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仙漓录 > 第十一章、北狄大战

第十一章、北狄大战

玫瑰圣骑士 2020-09-23 00:57:21

第十一章、北狄大战

莫漓始终没有见到欧阳衍,或许是机缘巧合或许是欧阳衍根本就不想见她,无论是什么原因莫漓都感到十分的失落。在她的心里,那个对她无微不至的欧阳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个为了北伐不惜一切代价的大修士。

悠长的号角响起了,整个巨野大寨内一片骚动。在自己营帐内盘膝打坐的莫漓知道与北狄战斗的大阵已经开始部署了。

「小师妹,这次列阵你得跟着我们雷木乙小阵啦。」天生丽质的林远香身穿绿色蜀锦长衫兴奋的跑过来,丰乳一颠的说道。

「我也有参战的机会?」莫漓问道,毕竟她是属于从五玫山临时调配过来,帮助生擒北狄圣女纳兰燕的外援,没想到此次会战还有自己参加的份。

「当然,每个金丹修士都要为北伐尽力呦。再说师尊吩咐过让你见见世面嘛。」林远香拉着莫漓碧蓝色绣花锦袍说道。

「你也见到师尊了?」莫漓问道,心中更是不悦起来,连林远香都能见到师尊,那为何自己苦等十几个时辰都不见自己呢?

「没有啊,不过是大师姐代师尊吩咐的。快随我来,擂鼓前要入阵列阵的。」林远香急迫的说道。听闻林远香也没有见到师尊,莫漓心中稍安下来,连忙起身随着林远香走出营房。当然必备的法宝药品自然是带着的,毕竟这是一次生死大战。

林远香拉着莫漓,走入一片有木玫峰女弟子组成的巽阵,成为一片绿衣中唯一的蓝色。这队雷木乙小阵是整个五行八卦阵中阴洛宫位的一部分。原本由二十一名筑基修士和一名金丹修士组成,不过莫漓的加入马上使林远香的雷木乙小阵声势大振。几个月前林远香只带着五名木玫峰弟子支援,后来战事扩大不得不将木玫峰几乎所有的弟子都调到兖州作战了。

五行中水生木,当莫漓碧蓝色的水灵气和林远香的木灵气同时输入雷木乙小阵的阵旗中后,整个雷木乙小阵都放出了耀眼的绿色光芒,那光芒环绕着阵内的二十三人,此时二十一名木玫峰的女弟子每人背后插着一面更小的碧绿阵旗排成巽木形,围绕着盘膝而坐的莫漓和林远香。

远处看除了林远香和莫漓的雷木乙小阵外,各个小阵也都放起了各自属性的霞光,那些小阵形状各异足足有百十余个。

「咚咚咚!」一遍战鼓敲响,五行八卦阵的八个阵眼,开始接收来自各个小阵的灵气。那些未能与阵眼连接的小阵也在督阵者的指导下,快速排除问题与相应的阵眼接连。

「咚咚咚!」第二遍战鼓敲响,莫漓感到身下一股浮力传来,整个雷木乙小阵随着五行八卦大阵缓缓飞起,直到半空三十丈左右才浮空停下。莫漓望见无边的五色彩旗飘荡在周围,仿佛整个天空都被五行八卦大阵填满。

「咚咚咚!」第三遍战鼓敲响,五行八卦阵缓缓转动,向这西北方向飞去,大阵内隐隐有风雷之声、利剑之鸣、巨浪之响滚滚而来好生骇人,又发出五行神光将天空和大地都应得一片白芒,距离百里都可见到那上拄天下拄地的光柱。莫漓没有觉得大阵的速度很快,但若从地下观看,那大阵的速度已经达到了筑基弟子飞行的极限速度了。

不到一个时辰,莫漓便见到西北方向北狄人的大阵,其中黑气缭绕电闪雷鸣,仿佛九渊地狱阴风阵阵。北狄人的漆黑大阵内隐隐有各种光华流转,犹如黑夜中漫天的星辰。

这五行八卦大阵就好像一个旋转的八卦图,一下切入了北狄人的黑色大阵中。莫漓感觉到了剧烈的震动,每个小阵都在以某种规律在大阵中移动着。八卦阵也在按照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爻的规律改变着阵眼的方位,让敌人捉摸不透。

「小师妹,轮到我们战斗啦。」木玫仙子林远香一边对着雷木乙小阵的阵旗输入灵力,一边对着莫漓说道。

两声清晰的号角声传来,雷木乙小阵突然暴漏在北狄人漆黑大阵中,小阵中的二十一名筑基修士将已经准备好的法器向那黑气中攻去,只见黑气中的悬浮的黑色秽石纷纷被修士们的法器击碎,莫漓也用自己的癸水珠将一块巨大的黑色秽石击得粉碎。不过此时,在那黑气中也有众多法宝向小阵袭来,不过都被小阵外的碧绿色护盾挡下了。

雷木乙小阵的修士只有一次攻击的机会,很快她们的小阵就移回五行八卦大阵中被别的小阵替代,继续聚集法力等待第二次进攻。

「五行八卦大阵看似笨拙,但胜在中庸得几乎没有破绽可言。」林远香对着莫漓说道,可爱的脸颊泛着紧张的红色。不懂阵法的莫漓也终于知道,为何中土周边有无数撅起势力,但都很难对中土形成实质性威胁。看来中土的祖先们早就研究出一种一力降十会的方法来对付镇压那些周边的异变势力。

五行八卦阵势如破竹,好像一个巨大的磨盘缓缓的旋转,切开北狄人漆黑无边的大阵。渐渐的五行八卦阵旋转越来越慢,莫漓和林远香所在的雷木乙小阵也出阵攻击了十几次。终于远处一声孔雀的啼鸣响彻天地。

青瑶艳孔雀终于显形了,这也说明五行八卦大阵已经进入了敌阵的核心。

远处一只青色半透明的巨孔雀在黑气中时隐时现,翼展足有十丈,若算上尾翎足有二十丈之巨,让莫漓印象深刻的是那巨大孔雀的双目犹如闪电般明亮,好似两颗蓝色的星芒飘荡在空中。

再一声鸣叫,那青瑶艳孔雀鸟喙一张一道青色的闪电喷出,击打得五行八卦阵一震。莫漓和林远香忙加大对阵旗灵力的输出,无数小阵的灵力加强后很快大阵便不再震动起来。

刷的一声,青瑶艳孔雀后屏展开,那巨大的后屏霞光万道、五彩缤纷,每根羽毛都如宝石般绚丽多彩。青瑶艳孔雀一抖羽毛,那后屏发散的霞光很快凝聚成一线青色光束向五行八卦阵射来。

「来得好!」莫漓终于听到了师尊的声音,只见大阵一份,两把古朴的巨型宝剑飞出,一柄斩向那光束,另一柄刺向那青瑶艳孔雀的后屏。那青瑶艳孔雀显然灵智不低,忙收起后屏,用鸟喙叼向巨剑。一时间金铁之声响彻云霄,震得莫漓耳根发麻。

两柄巨剑张弛有度,一柄进攻另一柄防守,与那青瑶艳孔雀斗得难分上下。不时的传来青瑶艳孔雀的厉鸣与巨剑与鸟喙向击的巨响,黑白两座大阵之间的空场更是光彩千条,元婴后期大修士组成的剑阵与几乎化神期的青瑶艳孔雀的战斗让天地都失去了原本的颜色。

一刻钟后,在一次更加巨大的撞击声中,战斗归于沉寂。那北狄人的青瑶艳孔雀已见萎靡之色闪亮的双眸也渐渐暗了下去,而中土的两柄巨型也渐渐幻化为十四名大修士飞身入阵。这代表这中土最高战力的十四名大修士有男有女,从外貌上看大多已年过花甲,只有欧阳衍还算年富力强眼中射出两道精芒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双方都在聚集灵力,准备第二轮的战斗。毕竟这引用天地灵气的战斗过于消耗法力,双方能够坚持战斗一刻钟都已算显示出坚韧的战斗意志了。

就在此时在北狄人漆黑的大阵中一阵大笑传来,接着一名身穿黑衣坦露胸口的修士飞了出来。那人生得一身粗肉,一张泛着黑气的粗犷脸上一字黑眉,浓密的连毛胡子啦啦擦擦仿佛多日未成修剪。

「哈哈哈~ ,中土小儿们。今日又给你拓跋爷爷送来俊男靓女啦?一百年前我拓跋黑石就见过这个阵状,这大阵的确漂亮后来不也是被我族击溃,留下无数俘虏受苦。今日又来讨死吗?」那个叫拓跋黑石的修士大声说道。

「此人是金狼宗新的宗主,名叫拓跋黑石,是原来被师尊斩杀拓跋黑木的弟弟,也有元婴后期修为,而且还颇为年轻。」木玫仙子林远香见到那黑衣粗豪大汉皱起眉头说道,显然是心中对此类男子厌恶至极。

「哦,对了!中土大阵里那个叫欧阳衍的。你不是要归顺我北狄拓跋部吗?你妻子紫媚都替你答应了,你若投降便让紫媚少受些罪,以后最多一日伺候五个男人,你看可好,哈哈哈!」拓跋黑石大声的嘲弄着。说罢,拓跋黑石一招手,在黑雾中缓缓飞来一个两人高的笼子,黑色的笼柱与笼内白花花的肉体对比鲜明。

对于筑基期以上的修士来说,能看到十里外的铜钱方孔都不稀奇,可况是那么大的笼子了。莫漓和林远香定睛一瞧都羞红了俏脸。

只见那笼子内,一女子赤身裸体,双手戴着手铐高高吊起,一双赤足戴着镣铐向两次拉开引得修长美腿无法并拢,蛮腰处也被链子捆着,双乳穿着乳环,乳环上挂着破烂的粗铁铃铛,女子只能保持哈腰撅起美臀露出阴户的状态。让莫漓恶心的是女子身后一头一人多高的巨野猪,公巨猪的前蹄被铁链高悬在女子的香肩上,巨猪的阴茎已经插入女子的阴道,正在缓慢的抽插着,每次插入拔出时都带出滴滴答答的淫水,那巨公猪獠牙外漏猪鼻昂扬仿佛在炫耀着自己征服了那下贱的女子。

「啊,不要看我,不啊~ ,欧阳衍救我呀!」女子突然间暴漏在两个大阵中,见到如此多双眼睛盯着自己,连忙挣扎起来,带着浑身捆绑的镣铐铁链都哗啦啦的响动起来。女子见挣扎无效也无法摆脱背后的巨猪,又想捂住俏脸,可惜双手被吊起也不能如愿。于是女子只能羞的梨花带雨,哭喊着呼叫欧阳衍。

「这紫媚昨日自报奋勇,想在阵前规劝丈夫投降。于是她主动要求被这巨猪妖奸淫以感动弃她而去的男人。不过这损主意可不是我光明磊落的拓跋部想出来的呦!」那黑衣粗豪大汉拓跋黑石玩味的看了看笼中紫媚与巨猪妖媾和的媚态,然后戏虐的说道。

「你这狂徒,待我斩了你!」盘膝打坐的欧阳衍须发飘起,显然动起了真怒,起身就要拔剑冲出大阵。

「欧阳贤弟且慢。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欧阳衍身旁站起一老者伸手拦住了他。那老者身穿一件月白色绫锦衣,腰间绑着一根苍紫色云纹金缕带,一头灰发发髻上戴着玉冠,留着整洁的三寸灰色胡须,眼眸严峻,体型挺拔,给人以尊尊长者之风。说话的老者正是中土姬家家主姬正卿。

「北狄蛮夷,风化全无。想以此淫秽之女扰乱我欧阳贤弟的道心?真是痴心妄想。」姬正卿蔑视的对着拓跋黑石说道。

「姬正卿你这老家伙还没坐化啊?嘿嘿,这笼中女子便是那欧阳衍的结发妻子紫媚,而那和她媾和的巨猪是克烈部的妖兽,凡与此猪媾和后的女子无论修为必然生崽。我劝欧阳衍还是早些决定,否则再犹豫一会猪精射入你妻子的骚屄里,几月后你妻子生得一群猪妖,岂不是要叫你欧阳衍假父?」拓跋黑石冷笑的说道。

「你这蛮夷,太小瞧我欧阳贤弟了。难道你们不想换回妖女纳兰燕了吗?」姬正卿肃然问道。

「老家伙,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说罢拓跋黑石一摆手,几个壮汉冲进那笼中抽出鞭子狠狠抽打紫媚和那公猪,打得紫媚双乳摇摆乳铃乱响浪叫连连,公猪也不停的扭动嚎叫,不过公猪抽插的速度明显变慢了。虽然吃痛不过那巨公猪依然锲而不舍的抽插着紫媚的肉穴,不过在交欢中的巨痛会让这巨猪射精变慢。

「换回纳兰燕本王自在必得,不过也要有个彩头。」拓跋黑石扭头看了看能正在调息的青瑶艳孔雀,显然那神鸟并未完全恢复,失去了圣女纳兰燕的照顾孔雀恢复变得缓慢了。于是拓跋黑石便拖延的说道。

「圣女被擒,你北狄八部灭亡在即,还要耍什么花样?」姬正卿代表了中土修士质问道。

「听闻你姬家有个后起之秀,叫什么姬琼华的,修炼百年就金丹大成。号称什么金丹以下第一人?」拓跋黑石摸了摸鼻子好奇而不服的问道。

「我不敢自诩琼华是中土金丹第一人,但你们北狄人却不是她的对手。」姬正卿捋了捋灰色的胡须自信的说道。

「好!好!好!那我便让我北狄的金丹第一人会一会你们的姬琼华!」拓跋黑石连说了三个好,然后自在必得的再次挥了挥手说道。

一个石柱缓慢飞来,石柱上连着八根铁链,铁链下方或跪或卧或蹲着八名金丹修为女子,女子也都一丝不挂,每名女子都乳头都明显的被乳环拉长,深红的阴唇外翻犹如小孩的手掌,更让中土修士生气的是每名女子的美臀上都烙印着四个字:「金狼性奴」,而那由小手指粗细的铁链都深入到女子的肉穴内链接耻骨,将她们束缚在石柱旁不能离开。

「这彩头便是我金狼宗的八条看门犬,她们都是你们中土姬姓的女修士,自愿到我宗门下为母狗。若是你们的姬琼华胜了这八条母狗便与那紫媚贱妇一同还给你们,若是那姬琼华败了,便在她的屁股上也烙印上金狼性奴。她若不干,我便将你们姬家的八条母狗抽魂炼魄!」黑衣大汉拓跋黑石残忍的说道。这八名同时金丹期的姬姓女修当然不是自愿到金狼宗为奴的,她们都是在战斗中被北狄人掠走的。

「还废什么话,快派个北狄人送死吧。」五行八卦阵中一声娇喝,姬琼华依然身穿红色菱纹花素衫,犹如一朵红云飘向黑白大阵的空场处。只见她头绾凌云髻,脚踏紫色鹿皮靴,一缕红纱遮住鼻口,只露出一双夺人魂魄的桃花眼。这半羞遮面的神秘样子,让大阵两边的男子都粗重的喘了一口气。

莫漓见到姬琼华在阵中空场立定,犹如一柄红色的利剑遥指北狄人的大阵。

此时在漆黑的北狄大阵中,歪歪扭扭的飞上一个黑衣修士。那黑衣修士面色惨白,黑色布衣仿佛许久未换过,上面全是线头和补丁,袖子和裤腿都用麻绳紧紧的勒住。不过给人印象最深的是,那男子身上盘着一条大腿粗细的蜈蚣,蜈蚣的头就在男子头颅旁边不停摆动,蜈蚣触须乱动巨颚张合,近千条虫爪在男子身上舞动着。

「在下拓跋虫,见过姬琼华仙子。仙子本领高强,不会介意我带着一条蜈蚣吧。」这个叫拓跋虫的黑衣男子飞到姬琼华十丈处立定,彬彬有理的抱拳施礼说道。

「道友不必多言,开始吧!」姬琼华双手一震,两柄由不灭五行气组成的短刃凭空凝成,泛着五色的光华。

「那就得罪啦!」拓跋虫身躯一晃,以一个人体很难做到的倒立奇怪姿势向姬琼华右侧切去。作为金丹修士本应使用灵宝对拼,不过无论是姬琼华还是拓跋虫都未拿出灵宝斗法,而是上来就近身肉搏。因为双方都知道能上阵对峙的人绝不可能是普通的金丹修士,所以不能用常规的手法对战,而近身肉搏往往是修士自从筑基后便很少使用的方法,但是近身肉搏又是最能体现双方战斗意志的方式。

姬琼华双眼微眯,手中双刃舞动如飞,形成一道密集的刃网向拓跋虫袭去。拓跋虫双手一张无数乳白色的粘丝喷出向那刃网接去,而双腿扭曲脚尖生出巨峰尾刺向姬琼华面门踢去。

那白色的粘丝碰到姬琼华的不灭五行气便被融化,粘在凝成的短刃上发出阵阵白烟,显然这些粘丝有着强烈的腐蚀性。而姬琼华注意的却是拓跋虫踢出的一脚,那一脚不似人腿踢出的形态,更像是一条软鞭抽来。

「砰砰砰!」姬琼华抬起右腿,美足上的不灭五行气迅速凝成五色护盾,挡住了拓跋虫的一脚,但姬琼华也被那一脚的巨力踢飞了出去。而姬琼华的短刃上腐气缭绕,五色短刃闪烁几下消失不见。一个回合过去两人再次分开,互相观望都有了些敬佩之色。

「不灭五行气果然厉害。若是寻常修士碰到我的白丝早已神魂受损,你却没事。」拓跋虫淡然的说道。

「你的功法好生奇怪。」姬琼华微笑着说道,未知的功法让她心中的战意飙升。

这次姬琼华的不灭五行气凝成了一剑一盾,姬琼华一玉手持盾在前,另一玉手握剑在后向拓跋虫再次冲去。

拓跋虫身形一扭,一只手握住了身上盘着的蜈蚣,再一甩动,那蜈蚣喷出无数小蜈蚣向姬琼华射去。

姬琼华将不灭五行气运转到极致,凝成的小圆盾突然光华四射,将那漫天飞舞的小蜈蚣挡在盾外。呲呲声不断,显然是不灭五行气将小蜈蚣直接灭杀了,拓跋虫脸上呈现不舍之意。姬琼华见拓跋虫慌张之际,细剑如游龙般向拓跋虫的心口刺去。

「嘭」的一声,拓跋虫的另一只手犹如铁钳般抓住了不灭五行气凝成的细剑,而另一只手抓着蜈蚣向姬琼华足部撩去。此时姬琼华已然了解拓跋虫的攻击方式,她心中一狠对方怪招连连若不速战速决恐怕有损士气声誉,于是以伤换命般的将不灭五行气凝聚在细剑上。

「扑哧。」一声细剑一下爆开,将拓跋虫的手炸成了碎片,紧接着细剑刺中了拓跋虫的心脏。那个脸色苍白的男子晃了晃身形倒了下去。

「女娃娃,你以为我只是那人的灵宠吗?嘿嘿,那个叫拓跋虫的才是我的灵宠!」拓跋虫尸体倒下时诡异的说道,手中的蜈蚣一扭避过了姬琼华下划的一剑,原本主人死去那灵宠蜈蚣应神魂受损然后被一剑毙命,可是那蜈蚣确是主人而拓跋虫才是血肉傀儡,那蜈蚣一扭头破开了姬琼华薄薄护体的不灭五行气护盾,一下咬住了姬琼华鹿皮靴内的脚踝后不动了。紧接着姬琼华羞愤异常的又数剑分尸了那已经咬中自己脚踝的蜈蚣。

一阵叫好声中,五行八卦阵中的修士都在庆祝姬琼华两个回合便击杀了北狄的金丹高手。只是姬琼华脸色数变,右腿轻轻抬起掩饰伤口。不过旋即摘下面纱以微笑示人,露出了惊为天人般的绝世容颜,然后潇洒的拿出一瓶丹药轻张开檀口吃下一颗药丸,那药物似乎极苦,引得绝美的佳人黛眉微皱。姬琼华那美丽的表情引得无数年轻才俊痴迷,或许今后她的美态将出现在无数男子的春梦中了吧。

然而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却没人注意到姬琼华脚踝上受到的一点小伤。甚至姬琼华都没有在意,她只是为了防止中毒吃了一颗解毒丹,她潇洒的回到阵中,再次戴上红纱,打坐调息起来。

紧接着便是北狄圣女纳兰燕交换紫媚的仪式。不过莫漓看到紫媚依然还在笼子中被巨大公猪的肉棒抽插着。

「不行了,它要射了快拔出来啊!」紫媚想到自己即将自由,却要怀上一只妖猪的崽子,身心俱裂的喊道。

可是那几个笼子中的北狄壮汉却装聋作哑,笨手笨脚的不知道干什么。直到那巨大公猪发出一阵嘶吼后,才如梦方醒的扶住猪的胯部,将公猪的螺旋形肉棒从紫媚的阴道中拉出来。那浓密的乳白色猪精一下就喷了出来,弄得紫媚肥厚的肉穴和修长的大腿内侧都是黏糊糊的一片。

紫媚几乎精神崩溃,当她被几个北狄人和公猪一同解开的时候,她吐出香舌表情一直凝固在猪妖射出滚烫精液的那一个欢愉的时刻,那媚态丛生的样子另任何一个男子都想抱住她立刻和她合体交欢。

而北狄人却没有把她当作人看,几个年老女子提起几桶水,一边给巨猪刷毛,一边用长杆毛刷给赤身裸体的紫媚刷洗,仿佛那个美丽的娇躯与身旁的丑陋的猪身没有什么区别。气得欧阳衍浑身骨头节都嘎吱嘎吱乱响。

纳兰燕表情淡然,依然穿着莫漓见到的一身白素长衣,很难想象几日前她裸身游营的媚态,以及当了一夜营妓的淫荡。

而紫媚勉强套上了一条麻袋片,两侧都能看到双乳和美臀,她依然没有从被巨猪奸淫的兴奋和恐惧中缓过来,双眼发直,额头上香汗淋漓。

就这样两女互相向自己的大阵飞去,当然还有那八名姬姓的赤裸女子,她们之前吃了太多的春药已经被调教得完全失去了人性。令人莫漓欣喜的是这次交换仪式上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或许交换的双方都是很重要的人吧。

纳兰燕到达了北狄的大阵后就径直飞向青瑶艳孔雀,那神鸟见到纳兰燕竟然亲昵的将脖颈搭在她的香肩上,对其依依不舍,而纳兰燕也在孔雀耳边喃喃细语那样子仿佛亲密的情侣。

紫媚飞到中土大阵中,几个身穿黄色锦衣的土玫峰弟子连忙用绸巾将紫媚那妖娆的半裸娇躯包裹,以防再次春光乍现。「我要见夫君哥哥!」紫媚轻呼道,可是无人理会她的请求,几名土玫峰女弟子直接将她带入阵中消失不见。

而那八名美臀上印着金狼性奴的姬姓女修更是不堪,拓跋黑石肌肉喷张的将整个石柱举起,连同那八名姬姓裸体女修,那些女性被链子锁住耻骨铁链穿入阴道中,而石柱举起那些女修亦被两腿间的锁链吊起,娇躯不得不倒立修长的美腿乱登,样子即凄惨又淫荡。

「给你们哦!」拓跋黑石巨力一使,整个石柱打着转向中土的大阵飞去。而那八名裸女耻骨被铁链缠绕着围着石柱飞舞,巨大的拉力让裸女们双腿打开,肉穴翻滚,淫水横流。中土大阵中一名姬姓元婴修士实在看不过去大袖一挥,数道金光飞出,击碎石柱,缠绕起八名浪叫的裸女飞入阵中,当然每个裸女两腿间还连着断开的铁链。

这个小插曲终于结束了,双方最高战力即将进入下一个回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万柳山庄第二章、天魔劫第三章、五行欲法阵第四章、心魔与道心第五章、天理盟第六章、陷阵第七章、通祭塔第八章、圣女与王女第九章、圣女性奴第十章、生擒圣女第十一章、北狄大战第十二章、大胜北狄第十三章、姬家功宴第十四章、踏上危途第十五章、母狗诀第十六章、沦为母犬第十七章、母畜求生第十八章、淫坠反击第十九章、炼淫瓶第二十章、郎情妾意第二十一章、又见琼华第二十二章、手中玩物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第二十四章、娼妓之羞第二十五章、游街接客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第二十八章、船奴遇险第二十九章、东夷肉奴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性奴天魔第三十二章、贵人相助第三十三章、五玫强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