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仙漓录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玫瑰圣骑士 2020-09-23 00:58:28

第三十章、

「我受不了啦~ !」莫漓浪叫着哭喊道,她依然被吊着木架上浑身捆绑的麻绳已经都深深的勒到肉里了。她全身扭动抽搐一双美乳也跟娇躯荡漾着,将裸身的汗水顺着向下乳尖甩落。在后面耕耘莫漓的人已经换做别的东夷男子,朴仁勇早已在莫漓的阴道内射出了白浆,然后看着被肏得要死要活的莫漓,意犹未尽的去给要煮莫漓的铁锅下面添柴火。

莫漓已经泻身十几次了,这些东夷人根本没有给她任何的休息时间。对于一个即将死去的尤物已经没有怜香惜玉的必要了,一个个的东夷男子被叫进来,然后挺着细长的肉棒粗暴地和浑身捆着麻绳吊着的莫漓交欢,直到她一次次的泻身得死去活来浪叫不已。

莫漓疲惫至极,已经没有精力去运行什么姹女决和婥阴功了,她低垂着俏脸任由身后的东夷人抽插,只有高潮泻身的时候才会昂起俏脸浪叫几声,然后已经灌满的阴道会将精液白浆混着淫水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地面上。

「可以了!把那个熟透的肉奴弄进去吧。」一个和服女孩发出老妪的声音说道,她将最后一味药放入大锅内搅拌着。

「终于,唉~ 」莫漓听到这个话居然笑了,只是笑得十分凄凉。自己的苦难终于结束了,莫漓有些还念自己在五玫山修炼的日子,那个时候一心修炼,偶尔听听师尊讲讲当年的经历便是很开心的事了;莫漓甚至有些还念在仙岛的日子,虽然衣不遮体但是身边有着喜欢自己的男人,也算过得安稳。可是现在为了一个什么齐候妃,姬琼华挑逗着自己,又有人要杀自己,现在自己被迫当了十几日的光屁股划桨船奴后,再被东夷海岛肏得要死要活吃掉,这又是何苦呢。

身旁的美妇二姐和自己一样被麻绳捆绑吊在木架上,一个独眼的东夷男子正在狠狠抽插美妇二姐的肉穴,那冲撞的啪啪啪声响荡在石洞内,独眼东夷男子身后是另外几个东夷男子排队等待,二姐绝望的看了一眼身后排队的男子,然后被肏得嗷嗷直叫。

莫漓被放了下来,但是身上的麻绳并没有被解开,她就这样捆着麻绳肉穴里还流着白浆,便被几个刚刚和自己交欢的东夷男人抱着,走到那妖鸟画像下的铁锅旁。当然在搬运过程中,几双大手不停的揉捏着莫漓的双乳,用的手劲很大,捏得莫漓双眸都流出了泪花。

小女孩拿出了一个长条形的麻布口袋,然后将一些乱七八糟的药材塞入麻布口袋将那口袋塞得鼓鼓囊囊然后扎紧。她走到莫漓的身旁,用小手扒开莫漓泛着白浆的红肿肉穴,将那装满了草药的长条形口袋径直塞进了莫漓的肉穴里,布袋进入满是淫水的滑腻阴道没有任何阻隔直接将整个阴道塞满。

「好,好凉!」被肏得迷迷糊糊的莫漓哀求道。她突然感觉到肿胀发软的肉穴和阴道内仿佛被塞进了一块寒冰,整个子宫和阴道都被冻得收缩起来。可是在刚才交欢中已经被抽插得肿胀的阴道突然收缩,那种突然从燥热到冰寒的痛楚或许只有寒宫的女人才会明白,那痛楚让莫漓痛得额头上泌出了汗水。

这个时候,另一个身穿木棉和服的小女孩用念力提着一桶黄灿灿脏兮兮的老油走了过来。那几个抱着莫漓的东夷男子,拿出放在桶里的刷子蘸着那老油将莫漓赤裸的酮体刷了个遍,无论是肥嫩的双乳、红肿的肉瓣还是哀求看着男人们的俏脸,就连屁眼和手指脚趾的缝隙都不落下。最后那个木棉和服的小女孩用念力撑开莫漓的后庭,将木桶中剩下的老油直接灌入莫漓的后庭中去,直到莫漓惨叫着下腹微微隆起,才用木塞堵住莫漓的后庭。

此时的莫漓被麻绳捆绑着,浑身白皙的肌肤被老油刷得黄灿灿的,仿佛被炸过了一样。就连原本白皙的俏脸也因刷上了油脂而泛着淫靡的光芒,莫漓贝齿咬着朱唇一双秋水般的睦子惊恐的看着四周,,因为后庭被灌肠的巨痛,她的黛眉紧紧皱着,那表情仿佛一下就会哭出来的凄楚。

当这一切都完毕后,莫漓便被无情的丢入铁锅中,莫漓哀怜的看着这几个矮小的东夷男子,刚才那几个东夷男子还和自己有过夫妻之实,现在便狞笑着将赤裸的莫漓直接丢入铁锅中,仿佛自己是待宰杀的猪狗一般。

那铁锅极大,而且铁锅上的木盖分为两半中间有个碗口打的孔洞。一名和服女孩抓住莫漓的马尾辫,将她的俏脸提出水面,那木盖一合,中间的孔洞正好卡在莫漓的美颈上。这样莫漓便是捆绑的娇躯在锅里,而美丽的俏脸却被锅盖卡在外面。和莫漓想得不一样,那锅中的水十分的寒冷,浸湿了阴道里插入本就寒凉的药袋,那肌肤和阴道内的刺骨寒意一下让莫漓清醒了起来。

「可以生火了。」另一个在锅下面的和服女孩说道。

「额,你们饶了我吧,只要把我送回兖州,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们。我是齐候妃啊!」被放入锅里的莫漓,被冷水一激疲惫感稍减,马上对着那个幼女模样的和服女子哀求道。

「能成为神鸟淫鸨鹫的妃耦是你的福分,好好伺候它吧。」一个和服女孩再次发出老妪的声音说道。莫漓的目光绝望的穿过小女孩看到她身后的那巨画上那狰狞恐怖的巨鸟,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淫鸨鹫这种鸟,而自己将成为它的配偶,看着那妖鸟五爪六目的恐怖模样让莫漓眼中再现一片绝望。

此时正在木架上摇晃被抽插的美妇二姐,她一改刚才的浪叫,正皱着黛眉运用功法起来。二姐和莫漓对视了一眼,一个已经下锅另一个正在被肏,这地狱般的场景已经超出了莫漓和二姐的极限。两女都一脸凄楚,只是二姐抬了抬下巴,表示一会婥阴功炼化白浆后便会拼死替莫漓解开她的禁灵环,这或许是两女唯一的生路了。

「我不想死啊!」「啪!」莫漓继续不停的哀求着,直到换来的一个是用念力形成的嘴巴,打得莫漓禁锢在锅盖上的俏脸嘴角流血。

「中土贱妇,能成为我神鸟的祭品已经是你修来的福分了。你看看外面那些肉奴,有几个还是完整的,肏完后四肢早已经躲碎吃了。」朴仁勇给了莫漓一个响亮的嘴巴后,骂骂咧咧的说道。

「庶子,不可在神鸟淫鸨鹫前无礼!」小女孩瞪了朴仁勇一眼后说道,吓得朴仁勇连忙哈腰去给煮着莫漓娇躯的大锅添加柴火。

那锅很大,美颈枷在锅盖上被捆绑着的莫漓,双腿对折捆绑坐在锅内美臀和膝盖都够不到锅底,只能在悬空泡在冰冷的水中。那水不知道加入了什么药剂,奇寒刺骨,弄得刚才还被肏得香汗淋漓的莫漓在锅内冻得浑身颤抖。那寒冷的水直接浸湿插入莫漓的药袋中,和那寒药混合寒上加寒冻得莫漓的阴道抽搐苦不堪言。

「好冷啊~ 」莫漓的朱唇冻得有些发紫的说道,全身的收缩更让莫漓被油脂灌肠的小腹痛楚异常,一股股强烈的便意让莫漓羞臊万分。

「嘻嘻,一会你就热了。」和服女孩笑嘻嘻的说道,只是那声音还是老妪般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鲜于祭司,此次前来祭献后,你便可以晋升金丹顶峰了吧。」一个和服女孩对另一个女孩说道。

「嗯,多谢洙春官。不过待我们食用了此女的香肉后,你也可以巩固金丹中期的修为了吧。」那个叫鲜于祭司的和服女孩用苍老的老妪声音说道。

莫漓听后更加的绝望起来,原本她以为只要打开禁灵环以自己金丹初期的修为,定然能杀尽椹风据点的东夷人,可是现在那两个木棉和服的女子竟然都有金丹修为,而且还比自己高出几个境界。即便自己恢复灵力,自己赤身裸体的也没有储物袋中的秘宝,仅靠癸水珠恐怕逃脱都有困难更别说杀敌了。

「邪马台灵女命我们带着淫鸨鹫的灵图来此,便能遇到如此多的中土被俘女修士,待将她们祭祀淫鸨鹫后,邪马台灵女定能给我们重宝,到时候您鲜于氏便会成为邪马台的大族了。」那叫洙春官的和服女子讨好的说道。

此时的莫漓感觉原本冰冷刺骨的水慢慢变得温热起来,可是这舒服的感觉仅仅停留了十几个呼吸,那锅中的水便慢慢变热起来。很快那热度就有些让莫漓吃不消,她被枷在锅盖上的俏脸满是被蒸煮的水汽和热的香汗,一双秋水般的美睦开始变得恐惧起来。

「啊,不行了,嗯!」锅里水温升得很快,不一会莫漓便感到浑身燥热起来,她不停的扭动在热水中的娇躯,阴道中药袋的药物也在热水中渐渐化开,药力附着在莫漓的肉穴内。一股麻痒让莫漓的阴道抽搐不止,而每次抽搐都引得莫漓被灌肠的小腹更加的绞痛。一股便意涌来,莫漓再也控制不住,刚刚要拉出却被肛门塞堵住,然后再回流到腹内,更让莫漓痛苦万分。

「张嘴。」那个叫鲜于祭司的和服女孩取出了一个白色瓷瓶说道。莫漓此时已经被热水煮得不行,她俏脸红润檀口好像一只上岸的鱼儿一样娇喘着。

一滴白色的乳液滴入莫漓张开的檀口中,紧接着一股凉意进入莫漓的腹中,那清凉的寒意传遍四肢百骸让在热水中的莫漓一阵舒服,肌肤传来的滚烫也消减了几分。原本被煮的滚烫的肌肤也在那滴乳液的作用下变得清凉一些。

「把这个喝了。」「咕嘟,咕嘟。饶了我,啊,咕嘟!」鲜于祭司有用念力将一旁的水壶里的高汤抽出,灌入莫漓的檀口中,那高汤极咸,灌得莫漓浑身分泌出了更多的香汗,浑身更是燥热起来。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莫漓再次无法忍受滚烫的热水,那种热量不仅仅烫着自己的肌肤,还侵蚀着自己的五脏六腑。莫漓一声轻吟,张开檀口哀怜的看着提着白瓷小瓶的鲜于祭司。

「把嘴巴张大点!」鲜于祭司看到莫漓的可怜相娇笑的说道,见到有希望,莫漓不顾形象将檀口张得溜圆只为了让自己多活上一小会。一滴再次乳液滴入莫漓嘴中,冰冷的感觉再次压下锅中的热水,让莫漓滚烫的娇躯凉了几分。

很快莫漓额头上又留下汗液,那汗水犹如雨水般顺着莫漓鼻洼鬓角流淌下来,莫漓开始娇喘连连。鲜于祭司取起身旁的水壶,将水壶嘴对着莫漓的檀口。「咕嘟咕嘟。」莫漓贪婪的喝着,再也不管那高汤的咸淡。在莫漓意犹未尽的时候,鲜于祭司放下了水壶,再也不理莫漓哀怨的眼神。

莫漓感觉到麻绳勒入肉的摩擦痛苦消退了,小腹内被灌肠的痛楚便意也轻微了,肉穴里插入药袋的麻痒也减弱了。现在唯一痛楚的就是全身被热水灼烧的痛楚,那种全身每一片肌肤都无比的巨痛汇聚到莫漓的身上,让她发狂。

两个东夷的金丹期和服女修士,一边聊着金丹期的修炼方法,一边熟练的给莫漓喂乳液和壶里的高汤。当莫漓忍受不来滚烫的时候,和服女修士便喂莫漓一滴乳液让她可以暂时对抗滚烫的热水,当莫漓流汗快要脱水时,和服女修士便给莫漓喝充满食料的高汤。她们是如此的自然,好像那锅中烹煮的不是一个女子而是一条刚打上来的活鱼一般,那无情的样子显然她们不是第一次如此祭献女子。

「嗯,不错。此女已经坚持半个时辰了,很少有女子能如此坚强。能煮如此长时间此女小腹的油脂也被吸收入肉了,又喝了这般多的高汤,其双乳的肉儿定然美味。」鲜于祭司见莫漓俏脸上满是汗水还在张着檀口祈求那会让她浑身清凉的乳液时,满意的说道。而莫漓此时已然被煮得发狂,她轻轻的呻吟着期待一滴乳液可以让自己活得几个呼吸的宁静。

「我比较馋此女的丰臀,蘸着蒜泥吃定然美味。」那个叫洙春官的和服女子说道,两个东夷金丹期女修士已经开始讨论吃莫漓的哪个部分了。

此时美妇二姐经过半个时辰的交欢,早已经在东夷男子疯狂的抽插中泻身无数次。已经被肏熟了的美妇二姐被抬到烹煮莫漓的锅旁边,同样被刷上老油,肉穴里插入药袋,后庭被灌肠后,丢在地上等待烹煮完莫漓后再享用她。

当鲜于祭司再次拿出白瓷小瓶想要喂莫漓一滴乳液时,莫漓已经被煮得昏头脑热,无暇张开檀口了。鲜于祭司见到莫漓已经这种状态了,娇小的俏脸上微微一笑,对着那妖鸟的巨画开始嘴中念起了口诀。

只见巨画上紫芒一闪,一道紫色的妖鸟飞入了莫漓汗水淋漓的泥丸宫内……

因为肉体即将崩溃,莫漓的神魂在识海内忽明忽暗眼看也要溃散。没有结成元婴的修士,在肉体崩溃后魂魄很难存活很久,特别像莫漓受到的这种折磨,被烹煮的痛苦极大的消耗着神魂,或许肉体还没有崩溃前神魂便已经消散了。

就在此时一只紫色的妖鸟用秘法一下穿过泥丸宫进入莫漓的识海之内,妖鸟浑身紫色羽毛十分靓丽,只是那六只怪眼兴奋的盯着莫漓趴卧在识海内虚弱的神魂。

妖鸟淫鸨鹫抖动着紫色的羽毛在莫漓的识海内炫耀似的飞翔了两圈,莫漓看着这个怪鸟下意识的用神识力量抵抗着,但是肉身的痛楚很快消弭了识海内神识的反抗力量。那淫鸨鹫犹如飞鹰捕兔一样,飞落在莫漓的神魂上,五只巨爪分别爪住了莫漓的四肢和头部。

原本就赤身裸体的莫漓神魂一下被淫鸨鹫的五只巨爪按住,在识海内一丝都动弹不得,只有神魂那纤细的小蛮腰可以扭动反抗着。

淫鸨鹫一声鸣叫,鸟尾部挺出了泄殖腔那细长的紫色肉棒。「咕叽」一下插入了莫漓神魂的肉穴里。

「哎呀!」莫漓一声浪叫,那妖鸟的泄殖腔不像人族那样抽插取乐,而是一下刺入莫漓阴道,顶在了莫漓子宫口处。莫漓的神魂和肉身一样,都有着女人不能触碰的地方,妖鸟的泄殖腔十分坚硬,在第一次卡在子宫口处后,妖鸟尾部一扭,再次一次插入泄殖腔,一下破开了莫漓的子宫口将泄殖腔插入了莫漓神魂的子宫中。

「啊,啊!」莫漓感到一股热流涌入了自己的子宫中。即使是在识海的神魂,也无法忍受妖鸟如此的在子宫中射出热流,烫得莫漓不停的挣扎。

就在此时,莫漓觉得小腹的热流渐渐消退,那淫纹慢慢闪亮。

「唉~ ,你竟然又要被东夷的贱擒在神魂内产卵。我实在是看不过去了!」莫漓耳边再次响起了熟悉的妩媚声音。

「求你救我啊,我愿意把那个瓶子还给你~ 」莫漓的神魂此时被淫鸨鹫抓住一丝都动弹不得,她知道那个声音是求她要神秘瓶子的绝美女子,于是只能娇呼求救起来。

「你还不了啦,那炼淫瓶已经与你的子宫合二为一了。」那个出现在莫漓识海内,踩死柳克用的裸体绝色美女的声音含恨说道。

「不过呢,这东夷妖鸟淫鸨鹫,确实有趣。它会进入女修士的识海内,通过阴户在她们的神魂体内产卵,孵化后的幼崽会在内部吃掉那女修士神魂,最后淫鸨鹫再吃掉幼崽增强自己的力量。她们很快就在你的子宫里孵化了!」绝美女子的声音在莫漓神魂耳边再次说道,吓得莫漓俏脸发白。

「若我死了,那瓶子也没有啦。」莫漓忍着子宫内渐渐膨胀痛楚说道。

「还知道威胁我?嗯,不错,你若死了炼淫瓶也就没有了。不过我也打不过这东夷妖鸟淫鸨鹫,让我如何是好呢?」绝美女子撒娇式的说道。

「额,好痛,她们要孵出来了。」莫漓一双眼泪流出说道,她感觉到自己子宫内好像有无数小爪在蹬踹着。

「现在确实不是聊天的时候,把你的宝瓶借姐姐一用吧!」绝美女子见莫漓的小腹不时隆起几个小包,被妖鸟淫鸨鹫插入的肉穴也开始蠕动起来,知道莫漓分娩在即急忙说道。

一道法诀出现在莫漓的神魂处,莫漓发现这法诀居然与美妇二姐教给自己的婥阴功十分相似,但是事不宜迟连忙运用法诀,只觉得下腹一阵火热,那在子宫里不停蠕动成长淫鸨鹫的卵开始疯狂的挣扎了几下,便再也不动了。

「还不运用姹女决,吸取淫鸨鹫的元阳?」绝美女子吩咐道。莫漓如梦初醒,在神魂中运用姹女决第二层。那妖鸟淫鸨鹫见状不好连忙想抽出泄殖腔,但是莫漓阴道的肉箍却紧紧的锁住它的紫色肉棒,一股吸力将淫鸨鹫体内的元阳缓缓吸出。

莫漓已经快要溃散的神魂,在这些能量的支持下慢慢凝聚着,仿佛比以前更加殷实了一些。莫漓轻轻扭动娇躯,让淫鸨鹫的肉棒在自己的阴道内抽插起来,每一次抽插那肉棒便会喷出一丝白浆,然后被莫漓的子宫处的炼淫瓶炼化。

「啊~ 」莫漓舒服的轻轻呻吟着,她虽然被淫鸨鹫五只巨爪抓牢,却反客为主的与其媾和着,那淫鸨鹫六只狡诈的眼睛有四只已经紧紧闭上,剩下的两只也有些木讷起来。

「来,来啦~ 」莫漓腰肢几次狠狠的扭动后,阴道一阵抽搐,阴精喷出的同时也有一股巨力吸允着淫鸨鹫的肉棒。只见妖鸟淫鸨鹫悲惨的鸣叫几声后,便慢慢溃散最后变成一颗巴掌大的鸟蛋浮在莫漓满是水波的识海中。

「很好。嗯,那炼淫瓶内已经有我的一丝分魂了,这也算我帮你代价了吧。」此时那绝美女子才慢慢现身,只见秀色可餐的女子微红的美颈上依然套着青铜枷锁,手足处也戴着青铜镣铐,一双不大不小的美乳上穿着乳环,乳环上扣着的小锁链交叉着分别连在女子白里透红的粉红的阴唇上。女子虽然也戴着淫荡的刑具,不过其刑罚比上几次见她轻了很多。

「你究竟是谁,这炼淫瓶又是何物?」莫漓凝实了神识后感觉神清气爽起来,但是依然扫不到子宫内有任何异样,便纤手抚摸自己的小腹开口问道。

「休要多言,再耽搁时间,你的肉身便要被吃掉了。」绝美女子神情一转严肃的说道。

此时莫漓的肉身还在大锅中烹煮着,她的肌肤已经变得粉红眼看就要崩坏了。

就在此时,莫漓美睦一睁,她环顾了四周见东夷的两名金丹女修士都在奇怪的注视着她。按照她们以为的经验那淫鸨鹫应该已经吃掉了她的神魂,飞回那巨画中了,之后她们便可以将只剩下拥有些淫鸨鹫灵气的肉身分而食之,以便增加修为。可是现在淫鸨鹫还没有离开此女的泥丸宫,这让已经熟识祭祀的二女怎么会不意外呢。

「二姐,救我!」莫漓睁开美睦后,便被浑身滚烫的热水烫得双眸流泪,她连忙高呼一声。此时全身被刷上老油,浑身被麻绳捆绑看起来被肏得昏昏沉沉的美妇突然挣扎着坐了起来,双眼一凝,一股念力使出,将莫漓美颈上的禁灵环一下扯开,然后用力过猛的二姐表情涣散,美丽的鼻子流出血来,彻底晕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禁锢莫漓的锅盖飞出,沸水溅的到处都是,只有昏迷的美妇二姐在莫漓念力下没有被泼到。那沸水烫得朴仁勇和其他几个刚才肏得莫漓要死要活的东夷男子哇哇乱叫,精赤的上身满是水泡,倒在地上翻滚不已。

「贱妇找死!」身穿和服小女孩模样的鲜于祭司和洙春官都用护盾挡住了沸水,然后厉喝一声祭出身上的灵宝向莫漓击去。

此时莫漓浑身被煮得粉红,全身赤裸,又有一层金灿灿的老油刷在身上,看起来仿佛是淫狱媚魔放荡不已。莫漓浮在半空中,祭出了本命灵宝癸水珠,那癸水珠连忙化成一个幽蓝护罩将莫漓包裹。

「呲,呲!」两声。癸水珠勉强荡开东夷两名金丹女修士的灵宝攻击,但也被打得闪烁不已,摇摇欲坠。那金丹顶峰的鲜于祭司,手里拿着一面双耳陶鬲(煮饭用的三角足锅),那双耳陶鬲内红光闪耀显然不是凡物;那金丹中期的洙春官,手中那着一柄兽骨小刀,那小刀放出盈盈绿芒看起来厉害非常。

面对两名金丹中期和顶峰的修士,仅仅一个回合莫漓的癸水珠护盾便无法支撑起来。

「你这贱奴竟然还能逃脱,我要把你的四肢一片片切下来,让你忍受千刀万剐。」洙春官虽然长得如不足十岁的女孩,但却发出老妪般的声音恶狠狠的说道。

「嗯,然后送到邪马台的天铸神社当豚女盆栽,送给我们的转世灵女。」鲜于祭司看着莫漓冷冷地说道。

就在此时在护罩内的莫漓秋水般的双眸一暗,随即认命式的轻轻闭上,然后漠然睁开便看到了那两个身穿木棉和服的小女孩,最后双眸泛出一股凌厉粉芒。

「咯咯咯,你们这些东夷贱妇竟然还没死绝,胆敢犯我中土,杀我修士?今日本娘娘就让你们见识见识当年虐杀你们灵女的天魔虐仙诀!」说罢莫漓赤裸的娇躯一扭,玉臂上舒,抬起一条美腿犹如艳丽舞蹈般的旋转起来。

东夷两女只见四周的空间一阵扭曲,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威压由莫漓那曼妙的娇躯上传来。

「她们不是死光了吗?」鲜于祭司见到莫漓那犹如舞蹈般的功法,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喊道。连忙收起灵宝转身就跑,仿佛眼前只有金丹初期,赤身裸体的美丽柔弱女子是九幽的魔神一般。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万柳山庄第二章、天魔劫第三章、五行欲法阵第四章、心魔与道心第五章、天理盟第六章、陷阵第七章、通祭塔第八章、圣女与王女第九章、圣女性奴第十章、生擒圣女第十一章、北狄大战第十二章、大胜北狄第十三章、姬家功宴第十四章、踏上危途第十五章、母狗诀第十六章、沦为母犬第十七章、母畜求生第十八章、淫坠反击第十九章、炼淫瓶第二十章、郎情妾意第二十一章、又见琼华第二十二章、手中玩物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第二十四章、娼妓之羞第二十五章、游街接客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第二十八章、船奴遇险第二十九章、东夷肉奴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性奴天魔第三十二章、贵人相助第三十三章、五玫强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