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仙漓录 > 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

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

玫瑰圣骑士 2020-09-23 00:58:11

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

河间府的一处属于五玫宗的码头,一艘长十丈的大翼战船停泊在此处。那大翼战船分为两层,下层为桨手层,内有60名奴隶桨手,上层则有简单的风帆用来乘风,和甲板上持着弓弩与盾牌的士兵用来作战。不过这艘停泊在五枚宗码头的大翼战船却有些与众不同,原本那些身强力壮的男子桨手不见了,划桨的却是一群如花似玉全身赤裸的女奴。而上层也不再是全副武装的士兵,而是一群身穿蓝色锦衣的五玫宗水堂女修士。

就在那些女修士驱赶女奴走入下舱时,远处一道黄色遁光飞来,最终遁光化作两名女子停在那大翼战船的边上。只见一名黄色锦衣女子,生得伶俐,长得精致,一双会说话的美睦望向战船上众多水堂女修士。

而黄色锦衣女子手中牵着一条银链,银链的尽头是一个戴着禁灵环的赤裸女子。那女子头绾娼妇常梳的抛家髻,发髻上戴着粗糙的铜簪,一身除了一双水红色瓢鞋外一丝不挂,那女子生得比牵着她的锦衣女子还要美上很多,螓首蛾眉,特别是一双秋水般的美睦楚楚动人,只是因为全身裸体,才使得女子俏脸带着极度羞涩的表情,两只玉手捂着双乳和下身,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来人正是苏仙仪和莫漓,为了躲避来自五玫宗的元婴修士追杀,莫漓只能装扮成荡妇潘玉莲,要坐上这专门运送女奴去兖州参加万淫大会的大翼战船。这样就算那些元婴修士再精明,也不会发现莫漓竟然装扮成自己宗门内运奴船中的一个赤裸女奴。

「那些淫奴都准备好了吗?」苏仙仪一改刚才对莫漓的恭敬态度,傲慢的对着那大翼战船上的水堂女弟子问道。

「回禀苏管事,已经将宗内五十八名淫奴送入船内当桨手了。」一名船上的水堂女弟子见到苏仙仪忙万福施礼说道。

「很好,这娼妇潘玉莲我已经带来了。还差一个呢?」苏仙仪拽了拽莫漓的禁灵环,拉得这赤裸的娇艳美女一个趔趄,一双美乳跟着脚步的踉跄抖动起来。

「还有一名淫奴,是个女邪修还没有审讯完成……」那水堂女弟子欲言又止的说道。

「先把潘玉莲带进去吧。记住不可羞辱她,她是个有交代的淫奴。到了兖州宗门内是要受淫刑的,她要是残废或者自杀了你就得顶替她。至于那个女邪修修为很低,先拿来凑数吧,要不送奴就要迟了。」苏仙仪指了指莫漓然后对船上的弟子厉声吩咐道,可看着莫漓的眼中尽是不忍和关心。

「潘玉莲,甲等娼妓,是吧?进去吧。」一个身穿蓝色锦衣的五玫宗水堂女弟子看了看莫漓美臀上的烙印,便将她带上船的甲板,然后驱赶入下舱去。

「这里是什么味道?」莫漓刚进船舱就被一股腥臊的味道熏到,然后厌恶的问道。

「里面都是女人,你说什么味道。以后不许提问题!」女弟子冰冷的回答道,作为娼妇是不能提问题的,要不是主事苏仙仪吩咐过要照顾莫漓,女弟子早已经动手抽打惩罚莫漓了。

船舱就是整个船只的下舱,左右各有十五根巨大的划桨,每根巨桨都有两个全身赤裸的艳丽女子作为桨手。她们的双手被桨杆上的铁镣铐锁着,赤裸的双足也在坐下木凳铁梁的镣铐锁着,每个女子坐着的木凳上都有个空洞,下面是木桶,用来接女子的大小便。那些腥臭的味道,便从这五十几个木桶内发散出,引得莫漓一阵恶心。

「本来上船要透一透你这娼妇的两个肉洞,不过既然苏主事吩咐那便免了。」下舱接应的女弟子看到莫漓美臀上烙印的甲等娼妓后,蔑视的说道。果然莫漓见到旁边有一根又长又粗的木头肉棒放在那里。

下舱的那女弟子把莫漓押到最后一排,只见还有一条巨桨旁没有人,便将莫漓的一双纤手锁在那桨杆上,双足微微岔开锁在地板上的脚镣上。

「鞋子还要吗?」女弟子见莫漓赤裸的小脚丫上只穿着一双水红色的瓢鞋便问道。

「要啊,唉!」莫漓刚刚说道,那女弟子竟然将莫漓的鞋子脱了下来,顺着巨浆伸出的窗口丢了出去,在战船旁的水面上形成了两朵小水花。

「一会划桨全是水,穿着鞋子小心把你的双足裹烂了!」女弟子好心的说道,然后便走了,气得莫漓不知道说什么。此时莫漓看到身边还空了一个桨手的位置,若是有人便凑足六十个淫奴了。

莫漓的美臀坐在中间镂空的木凳上,那木凳已经被汗水或者什么液体浸的看不出颜色了,臀肉坐在上面湿漉漉的,而自己的肛门和肉穴都对着下面的木桶,莫漓心中叫苦看来吃喝拉撒睡都得这么锁着了。若是划船去兖州恐怕自己要被禁锢很长时间,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走出这暗无天日的船舱。

莫漓看到在这里大多数的女子美臀上都有烙印,很多女人面色发红显然是刚刚接过客,玉臂上也没有干力气活的肌肉棱角。看来她们从来都没有当过桨手,这趟去兖州的旅行肯定会让平时只用肉穴接客的娼妓们吃很多苦。

「又想怎么对付我呢?肏屁眼还是肏骚屄,随你们便。怎么着,让老娘跟船?行啊,我可喜欢水手们的汗臭味了,最好让老娘伺候一船臭男人才好呢!」就在莫漓忍着腥臊的味道观察四周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一个女子轻蔑的娇笑声。

两个五玫宗的女弟子押着一个赤裸美妇走进了下舱,那美妇生得妩媚动人,眼角眉梢都流露着刚刚云雨过后的红润,只是昂着俏脸一副蔑视的表情。和莫漓一样美妇全身赤裸,梳着丫鬟梳的双丫髻,她的肤色比莫漓要略显黝黑,但却细润如脂。美丽的娇躯有些婴儿肥,不像莫漓那样曲线精致,但也有一种成熟女性那特有的妖娆风韵,特别是她的双乳,肥肥嫩嫩看着很想让人咬上一口。女子的双乳乳头穿着铁环,铁环上还有着血迹,显然刚穿不久,肉穴的两片肉瓣翻起,莫漓知道此女子定是刚刚被轮奸,否则肉穴不会那个样子。女子也赤着双足,看来进入这船舱里的女奴就连一丝女人脸面尊严都不给了。

「怎么一船舱婊子?老娘可不喜欢伺候女人!」那美妇骂骂咧咧的喊道。此时一个五玫宗女弟子皱着黛眉厌恶的拿起戳在地上的假肉棒,命令着美妇撅起美臀,然后肉棒上的龟头一下深深地插入女子肥美的肉穴中。

「哎呀,你倒是找个男人肏我啊,弄个这玩意不过瘾!」美妇夸张的大声喊道。

一次深深的插入后,女弟子扭动了几下再拔出那木质肉棒,然后再一下插入美妇的肛门中,美妇再一声浪叫骂声不绝。

「别骂了,透你的两个肉洞是怕你身上藏了东西!」苏仙仪对这个美妇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与厌恶。

「是怕我在屄里放了天雷珠炸死你们吗?哈哈」美妇肆意的娇笑着被女弟子押着走过底层船舱,被迫坐在莫漓身旁的空位上,然后被戴上了连接桨杆的手铐,和禁锢双足的脚镣。每根长桨由两名桨手操控,左右两边共三十根巨桨,正好六十个淫奴来操作划动。

「你们听好了,在这个船舱里不论你的等级是娼妇,还是良人,或者是什么,我们都按照奴隶的等级对待。这也是万淫大会的一部分,你们将以桨手奴隶的身份将此船划到兖州齐水港。若无法忍受,你们将失去大会比赛资格,失去资格后你们的等级将被降下一等。也就是娼妓变成性奴,性奴变成母畜。若是你们在万淫大会取得成绩,我们将赦免你们的罪孽,让你们以五玫宗弟子的身份重新生活。」苏仙仪捏着鼻子走入船舱对着下面一群赤裸的女子说道。

「冤枉啊,我是被抓来的,我不是娼妓啊!我是玲珑山的鞠源源啊。」一个被锁住的女子梨花带雨的哭泣哀求着。

「一派胡言,给她戴上口枷,服上几颗荡女欢。」苏仙仪看了一眼那个说话的裸女轻蔑的说道。

「在坐的不管你原来是谁,现在都是参加万淫大会的女奴。若想反抗,便直接送入宗内女畜坊,以后休想做女人了!」苏仙仪严厉的对着其他女奴说道,吓得还想说话的几个女子连忙低下俏脸。

「哼,老娘玩女奴的时候,你这小妮子还吃奶呢。」莫漓身边的美妇低声嘟囔道,虽然被光着屁股禁锢在木凳上却一脸不削。

「你安静点,要不又要受罚了。」莫漓不想让自己成为全船的焦点,于是对那美妇说道。

「你这小妮子,唉!你怎么没穿乳环呢?」那美妇瞪了莫漓一眼,然后见莫漓凸起的乳头上竟然没有穿环,便差异的问道。

「你小点声说话!娼妇不用穿环。」莫漓警告那美妇说道。

「我也是娼妇,为什么给我穿环?」美妇再次大声质问道。

「噼啪」「你王二丫身为下等娼妇,竟然修炼魔功。只是现在你的处罚还没有下来,你等着降级成为性奴吧!」一个水堂女弟子见美妇嚣张的样子,拎着鞭子便抽打美妇的双乳起来。

那叫王二丫的美妇,被打得浪叫连连,直到在美妇的双乳上留下七八条红印才罢休。

「你叫什么名字?」美妇王二丫娇喘了许久,然后又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莫漓身上。

「潘玉什么?你起身让我看看你屁股上烙着什么。」美妇王二丫见莫漓不理她,便在双手被镣铐铐住的情况下扭着腰肢转过俏脸,正好看到莫漓坐在木凳上美臀上露出的一半名字。

莫漓心想怎么遇到这么一个疯疯癫癫的女子,若她再大声喧哗可能连自己都要受罚了,便轻轻抬起身子让美臀上的烙印完全显现出来。其实这烙印是莫漓自己用真元打破血脉弄的,若不是莫漓修炼过母犬诀,寻常金丹修士也很难在自己身体上弄出这种以假乱真的烙印出来。

「潘玉莲,甲等娼妓。嗯,你是因为什么啊?」王二丫不理会自己颤抖双乳上的鞭痕小声问道。

「谋杀亲夫,叛国投敌。」莫漓见下舱内的五枚宗女弟子已经走到上舱去了便低声说道,想尽快答复着美妇,以免若出麻烦。

「嘿!行啊你,女中豪杰。二姐我佩服。」王二丫听完后更加兴奋的说道。

「我嫌王二丫这个名字不好听,见到比我年岁小的女修士,我便自称二姐,潘妹子你别在意啊。」王二丫想用纤手摸脸,却因双手被禁锢在船桨上而拽得铁链哗啦啦直响。

「噗呲,你怎么起了这个一个名字。」莫漓见王二丫为人热情,心中有种莫名的亲近感,现在又赤身裸体、孤苦无依便忍不住笑着问道。便是寻常百姓也不会起这么土的名字,莫漓对这个美妇倍感好奇起来。

「唉,告诉你也行。我出身娼门,母亲是个凡人妓女,所以生下我的时候便随了母姓。后来我也女承母业成了婊子,结果接客没几天一个野道人发现我有灵根便传授我功法。一开始我还很高兴,他一边教给我功法,一边肏我,后来等我长大一点才知道这个人是想让我当炉鼎榨取我,于是我弄死了他,跑了当了散修。再后来修炼有成便有人让我改个名字,毕竟已经是修士了,王二丫这个名字太土。不过我想名字是娘亲给的,就这么叫吧。不过那都是一百年前的故事了。」二姐娇笑着小声对着莫漓说道。不过莫漓却能感受到美妇修行过程中的惨烈,她的经历和自己弄死拓跋黄鼠有些相似,于是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

此时六十个淫奴已经筹齐了,很快那船甲板上的十几个水堂女弟子便到下舱来,教给这些光着身子面色潮红的女子怎么划桨。那巨桨足有百斤,需要用杠杆的力量在空中画圆,然后在水中吃力,而且需要两个桨手同时发力才行。不过下舱中的女子都是修士,虽然一身媚肉但学习能力都算上佳,不到半个时辰所有的女子便都学会动作要领了。

「咚咚咚!」船舱中一个五玫宗女弟子开始缓慢的敲起鼓来,每个划桨的女子都要随着鼓点伸腰,拉桨,哈腰落桨,完成一条蜷缩到伸直的运动,调动着娇躯内的每块肌肉。

「快动,快动!」「噼啪!」几个女弟子看到跟不上鼓点的女奴便一边呵骂一边抽出鞭子抽打起来。众多女子原本都是娼妓或者暗娼,被男人肏还行,那里受过如此的苦,全都一边呻吟着一边奋力划桨。莫漓感觉到那一刻,船舱内仿佛深夜的妓院,娇喘浪叫声连绵不绝。

莫漓从划桨口看到船只慢慢向前滑行起来,现在所处的是淮河支流,若想到兖州则要顺着淮河先入大海,再沿海北上,逆行进入齐水。想到这里莫漓心中叫苦,自己注定要在这船里熬上月余了。不过此时又一股冰冷的神识扫来,只是扫过这运奴船时,随即抽取了几个女奴便放弃了这艘船,向别处扫去。莫漓知道这还是一名元婴修士的强大神识,看来要杀自己的五玫宗元婴修士不止一人。

「咚咚咚!咚咚咚!」船舱内鼓点越来越快,莫漓随着鼓点不停的伸展,蜷缩娇躯,一双美乳也跟着颤抖起来。一开始还算轻松可是时间长了,那种腰酸背痛的感觉就传来了,而且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起来。由于下舱距离吃水线很近,不时的有水花溅入船舱弄得莫漓和身旁的王二丫一身冰冷的河水。

莫漓感觉到全身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河水溅到还是自己流出的香汗,美丽的娇躯随着鼓点运动着,小腿肌肉、大腿肌肉以及腰腹的肌肉也随着鼓点拉伸放松,全身的倦曲动作让纤手中的巨桨缓慢的划动着。修炼过母犬诀的莫漓算是整个船舱里体力数一数二的女奴了,可是就连她也有些娇喘连连。

莫漓听到身边的王二丫娇喘声越来越重,莫漓想扭过头看看她,却因跟不上鼓点裸背被抽打了几鞭。剧烈的痛楚让莫漓只好挥汗如雨的划着浆。而船舱里皮鞭抽打皮肉的声音此起彼伏越来越频繁了,伴随着女子痛苦的呻吟声,有时候打得急了也会有女奴大声嚎叫,那哭嚎的声音听了让人害怕。

那磨人的鼓点终于停了下来,所有的女奴包括莫漓在内都以同样的姿势举着连在浆杆上的双臂,娇躯直挺挺的瘫坐在木凳上,浑身的肌肉都时不时颤抖一下。即使再注重形象的美丽女子现在都累得双腿岔开露出自己的最私密的肉穴,丝毫没有出航前扭捏妖娆的身姿了。

船只进入了另外一个小港,莫漓这些女奴已经全力划桨足足两个时辰了。即使都是洗髓过的女修士,也累得要死要活。每个女子的裸背上都有横七竖八的鞭痕,有几个体力不佳的更是白皙的后背都被条条的鞭伤覆盖了。莫漓心想刚刚两个时辰便被抽打成这样的女子恐怕坚持不到兖州了吧。

此时莫漓听到身边王二丫粗重的呼吸声,莫漓扭头看去,只见身边的美妇脸色潮红,就连美颈都红了起来,看来还没有在刚才的体力劳动中缓过来。不过莫漓仔细一看,美妇二姐正在挺着小腹,用自己被禁锢在桨杆上的的玉手伸向她小腹上插入的三颗银钉。不过让二姐八爪挠心的事,那玉指离她挺起的小腹只有一寸的距离,但就是够不到她小腹处插入的银色钉子。

「你看什么?」二姐瞪了莫漓一眼,一改两个时辰前的开朗和放荡有些阴狠的说道。

「没,没什么。你好像和刚才不一样。」莫漓被她那阴狠的表情吓了一跳说道。

「当你吃了三人份的荡女欢,你也会像我刚才那样放荡。额,好痛。」二姐再次试图拔出自己小腹的银钉失败后扭动着戴着镣铐的纤手缓缓说道。

「是吗?可是我还是喜欢你刚才那样。」莫漓小声说道。

「噗呲」一声,美妇二姐笑了起来,那成熟美妇的高雅的笑容一时间让莫漓想起南海郡的郡伯夫人郗北晶。不过眼前的二姐赤身裸体,乳头上还挂着性奴的乳环,为什么会有那种贵妇的感觉呢。

「我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女人。」美妇二姐说完后,便放弃了取出自己小腹的银钉,瘫坐在木凳上闭目养神起来。只是她裸背上密密麻麻的鞭痕和小腹处的抽动让莫漓觉得她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休息时间,每人饮水半升。」一个管事的身穿蓝衣的女弟子说道。苏仙仪并没有跟着船只,这让莫漓有些失望。这些身穿蓝衣的五玫宗女弟子,都是隶属于水堂的,原则上还是莫漓的直接下属,如今却成了折磨莫漓最狠的人。

「张开嘴巴,咬住!」「咕嘟咕嘟!」一根漏斗被插入莫漓的嗓子里,紧接着一股有着浓烈药味的水流灌入莫漓的腹中,灌得莫漓心中羞愤异常,这种方法喂水岂不是和母畜无异吗?而且这药味自己似乎有些熟悉,旋即更加羞臊起来,这水中定是溶了部分荡女欢在里面。

「不许吐出来!」拔出漏斗后见莫漓要呕吐,女弟子便警告莫漓说道。然后也不清洗漏斗,便将那刚刚从莫漓嘴里抽出来的漏斗再次插入莫漓身旁美妇二姐的嘴巴里,然后用木勺在桶里捞出一碗水,灌入漏斗中。美妇二姐也被迫一饮而尽。

「妈的,又是荡女欢!」二姐面色开始变得潮红说道,一双美睦却暗淡下来,显然已经绝望。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莫漓就感觉到一股股淫欲传来,美乳上的乳头挺得更直了。而船舱里也渐渐泛出了女子叫春的呻吟声,甚至有些女奴开始在木凳上轻轻扭动腰肢。还有哗啦啦的水声,显然是有些女子直接将尿液尿入身下的木桶中了。莫漓心中厌恶至极,若是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冒险回到南海郡求得姬琼华的援兵呢,也好过在这运奴船里受这苦刑。

「喂,你怎么不问问我小腹上的银钉是怎么回事呢?」美妇二姐俏脸红润的说道,这次她的表情不再阴狠而是放荡的笑着,看来那春药渐渐在二姐身上起了作用。

「我看你那里挺痛的吧。」莫漓看到女子小腹处只留下银色钉子帽的样子说道。

「若是淫荡便不痛,若是过了那个放荡劲便开始痛了。」美妇二姐笑嘻嘻的解释道,此时船舱内看管的女弟子都出去放风了,毕竟谁也不愿意在下舱闻那骚臭的味道。

「这个是?」莫漓看着那插入女子妖娆小腹的钉子问道。

「催情钉,阻止我采阳补阴的。」美妇二姐幽幽的说道。

「你,你还会这个?」莫漓好奇的问道,虽然她也会姹女决,不过此时莫漓必须装成毫无建树的样子。

「嘻嘻,我可厉害着呢。可惜终日打雁,终被雁啄。他们将擒获,我死不招认,装疯卖傻。于是他们只给我定了淫荡的罪名罚为娼妓,从荆州被擒后将我卖来卖去,后来卖到你们扬州的五玫山娼馆里,居然有人将我当作炉鼎,他妈的,老娘也不是吃素的当场吸干了那个小奶狗。不过修习魔功的事也东窗事发了,若不是参加什么该死的万淫大会,恐怕我早就被贬为性奴在笼子里被人人采摘了吧。」美妇二姐痴痴的说道。

「修习魔功,还有那个东西?」莫漓装着清纯的问道,可是自己的表情与一丝不挂娼妇的身份充满了违和感。

「潘妹子,你能不能别装成一无所知的样子。你是个屄都快被肏烂的女人,不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哪个干我们这个的没修炼过一点媚法魔功,要不怎么挺过那种一个接一个的大活?」二姐美目含春的训斥道。

莫漓俏脸一红,觉得自己确实有些做作了。不过这美妇二姐说得也是,若不是自己身怀姹女决恐怕那一夜的娼妓生活便会被扒了一层皮,何况是日日接客的真正娼妓呢,若是不修炼些媚功又如何能熬得过来呢。

「二姐说得是,妹妹我有些唐突了。那二姐用的是什么功法呢?」莫漓一改刚才的纯洁,秋水般的美睦妩媚的问道。莫漓也是第一次接触娼妓这个身份,而且在有些好奇的问道。

「嘻嘻,妹子在考二姐。不过看在你也能干死丈夫的豪气上,二姐便给你讲讲。」二姐见莫漓感兴趣,她便开心的说道,毕竟背后的鞭伤和小腹的钉子让她不淫荡些也不行,而且莫漓生得美貌异常便是女子也会愿意和她多说几句话。

「据说我们娼妓这个行当,便是万年前正邪相争后的产物。那时大量邪修的炉鼎无处安置,而且那些女子又淫荡异常,无法教化却又没失去人性。于是便建立了女闾馆也就是现在娼馆,让那些修士可以在馆中与这些娼妓淫乐,一方面可以化解淫欲消除心魔,另一方面又可以给那些可怜的女子一些灵石报酬让其可以修炼大道。」二姐一改刚才的放浪双眸范光的娓娓道来。

「那媚法魔功和这个有什么关系呢?」莫漓不想听什么大道理,她急切的想知道功法的问道。

「那些炉鼎女子便是这些我们修炼的魔功源头啊,她们一代一代的在娼窑妓院的深处将这些异道传承了下来。」二姐回答道。

「谁会去主动学习魔功?」莫漓不削的说道,中土的教育让莫漓觉得魔功都是急功近利对自身损害极大的功法,而她的魔功都是自己在生死存亡中被迫学的。

「你说得没错,谁他妈的好好的五行道法不学偏偏要走偏门呢?二姐告诉你,不是媚法魔功进展神速,也不是功法威力强大。而是女子在被肏得下身快要裂开时,能通过魔功让下面湿润一点。你也是当婊子的,即使没有人采阴补阳,一天七八个人肏你,你不也被累得半死吗?」二姐看着莫漓问道。

「那却是如此了,不过没有人查这事吗?」莫漓好奇的问道,毕竟她在五玫山修炼的时候,得知中土对于男女修炼魔功的惩罚是极其严重的。

「民不举官不究啊,只要不采阳补阴那便无人查。不过姐姐有几个姘头特别喜欢被姐姐采摘呢。」二姐咯咯咯的娇笑道,目光却变得深邃似乎想到了以前的美好时光,旋即面色一冷黛眉又皱了起来,显然又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

「哦,那还烦劳二姐传授一二吧,小女子三年前才被贬为娼妓。每夜接客都度日如年,还望二姐救妹妹于苦难之中啊。」莫漓又温婉可怜的说道。

「别说话文绉绉的,婊子就要有个婊子样,要装去和你的相公们装去。二姐不喜欢你这样,你重说我便教你。」二姐深深的看了莫漓一眼说道。

「嘻嘻,小妹我杀夫叛国,三年前被抓,因为长得美丽便被判了个娼妇。这几年在五玫山内接客,累得要死要活,骚屄都要被肏烂了,求姐姐教给小妹几套功法,让小妹下面的骚屄不那么苦。」莫漓红着俏脸好像一个粗俗女子般的说道,但心中却有种洒脱般的快意。

「好好好,这么说话才是个豪放的女子。二姐修炼的便是婥阴功可惜只学到了第三层,还有嫽媚法只学到了第一层,不过对付那些杂牌的黄龙经已经足够把他们吸干的了,嘻嘻。」二姐自豪的说道。不过莫漓却感觉到美妇二姐学的都是一些魔功的残篇,在近万年的流传中,那些女炉鼎的功法早已经残缺不全了。

旋即美妇二姐开始将这些杂乱的功法心法告诉莫漓,作为金丹修士的莫漓自然有过耳不忘的本事,不过这些功法和莫漓学的姹女决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不过婥阴功却可以在阴道中炼化男子的精液为元阳,这中低阶的媚法魔功却是简单直接。

就在莫漓背诵的时候,那磨人的鼓点再次响起,莫漓和美妇都呻吟一声,悲苦的桨奴苦力又开始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万柳山庄第二章、天魔劫第三章、五行欲法阵第四章、心魔与道心第五章、天理盟第六章、陷阵第七章、通祭塔第八章、圣女与王女第九章、圣女性奴第十章、生擒圣女第十一章、北狄大战第十二章、大胜北狄第十三章、姬家功宴第十四章、踏上危途第十五章、母狗诀第十六章、沦为母犬第十七章、母畜求生第十八章、淫坠反击第十九章、炼淫瓶第二十章、郎情妾意第二十一章、又见琼华第二十二章、手中玩物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第二十四章、娼妓之羞第二十五章、游街接客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第二十八章、船奴遇险第二十九章、东夷肉奴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性奴天魔第三十二章、贵人相助第三十三章、五玫强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