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仙漓录 > 第十七章、母畜求生

第十七章、母畜求生

玫瑰圣骑士 2020-09-23 00:57:34

第十七章、母畜求生

神魂是由三魂七魄组成,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其中天冲灵慧魄主思想,主智慧。透过气力二魄和中枢魄,主行动。通过精英二魄主身体主强健。唯中枢一魄,乃为七魄的中心。人的命魂就依附于七个脉轮之上。

神魂在肉体内滋养,当肉体枯萎时神魂也将消散。驯犬决(母犬诀)的方法是改变女修士的真元流转,让天冲、灵慧魄渐渐失去滋养,而淫欲的精魄还有战斗的力魄却成倍的滋养。最终修炼母犬诀的女修士人性将慢慢削弱,仅仅留下母犬无尽的淫欲和高超的战斗能力,当然还有母犬对驯犬人的无比忠诚。

在草原里有个传说,曾经有人将自愿修炼母犬诀的金丹女修士训练到了驯犬决第六层,那金丹女修士竟然进阶成了元婴期,而且那一人一犬的战斗力不落于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后来那人将自己的心得写下,成为拓拔族不传的秘籍。

而随着莫漓的母犬诀进入到第二层,再加上拓跋黄鼠的催动。供应莫漓人类情感和记忆天冲、灵慧魄的真元以比其他母犬百倍的速度枯萎,而供应莫漓淫欲以及战斗的力魄和精魄却以十倍的增长。若是其他女修士不出几日便会丧失人的灵智,变成一条只知道战斗和交配的母犬。

可是莫漓却不同于其他女修,当那个神识中的女子给莫漓传话后。莫漓再也没有矜持直接开始运转姹女诀第一层的化欲为念,这功法只是将女子交欢的欲望转化为精魂滋养的精华。正好弥补母犬诀第二层那枯萎的天冲灵慧魄,让莫漓人的灵智和记忆不至于消失,但主管淫欲和战斗的精、力魄却在不停的增长中。

而此时莫漓正在与菱儿母狗合体交欢,那双头的肉棒在姹女决阴道的频率蠕动下将莫漓的淫欲发挥至极致。原本渐渐枯萎的精魂在识海内再次充盈起来,将那分裂出去的精魂渐渐被吞没变成完整的神魂。

修炼神魂的功法对于中土主修五行修士来说可谓凤毛麟角,正统道法讲求循序渐进神魂的力量会随着自身修为慢慢增长,而不会刻意的修炼神魂,那样即危险又疯狂。所以莫漓的神魂在母犬诀和姹女决互相弥补下快速加强,是件无比幸运的事。

高傲的莫漓本打算永远永远不使用姹女诀的,那是淫邪的功法与心中的正统道家五行法术格格不入,可是现在莫漓已经成为母狗,而且神魂都将被分裂。此时再淫邪的功法也会如救命稻草般修炼的,莫漓并不是圣贤,她是为了活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女子。

稳定下神魂的莫漓,双睦精芒一闪。但体内真元依然按照拓跋黄鼠的控制飞速运行着,莫漓通过神魂的变化已经知道母犬诀的运行原理。于是她俏脸一歪,檀口轻轻咧开,做出了一个傻笑的表情。然后继续奋力的扭动腰肢,似乎很享受假肉棒抽插的样子。

「你是谁呀?」拓跋黄鼠见莫漓表情变化便试探的问道。

「我是谁,我是母狗啊~ 汪汪!」莫漓痴痴的说道。

「你在干什么呢?」拓跋黄鼠继续问道。

「肏母狗啊~ 爽啊!」莫漓继续痴傻的说道,拓跋黄鼠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

淫荡的仪式还在继续,当菱儿母狗一声浪叫泄了身子后。莫漓便爬到王惜灵撅起的娇躯旁边,挺着胯下挂着的假肉棒,对着王惜灵那滑腻的肉穴插去。可是那假肉棒晃荡得很厉害,几次都插不进去。若是以前的莫漓,自然会用手引导一下。可是现在莫漓装傻一样的,在王惜灵腿间直挺挺的抽插着,也不管是不是插入了她的肉穴,看得拓跋黄鼠哈哈直笑。

当第三天的时候,莫漓等三个母狗依然在对战山路上的石傀儡,只是越往上爬那石傀儡便越厉害。不过母犬诀极大的加强了莫漓战斗的神经,只见莫漓反应迅速,在战斗中双睦如电。赤裸的美丽身体犹如灵猫般窜蹦跳跃,几回合下来便将相当于筑基期石傀儡的灵核取了下来。

那山路极其漫长,而拓跋黄鼠也不急于探索。于是他和三条美丽母狗便每天上午与石傀儡战斗,下午到山下打猎鹿肉,夜晚继续三女互肏不断的泄身。当然莫漓每晚都带那项圈法器,被强制催动着真元练习母犬诀。

在半个月后,莫漓终于后发先至的修炼到母犬诀第三层,远远的甩开了菱儿母狗和王惜灵母狗。当然每晚的激烈交欢也让莫漓的两片阴唇红肿外翻,而且粉嫩的肉穴渐渐的变成了红色。而莫漓偷偷修炼的姹女决也进步神速,虽然不能采阴补阴,但是每晚剧烈的交欢已经可能形成供应神魂稳定的能量了。拓跋黄鼠几次催动探查莫漓的真元,已经确定莫漓不会再有人类的灵智了,这点对于已经驯服并贩卖三十多只母犬的拓跋黄鼠来说是无比肯定的事。

修炼到母犬诀第三层的女修士就拥有了和主人交换真元的能力,可以在战斗中给主人输入真元而不被主人排斥,使主人战斗时功力大增。当然有时候主人也会将真元注入到母犬身上,增强母犬的攻击力以便突袭取胜。

拓跋黄鼠终于满意了,他好好的调息了一日一夜让自己的灵力处于巅峰状态,便带着莫漓等三条母犬开始真正的向山顶进发,准备好好探索一下这让他神往十年的仙府。

在距离山顶不远处莫漓终于遇到了金丹修为的石傀儡,那傀儡在一处古朴石碑旁。那石碑上雕刻着石傀儡和一个仕女发型人类女子交欢的浮雕,浮雕中女子表情痛苦手脚戴着镣铐挣扎得手指扭曲,仿佛那交欢并没让女子舒服反倒难过至极。那石傀儡与下面的笨拙傀儡不同,它细腰乍背精美的雕刻下隐见金色的灵纹,两腿间有一根类似男根的粗大石棒,手持两柄圆头金色短锤,显得极难对付。当莫漓看到那石傀儡胯下的石棒时见上面满是粗大的石粒,怪不得浮雕上的女子如此痛苦呢,若是插入自己的肉穴里岂不是要将下体搅烂?

「莫漓母狗你去吧。」拓跋黄鼠吩咐道,同时取出储物袋中的游心簪给莫漓挽起的秀发戴上。那游心簪是中土姬家秘宝,可以硬拼元婴修士的一击,曾是由姬琼华赠与莫漓。在拓跋黄鼠击败莫漓时,该簪子挡下了他致命的一击,可见拓跋黄鼠本不想留和他同阶莫漓的性命。现在这个簪子再次充盈灵力可以继续使用了。莫漓看着那簪子呆呆发愣,心中自然是五味杂陈,想想现在光着屁股的样子真是无比怀念自己还是水玫仙子的那个当人的时候啊。

「旺旺~ 」莫漓装作已经不会说话,只能叫了几声。她自然知道给自己秀发上戴游心簪并不是拓跋黄鼠爱她,只是希望莫漓不被杀死要永远给他做光屁股的母狗而已。

戴上了游心簪莫漓心中稍定,于是她的赤足一蹬地面,娇躯几个闪动便出现在那金丹期石傀儡的身旁。那速度要比半月前快上数倍,可见那母犬诀对于莫漓身体改造的力量有多强大。此时莫漓的体形也有所变化,原本中土女修特有的纤细柔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犹如猎豹般健美的娇躯和具有爆发力的绷紧小腿和俊美的大腿,那强健美丽的样子犹如壁画上的上古的女战神。

幽蓝色的灵刃爪在莫漓玉手中伸出,那三尺长的灵芒是母犬诀修炼到第三层的标志。莫漓一下跳到石傀儡的身侧,然后娇躯扭动,赤足一扫小脚丫上的灵刃爪直奔石傀儡的膝盖。

相当于金丹期的石傀儡也不白给,见莫漓攻来竟然腾身跃起躲过莫漓的一腿,那双锤照着莫漓的娇躯就砸来。莫漓美腿一用力,向旁边一跳,引得丰乳微颤侃侃躲过这致命一击。石傀儡竟然与莫漓一样都是敏捷灵动型的,莫漓心中暗叫遇到对手了。

一名爬行的裸女与那石傀儡以高速在山路空地上飞奔着,时不时相互碰撞发出金铁相击的声音。那石傀儡的两柄短锤也是法宝,力大势猛让莫漓不敢硬接。而莫漓的灵刃爪一击也只能破开石傀儡外面光滑的石膜很难伤及筋骨。

既然石傀儡的关节小腹等要害都有石膜防护,莫漓便注意到了石傀儡胯间支起的那个石棒。莫漓扭动娇躯,双乳甩动,一手的灵刃爪刺向石傀儡的面门,引得石傀儡举锤撩打。另一只手的灵刃爪向那石傀儡胯间的石棒抓去。当莫漓的手被锤子震得发麻时,另一只手的灵刃爪已经将那骇人的石棒切成了数段。莫漓性感的嘴角上扬,心中想也算为那石碑中的浮雕女子报仇了吧。

哪知道胯下石棒被切后,那石傀儡竟然浑身剧烈颤抖,仿佛怒极般的疯狂起来。其速度和力量都瞬间提升。打得莫漓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赤裸的娇躯被追得香汗淋漓。

就在莫漓一愁莫展的时候,她突然看到那石碑上竟然有一缕黄光连接那石傀儡,莫漓心中有数,连忙扭身向那石碑掠去,而那石傀儡紧随其后举锤砸来。

莫漓跑到石碑旁,用灵刃爪向石碑抓去,咔嚓一声,石碑仅仅留下五道浅浅的爪痕,未能伤及内部。就在此时莫漓裸背处锤已到,莫漓一个翻滚那锤子砸在地上泛起了火星。莫漓眼中灵光一闪,一下跃道那石碑旁,石傀儡飞起身形,双锤同时砸下。莫漓避无可避,一脸惊恐只能双手举爪硬抗这一击。可是当那双锤即将碰到莫漓的幽蓝色灵刃爪时,莫漓美腿腰肢用力扭身倒立飞转身,两腿一字马露出湿润的肉瓣,正好躲过砸下的两锤。那动作在莫漓修炼母犬诀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但现在却可以灵活使用。

石傀儡的双锤直接砸在给它供应能量的石碑上,石碑粉碎。那石傀儡快速转身又像莫漓冲来,莫漓左躲右闪,不一会那石傀儡就动作缓慢最后不动了。莫漓飞身到傀儡正面,双爪多次攻击才挖出那金丹傀儡的灵核。

「嗯,不错。值得奖励!」拓跋黄鼠略微满意,然后从手中拿出一颗烈性春药粉红色的小丸塞进莫漓肥厚的肉穴里。剧烈的淫欲会刺激莫漓的战斗,谁让她的魂魄现在不再以天冲魄为主而是以负责淫欲的淫精魄为主了呢。果然莫漓俏脸红润起来,一双纤手向肉穴阴蒂摸去。

「不行,忍着!」拓跋黄鼠不悦的说道,莫漓心中暗恨,但只能收回玉手,驮着主人继续向山路爬去。只是莫漓两腿不时的夹紧摩擦一下,好能缓解阴道内麻痒般的饥渴。

终于爬上了水瓶状山峰的顶端,一座黑色琉璃瓦的宫殿映入莫漓的眼帘。那宫殿古朴的青铜柱已经发绿,再不见当初金灿灿的样子,石质甬道上也杂草丛生几乎看不到原貌。而莫漓注意的是,宫殿旁立着的两个金丹期石头傀儡。

「别怕,有主人帮你。你去牵制它们吧。」拓跋黄鼠见到两个金丹期石傀儡,抚摸了一下莫漓的裸背说道。母犬诀达到三层后,驯犬人可以暂时将母犬的真元吸收,或者将真元注入母犬体内。拓跋黄鼠轻拍莫漓的一下就将他凝聚的金属性灵气一下注入到莫漓的体内中。

莫漓无奈,只得咬着银牙向那守门的两只石傀儡冲去。在拓跋黄鼠的真元和烈性春药的催动下,莫漓的灵刃爪变得更加凝炼。一爪便击穿了石傀儡的手肘,让一只石傀儡的巨剑落下。而代价是另一只石傀儡的铁棍抽打在了莫漓的美臀上。若是以往的莫漓,必然会骨断筋折,可是现在莫漓的美臀似乎有一股泄劲,将那铁棍的力量泄去七分,但也打的莫漓滚飞出去,浪叫不已。

莫漓忍着美臀上的伤痛,扭身坐起向拓跋黄鼠跑去。此时拓跋黄鼠正在给金光剑充能,见到莫漓过来,用小孩般的小手再一次抚摸莫漓水淋淋的肉穴。莫漓体内的真元一下被拓跋黄鼠吸收大半,金光剑充能完毕。

那一只石傀儡手肘受创行动暂缓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股强大的灵压袭来,拓跋黄鼠那柄锈蚀的小剑骤然金光四射,向那受创的石傀儡斩来。莫漓见到金光剑眼中神色复杂,心想就是此法宝击破了自己的癸水珠,将自己重创后被驯化成了母犬。想到这里肉穴里竟然渐渐再次泛出了水滴……

「咔嚓」一声,莫漓的灵刃爪都无法击穿的金丹期石傀儡被一下劈砍成两截。

「莫漓母狗,你若修炼母犬诀到第五层便可有此剑的威能了。」拓跋黄鼠收起金光剑傲慢的说道。莫漓只能揉着受伤的美臀浪叫几声作为回应。

仅剩下一只石傀儡了,拓跋黄鼠显然不想帮忙,他盘膝坐在菱儿母狗的裸背上继续观赏莫漓扭动赤裸的娇躯和巨大石傀儡的淫靡战斗。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那用巨棍的石傀儡终于轰然倒地。而莫漓也忍着香肩一棍以伤换伤的刺穿了它的灵核。拓跋黄鼠见到莫漓美臀和香肩的红痕棍伤小嘴不削的瞥了瞥,表示对于莫漓战斗力的不满,然后骑着菱儿母狗进入了那黑色琉璃瓦的宫殿。

宫殿紧闭的大门被念力打开,映入莫漓眼帘的便是七八个屏风挡在大殿前厅,那屏风上满是灰尘上面用黑色墨汁喷画着一只只奇形怪状的野兽。那些野兽有几笔戴过的双头狼形怪兽,有的精致异常的三足乌鸦。不过更让莫漓奇怪的是,每个屏风上都隐隐泛出红色光芒。待莫漓再次观看,那红色光芒又消失不见了。这奇怪的现象包括之前给石傀儡充能时石碑放出的黄色光芒,都是自从莫漓开始修炼那姹女决后才能看到的。

「你这笨母狗,受了这么重的伤,看来只能我独自进入了。」拓跋黄鼠见莫漓一瘸一点的爬行着,心中一阵厌烦,心想这母犬还是修炼不足,若是再修炼个一年半载就好了。于是狠狠抽打莫漓的美臀作为惩罚,同时将莫漓体内的真元再次吸收大半后,独自走进那屏风围成的大殿前厅中去。

而莫漓却心中暗喜,她本没有受到如此重的伤势。甚至包括香肩的棍伤都是她故意装的,因为这仙府敌人越来越强,莫漓若想逃生就不能被一直被驱使战斗,而拓跋黄鼠又想将自己好好驯养,不会让自己送死。所以莫漓才装作受伤,即便被拓跋黄鼠吸收大半真元,也好过进入无休止的战斗中去而累得筋疲力尽。当然这也是莫漓灵智未受损才会如此,若是其他母犬诀三层的女修母犬早已将拓跋黄鼠作为不离不弃的主人,随着他进入一场场惨烈的战斗中去了。

果然当拓跋黄鼠进入那大殿后,那殿内便飘起了一层白雾将三女阻隔在外。而屏风内的野兽也开始张牙舞爪起来,殿内隐隐出现风雷之声。

身旁失去了拓跋黄鼠的菱儿母狗和王惜灵母狗在大殿外都有些瑟瑟发抖,那是母犬找不到主人时的恐惧。菱儿母狗颤抖着娇躯,爬到莫漓身旁一边呻吟着一边张开朱唇含住了莫漓的乳头。不知道为什么这菱儿母狗在晚上激烈的交欢后,总是喜欢嘴巴里含住莫漓的乳房睡觉。那似乎是对未来恐惧的一种母性安慰吧。

莫漓俏脸一下红润起来,刚刚的战斗让她忘记了阴道里翻腾的烈性春药,如今美乳被含住莫漓一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躺在地上张开大腿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挑逗着自己的肉穴上的肉粒。

「啊~ 」莫漓轻轻呻吟了一声,吸引得王惜灵母狗也爬了过来,一条香舌舔舐着莫漓肉穴处翻开的两片红色阴唇。莫漓媚眼如丝,娇喘不已,但是也眉头紧皱。她厌恶现在的自己,这种除了战斗就是交欢的生活。她多么希望那个拓跋黄鼠就陨落在那大殿的禁制中,这样她就不用永远的过着这种母狗般的生活了。

可是让莫漓失望的是,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那几个殿内的屏风同时被金光剑气穿透,屏风画中的水墨野兽也纷纷碎裂,大殿内的雾气渐渐消散露出手中持剑的拓跋黄鼠。拓跋黄鼠看到殿门口三女赤裸的搂抱在一起缓解淫欲的样子便小眉毛一挑,抽出戒尺向三女走来。

「啪啪啪!」「你们主人在解除禁制时,你们这些母狗竟然在此欢愉,该打!该打!该打!」拓跋黄鼠狠厉的说道,打得三女哀嚎不止。莫漓轻揉着左侧美乳,被那戒尺打的痛楚要比石傀儡的一棍还要痛上几倍,若是自己没有灵智,就是这戒尺的痛打也足够让一条母狗屈服了。

那宫殿极大,也是禁制重重。三女扭动着淫荡赤裸的美臀进入到了大殿的深处,莫漓背上依然驮着盘膝的拓跋黄鼠,仿佛莫漓美丽的肉体便是他永远的肉蒲团一样。而莫漓也是心中一片厌恶,这个拓跋黄鼠似乎和寻常男子不同,他只是命令其他母狗和自己交欢奸淫。但除了偶尔抽打撩拨一下自己的肉穴外,似乎并不想对自己做什么。如果他和自己交欢,那或许可以趁着对方射精时击杀他。

于是在一次夜晚的疯狂交欢时,莫漓曾经妩媚的爬过来,对着拓跋黄鼠扭动美臀,让他看到自己腿间滑腻的肉穴多么需要男人的插入,可是等待她的是戒尺狠狠的抽打。几次后莫漓便放弃了勾引拓跋黄鼠的想法,或许他觉得自己的身子脏吧,莫漓失望的想到。

就在莫漓驮着拓跋黄鼠胡思乱想的时候,戒尺再次抽打了莫漓乳房侧面一下。莫漓知道这是让自己停下的指示。此时他们已经进入殿内极深处,那殿内的偏殿、角屋、暗室一间间一座座,甬道也七拐八弯多如牛毛。若不是裸背上的拓跋黄鼠有宝图,莫漓肯定觉得自己已经迷路了。

不过莫漓也厌恶那张宝图,有一次莫漓见到一处甬道的石灯闪过一缕金芒,那定是禁制。便想驮着拓跋黄鼠进入,结果美臀被戒尺狠狠抽打,不得不改变方向让他躲过了禁制。莫漓心中叫苦,她本想让殿内禁制消耗拓跋黄鼠的灵力甚至击杀他,可是他却依靠宝图躲过了层层禁制,让莫漓的计划失败。若是他再得到这仙府内的邪恶法器,那自己光屁股母狗的日子何时才能出头呢。

此时莫漓眼前是一个宫殿内的花园,在宫殿内聚光石的作用下,这方圆数百丈花园中古树参天、万木争荣,莫漓竟然看到紫色的瑞灵芝,在书上说那是有万年才形成啊,还有千年琼花,那灵草灵木让莫漓一下眼花缭乱起来。

「不要贪吃,这些都是石头雕刻的,若是轻易动了有可能触动机关禁制。」拓跋黄鼠见莫漓和另外两只母狗左顾右看以为她们想吃这些看似万年的草木,才警告说道。莫漓听后翘鼻一嗅,这花园内果然没有丝毫灵草灵木的香味,反倒有一股陈旧枯萎的死气。不过那花园内的一草一木真的栩栩如生,也不知道是哪个有怪癖的上古修士雕琢而成的。

而拓跋黄鼠却将目光望向那花园中心处一个精美玉台上的宝物,那玉台上雕刻着一名上半身赤裸丰乳细腰的妖娆女子双手捧着一个瓶子,那瓶子仙气缭绕一看就不是凡品。而女子身下则是无数巨爪,獠牙,带钩的触角将女子下半身美腿啃食得血肉模糊,甚至有锋利的触手插入女子的肉穴中。可是本应该巨痛的妖娆女子却深情的看着这瓶子,仿佛下半身痛苦得不是自己一样。

玉台上十分简单就是放着一个普通的瓶子,那瓶中巴掌大小,仔细看上面尽是裂纹,好像碎裂后又被人从新黏上一般。但是没有拿到手中,不知道是原本的花纹还是裂痕。

「莫漓母狗,你选一只母狗让她过去探路!」拓跋黄鼠玩味的说道,他似乎想测试一下失去智慧的母犬诀三层母狗到底能有多少智慧。而这可为难了莫漓,她知道穿过石雕花园爬到那玉台前九死一生,若是让菱儿母狗或者是王惜灵母狗去探路,筑基期修为的她们就是去送死。

「不选就你去!」拓跋黄鼠说道。莫漓没有办法,只好扭着美臀爬到王惜灵母狗身边,用纤手拍了拍她的脑袋。莫漓心中滴血,她已经见过太多的痛苦。可是在选择谁去探路的时候,她还是让不太熟悉的王惜灵母狗去了,毕竟菱儿是自己的徒弟。

「嗯,还算聪明!王母狗,你去把那个瓶子给我拿过来!」拓跋黄鼠点了点头说道。

王惜灵母狗已经失去了灵智,主人拓跋黄鼠的话就是她唯一的命令。只见古铜色肌肤的王惜灵,扭动着肥大的臀部,三纵两跃的向那片石雕花园内跑去。那石雕的草地灌木不知道被她撞碎了多少,那石雕十分的脆弱,有些被王惜灵跑过的一阵风便会吹断。

修炼姹女决的莫漓看到整个石雕花园似乎都活了起来,各种植物的石雕纷纷闪烁出灵光。而王惜灵却豪无察觉,她依然遵循着主人的命令赤身裸体四肢着地的跳跃奔跑着。突然那些灵花灵草的石雕都好像刺猬一样喷出了无数的细小的触手,那些触手的顶端都是犹如针头一样的尖刺。

「嗷!」王惜灵就发出一声嚎叫后,便被无数触手穿过娇躯定在了半空中,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起来,健美的娇躯不到几个呼吸间便成为一具干尸。而吸饱了她鲜血的那些石雕灵木都缓缓开出了艳红色的小花,一股血液的腥味伴随着一股艳香飘进莫漓的鼻中。

菱儿母狗吓得连忙靠向莫漓,微张的檀口向莫漓的丰乳乳头含去,仿佛受到了惊吓要找到母亲的乳房逃避。莫漓连忙扭身躲避,她不想让菱儿母狗和自己因淫荡的姿势被主人惩罚。

一道金光剑的剑芒向那石雕花园斩去,只见那凌厉的剑芒刚刚斩到一颗石雕巨树便被凝滞便慢,然后被大多石雕分解,最后发挥不出一成威力。若是将整个石雕花园开出一条路恐怕需要百年。

「嗯,原来这样!似乎是个玄妙的法阵呢。」拓跋黄鼠摸了摸下巴看着宝图说道,他的感情没有丝毫波动仿佛刚才王惜灵的惨死没有发生一样。

端详了半晌,莫漓怀疑那宝图内根本就没有这吸血石雕花园的破解之法,否则盘坐在她裸背上的拓跋黄鼠也不会寻思如此之久。

「看来只能力敌了。」拓跋黄鼠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从莫漓的裸背上跳下,反手揪了一下莫漓凸起的乳头引得莫漓呻吟一声,最后从储物袋中拿出几个小阵旗来。莫漓心中暗泠,这个拓跋黄鼠虽然其貌不扬但是本事却不小,不仅有强力法宝金光剑,还可以将自己驯化为母犬,最后竟然还懂得阵法。反观同样是金丹修为的自己除了单灵根修炼神速外一无是处。

半个时辰后,拓跋黄鼠的阵法布置完毕。只见一道黄色土桥滑过花园内的吸血石雕树木,径直跨向那玉台前。

「你驮着我去!」拓跋黄鼠跳上莫漓的裸背,戒尺轻打莫漓的美臀说道。

莫漓轻吟一声,纵身一跃,赤裸的女子身体便踩在那黄色的土桥上。莫漓心中也是害怕,于是加快速向那玉台奔去,几个呼吸间,便越过间隔九十余丈的距离来到玉台前。

「莫漓母狗,待我拿起瓶子,然后我们就顺着土桥跑回去!」拓跋黄鼠此时极其谨慎的吩咐道。

莫漓心中暗恨,眼巴巴的看着坐在自己裸背的小孩状主人又将获得一件秘宝。那瓶子虽然卖相普通,但莫漓却看到瓶中隐隐有绯色光芒,在结合浮雕与山口外的女子和瓶子的媾和雕像,这瓶中定是某种邪宝。

就在拓跋黄鼠用念力将瓶子提起,然后快速飞向他的小手上时,异变突起。瓶子离开玉台的那一刹那,玉台上的浮雕中女子手中的瓶子碎裂了。一瞬间那女子的美丽上身丰满的双乳便被身下的巨爪,獠牙和带钩的触角撕得粉碎。然后那巨爪,獠牙,带钩的触角竟然破开玉台向莫漓和她裸背上的拓跋黄鼠袭来。战斗神经灵敏的莫漓感觉到那一击要比六阶妖兽全力一击还要强力。

「去挡住它们!」危机时刻拓跋黄鼠喊道。此时那瓶子正飞在半空中被拓跋黄鼠的念力控制着。

莫漓见状觉得自己若听从拓跋黄鼠即便生还恐怕得也重伤,而且今后将永远成为拓跋黄鼠的母犬,再也不能翻身。于是心中一狠,蛮腰一扭,一下甩开了背上的拓跋黄鼠,然后向那半空中的瓶子叼去。

瓶子入口,就在莫漓的唾液口水黏到了叼着的瓶子上时,那看似普通的小瓶突然寸寸碎裂,但一个瓶子状的绯色光华一下融入莫漓的口中,然后莫漓小腹处的花苞印记同样发出绯红色,那朵花苞竟然渐渐开放了起来,几片嫩叶向花苞两侧伸展开,那印记从手指甲变大了一倍。

不过此时莫漓没有时间理会自己小腹的温热的印记,生死之间的她将碎裂的瓶子向拓跋黄鼠一甩,拓跋黄鼠在被莫漓甩飞的半空中见到漫天的瓶子碎片小脸一沉。紧接着莫漓的灵刃爪便向拓跋黄鼠面门袭来。不过拓跋黄鼠也在莫漓反击前吸收了莫漓一小半的真元。

在这一瞬间,莫漓心中一狠,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若是此时不借机会杀死拓跋黄鼠今后便永为他驯育,永远是一只光屁股只知道战斗和交配的母狗,即使将来战死自己的名声也将被中土世人所唾弃。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万柳山庄第二章、天魔劫第三章、五行欲法阵第四章、心魔与道心第五章、天理盟第六章、陷阵第七章、通祭塔第八章、圣女与王女第九章、圣女性奴第十章、生擒圣女第十一章、北狄大战第十二章、大胜北狄第十三章、姬家功宴第十四章、踏上危途第十五章、母狗诀第十六章、沦为母犬第十七章、母畜求生第十八章、淫坠反击第十九章、炼淫瓶第二十章、郎情妾意第二十一章、又见琼华第二十二章、手中玩物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第二十四章、娼妓之羞第二十五章、游街接客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第二十八章、船奴遇险第二十九章、东夷肉奴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性奴天魔第三十二章、贵人相助第三十三章、五玫强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