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女生频道 > 纯爱耽美 > 浆河糊海+劫後余生 > 第五章

第五章

aaron123dodo 2020-05-29 22:11:16

第五章

晚饭又是烤鱼,接下来的好几天估计都得吃烤鱼。查尔斯倒是无所谓,他只是担心儿子会抱怨。

想到这里,他的心稍微沉了一下。当然会抱怨。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在平淡而粗糙的生活中度过的,比如说珍妮弗就不行。而凯尔是她儿子,指不准有些需求有相同,查尔斯的内心深处总有一点忧虑。

老婆走了,儿子说不定也会走。不对,应该说儿子一定会走的,孩子长大了不管怎麽都得离开家,和习不习惯岛上的生活无关。

但是他吃过这个亏之後,对于这方面终于注意一些了。以前就是太大大咧咧,忽视了生活上的细节,以至于丢了老婆。现在的他,多少会上心一点,就算天天烤鱼至少也试图烤不一样的鱼。老实说凯尔从来没抱怨过,毕竟是这里出生长大的。但是查尔斯就是怕,莫名其妙地怕,怕自己的随性把家人一个个都逼走了。

广播里传来外界的消息,什麽人造人,什麽等级划分。反正都和他们的生活无关,就当是听故事。查尔斯也不明白自己爲什麽每天都听广播,听也听不懂。每个字都明白,但是连在一起却什麽意义也没有。也许又是跟老婆出走有关,可能潜意识里面想要得知一点她的消息,或是和她的世界多少保持一点联系。

干,这个女人到底要害自己到什麽程度。毕竟还是夫妻,就他妈不能对自己仁慈一点吗。要杀要剐,来个痛快的,总比现在这样挂着好。

他心理郁闷,暗骂了几声,吐了口长气,从包里抽出一根香烟点燃了。

平日里倒没什麽,他也总觉得自己已经看开了。但是时不时的,孤身一人的时候,还是会想到这件事。怪只怪这岛上的生活也确实单调得可以,就算想做些其他什麽分散注意力也没办法。日复一日做着同样的事,日复一日就想着同样的心结。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查尔斯真是憋坏了,憋得他不时就想起老婆可以爲自己提供的性满足 】一头母牛到他面前他立刻可以冲上前去开干,可惜这大洋深处的孤岛上连牛都没几头。以他那根巨无霸肉棒的尺寸,也只能操母牛了,岛上倒是有许多渴望被操的壮汉,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承受得起查尔斯的蹂躏。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越是憋得慌在做爱时就越是奋不顾身,而越是奋不顾身就越没人敢被他操,只能憋得更慌。

不知不觉中烟已经抽完了,查尔斯不仅没有静下来,反而心中更烦躁。他想,干脆提早洗个澡,睡了吧,睡前好好玩弄一番自己的大屌,发泄发泄。虽说下午才发泄过,不过欲火中烧,他也没有办法。

上楼去拿换洗的衣裤时,查尔斯才想起来,睡裤还在洗衣房没收呢。下午被自己的精液给浸湿了一大半,所以让儿子去洗了。儿子睡在地下室,离洗衣房近,所以这些年来不知不觉都是凯尔负责洗衣服。想想,就这麽点事情,自己做也差不多,何必让孩子承担更多因爲家庭结构而带来的辛苦呢。想着想着查尔斯内心一软,决定自己下楼把衣服拿了,省得让儿子再跑一趟。

然而,到了地下室,还没敲儿子房间的门,查尔斯就愣住了。

地下室是暗的,只有儿子房间的灯开着。所以虽然房门紧锁,但是从门缝中还是可以轻易地看到里面的情况。凯尔全身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年轻健美的身体时而绷紧时而忘情地扭动,厚重的呼吸声只能用轻声呻吟来形容。他有时轻抚自己的大肉棒,有时用性器和身体摩擦床单,花样百出。很明显,他遗传到了老爸的优良基因,那根大屌是又粗又长,肥嫩多汁。虽说和老爸相比还是差了一截,但是已经比岛上大多数的男人都要雄伟了。

查尔斯苦笑了一下,这个年纪的少年,玩弄一下自己的身体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估计没几个小时应该停不了,衣服还是明天来拿吧。

正当他准备转身上楼的时候,门缝里的一个动作让他再次愣住了:只见凯尔闭着双眼,咬着嘴唇,皱着眉头,缓缓将右手探过了自己结实迷人的身体,越过了那根粗大的肉棒,竟笔直地朝自己的臀股中央伸了过去。他略略颤抖地将两条结实的腿张了开来,手指温柔地按摩着肛门周围的软肉。不一会儿,那个粉嫩的肉穴已经湿润了,看来他并不是第一次玩自己的屁眼了。查尔斯惊呆了,以他的角度看过去,正好盯着儿子翘臀中央那个肉穴。多汁的年轻肉穴轻轻地张合着,轻松地吞进了凯尔的一根手指。然後两根。然後三根。

操人无数的查尔斯很清楚,如此轻易地能将三根手指滑进肉穴,说明儿子已经被很大的物体给插过了,并且经常被插。从肉洞里分泌出的大量透明淫汁可以判断,凯尔的肛门以及前列腺是异常地敏感。查尔斯惊愕当中闪过一丝忧虑:毕竟作爲父亲,还是甯愿自己的儿子去当发情的种ma,而不是翘着屁股被别的种ma操。他担心,以凯尔如此大量的肉穴淫汁来看,免不了这孩子日後会更喜欢被操而不是操别人,这岂不是浪费了自己的基因赋予他的那根大屌吗。

转念一想,儿子的一半是自己,另一半却是老婆啊。想想老婆淫荡起来的姿态,查尔斯也只能认命了:要是儿子正好遗传到了他母亲的骚劲,那也是没办法的,就认了吧。

不过还好,虽然凯尔的肉穴很明显习惯了被巨物插入,但是应该是性玩具之类的物体,而不是其他男人的鸡巴。因爲屁眼周围的肉还是十分地粉嫩,要是是习惯了被男人操,肉穴旁边的肉铁定已经被大量的雄性荷尔蒙染成紫红色或是深褐色的了。这不仅让查尔斯稍稍松了一口气。这个岛上男人之间发生性行爲很正常,青春期的少年们彼此频繁的性交就更正常了,这些道理查尔斯都明白得很。但是那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别人要骑自己的儿子,还是会让他心下相当不爽的。

床上,凯尔已经是娇喘连连,身躯扭动着,而插在自己臀间的右手开始用力地扩撑那柔软的肠道。手臂上的肌肉紧绷着,事实上这个青春壮实的少年全身的肌肉都紧绷着。汗水顺着肌肉之间明显的线条滑下,在灯光底下闪闪发亮。不得不说,这绝对是一个让任何正常人都血脉喷张的画面。

凯尔陶醉而略带痛苦的表情泄露出去他此时已经模糊的神智。他半眯着迷离的双眼,左手缺乏控制地伸到了身後自己的枕头旁边,胡乱摸索着什麽。看,似乎摸到了。

查尔斯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那是一根最大号的黑色假阳具!而且似乎有些眼熟……难道说……

凯尔迫不及待地将假阳具伸到了身体下方的双腿中间,他的动作因爲亢奋而杂乱无序。只见少年熟练并且习惯性地用力将胯部向上顶去,让那又翘又圆又结实的完美臀部最大程度地面向天空。同时,他努力地试图让躺在床上的上半身向前弯曲。经验告诉他,只有这样,他才可能将那只巨型的假阳具插进自己的体内。他需要靠双手的力量,而双手同时握住假阳具的话,不采取这样的姿势手臂是不够长的。

他当然不知道,这样的姿势对于目瞪口呆站在门外的老爸来说,是多麽的淫荡。因爲这下他的淫穴彻底暴露在了灯光之下,交合部位的每一次汁水被挤出来,肠道内的肉膜每一次被拉扯出体外,都会被看得一清二楚。

凯尔咬紧了牙关,假阳具硕大的龟头抵在他的肉穴上面,少年缓缓地揉动双手,用那根大号性玩具淫荡地摩擦着自己臀间的性器,黏液再一次一股一股地从他那极度渴求被撑大的肛门里溢了出来。他再也忍不住了,双手开始用力,手臂上的肌肉在此紧绷。少年不禁轻呼了出来,身体被撕裂的疼痛不禁让他龇牙咧嘴,但又不敢叫得太大声惊动了父亲。虽然如此,他的双手并没有因此而丝毫停顿,反而更加用力,手臂甚至因爲用力过猛而开始颤抖。他的内脏正顽强抗拒着巨大异物的侵入,所以他不能收手,要不然永远都不能将那根假阳具顺利插进去。

那可怜的屁眼就这样吞进了大半根的假阳具,直到再也无法继续前进。此刻的凯尔全身都在轻微地无序抖动,疼痛和快感同时吞没了他,让少年的意识变得相当模糊,频频翻着白眼,或是头晕目眩地皱眉闭眼。没过多久,只见他眼睛忽然睁大,但是瞳孔无目标地迅速抖动着,而嘴巴亦是忽然张开了,却没发出任何声音。他的全身忽然绷紧,特别是那两块浑圆肉壮的臀肌,竟然毫无节操地抽搐跳动了起来。

查尔斯眼睁睁看着儿子被假阳具干出了浆,白花花的浓汁不停从那亢奋饱满的龟头顶端涌出来,如同连绵不绝的泉水一般。这个过程维持了两分锺之久,直至儿子肌肉结实线条明显的腹部完全被精液给覆盖,直到他身上的精液继续顺着光滑的皮肤滑下,浸湿了身体底下的床单。整个过程中那个被拉扯到了极限的肉穴不停飙射出透明的黏液,实在是体内持续大量的淫汁分泌压力太大,将已经紧绷的括约肌硬生生挤开好让液体压力能被释放出去,那个浑圆健壮的诱人臀部煞那间如同两个被淋上了糖浆的结实大肉球。这样的情景绝对不是意外,毕竟被如此巨大的物体插入了肛门,括约肌完全动弹不了,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射精。取而代之的是异常持久的猛烈快感,承受力稍弱的人在这两分锺的极度愉悦中早就神经超负荷而晕过去了。查尔斯很清楚,这个肉体极限享受就是那麽多男人渴望被巨物操翻屁眼最大的原因之一。他只是从没想过自己的儿子竟然属于这批人当中的一员。

这两分锺里面,查尔斯看到了自己儿子脸上的变化:毕竟年纪这麽轻,理智是驾驭不了如此强烈的快感的。凯尔那张帅气又可爱的脸从类似痛苦地皱着眉头,渐渐变成了眼神迷茫空洞的失控状态。口水不受控制地从微张的嘴角滑下,眼泪亦是从半张半盒的眼睛里夺眶而出。煞那间,查尔斯仿佛看到了老婆的影子。

凯尔的容貌本来就和他母亲长得很像,而此刻放浪失控的神情是查尔斯非常敏感非常熟悉的。更何况,插在儿子体内的那根假阳具,本来就是他母亲留下来的。以前,每当查尔斯得出海多日的时候,珍妮弗就是用这根东西来满足自己。淫欲除外,她必须每天保持肉穴足够的松弛,不然等查尔斯回来之後头几天又会痛个半死。虽说这根假阳具和她老公的肥大鸡巴相比依然是小巫见大巫,但是这已经是岛上能买到最大的尺寸了,也别无他法。

没想到,现在儿子竟然用着一模一样的性玩具,做出了和他母亲一模一样的动作,脸上也是挂着一模一样的表情。

凯尔终于度过了那欲仙欲死的两分锺,全身瘫软了下来,动弹不得。那根假阳具依然插在他的体内,但是此时他连拔的力气也没有,只能放任肠道里几欲爆裂的疼痛感。神情依然恍惚的他,手脚轻微地失控抽搐着,右手似乎在找着什麽。他从床头枕头边勾到了一件衣衫,用无力的手臂将衣衫拉到了自己脸边。接着,少年用自己那张无意识地流着泪的俊脸温柔又毫无保留地尽情摩擦起了那件衣衫。他甚至伸出舌头来,贪婪地舔舐着布料。一切都是那麽的淫荡又诱人,因爲凯尔的双眼从头到尾都失焦无序地半闭着,让他的所有行爲显得是那麽地发自内心。

忽然,查尔斯再一次愣住了。

他看清楚了,那件衣衫,正是自己下午换下来的睡裤,上面还遗留着自己的精斑。

他觉得脑中嗡嗡作响。这代表了什麽?儿子在用老爸当做性幻想对象?这到底怎麽一回事,他该怎麽办?

这时,他又发现,自己粗大的下体早已经充血怒胀了不知多久了。前列腺液已经浸湿了汗衫的一大块——没错,是汗衫,因爲那根尺寸惊人的大鸡巴一旦硬起来,不是休闲裤能够约束得住的,早就撑开了松紧带破门而出,直接伸进了上身的汗衫当中去。

查尔斯的脑中一片混乱。现在他妈的是什麽状况?这绝对是非常非常错误的一个示范……他怎麽能因爲儿子的性爱画面而有反应……而儿子又怎能用沾满父亲体液的裤子作爲性幻想的道具?!这全乱套了啊……忽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之後,查尔斯连忙转身,轻手轻脚地上楼,颤抖着右手抽出了一根烟来点燃了。黑暗中,他的心脏还在急速地砰砰直跳。

其实这一切绝非偶然。当查尔斯陷入内疚和挣紮的时候,当他质疑自己的时候,他没有考虑到这个结果的必然性:以他一贯的性欲以及他此刻性饥渴的程度,连看到赤身裸体的老头老太太说不定都能亢奋。更何况,他看到的是一个拥有着英俊容貌和精壮身材的诱人少年。这个诱人少年也不仅仅是赤身露体而已,他可是用极其淫荡的姿态做出了各种性爱动作。凯尔的容貌不仅俊美可爱,更是像极了他的母亲,那当然会让时不时就会以老婆做爲性幻想对象的查尔斯联想翩翩。再说了,年轻人特有的ma蜂腰配上又圆又壮的完美臀部,老实说,凯尔还真是个尤物,特别是对于他老爸这样看到浑圆的屁股就血脉喷张理智丧失的顶级种ma来说。

另一方面,儿子对老爸有着崇拜本来就是正常的事情。崇拜的一部份自然会和性有至少一部份的联系。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结构来说,父子之间的感情和依赖和这种崇拜结合在了一起,很容易有些许不一样的成份出现。再说了,查尔斯总是忽略了自己的影响力:所有最能表示男性特征的特质都集中在了他身上,个头高大力大无比,肌肉壮硕如同猛牛,性格豪爽直来直往,性欲惊人并且一旦勾起了性欲便充满了攻击力,最重要的是生殖器大得值得被一群人跪着膜拜。有这样一个老爸,难道不会让儿子在崇拜和膜拜之间迷失方向吗?

但是此刻的查尔斯自然不会这麽想,他只是一方面震惊,另一方面质疑。他迅速地抽完了烟,决定先冲一个冷水澡,让自己清醒清醒,好好想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麽。

----------

天花板的花案并不复杂,只是单纯的一片灰白。仔细分辨,似乎能够看出细微的瑕疵,那是海风的潮湿带来的缝隙和潮气堆积出的不规则。凯尔迟迟地瞪大了双眼,喘着气,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久好久。脑中是一片很原始的空白,什麽也不想,什麽都不用想,也不能想。想了又怎样?止不住的内疚和後悔也挡不住下一次的重复。止不住的理论和逃避也挡不住每一次的内疚。

岔开的大腿中央,被严重拉伤的括约肌终于慢慢恢复了知觉,一阵阵火辣辣的剧痛散布开来。他健美白嫩的肉体上布满了汗水和自己稠密的精液,这些都是父亲给予他的礼物,而他却将之一次次在想象中还给了父亲。

终于,喉咙中的干燥让他缓缓起身,忍着肉穴传来的剧痛,颤抖着站立了起来。大量的体液被消耗,他必须得上楼喝水。

客厅的灯关着,窗户被木条封死,一片漆黑。外面的暴风已经开始发威,一阵令人胆颤的低鸣。而就在这低鸣当中,凯尔听到了楼上卫生间的水声:老爸正在洗澡。瞬间,大量血液涌向他依然红肿的下体,不禁一阵胀痛。少年吞了吞口水,心中交战了几秒,终于还是缓缓移动脚步,走向了楼梯。

从书房的壁画後面能够看到卫生间里的景象,这是凯尔早就发现的秘密。他咽了咽口水,迟疑片刻,终于蹑手蹑脚地将壁画移开。

水雾弥漫的卫生间里,查尔斯健硕如牛的雄躯赤裸裸地站在莲蓬头下,热水滑过饱胀肌肉之间深邃的沟谷,浸湿了他充满男人味的胡渣,胸毛,腿毛,和小腹上那片令人血脉迸张的丛林。但是更加让人目不暇接的是矗立在他身前那根大得惊人的狰狞阳具,饱满的大龟头竟轻松地耸立到了壮汉的胸前,而两只手合拢都握不住的肥硕茎身上爬满了粗大的血管。查尔斯闭着眼睛,眉头微皱,帅气威猛的脸庞略显痛苦。他的右手轻抚着自己那根巨型肉屌的根部,并时不时抚摸一下垂吊在胯下那两颗浑圆饱胀的雄卵。左手则摩擦着自己的龟头,手指时不时探进那一张一合地ma眼里面,扯出一丝丝透明的前列腺液。是的,他的骇人鸡巴已经大得可以用ma眼轻松容下一根手指。

凯尔感觉到下体的胀痛越来越明显,不知不觉中竟然完全勃起。他顾不上这麽多了,左手不由自主地伸到了身下,握住了自己的肥嫩大屌,前後套动了起来。

他自然不知道父亲的脑海中想的是什麽,不知道父亲此刻肉体欢愉的同时内心有多麽挣紮。他更加不会知道,自己半个小时前荒淫无度的摸样,自己的屁眼被撑到变形,肠肉被假阳具扯出来,并且不受控制地被活活操到射精的情景,现在正不受控制地涌进父亲的脑海中,想挡也挡不下来。只是自己的模样和母亲的模样在父亲脑海中重叠翻滚,已经有些分不清谁是谁了。此刻,凯尔只是很单纯地享受着自己一贯对于父亲的崇拜,对于雄性象征的膜拜。他并不奢望能够和父亲发生什麽关系,事实上那样一定会很尴尬。但是一看到那充满了力量的肌壮肉体,那至高无上的粗大生殖器,他就会不由自主地兴奋。

所以,当查尔斯忽然全身一紧,紧皱眉头,大腿一阵跳动时,凯尔立刻喘着粗气,睁大了眼睛。这是雄性生物最脆弱温柔也最华丽壮烈的瞬间,它包含了太多东西。它不由自主,爲了它男人们厮杀斗争遍体鳞伤。同时它如此伟大,它的非理性和它的冲击力推动着男人们的一切。它让男人们坚强,也让男人们脆弱,这高潮的瞬间象征了太多的百感交集,将一切推向巅峰。一阵极乐当中,凯尔将自己的雄汁再一次喷满了墙壁。而浴室里面,浓稠的乳白色水柱从查尔斯大张的ma眼中迸发而出,撒入空中,甚至直接被喷射到了天花板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前言:开篇第一章、父子第二章、爷孙第三章、兄弟第四章、你我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