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仙漓录 > 第五章、天理盟

第五章、天理盟

玫瑰圣骑士 2020-09-23 00:57:10

第五章、天理盟

莫漓缓缓地睁开双睦,俏鼻间传来安神熏香的味道,熟悉的水蓝色床帘飘在自己眼前。莫漓忽的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水玫峰自己的房间,而且终于摆脱了幻境,识海内也一片宁静。

让莫漓羞愧难当的是,双腿间的亵裤都已经湿透了。层层叠叠的干涸淫水和阴精将那本是柔软丝绸的亵裤弄得有如宣纸叠成般的坚硬。而且更让莫漓脸红的是肉穴里还在持续的分泌着蜜液,好像刚刚与心爱的郎君交欢后还有些欲求不满的样子。

金丹真元运转,将热量集中在两腿之间好烘干那两腿间粘稠的淫液。可是让莫漓想不到的是,一股酸溜溜的淫水气味盖过了熏香,那淫靡的气味更是让莫漓有个地缝都能转进去。

「叮铃铃~ 」莫漓摇了一下床边的铃铛。那是呼唤徒弟兼侍女的菱儿和巧儿的信号。

「师父你醒啦?」菱儿和巧儿一下冲进了莫漓的闺高喊着,两个俏丽的美人脸上都露着毫不掩饰的喜色,就连平时一向大方稳重的菱儿也好似一个少女般喜形于色。

莫漓黛眉微微皱起,刚想斥责两个徒弟的忘形,旋即一想大喜道:「难道是师尊突破了?」

「正是,宗主(欧阳衍)已经在十五日前顺利晋升元婴后期了。嘻嘻~ 」巧儿兴奋得脖子都粉红的说道,巧儿性格最是天真,一双可爱的大眼睛毫不掩饰心中的狂喜。

「天上的五彩祥云整整持续了十日呢,我和巧儿都在修炼中得到了不少好处呢。」菱儿也开心的说道,原本一双黛眉都笑得张开了。

「太好了,我们终于可以接回师娘了。」莫漓感叹道,不过心中却是五味杂陈,若是没有师尊要娶自己为妻的妾承诺,莫漓自然是极度高兴的,可是现在若接回师娘紫媚,那怎么又如何与师娘相处呢。她会不会像幻境中一样对自己厉声厉色,虽然不能如幻境中扒光了自己送入狗窝,但是刚过门的自己是否会因为原配紫媚的不满而被师尊冷落呢。想到这里莫漓如盈盈秋水般的美睦中稍显暗淡的神色。

「哎呀,这个屋子里什么味道呀。什么东西酸了吗?」巧儿紧了紧俏皮的小鼻子突然问道,这让莫漓的俏脸红了起来。

「巧儿,你去给为师打洗澡水。」莫漓低声吩咐道。

「大师伯让师父你醒了就去宝枚峰呢,自从宗主晋升大修士后,扬州各地名门大派都派出了恭贺的弟子团。扬州的两位大修士也在十日前飞抵宝枚峰与宗主密谈起来。几位师伯有些应付不过来了呢。」巧儿瞪着亮晶晶的美目不解说道。

「快去准备洗澡水!」莫漓板着脸继续说道。

「巧儿,我们快去吧。师父必然要洗澡的。」菱儿说道,然后在巧儿耳边嘀咕了几句。

「哦,原来是这个味道啊。」巧儿大声说道,害的菱儿狠狠地掐了一下她的后腰,而莫漓的俏脸更红了。

莫漓赤裸着娇躯浸泡在木桶中,白皙如脂的肌肤在水枚峰特有的灵气温泉水中荡漾。那泉水本是极热,后经分流加入灵石灵草才能熬制成,可以促进水系功法的修习,也可让活血凝颜。莫漓看着那泛着白气的水流滑过自己的双乳,隐隐消失在翘起的腿间,心中一阵涟漪。

那幻境中的女子究竟是谁,还有和那女子交欢时,那进入自己阴道的异物究竟是何物?莫漓轻轻抚摸这自己的小腹神识也反复的扫过身体发现并无异样,好像柳克用和那女子的出现真的是南柯一梦。就在莫漓稍稍放松自己时,突然她发现自己的小腹处渐渐浮现出一个指甲大小的花纹,那花纹的位置就在自己肉穴上方寸许的位置。

神识居然无法识别身体的异样,只能靠肉眼去观察。那花纹极浅,若不是仔细观察根本无法发现,即使莫漓赤身裸体走过别人也很难发现她小腹处的花纹。那花纹古朴好似上古的甲骨文字,又犹如一朵含苞未放的花骨朵。

就在莫漓惊讶那花纹的时候,自己原本两腿间浓密的阴毛也纷纷脱落,露出了莫漓那粉红色的肉缝。莫漓一下坐了起来,一双纤手胡乱的抚摸着自己肉穴,可是刚一触碰就有如一股电流让莫漓娇躯轻颤抖。

「嘶!啊~ 」莫漓倒吸一口气轻吟了一声,尽在水中的肉穴蠕动了几下泛起了白沫。莫漓厌恶的看了看水上漂浮的细细的毛发,再次确认了那识海中的女子的确给自己的肉穴里渡了什么东西,让阴毛脱落,还让自己敏感万分。一会去宝枚峰定要问问师尊自己究竟怎么了。

穿好一身蓝色散花锦驼色缕金衣裙的莫漓,踏着癸水珠带着心中羞人的疑问向宝枚峰飞去。

此时的五玫山热闹非凡,即使是外门和凡间众人都知道了五玫山里出了一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五玫山外门的那些练气期的弟子们也都挺直了腰板,坊市间人流也多了数倍。

这就是拥有元婴后期大修士镇守宗门的好处,无论宗门大小只要愿意即可成为一等的修真门派。优秀弟子更是慕名而来。

这几日欧阳衍的五位爱徒就在主峰宝枚峰内会客,平日里高不可攀的那些宗门核心弟子也都恭敬的与她们攀谈论道,仿佛这些长相秀丽的仙子是自己多年的好友一样。

五玫宗的五个绝美的仙子承担起了为师尊进阶大会中的迎接工作,本来有些身体不适的莫漓也只能压下翻腾的肉穴和心中的疑惑去接待各地来庆祝的弟子。毕竟师尊五枚真人欧阳衍是百年来中土首位进阶元婴后期的大修士。

就在莫漓巧笑嫣然的安顿好一波贵客后,恰好看到身穿绿色百褶如意月裙犹如一朵鲜花的三师姐木玫仙子林远香。自己与三师姐素来交好忙跑过去与她打招呼。

「三师姐~ 」莫漓拉着林远香说道。

「哎呀,是漓儿啊,累了吧。」林远香笑眯眯的说道。

「是呀,这么多人,我从拜如师门开始就没有见过这么多人呢。」莫漓嘟着小嘴不满的说道。

「我们五玫宗今后也是大宗门了,你作为水枚峰的首座可有你忙的呢!」林远香捏了一下莫漓俏皮的鼻子犹如大姐姐般的说道。

「那个,师姐,我有事问你,你过来一下。」莫漓见并不忙便拉着林远香到一处无人的小院中说道。

「怎么啦?看你神神秘秘的样子。」木枚仙子林远香温婉的问道。

「师姐,我这几日总是做奇怪的梦呢。师姐你在那法阵下来后可有什么异样呢?」莫漓俏脸一红问道,她想到自己光着身子被师娘鞭打的幻境还有那出现在识海的戴着刑具的赤裸女子。

「你怎么问这个?我可不愿意告诉你哦。」木枚仙子林远香俏脸一红说道。

「梦到什么啦?」莫漓追问道。

「我才不会告诉你呢。」林远香有些羞愤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去。

「师姐,我是真的想知道呢。」莫漓见林远香如此扭捏,更要问个清楚。

「铛铛!」就在莫漓叫住三师姐林远香的时候,主峰的巨钟缓缓响起,这是庆典中提醒众人进阶大修士的欧阳衍已经与那几位大修士出来了。

「师尊出关了,待过后,到我木玫峰时再告诉你吧。」木玫仙子林远香浅笑了一下说道。莫漓与林香远忙化作蓝绿两芒向白玉楼飘去。

「感谢天地造化,老夫此次进阶成功定要北伐诛杀蛮夷,解救我中土百姓!」欧阳衍洪亮的声音传来,振奋人心。其他两位大修士无不抿嘴微笑,显然支持欧阳衍的说法。

「我天武宗端木元愿与欧阳贤弟一同!」说话的是扬州大宗门天武宗的元婴后期大修士端木元,他相貌英武看似年纪四十许,颧骨粗大五官分明,身穿大叶黄金甲手持巨戈,犹如天神下凡威风凛凛。

「贫道亦然愿前往!」一个身穿碧蓝纳衣但看起来邋里邋遢的道士,捋了捋自己的狗油胡笑嘻嘻的说道。这老道却是扬州黄天道观元婴大成修士黄清子。

这代表扬州修仙界最高境界的三人如今站在一起,他们虽然看似与寻常凡人无异,但巨大的灵压却让不远处的莫漓连抬头都困难。

三人说完此话便化作三道光芒向北方飞去。

「诸位前辈,道友。异族涂炭,天理难容!经过三位前辈决定,我们将组成天理盟共讨北方,如此大机缘的之日中,愿意加入的我们自然欢迎,不愿的亦不勉强。」土玫仙子石青胭随即走出来说道。在石青胭的身后亦站在十几个扬州名门大派的精英弟子,响应了土玫仙子。

「同意!我们铁流门加入!」

「赞成,我们月寒宗加入!」

……

一时间群情激愤,几乎所有前来道贺的宗门都表示愿一同北伐。

见到人人皆自报奋勇,莫漓眼中逐渐湿润,觉得师尊的夙愿就要达成而师娘也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一妻一妾在风景如画的宝玫峰上,每日夫唱妇随好生快活。

「哼!」一声低沉的冷哼在莫漓身边响起,让过于激动莫漓娇躯一阵,回国头来原来是犹如利剑一般的二师姐金明曦。只见这个美女星睦如剑,身穿白色劲装,一脸不削的站在莫漓身后冷冷的看着人们的群情激愤。

「师姐为何如此?」莫漓擦了擦眼前的热泪问道,她素来有些害怕这个处事冷傲的二师姐。

「如今诛神剑阵已成,北伐必然成功。要这些门派的加入无非就是壮壮声势而已。这些人自知没有什么大的风险才趋之若鹜,到时候就出出人场便有两州的资源可分。」金明曦昂着高傲的俏脸,冷然回答道。

「诛神剑阵?为什么北伐必然成功啊?」莫漓好奇的问道。

「唉,师尊是否过于宠着你了?竟然没有背足功课。你可知我中土九州为何处于灵沛之地却千年无人敢蚕食窥探呢?」金明曦白皙的玉手惩罚式的按在莫漓如水般的香肩上说道。她对这个小师妹还是比较喜欢的,若是旁人早就一巴掌扇飞了。

「好痛,我不知道啊。」莫漓双肩吃痛娇嗲道。金玫仙子的玉手和她的剑一样锋利的压得莫漓双肩生疼。

「闲来无事,我便和你说说吧。」金玫仙子金明曦强制拉着莫漓远离了广场上激愤的人群,找到一处玉楼下说道。估计金明曦也不愿和那些虚伪想捞好处的扬州门派在一起吧。

「在千年前消灭异道后,我中土迎来了正道的黄金期。那个时候,号称中土第一人的姬无极,便根据上古剑阵创建出了诛神剑阵。此剑阵必须要由元婴后期的大修士方能列阵,当时的中土人才济济九州之内竟然有七七四十九名大修士,于是可组成七个小剑阵,而七个小剑阵又可组成大剑阵。此剑阵一旦运转几乎无人可敌,小剑阵斩杀同为元婴后期的修士如探囊取物,大剑阵可杀化神妖兽。」金玫仙子最喜欢剑阵学术,一说起此事一双星睦就闪闪发光。

「不过近几百年来我中土人才凋敝,在北狄入侵我中土前,我们堪堪只有十五名大修士,勉强能组成两个小剑阵。可是北狄众多邪宗预谋已久,将我中土一名大修士骗至北地禁锢在炼淫阵中现在生死不明。又突袭击杀一名即将坐化的大修士,这样中土只剩下十三个大修士便无法筹齐两个小剑阵,以至于只能自保无法出击。直到师尊进阶大成方才改变。」金玫仙子愤慨的说道,不过莫漓也能感觉到她所说故事中的产惨烈。

百年前的北狄入侵让我中土失去了兖翼两州,数千万中土百姓或死或为奴,数万的修真者战死。师尊欧阳衍本是兖州修士,也是因此祸端才退到扬州五玫山开宗立派。而师娘紫媚也是那个时期被北狄所掠,受尽了羞辱与折磨。

当晚在五玫山的宝玫峰内,数百五玫宗的核心弟子齐聚。此时欧阳衍的进阶庆典已经结束,各个门派弟子都已经快马加鞭返回准备北伐之事。

土玫仙子石青胭作为欧阳衍的大弟子主持说道:「今日宗主(欧阳衍)与两位大修士已经急赴北方,与其他中土大修士组成剑阵。务必突袭北狄异族在他们反应前斩杀几个元婴级的敌人。所以我代宗主传法碟。」

「土玫峰峰主石青胭已有元婴修为,携十二名土玫峰金丹期弟子参与北伐。」石青胭先传达了师尊对土玫峰的法碟,广场内早已得到通知的十二名金丹弟子同声音娇喝答应。

「金玫峰峰主金明曦亦为元婴修为,剑心通明此次北伐必当无往不利!」石青胭睁大凤睦说道,金玫仙子金明曦轻弹了一下背上的宝剑,发出一声轻鸣作为回应。

「木玫峰峰主林远香金丹修为但炼丹造诣出众,命你携带炼丹所需以及五名弟子前往北方。」石青胭看着林远香微笑着说道,木玫仙子微笑颔首算是回应。

「火玫峰峰主朱昧真、水玫峰峰主莫漓,携剩余弟子以及外门弟子守护宗门。此次大战旷日持久,恐北狄向我中土渗透,务必做好防范。」石青胭说道,见莫漓和朱昧真都撅起了小嘴表情更是温和了些。

「四师妹、五师妹。你们需维系宗门运转还要防止敌人渗透,可不比我们这些上阵杀敌的师姐轻松啊。」石青胭柔声说道。

「谨遵师命!」火玫仙子朱昧真和水玫仙子同时说道。只是朱昧真一脸愤然,而莫漓却有一些神色凄苦。朱昧真性如烈火,没有杀敌自然不悦。莫漓的心里确有些复杂,既有不能北伐杀敌的失落更多的是师尊曾答应过,要娶自己为妻妾的,可是为何连一封私信都没有呢。难道师尊将此事忘记了不成。

一个月后,水玫峰的阁楼里,莫漓黛眉微皱。自从道心失守后,虽然自己的神魂未被心魔所噬,可是修为进展却慢如瘦牛拉犁。原本依靠单系极品的水灵根,那一日千里的灵气吸纳吞吐速度再也回不来了。

莫漓的美丽的额角渐渐泛出汗水,每次大周天运转到关键时刻,心里便总想着幻境中坐着木驴游街的羞人样子,随即想起师尊并没有给自己留下一言片语便前往北方,将自己与其他徒弟一样对待。这么一想心中自然荡漾不已,凝聚的真元也无法运转到丹田便消散了。

此时在无修炼的心情,莫漓随即便走出雅致的楼阁唤起癸水珠化作蓝芒向火玫峰飞去。

火玫峰上因火灵气浓郁,以至于生长出大量的赤炎草,此草入药价值不大只是通体暗红发出微光映得整个火玫峰如同烧红的煤块一般。

没有水玫峰上雅致的亭台楼阁,火玫峰上所有的屋子都是高脚屋,下面浓郁的火灵气烘烤着耐热苑木制成的高屋巨塔。巨大的聚火灵阵直通火玫峰下,凝聚着炼器的地火。在火灵气最浓郁的地方,有高耸的七层高塔坐落,那里便是火玫仙子朱昧真的修炼之地。

莫漓刚飞到高塔下,从高塔上便抛出了几个物件。这些精美的器具掉在坚硬的熔岩石上发出了叮当的脆响。

「本人一心修道,少给我提亲。本姑娘可看不上什么二世祖!」火玫仙子朱昧真的爽朗的声音在高塔上喊道。

莫漓定睛一看,那被朱昧真抛下来的竟然是金丹修士使用的灵宝,那些灵宝都制作精美有镜子状的也有手镯状的一看就是给金丹女修士定做的。不过那些精美的灵宝因为没有注入灵气,又从高塔上抛出有些已经摔的变形了,恐怕要炼器师从新炼制才行。

不一会几个身穿玉锦袄子、花缎圆领袍和交织绫上衣的男修士们灰头土脸的走出高塔。那为首的男子三十许间,生得英姿勃勃竟也有金丹初期修为。那男子见到莫漓后尴尬一笑,忙拱手施礼道:「玄炎谷郜飞白见过水灵仙子。」引得莫漓连忙万福回礼。最后这些男子捡起地上的刚被抛下的灵宝灰溜溜的走了。

「你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毕竟前来的也是玄炎谷的大弟子郜飞白啊。」莫漓推开高塔七层的木门说道。

「那二世祖靠着他父亲是长老,才勉强结丹,我能让他们上来就是好大的面子了。你倒是好了,已经被师尊收了,无人敢对你有非分之想。呃~ 」朱昧真打着酒嗝说道,莫漓看到整个房间内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酒坛。朱昧真俏丽的娇躯正横在酒桌上,一手拄着俏脸,一手里提着酒坛子。那绣花直领的火红色锦衣都被打湿了。

朱昧真脸颊绯红配上性感的朱唇,以及火辣迷离的眼神,还有那泛着油亮的独特肌肤。无论哪个男子见到都会深深瞧上几眼。

「师尊让你我两个维系宗门,你却喝得烂醉,真是的。」莫漓抱怨道,睛若秋波般的眼睦盯着慵懒的朱昧真。

「昨日师尊用剑阵斩杀了金狼宗的狼头拓跋黑木,北狄第一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被师尊亲手斩杀了。听说就是这老怪羞辱师娘最是狠毒。如此开心的事难道不应该喝酒庆祝吗?」朱昧真洒脱一笑将酒递给莫漓说道。

「那是应该喝酒庆祝,来!为了师尊,喝!」莫漓也是洒脱,接过酒坛同朱昧真一同饮起酒来,那酒是火玫峰特产,酒性极烈。莫漓喝下感觉像是一缕火焰进入喉中一样。莫漓一直在闭关,突然听说此等喜事也开心的忘形了与四师姐朱昧真对饮豪酒。

三杯下肚,莫漓的俏脸泛起了比朱昧真更艳丽的红润,秋水般的美睦更是泛起了迷雾。

「师妹,我告诉你,你师姐我虽然性格洒脱,但要找如意郎君绝对要和师尊差不多的人。那种靠着别人有所修为的男子,师姐我,呃,根本就看不上。」朱昧真说道,两女对酒畅饮无话不谈。

「那师妹便和师尊说一声,将师姐也收了吧!」莫漓巧笑嫣然的说道。

「不成,不成。师尊有了你,将来再接回师娘。便是一份心要切成两半,若是在加上我,那便是要切成三份。我朱昧真只要对我一心一意的,切三份的不要,呃~ ,再好也不要。」朱昧真忙摆手,然后又灌了一口酒说道。

「唉,师尊到现在也没碰我。」莫漓浅饮一口酒后哀愁的说道。

「怕什么,待师尊斩杀强敌,收复两州后,自然会脚踏祥云的来接你的。到时候让你天天当新娘。」朱昧真笑嘻嘻的说道。

「呃,天天当新娘。不知道今天我在梦里和谁呢,但愿不是那个二世祖吧。」朱昧真嘟囔道。

「师姐,你梦里怎么了?」莫漓好奇的问道。

「不知怎么了,自从那法阵后。每次睡觉入定都梦到结婚,哎呀,天天当新娘,今天嫁师尊,明天嫁给外门堂主,凡是认识的男人我他妈的嫁了个遍。累死老娘了!」朱昧真此时已经不胜酒力,半梦半醒的说道。

可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莫漓却听得背脊发凉。莫漓一直以为自己的奇怪幻境是柳克用的邪功所致。不过听四师姐朱昧真所说,以及三师姐林远香欲言又止,似乎所有参与五行欲法阵的女子都被莫中心魔所困了。

回到水玫峰,莫漓连忙将心中的疑问做成玉简。然后腾身飞去向土玫峰所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万柳山庄第二章、天魔劫第三章、五行欲法阵第四章、心魔与道心第五章、天理盟第六章、陷阵第七章、通祭塔第八章、圣女与王女第九章、圣女性奴第十章、生擒圣女第十一章、北狄大战第十二章、大胜北狄第十三章、姬家功宴第十四章、踏上危途第十五章、母狗诀第十六章、沦为母犬第十七章、母畜求生第十八章、淫坠反击第十九章、炼淫瓶第二十章、郎情妾意第二十一章、又见琼华第二十二章、手中玩物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第二十四章、娼妓之羞第二十五章、游街接客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第二十八章、船奴遇险第二十九章、东夷肉奴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性奴天魔第三十二章、贵人相助第三十三章、五玫强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