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仙漓录 > 第十九章、炼淫瓶

第十九章、炼淫瓶

玫瑰圣骑士 2020-09-23 00:57:44

第十九章、炼淫瓶

云雨过后,莫漓和王凌志都疲倦欲死,赤裸的男女拥抱着躺在一起。王凌志将头重重的枕在莫漓柔软的胸脯上,黝黑古朴的脸颊埋在莫漓丰乳的嫩肉中。而莫漓却轻轻的玩弄着王凌志的秀发,可是心中却想着若这是欧阳衍有多好。

「莫师姐,我定会娶你的!」王凌志深情的说道。

「羞死了!师弟莫说了。」莫漓捂着俏脸娇吟着说道,心中却有几分喜悦。

「还叫我师弟吗?」王凌志轻轻拍打了莫漓滑腻的美臀说道。

「那便叫你王郎吧。」莫漓有些羞涩的说道。

「那我便叫你漓儿吧。」王凌志有些兴奋的说道。

「……」两人旋即陷入了沉默中。

「王郎,你可是我第一个男人,且要对我好一些啊。我的处子之身被那邪修用法器破的,我现在一切都给你了,将来你可不能欺负我。」莫漓突然说道。言外之意就是你还要怜爱我,不可把我当成主动迎合的淫荡女子轻视我。不过莫漓的处子之身却是在给师尊欧阳衍晋升时被法器夺取,莫漓显然并没有说实话。

「待我们出去,我便向宗内请命。退掉乔灵珊的婚事,到五玫宗迎娶你。」王凌志雄壮的说道,他听出了莫漓的意思,而且在刚才的交欢中已经深深的被莫漓的妩媚肉体所吸引。肉棒抽插在莫漓名器肉穴里的感觉要比那些坊市里凡人美妓好上千百倍。

「你有未婚妻?」莫漓问道,然后伸出玉手将王凌志搭在自己腿间的大手拽开。

「只是天武宗各个老祖互相引荐的规矩,我就见过她三五面,我师父端木元和她爹乔阳荣是好友。在我还是筑基期弟子时两个老祖便将我和乔灵珊的婚约定下了。」王凌志有些尴尬的解释道,大手又再次移到莫漓腿间,轻轻的抚摸着她的滑腻肉瓣。

「可是这么做,乔家小姐要多伤心啊。」莫漓细声细语的说道,只是这次却没有阻止王凌志手指对自己肉穴的挑逗。

「还是漓儿体贴,不过我既然没有和乔家完婚,也与那乔家小姐不熟识,那便可以退掉。只是要与师父费些口舌罢了。」王凌志狡辩说道,他把退婚说得轻描淡写,但莫漓知道根据中土礼法退掉婚约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还是等到我们脱困再说吧,现在只能今朝有酒今朝醉了。」莫漓感慨的说道,她两腿间的肉瓣被男子粗糙的手指揉捏得汁水淋漓。

「是啊,只能今朝醉了。」王凌志一个翻身将莫漓再次压在身下。

「哎呀,你还要来吗?」莫漓哀求道,可是美臀却迎合似扭动起来。

「是你想梅开二度吧~ 」王凌志一下亲吻住莫漓的朱唇说道,他抚摸莫漓肉穴的手指已经满是渴求的淫水。

旋即莫漓看到王凌志再次翘起得直挺挺的肉棒妩媚的一笑说道:「王郎你累了,这次我要在上面嘛。」

王凌志飒然一笑平躺下来,莫漓一翻身便骑坐在王凌志的腰间,粗大的肉棒再次插入莫漓湿漉漉的肉穴里。莫漓体内姹女决也再次换发出醉人的荡漾,带动着莫漓的小蛮腰轻轻的画圆式的扭动着,一个个阴道里的肉箍时而松弛时而紧绷的按摩着王凌志的肉棒。

莫漓轻轻的上下起伏着,她双手按着王凌志的下腹让他不能主动迎合,让肉棒抽插的节奏符合体内真元的流转速度。

姹女决第一层已经突破,本来莫漓想休息一会。可是男女欲望如干柴烈火,哪里容得上休息。再不到一个时辰里,莫漓便梅开二度,再次运行姹女决第二层起来。

和第一层化欲为念不同,第二层讲究在男子一次次的抽插中控制体内的真元,让真元可以按照姹女决的周天进行。不过莫漓并不打算这么做,她控制着真元,在每次肉棒深深插入的时候,莫漓的真元便如同海浪一样冲击着癸水清流录中被封锁的穴道,此时她便在冲击带脉中的维道穴。

「咕叽咕叽!」随着莫漓腰肢的扭动,那肉棒插入莫漓肉穴的频率也越来越快。王凌志少有的那么享受,作为男子不用耕耘反由女子全部代劳,自己只需要一躺便可享受男欢女爱。莫漓此时却已经娇喘连连,她的额头鬓角、乳沟裸背都已经有汗珠泌出。王凌志想翻身让莫漓躺下,却被她双手阻止,于是只能一双大手捏着莫漓汗水淋漓的双乳,尽情感受女子丰乳的柔软与滑腻。

「哈哈,嘻嘻~ 」莫漓在娇喘中突然笑了起来,她这几天来根本就真元冲击失败的维道穴终于被姹女决的化阳为元突破了,拓跋黄鼠盘踞在那里的真元也被莫漓冲散。想着自己距离回复成为正常女人又近了一步,那种喜悦怎么能不让莫漓笑出来。让人在无尽的喜悦中莫漓再次高潮,阴道剧烈的抽搐着,那一道道肉箍和媚肉都在吸吮着王凌志的肉棒,那种刺激男人怎么能忍受,肉棒再次喷出白色液体。莫漓的娇躯一下挺直起来,然后无力的爬在王凌志那健美的胸膛上,再也没有一丝力量。

而王凌志也爱极了这个交欢时还在欢笑的师姐,她的那种美妙感觉是王凌志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王凌志都陷入到莫漓的诱惑中去。

当太阳高高升起后,莫漓被菱儿的小手拍醒。她眯着眼睛看着高悬的太阳,以及阳光下菱儿饥饿的样子,然后用手挡住太阳翻个身再次睡去。和男人做爱太累了,那种用尽全力的交欢让莫漓的腰肢有些酸痛。

在中午时刻莫漓才翻身爬起,她依然无法直立,但是昨晚已经有了重大突破的莫漓心情无比的好。她看到王凌志正在一旁的篝火边烤着一片片鹿肉,当莫漓看到王凌志的时候,那古铜色的男人开心的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此时莫漓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她连忙红着俏脸去找昨夜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的布条。

「漓儿,你别找了,就这样也挺好。」王凌志看着莫漓双峰抖动,凸起的粉嫩乳头以及扭动着肥嫩翘臀的样子说道。

「那可不行!我是中土女子,怎么能不守礼。」莫漓找到了那几根布条后,一边穿戴起来遮挡住女子的私密部位,一边严肃的说道。当她看到王凌志看她眼神从淫荡变成了尊敬,莫漓心中才安定了下来。

男女这层纸一旦被捅破后,便再无太大的顾及。在莫漓吃过几片鹿肉后,王凌志的大手便再次从后面伸出捏住了莫漓的双乳,手指不停的揉搓莫漓凸起的乳头。

「王郎,不可。天黑前不可行房。」莫漓用力甩开王凌志的双手后说道。

「漓儿,这岛上只有你我,有何不可。」王凌志有些憋闷的说道。

「礼法自在心中,若你我如此胡闹,那与娼窑妓馆的堕落男女有何不同。」莫漓突然厉声说道。

「漓儿何必如此生气,我不再胡闹便是了。我这就砍下几棵大树,为我们修建一座小屋。」王凌志有些害怕莫漓的说道。

「那便辛苦王郎了。」莫漓收回严厉的表情,浅笑说道。待王凌志走后,莫漓才脱下腿间的布条,上面已经满是肉体渴求的淫水。

几次拒绝王凌志的交欢请求后,王凌志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更加敬重莫漓起来。作为金丹修士,虽然不能在仙岛飞行,但砍伐树木,用灵力将原木切成木板倒是易如反掌。不到一天,那木屋已建雏形。

夜晚在莫漓让菱儿泻身昏睡后,莫漓便妩媚得脱光衣服,扭动赤裸美臀,俏脸微红的爬到王凌志身边,一下搂住他雄壮的虎腰,白皙的脸颊和双乳贴在他宽广的后背上。

「漓儿娘子,为何与白天的矜持不同啊。」王凌志虎躯一阵却开玩笑的问道。

「白天我是王郎眼中的妻子,自然要肃穆雅致。晚上我是王郎肉棒的妻子,自然要淫荡一些了。」莫漓笑吟吟的回答道,并且好像一个小妻子一样温柔帮助男人宽衣解带。

一天的压制让王凌志的肉棒再次粗大跳动起来,看得莫漓心中小鹿乱撞。莫漓很想用小嘴亲亲那让自己欲生欲死的肉棒,可是好于面子才侃侃忍住。哪有行房第二天就给男人舔肉棒的正经女子呢,莫漓随即打消了这个诱人的念头。

肉棒再次插入莫漓水淋淋的肉洞中,阴道内一阵久违的填充感让莫漓兴奋的娇躯都在轻轻颤抖。自己的双乳随即被男子的大手抓住,丰乳被揉搓捏挤,那肥嫩的乳肉荡漾不已。

姹女决第二层再次被莫漓运用起来,这次是冲击下一个被封锁的穴道……

莫漓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她真的觉得自己以前都是白活了。那男女交欢的满足感,还有那种男子对自己的呵护,让莫漓无论是心头还是阴道都热了起来。

七天过去了,一座简陋的小木屋也被王凌志修建起来。用藤条捆绑起来的木墙虽然还漏风,不过这总算比以天为被以地位席的做爱强多了。王凌志还特意给菱儿在木屋旁又修建了一个更简陋的小木屋,虽然这个小木屋更像狗窝,不过也勉强够菱儿住的了。

七天内,莫漓已经突破了七个大穴,如果这样下去再过几个月癸水清流录的大周天便可以重新运行了。而莫漓现在也可以勉强扶着木墙走路,而不用好像母狗一样趴着爬行。当然这些都是每晚和王凌志行房才进展如此之快,莫漓和王凌志也更加相互依赖起来。

见到莫漓驱逐邪功有了进展,王凌志也欣喜若狂,只是他并不知道莫漓之所以能有所进展,与他每晚在莫漓肉穴中的埋头苦干有着莫大的关系。而莫漓也不打算告诉他,若是可能倒是想瞒着他一辈子了。

木屋内简陋至极,唯一扎眼的便是一张占了半个屋子的大床。王凌志并不是巧匠,所以大床是整张木墩制成的显得原始而厚实,就算莫漓和王凌志在这床上交欢个三日三夜也不会弄塌此床。

而莫漓也不再用布条遮羞了,她采集了很多大树叶用手搓的藤条串连,形成了一件连衣裙。那叶绿色的衣裙配上莫漓白皙的肌肤和秋水般的容颜,犹如行走在凡间的林中仙子一样。可是菱儿依然一丝不挂,仿佛还在坚守着拓跋黄鼠要求母狗赤裸的命令。

一个月后的深夜,在那简陋的木屋里一男一女在粗糙的树墩床上搂抱在一起。女子撅着美臀,男子爬在女子身后肉棒狠狠地抽插着女子的肉穴。女子面色潮红浑身香汗淋漓,娇躯伴随着男子力量而前后摆动,带得一双垂下的美乳也跟着波动起来。突然女在浪叫中哈哈一笑,肉穴里喷出了大量的淫水,紧接着四肢无力的躺倒在床上,男子的肉棒一下滑出了女子的阴道。

「漓儿你怎么了?」王凌志关心的问道,这是今晚第三次交欢了。王凌志在莫漓那充满魅力的肉体上充满了力量,特别是那水淋淋的肉穴更是让他的肉棒流连忘返。

「王郎,没事。我的癸水清流录终于打通了!」莫漓开心的说道,在这一个月中,莫漓除了来红事的那天外,每晚都和王凌志交欢两三次。而已经金丹期肉身被洗髓的莫漓,就是女子的红事也要比寻常女子短上很多。寻常女子大概需要三到七日,而莫漓这样肉身经过洗髓修炼的修士大概只需要一两日便结束了(好羡慕)。

终于在今日,封锁癸水清流录经脉的最后一点阻塞被姹女决调动的真元疏通,这如何能让莫漓不高兴万分呢。于是莫漓口无遮拦的对着王凌志说道。

「漓儿,你竟然能在与我行房时修炼?」王凌志好奇的问道。

莫漓心中一泠,显然是刚才打通癸水清流录的最后经脉时的高潮中有些忘乎所以了,以至于有些失态。可是话已经说出去,难道还要矢口否认吗?

「王郎,那邪修的驯犬决将我原本道法癸水清流录的经脉堵塞了,我不得不使用秘法,将经脉重新打通,而这秘法便只有在与你行房的过程中才能修炼。」莫漓擦了擦额头上的香汗说道。

「漓儿你是用的采阳补阴的秘法吗?为何我丝毫未觉得真元有所亏损啊?」王凌志也有金丹修为,他当然在古书中知道这种修为的基本方法。

「我的姹女决不似那种拙劣的功法,更注重男女之情爱。」莫漓解释说道。

「姹女决,从来不曾听过。我只听说过大多数男修在使用炉鼎时修炼的是黄龙经秘法。我们天武宗虽然是名门正派,但也不阻止男修士购买女子炉鼎来增进修为。」发泄过后的王凌志最喜欢聊天,他忙说道。

「我也听说过此等功法,不过若是五玫宗的人修习必将被格杀的。」莫漓咬着银牙说道,她多少听说过有些门派支持门下弟子修习炉鼎之法,可是作为女修士却对此法恨之入骨。

「我也很厌恶此法,所以我也从来不去过问此法,我觉得那些当作炉鼎的女子太过可怜了。」王凌志坚定的说道。

「还是我的王郎是个真男儿。不过你说得太过豪迈,若真有女炉鼎任你采摘,你能坐怀不乱吗?」莫漓轻轻的搂住王凌志的虎腰后说道。

「嘿嘿,主要是太贵了,一个筑基期的女炉鼎要几百块灵石。哎呦,你掐我干什么!」王凌志一边说一边吃痛,然后再次和莫漓裸身拥抱在一起。

刺眼的阳光照射着莫漓绿叶衣裙外的白皙肌肤和精致的玉足,莫漓运转癸水清流录,久违的癸水珠重新在丹田内被呼唤出来,那晶莹的水滴在莫漓的手心处浮空旋转,映出莫漓开心得红扑扑的俏脸。

癸水珠忽然变大,有着西瓜大小,然后向仙岛的五色护罩击去。

「叮」的一声,癸水珠与那护罩一碰便被翻腾着崩飞,而仙岛的五色护罩丝毫未损。莫漓轻叹一口气心想看来金丹期的灵宝是丝毫无法撼动这仙府的护罩了。也就是说自己和王凌志在护罩消失前无法离开此岛屿。

此时的莫漓已经完全打通癸水清流录的经脉,并且将母犬诀的经脉关闭,只不过因在拓跋黄鼠的项圈下修炼母犬诀过于猛烈,导致莫漓金丹中期的境界跌落到了金丹初期。不过对于能从全身赤裸的母狗重新变回修真仙子,即使掉一个小境界莫漓也是愿意的。何况回到五玫宗后各种灵丹妙药一应俱全,只需要假以时日自然会晋升的。

莫漓一边行走一边采集着这仙岛内的千年灵草,不过这些草药大多是天然形成的并不是药园,所以大多数灵草都对炼气和筑基期有效果,而对于金丹期来说最多能成为一个药引。而且莫漓和王凌志都不是炼丹出身,对于丹药只懂得皮毛,就算将这些草药全部采集也无用处,只能看着腐坏枯萎。

不过这方圆百里的仙岛也算不小,莫漓觉得或许有一两颗天地灵草也说不定呢。而且莫漓特别喜欢重新行走的样子,再也不用好像猪狗一样在地上扭着屁股攀爬了,这让莫漓多走了好一会。

走到天色发暗,莫漓才回到木屋。菱儿全身赤裸吐着香舌的跑了过来,除了摇着尾巴就真的好像一只母狗一样。莫漓看得心中一阵悲凉,那个温文儒雅的张家大小姐菱儿的模样,怎么也无法和眼前这个腿间流着淫水的淫荡母狗重合到一起。

「菱儿,别怕。师父已经复原了,这就给你打通经脉。」莫漓搂着菱儿的头温柔的说道。于是将自己的真元输入菱儿的体内,希望改变菱儿体内母犬诀的周天。而莫漓自己驱除母犬诀都是依靠机缘巧合,驱除菱儿的体内运行的母犬诀又谈何容易呢。

「漓儿有什么发现吗?」王凌志的声音从木屋内传来,他正在修补屋内的桌凳,让它们看起来更美观一点。

「有些千年草药,不过你、我和菱儿都用不上呢。」莫漓赤足走进屋内,坐在床上叹气的说道。

「这些草药竟有千万年之久,看来这岛上的禁制恐怕在百年内无法消除了。」王凌志一边用手削着木板一边说道。

「唉~ 」莫漓轻声叹息。此时她已经恢复,心中又有些不甘了。自己本为统领兖州欧阳衍的正妻,结果还未过门便出现了这个事。若是现在能出去,自己定然给王凌志些好处,然后去兖州与欧阳衍结婚。可是这护罩却将自己与这花花世界隔开了,怎么能不叹气呢。

当夜莫漓有些心事,她躺在床上王凌志的肉棒在她的肉穴里熟练的抽插着。莫漓有一声没一声的轻轻呻吟,每次抽插莫漓都觉得自己距离兖州齐候正妻的身份越远。

王凌志一身闷哼,肉棒里射出了曾让莫漓无比兴奋的白浆时,莫漓却简单的浪叫几声后,便下床用树叶擦了擦自己的肉穴。然后翻身上次睡觉了,再也不给王凌志第二次机会。

就在莫漓因为心中的不甘而辗转难眠时,一声轻轻的浪叫时隐时现的传递了过来。那个曾经出现在她识海的绝美女子轻轻呻吟着出现在了莫漓神魂的面前。

这次那女子身上的刑具更重了几分,只见女子从美颈开始便缠着一根青铜管,那青铜管好像为女子的赤裸娇躯量身定做一般,一丝不差的绕女子无限美好的上身缠着,特别是双乳更饶着乳根缠绕而上,穿过女子乳头上巨大的乳环,跪着的两只美腿被青铜管缠绕得强制叉开,最后那青铜管直接插入女子腿间的后庭处。

青铜管里散发着丝丝缕缕的水蒸气,那女子原本白皙的肌肤已经被烫得得粉红,特别是紧贴着那发热青铜管的肌肤更是红润得犹如玫瑰花瓣。而绝美女子的肛门更是被烫得红通通的喷出清水都冒着白气。

绝美女子的肉穴这次却空闲了下来,不过犹如花瓣一样的阴唇依然外翻着,花瓣上穿着的青铜环上依然拴着铃铛。绝美女子的纤手双手分别平举着两个沉甸甸的法球,只要法球不平举了那青铜管内便会被注入滚烫的热水。

「烫死我啦,它们是想把我煮着吃了吗?还不如直接煮着吃了呢,好痛啊~ 」绝美女子映入莫漓识海后便痛苦的哀嚎着。看得莫漓浑身发冷,小时候她被热水烫过纤手,那种火辣辣的巨痛持续了几个时辰才好。而这个美丽的女子竟然全身都缠着青铜管,然后里面流着热水。那种浑身的巨痛又被青铜管禁锢不能挣扎的酷刑,让莫漓都觉得浑身痛楚。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莫漓可怜的说道。

「我帮过你,啊,嘶~ ,求你也帮帮我啊。那个小瓶,对你没有用,却可以让我解脱,啊~ 」绝美女子因为双手没有平举被重新注入的热水烫得浑身颤抖,一双迷人的媚眼都瞪得巨大,朱唇都痛得咬出血来。

「好的,给你那个瓶子,你便可以不受这番酷刑吗?」莫漓连忙神使一扫,将识海内的小瓶抓在自己神魂的手中。

「是的,若我重新获得法力,我定然将那些折磨我的妖灵剥皮炼魂啊~ 」绝美女子恶狠狠的说道,却再次被注入的热水烫得哭泣哀嚎。

「那我怎么给你呢,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怕你手一动那热水便会再次流入折磨你呢。」莫漓满脸同情的说道,她也是在邪修的手下被羞辱折磨过,深深的知道那绝美女子无助与可怜。

「啊,你看到我小腹处的花纹了没有。将那小瓶按入我小腹的花纹即可。」绝美女子明睦一闪,满是凄苦的俏脸上扬起一丝笑意的说道。此时莫漓才看到,那女子的小腹处竟然有着和自己相同的花苞状印记,只是那印记十分的暗淡,若不是仔细观察几乎看不出。不过为了让莫漓看到,女子竟然魔功一运转,让那印记微微泛出粉红色的亮光来。那亮起的印记犹如一朵含苞欲放的花朵,其中纹理要比莫漓小腹上的复杂十倍不止。

「就是这里吗?」莫漓一边用纤手抚摸女子的小腹一边问道。

「就是这里,你将那炼淫瓶放在我的淫纹上便可。」绝美女子跪在地上,仰起俏脸在痛苦之余竟然有些妩媚的说道。就在此时,莫漓神魂小腹的印记也微微亮起,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眷恋让莫漓痴痴的盯着手中的绯红小瓶。

莫漓微笑着,将那在神识之海中泛着绯红色光芒的小瓶子在绝美女子眼前一晃,轻轻的放在了自己的小腹处,莫漓神魂小腹处也泛起了粉红色的淫纹,只是那淫纹比绝美女子小得多,然后小瓶在莫漓的小腹处消失不见了。

「不啊~ ,你这个贱妇!」绝美女子眼睛瞪圆,眼角几乎裂开。她剧烈的扭动娇躯,引发了巨量的热水涌入青铜管,滚烫的热水流过女子丰满的双乳,流遍女子每寸肌肤,最后流向女子的肛门。绝美女子的小腹渐渐被热水灌得胀起,可是这些巨痛并没有让绝美女子屈服,她依然恶狠狠的瞪着莫漓,仿佛想一口咬死她。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万柳山庄第二章、天魔劫第三章、五行欲法阵第四章、心魔与道心第五章、天理盟第六章、陷阵第七章、通祭塔第八章、圣女与王女第九章、圣女性奴第十章、生擒圣女第十一章、北狄大战第十二章、大胜北狄第十三章、姬家功宴第十四章、踏上危途第十五章、母狗诀第十六章、沦为母犬第十七章、母畜求生第十八章、淫坠反击第十九章、炼淫瓶第二十章、郎情妾意第二十一章、又见琼华第二十二章、手中玩物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第二十四章、娼妓之羞第二十五章、游街接客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第二十八章、船奴遇险第二十九章、东夷肉奴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性奴天魔第三十二章、贵人相助第三十三章、五玫强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