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女生频道 > 纯爱耽美 > 汁泛液冒 > 第08章:五月

第08章:五月

哀轮独渡(aaron123dodo) 2020-05-29 22:59:44

第08章:五月

哥特式教堂的灰白色石柱上,浮雕精致而古典。石像鬼坐落于石柱顶端,俯视世间众人。清晨的阳光透过彩色的玻璃洒进了沉睡中的教堂,没有一盏灯,没有一根蜡烛,只是淡淡的朦胧的清晨气息。

玻璃窗上刻画着一些露骨的图像,男性生殖器崇拜的图腾,还有各种各样交媾的画面。如若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呢。

刘浩阳坐在椅子上,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他只是来这个教堂看看,出于好奇心。他在家里的客厅发现了一张名片,名片上是这个地址。可能是直觉吧,也可能是名片上被精液浸湿过后的味道影响了他的判断,他在看到名片的当下便对这所教堂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在网上翻查这个教堂的教义,发现自己多少有一些被打动:这是膜拜希腊巨根神普莱尔帕斯的地方,教义的根本便是阳具崇拜,这对于刘浩阳来说是极具吸引力的。

“喂,小伙子,第一次来啊?以前没见过你。”坐在刘浩阳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悠闲地发话了。刘浩阳转过头去,发现是一个留着胡渣,穿着背心,粗壮的手臂上纹着大片纹身的中年壮汉。

“我……对,我来看看。”刘浩阳有点紧张,但是还是微笑礼貌地回答。

“啧啧,你挑对时间了。现在这个点儿啊,正是忏悔最好的时候,人不多,而且今天是肯特祭司哦!”纹身壮汉嘿嘿笑着跟刘浩阳说道,眼神神秘而略带淫秽。

刘浩阳不明就已,只能尴尬地笑了笑。他当然不是来忏悔什么的,他只是坐在这里观察观察教堂的全貌,顺便想找这里负责的神父聊一聊,了解一下情况。然而周遭这三四个男人,蠢蠢欲动,似乎都是来忏悔的,又似乎忏悔是一个让他们无比兴奋的事情。

话说,这些教众都是或英俊或粗旷的男人,身材从精壮到魁梧不等,但是都是脱了衣服立刻可以赚钱的材料。刘浩阳假装不经意地打量起了这些男人,心中开始为这个教堂加分。

“进来吧,神的子民。”忽然,旁边传来一个低沉粗旷又极具磁性的声音。

众人听到这个声音,精神大振,眼睛中顿时散发出某种饥渴的讯息。坐在刘浩阳身边的纹身壮汉立刻跳起来,迫不及待地就向着忏悔室走了过去。

“我来我来!我先到的!”纹身壮汉一面说,一面恶狠狠地瞪了几眼旁边另外几个想要冲上前去的男人。这家伙体格高大健壮,在场也只有刘浩阳这个壮硕健美的橄榄球运动员能跟他比块头了,所以其他男人也都一咬牙让了开来。纹身壮汉走到了忏悔室前,迫不及待地就钻了进去。

刘浩阳一头雾水,正想问问周围的人发生什么了,旁边那三个男人却朝他皱了皱眉,示意他不要说话——看样子,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听听忏悔室里发生的状况。刘浩阳更加疑惑了,不过既然到别人的地盘上考察,就没什么不守规矩的立场,他也就什么都没问。

忏悔室里传来一阵低沉的碎语,具体说了些什么是听不清楚的。刘浩阳正在纳闷呢,忽然,这阵声音开始出现了变化。咕噜咕噜的声音开始出现,伴随着一些燥热的喘息声,偶尔传来喉咙深处几欲作呕的声音。刘浩阳对性爱方面也并不陌生,立刻听出来了:这是一个男人正卖力地吮吸另一个男人鸡巴的声音。从痛苦而频繁的作呕声可以听出,被舔的那个男人的肉棒一定尺寸非凡。

刘浩阳的心怦怦地跳,他感觉自己的下体开始迅速充血。不一会儿,忏悔室忽然安静了。然而片刻的安静过后,木质的忏悔室中忽然发出一阵高昂地颤抖着地惊呼声!

“啊……啊!!!啊天啊……啊!!!!啊我的天啊!!!”这个声音是刚才那个纹身壮汉无误,然而声音中的不可置信和不受控制的颤抖以及破音让刘浩阳完全无法想象室内的场景。是什么样的事情让这个纹身壮汉发出这么销魂而痛苦的呐喊呢?

“啧啧,这家伙是拼了,应该是忍不住崛起自己的屁股了。他的屁眼可以算是完了。”旁边的几个男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看来他们很清楚室内正在发生什么事。从这些对话中刘浩阳听出了一个大概:纹身壮汉舔鸡巴舔得欲火焚身,居然做了一件理智状态下绝对不敢做的事情——脱下裤子抬起壮臀,主动献出了自己的肉穴。想必被他服侍的那根鸡巴一定大得惊人,才能让这些围观的男人如此反映。

忏悔室里男人雄性狂野的咆哮声越来越大声,并很快演变成了歇斯底里的鬼哭狼嚎:“啊!啊!啊!啊!啊!啊!啊!”带有强烈节奏感的嚎叫声明显地暴露出了壮汉被狂操的事实。很快,这个外表刚猛而侵略性极强的男人竟然发出了女人般扭曲的破音的嘶吼。

刘浩阳心知肚明,这个家伙已经被操到了疯狂的边缘,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尊和自我意识,说不定下体神经已然被干得彻底失调。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之内竟然能将一个壮汉操成这幅德行,那根粗大鸡巴的主人到底是谁?不知不觉中,刘浩阳已经开始面红耳赤。而观望旁边那些男人,有的甚至已经忍不住了,开始气喘吁吁地伸出手揉搓抚摸自己的裆部。

时间慢慢消逝,壮汉的嘶吼沦落为惨叫,这是括约肌终于被操得崩断的前兆。又过了一会儿,惨叫声竟然演变成了接近疯狂的狂笑和诡异非人的呓语,显然这家伙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刘浩阳甚至能够想象得出他的惨状:失焦的双眼漫无目的地极速晃动,口水和鼻涕早已失去控制地乱流,而嘴角居然诡异地上扬。此时的纹身壮汉,想必又壮又翘的臀间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最终,壮汉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沦落成了一阵阵的哼唧声,这只有一种理由可以解释:他终于被活活干到失去知觉。

纹身壮汉进入忏悔室已经几十分钟了,终于,忏悔室中一片安静。旁边包括刘浩阳在内的其他男人都早已目瞪口呆,有一个光头猛男甚至还不争气地在自己的牛仔裤内高潮射精。众人都屏住呼吸,不知道安静的忏悔室里正在发生什么事。

终于,只见一个庞大肉壮的身躯缓缓地推开了门。那肌肉发达的身躯上,原本的背心已经被撕碎了——看样子是壮汉在极乐当中自己撕碎的。他壮硕的身躯上除了花样繁复的纹身以及被自己的手指抓出来的道道血痕,更是沾满了乳白色的粘稠酱汁,也不知道是祭司的精液还是他自己的阳精。

众人以为壮汉会一瘸一拐的走出来,然而这个家伙居然没有跨步,而是整个身躯越来越快地倾斜在门上,最后竟是扑通一声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纹身壮汉的双脚还停留在忏悔室的门内,他的裤子被褪到了脚踝。赤裸的肉壮上身沉重地摔倒在地上,震得他整个虎躯上的肌肉一阵晃动。两块肥厚的胸肌率先着地,倒是起到了肉垫的作用,不过这个姿势却是让这个威猛的壮汉以最狼狈最淫荡地姿势定格:只见他那壮实的双臀高高翘起,屁股中央是一片触目惊心的鲜红,肠肉被操得散落出那被撕裂的肛门,而肥壮的屁股上,深邃的股沟里,到处都缓缓流淌着白花花的精液。壮汉的脸也终于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他翻着白眼,眼皮如同癫痫般抽搐跳动,脸上更是沾满了白色的雄汁——显然已经不省人事了。

刘浩阳被这样惨烈的下场给震惊了,然而一瞬间,他却同时觉得自己兴奋得就要高潮——能被操成这幅模样,过程是要有多销魂啊?!

“各位教友,麻烦送他去一趟医院,他的肛门怕是已经被扯碎了。”忽然,忏悔室中发出一阵沉稳粗旷的声音,想必就是将纹身壮汉活活玩坏的祭司了。众人听到了这里,怔了一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不是特别情愿。

“没关系,诸位。今天的忏悔室会开到晚上,你们先送他过去再来也不迟。”忏悔室里的祭司如同能够读心一般,平静地道破了众人的担心。

听到这里,那几个围观的男人似乎放心了,终于上前扶起了那个不省人事的肉壮大汉,顺手拿了个摊子给他披上。有个男人想要背他,却发现这个纹身壮汉实在是体积太大,背不动,于是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只好一起出力将纹身壮汉抬了起来,有些不甘愿地朝教堂的门口走去。

刘浩阳依然处在极度的震撼当中,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教堂竟然如此直接地进行如此淫乱的勾当。猛地缓过神来,那几个男人已经走到了门口。刘浩阳踌躇了一下,毕竟自己和他们都不认识,也还没加入这个诡异淫荡的教会,找不出什么理由去参一脚。

“朋友,你是新来的吧。”忽然,忏悔室里那个粗旷的声音再次响起。刘浩阳稍微一怔,反映了过来祭司实在和自己说话。此刻,诺大的教堂里也只有他一个人了。

“我……我只是来看看而已……”刘浩阳有些不知所措地回答道。

“呵呵……能找到这里来,咱们都心知肚明了。朋友,你需不需要也忏悔一下?”

刘浩阳感到脑子里嗡地一声,瞬间没了主意。一方面,他臀间的肉穴早已不客气地抽搐蠕动着,痒得让他自己都控制不了。肉穴中的饮水已然泛滥,甚至浸湿了牛仔裤的一大片。另一方面,纹身壮汉被操烂屁眼的惨状还历历在目,而自己更是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碰到如此淫荡的一幕。

“不要怕,既然普莱尔帕斯大人呼唤你来到这里,你的一切行为都是受到神的保佑的。难道,你不想一窥这一切的真谛?”忏悔室里的声音沙哑低沉而充满磁性,如同催眠曲一般勾引着刘浩阳内心深处的欲望。

“我……我不……我不是……”刘浩阳支支吾吾地开口。然而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代替大脑做出了回答,因为这个年轻的亚洲壮汉已经缓缓地开始走向了那个充满了精液味道的忏悔室。

----------

肯特的脸上带着一丝淫荡的微笑。从蒙纱的窗口可以看到,窗口对面那个壮硕的亚洲男孩紧张之余充满了期待,看来是一枚做骚货的好种子。这身材,这脸蛋,这欲说换休的骚劲,都勾起了肯特那野兽般的征服欲。

刚才那个纹身壮汉实在是不经操,看得出来平日里几乎从来没有被干过屁眼,居然不自量力地撅起屁股祈求自己操他。不,用那壮汉自己的话来说,是“赐予他神的礼物”,是“用圣水浇灌他的内心深处”。肯特明白,这样的中年壮汉是最容易被旺盛的荷尔蒙击昏理智的人,而这对他是有利的。第一,他能够好好地享受他们那紧实的屁眼,第二,作为法拉斯教堂的祭司,他也会负责地将这些壮汉操进一个新的精神领域:突破和顿悟都是需要极端的刺激的,有什么刺激比活活被干昏还极端呢?相信那个家伙从此对性会有更深的理解——就算这个理解仅仅是“如何享受被残暴地成骚货”。

那个纹身壮汉被肯特轻松地操到连续十六次射精,直接虚脱了过去,估计那对肥硕的卵蛋已经被完全榨干,再多射精哪怕一两次说不定就得爆蛋了。然而肯特自己却只射了两次精,还没过足瘾呢。还好这个新来的亚洲猛男主动送上了门来,也就不能怪自己任意享用了。

“你准备好接受神的礼物了吗?”肯特用低沉而诱惑的语气轻轻说道。

对面的亚洲猛男很明显咽了一口口水,用稍微颤抖的声音回答:“我……我准备好了。”

肯特的嘴角满意地上翘。他知道,这个亚洲猛男已经上钩了,从犹豫到淫乱原来只需要这么短短的5分钟。

肯特站起身来,双腿中间那根黝黑巨大的庞然大物已经怒涨而狰狞。他打开了窗口下方的木板,将那根肥硕大黑屌缓缓探了进去。从纱窗的这一头肯特可以看到自己那根肥大鸡巴蠢蠢欲动地矗立在忏悔室的另一边,更可以看到那个亚洲猛男瞬间的颤抖。

“来,抱紧它,享用它,服侍它吧。这是普莱尔帕斯赐予男人的礼物。”

亚洲猛男如同找了魔一般,缓缓地伸出了微微颤抖的手,开始靠近肯特的那根粗大阳具。两个男人皮肤接触的刹那,亚洲猛男的又一次哆嗦让肯特清楚地意识到,这个壮硕的年轻男人已经接近理智崩坏的边缘了。

果然,亚洲猛男的动作越来越不知廉耻,抚摸着肯特那根粗大阳具的双手越来越用力,越来越大胆。不一会儿,这个亚洲猛男竟是主动将自己的俊脸凑上前去,用脸颊忘情地揉搓摩擦肯特的肥硕龟头,更是伸出舌头舔舐壮硕黑人祭司的淫荡大肉柱。

喘息声越来越浓烈,甚至夹杂了亚洲猛男的呻吟。此时这个家伙已是放弃了男人的尊严,一双粗壮发达的手臂紧紧环抱挤压肯特的巨屌,饱满鼓胀的硕大胸肌拼命在巨屌上挤压摩擦。他的眼神迷离,脸颊上沾满了肯特的前列腺液,口水不受控制地从嘴角流下。

十分钟过去了,肯特一面享受着巨屌被亚洲猛男服务的快感,一面从蒙纱的窗口观察亚洲猛男的情况。他看到亚洲猛男的神情越发地疯狂和淫荡,他也看到亚洲猛男狠力将他自己上身的衣服撕扯了下来赤裸着肌肉发达的壮硕上身不停淫靡地摩擦肯特的大屌。

不久,眼尖的肯特更是发现了他一直等待着的讯号:这个健硕的亚洲猛男从一开始便早已勃起,胯下那根大鸡巴虽然远远无法和肯特相提并论,在普通人中倒也是尺寸雄伟了,将亚洲猛男的牛仔裤顶得紧绷而几乎爆裂。

在服侍肯特的鸡巴的过程中,这个亚洲猛男的马眼中已经浸出了大量的前列腺液,将牛仔裤的胯部浸湿。而此时,这个亚洲猛男更是猛地哼唧了一身,紧抱住肯特肥大阳具的健硕虎躯猛烈抽搐了起来,然后“啪”地一声,他下体那根大鸡巴终于撑破了牛仔裤的拉链爆弹了出来。那根大鸡巴瞬间猛烈地抽搐着,将一股股白花花的浆液喷射了出来,看来竟是在极度的性亢奋中没有任何的肉体刺激,纯靠精神上的淫荡以及牛仔裤的挤压而高潮射精!

肯特的嘴角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邪笑,他知道时机成熟了。

“站起来,转过身去,脱下裤子。”肯特低沉平稳地命令道。

那满脸淫荡和迷失的壮硕亚洲猛男迫不及待地从命了。他褪下了自己的牛仔裤,双手撑住了自己的膝盖,然后高高地将那个肌肉发达的健硕屁股好无节操地高高抬起。

肯特稍微愣了一下,因为他看到那壮硕臀肉中央绽放着的肉穴竟已经蠕动着一阵阵涌出粘稠透明的淫水!肠肉尽情地外翻,括约肌因为兴奋而肿胀充血,整个屁眼周围简直就比久经沙场的女人骚逼还要肿胀淫乱!肯特确实早就猜到这个亚洲猛男是个欠干的骚货,也猜到了他的屁眼早被无数个男人给操过了,然而眼前的景象毋庸置疑:屁眼被操成了这副模样,看来这小子不仅已经被男人操了多年,更是经常被尺寸惊人的巨屌蹂躏把玩!

肯特愣住了,而那个壮硕的亚洲猛男却是淫欲全开,竟然迫不及待地主动用自己那深邃的股沟摩擦起了肯特的肥硕巨屌。他扭动着腰身,姿态无比淫荡,深邃股沟中央那肿胀外翻的肛肉摩擦着黑人祭司的巨屌,爽得这个亚洲猛男一阵阵呻吟。

这欠操的姿态终于让肯特忍不住了。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原始的兽性欲望,既然这小子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那么自己也丝毫不用有任何的保留,这次可以放心大胆地玩坏他。健壮的黑人祭司邪笑着,忽然胯下猛地用力,那根比手臂还要粗壮的肥硕巨屌竟然砰地一声整根捅进了亚洲猛男的身体里!

可怜那被淫欲给冲昏了头的肌壮亚洲猛男,喉咙里闷哼一声,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整个腹部便顿时被撑出了一根肥大巨屌的轮廓!他的下体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大量的乳白色浆液便活活地从那根勃起的大鸡巴中滚涌了出来,竟是被第一时间操出了精!而他那久经沙场的淫荡肉穴,任它如何被巨型阳具天天撑开,也还是抵不住如此猛烈的强力插入,砰地一声括约肌崩裂,活活被爆了肛。

这短短的一秒钟,终于决定了壮硕亚洲猛男的命运。他的淫荡终于无法再被控制,因为他的身体再也无法完全修复。臀间那永远无法闭拢的淫穴注定了他下半辈子对尺寸的扭曲渴望,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被填满,才能被满足。

----------

“呃……呃啊啊啊!!!我的……呃……啊啊啊!!!我的屁眼要爆了……要爆了啊啊啊啊!!!”一个沙哑粗旷的雄厚男声频频破音,回荡在郊区的丛林里。

今夜的月色格外明亮,丛林的外围,一个毛发浓密的肌肉壮汉胸腹贴地,壮硕的大屁股却高高翘起,魁梧的身躯猛烈地前后摆动,全身硕大结实的肌肉抽搐跳动着。他频频翻着白眼,眼泪鼻涕和口水沾满了粗旷的脸庞,那一声声的嘶吼即淫荡又痛苦。

这个壮汉的头上裹着头巾,上身穿着工地的黄色夹克,脚上穿着工地靴,但是下身却是完全赤裸。他的牛仔裤被扔在一旁的草地上,早已湿透。壮汉那高高撅起的壮硕大屁股中央,一根肥硕狰狞的巨大肉棒一下下猛烈地插入又拔出。每一次插入都将大股大股透明的淫汁挤压出来,顺着深邃的股沟流下。每次拔出都连带扯出壮汉大截大截的肠子,更是将括约肌和肛肉拉扯得翻了出来。工地壮汉下体那一对肥卵大幅度狠命地前后摆动,而那根大鸡巴更是不停渗出精液。从精液的颜色可以看出来,这个壮硕的家伙已经快被榨干了,活活操到精液变成了半透明色的稀薄浆汁。

埃文用力并且无情地操着这个壮汉的肉穴,嘴上挂着邪笑,喉咙中传来深沉的阵阵喘息。这个金发猛男虽说已经大汗淋漓,却丝毫没有放慢节奏的意思,狠狠地将工地壮汉干得失去了理智。

“啊啊啊……好舒服……哦哦哦哦!!!操死我……操死我!!!”随着肌肉壮汉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声,他全身再一次颤抖了起来,两块臀肉一阵猛烈跳动,被撑得紧绷的屁眼边缘飙射出大股淫液!接着,这个壮汉白眼一翻,口吐白沫,直接昏了过去。然而,站在他身后的埃文却并没有停止活塞运动,继续用力地甩动胯部,一次次用他的巨屌继续抽插享用壮汉那不省人事的躯体。

不远处的地上,已经躺着两具一动不动的肉壮雄躯。这两个雄壮的男人都是肌肉发达的彪形大汉,头上都戴着安全帽,脚上都穿着工地靴,但是壮硕的身躯和粗壮的大腿都是完全赤裸。他们一个人趴在地上高高撅起浑圆壮硕的臀部,另一个仰面躺在地上但是两腿大幅度岔开,皆是昏过去多时了。这两个壮汉的共同点是他们的身上都已经沾满了自己的大量精液,显然雄汁都被完全榨干。另一个共同点是他们臀间的肉穴都已经被插成了汁液横流的血盆大口,肠肉乱翻外泄,括约肌脱肛变形,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大祭司冷冷地站在一旁,如同一尊雕像。月光的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这是一场测验,是检测入门祭司资格的基本测验。除了埃文以外,另外这三个壮汉都是本地施工队的工人,其中那个正在被埃文无情蹂躏的还是工地的头头,施工队的队长。据埃文称,他之前便已经和这几个工人在图书馆附近见过面,却可惜没有发生过关系,而如今则终于可以堂而皇之地干他们的屁眼了。

工地里饥渴的男人本来就经常彼此发生性关系,这次轻松地就被埃文勾引到了树林边上,大概还指望能够三人一起享用这个年轻金发猛男的壮硕身体吧。然而当埃文脱下裤子露出那只肥大惊人的巨屌的瞬间,这三个雄壮的男人便被迷惑征服了,接下来一一主动撅起了屁股,落得了被干爆屁眼的下场。这样的结果大祭司还是很满意的,这三个屁眼终生也无法再合拢的肌肉壮汉今后一定是法拉斯教堂忠实的教众,因为他们臀间的松弛肉洞将注定了他们一辈子对巨大鸡巴的渴望。

埃文忽然伸出双手,狠狠抓住了被他操昏过去的工地队长那两块壮硕臀肉,然后将粗大的鸡巴狠狠捅进了壮汉的身体里。他皱紧了眉头,喉咙中发出一声闷哼,然后全身顿时颤抖了起来,将大量的精液灌进了毛绒壮汉的肚子深处。

完事之后,埃文喘着气,满意地端详着月光下这三具不省人事的壮躯,然后一抬头用稍显得意的眼神望向了大祭司。

“很好。你成功地将他们连续玩坏了,恭喜你,通过了此次的测验。”大祭司的声音冰冷却威严,“欢迎加入实习祭司的行列,愿普莱尔帕斯的精神与你同在。”

----------

无论多少次的惊醒,前方刺眼的光芒都会提醒我们,你我都只能来自于黑暗。自卑着,我们无暇享受,甚至逼着自己再次沉睡,却又一次次在梦中留恋阳光。

来来回回,来来回回,多少次如梦初醒,多少次心灰意冷。

这样的重复,到底还有多久。你是在期待这无限的重复,还是在等待最后的结束。

使者们整装待发,他们将勤勤恳恳忙忙碌碌地反复完成自己无尽的使命。福音所及之处,一切的悲伤将化为力量,一切的质疑将破釜沉舟。从含苞待放至开到荼蘼,这个过程中的千丝万缕都是那么值得珍藏,它们见证了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01章:十二月第02章:十一月第03章:十月第04章:九月第05章:八月第06章:七月第07章:六月第08章:五月第09章:四月第10章:三月第11章:二月第12章:一月后记:前言(重口血腥慎入)第01章:两年的堕落第02章:三年的贪婪第03章:五年的纵欲第04章:七年的荒淫第05章:九年的疯魔第06章:十年的狂妄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