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仙漓录 > 第六章、陷阵

第六章、陷阵

玫瑰圣骑士 2020-09-23 00:57:11

第六章、陷阵

土玫峰是五玫宗核心弟子最多的山峰,与水玫峰上只有莫漓三人不同,土玫峰上足有一百多核心女弟子。而土玫峰景色也别具一格,在高耸的青山中一座座厚重的土石殿堂拔地而起,高屋巨瓦比起水玫峰多了几分雄壮少了几分秀丽。

化作一道蓝芒的莫漓飞到土玫峰主殿前,几名筑基期的土玫峰弟子忙上前施礼。

「见过莫漓师叔!」一个身穿黄色缎立领长薄衫的女弟子说道。

「今日你们土玫峰谁主事呀?」莫漓温和的说道。

「是唐玲师姐,请师叔里面喝茶,我们这就让师姐过来。」女弟子恭敬的将莫漓请入殿中,奉上香凝。欧阳衍带着石青胭北伐后,水玫仙子莫漓和火玫仙子朱昧真便算是五玫宗的代掌门,土玫峰弟子怎么干怠慢。不过无论莫漓还是朱昧真都是只会苦修的人,所以五玫宗的日常维系还是靠土玫峰的一干人等来决策。

「弟子唐玲拜见莫漓师叔。」不一会一个身穿一件暗黄色团花散刻丝缎袍,整齐的长发向上盘起,打扮得精明强干的秀丽女子跑着进来,那女子已经有筑基登峰境界,见到莫漓就施礼万福的说道。

「我这里有份玉简,还烦劳土玫峰和日常报告一同递送给北方的师尊。」说着莫漓将怀疑经过法阵后几位师姐和自己淫梦的玉简交给那土玫峰弟子唐玲。

「是的师叔,传送玉简的事还烦劳师叔亲自到来,以后您传个书,我们土玫峰自当到您那去取。」唐玲恭维的说道,一双媚眼都微笑得眯成了缝。

「我来还有其他的事。我且问你,你们土玫峰拿取的五行欲法阵的法器是从何处得到的呢?可有记录的玉简资料呢?」莫漓饮了一口香凝后问道。莫漓思来想去觉得一方面给师尊发出玉简说明情况,另一方面自己也要调查一下那五行欲法阵的出处。

「这本是宗门内的机密,没有宗主的法碟我们是不便说。自然也没有玉简记录。」唐玲机灵的眼珠转了几圈后恭敬的说道。

「我是师尊的五弟子,也是代掌门,就连我也不能知道吗?」莫漓俏脸一沉说道,语气中加大了威压。

「师叔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师父(石青胭)走前叮嘱过弟子,五师叔的话便是师父的话。」唐玲额角上渐渐泛出香汗的回答道。

「那就好,我且问你,这法器是从何得到,其上面的功法又是如何抄录的呢?」莫漓白皙的鹅蛋脸微微泛红,秋水般的美睦瞪大了问道。

「这法器出自一个上古古墓,其中有这些法器和使用之法。」唐玲看起来知无不言的说道。

「这些师尊都说过了,那古墓可还有其他特别之处,那古墓埋葬何人呢?」莫漓问道。

「并无其他,只是一座古墓,似乎是个衣冠冢,并不知道埋葬是谁。」唐玲说道。

「那古墓在何处?」莫漓问道。

「嗯~ 」唐玲迟疑了一下。

「快说,你若骗我。我必不饶你!」莫漓虽然少经历世故,但依然看出这叫唐玲的土玫峰弟子似乎有所隐瞒。

「弟子不敢,就在我扬州合浦郡。」唐玲吓得脸色微变说道。

「那好,你现在便陪我去此古墓。」莫漓坚定的说道。

合浦郡距离五玫山有一千二百里,处于扬州的西北角。那里曾是「嚣殷」也就是上古邪修帝国的一个都城。据说在九千年前,中土邪道以殉祭为主,当时的「嚣殷」城又被称为白骨之城。所以在那里发现古墓是很正常的。

蓝黄两道光芒出现在合浦郡的上空,径直向那古墓方向飞去。河西唐家村是一处拥有百十来户人家的村落,莫漓和唐玲收敛飞行法宝驻足与村门口。刚才莫漓放出神识发现村内有几名修士便下来查探一番,而且此处距离那古墓也已经极近了。

因河西唐家村极为偏僻,平日里的鲜有的客商便住在村长家里。莫漓在唐玲的带领下径直向村长家走去。

「在下红莲寨郑高阳见过前辈,这是我师弟沙才良。」从村长那简陋的大屋中走出两个男修士抱拳说道。那郑高阳有着练气八层的修为,穿一件青色劲装,身躯硬朗,面带忠厚。他的师弟沙才良仅有练气五层修为,身穿一件绸衫,长相普通。

「我们是五玫宗的,这是我师叔。你们为何到此处呢?」唐玲见对方修为仅为练气,便以对着晚辈的态度说道,连回礼都免了。修真之人炼气期为最低,突破练气期后是筑基期,突破筑基期是金丹期,突破金丹期方才到元婴期。

「哦,是天理盟五玫山的前辈啊。回禀前辈,我二人奉师父之命寻找两位师姐。」郑高阳再次抱拳说道,知道对面的两位仙子是五玫宗的更是恭敬有加。

「找师姐?此处是我五玫宗的禁地,你二人速速离开,到别处去寻找吧。」唐玲不耐烦的说道。不过此处距离古墓很近,将二人驱除也是正常,所以莫漓并没有阻止。

「晚辈遵命,不过若是两位前辈仙子遇到我师姐还望告知。这里有一枚传音手环,若不嫌弃便带着,若发现我师姐或者有她们的踪迹便告知我二人便可。」郑高阳傻乎乎的说道。拿出一串粗制滥造的手环,这是最简陋的法器,在百里内或许可以传音。

「谁要你那东西,还不速速离开。」唐玲瞪起美睦说道。

「唉,见你们这么着急,我便收着吧。」莫漓见红莲寨的两位弟子急得满脸是汗,便用念力将那手环收起,旋即戴在自己的手腕上。

那二人见状,抱拳道谢后便收拾行囊徒步走了。练气期的修士不能驾驭飞行法宝,所以很多人固执的认为炼气期的修士算不得修仙者,这也是五玫宗的核心弟子务必都要是筑基期的原因。

「我二人一会去古墓的时候,关注一下那失踪的两个女子吧,我看他们也是不易。」莫漓见二人像寻常人一样背着行囊走入深山心中有所同情的说道。

「师叔不必同情他们,或许他们是北狄的探子呢。」唐玲警惕的说道。

二人再次激起法宝飞向古墓,只是莫漓这次打开神识扫过想帮忙看看是否有红莲寨失踪的两个女子。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两人已经飞到一座险峻的石山前。

「师叔到了。」唐玲说道,然后拿出一面镜子向一片碎石处照去,碎石散开露出一条石洞。

莫漓黛眉微皱,刚才她用神识扫过数座山峰峡谷,本是想帮寻找那红莲寨失踪的女弟子,可是却感觉这几座山峰峡谷隐隐有灵气流动,仿佛是一座大阵。虽然莫漓对阵法并不精通,但也能察觉此处的不寻常。

「参见师姐。」一名身穿土黄衣挂的男弟子从石洞中走出,向唐玲抱拳却警惕的看着莫漓。

经过唐玲的介绍,莫漓得知这个男弟子守护此古墓的外门弟子,名叫戈五。原本是两名外门弟子守护古墓,另一人请假去外面了,所以只留下一人。

不理会那外门弟子的恭维,莫漓和唐玲径直走入石洞。

「这石洞并为连接古墓的正面,而是从幕的宝顶龟甲处(正上方)打穿的。」唐玲解释道,并拿出光石照亮。

果然,石洞虽拥挤狭窄,但进入墓穴便宽敞起来。千年前的古墓确实不同寻常,刚进入主墓室便有一股荒蛮古朴之气。墓室内已经被人清理一空,剩下的几个破罐子也被放在一旁。墓室旁的壁画也被拓下,不知道以前画的是什么。

「师叔,这就是古墓了。」唐玲举着光石说道,语气中略带嘲弄和无奈之色。

「只有这么大?」莫漓见这主墓室大概有三丈方圆便说道。不过这古墓侧方有多个盗洞,那些盗洞洞口已经有几百年的样子,似乎这墓已经老早前便被人洗劫过了。

「是的,当时法器就在这主墓室中央,壁画上写着功法。」唐玲说道。

「哦,那我们走吧。」莫漓见到空空荡荡的主墓室失望的说道,这里确实没有什么好看的了。心想自己却是多疑了。

「咦?你先走吧。我在这里再看看。」莫漓突然感觉到下腹一热,有种与幻境中女子肉穴摩擦的感觉,知道这古墓或许并不寻常。

「那,那我在外面等待师叔了。」唐玲说道,便迟疑的离开了。

整个墓室里仅留下莫漓一人。莫漓将纤手放在小腹处,隐隐感觉到下腹热流涌动。神识扫过整个古墓,但却无法再向外扩展。古墓大多如此,有或简单或玄妙的阵法屏蔽神识,否则天下的古墓早已经被后人挖掘了。

可是越在此古墓中,莫漓就越感觉到浑身燥热难耐。仿佛是洗过澡躺在床上等待着自己的情郎欢愉般的躁动。似乎是一种力量让莫漓缓缓的走向墓室的西南角,莫漓轻轻的抚摸那远古的墙壁。突然莫漓感觉到小腹的那个花纹一热,墙壁一阵涟漪,莫漓一下就被吸了进去。

在光石的照耀下,莫漓走进一个斜下方的甬道。那墙壁将莫漓吸进来后便闭合,莫漓再也无法打开了。不过此时莫漓的状态并不好,那甬道为青铜所铸,上面雕刻着晦涩难明的咒文,让莫漓无法提起一丝的灵力,就连癸水珠都无法召唤出来。储物袋中的丹药秘宝居然也无法取出,这让莫漓的额头鬓角流出了冷汗。

莫漓呼唤了几声,除了青铜甬道中沉闷发出金属声响的回声外再无声音。

无奈,莫漓只好举着光石,顺着那甬道向下走去。青铜甬道一直向下方幽深处通区,仿佛是九幽魔怪的巨口,让莫漓不知所措。

失去了法力的莫漓犹如一个普通女子,笨拙的向下搓步走去。几次都无法提起半点灵力的莫漓急的浑身香汗淋漓。举起光石的玉手都微微的颤抖起来,莫漓心中好生悔恨,明明知道这法器和法阵不寻常,还非要到古墓来探究。这下可好,种了古墓的禁制,不知道下面是什么等着自己。

一丝丝微风让莫漓满是汗水的俏脸感到清爽,莫漓连忙继续向下快速滑去。不一会便道了那斜下甬道的尽头,一扇满是青铜栅栏的门。莫漓轻轻一推,门竟然没有锁一下敞开了。

前方是更为幽深的回廊,好在回廊不再向下而是水平的,回廊两边全部是方正的石门。每隔一段距离便有火把亮起,显然这古墓内应该有人驻守。这让莫漓松了一口气,但那禁灵的法阵依然存在,让她的金丹无法凝聚一丝灵力。

「你是?」远处一个身影走进,见其扭捏的身姿应该是一个女子,那身影见到莫漓便问道。

「我是五玫宗的莫……」「啪!」就在莫漓心中一喜答话的时候,那身影瞬间抽出长鞭向莫漓打来。莫漓扭转娇躯一躲,虽然避开了面部,但那鞭子却扫在了她圆润的翘臀上,痛得莫漓轻吟了一声。

「我管你是谁,没有宗主的法碟你便是奸细,看鞭!」女子娇喝说道,抽回皮鞭泛出阵阵鞭影子。莫漓虽然真元无法运转,但修真之人怎么能不懂武功,只是多年来一直靠法术灵宝取胜,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莫漓手忙脚乱起来。

「噼啪!」「道友莫打,我是五玫山……」每每在莫漓自报家门时,那皮鞭都向莫漓的面门袭来,莫漓只能扭头躲闪。

那手持长鞭女子生的也算美丽,但吊起的眼角和利剑眉让她少了女子应有的柔和多了几分杀伐的戾气。特别是那瞳孔很小,瞪起美睦的时候整个黑色瞳孔完全被眼白包围,给人以狠辣无情的感觉。

那女子最初几鞭使出了全力,见莫漓身法笨拙,便开始戏弄她起来。那鞭子也不向致命之处打,而是专挑莫漓的腿间和双乳撩打。

「刺啦」一声,莫漓水蓝裙裤的布带被长鞭打碎,莫漓的裙摆一下褪了下来。再一鞭子打在莫漓的后背处,一下将上衣大成两半。莫漓无奈只能一边躲闪一边让那皮鞭打碎自己的衣裤。此时莫漓已经知道那女子要羞辱与她,心中更是羞愤异常,招式却应变得更慢了。

失去灵力的莫漓与除了气脉悠长一些外,与寻常的女子一样。不到一刻钟,莫漓不仅身上尽是鞭痕,衣裤也都尽被长鞭打碎。

只见以女子在幽深的回廊内,被另一个持鞭女子如猫戏耗般的追逐,衣裙也在声声皮鞭中纷纷碎裂。在娇喝与痛楚呻吟中,那莫漓左穿右跳,但那长鞭子每每都能打在莫漓的美臀和双乳上,打得莫漓惨叫连连。

终于莫漓犹如死狗一样躺在地上,除了一双布鞋外一丝不挂,大腿依然光洁只是美臀处尽是鞭痕可见那女子长鞭的厉害。那女子走到只剩下娇喘的莫漓身旁,用脚踢了踢莫漓赤裸的娇躯,见没有反应后,开始给莫漓收身。

先是莫漓秀发上的金钗,耳环以及手上戴着的戒指,这些都可能是莫漓秘宝的东西尽被女子收去,然后那女子围着莫漓走了几圈,最后将莫漓的鞋袜脱掉,露出莫漓那如白藕般的玉足。脱掉鞋袜后莫漓测底一丝不挂了。女子看了看莫漓的那些珍贵首饰,喜滋滋的将莫漓的金钗插在自己的秀发中。

女子将莫漓的储物袋等碎裂的衣裤也都收拾了一下,然后转身向一间石室走去。见女子走远,莫漓娇喘着才睁开双睦,心中暗暗叫苦,这下可好除了一身媚肉外真的一无所有了。

就在莫漓愁苦的时候,突然她见到地上有一颗传音珠。就是莫漓和唐玲在去古墓途中,遇见两位红莲寨的练气弟子,让她们帮助找师姐。莫漓好心收下了他们的传音手环,那传音珠便是那手环上的,刚才莫漓被鞭打,双手捂着美臀的时候,那长鞭打碎了手环,四五颗传音珠掉落了满地,莫漓发现的便是其中的一颗,其他的都被那女子拿走了,或许是长廊有些黑暗,那颗珠子恰好被漏掉了。

莫漓刚刚欣喜的拿起传音珠,便听到远处有人走来的声音,还有金属拖拉在地上的叮当声。

此时莫漓一丝不挂正坐在地上,手里握着传音珠,对面的女子冷笑着向她走来,手里拿着黑乎乎的镣铐。身上没有一个可以隐藏传音珠的地方,现在吞下又会被对面的女子发现。无奈莫漓只好微抬美臀,纤手迅速的将珠子塞进自己的阴道中去。

若是没有以前那羞人的幻境,打死莫漓也不会这么做。已经在幻境里坐过木驴,还被人轮奸过的莫漓,并没有想太多直接将传音珠塞进自己的肉穴中,然后阴道一紧将珠子吸入阴道深处。

「我是……」莫漓刚想说话,那女子就抢先几步一个嘴巴打得莫漓倒在地上,莫漓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痛。然后还没有等反应过来双手和双脚便被戴上了铁镣,当然檀口中也被塞进了嚼子。

女子拿来的镣铐十分阴狠,分为大臂和手腕、大腿和脚踝的铁环,然后将莫漓的双腿双手对折锁上,这样莫漓只能用手肘和膝盖支撑地面了。最后女子拿出铁项圈给莫漓那如天鹅一般的美颈拷上。

「嘻嘻,这样不管你是谁也得乖乖的了。」女子见莫漓流着口水,在地上跪爬着开心的说道。而莫漓却羞耻得想有个地缝都想穿进去。

「在这里,我便是你的主子,我叫秦可卿记住了。无论你这仙子在外面有多少法力,在这古墓中你便都是我的奴!」秦可卿牵着莫漓走在幽深的回廊里高傲的说道。她似乎对能降服莫漓感到十分满意。

莫漓的脖子被铁项圈拉扯着,一丝不挂,秀发因金钗也被收走而披散着,手脚对折的锁住,只能靠手肘和膝盖在光滑的石板地上爬行。莫漓的俏脸变得艳红,本身赤身裸体就够让莫漓羞耻的了,居然还以如母狗的样子锁住手脚,嘴巴里还戴着嚼子。这让一个正常女子如何能够接受呢。

用膝盖和手肘爬行本来就不是人族行走方式,莫漓爬行得更加笨拙,晃动着光洁如同雪坡的裸背,扭动着纤细的小蛮腰,带动着如同桃子形状的美臀。莫漓走得十分缓慢,直到那女子不耐烦狠狠抽打了莫漓的屁股,她才娇喘着爬快了些。

女子打开一道石门,里面立刻传来众多女子呻吟的声音。莫漓定睛一看,原来另一个石室内,有五六个与她一样锁住手脚的女子,在用手肘和膝盖爬行着。只是她们脖锁的链子连在石室内中央的一个柱子上,那些女子都围着柱子转圈爬行。一个个女子都扭动着白皙的美臀,累得香汗淋漓。

「一会出透汗的随我去喂食间吃饭,三号,七号,你俩汗没出透,还得再爬一百圈。」秦可卿对着那些女子说道。原来每个女子的美臀处都用烙铁被烙上丑陋的数字,吓得莫漓连忙闭上美睦。

和一群与自己一样的女子被秦可卿牵着继续走在回廊里,莫漓居然感觉不那么羞耻了。身旁也爬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光屁股女子,她们双眼迷离,嘴巴里也戴着嚼子。仿佛认命似的被秦可卿牵着走。

巨大的食盆,里面散发着食物即将酸臭腐败的味道,看得莫漓一阵恶心。可是那些戴着镣铐的女子的美睦却直勾勾的盯着那些糊状的食物,仿佛是什么珍馐美味。

「你进去吧!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卧室。」秦可卿轻蔑的对着莫漓说道,然后不理会那些摘掉嚼子犹如猪狗般进食的女奴。将莫漓带到石室的一角,打开一扇只有狗窝大小的栅栏门。

「呜呜!」莫漓见到那所谓的卧室大概只有一米见方的洞,里面黑洞洞的,狭小的洞壁湿漉漉的。而且洞的尽头上镶着一根青铜的假肉棒。

莫漓无奈只好美臀先褪进洞里,直到臀肉被那根假肉棒顶住。

「这是你卧室的老公,把它插进的你骚屄里去,屁眼也行,要不你进不去。」秦可卿见莫漓晃荡着美乳吃了的蠢样嘲笑的说道。

见到秦可卿又举起了鞭子,莫漓无奈只好扭动美臀,让那假肉棒对准自己的肉穴,然后在向后退去。那囚室本就极小,只有让那突着的青铜肉棒完全插入莫漓的肉穴里,莫漓的外面的头才能彻底进入囚室。

莫漓的嚼子被摘了下来,秦可卿再囚室的小门上又按了一个青铜肉棒,在关闭囚室门的时候插入了莫漓的嘴巴里。这样在一米见方的囚室内,莫漓只能抱着膝盖仰着头撅在那里,而且嘴巴和肉穴都插着假肉棒,即没有空间可以扭动娇躯让插入的肉棒滑出来,也没有空间舒展自己的手臂和玉腿。

这个姿势更让莫漓难受,嘴巴和肉穴里的青铜棒让莫漓不敢有一丝动弹,特别是肉穴里的青铜棒十分的长,深深的插入了莫漓的阴道中去,顶着那传音珠,嘴巴的青铜棒又十分粗大,让下颚都隐隐发麻。

不过此时莫漓却听到她囚室外来了几个人,正在交谈。

「三号的奶子又大了不少呢。」一个男子说道。

「吧唧吧唧,主子让奴的奶子变大,奴怎么敢不变呢。」一个正在吃食的女奴娇媚的说道。

「这里可比你的什么红莲寨好多了吧。」一个女子戏虐的问道。

「什么红莲寨?奴早就忘记了呢,大爷们肏得小淫奴除了大爷们的好,什么都忘了呢。」女子放浪的说道。

「今日我还遇到你的两个师弟,他们可还在找你呢。」女子继续说道。此时莫漓确定那说话的女子正是土玫峰弟子,随着莫漓到古墓的唐玲。而那个男子的声音便是看守弟子戈五。

不过就算莫漓再挣扎也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声,比较嘴巴里插着青铜棒呢。那呜呜的声音与室内其他女奴的声音一起,谁又能分得出这个囚禁在角落小囚室内,那白花花的赤裸肉体是自己的五师叔呢。

「客卿,你可见到我师叔莫漓?」唐玲的声音传来。

「额……,唐主事,弟子正想向您汇报呢。」秦可卿恭敬的说道。

「什么,你抓了五师叔?还不速速放了,五师叔莫漓可是宗主内定的妾,你这次可是捅了天啦。」唐玲高声说道,莫漓心中一安,看来这并不是什么针对自己的阴谋,而是一次误会而已。不过心中羞愤又再次升起,心想待我放出了定要将那使长鞭的女子秦可卿抽筋扒皮。

「唐主事,放了你师叔莫漓容易,可是你可知后果吗?」秦可卿冷声问道。

「唐前辈,我等修炼的功法可是不容外漏的。莫前辈放出来了,你能保证她守口如瓶吗?」戈五说道。

「那你们的意思呢?」唐玲也是个决绝的女子便问道。只是莫漓在那闷人的囚室内心中一沉,玉手拍打墙壁,赤足瞪着墙壁,拼命的发出呻吟声,可是却无人理会。

「这里的女子虽然品质不错,奈何修为不高,最高修为的3 号也不过是刚刚筑基。这些只能当做女畜使用。你师叔是金丹修为若是活祭了,或许可得到上等的功法呢。」秦可卿低声说道。

「罢了,左右是个死字。就这么办吧,可卿你务必快刀斩乱麻,且不可耽搁。」唐玲想了想,最后残忍的说道。

「好吧,我还本想调教这金丹修士一番再活祭了她,看来今日便了断她了吧。」秦可卿恶狠狠的说道。

「若是真得了功法,我等也不必在五玫宗了。天地之大,足够我们逍遥。可卿你也可摆脱凡人之身,和我等一同修炼天道。」那男子戈五兴奋的说道。

莫漓听得脊背发寒,心如死灰。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万柳山庄第二章、天魔劫第三章、五行欲法阵第四章、心魔与道心第五章、天理盟第六章、陷阵第七章、通祭塔第八章、圣女与王女第九章、圣女性奴第十章、生擒圣女第十一章、北狄大战第十二章、大胜北狄第十三章、姬家功宴第十四章、踏上危途第十五章、母狗诀第十六章、沦为母犬第十七章、母畜求生第十八章、淫坠反击第十九章、炼淫瓶第二十章、郎情妾意第二十一章、又见琼华第二十二章、手中玩物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第二十四章、娼妓之羞第二十五章、游街接客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第二十八章、船奴遇险第二十九章、东夷肉奴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性奴天魔第三十二章、贵人相助第三十三章、五玫强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