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仙漓录 > 第十三章、姬家功宴

第十三章、姬家功宴

玫瑰圣骑士 2020-09-23 00:57:25

第十三章、姬家功宴

莫漓见到欧阳衍进入自己营帐,眼泪便如断线珍珠般的落下。自从师尊欧阳衍要迎娶自己的那一刻起,莫漓就渐渐放下了作为徒弟的身份,以未婚妻的身心去爱他、痛他、护着他。可是欧阳衍却几次将她拒之门外,他可以去见那当过营妓的纳兰燕,可以抱着淫妇紫媚很久,却没有对最爱他的妻子自己说上一句话。

欧阳衍挺拔着身躯,他站在莫漓的床边看着莫漓无声的哭泣流泪。几次伸手想帮她擦拭眼前的热泪,可是都在最后一刻忍住了。欧阳衍的剑眉再次皱成了川形,他看着莫漓的眼神时而温柔,时而严厉,时而冷酷。

「紫媚在我筑基时便相识。那次我在坊市中购得宝物被奸人跟踪,他们在途中截杀我,是她帮我解围。后来在她结成金丹后对筑基期的我不离不弃,宁可忤逆家族背婚也要护我周全。你只知道她叫紫媚,但她从来不提自己的姓氏,她叫杨紫媚。是因为我,她与家族才决裂,从此改名紫媚与我遨游天下。我们一起灵秀山中采药,一起在古墓仙府中探宝,一起修炼上层功法惩奸除恶。或许是机缘巧合,我们都顺利的结成元婴,成为北方有名的仙侣。可是北狄入侵,她杨家所在的兖州受难,她不顾安危前去救援,她本是可以不去的。如今百年落难,终于回归我的怀抱。而你,莫漓!一个我心爱的徒弟,一个被我救活的女孩,一个在我宗门呵护下长大的女子。你竟然和姬家沆瀣一气,逼得让我把紫媚当成妾氏。你于心可忍啊?」欧阳衍缓缓的说道,那声音抑扬顿挫充满了情感。

「可是我爱你啊,师尊!我爱你爱得你发疯,我也愿意为了你粉身碎骨。你看看紫媚,她已经变了。百年的娼妓调教啊,我作为女子我知道那是抗不过去的。如果她真的爱你,她早就不堪受辱死去了。可是她还活着,为什么?如果只是为了和你相聚,那又在乎什么妻妾名分?她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失去你的爱,不甘心如此完美的你再娶别人,所以她就像深渊里的恶魔一样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的活着,然后缠着你抓着你直到把你也拉入深渊」莫漓擦干泪水愤然说道。

「住口!你们俩都疯了,疯了!」欧阳衍大喝一声,手起掌落,将莫漓床前点着油灯的小桌子击得粉碎。一个侍五玫宗女弟子声进来查探,被欧阳衍凶厉的眼神吓退。

良久以后,欧阳衍和莫漓两人都默不作声,那静默的时间好似永恒。

「打扮一下,随我去参加姬家的庆功宴会吧。我在门外等你。」欧阳衍说罢走出了营帐。

姬家的庆功宴也相当与中土修士的庆功宴在深夜子时开始,与漆黑的夜空相比姬家的巨大露天营盘内灯火通明,四处悬挂的灵宝琉璃灯照得营盘内犹如白昼。姬家的庆功宴根据传统属于分食制,每两人一桌席地而坐。而席次也严格按照尊卑有别的等级划分。

莫漓身穿一套水蓝色色祥云纹玉锦交领中衣,香肩披着印花绣织锦披肩,下身穿月纹样菱锦如意裙,头绾鸾凤凌云髻。其穿搭落落大方,配得起大修士夫人的穿戴。只是面容冰冷,刚刚哭过的俏脸有些苍白给人以楚楚可怜的感觉。

欧阳衍轻挽着莫漓走在指路的红毯上,四周无数男女修士羡慕的看着莫漓。据说这个欧阳衍的小徒弟即将成为他的正妻。当然也有部分修士小声嘀咕说欧阳衍抛弃前妻,不过那声音很快就被打断。欧阳衍依然一身素蓝色袍袖,头戴象征诸侯身份的束发紫金冠,表情平淡无悲无喜。

诸侯身份是中土仅次于天子的高贵身份,自从姬无极坐化后天下便再无天子,九州大事由大修士长老组成的元老会把持,而诸侯除了分封给当时有功之臣外,若是开疆拓土或者收复失地者皆可赐诸侯位。诸侯可分配辖地内的资源分配,也可收税建都城。换句话说若没有诸侯的同意就是想建立中等以上的门派也不可能,领地内的修真门派需要向诸侯缴纳灵石灵草,可谓是一方霸主了。

所以说若欧阳衍统治兖州后身为齐侯其权力之大,与以前的五玫宗宗主相比,简直天地之别。不过兖州被北狄人荼毒了百年,而且相较其他几州地域狭小,人口流失严重十室九空恐怕没有百年无法复兴,也算是一个烂摊子了。

姬正卿在主坐席上迎接宾客,见到欧阳衍挽着莫漓而来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欧阳贤弟能来我姬家庆功宴,真是让我姬家蓬荜生辉啊。」

「哪里,哪里。能参与中土第一门阀的家宴才是我欧阳衍和妻子莫漓的荣幸才是。」欧阳衍抱拳失礼道,当莫漓听到欧阳衍说道妻子莫漓的时候,苍白的俏脸一下红润了起来低头羞臊不已,而挽着欧阳衍的藕臂不由得用力了几分。

客套话说罢,莫漓随着欧阳衍坐在第一排向东而坐,而姬正卿等姬家人则向西而坐,中间是宽敞的过道铺着红毯留做宴席中的舞蹈演艺以及侍女上菜使用。

莫漓见到姬琼华便坐在自己的侧前方对着自己的坐席,与她同席的是一位在姬家辈分崇高的元婴老者可见姬琼华在姬家地位之高。此时姬琼华正向着自己眨眼睛,那灵动的样子似乎在说:感激我吧,我吃定你了。

姬正卿见宾主已经就坐,便开始了冗长的开场白。虽然群情激昂,可是莫漓却没有听入耳,她挨着欧阳衍感受着他那健壮挺拔的身躯。此时欧阳衍正一边捋须,一边点头的看着姬正卿听着他的阐述,那如冠玉般的面容,笔挺的鼻梁,有若朗星的虎睦,都让莫漓美睦看得发直。

不知道看了多久,欧阳衍发现莫漓痴痴的看着自己,他有些尴尬的捋了一下墨髯,看了莫漓一眼似乎有责怪她失礼的意思,吓得莫漓连忙娇羞的低下了俏脸。不过莫漓却感觉到欧阳衍的一双大手轻抚了自己的香肩,那熟悉的温暖让自己心如鹿撞,莫漓不得不夹紧双腿,那种温暖让莫漓的肉穴湿润了起来。

在姬正卿昂扬的话语说完后,便有几十名筑基期的侍女端着灵果琼浆,穿梭般的给坐席上菜。因礼法尊卑有别,第一排欧阳衍和莫漓的桌上都是上品的食材,而第二排坐着的元婴修士则要次之,到了第三排金丹期的贵客便是普通食材了。

庆功宴的主要项目便是娱乐,姬家请来的宾客都是姬家关系密切之人,仅仅大修士便来了十二位之多。其余两位也是过于年迈正在调息所以未能参加,但也都派来修为最高的徒弟参会。这些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只有在大破北狄的日子才能共同赴宴,若是平时这些活了千年的元婴后期老祖哪个不在自己宗门的灵沛之地修炼,像莫漓这样的修士一辈子也很难见到一名大修士。

第一轮举杯酒后,便有七名侍女打扮的舞姬入场,莫漓见到那舞姬便羞红了脸。那几名筑基期顶峰绾着飞仙髻的女子虽然穿着仕女服,但说是仕女服除了长长的袖摆外美颈香肩暴漏着,一块巴掌大红绸掩住双乳却可看到兴奋凸起的乳头,一条半尺宽的短裙侃侃盖住腿间也可看到丰满翘起的美臀,蛮腰、小腹和裸背全部暴漏,吃着双足的裸露脚踝上戴着金环。舞姬们在悠扬的乐曲中那用宽大的袖摆半遮半掩自己的娇躯时而扭捏时而放荡,配上欲拒还迎的妩媚表情看得在场男子都呼吸加重了一些。

「这些女子好生淫贱,她们竟然赤着脚!」莫漓红着脸低声说了一句道,中土礼法最重视女子赤足。一般家中即使在丈夫面前妻妾也很少赤足,只有在行房前的女子才会赤足求欢,所以赤足在中土礼法中与双乳暴漏几乎等同。

「漓儿不可妄言,和你在五玫山灵药充足不同,中土大多修士能晋升一阶都难上加难,这些女子大多家族被灭或者有仇家寻仇,能在世家门阀姬家当作舞姬赤足求乐或可换得晋升金丹的一两枚灵丹妙药,依附姬家却是这些可怜女子最好的归宿了吧。」欧阳衍对着莫漓温和的说道。

「那是因为她们没有一个好师父。」莫漓浅笑说道。

「那是她们没有极品水灵根。」姬琼华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原来她正陪着姬正卿给诸席敬酒,听到莫漓与欧阳衍的对话便插话进来。

「为兄敬欧阳贤弟一杯,贤弟说得不错,这些女子大多身世可怜,若贤弟喜欢这七名舞姬便送予欧阳贤弟了。」姬正卿端着酒杯笑眯眯的说道,却扫了一眼莫漓,见她有些吃醋的样子更是飒然一笑。赠送舞姬在世家大族是常有之事,现在身为齐候的欧阳衍已经不再是个小小的宗门宗主了,姬家当然愿在众多修士前表示与欧阳衍的亲密关系。

「家中已有妻妾,欧阳衍怎么会再收舞姬呢?」欧阳衍客气的说道。

「哎,此言差矣,自古美女爱英雄。欧阳贤弟如此英雄了得,区区七名家妓舞姬何足挂齿呢。」姬正卿笑道。

「你们七个,快给你们的新主人,统领兖州的齐侯见礼。」姬正卿转过脸对那七名半裸女子说道。

「见过主人。」七名舞姬连忙跑到欧阳衍桌前倒地匍匐见礼,众女更是努力的撅起美臀让这个新主人看到自己的如雪坡一样光滑的裸背、纤细的蛮腰和蜜桃般的臀部。当姬正卿说道面前的新主人便是兖州之主的时候,几名歌姬更是双睦泛光,俏脸红润,表情垂涎欲滴,撅起的美臀也轻轻扭动仿佛权利便是最好的春药一般。

「不可!我欧阳家不收淫荡下贱女子。」莫漓突然说话了,她总是能在这七个半裸舞姬身上想到紫媚的淫荡样子,一时的愤怒让莫漓说道。

「哈哈,欧阳贤弟的妻子好生了得啊。」姬正卿做为姬家家主自然不会和莫漓见识打个哈哈说道,不过言语之间似乎透漏着对莫漓的不满。

「男子姬妾成群才是好事,莫漓你难道想独享齐侯吗?小心齐侯嫌弃你哦!」姬琼华也拿着酒杯笑吟吟的说道,那挑衅的样子仿佛在告诉莫漓自己可以让你当上正妻,也可以随时让这七个舞姬中的一个把你替代。

「你们先退下吧。」欧阳衍轻声对着那七名舞姬说道,七女被莫漓吓得眼含泪水,连忙谢恩退下。诸侯的正妻权利极大,掌管道德伦理与诸侯的内务。若是莫漓不喜欢她们,那她们将来的日子将极为悲惨。

「漓儿,你可知你的一句话就会决定那些女子的命运。若我欧阳衍不要这七名舞姬,那姬家依礼也不会要她们了。她们将成为无根的浮萍失去依仗,她们很可能会被姬家卖掉,你可知她们悲惨的后果吗。」欧阳衍见姬正卿和姬琼华离开去其他坐席敬酒后,对着莫漓严肃的说道。

「我不管,我只要你爱我一人。」莫漓撅起嘴巴说道。

「唉,酒宴结束后,漓儿你便回五玫宗去吧,然后通知莫家,我会明媒正娶你的。」欧阳衍有些阴沉的说道,却让莫漓即失望又欣喜。

舞姬退下后,下一个便是纳兰族的献宝仪式。北狄之战中纳兰族以圣女纳兰燕为首,举族投降中土,而且操控青瑶艳孔雀击杀拓拔族金狼宗的大修士拓跋黑石,可谓是首功一件。如今在姬家的庆功宴上,也相当于中土的宴会上自然要有所表示。

圣女纳兰燕身穿草原白色牛皮盛装,头戴狐尾花翎帽,白色的牛皮短裙下衬托出修长健美的大腿,一双俏皮的红色马靴包裹住女子的双足。纳兰燕神情肃穆圣洁手持一盏青铜古灯,古灯内青色的火苗闪烁,仔细看里面竟然是一只青色孔雀在火苗内飞行游弋。

不过莫漓和中土的修士大多面带奇怪的神色,因为这个圣洁得似乎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就在几天前还一丝不挂,晃荡着肥嫩的双乳岔开美腿露着阴户,在大寨内戴着镣铐裸身游营,而且还当了一日的营妓,不知道在坐的多少中土修士和此圣女有了鱼水之欢。

「这青瑶古灯是本族圣主纳兰木珠白日飞升前留下的宝物,可召唤圣禽青瑶艳孔雀,是我纳兰族的不传秘宝。今日纳兰族整族归顺中土以求庇护,特将此纳兰族秘宝献给中土天子以求平安。」说罢,纳兰燕跪在地上双手托起青瑶古灯,表情有些无奈。

「这青瑶古灯因此次大战恐怕再也不能使用了,需要在木灵地火中温养百年,而我中土恰有青莲地火。你放心,三百年后我中土必将此古灯还回纳兰族。」姬正卿也用双手托起青瑶古灯,然后递给一名白衣侍女后说道。纳兰燕表情平静,因她知道,中土修士不知道召唤圣禽的秘法,就算青瑶古灯在地火中可以使用了,也无法用它作战。

「多谢姬前辈。我纳兰族还有贡品奉上!」纳兰燕站起身形,连三下拍玉手说道。

「叮当,叮当。」两名穿着纳兰族花纹服饰的女子牵着两个裸女走了进来。

莫漓看到其中一名裸体女子一头黑发、肌肤白皙、身材娇小、五官精致显然是中土女子,不过这娇小的女子挺着一双巨乳,那双乳要比莫漓见过的林远香的巨乳还要大上两号,那发达的深红色乳头上穿着粗粗的乳环。那裸女将黑发束到脑后扎成马尾状,裸女长相一般挺翘的鼻子上也被穿着圆环,脖子上套着铁锁,形态有些扭捏,似乎很怕如此多的人围观。

另一赤裸女子同样梳着马尾辫,只是身材高大健美、肌肤略微黝黑,一双美乳不大不小,乳头也穿着乳环挂着小铃铛,女子高鼻深目一看便是北狄女子。让莫漓感兴趣的是女子赤裸的身上有淡淡的白色纹理,和黝黑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那女子见到如此多的眼睛看着自己,反倒轻轻扭动美臀挑衅似的看着四周。

「我纳兰族献上的贡品便是这乳牛和烈马,此乳牛原为中土金丹期女修驯化,各位我并无挑衅诸位的意思。中土女子原本双乳娇小,不过连中土女子的乳房也可炼化成如此巨大可见我们纳兰族的乳牛诀还是很好用的。」纳兰燕首先走到那巨乳的中土女子身旁,用一双玉手揉捏起女子的巨乳来,那巨乳之大纳兰燕两只手侃侃捂住一只。

「当然乳牛的妙用不仅仅可以催生乳房,此乳牛有着金丹的修为,她可以将吃入的灵草灵药,以最大化的药力融入乳汁中,而灵草灵药的毒性由她自己承受,堪称肉身丹炉。而且修为越高的女修驯化成乳牛后其乳汁蕴含灵力越强。此女是金丹修为女修,她的乳汁要比上等的灵茶中的灵力还要强大。若每日饮一杯此女的乳汁,好比一次小周天的修行了。」纳兰燕骄傲的说道,说罢纳兰燕不理会那女修乳牛惊恐的眼神,取下女子丰乳上的乳环,拿出一个空碗,乳白色的乳汁竟然随着乳环的拿下汹涌的喷出。一只乳房足足接了一大海碗的乳汁。

「嗯,啊~ ,嗯」巨乳女子轻轻呻吟着,随着挤奶的加剧两腿间的肉穴也渐渐流出了淫水。两只巨乳挤出的奶水被分成了若干份,摆在第一排坐席的桌子上。莫漓看着那一小杯白盈盈的奶水,一时不知道是羞愧还是恶心。

「喝了吧,对你修为有好处。」欧阳衍平静的说道,虎目盯着那巨乳女修一副感兴趣的样子。

既然心爱的男人吩咐不能不从,但莫漓又有些羞臊毕竟自己也是女子,从另一个女子乳房内挤出的奶水,让自己也有些感同身受。于是莫漓好像饮酒一样一饮而尽,一股甜美的乳香味充斥着莫漓的味蕾,当那乳汁进入胃部是一股清纯的无属性灵气散开,渐渐的浸染着自己的奇经八脉,那纯净的灵力让莫漓舒服得差点哼出来。

「诸位应该已经感觉到此乳牛的妙用了。下面我说说此女子究竟是谁,我怎么敢在此时献上一名中土女子呢。此女在被炼制成乳牛前,名叫雍月柯。」纳兰燕说道,只是雍月柯三个字一出下面的中土修士一阵骚动。

雍月柯就连莫漓都知道,她是百年间流窜于中土的大盗,专门盗取宗门或拍卖坊的灵丹妙药和灵宝法器。若被她惦记的物品几乎无往不利,不过元婴以上的法宝她是不敢偷的。二十年前曾因雍月柯流窜到扬州河间府附近,整个五玫宗都严阵以待。当时的莫漓还没有金丹大成未被安排巡逻,而几位师姐则没日没夜的在看守库房。

后来这十几年雍月柯没有了消息,原来是在草原被纳兰族炼制成了乳牛。

「此女有一种可以破除禁制的功法,又会缩骨术,所以盗取了无数珍宝。后来被在坐的一位大修士知道,放出风声想废了她的功法。她便又逃到翼州想在北狄人处兴风作浪。不料被擒,被我族炼制成了乳牛直至今日。此女原本双乳极小,如今不足十年便催成这般大小,若是乳牛诀用得再烈一些或许会更大。不过那样便影响美观了。若是空乳的话四个时辰便可催满继续挤奶了,一日可挤奶两次,最多三次,得让乳牛睡上四个时辰以上。」纳兰燕捏了捏那乳牛女子已经挤尽乳汁的双乳说道。

「我宗门有不少珍宝被她盗走,今日定要好好折磨她一番。」远处第三排坐席上一个男修士说道。

「让这位道友失望了,被乳牛诀炼制的女修早被迫修炼在第二层时便失去智慧,否则她也不能按照法诀内的运功方法自行修炼双乳和产出奶水了。所以若道友就想复仇自然可以鞭打甚至杀死此女,不过让她因曾做过的恶行而求饶恐怕是不行了。」纳兰燕看了一眼那个男修士,有些轻蔑的说道。

莫漓看了看那个身材娇小,却有着一双丰乳和肥嫩美臀的女子。不知道她被炼制的时候受了多少苦,在失去人的智慧前有多么的绝望呢。就在此时,莫漓小腹出的印记竟然微微发热,似乎与那乳牛诀有些共鸣起来,吓得莫漓连忙不再观望,印记的温热才渐渐消失。

「我纳兰族特将此乳牛和乳牛诀的方法献予中土天子。」说罢纳兰燕牵着那叫雍月柯的乳牛,并将功法的玉简插入雍月柯的阴道中,让那女子发出一声浪叫。最后纳兰燕将雍月柯脖子上的铁链交给姬家的管事后,向大家盈盈一笑。

那曾经风云一时的雍月柯就这样被炼化成了只会产奶的乳牛,肉穴里插着她被调教成乳牛的功法,扭着肥硕淫荡的美臀被姬家的管事下人牵走了。相信不久后雍月柯的所有事迹都会变成笑话在中土的酒楼茶肆中传扬,包括她被驯化成乳牛后的样子。

「嗯,多谢纳兰圣女献上的功法。」姬正卿虽然对此功法也颇感兴趣,但刚才行为过于淫荡与中土礼法不合,就简单说了一个谢字,不便评价了。

「我纳兰族善于驯养牛马和拓跋族驯养母狗一样,在草原闻名遐迩。这批母马便是我纳兰族驯化的美女烈马。」纳兰燕看着乳牛雍月柯被牵走后,便走到那个身材高大壮硕的女子前说道。

「我们的母马会因为她的灵根而在身上显现纹理,灵根越纯正,那纹理便越契合她的灵根属性,纹理也就越漂亮。你看这批母马身具中品金灵根,她身体的纹路便是金属性的白色。我有上品火灵根,若我被驯化成母马身上的纹理便是红色的要比她漂亮许多。」纳兰燕先是自嘲的说道,然后目光看向莫漓和姬琼华。

莫漓此时也看向姬琼华,两女都尴尬的笑一下。因为都想起了在围捕纳兰燕的时候,她曾威胁要把姬琼华和莫漓都驯成纳兰族的母马,而莫漓被驯化后的纹理是碧蓝色的,而身具五灵根的姬琼华的纹路或许是五色的。

不过姬琼华看莫漓的时候,居然倾吐了一下香舌,那表情似乎想要试试被驯成母马的感觉。羞得莫漓再次地下俏脸,不过莫漓也觉得今日的姬琼华有些不妥。先是在莫漓和欧阳衍讨论舞姬的时候插话,现在又是一副想试试母马的表情。这和莫漓曾经认识的落落大方、不苟言笑、大家闺秀的姬琼华似乎不同,即使姬琼华有些调皮,那也是在只有自己的小场合,在如此大的庆功宴上作为姬家继承人的姬琼华这种活跃的行为便是有些失礼了。

「诸位道友勿要觉得驯马诀只是将女修弄得品相淫荡一些而已。若是让驯马诀的烈马认主那妙处才呈现出来。」纳兰燕走到那白色纹理的裸体女子前说道,然后在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把切烤肉的小刀,伸出如藕一般的玉璧,对着细嫩的肌肤便划过去。那一刀割得极深,锋利的刀锋插入足有半寸,然后划出一道三寸的口子,鲜血流出。

不过让莫漓惊讶的是,很快纳兰燕玉臂上的刀伤便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纳兰燕身边的美女烈马,的左臂上出现一道相似的伤痕。那裸身上有白色纹理的女子一声轻呼,但表情却好像十分销魂舒服一般,两腿间的翻开的肉穴也渐渐滴出淫水的白丝。

「这母马一旦与修士用驯马诀连接,修士的受伤便由此母马代替。她既不会痛苦反倒有种女子高潮的感觉,而且不是致命伤很快就会恢复如初,所以诸位不必同情你的小母马。」纳兰燕笑眯眯的说道。

「不过道友们不能与此母马相聚超过百丈外否则秘法就关联不上了,另外若是受到致命伤那母马便替你死了。而且母马修为越高身体便越结实,或许道友受到了致命伤而对于修为比道友高的母马来说只是小伤也说不定。所以这母烈马十分适合诸位家主的少主驾驭使用。」纳兰燕环视一下周边的坐席果然包括欧阳衍在内都呈现出感兴趣的神色。

「而且,嘻嘻。只要是女修被驯化成母马后,身材都会变得妖娆挺拔,前凸后翘,对主人也会性格温顺。行房起来奥妙无穷,无论是自己用或是招待客人都是极好的。对了,我们的烈马不只可以驯服女修士,男子也可呦。」纳兰燕脸颊微红的说道。

「那这烈母马还有修士之前的记忆吗?」一名中土修士问道。

「又让诸位道友失望了,驯马诀与乳牛诀同出一辙,都是先毁掉修士的智慧,否则谁会修炼利人损己的功法呢?」纳兰燕微笑着说道。然后和乳牛诀一样将驯马诀的功法玉简插入那裸身白纹的健硕女子肉穴里,最后那裸女被姬家下人牵走。

莫漓在纳兰燕介绍驯马诀的时候,几次下腹的印记开始温热,肉穴里的蜜液也渐渐流出,吓得她连忙低头。而欧阳衍认为莫漓只是害羞并没有理会她的异常。

「很好,我中土修士看到了纳兰族的诚意。」姬正卿微微一笑,但眼中的笑意更胜显然十分开心,于是他拿出一个卷轴,那是草原的地图,他用手指一划,地图上大片的地区变成了紫红色。

「斡难河和呼伦贝尔草原便是你纳兰族放牧的地方!」姬正卿对着地图说道,纳兰燕面色一喜连忙下跪接住地图。

「小女子还有一事请求家主。」纳兰燕接过地图后,继续说道。

「小女子想留在中土学习中土法理,以教化北狄。」纳兰燕继续说道。

「好啊,中土七大宗门皆在此赴宴,若你有意七大宗门皆对你开放。」姬正卿捋了捋整洁的胡子说道。

「小女子愿去欧阳先生的五玫宗呢。」纳兰燕俏脸一红说道,听得莫漓脸色发黑。欧阳衍则站起身来走过去,将纳兰燕搀扶起来,算是五玫宗正式接纳了纳兰燕。

莫漓则高兴不起来,这一次庆功宴上不仅收了七名淫荡的舞姬,竟然还有一个诡计多端的纳兰燕,家里还有一个贱妇紫媚。自己这个正妻可真是不好当啊。

庆功宴会一直到寅时方才结束,最后十分姬家将收复的翼州、兖州做了安排。兖州之地交由欧阳衍治理,广大的翼州以及五个与草原北狄的坊市由七大宗门瓜分,姬家自然获得最大,不仅开通了商路,不少拓跋族的俘虏也被其收纳入自己在中土的各个庄园。

欧阳衍挽着莫漓临行前,姬琼华的声音传到莫漓耳中:「若和你的师尊没有肉体之欢前,你的正妻地位可不那么扎实哦!」

待到莫漓扭头寻找,那姬琼华早已飞似的远去了。

当欧阳衍送莫漓回到自己的营帐时,莫漓却拉着他的手不再松开,眼中尽是愿与欧阳衍行房交欢之意。莫漓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已经湿润,那种欲望恨不得立刻有肉棒插入。

「夫君,我……」莫漓也红着俏脸改口说道。

「今日北狄大战我累了,需要调息数日。」欧阳衍敷衍的说道,莫漓心中明白,但也只好颔首答应。

独守空房的莫漓久久不能睡去,或许是因那七名舞姬的艳舞,或许是纳兰燕的那两批乳牛烈马催起了莫漓的淫欲。她翻身坐起,心中一狠定要去欧阳衍那里,就算他不碰自己也要睡在他身边。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万柳山庄第二章、天魔劫第三章、五行欲法阵第四章、心魔与道心第五章、天理盟第六章、陷阵第七章、通祭塔第八章、圣女与王女第九章、圣女性奴第十章、生擒圣女第十一章、北狄大战第十二章、大胜北狄第十三章、姬家功宴第十四章、踏上危途第十五章、母狗诀第十六章、沦为母犬第十七章、母畜求生第十八章、淫坠反击第十九章、炼淫瓶第二十章、郎情妾意第二十一章、又见琼华第二十二章、手中玩物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第二十四章、娼妓之羞第二十五章、游街接客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第二十八章、船奴遇险第二十九章、东夷肉奴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性奴天魔第三十二章、贵人相助第三十三章、五玫强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