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仙漓录 > 第四章、心魔与道心

第四章、心魔与道心

玫瑰圣骑士 2020-09-23 00:57:07

第四章、心魔与道心

中土的正统修真功法注重于五行修炼,修炼者虽然进展缓慢但好似大湖行舟稳中求进。所以中土的修真者虽然少有旷世奇才,不过亦少有走火入魔者。而修炼者在练气期开始就要修习道心,多数名门大派的修真者从练气期起就至少要修习一两门凝神静气的功法,以防止修行者在修炼过程中被心魔所扰。

莫漓的道心原本坚定异常,除了她一心修道外,冰心诀这门功法也是水系上乘的修心功法。从小就受到正统教育,并修习正统道心功法的莫漓,她的道心犹如一颗坚硬的核桃,任何心魔邪秽都无法钻透层层叠叠的核桃皮进入到柔嫩脆弱的核桃仁中去。

不过再坚固的堡垒都有破绽。莫漓的破绽就是一颗少女般的心灵,她也渴望有男人的呵护。在那一日当师尊欧阳衍对她表达爱意,愿娶她为妻妾的时候。这个一直刻苦修行未经人事的女子,那坚固的道心便裂开了一道不大不小的口子。

而五行欲法阵中,骑在那淫荡的法器上让铁棒抽插自己的肉穴的时候。莫漓那道心的裂口就更大了。否则就算是幻境中光着身子拉磨,那幻境即使持续十年最多也就减慢莫漓修行的速度而已,绝对不会让她道心失守。

每次道心失守,莫漓就感觉层层包裹自己内心的屏障在裂开。外面那让女子春心荡漾的燥热渐渐侵蚀了自己平静的内心,让自己心灵荡漾犹如小鹿乱撞般的无处发泄。

当原本拴着大黑狗的项圈和铁链栓在莫漓那犹如天鹅般的长颈上时,莫漓只感觉一阵阵羞耻得眼前发黑,道心外壳上的裂纹更多了。一个身受中土礼法教育的女子,竟然赤身裸体的撅着淫荡的美臀在简陋的狗窝里,而且自己还是师尊过门的妻妾,屁股上还被烙印着欧阳家奴的字样。这种从天堂到地狱的落差让莫漓实在无法接受。

「我要见师尊!」莫漓的俏脸和美好的上身浮现在狗窝的洞口对着那些淫笑的下人喊道。

「你师尊哪有时间理会你这个淫荡的逆徒呢。告诉你一会门口的枷锁弄好了乖乖撅着挨肏,表现好了晚上有顿饱饭吃。」下人狠狠的瞧了一眼莫漓荡漾的双乳后说道。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是明媒正娶呀!」莫漓辩解道,即使刚刚坐在只有恶毒淫妇才能坐的木驴上,乳头上还挂着淫荡的铃铛,莫漓依然坚守着和师尊的承诺。

「你这个罪妇,你师傅能收留你便是给你好大个恩宠了。要不早把你送到窑子里接客了。让你在家里当个奴你就感恩戴德吧。」那欧阳府的下人小眼一瞪抄起鞭子就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

「我有什么罪呀,你信口胡说。」莫漓高喊道,带着双乳前后晃荡了几下。

「噼啪,噼啪。」

「什么罪都不重要,你师尊心里没有你就是你的罪!」那下人说道,并对莫漓露出狗窝的上半身一顿鞭子抽打。莫漓忍着裸背的巨痛,可是那巨痛又怎么能比师尊不爱自己这几句话更让莫漓心伤心呢。是啊,若是师尊痛我爱我何必又要如此折磨我呢?莫漓的泪水一下流了下来。

「别打花了脸,外面的木枷钉好了。」一个人对那下人喊道。

「饶了我吧,不要这样啊,我,我不嫁了呀!」莫漓测底失去了反抗的勇气,她哀求着被几个壮汉从狗窝里拉了出来,一个下人的两根手指直接插入莫漓的肉穴里搅动着,直到发出「咕叽咕叽」的淫水声那人才满意的抽出手指。

就在欧阳府的门口一个颈手木枷被插入地下,众多的亲朋好友、乡亲邻里外观着。一个全身赤裸肌肤白皙的秀丽女子被半推半就的从宽大的府门的小角门里被拉出。众人一见到那光屁股女子就骚动叫好起来,女子看到门口如此多的人,连忙羞得捂住自己的双乳和下身,然后手忙脚乱的想往回跑,几个身穿青衣小帽的下人拉扯着女子,女子羞得美颈都红了,最后只能捂着自己的脸颊。

莫漓被粗暴的塞进了颈手枷中,双足也被戴上镣铐让她的双腿无法并拢。她只能叉开美腿撅着淫荡的屁股露出女人最羞耻的肉缝,等待着亲朋好友的参观和羞辱。

「铛铛!」

「淫妇莫漓,自愿在欧阳府为奴。今日大酬宾,大家可以免费肏她,愿意与这淫妇交欢的请排队。」青衣小帽的下人们一边敲着罗一边喊道。

「我不是……」莫漓刚想辩解旋即想到确实是师尊不爱自己了,于是自暴自弃的把话又收了回去,只是羞得低下俏脸。

一个男人挺着坚硬的肉棒走到了莫漓的身后,他双手扶住莫漓扭动的美臀,熟练的一下刺入她的肉穴中。莫漓想回头看看那男子的模样,可是视线却被木枷挡住,莫漓心中一阵焦躁心想着刑具好生恶毒,竟无法看到与自己交欢的人,只能靠美臀的撞击和阴道的媚肉去体会。

「啊!」莫漓一声娇呼,那痛楚戴着无尽的羞耻。随着肉棒的插入,莫漓感觉到一根火热的东西插入自己的身体,并开始有节奏的抽插起来。那肉棒的大小要比木驴的木头肉棒还要大上一圈。而且那肉棒是有温度的还是微微跳动的,有节奏的在自己湿润的阴道里抽插。

这就是和男人交欢的感觉吗?莫漓锁在木枷里泪水似乎流干,上身的丰乳随着男人的抽插摆动着。快感一阵阵的传来,但又被心中的羞愧和厌恶压下,看到四周盯着自己的人群莫漓就一阵恶心,不过却又有些想放弃一切的兴奋。

「痛啊!」莫漓被锁在木枷中,赤足被锁双腿不情愿的叉开只能不停的哀嚎着,不过身后的男子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以熟练的手法抽插着莫漓。

这定然是幻境可是为什么如此真实,莫漓感觉到阴道中的痛楚到自己即将无法承受时竟然慢慢减退,而一阵阵酥麻的感觉慢慢袭来。因为看不到长相,莫漓心中的厌恶居然减退了不少,同时随着肉穴痛楚的渐渐消退,阴道也分泌出了更多的淫水。抽插的撞击声中也渐渐泛出了「咕叽咕叽」的水声。这就是男女交欢的快感吗?莫漓痛苦的想到。

「小淫奴,是不是很爽啊?」男子用手掌狠狠拍了一下莫漓的美臀后自豪的问道。

「我已经嫁给师尊,一女不嫁二夫呀!」莫漓喊道,不过还没有喊道一半一个口枷套在了她的嘴巴上。

「嗷呜!」随着口枷的是伸进嘴巴的肉棒。莫漓拼命的摇头挣扎但是也无法阻止肉棒顶着香舌的插入。随着每次嘴巴里深深的插入男子浓密的阴毛就埋入莫漓挺翘的鼻子上去,让这初经人事的妙龄女子厌恶预呕。

「哎呀呀,你们对这刚过门的淫奴是不是太残忍了呢?」一个举着铜锣的下人问道。

「以后她就干这个,不残忍点怎么能活好呢?」扶着莫漓俏脸用肉棒抽插莫漓嘴巴的男人说道。

「那就更残忍些吧。」「噼啪!」下人们拿起皮鞭狠狠抽打莫漓的裸背起来,打得莫漓不停的扭动,不一会就香汗淋漓起来。

和幻境不同,莫漓感到随着自己越来越淫荡,肉穴里每次抽插都变得越发的真实。男子插入的角度不同会有着不同的感觉,当男子的肉棒向上挑的时候莫漓最是敏感,还有嘴巴里那臭烘烘的肉棒居然是咸味的。这一切都不似幻境而好像真的一样。还有那支撑着撅着美臀的双腿,每次男人插入的碰撞都感到压力,以及脚裸上戴着的镣铐摩擦着嫩肉,最后是赤足脚趾感受着石板地面的滑腻与冰冷。

渐渐的一阵阵快感传来,这种感觉和刚刚在法器上又是不同。莫漓感到这次插入自己肉穴的肉棒是有温度的。就在此时莫漓感到那肉棒龟头正在变大,然后温热的东西喷在自己的阴道中。

「不行啊!」在口枷和嘴巴的肉棒中,莫漓想扭过头阻止,可是扶着自己俏脸的大手如同钢铸一般让她根本扭动俏脸,莫漓甚至看不到是谁在木枷后面和自己交欢,仅仅能看到男人后面男人的鞋子。

「呕!」腥涩的精液同时冲击着莫漓的味蕾,嘴巴里的肉棒也喷射了出来。

因为张着嘴巴莫漓想吐也吐不出,只能干呕几声后将滑入咽喉的精液吞下。

可是还没有等莫漓缓过来,嘴巴里又伸进一根肉棒。而肉穴一凉有一勺寒冰刺骨的冷水浇过莫漓的肉穴,那冷水激得莫漓的肉穴一紧,就在那一刻另一根火热的肉棒再次插入了。

当第十个男人将肉棒拔出时,莫漓几乎已经昏迷,双腿不自觉的打着颤。木枷打开莫漓被几个男人搀扶着抬起身子,并抱起双眼向两侧拉开对着欧阳府的大门,用一种羞耻的把尿姿势让观众们看已经红肿的肉穴和粘着白浆的美腿。

就在此时莫漓突然看到了师尊欧阳衍穿着一身素白长袍从府内走出,随行的还有自己的四位师姐。师尊面如冠玉一缕须髯随风飘动,四位师姐也是美得各有千秋,或妩媚或洒脱或清秀或雅致。

「师尊救我。」莫漓轻轻的喊道,此时她正双腿被下人拉开,腿间的被肏得翻起阴唇的肉穴正对着师尊。这让莫漓羞愧难当,但看到师尊时肉穴居然又蠕动了几下,仿佛等待着肉棒的继续插入一样,两片阴唇也兴奋得好像蝴蝶翅扇动了一下。

「哼!」欧阳衍见到莫漓淫荡的样子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去。莫漓从未见到师尊以如此的表情对待自己过,一阵测底的失望将仅有的道心几乎击碎。而那四位师姐仿佛没有看到自己一样,没有一个人正眼看自己,就随师尊离去了。

一股彻底的凉意寒了莫漓的心,自己是如此的无依无靠,或许唯一能温暖自己的就是那插入肉穴的大肉棒了吧。莫漓感觉包裹自己道心的壁垒测底脱落了,只剩下一颗受伤的内心。那美味的道心将是任何心魔的可口食物。

幻境渐渐消融,识海内的莫漓依然赤身裸体的躺在地上,四周缓缓传来莫漓识海特有的流水的声音。

桀桀怪笑传来,莫漓发现在自己的识海内自己的本我已经被无数犹如蜘蛛丝的东西包裹住了。一个犹如拳头大小的怪物冲着自己大声笑着。

「你这贱妇莫漓,你毁我肉身,我便让你尝尽千人骑万人跨的苦楚!桀桀。」那犹如丑陋犹如小狗般的怪物突然显出柳克用的那张老脸并对着莫漓大喊道。

道心的内部便是识海,那里有修炼者所有的神魂与神识,若是识海被毁就算拥有通天彻地的大能也将陨落。邪修的收魂术和夺舍等魔功便是强突入人的识海中对其进行破坏和收割。

「你,唉—— 」莫漓此时浑身动弹不得,否则在自己的识海内还不是一脚就将着柳克用脆弱的精魂踩死。莫漓暗恨自己,不应在幻境中迷失自己,如今只能任人宰割。

「你本应在幻境中死的不明不白的,不过老夫可不是那么善良的人,我要你在清醒的情况下被老夫一口口吃掉。」柳克用那丑陋的精魂说道。

「求你让我死得痛快些吧。」莫漓知道道心被破识海被占自己绝无生路,便哀求道。

「嘿嘿,老夫好容易擒到如此完整的神魂,定要把你炼成女淫魔才行。」柳克用的精魂开心的说道,他能捕捉莫漓识海内的神魂实在是运气大好,正好赶上莫漓因男女之事道心紊乱,又因为五行欲法阵导致道心失守。若是平时的莫漓一万次幻境也不可能突破进她的道心中去,所以柳克用实在是开心极了。

吞噬和炼化了莫漓的神魂后,他便可以真的化身为魔。到时候夺舍或者以精魂的形式修炼都将如鱼得水。若是没有得到莫漓的神魂,以柳克用附身在莫漓的那点精魂,即使莫漓没有消灭它,不出十年它也会自动化为乌有。所以这千载难逢的契机,让柳克用怎么会放莫漓的神魂让她舒服的轮回呢。

「你还有什么话说吗?没有的话老夫可要炼化你了!」柳克用特别想羞辱一下莫漓说道。他本要邪功大成了,却恰恰被莫漓取巧杀死,以至于几乎魂飞魄散,怎么能不痛恨莫漓呢。

「你现在还在我的识海内,若你杀死我,我的师尊定然会发现,到时候你也是死。」莫漓想抓起最后的稻草说道。

「老夫能瞒过你,自然有方法瞒过欧阳衍。而且那法阵深奥至极,就算你这个淫娃被肏死在了那法器上,我想欧阳衍也不会怀疑的。」柳克用自信的说道。

「老夫要先从你这贱妇的屁眼开始炼化,一会忍着别哭哇。不过老夫最喜欢听女人哭闹了,哈哈哈。」柳克用开心的说道,并移动到莫漓撅起的美臀处,扭曲的嘴巴里喷出淫火开始焚烧莫漓柔媚的后庭。

「额,啊,痒死啦!」莫漓突然觉得自己的肛门又痛又痒根本就无法忍受,于是哀嚎起来。那种直集神魂的痛痒让莫漓连一刻钟都坚持不下来,她时而痛得哀嚎,时而又痒得呻吟。不过想到自己全身的每一寸肌肤和每个女人的每个孔洞都要受此淫火的淬炼,莫漓真想自尽。可是在识海的神魂有被秽丝缠住动弹不得。

就在此时莫漓感觉到一股无比庞大的神识一下涌进了莫漓的识海。

「咦?一只下等劫魔。居然在炼化比自己高上几阶的修士精魂?」一个妩媚的女子声音传来,那声音犹如九天仙乐让人迷醉。

「哇!」「噗呲!」虚空中一条白皙但上面有着几道鞭痕的赤裸玉腿落下,脚踝处戴着镣铐的玉足将那柳克用的魔身踩得稀烂,犹如一只恶心的爬虫被踩碎一样。

莫漓此时已经被肛门的麻痒弄得神志不清,她见到一个女子在自己的识海内飘然落下。只是那样子有些淫荡,女子全身赤裸,手腕和脚踝处还戴着古朴的青铜镣铐,特别是美颈出也戴着镣铐,那镣铐上还写着上古的篆字:「禁魔环」。

镣铐连着的铁链向上消失在虚空中。一双完美的双乳上翘起的乳头被上下十字花形的乳环穿透,那乳环上的乳链连在女子肥厚阴唇上穿的环上,只是那链子很短,让女子的双乳和阴唇都被拉扯着。

女人的拥有一张绝美的俏脸,一双美睦不用涂抹任何眼影也能勾人魂魄。莫漓以为这又是柳克用的幻境,不过双睦还是一刻不停的盯着那闯入自己识海的女子。一看到那女子心中就有一丝丝的淫欲迭起,仿佛在怀念刚才在木枷中男人的肉棒。

「呼!」女子轻起朱唇一口气就将缠在莫漓神魂上的黑色秽丝吸入自己的性感的檀口中,然后香腮蠕动似乎在品尝一道菜般。

「嗯—— ,太长时间的禁锢,就算是下等魔的秽丝也变得美味了呢。」女子俏脸有些微红的说道。

「这还是幻境?」莫漓恢复了对识海的控制不解的问道。

「哪里又不是幻境呢?」女子看了莫漓一眼,巧笑嫣然的说道。

「那你是谁?柳克用呢?」莫漓问道。

「我就是你啊。刚才的那个下等劫魔被我踩死了。你是它养的母畜吗?」那女子看着莫漓,两个都赤身裸体的女子在识海内互相好奇的问道。

「我,我才不是那个淫魔的宠物呢。你究竟是谁?」莫漓被那女子的问题弄得面红耳赤,哪有说自己是别人母畜的道理呢。而且让莫漓感到害怕的是,在自己的识海内,居然不能感知压制那赤裸女子的神魂,仿佛那女子就如同不存在一般。

「那个东西可不是淫魔,若是淫魔恐怕你的肉穴都被肏熟了呢。不过你比那低等魔高了几阶,还毫不反抗的被它束缚炼化,你不是它的母畜是什么呢?」女子不解的问道。

「不是这样的,是我的道心……」莫漓刚想解释,就感觉到自己的记忆被那女子看了一遍,近百年的记忆就在一瞬间便被女子看完。莫漓毫无反抗的能力,识海能的防御机制根本就找不到那女子的存在般的任由女子翻阅自己的识海。

「哦,原来是这样啊。还不如是个母畜呢,好无能的样子呀。」女子嘲笑般的说道。

「你究竟是谁?」被翻阅记忆的感觉比赤身裸体坐木驴游街上还让莫漓羞耻,她大声问道。

「唉,几千年没人和我说话了,便和你多说几句。若不是看你的道心完全没有了屏障,就好像一颗剥了皮青柠,我才好奇进来看看。若不是这样,我早就把你连皮带果的吃了呢。嘻嘻,我最喜欢吃你们五行修者道心的外壳了。」女子伸出香舌舔了舔朱唇说道。

说罢,女子再无耐心,伸出玉手将双腿间的柳叶状肉穴轻轻扒开露出里面粉嫩的鲜肉。莫漓只感觉天摇地动般整个识海都被那女子扒开的肉穴吸去。自己无论怎么反抗也好像对空打拳毫无意义,只能看到自己的神魂渐渐融入那女子的肉穴中,好在没有什么痛苦浑身都酥麻起来,有种回到母亲胎中好不舒服。莫漓心想比起被柳克用的淫火炼化,这样死去或许是一种福气了吧。

「咦?」女子动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莫漓再次感到身体一沉,又渐渐恢复知觉。

莫漓慢慢的睁开美睦,旋即俏脸一红。原来她和那绝美的女子都叉开美腿,肉穴对着肉穴犹如女子和女子交欢颠凰倒凤一般的样子。

「你竟然五行不稳被外世所弃,就因你对你那混账师父的爱?」绝美女子轻扭腰肢让自己肥厚的阴唇在莫漓的肉穴上摩擦一下后说道。

「我愿为师尊而死。」莫漓说道。

「有趣,有趣。吃掉你有些浪费了呢。」那绝美女子玉面渐渐泛红,一双美睦流露出渴望的神色说道。并且加紧扭动腰肢让自己的肉穴在莫漓的肉穴上滑动。

「不要啊,你要干嘛啊!」莫漓的娇躯再次无法动弹,任由那女子的滑腻的肉穴在自己的阴户上摩擦。莫漓本就是女子,她无法接受一个女子和自己肉穴对着肉穴的摩擦,于是大声高呼着。

「我不美吗?我刚才可救了你一命呢。能和我的本尊在你的识海里做爱也是你的福气呀。」女子美睦微眯,轻弹朱唇说道。

「啊—— ,要不行了。求你停下来吧。」莫漓的阴蒂和那女子的阴蒂来回摩擦,都已经胀的好似一颗黄豆大小。莫漓更是浴火焚身不能自己。可是多年的中土礼法依然让她拒绝般的呻吟着。

「嘻嘻,你还是个口不应心的淫荡女人呢。你看看你下面流出了多少蜜液?你的神魂都要着火了呢。」那女子娇媚的说道,一张绝美的脸庞更是泛起桃红之色。

「受,受不了啦。啊,让我死吧!」莫漓的美睦突然瞪圆,她感到一股热流从子宫处喷射出来,整个阴道都在抽搐颤抖,这感觉要比在幻境中和男子的交欢高潮强上十倍。

剧烈的颤抖持续了十几个呼吸,就在莫漓喷射完最后一缕阴精后,她突然感觉到一个东西从女子的肉穴里滚出,然后顺着莫漓的肉穴向阴道内涌去。那种异样让已经疲惫欲死的莫漓紧紧的瞪着两女还在摩擦蠕动的肉穴。

「好啦—— ,我们有缘再见吧。又到受刑的时辰了,烦死了呢。」女子娇吟道,飞起娇躯脖子上和手腕脚踝上镣铐的铁链开始收紧。

「你究竟是谁,刚才是什么啊?」莫漓见女子被铁锁拉扯得越来越高,眼看就要离开莫漓的识海了忙问道。

「嘻嘻,我刚才给你的或许会救你一命。记住了,小母畜,你的经历的幻境不一定都是假的。将来有你苦头吃呢。若你能受尽女子的酷刑,或许我们就都有救了。」那女子的声音荡漾了一番后消失不见。

莫漓的识海内又回复了以往的常态,好像柳克用和那女子从未来过般。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万柳山庄第二章、天魔劫第三章、五行欲法阵第四章、心魔与道心第五章、天理盟第六章、陷阵第七章、通祭塔第八章、圣女与王女第九章、圣女性奴第十章、生擒圣女第十一章、北狄大战第十二章、大胜北狄第十三章、姬家功宴第十四章、踏上危途第十五章、母狗诀第十六章、沦为母犬第十七章、母畜求生第十八章、淫坠反击第十九章、炼淫瓶第二十章、郎情妾意第二十一章、又见琼华第二十二章、手中玩物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第二十四章、娼妓之羞第二十五章、游街接客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第二十八章、船奴遇险第二十九章、东夷肉奴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性奴天魔第三十二章、贵人相助第三十三章、五玫强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