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仙漓录 > 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

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

玫瑰圣骑士 2020-09-23 00:58:09

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

莫漓第一次被当成炉鼎任人采摘,她感觉自己的真元元阴在高潮的颤抖中顺着阴道向那尖嘴猴腮的男子肉棒内流动着。那种感觉让她想起了母犬诀中戴着驯犬决的狗链被拓跋黄鼠强制调动真元时的恐惧。

子宫剧烈的颤抖蠕动着,那高潮持续了几十个呼吸。而莫漓刚刚平复下来,那阴道内的肉棒再一次九浅一深的缓慢插入。莫漓的子宫因肉棒深深插入再次的抽插剧烈的抽搐起来,阴道里的每个肉箍都不自觉的放松开来,让自己体内精纯的水灵真元从阴道向外面喷射出去。

一股亏空的疲惫袭来,体内真元的流失让莫漓浑身发沉。可是那肉棒再一次猛烈的插入时,那巨大的吸力让莫漓的子宫、阴道被迫活跃的抽搐着。一股刚刚凝成修补身体的真元和一部分剩下的真元都被吸光了。高潮迭起的快感让莫漓都要发疯了,不受控制的快感让莫漓心生一股难以描述的无力感。

「不,不要啊!」莫漓哀求道,可是一部分真元已经被那尖嘴猴腮的男子的男子吸取走了,虽然吸取的不多但是那种不适应的感觉让莫漓害怕。莫漓终于知道那些女奴炉鼎的苦楚了,被强制高潮中渐渐的吸取真元,那种恐惧中的绝望和兴奋确实会让一个女人疯掉。旋即她又有些同情紫媚,那个曾经端丽冠绝的温婉元婴女修士被禁锢,即当千人骑的妓女又当人人采摘的炉鼎,持续了百年后竟然还能深深爱着欧阳衍而没有疯掉。而莫漓仅仅一次叠加的炉鼎吸取,便有些就些精神错乱的感觉,若是被吸取百年那自己肯定会发狂疯掉的。

那尖嘴猴腮的男子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后。「啵」的一声拔出肉棒,然后盘膝打坐吸收从莫漓体内流出的真元来。而莫漓却在刚才的高潮迭起中累得瘫软在床上,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嗯,果然是金丹女修士的元阴,让我的筑基境界又提升了不少,若是今日好运或许能凝成假丹。」那尖嘴猴腮的男子丑态毕露的自言自语说道。

「饶了我吧。」莫漓疲惫得眼睛都睁不开哀求的说道。

「你这淫妇,杀夫弃国。我就要肏得让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修为慢慢流失,还得放浪兴奋得扭腰吐舌。」那尖嘴猴腮的男子看着莫漓妩媚的样子说道。然后拿出一颗黄色丹药掰开莫漓的嘴巴用念力送入莫漓的咽部,让莫漓一下吞了下去。

「这是什么啊?」莫漓被迫吞下药丸,睁开疲惫的美睦问道。

「荡妇欢,你没吃过?」那尖嘴猴腮的男子问道。被贬为娼妇的女修士吃春药更是家常便饭,要不怎么熬得过轮奸般的接客呢。

「不行啊,我已经累得要死了。」莫漓啜泣着,想吐出那刚入肚的丹药却被那男子用念力将莫漓想扣入咽喉手指荡开。

「你放心,我已经对你包夜了。今晚你只属于我。」那尖嘴猴腮的男子笑嘻嘻的说道,而莫漓却吓得娇躯冰冷。

不一会莫漓便感觉一股火热的淫欲从小腹升起,虽然自己已经很疲惫但是那淫欲依然让娇躯心跳加快,呼吸加重。很快那火热的淫欲便让莫漓坐在床上,分开美腿,一只玉手扒开自己滑腻的肉穴,轻轻的挑逗那发硬的阴蒂起来。

只见在一张床上,那尖嘴猴腮的男子面色平静的打坐调息。而身旁的艳丽赤裸女子却肌肤粉红,媚眼如丝的岔开美腿坐在床上,一只玉手揉搓美乳,另一只玉手挑逗阴蒂,不一会泛白色的淫水流下来,弄得女子两腿间水光粼粼。

那尖嘴猴腮的男子一睁眼,吐了一口气后。轻蔑的看了莫漓一眼,然后拍了拍莫漓的胯骨,莫漓连忙蜷起美腿翻个身子,岔开大腿跪着床上等待这男子的再次恩宠。

男子的肉棒再次插入莫漓的肉穴中,还没等抽插莫漓就浪叫了一声,肉穴内的肉箍好像一只软绵绵的小手温柔的套弄住男子的肉棒。那尖嘴猴腮的男子舒服得也呻吟一声,便继续开始九浅一深的抽插着莫漓的肉穴。

莫漓那熟悉的刺痛又麻痒的感觉再次随着男子的肉棒涌入了阴道,自己的淫欲更强了,她不停的扭动配合着,仿佛想让这肉棒刺穿自己的子宫一样。九次浅浅插入后第一次深深插入,莫漓一阵浪叫没有高潮。然后男子继续那九次浅浅的抽插,让莫漓的阴道奇痒无比,然后再一次深深的抽插,这次莫漓如愿以偿的高潮了起来,真元再次随着阴精向男子肉棒上的吸力引去。

「啊,啊~.好爽啊!」莫漓浪叫着,她似乎已经迷上了这种被吸取真元的绝望高潮。那高潮持续了近九个呼吸,莫漓的肉穴随着呼吸也抽插了九下,娇躯内的元阴真元也分为九次喷射而出。而那尖嘴猴腮的男子的肉棒依然坚硬无比的插入在莫漓温暖的阴道内,阴道内的肉箍都已经在高潮中崩溃似的一丝力量都没有了。

「别,让我休息,啊~ 」几次高潮后的莫漓感觉到眼前发黑,一阵阵疲倦欲死的感觉让她有些心慌意乱。莫漓感觉自己就要死掉般,心脏不停的猛跳,贝齿都上下打颤的哀求道。

那尖嘴猴腮的男子看着莫漓流着口水的悲惨模样,再次拔出了肉棒,盘膝打坐起来。而莫漓再次累得昏倒在床上,就保持着岔开腿的姿势,连动都懒得动了。可是渐渐的一股阴道的空虚感连带着一股淫欲传来,莫漓不得不呻吟着再次扭动娇躯,用手指轻轻的挑逗自己肉穴的肉粒。

「完了。」莫漓心中暗呼,无论是春药还是男修士的采阴补阳的交欢,莫漓都一刻也不能休息。莫漓感觉到自己每一块肌肉都在痛苦的抽搐,身体里每条神经都在呼唤莫漓休息。可是在那春药的作用下,莫漓根本无法从兴奋中停止下来。再这么下去肉身崩溃只是时间问题,可是谁会在意一个被惩罚娼妓哀嚎呢。

莫漓作为逃跑的娼妇,被罚在坊市内接客自然无人替她做主。于是这个尖嘴猴腮的男子便通过关系对她进行采阴补阳,而且就是几日也不会把莫漓弄死,只是会让她累得扒了一层皮而已。

「小婊子是第一次被作为炉鼎?第一次被人采摘都很难受的,等习惯了你这小娼妇就会爱上这种被采摘的快感啦。我这黄龙经只是修炼到了一层,若是我师兄来定把你肏得爬上墙去。」尖嘴猴腮的男子一般打坐一边讥笑着说道,而莫漓此时正在挑逗自己的阴蒂自慰,娇喘连连的她只有娇吟的份了。

原则上娼妓身份的女修士是不可以用来做炉鼎的,至少在坊市中的娼妓不可以。成为娼妓的女修士有些是自愿的,她们修炼没有丹药和灵石,又因为资质或个性不愿在大宗门内拿取微薄的灵石。所以才卖身成娼妓,她们是希望通过出卖身体得到灵石来修炼的,又怎么会做炉鼎被人采摘呢。

还有些女子是家族或者自己犯了中土大罪,被惩罚为娼妇,就好像潘玉莲一样。这样的女子如果官卖到坊市娼馆内,也是不可以做炉鼎的。因为她们也需要在做娼妓的时候修炼,只是得到的灵石较少而已。历史上也不乏曾经被贬为娼妓后来境界突破被特赦的例子。即使不因为境界提升也可能因重大祥瑞或人老珠黄而被特赦。

不过对于宗门内的娼妇来说,被作为炉鼎是可能的。但是也不会被那么强烈的肆意采摘,一般是即将突破的弟子在宗门长老的特许下,和宗门内娼妓私下商量好,多给这些娼妓灵石丹药,她们愿意的情况下才可以暂时作为炉鼎。

但是无论是自愿为娼妓也好,还是被惩罚为娼妓也罢。这些女子都需要被中土的礼法审判司认证,然后通过罪行或长相,在美臀上永远留下小篆书写的名字,和妓女等级。除非女子修炼到元婴修为否则一旦被书写上了,即使特赦也要留在美臀上一辈子。所以绝大多数的女修士除非身处绝境否则不会自愿为娼。

比娼妓身份还低下的奴隶便不同了,对于那些罪大恶极的女修士,在宗门内就是作为炉鼎女奴使用的。无论她们是否愿意结果都是人人采摘,即使被强迫修炼也是为了将来被人采摘,其人生都异常悲惨。

而莫漓美臀上烙印着的潘玉莲,虽然罪大恶极,但念在她本身是中土修士,投降北狄后也没有做什么损害中土的事,才没有被贬为性奴。若是北狄族女修士早就被贬为性奴,戴着锁链,变成被任意榨取的炉鼎了。

莫漓纤手玉指轻轻的拨弄着自己的阴蒂,每次挑逗那勃起的黄豆粒大小的肉粒心中的淫欲便大了几分,泛白的淫水好像流不尽般的从阴道涌出。莫漓呆呆的看着这个男修士,和自己的娇躯扭动不安淫荡相比较,那个始作俑者的尖嘴猴腮的男修士,却闭目平静的打坐着,消化着刚刚从自己体内吸收的真元阴元。看样子自己好像是个欲求不满的淫妇,而对方好像是个道心平稳的修真者一样。

莫漓心中渐渐升起一种不甘,自己一向修习正统道法,每日勤奋修炼,好容易凝成金丹,难道自己这一身修为就是要为他们这些杂碎用来采阴补阳准备的吗?

仇恨和淫荡混合在了一起,姹女决第二层开始飞快的运行起来。莫漓的姹女决第二层并没有练成大圆满,而是仅仅控制真元打通被封锁的癸水清流录经脉后,莫漓便停止了修炼。因为莫漓认为那是邪功淫法,不削去继续修炼,毕竟癸水清流录才能让自己修成大道。

可是现在修炼癸水清流录的莫漓变成了炉鼎,癸水清流录在禁灵环的作用下丝毫起不到抵抗的作用,心法冰心诀也无法抵御春药荡女欢的挑逗。若是自己还坚守什么中土道统那痛苦的便只有自己了,谁会在意一个娼妇坚守的道统呢。

姹女决功法一用,莫漓那烦躁的淫荡感觉渐渐消失。化欲为念让莫漓被淫欲打乱的道心重新在一个姹女决的淫荡范围沉淀下来,身体的子宫和阴道都在焦躁不安中慢慢平息下来。莫漓不敢乱动,她的手依然在揉搓着自己的阴蒂,只是装给对面尖嘴猴腮男修士的假象。

莫漓甚至睡了一会,以让刚才过度劳累的心神得以修复。等到那猴腮男修士再次挺着肉棒爬过来,莫漓才睁开美睦露出妩媚和欲求不满的眼神。此时莫漓浑身都散发着性感的魅力,她见男人过来,双腿便热情的盘住男人的腰部,用自己柔嫩美乳抵在男人的胸膛,然后「咕叽」一声让男子的肉棒插入自己淫水泛滥的肉穴中。

那猴腮男修士插入莫漓的肉穴后便舒服得再次闷哼一声,然后便开始运功吸取莫漓的元阴真元。莫漓再次感觉到那插入自己肉穴的肉棒一股刺痛和麻痒传来,一运行姹女决那麻痒的感觉便可以忍受了。反倒是阴道内的肉箍开始按照一种频率蠕动着,体内都真元按照姹女决第二层的周天运行起来,这是莫漓第一次按照姹女决第二层运行真元。猴腮男子虽然感觉和上几次不同,但是依然按照九浅一深的规律抽插着莫漓的肉穴。

猴腮男子每次浅浅的插入,莫漓体内的真元便在化阳为元的心法下打通一条经脉,让姹女决第二层的小周天进展一点,当男子再一次深深的插入时,莫漓浪叫一声,子宫和阴道抽搐了几下但没有泻身。而姹女决控制的真元在巨大的淫欲下将一处经脉扩充起来,将那小周天的经脉运行巩固。

当第二轮九浅一深的抽插肉穴时,莫漓阴道内的肉箍已经可以按照姹女决的节奏把握男子肉棒的抽插。每一次浅浅的插入,莫漓姹女决二层的经脉便增加一份,而阴道蠕动的频率便越精准。

当第二轮深深的插入时,莫漓还是高潮了,她假装无法忍受的摇着头,用纤手抓着自己散乱的发丝,如痴如狂的浪叫着。可是抽搐阴道中输出的真元元阴却要比前几次少得多,阴道的抽搐也不像上几次那么强烈。

这次猴腮男子没有给莫漓休息的时间,他狞笑着任由莫漓的双腿缠在自己的腰间,强壮的胯骨开始加快速度熟练的抽插着莫漓的肉穴,一双怪手开始狠狠地揉搓莫漓已经凸起的乳头。

「怎么样,我厉害吧!」猴腮男子看着妩媚异常的莫漓,蔑视的说道。

「你快给我啊,再狠一点,我要被你肏死啦!」莫漓被肏得流着口水,吐着香舌,浪叫着说道。

「叫我什么?」猴腮男子问道,胯下的抽插慢了下来。

「相公啊!别停啊!」莫漓心中焦急,姹女决的小周天即将完成,猴腮男子却放慢了速度,这种等待的感觉让莫漓有些抓狂。

「我可不是你的相公,你得换个叫法!」猴腮男子讥笑的说道。

「大,大爷~ ,快点用力肏我啊!」莫漓恬不知耻的说道,她已经接受自己是一个接客娼妇的事实了。

「叫我爸爸。」猴腮男子脸上的讥笑更浓了。

「啊,亲爸爸啊,求你用力肏我吧。」莫漓心中暗恨,此男子吸收自己的元阴还让自己叫他爸爸,真是无耻之极,可是叫出爸爸后心里却有一股莫名的快感,肉穴里也分泌出了更多的淫水。

第三轮九浅一深的插入因为猴腮男子的用力,而加速了一些。当再一次深深插入后,莫漓的姹女决第二层终于完成了小周天的运行。只见莫漓小腹处的淫纹微微泛出光华,隐隐见到一个绯红色的瓶子和莫漓正在高潮中抽插蠕动的子宫相融合。

「啊,又来啦~ 」莫漓再次吐出香舌,秋水般的双眼瞪大。这次高潮并不是猴腮男子的杰作,而是姹女决第二层打通小周天后突然出现的快感导致。金丹处的真元顺着姹女决的经脉在体内游走着,将莫漓体内淤积的淫毒带回到金丹中,再通过高潮时的阴精喷射出去。而那些携带着淫毒的真元元阴恰恰被猴腮男子肉棒的吸力吸入自己的丹田内。

莫漓的淫毒是在仙岛时就被拓跋黄鼠种下,他的每颗粉色的春药都会变成催动女子淫欲,若是淫欲无法发泄那淫欲便会沉淀在体内变成淫毒。所以经常服用春药的女子会变得越来越浪荡,也会情绪极端都是如此。

莫漓体内的淫毒因为那二十多天的强迫修炼母犬诀,每日嘴巴和肉穴都被塞入强烈春药,又无法在高潮中发泄全部的淫欲,导致体内淫毒已经积累很多了。这次姹女决第二层将莫漓经脉内沉淀的淫毒通通渡给了猴腮男子。

那猴腮男子拔出肉棒,好像以前一样吸纳体内的莫漓的真元元阴。而莫漓则岔开腿保持着交欢的样子体内的姹女决却在进行第二个小周天的运行。

只见那猴腮男子再也不像上几次气定神闲了,吸收了莫漓体内淫毒的男子脸颊通红,真的好像一只猴脸一般红扑扑的。他的肉棒不自觉的粗大了起来,甚至在微微的跳动。那莫漓体内的淫毒都是烈性春药沉淀而成,若不是莫漓修炼过姹女决,仅仅这些淫毒就会让一个女子发疯。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只见那猴腮男子小眼一番,发疯似的扑向莫漓的酮体,再也没有以往的从容。

肉棒再次「咕叽」一声插入莫漓的肉穴里,猴腮男子一口咬住莫漓的乳头,疯狂的吸允着,引得莫漓一阵呻吟。而呻吟声更让那男子发疯起来,他拼命的抽插莫漓的肉穴,什么九浅一深都忘在了脑后,一双大手也在莫漓背上乱摸,仿佛能在莫漓裸背上的美肉上捏出水一样。

「嗯,啊~ 」莫漓全力运行姹女决,猴腮男子每次用力的插入都会让莫漓的姹女决小周天快上几分。而莫漓感觉已经可以通过呻吟、腰肢扭动,甚至阴道内的肉箍控制男子抽插的速度,有种将男子的肉棒玩弄于股掌上的感觉。

猴腮男子的肉棒上有股吸力,那是男子在发疯时也自动运用采阴补阳功法的缘故。可是这种吸力被莫漓阴道的蠕动和肉箍的开合渐渐抵消,反倒生出一种反吸力让男子欲罢不能。

就在莫漓姹女决运行第二个小周天时,男子的精关终于失守,白浆夹带着以往吸收莫漓的那些真元一下喷射了出来,只是那些淫毒已经被猴腮男子吸收了。回馈的莫漓的元阴和男子的元阳凝练精纯无比,莫漓小腹的淫纹再次一亮,姹女决小周天的真元更加凝聚起来,原本深蓝色的金丹阵粉芒流转,而和小腹中绯红小瓶融合的子宫也微微舒展开来,带来一阵无比的舒适。

猴腮男子已经倒地不起,红扑扑的猴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莫漓裸身一翻,用纤手摸了摸猴腮男子的鼻息,只见鼻息粗重还有口气。莫漓心中稍定,若是这男子死去,自己也必然再受到处罚。如今他昏迷不醒,正好给了自己休息的时间,便开始盘膝打坐起来,毕竟脚心的痛楚还需要真元疗养。只是赤裸身体,身旁还躺着一个男子,肉穴里也湿漉漉的让莫漓有些不适。

当太阳刚刚升起,娼馆内一片寂静中突然传来了脚步声。莫漓简陋的房间屋门打开,出现了苏仙仪焦急的脸庞。

「师,哦,不。潘玉莲,我来接你回五玫山受罚啦!」苏仙仪见莫漓身边还躺着一个男子便改口说道。

莫漓再次穿上了那个暴漏的写着「下娼」的长袍,被苏仙仪牵着禁灵环上的链子离开了娼馆。莫漓看到苏仙仪带来了一个北狄性奴来代替自己在坊市受苦,坊市才能将自己交换出来。那北狄性奴头发已经被剃光,戴着和莫漓一样的禁灵环,她的双乳穿着粗铜乳环,一只乳环上还挂着铜牌上写着「五玫宗性奴」五个小字,另一侧乳环上挂着的铜牌写着「筑基中期」四个小字。那女子腿间阴毛被退只留下北狄女人特有的翻着的肥厚肉瓣。那女子好奇的看着莫漓和苏仙仪,一脸轻松的模样。

「多谢主人带我到这里来,我一定好好表现。」那北狄性奴女子感激的说道。仿佛对她来说在这坊市的妓院便是天堂一样。

苏仙仪只是冷冷的瞪了那北狄性奴一眼,便吓得那赤裸女子跪在地上不敢动弹。而莫漓则有些同情的看着这个本应如花似玉的女子,却被剃了光头赤身裸体还穿着乳环。心想若是自己成为欧阳衍的正妻定要废止这种羞辱女人的酷刑。

出了坊市,到了一处僻静地方。苏仙仪才将莫漓放下,但没有摘除莫漓的禁灵环。

「究竟是怎么回事!」莫漓重新穿上水红色下娼袍,露着小腹和肚脐,面色冰冷的问道。

「具体情况作为弟子的我也不清楚,只是接到了师父(石青胭)的密函,告诉我们这些在五玫山的土堂弟子若见到师叔您,便让您以潘玉莲的娼妇身份伪装自己。因为五玫宗有人不想让您活着回去。」苏仙仪焦虑的说道。

「那便要将我扒光衣服任意羞辱我吗?」莫漓心中的怒火一下涌出说道。

苏仙仪连忙下跪说道:「弟子也没有办法,师叔你想,若不是如此昨日你便让冷长老杀了呢。」

「杀了也比如此被羞辱强,我毕竟……,对了冷长老是什么?」莫漓还想发作,但看到苏仙仪跪着地上温顺的样子,知道对她发火也无济于事,便问起了昨日那个元婴修士。

「师叔有所不知,您失踪的这三年里,五玫宗在五枚峰的基础上,合并了内外门,成立了金木水火土五堂。堂内人才济济,不过我们五枚峰的女弟子却有些受到排挤了,除了我师父外,其他的各个师叔都没有得到堂主的位置。昨日那个元婴修士便是执法堂的长老,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呢。」苏仙仪简短的回答道。

「五玫宗的人想杀我?那我就更要回去了!」莫漓心中暗恨的说道。

「是啊,我们听说师叔还活着都万分高兴。若师叔回到五玫宗成为了宗主夫人,那更是我们五玫山弟子的福气啊。」苏仙仪站起身来畅快的说道。

而莫漓却苦笑一下。心想如今自己不仅背着师尊和王凌志同居过,更是在如意帮的坊市内当了一夜的娼妓,自己哪里还有资格去做他的正妻呢。不过仔细想想那紫媚做过娼妓和炉鼎,纳兰燕也做过营妓,那么自己这个娼妇也算有资格当正妻了。

「那你们有何计划呢?」莫漓摸了摸美颈上的禁灵环对苏仙仪问道。

「还是得委屈师叔,您还得以潘玉莲的身份,上我们的去兖州的运奴船,然后自然无风无险的到达兖州的齐水码头。到时候师父将在那里接应您。」苏仙仪郑重的说道。

「大师姐为什么不亲自来到这里来接我?」莫漓好奇的问道。

「师父也被看得很紧,若是没有令牌不得外出的。」苏仙仪眨了眨大眼睛说道。

「如此也好。不过先将我的禁灵环解开吧。」莫漓轻叹一口气说道,心想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对方已经出动元婴修士来截杀自己,就算现在返回南海郡求助姬琼华也可能被人追杀。特别是见到五玫山那两个跟踪高手后,莫漓对自己越来越没有信心了。

「这是禁灵环的钥匙,这些是师叔您的首饰和储物袋。不过……」苏仙仪拿出莫漓的身上的东西又迟疑的说道。莫漓在坊市裸体游街时,身上的物品包括首饰一并都被剥除。大家都以为这些物品首饰是莫漓扮演的潘玉莲在五玫山偷来的,自然要还给五枚宗弟子苏仙仪。

「不过什么?」莫漓刚想拿起自己的游心簪戴在发髻上说道。

「那船上的女子也得一丝不挂,这些物品没有地方藏啊。」苏仙仪苦笑咧嘴说道。

「还要将我扒光?」莫漓瞪起秋水般的双眸羞愤的说道,却将那游心簪又递给了苏仙仪。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万柳山庄第二章、天魔劫第三章、五行欲法阵第四章、心魔与道心第五章、天理盟第六章、陷阵第七章、通祭塔第八章、圣女与王女第九章、圣女性奴第十章、生擒圣女第十一章、北狄大战第十二章、大胜北狄第十三章、姬家功宴第十四章、踏上危途第十五章、母狗诀第十六章、沦为母犬第十七章、母畜求生第十八章、淫坠反击第十九章、炼淫瓶第二十章、郎情妾意第二十一章、又见琼华第二十二章、手中玩物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第二十四章、娼妓之羞第二十五章、游街接客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第二十八章、船奴遇险第二十九章、东夷肉奴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性奴天魔第三十二章、贵人相助第三十三章、五玫强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