付一点。回忆中的一切似乎都会夸张夸大,不过真的见到的时候,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渴望。

箱子底下还有一封信,吉米将巨大的复制阳具抱在怀里,伸手拿出了那封信读了起来。

老爸:请允许我叫你老爸,虽然你一直对这个称呼不置可否。从十岁开始,我对你的这个认定已经十几年了。请不要在这个时候拒绝我。

老妈走了,除了你,我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其他亲人。我这些日子避开你,是因爲老妈始终对你我的事情耿耿于怀,在这样的时候我不知如何面对我们的关系。很可笑吧?当初强迫你维持关系的是我,现在不能接受这个後果的也是我。

老妈临终时告诉我,无论过去发生了什麽,我都是她儿子,她都是爱我的。这让我忽然意识到了自己有多差劲。

我决定去驻守兵区,人造人的动乱越来越严重了,其实就算我想走也走不掉。有时候我挺羡慕他们的,如果从小就没有家庭的概念,会不会在别离时更加轻松,又会不会避免你我犯下的种种罪过以及这些罪过带给老妈的种种伤害。这些伤害让此刻重新审视自己的我心如刀割。但是我并不後悔。你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了我温暖,并且一直坚持。就算这种温暖是属于恶魔的,就算我们的目的淫荡而不堪,也是值得我一辈子去珍惜的宿命。

下次相见,不知是什麽时候,也或许此生再无法见面了,所以我给你做了一个最能取悦你的礼物,今後想我时就用它吧。

读完信後,吉米许久没有动静。他不知道心里该做何感想。自己有把那小子当儿子吗?还是当他是个征服自己的男人?亦或者是供自己享用的性玩具?

应该都有吧。一瞬间的贪欲,一瞬间的内疚,又一瞬间的妥协和疼惜,这些确实都发生过。人就是这样,很复杂。如果除去了一切麻烦的复杂的感情,纯粹地享受性爱,岂不是很好,他想。

少年的母亲,自己当时交往多年的女友,有爱过吗?有感到愧疚吗?应该也是有的。只是,很多东西在欲望前面似乎都不堪一击,而经历了一次又一次这样的情况之後,多少都接受并且妥协了吧。这种接受,如此漫不经心,却在背景上永久地渲染上了淡淡的伤感。

吉米轻轻放下了信,缓缓地蹲到了地上,擡起了自己的壮臀。那依然松软流汁的肉穴绽放了开来,一切准备就绪。

小子,来吧。

壮汉的双手一起用力,猛地将整根粗大的复制阳具推进了自己饱经磨难的屁眼中,直没到底。

巨大的快感让壮汉瞬间颤动了起来,已经高潮多次耗尽了精液的大鸡巴狠狠地挺立起来,几乎透明的精液不停从龟头顶端涌出。

愿望,这算是完成了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前言:开篇第一章、父子第二章、爷孙第三章、兄弟第四章、你我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