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仙漓录 > 第十六章、沦为母犬

第十六章、沦为母犬

玫瑰圣骑士 2020-09-23 00:57:32

第十六章、沦为母犬

当几块烤熟的鹿肉吞咽进莫漓的腹中后,莫漓的理智才从新回归起来。她看着纤手上小鹿的鲜血,舔了舔嘴巴边烤肉的油脂,感受着一丝不挂四肢爬行的女子娇躯。自己哪里像一个中土女子呢,自己哪里还是水玫仙子呢,自己哪里还是中土诸侯的正妻呢。

见莫漓不再狼吞虎咽的吃肉,拓跋黄鼠微微一笑,将在手中烤熟的鹿肉再次分成极小的碎块。然后拿出其中碎块抛出。菱儿母狗一下扑了出去,不一会就逛荡着双乳爬了过来,媚眼含春的叼着沾满尘土的肉块。拓跋黄鼠满意的点点头,将这脏的肉块塞入菱儿的口中,菱儿一边媚笑着一边吃着主人赏赐的肉块,那开心咀嚼的样子让莫漓看着都恶心。

当另一个碎肉块扔出的时候,拓跋黄鼠给莫漓使了一个眼色。莫漓见到主人的眼色,不敢违抗只好撅起扭动的美臀向那肉块抛出的位置缓慢爬去。

「噼啪」戒尺再次打在莫漓曼妙的腰肢上,打得莫漓双乳微颤浪叫一声爬行速度快了几分。

一块半熟不熟的鹿肉块放在地上,淡红色鹿肉块上满是翻滚时黏上的土壤,显得那么恶心。这在一天前就算打死莫漓也不会去吃。可是现在,自己已经不再是那高高在上的水玫仙子,也不是什么地位显赫的齐候未婚妻了。自己只是一个叫拓跋黄鼠修士驯化的金丹期母狗,是他的奴隶,是他的牲畜而已。

莫漓含着眼泪张开檀口叼起鹿肉准备将肉块叼回给主人,此时她看到了一片巴掌大的绿色树叶坠落在泥地上。莫漓直直的盯着那片绿叶,想到自己的赤身裸体的羞人样子便将那树叶捡起,然后下意识的放在了两腿间。半干涸的淫水一下黏住了那片树叶,将自己的翻腾的肉穴阴唇挡住。看到两腿间女子最羞人的部分被叶子挡住,莫漓心中一阵欣喜,似乎又有一种做为女子的尊严了。

「自己把那片叶子从骚屄上拿下来,撕了扔掉!」当莫漓叼着肉块爬到拓跋黄鼠身旁时,那个小孩样子的主人厉声训斥道。

「不,不是,是叶子自己粘上的。」莫漓抬起美轮美奂的脸蛋,脸色微红的辩解道。她即不想受到惩罚,可是作为女人的羞耻心也不想将那片唯一挡着她私处的树叶丢弃。

「拿下来,撕掉!」拓跋黄鼠拿起戒尺对着莫漓丰满的双乳比划了一下说道,小眼睛中尽是威胁和嘲讽。

「是的,主人。」莫漓低下头的说道,她伸出颤抖的纤手将被淫水黏在她阴户上的树叶取下,然后精细的放在在手掌上,仿佛在看一件精美的内衣。

「撕了,扔掉!」拓跋黄鼠再次说道。莫漓惊恐的看了拓跋黄鼠一眼后,咬着朱唇将那曾经挡在自己私处的树叶那在手中一条条的撕掉了,而撕掉的不仅仅是那片树叶还有她的尊严。当那叶片在手中飞散的时候,莫漓羞耻的笑了起来,笑得是那样的无奈和放荡。

「你是母犬,母犬是不能任何穿衣服的。你看哪条母狗穿衣服了?」拓跋黄鼠指了指菱儿母狗和王惜灵母狗赤条条的娇躯问道。

「我是母犬,没有母犬能穿衣服!」莫漓停止笑容默默的回答着,但是秀美的容颜却再次浮现挣扎彷徨的表情。

「嗯,既然这么懂事,我便奖励你吧。」说着拓跋黄鼠拿出一根两头假肉棒出来。

「哈~ 哈!」赤条条的菱儿母狗见到那假肉棒兴奋得在地上转圈,两腿间外翻的阴唇肉穴立刻湿润了起来。王惜灵母狗虽然没有菱儿母狗那么兴奋,但也红色俏脸直直的看着这个「玩具」。显然在被驯成母狗后,两女就是靠这双头肉棒解决自身的饥渴。

拓跋黄鼠将菱儿母狗唤来,那长相秀丽的菱儿马上扭着翘臀四肢着地奔跑过来。美足的前脚掌着地,挺着酥胸蹲下身子,用力岔开美腿,高高抬起双手,秀丽的俏脸媚笑着吐出香舌,让红润的玉户和丰满的双峰对着自己的主人。她媚眼如丝的看着可以给自己极大愉悦的双头肉棒,就好似看到自己心爱的情郎一般。

「咕叽」一声,拓跋黄鼠将那双头肉棒上翘的一端深深的插入菱儿母狗的肉穴中,然后将双头肉棒中间的皮带套在菱儿母狗柔软的腰间,这样菱儿的两腿间就支棱出一根好似男根的狰狞肉棒来。

「啪!」「菱儿你现在是小公狗啦,去肏她们吧!」拓跋黄鼠狠狠给了菱儿美臀一巴掌,打得臀肉乱颤,然后猥琐地说道。

菱儿母狗兴奋得轻轻呻吟,她第一眼就看到了莫漓。或许莫漓曾是她心中尊重的人吧,她最想的就是肏莫漓这条母狗。菱儿俏脸通红地扭动着光洁的美臀向莫漓缓缓爬来,莫漓见到她那插入肉穴又被皮带绑在腰肢的双头肉棒在她腿间上下抖动着,心中即恐惧却又有一丝期待。

「菱儿不要,我是你师父啊!」莫漓哀求的说道,但是如玉的娇躯却诚实的定在了那里没有动弹,甚至莫漓的翘臀还向上撅起了几分。

「中土女子就是虚伪,都成了母狗了还讲什么人伦。」拓跋黄鼠嘲讽的说道,小手一挥手中的母狗项圈灵宝飞出,套在莫漓的美颈上,让莫漓不能逃窜。

就在同时,菱儿母狗爬了过来,她轻轻的发出女子娇喘的呻吟声。身体却趴在莫漓撅起的裸背上,腿间挂着的双头肉棒在莫漓的美臀缝间胡乱的插着,但那毕竟是没有感觉的假肉棒,几次顶在莫漓的玉户旁又滑开。

「唉!」莫漓一声轻叹,伸出沾满泥水与油脂的玉手,轻轻扶住两腿间伸缩的假肉棒,将那粗大的龟头引导着扶进自己的肉穴中去。

「咕叽」一声双头肉棒终于插入莫漓滑腻的阴道中去,两女同时一声浪叫。那双头一端肉棒一根插入菱儿母狗的肉穴中,另一端插入莫漓的肉穴中,菱儿的生疏但努力的前后扭动着腰肢让双头肉棒飞快的抽插着两女敏感饥渴的阴道。

莫漓的肉穴中已经被塞入过两颗粉红色药丸,那烈性的春药的药性未减,一直刺激挑逗着莫漓阴道中的媚肉无法发泄。这根粗大的假肉棒一下将莫漓饥渴的阴道填满,每一块媚肉都被挤压着。凝聚在莫漓体内的淫欲也终于有了宣泄的地方,她的娇躯微微颤抖仿佛每一根神经都在欢呼雀跃。

就在莫漓撅起美臀配合菱儿母狗的抽插时,莫漓体内的真元再次通过母狗项圈被拓跋黄鼠控制起来。只是这次莫漓下意识的抵抗几下便放弃了真元的控制,巨大交欢的快感和对拓跋黄鼠的恐惧让莫漓失去了反抗的决心。

金丹中凝聚的真元顺着母犬诀(驯犬决)的经脉周天运行着,拓跋黄鼠这次在莫漓的真元中注入了自己真元的气息,让莫漓的真元只要碰到拓跋黄鼠的真元便会自行溃散,然后再用自己的真元封堵住癸水清流录的十几次重要穴道。这样莫漓的真元就再也不能按照正统道法癸水清流录的周天运行,即使莫漓逃跑或者被救了也无法恢复。

莫漓感受着那粗大的假肉棒插入时填满自己阴道的快感,以及趴在她裸背上菱儿变硬乳头的滑动。她也知道拓跋黄鼠在自己真元中种下的禁制,当她终于知道那禁制是让自己永远无法重新运行癸水清流录时莫漓第一次泄身了。绝望的感觉配合着巨大的淫欲让整个子宫都抽搐起来,阴精伴随着莫漓的嘶喊喷得叉开的玉腿间到处都是。

这或许就是绝望的感觉,莫漓第一次如此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已经变得不同。真元偶尔会在肌肉记忆中向着癸水清流录的经脉缓缓送去,如果自己逃脱或者被救那么总有一天被阻塞的经脉会执行打通。可是现在只要自己的真元碰到癸水清流录的经脉就会自行溃散,就好像自己从来没有修炼过癸水清流录一样。而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刚才自己放弃了抵抗,只想着肉穴里大肉棒了,那种羞愧和后悔让莫漓在浪叫中带着几分痛苦。

一次泄身并没有让菱儿母狗满足,她依然继续前后扭动着腰胯,没有生命的粗大假肉棒继续在莫漓温热的阴道内抽插着,仿佛莫漓心中的没有尽头的绝望。

而莫漓的真元依然在拓跋黄鼠的控制下,当他在莫漓真元中注下禁制后他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你是我驯服母狗中意志力最薄弱的,老夫就连驯服娼妓当母狗都没有你容易,桀桀!」拓跋黄鼠轻蔑的话语让莫漓羞愧难当,而肉穴里却泌出了更多的淫水。

拓跋黄鼠对于莫漓的真元控制还没有完成,不过他的话语似乎刺激到了莫漓。莫漓竟然发狂的要从新取得真元的控制权。拓跋黄鼠心中一阵蔑视,随即将真元控制权交还过来,自己在一旁观看并再次养精蓄锐。结果那莫漓取得真元控制权后几次让真元冲击癸水清流录的正统经脉,可惜真元犹如浪打礁石溃散不已,拓跋黄鼠好像猫捉老鼠一般偶尔阻碍一下莫漓直到她精疲力尽,才再次控制她的真元。

这次用莫漓的真元打通手足的穴道,形成真元漩涡保证莫漓的灵刃爪可以威力更大。然后再次萎缩莫漓腰腿间的经脉让她无法直立,就连伸直美腿都不可能。最后的真元用在了莫漓阴道和阴唇的炼化,将主要血脉分布到莫漓的性器上。而莫漓的精神已经疲惫不堪,再也无力控制真元流动只能任凭拓跋黄鼠为所欲为。

正在被肉棒抽插得要死要活放弃了真元控制的莫漓感到玉手和赤足渐渐发热,隐隐的泛着水蓝色的光芒。蛮腰和美腿有些抽筋似的痛楚,而撅着的时候身体反倒不那么酸麻了。最后一股强烈的感觉让莫漓再次浪叫起来,阴道和阴蒂似乎敏感了数倍,那假肉棒的每次抽插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哪块媚肉和肉箍被撑开。

阴精再次喷出,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莫漓便吐出香舌,泄身了两次。而菱儿母狗也浑身香汗淋漓,毕竟扭动身子的是她,而享受的是莫漓。刚刚在莫漓的浪叫声中菱儿母狗也泄身了一次,那插入她肉穴的假肉棒上已经遍布莫漓和菱儿母狗浅白的粘稠阴精和淫水。

「你过来!」拓跋黄鼠将王惜灵母狗叫来,「咕叽」一声将菱儿母狗的双头肉棒拔出来,再插入进王惜灵母狗那流水的肉穴里去,然后如法炮制的用假肉棒上的皮带固定好。

「你继续肏她!」王惜灵母狗一声欢喜的呻吟扑上莫漓抖动的身体上去。那王惜灵看着菱儿母狗与莫漓交欢,早已馋得下面淫水直流,可是主人命令不能自慰,只好眼巴巴的看着两女的春宫图。这次她终于可以发泄了,自然表现得比较疯狂。王惜灵是注重力量与灵力平衡的天武宗修士,娇躯健美大腿腰肢肌肉扎实,那肉棒插入的力度自然比菱儿母狗强上一些,肏得莫漓嗷嗷浪叫。

拓跋黄鼠就让王惜灵和菱儿两女用假肉棒轮番和莫漓交欢,然后自己再通过母狗项圈法器完成他对于莫漓经脉的改造,毕竟莫漓是他的第一个金丹期母犬,而且性格又是那么贪生怕死、逆来顺受。他决定要将莫漓好好培养,作为自己战斗的利器。

驯犬决(母犬诀)一共有七层,大多数筑基期以上的女修会废去原先功法被迫修炼第一层,然后在主人的督促下自己修炼第二层,当第二层圆满时,修炼的女子将失去人类的思维。然后女修会根据战斗自行修炼第三层。不过大多数女修士也仅仅能修炼到第三层,毕竟成为母犬后女修的真元和经脉也会因失去人类的灵智而退化。不过对于少数金丹修为的女修来说,是可以在退化前修炼到第四层的。

拓跋黄鼠有信心将莫漓修的炼母犬诀到第四层。于是他拼命的折磨莫漓,让其他两条母狗轮番戴着双头肉棒奸淫她,直到她一次次的泄身哀求浪叫。而她的真元也渐渐的认同拓跋黄鼠的控制,在加速的向母犬诀第二层修炼去。

当火热的太阳透过仙岛上那五色护罩照射在莫漓赤裸的美臀上时,莫漓才刚刚苏醒。一夜七八次泄身的疲惫让莫漓睡得犹如死猪。莫漓习惯的伸个懒腰,然后想扭动娇躯站立起来,却发现自己腰腿根本用不上力量,甚至修长的美腿都无法伸直了。

无情的现实浇醒了莫漓,自己已经不是五玫山上那个耀如春华的水玫仙子了,自己再也无法修炼正统道法癸水清流录了,现在的自己只是一只修炼了母犬诀的母狗而已。看着自己泛着淫水的红肿肉穴,莫漓认命似的爬行着,寻找着自己的主人。当她看到拓跋黄鼠那可笑猥亵的样子时,心中却对他有种无比依赖的感觉,或许只有他才能接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吧。

「第二天的训练是战斗!」拓跋黄鼠喜欢盘膝坐在莫漓的裸背上说道,身下爬行的女子那是他手下境界达到金丹期的母狗,是他的重点培养对象,他一定要把莫漓培养成北狄人里最优秀的母犬。

三个原本典雅靓丽的中土女修,在这个风景如画的仙岛内,却被扒得赤身裸体。她们颤动着丰满的双乳,扭动着肥美的臀部在一个小男孩的驱赶下,向着水瓶状山峰的主路上爬去。

那仙岛中央水瓶状山峰四周犹如刀削般,仙岛内又不能使用飞行法器。所以只有正北方的一条蜿蜒道路通向水瓶状山峰的峰顶。莫漓驮着小孩模样盘膝而坐的拓跋黄鼠,光着身子手脚并用在那曲曲弯弯的山路间爬行着。偶尔遇到岔口拓跋黄鼠会用戒尺抽打她的双乳,让她暂时停下。然后拓跋黄鼠会拿出一张地图专研一会后指明方向让赤裸的莫漓再向前爬行。

「莫漓母狗知道主人要去干什么吗?」拓跋黄鼠在地图上确认几个点后,有些兴奋的问道。

「主人,母狗不知!」莫漓恭顺的说道,此时她又有些饥饿。希望得到食物的莫漓更加的顺从了起来。

「老夫寻找这仙府已有十年有余了。这寻宝图是老夫在草原一处邪修的尸身中寻觅的,为了这宝图老夫损失了两只母狗。」拓跋黄鼠得意的说道,好像那活生生的母狗女子对她来说只是可以随时交换的商品。

「那定是无比重要的东西了,小母狗好开心!」莫漓讨好的说道。拓跋黄鼠因对莫漓的喜爱暂时没有限制莫漓的香舌,让她在还有人类灵智的情况下可以说话。而菱儿和王惜灵则早就舌头无力无法说话了。

「嗯,此岛上的宝物非同凡响,虽然不比天地灵宝,但也有助我驯犬决的修为。」拓跋黄鼠说道,然后赏赐给了莫漓一块半熟的鹿肉,吃得莫漓满嘴流油,俏脸更加妩媚的奉承着。

在和主人拓跋黄鼠的对话中莫漓才了解整个事情的大概,这拓跋黄鼠早在十余年前便开始寻找着仙岛上的仙府。在寻宝图的指示下,那拓跋黄鼠探查万里,从中土的极北翼州到极南南海郡,终于在三年前将这仙岛召唤出来。但由于机缘巧合未能进入仙岛,却被几个路过的低阶修士进入采摘了灵草一番后离开。在三个月前,拓跋黄鼠再次召唤出仙岛,进入仙岛后碰到菱儿和王惜灵的若干修士,大战后击杀大部分修士生擒菱儿和王惜灵驯化成母犬。后来又碰到了莫漓……

就在此时崎岖的山路渐渐变得宽敞,远处一个空地上站立着一个两人多高的巨大雕像。那雕像是一名手持巨锤的獠牙男子,雕像为坚硬的花岗石所雕刻,那雕像栩栩如生一看便是出自大师之手。而空地上却有着负责的石头脉络组成的灵阵,那灵阵在莫漓进入后便开始闪烁起来。

大阵闪烁了几下后,当三女爬着进入那空地时,那雕像突然跃起,手握巨锤向下砸来。

「轰」的一声,巨锤将地面砸得碎石飞溅尘土飞扬。三女则扭动娇躯全都灵动跳跃躲开。

「是石傀儡,有趣,有趣!」拓跋黄鼠玩味的笑了笑说道,然后小手一挥,莫漓等三条母狗玉手和赤足都伸出灵气凝成的爪刃颤动着双乳向那巨大雕像扑去。

莫漓母狗的灵刃爪呈深蓝色,其中水灵气比菱儿的爪不知道精纯了多少倍。「果然极品水灵根的女修就算是母狗也是极品啊。」拓跋黄鼠自言自语的说道。

那石傀儡动作缓慢但是攻击力大,而莫漓这三条母狗的灵动正是那石傀儡的克星。只见三名一丝不挂的女子,手足着地时而躲闪时而扑到石傀儡身上用灵刃爪挖取一块石甲。而地面上全是石傀儡砸出的大坑。

莫漓见那石傀儡一锤子深深砸入地面中,一时无法动弹,便飞身跃到石傀儡那粗大的肩膀上,赤裸的双腿盘住石傀儡的手臂。两手的灵刃爪向那石傀儡的头颅插去。五道很深的爪痕在那石傀儡的头上呈现,但那傀儡似乎未受伤害般的继续扭身举起大锤向菱儿母狗砸去。

莫漓松开双腿,赤裸娇躯被石傀儡震开。赤足着地,蛮腰一扭,美腿用力又奔着石傀儡的膝盖扑去,赤足上的灵刃爪扫过傀儡膝盖,那傀儡一下单膝着地暂时动弹不得。而菱儿母狗和王惜灵母狗也扑过去,用玉手和赤足的灵刃爪向傀儡身上抓去。

菱儿和王惜灵已经被迫修炼母犬诀一个月有余,她们已经修炼至母犬诀第二层,渐渐的失去了人类的灵智。而修炼母犬诀第二层的女修有一段青黄不接的时候,就是失去了人类的灵智后还没有形成母犬的狩猎智慧,所以只能靠本能攻击显得事倍功半。而莫漓虽然只修炼到母犬诀第一层,可有金丹期修为灵刃爪攻击力不比其他两女差,而且还有人类智慧知道如何寻找弱点杀敌。

果然让拓跋黄鼠和莫漓失望的是,菱儿的两只母狗并没有把握战机,而是在傀儡护甲最雄厚的身躯上划出了几道爪痕后,便被傀儡震得双乳颤抖,只能飞身离开。

莫漓心中焦急,若自己还是水玫仙子只需激起癸水珠便可立刻将那傀儡碾碎,可是现在被迫修炼母犬诀,只能光着屁股用灵刃爪晃荡着双乳犹如母狗一样和这个筑基期的石傀儡近身战斗了。

三条母狗与石傀儡的战斗持续了很久,直到每个女子都累得香汗淋漓的时候,莫漓才一爪挖出石傀儡腹中的灵核,结束了战斗。当莫漓口中含着石核爬向拓跋黄鼠时,每个女子美臀上都挨了几道戒尺,打得这些可怜的女子们哇哇乱叫。

「废物,一个相当于筑基期的石傀儡都打这么长的时间。」拓跋黄鼠呵斥道,吓得三女抖作一团。

「咕嘟,咕嘟~ 」战斗疲惫的三条母狗,在一条小溪旁被允许喝些水来补充体力。昨夜的疯狂,加上刚才战斗的激烈,让莫漓有些透支。于是她将俏脸都埋进溪水中贪婪的喝着水,她知道自己已经是一条母狗从此杯子碗筷等餐饮具都将与自己无关了。

清凉的溪水渐渐浇灭了莫漓心中的浴火,她又有些悲哀起来,刚刚战斗胜利的喜悦被绝望的未来浇灭。无论自己如何拼命都摆脱不了一条母狗的命运,抬起俏脸莫漓望着碧蓝的天空心想多希望自己还能向以前那样唤起癸水珠凌空飞行啊。

突然一股尿意袭来,莫漓的俏脸一下红了。就在她蹲在一处大石后准备小解时,拓跋黄鼠的戒尺突然打在莫漓的美臀上,打得已经喷出的尿液又憋了回去。

「谁让你尿的?没有规矩,你向主人请示了吗?」拓跋黄鼠即使站着也仅仅和趴着的莫漓一般高,但小眼睛一瞪却是气势惊人。

「是的,主人。莫漓想小便。」莫漓一声叹气,哀声说道。

「看到过公狗撒尿吗?你以后得那样!」拓跋黄鼠抬起一条短腿讥笑的说道。

「那样,那样不行啊!尿不出的。」莫漓俏脸通红说道,她没想到自己小便的姿势主人也要管。

「尿不出就不尿,我拓跋黄鼠的母狗就得那样尿尿,全北狄人都知道。」拓跋黄鼠坚持的说道。

莫漓没有办法,只好先憋着尿意,驮着拓跋黄鼠随同两只母狗一同扭着翘臀继续向山路爬去。

山上不比地面,越往上爬阴凉冷风就越大,当那冷风撩过莫漓湿漉漉的阴户时,莫漓的尿意更浓了。

「主人我不行了,我要小解。」莫漓哀求道。

「你要什么?小解也是你这样的母狗能说的雅词?」拓跋黄鼠玩味的问道。

「母狗要撒尿!」莫漓两腿夹紧轻轻蹭着哀求道。

「从哪里尿?重说~ 」拓跋黄鼠不放过任何羞辱莫漓的机会打击她女人的自尊心说道。

「从母狗的小屄里要撒尿啊!」莫漓哭喊着说道,她再次羞红了俏脸,真想找到一块石头撞死。

「啪!去吧。不过要驮着我去。」拓跋黄鼠笑嘻嘻的说道。

于是莫漓无奈,裸背上驮着自己的主人拓跋黄鼠,爬到一颗小树旁,依照主人的吩咐和公狗尿尿一样抬起一条美腿,撅起淫荡的美臀,尿液从肉穴尿道里喷出。

「你看你淋得,到处都是,你得浇到树上。撒尿的撒不好,笨母狗!将来回到北狄,你尿的不好会被人笑话的。」拓跋黄鼠指导的说道,羞得莫漓咬紧了朱唇,忍受着尿液顺着大腿流下的羞耻。

战斗还在继续,每个空地的聚灵阵上都有一个相当于筑基期的石傀儡或拿着巨剑或那种巨锤,莫漓、菱儿和王惜灵这三条母狗累得浑身香汗淋漓,顺利的击杀了十几个石傀儡。而莫漓也知道石傀儡的灵核在下腹部,所以击杀每个石傀儡的时间都在缩短,玉手和赤足上的灵刃爪也运用得更加熟练了。

夜晚淫乱的仪式又开始继续下来,在一处堆着石傀儡尸体的空地上拓跋黄鼠吩咐休息。众母狗吃饱了存储的鹿肉后,都开始不安的躁动起来。鹿肉本就燥热,更加加剧了母狗们无处发泄的欲望。

「今晚你是公狗!」拓跋黄鼠将莫漓呼唤过来,然后将双头肉棒丢给她说道。莫漓刷的一下俏脸红润,赤裸的美臀不自觉的扭动起来。

双头肉棒插入「公狗」的一端有些上翘,好让另一端可以与腰肢垂直。当那弯曲的肉棒插入莫漓的肉穴时,莫漓熟练的张开大腿浑身都燥热起来。一天在生与死的战斗中,或许只有阴道的充实才能抚平心中的恐惧吧。

挺着让肉穴里搅动的肉棒,莫漓爬到两女身旁。菱儿和王惜灵都撅起淫荡的美臀等待着这一天的奖赏,两女都扭过俏脸冲着莫漓媚笑着,那笑容让莫漓想到了河间府小港便接客的娼妓。

「咕叽」一声,假肉棒插入菱儿的肉穴里,菱儿浪叫一声,光裸的肩头耸起,翘臀迎合着莫漓的插入。莫漓从上而下的看着菱儿扭动的裸背酮体,一股征服感油然而生,旋即快速的攒动着腰胯,将假肉棒更猛烈的插入菱儿的肉穴里。而每次深深的插入,其反作用力都会让莫漓阴道内的肉棒也抽插不止,两女同时浪叫起来。

这时莫漓感到美颈上又被套上拓跋黄鼠的母狗项圈法器,体内的真元再次被他控制,不得不加速的向着母犬诀修炼着。莫漓心中再次一片绝望,抽插菱儿的动作不由得加重了几分。

菱儿的阴道的突然颤抖起来,带动着插入莫漓肉穴的假肉棒也跟着快速的前后蠕动,两女同时叫喊叫然后泄了身子。莫漓本想休息一会,可是胯下的菱儿轻轻娇笑一声,转过身子和莫漓面面相对。

菱儿轻柔的看着莫漓,展开柔软的身体,毫无羞涩地伸出双臂搂住了莫漓那光溜溜的身子。接着她熟练的张开了大腿,紧紧的贴住了莫漓火热的小腹。两女嘴巴贴在了一起亲吻了起来,这是莫漓第一次和菱儿接吻,菱儿火热的嘴唇贴在莫漓的朱唇上,轻柔的香舌一下就伸入了莫漓的嘴巴。

而莫漓则扶住胯下挂着的假肉棒再次插入菱儿的肉穴里。两女又开始了互相的扭动……

就在莫漓第二次泄身时,她突然眼前一黑,脑子一片混乱。原来她的母犬诀已经晋升到第二阶段了,在拓跋黄鼠的加速淬炼下,原本女修需要一个月的速度变成了两天。不过如此催动也是有代价的,那就是莫漓的智慧受到影响将会十分剧烈,快速的催动功法会让莫漓在短时间内失去灵智,换来的是体内的经脉流动速度却加快了十倍不止。拓跋黄鼠的想法是迅速抹掉莫漓的智慧,然后快速突破驯犬决第三层,最后形成母犬灵兽应有的智慧。

可是拓跋黄鼠却没有看到莫漓小腹处的印记在慢慢的张开。

莫漓感觉到自己的神识之海被人强制的关上了门。而自己神魂中主管生存和战斗的本性精魂被提炼出来,凝成另一个吐着香舌警惕注视四周的人形母狗。而自己的记忆和情感的天冲精魂却渐渐失去真元的温养开始枯萎了。

四周渐渐变得黑暗起来,莫漓忍受着神魂被分隔枯萎的痛苦在识海内痛苦的嚎叫着。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醉人的女子声音用幽远的地方传来:「笨蛋,用姹女决呀!」「哎呀你们慢一点啊,骚屄要被那东西撑坏了。」显然第一句话是给莫漓听的,第二句话则神识中女子对她的行刑者说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万柳山庄第二章、天魔劫第三章、五行欲法阵第四章、心魔与道心第五章、天理盟第六章、陷阵第七章、通祭塔第八章、圣女与王女第九章、圣女性奴第十章、生擒圣女第十一章、北狄大战第十二章、大胜北狄第十三章、姬家功宴第十四章、踏上危途第十五章、母狗诀第十六章、沦为母犬第十七章、母畜求生第十八章、淫坠反击第十九章、炼淫瓶第二十章、郎情妾意第二十一章、又见琼华第二十二章、手中玩物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第二十四章、娼妓之羞第二十五章、游街接客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第二十八章、船奴遇险第二十九章、东夷肉奴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性奴天魔第三十二章、贵人相助第三十三章、五玫强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