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仙漓录 > 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

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

玫瑰圣骑士 2020-09-23 00:57:57

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

莫漓化作蓝色遁光向扬州五玫山飞去。心中却时而平静时而焦虑,平静在于一切都进入正轨自己将以齐侯妃的身份回到五玫宗;焦虑的是自己还要隐瞒三年中与王凌志夫唱妇随的生活。前几日还和王郎道别让他去退婚,这几日自己便继续成了齐侯妃与那王凌志再无瓜葛了,原本要厮守的夫妻从此天各一方心中自然有些没落。此次去五玫山莫漓想收拾一下自己在水枚峰的行囊,再赶到兖州五玫宗去见欧阳衍做他的正妻。

当莫漓看到雾气缭绕的五玫山时,心中更是一阵烦乱。她甚至想一走了之,这样便不会在欺瞒师尊和中土大义间做出抉择了。看着这自己住了几十年的五玫山,心想若是自己成为齐侯妃便要将欧阳衍带回五玫山让他远离兖州的种种是非,成为原本自己心中爱慕的那个男人。

五玫山实际上是由六座山峰组成,是巫夷山脉的一缕分支。主峰为宝枚峰,其余五峰分别为土玫峰、金玫峰、水枚峰、火玫峰和木玫峰,因那形状犹如玫瑰所得名。莫漓从莫家被恩师欧阳衍救出后便在水枚峰修炼,从炼气期到筑基期最后到达金丹期,数十年的时光都是在此地修炼。对这里的感情要比莫家还要强上几分。

不过莫漓现在却看到,五枚峰护山大阵全开,其中雾气缭绕仿佛有什么强敌环伺一样。护山大阵中隐隐有风雷之声,便是寻常金丹期的修士也不敢硬闯。

莫漓悬空停在五玫山护山大阵外,手中蓝芒一闪将那大阵防御激活。因莫漓在仙岛时被北狄邪修拓跋黄鼠所擒,除了本命法宝癸水珠在丹田内,和后来拓跋黄鼠还给莫漓的游心簪防身外,其余储物袋衣物等都在拓跋黄鼠陨落时遗失在黑色宫殿的石雕花园中。所以莫漓并没有可以通过五玫山护山大阵的玉牌,她只能激活大阵示警让里面的人知道外面有人拜访。

护山大阵示警不到十几个呼吸间,便见那大阵雾气一分,出来两个身穿土黄锦衣的男弟子,看得莫漓一呆,这五玫山内只有女弟子,何时出现了两个土玫峰的男弟子呢?神念一扫两个男弟子都只有筑基初期修为,而且探头探脑模样紧张。

「道友为何要触动大阵禁制。」一个身穿土黄锦衣的男弟子问道,莫漓见他眼珠乱转,手里紧握着一件小剑状的法宝,好像随时就要战斗的样子。只是他见到莫漓有金丹修为不敢造次罢了。

「现在五玫山谁在管事?」莫漓以长辈的身份质问道,心想三年不见这土玫峰弟子的仪态风姿越来越差劲了。

「道友是何人,五玫山谁人管事与你何干?」那弟子竟然顶撞莫漓起来。还没等莫漓说话,那两个土玫峰的弟子便退回护山大阵,气得莫漓干跺脚。

癸水珠飞出,攻击在大阵上泛出点点蓝光。不是莫漓想破阵,她只是想引出真正的管事者,而不是自己在这里干等。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那雾气再次一分,竟然出现一个狼眼犬面,身穿黑色狼皮衣服异族男子,那男子手持一把泛着绿芒的桦木弓,不怀好意的打量着莫漓,特别是用那如犬鼻般的鼻子狠狠的嗅着莫漓。莫漓神念一扫对付竟然有金丹中期的修为。

「你是谁?」那异族男子和莫漓同时问道。

「你这女子真他妈的有趣,竟然跑到这里来问我是谁?五玫宗的地方也是你这婊子一样的女人能来的吗?」那异族男子似乎嗅到了什么味道,又见到莫漓生的美丽打趣的问道。

「休要满嘴喷粪!我是五玫宗的莫漓,我不认得你,你怎么会在五玫山里?」莫漓嘤然有声的问道。

「水玫仙子莫漓?哈哈,那水玫仙子早在几年前便陨落了,有人见过她在海上赤身裸体的尸体。其坟墓便在这水枚峰上。再说你这婊子腿间一股淫水的骚味,你是不是刚接过客人骚屄没擦干净便来此冒充水玫仙子呢?」异族男子狞笑的指着莫漓问道,羞得莫漓俏脸通红。她在巨舰楼船上的确没有洗澡便匆匆离去,没想到竟然在此处被这如同狗一样灵敏嗅觉的男子闻到了自己的那个味道,作为女子情何以堪呢。

「纳兰狈,什么事这么动怒啊?圣女让我们守护山门不可节外生枝的。」在那护山的雾气中另一名男子的声音传来。

「有个婊子装成水玫仙子,到这里来骗吃骗喝!」异族男子怪声怪气的回答道。

此时雾气中在出现另一名异族男子,那男子生得瘦小精壮,一身褐色草原皮甲,露出满是精壮肌肉的大臂,手持一把斩马刀,看起来气定神闲的样子。莫漓神念一扫,心中一惊对方竟然有金丹顶峰的修为。

「我便是水玫仙子莫漓,谁说我死了?找一个五玫宗的金丹期弟子见我!」莫漓唤出癸水珠,秋水般的双目冰冷的看着那精壮汉子说道。

那精壮男子见到莫漓,放肆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莫漓能感觉到男子的眼睛直往自己酥胸和两腿间的肉里盯。然后对着那个叫纳兰狈的异族男子低声说着什么。

「我说老狈啊,上门的买卖你怎么能往外赶呢?」莫漓听到那金丹顶峰的精壮男子说道,只是那男子说话声音极低,若不是莫漓修炼过母犬诀便是修为再高上一两个境界也是听不到的。

「纳兰豹,你的意思是?」那叫纳兰狈的异族男子摸了摸形如犬鼻的鼻子问道。

「宗门内让我们准备六十名南方汁水丰润的淫女参加万淫大会。这不现在还差两个,这个送上门来你不要?难道再要到外面去抓不成?」叫纳兰豹的精壮男子狞笑一下说道。随即两人同时大笑起来,若是没有听到他们说话还真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哦,既然道友自称水枚仙子,那我们姑且就信了。我二人常在草原说话粗俗了些,还请仙子见谅。那便进山内稍息片刻吧。」那叫纳兰豹的精壮汉子一改刚才的不削,稍微客气的对莫漓大声说道。

「北狄鞑虏想暗算我?」说罢,癸水珠引出一片冰凌向二人散射飞去。那二人连忙躲闪并拿出灵宝防御,等二人灰头土脸的在冰凌中飞出,莫漓早已化作一道遁光远去了。

「这婊子想跑?」「追!」纳兰狈、纳兰豹连忙祭出飞行法宝向莫漓飞去。

莫漓本以为能够逃脱,可是那纳兰豹速度极快,飞行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向莫漓靠拢。莫漓一惊连忙再次催动法力,癸水珠的速度再增加了几分。

可是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那两人已经再次赶上。那纳兰狈弯弓搭箭,莫漓只听见弓声,那泛着绿芒的箭矢已经飞到眼前,莫漓连忙在癸水珠的翻身躲避,若是莫漓没修炼母犬诀前她定然中招,可是现在已莫漓的不下于妖兽的灵敏,自然勉强躲过那必杀的一箭。可是癸水珠的速度又慢了几分,那二人似乎马上变会追上了。

少有这种战斗经验莫漓精神紧张,突然她想到了在南海郡郗北晶送她的储物袋。连忙掏出那个精美的储物袋,拿出一张金光灿灿的符箓- 光遁符,这种高阶符箓制作极难,所以在市面上珍贵异常。

只见莫漓将灵力注入那符箓中,符箓金光更胜,莫漓的遁光一瞬间化作一道刺眼金光,以数倍的速度消失在天边,只留下半空中发呆的纳兰兄弟二人。

莫漓累得香汗淋漓,在一处密林内打坐休息。那光遁符好是好,可是消耗灵力极其巨大,不到一刻钟莫漓的灵力便捉襟见肘了。于是莫漓只能收了那光遁符找一处隐秘地方打坐调息,只是这符箓用过一次后金光大减,看来用不了几次了。

莫漓刚刚吐纳完毕一个小周天,一股残忍冰冷的神识便将她锁定了。莫漓娇躯一冷,远处两股遁光向她飞来。莫漓心中叫苦,连忙再次召出癸水珠,向天边逃去。

「这婊子的骚水味道酸中带甜,隔着百里我都能闻到。你看,这不在这里吗?一会抓回去定要让我先肏!尝尝这婊子的骚水。」追击中纳兰狈小声对纳兰豹说道。

「这婊子秘法众多,先稳住她再说吧。」纳兰豹也低声说道,默认了纳兰狈的提议。听到他们对话的莫漓在遁光中暗暗叫苦,没想到竟然能遇到天赋嗅觉的跟踪高手,而且还是能嗅到自己肉穴上的淫水味道,真是羞死了,可是想着想着下面却渐渐湿润起来,更让莫漓羞臊不已。

「这位仙子莫走,我二人没有恶意,可否随我们返回五玫山呢。」纳兰豹大声的呼唤,那声音亲切异常,若是莫漓没有听到他们刚才的对话,或许真的会停下来,毕竟这里是中土扬州。可是现在莫漓却只能再加速几分,她知道一旦落入他们手中和当年落入拓跋黄鼠手中无异,必是被调教成淫奴。只是莫漓始终想不到为什么时隔三年五玫山竟然成为一伙淫贼的地盘了。

眼见那二人飞遁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那纳兰狈再次抽箭搭弓瞄准自己。莫漓轻叹一声,再次拿出光遁符输入灵力,只见一道金光莫漓再次消失在天边。纳兰二人却也不急,他们相视一笑犹如猫捉老鼠般的向莫漓飞遁的方向追去。

这次使用光遁符连半盏茶的功夫都不到,莫漓的灵力便要消耗殆尽。当莫漓停下来时,手中的光遁符在自动燃烧化作了一团灰烬。莫漓心中暗叫糟糕,若是那二人再次追来自己将如何是好呢。就在此时莫漓发现不远处有一条大河,仔细辨认一下那便是淮河的支流了。心中一喜,计上心头。

不一会天边两道遁光飞来,还是纳兰狈纳兰豹两人。

「奇怪了,这婊子的骚水味道到这里便不见了。」纳兰狈抽了抽他特有的犬鼻迟疑的说道。

「定是借着水遁逃了。」纳兰豹看着脚下奔腾的大河说道。

「不能,小弟的灵鼻就算一滴醋流入大湖,几十里外我也能分辨出来。」纳兰狈自信的说道。

「你确认那婊子的味道就消失在此处?」纳兰豹问道。

「不错,我确认。不过那酸中带甜的骚味还真好闻,那婊子也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惜了!」纳兰狈有些失望的说道。

「嘘~ ,那定是潜入水底了。待我的紫电眼看看~ ,有老兄我在,保证弟弟一会便能肏到那小娘们。」纳兰豹双目异变,犹如真豹子般圆形的双瞳变成了两道竖纹,而且放出淡淡的幽光顺着河道扫视而来。

那大河河底某处,莫漓正在被癸水珠包裹着听到上方悬浮着的纳兰兄弟二人的对话。本以为失去味道后二人定会知难而退,没想到那个金丹顶峰的纳兰豹竟然还有紫电眼这种绝技。若是被他发现了,那自己再也没有灵力逃窜了,莫漓心中渐渐紧张害怕起来,一种死亡的威胁涌上心头。

就在纳兰豹用紫电眼扫视河道时,突然不远处河道内突然水花迸起。一名身穿蓝色衣裙的妖娆女子面带惊恐,由水中飞出化作一道蓝色遁光向西南飞去,转眼不见踪影。

「嘿嘿,这婊子还想跑。」纳兰两兄弟狞笑一下,全速追击而去。

半个时辰后,一名肤如凝脂的女子身穿肚兜和亵裤裸露着香肩和白皙修长的大腿,浑身湿漉漉的在河水中游到岸上。河水让红绸肚兜紧紧粘着女子的娇躯上,隐隐见到胸部的凸起,而亵裤也贴了女子的肉穴上勾勒出柳叶状的肥嫩阴户,一双赤足走在河沙铺成的河岸上留下一连串的小脚印。

那个犹如落汤鸡的女子正是莫漓,半个时辰前她拿出了那精致储物袋中的傀儡符,让这傀儡穿着自己的外衣裙子鞋袜,化身自己的模样,引得那两个异族人追去。而莫漓却让癸水珠包裹,不让身体淫水的味道外泄,慢慢在河道底下游动,直到看到一个小码头旁才浮上水面。

看到那些低矮的石屋莫漓用纤手抹了一把俏脸上的水珠,迈开赤足缓缓的向那片石屋走去。此时天色已经渐渐发黑,莫漓需要在一处人数众多的地方隐秘起来,否则纳兰兄弟再折返回来,神识一扫自己便再也逃无可逃了。

莫漓见到那些低矮的石屋全插着粉红色的布条做的旗子,心想这种石屋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就在此时一名醉醺醺的男子向莫漓走了过来,见莫漓这身打扮便咧嘴一笑问道:「小娘子,十个铜板行吗?」说罢一只脏手就向莫漓裸露的香肩抓来。

「啪!」的一声,那男子被莫漓念力形成的玉手打了个大嘴巴,牙齿飞落,摔倒在地,人事不醒。

此时莫漓黛眉微皱,她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每个小港口的周围最不缺少的便是这种石屋建造的简陋娼窑了。而莫漓这种赤足穿着肚兜的样子,恐怕要比这里的妓女还要暴漏几分。中土礼法中便是妓女外出拉客也是要穿鞋子的,若是赤足那便是极大的失礼,几乎与赤身裸体一样。

此时天色将黑,大多数的娼窑刚刚开张,码头上的力工和船夫还在旁边的酒馆畅饮,得再等上一个时辰嫖客才会到达高峰。像这种娼窑但凡有两个小钱的商人是不会光顾的,都是那些每日赚不到几十个铜板的苦大力才会到此处发泄。接客的女子也大多是四十多岁丰乳肥臀的的熟女。

「呦,这是哪家的姑娘啊。长得真俊,怎么穿成这样,你妈妈对你真恨啊。」莫漓刚刚走进那石屋群落便有几个年老珠黄的女子对莫漓说道。

「你们这里哪家窑子最大?」莫漓冷眼看着一个稍微顺眼的妓女问道。

「那,那边二层小楼那个。」那妓女见莫漓秋水般冰冷的双眸心中一阵寒意涌来,不知道这个妩媚的女子为什么会那么吓人,连忙说道。

整个石屋群落的核心处是几处二层的石屋组成,十几个穿着粉红和黄绿色的女子正在屋外,招首弄姿的吸引着客人。娼妓不能用正色,所以这些女子的衣服都是以水红、黄绿和靛蓝色为主,而且衣着暴漏,低胸的胸口处还有「下娼」字样,让人一看便知是干那个行当的。

莫漓不理会那些妓女诧异的眼神径直走入二层石屋中,石屋外一个身材矮小的老鸨正在洗刷碗筷,见到莫漓进屋匆匆跑来问道:「唉,姑娘,你是哪家的?进我们这奴娼坊做什么?」

「给我找一间客房。」莫漓淡淡的说道。

「呦,姑娘,你是来接私活的吧。看你这样一定是和相公吵架了,不要紧的,来我们这就对了。包你有口吃的。」老鸨见莫漓赤足、裸腿、穿着肚兜,以为莫漓是因家庭贫困接私活的暗娼。

「我只要一间房间,再多说一句话我保证你的脑袋搬家!」莫漓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灵石,然后说道。

「哎呀,贱婢有眼不识泰山,还望仙子饶恕啊。」那老鸨见到莫漓拿出一块灵石,立刻知道了莫漓是修真之人,这哪里若得起,连忙就要跪下扣头。

「站好,就像没事人一样,不可泄露我的行踪,否则你定死无全尸,若是你办得得体这灵石便是你的了。对了,一会再给我找几件衣服。」莫漓念力一动,就让那老鸨无法下跪说道,吓得老鸨连忙招办。

莫漓坐在一间只有一张床的房间内,盘膝打坐恢复着剩余不多的灵力。身边漂浮着一个上面画着一只眼睛的灵符箓,这符箓名为天眼符凡是进入该符箓监控区域的修真者都会被符箓示警,而被监控的修真者除非修炼过秘法否则很难察觉自己被监视了。这种符箓也是高级符箓,和光遁符、傀儡符一样在坊市中有市无价。

就在此时那天眼符发出示警,纳兰兄弟正在沿着河道返回中,莫漓睁开美睦身上泌出了紧张的香汗。

「您叫我?」老鸨点头哈腰的问道。此时隔壁房间内已经传来了男女交欢的浪叫呻吟声了,老鸨以为是这龌蹉声音打扰了仙子修行连忙过来道歉。

「给我找个男人进来。」莫漓说道。

「什么?」老鸨惊讶的问道。

「我要接客。找个身体好的。」莫漓一张冷冰冰的脸突然妩媚起来说道。

一名魁梧的男子在老鸨的指引下走入了莫漓的石屋,见到穿着肚兜露着裸背和双臂,貌若天仙的莫漓便长大了一口黄牙的嘴巴。

「我的亲娘啊,老子生下来也没见过如此漂亮的女人啊。」那魁梧男子到莫漓的媚态连迈步都不会的向莫漓扑来。莫漓念力一扫,那男子一下就昏厥了过去。

「唉~ 」莫漓一声轻叹,慢慢脱去肚兜,露出雪白丰满的双乳,然后又用念力脱光了那男子,最后让那男子魁梧的身体压在自己半裸的娇躯上。

不一会,两道冰冷的神识扫过莫漓锁在的位置。压在男子身下的莫漓听到自己正上方有人说话。

「妈的,这里骚水味道太浓了。我分辨不出这里哪个是那婊子的淫水味道了。罢了罢了,老狈这次算是丢人现眼了。」纳兰狈的声音传来。

「我再看看!」纳兰豹说道,紫电眼的目光扫过每间石屋,当扫过莫漓的屋子时,莫漓脱下亵裤完全赤裸,轻轻扶着在娇躯上压着的那魁梧男子的躯体,慢慢上下窜动,让那男子的样子好像正在和莫漓做爱一样。果然紫电眼扫过后,并没有看到莫漓压在男子身下的美丽容颜,仅仅看到莫漓白皙肉体和丰满的双乳,稍作停留便换到另外一个房间了。

莫漓心中松了一口气,把那昏迷的魁梧男子放在身边长出了一口气。就在此时,一股母犬诀的灵觉突然报警。莫漓连忙跨坐那男子两腿间,轻轻的扭动美臀,俏脸埋在男子的胸口处。果然那紫电眼再次扫视回来,吓得莫漓泌出一身冷汗。

那紫电眼反复扫过三次后,莫漓听到正上方的纳兰豹失望的说道:「看来这次是不行了,金丹期的女修士就是难缠。她已经不在这里了,走吧,回去好好把火气发泄在那些婊子身上。」

天眼符随着纳兰兄弟离去,示警结束。莫漓一下瘫坐在那男子魁梧的肉身上,此时才发现昏迷男子的肉棒已经高高挺立,并且插入了莫漓的肉穴中,气得莫漓连忙起身,只觉得眼前发黑,羞得脖子通红。

身穿一身水红色开叉长袍的莫漓走在坊市中。那长袍小腹有个心形的镂空,让莫漓品平坦的小腹和精致的肚脐裸露着。那两侧开叉的长袍,开叉很高几乎都要到了莫漓的胯骨。更让莫漓羞耻的是在长袍左胸处明晃晃的写着「下娼」两个字。还有那露着脚面的小瓢鞋和完全裸露的小腿,都让莫漓羞臊异常。

这身衣服是石屋群落里最保守的衣服了,莫漓在离开前没有办法只能穿上。她也可以等老鸨给她再拿些正常的衣服,可是她又怕天亮后迟则生变,万一纳兰兄弟不死心,再次回来,再带来几个能发现自己行踪的能人异士那自己可就完了。

走在坊市中,很多人都差异中带着蔑视的看着莫漓。坊市大多数都是修真者行走,但凡是个有脸皮的女修士都不会穿成这样。这套衣服是凡人下等娼妓需要穿的衣服,即便在凡人的城镇中都会被鄙视,何况是在修仙者的坊市中呢。而莫漓也不想再多穿这种下贱的衣服,她见到坊市间的一家衣服店便扭动翘臀走了进去。

「出去,贱妇不得进入!」一个扫地的学徒见到莫漓的穿着这下贱的衣物,离开拿起扫把对着莫漓说道。那学徒只有炼气期三层的修为。莫漓金丹流转,一股灵压一下将那学徒吓得跪着地上。

「给我拿一件看得过去的衣服。」莫漓不理会那跪着地上的学徒想殿内掌柜说道,那掌柜修为也就是在炼气五层左右。

「哎呀,姑娘啊,你这身打扮。我这小店不敢卖你东西啊。」掌柜精通世故,知道进来的女子修为远高与自己便低声下气的说道。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万柳山庄第二章、天魔劫第三章、五行欲法阵第四章、心魔与道心第五章、天理盟第六章、陷阵第七章、通祭塔第八章、圣女与王女第九章、圣女性奴第十章、生擒圣女第十一章、北狄大战第十二章、大胜北狄第十三章、姬家功宴第十四章、踏上危途第十五章、母狗诀第十六章、沦为母犬第十七章、母畜求生第十八章、淫坠反击第十九章、炼淫瓶第二十章、郎情妾意第二十一章、又见琼华第二十二章、手中玩物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第二十四章、娼妓之羞第二十五章、游街接客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第二十八章、船奴遇险第二十九章、东夷肉奴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性奴天魔第三十二章、贵人相助第三十三章、五玫强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