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女生频道 > 纯爱耽美 > 浆河糊海+劫後余生 > 第三章

第三章

aaron123dodo 2020-05-29 22:11:15

第三章

丹尼回家的脚步是轻盈的,因爲接下来一周的时间,他可以天天二十四小时和迪兰一起度过。

这朝夕相处,看迪兰要怎麽逃。

他们兄弟俩相依爲命,迪兰要大他八岁,所以他们的兄弟关系和其他人想必少了些打闹,多了些关怀和依赖。其实一直以来他们的关系就有些微妙。丹尼是典型的性早熟,听父母说很小的时候他就吵着要和哥哥一起睡,迪兰熬不过所以才同意。後来迪兰总是开玩笑说小家夥一直对他动手动脚——他当时要是知道弟弟在抚摸自己全身的肌肉时其实正用下体摩擦床单来自慰,估计脸都要青了。兄弟俩睡同一个房间,迪兰的青春期就是在丹尼的假睡中度过的。每一次迪兰喘着粗气在被窝里手淫射精都被丹尼印入脑中。哥哥沾满精液的内裤都不知道被他偷偷拿来舔了多少次了,但是人小鬼大,全家人谁都不知他过早成熟的小脑袋里装的什麽,以爲他只是很崇拜兄长所以老黏着哥哥。

有时候,丹尼会稍微有点愧疚。因爲迪兰真的是很完美的哥哥,丹尼偶尔会觉得自己把哥哥幻想成其他角色很有些对不起他如此尽职尽责地当兄长。但是没办法啊,问题就是他太完美了,长得又帅身材又棒,性格憨厚又阳光,而且和其他爱恨交加的兄弟姐妹不一样,迪兰对弟弟很疼爱。换个角度想,丹尼反而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要是迪兰不要这麽完美,自己也犯不着从记事以来就一直在心里背着这个蓄意乱伦的罪。

想到这里,他不禁叹了口气。说是乱伦这的确是乱伦,迪兰是他亲哥哥无疑。但是假如只把这个当做一段感情来看的话,他这单相思一思就是十几年,经历各种磨难,也是有些委屈。但是兄弟俩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乐观,总会看到事情有希望的那一面。他还是一直很坚持自己的目标:要把哥哥搞到手,和哥哥做爱。虽然这个目标有那麽一点……扭曲,但是前思後想之後丹尼断定自己一定要达成这个梦想。成长的过程中他已经筛选了很久,抛下了一切不可能因素,计划和目标十分明确。他知道,这样的关系绝对不能公开。就算很疼爱他们的父母也绝对不能知道。这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知道的事情,但他毫不介意,这就是他人生的终极目标,不多也不少。这宏伟的自我审视其实好几年前他就想通了,但是遇到了一个瓶颈:要乱伦,那也得做哥哥的愿意啊!

丹尼是有头脑有计划的,多年以前他就开始了这个计划。虽然他从很小就会手淫了,但是小孩子手淫是不会射精的。十二岁那一年他第一次射精,把自己吓了一跳,但是静下来之後第一个想法就是:借此更加贴近自己的目标。于是他可怜兮兮地找到迪兰,假装羞涩地问他关于性的问题,迪兰自然拍胸脯掏心掏肺地给他解说。

接下来都是技术活了,对的表情,对的语气,对的问题,一步步让迪兰走进圈套。有时候丹尼甚至会想,自己在某些程度上真是天才,心思都花在勾引自己亲哥哥上面是不是有些浪费了。反正啊,当天晚上丹尼就正大光明地睁大眼睛看着哥哥在自己面前射精。他还记得那个场面:哥哥的牛仔裤褪在脚踝上,粗壮结实的大腿颤抖着,那根多汁肥厚又粗又长的巨大性器在猛烈地抽搐中喷射出大量乳白色的精液。哥哥的眉头痛苦的皱着,眼神刹那间朦胧,让他本来就帅得让人心疼的脸庞更加地充满了男性魅力。

接下来的任重道远,丹尼也是绞尽了脑汁小心谨慎地进行每一步「侵略活动」。错一步便是万劫不复,但是既然想明白了这一辈子只要这一个东西,那麽万劫不复也无所谓。他会在恰当的时机用恰当的口吻邀请哥哥一起看情色电影,几次之後这活动竟然成爲了兄弟俩专属的私人时间。很多事都是第一次难,发生过一次之後就不会警戒了,于是迪兰丝毫没有防备地在弟弟面前展现出他旺盛的欲火。又等到这一切成爲平常之後,丹尼选择另一个恰当的时机用恰当的口吻,借由一点酒精和一些小小的挑衅,让哥哥同意兄弟俩互相帮忙手淫。第一次碰触到哥哥的大鸡巴那个瞬间,全身通电的感觉,手上滚烫的触感和两手才能握住的尺寸,都让丹尼忍不住当场就要射精。他还得立刻开始想象隔壁老爷爷的裸体才缓过来。当然,从出生开始就演了十几年的戏,丹尼已是戏精了,心中砰砰地跳而脸上却是一副理所当然无所谓的表情,丝毫也没有让迪兰起疑。

与此同时,丹尼对于自己的其他条件也没有松懈。他坚持锻炼身体,因爲他很小就悟出一个道理:就算是父母都对长得好看的子女更偏爱,就算是猫狗都对长得好看的路人更亲切。从找员工到交朋友,身材好总会稍稍加那麽一点分,无论男女,无论性向,无论任何关系或需求。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所以,想要勾引到自己的亲哥哥,一切可控制的条件都要达到最好。他已经很幸运了,因爲毕竟和迪兰是亲兄弟,拜父母的福天生就有好看的脸蛋。所以在身材上不能有太大反差,这样有朝一日哥哥才会对自己産生哪怕那麽一点点的邪恶念头。

这一切都在稳定进行中,直到一场事故打乱了所有的计划。

三年前,他们的父母去岛外度假,飞机在海上失事了。自以爲点子很多的丹尼刹那间没有了主意,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小孩,完全手足无措的小孩。那好几个月的时间里,他陷入了很深的忧郁当中,所有的乐观和欲望一扫而空,眼前只是黑压压的一片又一片的疑问。迪兰担起了家中的重担,除了原本在搬运公司的工作之外再接了码头的工作,起早贪黑地挣钱养家。那时的丹尼是人生第一次焦点不在哥哥身上,也是人生第一次如此低潮,所以迪兰顾不上自己伤感想尽办法照顾以及安慰丹尼。

有一天丹尼提早回家,竟然正好撞到迪兰躲在房间里面哭,煞那间他如同被雷击中一般百感交集。他忽然觉得自己很混蛋,这一阵子对迪兰很混蛋,这一辈子对全家人都很混蛋,眼泪狂飙之余更是怒火攻心,几秒之内对自己非常痛恨非常厌恶。于是他冲到惊慌失措擦眼泪的迪兰身边,抓住迪兰的衣领,盯着迪兰的眼睛,将自己的一切秘密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从小时候吵着和迪兰睡觉,到偷迪兰还没换洗的内裤,再到一步一步诱导迪兰在自己面前手淫,还有自己所有的小伎俩和手段。迪兰自然是惊呆了,而丹尼则夺门而出,那个晚上没有回家。

那天晚上丹尼在码头坐了一夜,几次想寻死又下不了决心。迪兰在岛上也找了一夜,就是没想到丹尼会跑去自己上班的码头。天亮的时候,昏昏沉沉的丹尼忽然被一双粗壮的臂膀紧紧抱住,身後是一股熟悉的味道,他的眼泪立刻不争气地唰唰直流。

第二天兄弟俩都感冒了,两人都绝口不提那天发生的事情。不过从那之後丹尼不再消沉,并且也去找了一份课余打工贴补家用,两人也都渐渐从父母过世的阴霾里走出来了。兄弟俩的感情丝毫没受到影响,也许迪兰早就在潜意识里多多少少意识到了自己对于弟弟来说的吸引力。感情的很多层面都是通的,更何况崇拜这种感觉本身就带有一些性暗示。成爲一个人或是和一个人在一起,之间的区别模糊不定,而且能够达成的方法更是有限得令人无法正确选择。如果渴求够深,如果不满足现有模式,终究总会触碰到不该触碰的区域,打开不该打开的门。虽说迪兰并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或是质疑弟弟的具体渴求,但是这麽多年这麽亲密,不能说他完全一丝都没觉察。

再後来,他们也会开彼此的玩笑。迪兰洗澡之前都会说:偷看的话门缝不要开太大,会冷。而丹尼在迪兰洗完澡之後会说:别穿太少哦,会引我犯错的。玩笑归玩笑,其实丹尼心头很明白,自己对哥哥的感觉根本没有丝毫的变淡。应该说感情升华了并且更加浓厚了,但是并不表示肉体的欲望就不见了。

所谓的升华,就是学会享受90分。并不是放弃追求100分,但是绝对不能因爲那10分的可能性而忽略了现在的美好。丹尼觉得自己懂得太晚了,没有在父母出事之前领悟到这个道理。但是现在还不是最晚,因爲现在自己还拥有非常非常珍贵的东西,所以绝对不能再忽略了。

缓过神了,他下意识地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七点半了,迪兰应该在回家的路上了。他下定决心,这几天里面,他要和哥哥把话给讲开来。就算面对的方法是不面对,两人也要达成共识。有什麽大不了呢?正大光明地争取自己想要的,然後心安理得地接受无论是认同或是拒绝。再然後,不管结果如何,好好过日子。

----------

卡车行驶在ma路上,整条公路上都没有其他车辆。虽说岛上本来人就不多车也就那麽几辆,但是下班时间这样的车流量还是很罕见。这当然要归功于接下来连续几天的飓风。

迪兰工作了一天了,全身酸痛,恨不得立刻冲回家洗澡。

但是,有些事情得在回家之前解决了。

迪兰开始减缓车速,然後在一个岔口右转,倒进了ma路旁的小路上。再向前行驶了几公里之後,他把卡车停住了。

他定了定神,看了看後照镜,确定没人之後迅速地解开了自己的皮带。不一会儿,这个壮硕威猛的阳光大男孩双手握住自己硕大的阳具,皱着眉头,开始上下套弄起来。英俊的脸庞上渗出汗滴,两块鼓胀的大胸肌急促地上下起伏。

他必须在回家之前解决掉生理上的需求。天知道,他生理上的需求怎麽会这麽大,每天都要射精两次才能静下心过日子。这两年来,他每天早上上班之前,还有每天晚上下班之後,都得像现在这样躲在车上自慰。还好,岛上除了工作很少有人需要用到车,所以弟弟也很少坐他的车。不然的话,任何人一上车就能闻到车上浓烈的精液气味。以弟弟的聪明,一旦闻到了车上的精液气味立刻就会明白原来哥哥总是躲在车里手淫。接着弟弟会内疚难过,而自己就更加内疚难过。

两三年前,在父母去世之後,迪兰发现了弟弟的秘密。实际上是弟弟亲口告诉自己的。原来那个小家夥一直对自己有异样的情愫,这让迪兰在当时不知该如何面对,所以选择绝口不提。其实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具体应该怎麽面对这个问题,他甚至不知道弟弟是否还对自己有感觉。由于不知道如何面对,所以他连问都不敢问。他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尽量不要勾起弟弟对自己的任何遐想。

但是,这真的很难。

除了不能在弟弟知晓的情况下解决生理需求,他也不敢在家里有所裸露。有时他会想,是不是就是因爲自己以前太随性了,导致弟弟对自己産生了性幻想。他真的很爱弟弟,那个小家夥从小就嘴甜,长得又可爱,而且很聪明很懂事,最重要的是很黏自己,永远都以自己爲偶像。从某个角度来说,迪兰也是依赖着弟弟的,因爲有弟弟的存在所以自己有坚强和乐观的理由。父母去世的时候,他就是用这个理由硬撑下来的。

正是因爲如此,他此时才会那麽内疚。从某个角度上来说,这都是他的错。他享受着被弟弟崇拜的感觉,努力爲了这个感觉而担起责任,其实他早该知道有些事情已经在对错的边缘了,不是吗?异想天开地乐观,最终酿成大错。当弟弟问自己可不可以手淫给他看时,当弟弟用手握住自己炙热的大肉棒时,就应该觉察到事情不单纯。不,他多少知道事情不单纯,但是一种侥幸的心态不知怎麽地就爬上了心头。兄弟间的感情有时候本来就有那麽一点暧昧,崇拜和呵护本来就有一种模拟情侣的戏份在里面。感情很少有纯粹的时候,而复杂的感情往往到最後会回归到它应该属于的地方,会在进入社会之後慢慢被带到被大衆接受的正轨上。所以迪兰侥幸了,觉得稍微暧昧那麽一点点也无所谓,弟弟正好奇嘛,长大了就不会了。

这种侥幸心里让他内疚。因爲他记得,这样的侥幸心理让他当时稍微困惑的心态平缓了下来。这就象是一颗治标不治本的药,逃避了问题没有面对,而自己一次一次地主动吞下了这颗药。更令他内疚的是,他明白自己那时也被勾起了欲火,能够解决的话管他是谁在帮忙,于是就自己给自己编了个理由接受了不能接受的情形,其实说到底他就是想要高潮射精而已。这样一个原始的欲望,有可能毁了弟弟一辈子,这是多麽该死的罪行。如果父母知道了,他们会多麽失望。

迪兰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心头有些隐隐作痛。他闭上眼睛,咬了咬牙,更加用力地套弄起了自己粗大的阳具。很复杂的情绪涌向心头,煞那间他甚至想要伤害自己。

心底下还有另外一个漆黑的声音,这个声音告诉他:其实也行吧?和弟弟做爱的话。没人知道不是吗?父母不在了,谁还会怪罪你呢。小家夥爱你得很呢,他同意都来不及了。而且是他勾引你的不是吗?你就装傻就行了啊。被弟弟崇拜膜拜的感觉很爽吧?让你感觉自己是个真正的男人,成功的男人。再想想那张漂亮的小脸,青春健美的身体,其实很不赖吧?或者可以想想他可怜地难过落泪的表情,每当他难过的时候,你不是心中立刻涌起一团火,脑袋一热一片空白,过去紧紧抱住他吗?你想保护他,想呵护他,想让他快乐,这些都只需要你遵守自己的本能就可以了。而且这样就不用每天早上4点出门8点回家,只爲了能赶在交通繁忙前有机会躲在车里手淫。更不用再累了一天之後回家还得穿得整整齐齐。很累啊,不是吗?每天这麽手忙脚乱,你还能坚持多久?

这个声音,偶尔会像现在这样突然浮现。每次只要它一浮现,只需要浮现而已,立刻让迪兰觉得窒息。居然能浮现这样的想法,他觉得自己是个人渣。他真的恨自己不争气。

迪兰的喉咙深处传来一阵颤抖声,紧皱的眉头亦是开始抖动。他全身紧绷,大股的雄汁扑哧扑哧地被喷射在了车窗上,顺着玻璃淫靡地滑下。脑中一片空白,如同噩梦初醒一般,有种接近绝望的空洞。迷离的双眼终于开始渐渐聚焦,他看到自己手中因爲用力过猛而被抓得肿胀通红的硕大阳具,竟然有一种悲凉的快感:活该。你这头淫兽,活该。

他忽然很想哭。

就在这时,驾驶座旁边的车窗被敲了几下,迪兰差点被吓得从座位上跳起来。

是吉米警官。

迪兰的心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警官什麽时候来的?他看到了多少?自己这样停车是不是违规?在车里手淫算不算公衆场所性爱?最重要的是,刚才自己想的事情有没有表现出来?有没有喃喃自语?警官会不会知道家里的秘密?他满脸通红,但是假装镇定地摇开了车窗。

警官。我这就开走。

吉米警官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似乎不是要找他麻烦的样子。

这是公共场所,你知道吧。以後尽量还是在家里发泄吧。不过年轻人精力旺盛,其实我无所谓,这破烂小岛上面没必要什麽破事都查。我只是提醒你,飓风快要到了,赶快回家吧。

迪兰松了一口气,吞了吞口水说道,是,警官,我下次会注意。

正当迪兰慌忙地拉上裤子,准备倒车出去的时候,吉米警官又把他喊住了。

等等,迪兰。吉米还是似笑非笑的表情,指了指迪兰那沾满了精液的车前窗说道:还是清一下再开出去ma路吧,夥计。看不清楚路可就糟了。

迪兰再一次感到脸上一阵火辣,连忙抽出几张卫生纸开始擦拭。这个充满了饥渴男人的岛上,关于性的一切其实都算满开放,迪兰一般也不会因此而脸红。只是这次他真是被警官逮到个措手不及,而且毕竟心中藏着不愿意告诉别人的秘密,难免脸红心跳。

ma路上依旧没有别的车辆,迪兰眨巴眨巴眼睛,定了定神。接下来的几天里,得和弟弟朝夕相处。生理问题到哪里去解决,还是个问题呢。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前言:开篇第一章、父子第二章、爷孙第三章、兄弟第四章、你我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