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仙漓录 > 第七章、通祭塔

第七章、通祭塔

玫瑰圣骑士 2020-09-23 00:57:14

第七章、通祭塔

活祭修真者而获得修为,这种恐怖的邪道功法在中土已经绝迹近万年。当年中土五行修为第一人姬无极,为推翻残暴的邪道带领众多正道五行功法修士,百年间诛杀邪道百万之众。一座座邪道活祭池,折磨人的通祭塔被焚烧殆尽。数千万的流离百姓得以安生,中土正统方才得以延续。

莫漓的檀口和肉穴都插着青铜棒,一丝不挂的抱着膝盖,撅着美臀被关在一米见方的囚室内。她美睦眼泪汪汪,浑身香汗淋漓。但肉体的折磨却比不上心中的躁动,自己即将被活祭的现实让莫漓无法接受。

莫漓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心想只有阴道中隐藏的传音珠才是希望。可是自己嘴巴和肉穴都插着青铜棒,手脚又对折锁上,如何捏碎这传音珠将信息告知那红莲寨的两个炼气期弟子呢。而且这传音珠因为是给炼气期弟子用的,所以大概距离不超过百里,若再延迟几个时辰,说不定那两个傻乎乎的炼气弟子便已经远去了,虽然他们不能驭物飞行,但炼气弟子步行速度也是远超常人的。

想到这里莫漓心中一狠,轻轻的向上扭动美臀,将阴道拉扯开好让已经顶到花心处的传音珠从肉洞的缝隙中挤出。可是这复杂的动作对于一个捆绑着四肢,在一米见方的囚室里一丝不挂的莫漓又谈何容易呢。

莫漓初经人事,虽然在幻境中被轮奸过,可是自己却从未和男子真正交欢过,那处子之身也是两个月前被五行欲法阵的法器所破,之后就再也不曾行房。这让莫漓的阴道如少女般的紧缩,一颗拇指大小的珠子如何能在阴道还插着青铜棒的情况下滑出呢。

莫漓急得鼻洼鬓角热汗淋漓,而且因为不停的扭动,导致青铜棒在莫漓肉穴中搅动着,她的下腹一股股淫欲涌出,每次扭动都发出轻微的「咕叽」声,让莫漓羞臊难当。

囚室狭窄,青铜棒又插入极深,无论怎么扭动肉穴里都无法摆脱那粗糙的假肉棒。处子般的阴道也让珠子极难顺着青铜棒滑出肉穴。

过了好长时间,外面的秦可卿已经在打扫那些女畜吃剩的饭食了。莫漓心急如焚,无奈猛的一缩身子,肉穴紧缩,然后用尽全力向身后的青铜棒顶去,让那青铜棒的冲击力在阴道内将那传音珠撞碎。

那感觉就好像被肉棒深深的插入一样,莫漓一声呻吟,并没有撞碎珠子,反倒让自己浑身酥麻淫欲高涨。可是时间不等人,莫漓只好几次深呼吸聚集力量好再次做冲撞的准备。

几次的深深插入,让莫漓浑身颤抖,肉穴更是流出了大量的淫水。不过想到一会就会被活祭,莫漓玉齿狠狠咬住插入自己嘴巴的青铜棒,再次用尽全力的用美臀撞击插入肉穴的青铜棒。

「喔,前辈可发现我两位师姐?」一个微小的声音在莫漓的肉穴里传出。那震动让莫漓美睦一阵迷离,阴道本就因青铜棒巨力的插入而兴奋,而且破碎的传音珠还在阴道的狭窄空间内发出了传音的震动,更是让肉穴一阵抽搐。

「呜呜~ ,速去五玫山,嗯啊~ 找朱昧真,到欲法阵的古墓来,救我!」莫漓嘴巴插着青铜棒勉强说了几个字。

「弟子听不清楚,找什么真?」阴道里又传来男子的问话。

「朱昧真,火玫峰!啊,我不行了!」莫漓本就焦急,再加上一阵阵高潮被强制压下。那男弟子的愚钝更让莫漓一阵头晕,紧接发出的声音震动着便是高潮的来临,莫漓出来浪叫呻吟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很快传音珠的法力失效,再也无法联系到那两个傻乎乎的红莲寨炼气弟子。自己是否能够获救便听天由命了。

过了不久牢门被打开,莫漓嘴巴里塞着的青铜棒被也吐了出来。秦可卿笑嘻嘻的蹲下,给莫漓的美颈套上项圈。

「呦,自己在这小窝里都能泻身,没想到你还真是个淫妇呢。修炼仙道耽误你了,你应该去当个摇屁股的婊子呀。」秦可卿见莫漓双腿间流着淫水,面色潮红的样子轻蔑的说道。

「我什么也不会说的,求你和我师侄唐玲说一声。只要放了我,我对心魔发誓!」莫漓还在做着最后挣扎,一方面想说服这个阴狠的女子,另一方面或许也可以拖延时间。

「哦,看来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这样我就更不能放你走了。」秦可卿冷笑了一下,然后将嚼子继续带着莫漓的檀口上,让她不能再说一个字。

「一会我就将你活祭,我知道你死不瞑目,毕竟最为一个金丹修为的女子在平日里是我们这些凡人仰望都看不到的存在。不过在这古墓下方的通祭塔内任何五行之力都被封印着,你打不过我的长鞭便是你的无能,认命吧。」秦可卿边说边将莫漓拉出囚室,就好像在拽着一条死狗一样。

「本想玩弄你几日,在你的奶头和骚屄上穿上几个铜环,再让附近村子里的老少都享受一下水玫仙子的骚屄的。凭什么你生来便可以有水灵根,可以修炼功法长生不死,而我们这些凡人女子就只能忍受你蔑视的眼神呢。我就是要让这些不可一世的仙子变成人尽可夫的荡妇。可惜我怕迟则生变,所以只好忍着看你被千人骑万人跨的心,将你直接送去活祭了。」秦可卿冷厉的双眸一瞪,恶狠狠的拉着莫漓向地下更深处走去。

上古异道的通祭塔在几千年时间里几乎都被正统之人毁灭殆尽,而这个通祭塔恰恰是修筑在一座古墓下方,隐蔽极深。当秦可卿牵着莫漓走入通祭塔核心的时候,莫漓已经吓得面色苍白。房间古朴的青铜巨器上镶着玉制的壁画,尽是用匕首刺穿活祭者的身体,流出鲜血汇聚成海的画作;或者是扒开女修士的皮,让里面的肉人跳舞的恐怕画面。

「既然有金丹修为,自然不能以如此下层手段对付你。我是不会让你死得如此痛快的,来吧~ 」秦可卿见莫漓瑟瑟发抖说道。

一座站立的绿色玉石雕琢男人雕塑,男子挺胸抬头,双手两侧平举仿佛是要拥抱什么。那男子玉雕精致异常,就连头发和腋下毛发等细节都与寻常人无异,特别是双腿间挺起斜上的巨根,上面凸起的血管都清晰可见。

莫漓跪趴着地,看不太清楚那玉雕的精致。只是她的双睦盯着赤裸男子玉雕双脚下面的一滩滩泛着红痕的水渍发直。

「水玫仙子莫漓,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了。」秦可卿叹了一口气说道,仿佛失去了一件玩具。

「呜呜!」莫漓拼命的挣扎着,可是秦可卿却熟练的将莫漓扶起,先解开左手的枷锁,将莫漓已经发麻的纤手与那玉雕的手五指相扣,再一按机关,莫漓的左手便锁在那玉雕的右手上。秦可卿又如法炮制的将莫漓的右手锁在玉雕男子的左手上。

然后莫漓的腿上的镣铐被解开,秦可卿将莫漓已经发麻双腿盘在玉雕男子的虎腰间,再将莫漓的脚踝在玉雕男子身后的青铜环处固定好。这样莫漓就爬在那男子玉雕身上,犹如一个正在心爱男子怀中,男子双腿叉开双手平伸,而女子双腿紧紧盘在男子腰间,也双手平伸与男子五指相扣。男子那粗大的肉棒径直插入女子的阴道中去,而且插入很深无论女子自身的重量如何扭动都无法让巨根滑出肉穴。

莫漓心中叫苦不迭,这个姿势身体有力无处施。一双美乳只能贴在男子玉雕那强壮的胸膛上。粗大的男根撑开了莫漓的肉穴,以为莫漓向下的重力深深的插入进去。莫漓只好夹紧双腿好让肉穴可以渐渐接受如此粗大的男根。

「好啦,此合欢祭的男子巨根遇到淫水后每个时辰便会增长一些,大概不到一日便会顶破你的子宫,三日内那巨根便会从你口中突出。好好享受吧!」秦可卿说罢,又围着莫漓与那男子玉雕走了几圈后,便关闭大门离开了此处。

「呜呜~ 」莫漓本想喊住秦可卿,可是嘴上的嚼子只能让她发出呜呜的声音。此时的莫漓心中已经怕极了,甚至羡慕那些吃着泔水的女畜。或者犹如秦可卿所说,穿上乳环和阴唇环,被全村人轮奸,至少可以活着等到救援啊。

通祭塔的核心部位有多个活祭女子的刑具,莫漓的这个男子玉雕算是比较轻松和高级的。莫漓甚至看到有些刑具上,还有女子新鲜的枯骨,这更让莫漓脊背发寒。心想那两个弟子倒是快些赶到五玫宗啊,若是晚个一日,那巨根便会毁了自己的肉穴了,那样即便就会了做人又有何乐趣,又如何与师尊完婚呢。

渐渐的莫漓感觉到娇躯泛冷,发现自己美腿缠着的男子玉雕竟然变得寒气逼人起来,自己的一双美乳还紧贴着男子玉雕的胸膛,这刺骨的寒意冻得莫漓浑身颤抖。

「唉~ 」被冻得无法忍受的莫漓轻叹了一声,环绕着男子玉雕腰部的优美玉腿开始发力,让娇躯开始上下扭动,那粗大的男根便在莫漓的肉穴中上下抽插起来。淫欲的燥热渐渐驱走了男子玉雕的寒气,莫漓甚至额角处还泛出了香汗。

原来每次莫漓肉穴的抽插仿佛都激活了男子玉雕的身体,此时玉雕温度渐渐升高,甚至有些发烫,特别是插入莫漓肉穴的巨根更是渐渐烫得莫漓阴道里的媚肉发痒。这似乎更激发了莫漓交欢的快感,让她扭动得更加卖力了。

剧烈的交欢暖了莫漓的身子,却让莫漓俏脸羞红。更让莫漓羞臊的是,自己居然有些许的快感。在这个即将要了自己性命的淫具上,居然有些一丝依赖。

就在莫漓扭动得乏累了休息的时候,莫漓突然一声呻吟,原来那男根居然长了一段,一下顶在了莫漓的花心处。莫漓只好双腿用力,抬高自己的娇躯让那巨大的男根从莫漓的肉穴中吐出一点。可是全身的重量都被双腿夹紧的力量支撑,很快莫漓的肉穴便慢慢的将刚才吐出的巨根有吃了回去。最终那伸长的巨根还是狠狠地顶在莫漓的花心处。

莫漓心中惊恐,双目流出泪水。她知道这只是刚刚开始,很快着巨大的男根就会变得更长,超出了自己忍耐的极限。莫漓突然想到男子玉雕下的那摊泛红的水渍,那定然是无数女子被活祭时留下的痕迹。

「噼啪!」「哎呦,哎呦!」皮鞭的巨痛让莫漓在迷迷糊糊中醒来,裸背被皮鞭抽打的痛楚让莫漓娇躯微微扭动。可是这扭动却打破了某种平衡,那巨大男根已经长了一倍,正狠狠地顶着莫漓花心处,可是莫漓这一动,让那巨根在整个阴道搅动起来,那痛楚还戴着快感的感觉让莫漓呻吟起来。

「每日十鞭子,让你痛苦的挣扎,这样巨根会快点穿透你的骚屄,让你死的痛快些。」秦可卿打完鞭子,给莫漓喂了些水说道。

「我不行了,杀了我吧。」下身的绞痛让莫漓俏脸苍白,她哀求道。

「这活祭要的就是祭品生不如死。壁画上记载在合欢祭上的女子即使身体已经被那男根戳穿嘴巴里露出龟头,女体还依然在扭动交欢,直到流干最后一滴血呢。再过些时日我定要来看看。」秦可卿舔了舔嘴唇说道,然后离去了。

「我恐怕是不行了。」莫漓呻吟着说道,因为喝水莫漓的嚼子已经被取下,而且也没有必要再戴上了,很快那肉穴里的巨大绿玉男根便会顺着食道从莫漓嘴巴里凸出来。莫漓美臀向左扭动美臀,感觉到那巨根对花心的压力减小了不少,但换了个顶的地方,正撕裂着自己的阴道,或许会捅破阴道的肉壁插入体腔吧。

「啊,痛死了。」莫漓用尽最后的气力,抬起翘臀在那挺立的巨根上套弄着。仿佛是在自己失去女人最重要的器官前最后的疯狂。剧烈的痛楚让女子提臀让肉穴在巨根上扭动,若是有外人看确实很像女子主动上下起伏与那男子玉雕交欢。

突然莫漓感到下腹处的花纹一阵灼热,神识之海内再次传来那个女子熟悉的娇吟声。

「我能感觉到你的小命不保,哎呦~ ,可是我也在受刑。呀~ 」那女子一边和莫漓说话,一边痛苦的呻吟着。

一只戴着镣铐满是伤痕的纤手,在识海中一下抓住莫漓的神魂轻轻一拽,便将莫漓的神魂拉到了另外一个空间,就是那个女子存在的空间。

幽暗的石室内,在红色的妖火照明下,莫漓见到了那个帮她一下就踩死柳克用精魂的绝美女子。只是此时那女子并不像上次那样高傲和妩媚。女子叉开美腿,阴唇的阴环被两根铁链拉开,铁链的尽头是两个烧得红通通的铃铛,铃铛随着女子的身体在身下晃荡着,带着那铁链都红了一半。

一只猪头模样的妖兽,正在抽插着女子的肛门。只是女子表情痛苦,每次抽插的模样绝对不像是在享受,而是在忍受酷刑。一双美乳向上高高的吊起,那穿透乳头的钩子将乳头豁开一道口子。

另外一只尖嘴猴腮的妖兽正在用手掌大的烧红烙铁时不时的烤一下女子的大腿内侧或者乳房,弄得女子要不停的扭动全身,滚烫的烙铁让女子满身汗水,只是这淫荡的样子却没有半点减少女子的妩媚妖娆,反倒给人以想狠狠伤害她,让她求饶的冲动。

女子抬头望了一眼莫漓的神魂,凄然的说道:「和我相比,你那算什么呢?」然后竟然嫣然一笑,那明媚的笑容让整个屋子都明亮了一下。不过随后,那猪头妖魔更加卖力的插她,让她的笑容一滞转而痛苦的呻吟起来。

女子咬着朱唇,迷人的眼睛盯着莫漓。然后见她眼中紫芒一闪,莫漓突然觉得下腹再次一热,一股奇怪的感觉涌出,那是一种将淫欲和痛苦转换为念力的方式。肉棒插入绝色美女体内的猪头妖魔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突然流着口水疯狂的抽插起来,而那烙铁也恰到好处的伸到女子滴着淫水的肉穴处。女子忍耐了几次插入,后再也受不了的浪叫着,似乎最后的理智也失去了。

突然那尖嘴猴腮的妖兽猛的向莫漓神识存在的方向盯去,莫漓突然感到一股力量正在驱逐自己。

「这是插你的那个玉雕奖励你的姹女决,我不行啦,啊~ 」在莫漓被驱除那个空间前,女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在生存面前什么道统都显得软弱无力起来,莫漓快速的阅读了神识之海中的姹女决功法。令她失望的是那功法并不全,或许是因为女子突然被加大折磨有关系。不过现有的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莫漓虽然灵力被压制全无,但经脉内还是可以运转的。若是经脉也被压制,那即使是修真者也会立刻死去了。

莫漓忙运转其中的功法,将每次巨根抽插产生的欲念化为特有的震荡,这种震荡渐渐布满娇躯的与身上散发寒气的男子玉雕向融合。

特别是肉穴里的媚肉同样开始随着震荡蠕动着插入阴道的巨根,突然那男子玉雕的肉棒一阵火热,微微烫人的感觉从莫漓贴靠在男子胸膛的双乳传来。一阵阵的荡漾与莫漓体内的姹女决交相呼应。

伸长的巨根以可以感觉的速度慢慢缩短,当然莫漓并没有因为巨根变短就停止了美臀的上下扭动。此时的莫漓红着俏脸,有如欲求不满的淫妇,双腿夹在男子玉雕的虎腰间,腰肢上下抖动以极快的速度让自己肉穴套弄着那勃起的巨根。

莫漓感觉到那男子玉雕的巨根内隐藏着无穷的精元,只要自己掌握方法便可以将那精元吸入体内。那精元仅仅入体那么一丝丝,莫漓就感觉犹如进行了七八个大周天所吸收的精元,在丹田内这些精纯的精元渐渐转化为真元。可惜那姹女决只有第一层功法便是求欲为念,怎么吸入那男子玉雕的精元却并没有提及。

即使这样莫漓也松了一口气,看来上古邪修是将祭品女子放入在雕像上,强迫交欢活祭后,再由身怀采阴补阳的大能女邪道继续和这雕像交欢,将那些被雕像吸入的精元吸出。不过自己仅仅学会了一个让雕像停止活祭的法门,并不会采阳补阴的精髓。若不是危及生命,而深得中土道统的莫漓也不削去学习那邪道。

虽然男子雕像已经缩回了巨根,不过莫漓依然禁锢在那雕像上,肉穴里也插着不再伸长的巨根。即使不再伸长,那巨根也足够让女子的肉穴撑满了。莫漓只好以着极其淫荡的交欢姿势屏息凝神,等待着那不知何时的救援。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脚步声传来。莫漓美睦一睁开连忙扭动腰肢让自己的肉穴在那粗大的巨根上套弄着,仿佛是个欲求不满的荡妇。

「怎么样?传说中的水玫仙子也不过如此嘛,活祭的滋味怎么样呀?」秦可卿在远处走来,见到莫漓正扭动腰肢与那雕像交欢后,轻蔑的说道。

「不行啦,痛死啦,爽死啦!」莫漓羞臊的说道,她知道如果秦可卿知道自己已经破除了合欢祭的法门,那么很快自己又会被这屋子里的其他刑具杀死活祭了。

「你这骚屄还挺坚挺,上次那个有筑基期修为的女人,这个时候下身已经血流不止了。看来金丹期的女子还是要强一些啊。」秦可卿看了看莫漓被巨根撑大的肉穴,以及滴滴答答流下的淫水失望的说道。

「饶了我吧,下面要裂开了。」莫漓假装哀求道。

「啪啪啪!」回应的是上下扭动的美臀多了几个手掌印,痛得莫漓眼前发黑,全身一阵痉挛一股阴精喷了出来。几滴阴精淫水随着扭动的美臀溅射到了秦可卿的俏脸上,让秦可卿一阵厌恶。

听到秦可卿离去的脚步声,莫漓无力的摊倒挂在男子玉雕上。心中即庆幸没有被发现,又有些后悔自己刚才表现得太过淫荡。

不过刚才的泻身,莫漓感觉到又有一丝丝精元从男子玉雕的巨根处涌过来,那精纯的精元运行在经脉间让自己酥麻的娇躯轻松了不少。

可是莫漓又心中暗恨,自己怎么能用如此邪恶的功法呢,旋即又闭上美睦等待师姐的救援。

「轰!」的一声巨响让整个通祭塔都震动了一下。紧接着一阵热浪袭来,莫漓见到不远的青铜墙壁一个拳头大的火柱喷射过去。

体内金丹开始流转,法力迅速恢复。看来这火柱破开了通祭塔的封灵禁制。

莫漓心念一转,锁在自己脚踝上的铁镣被灵力震开,双手被扣住的枷锁也被震打开。莫漓轻身一飘,犹如一叶花瓣落在地上。一双纤手抚了一下腿间的肉洞,那已经被巨根撑得暂时无法合并了。莫漓黛眉一皱,唤出癸水珠便想毁了这男子玉雕。

不过莫漓抿着的嘴角抽动了几下,叹了一口气还是放弃了拦腰斩断着玉雕男子的想法。

「这毕竟不是你的错。」莫漓自言自语的说道。

「莫漓师妹,你在何处?」四师姐朱昧真焦急的声音传来。

「我在这里,烦劳师姐拿件衣服。」莫漓回应道。

重新得到失去储物袋和首饰金钗的莫漓穿着一身火红色绣金圆领中衣,一双秋水般的美眸冰冷的看着眼前跪着的几个人。莫漓平日里最爱穿着蓝色衣裤,这不太合身的衣服显然是朱昧真给她的。

唐玲被五花大绑,几个穿着红衣的火玫峰女弟子厉目站在她的身后,唐玲傍边是一具被烧成黑炭的尸体,据说是那守着古墓的弟子戈五,在逃跑中被火玫仙子朱昧真格杀。

在唐玲身后跪着一排没有修为的寻常人,为首的便是那个面目阴冷的女子秦可卿,身后有五六个流里流气的男子。在男子的身旁不远处有八九个身披衣裤的女子,她们有些穿好衣服掩面哭泣,有些已经不懂得穿衣服半裸着娇躯眼神迷离,这些正是古墓内囚禁的女子。

另一边是气得火冒三丈的火玫仙子朱昧真,她俏脸气得发白,双睦散过红芒那是她全力运转功法的特征。

「反了你们了!竟敢囚禁师叔?还打算活祭?虐杀女修,邪魔外道?好,你们谁也别想活,都得死!」朱昧真气得语无伦次的说道。

「既然被你们抓了,那便给个痛快吧。」秦可卿平静的说道,让莫漓诧异的是,那鞭法高超的阴冷女子秦可卿竟然是个不能修真的凡夫俗子。

「等等,师姐息怒。此女只是想激怒你让你杀了她而已。」莫漓轻轻按住朱昧真准备发招的纤手说道。

「哼,你这在笼子里也能高潮的骚屄……」「啪!」秦可卿瞪着莫漓说道,不过话还没有说完,莫漓一扬手靠着念力给了秦可卿一击嘴巴,打得她脸颊肿起嘴角流血。在莫漓恢复灵力后,身为常人的秦可卿便毫无反抗的余地了。

「多谢红莲寨的郑高阳与沙才良两位修士。若不是你们,我莫漓的性命恐怕就葬送在此了。这两颗筑基丹还请务必收下。希望两位修士能守瓶缄口。」莫漓不理秦可卿,转身向两个傻里傻气的红莲寨弟子万福道谢,并取出两颗筑基丹赠送。

筑基丹可不是普通的丹药,那是炼气期向筑基期提升的关键药物。大多数的修士修炼到炼气期大圆满的境界后,如果没有筑基丹的帮助境界将永远不能得到提升。换句话说有筑基丹不一定能提升到筑基期,但没有筑基丹就一定不会提升到筑基期。

筑基丹配药起来十分困难,有几味药材可能需要百年的培植。所以对于红莲寨这个三流门派是不太可能给郑高阳和沙才良这个两个傻乎乎的弟子提供筑基丹的。

「多谢前辈!」站在火玫仙子朱昧真身旁的郑高阳和沙才良见状连忙下跪感谢,这两枚筑基丹或许会改变他们的命运。只是这两个弟子见到莫漓时,都有些尴尬或许因为在传音珠里听到了莫漓高潮的浪叫声吧。

「你二人戴着你们的师姐回去吧。」莫漓傲然的摆了摆手说道,莫漓手中的着两枚筑基丹是因为水玫峰弟子太少,师尊欧阳衍才给她两枚筑基丹留着赏赐给炼气期的优秀弟子的。而莫漓的出手也算大方了,一方面答谢他们,另一方面也是希望他们要守口如瓶。

人群中这两位弟子的师姐一个哭的好似个泪人,另一个连衣服都不会穿了,只知道媚笑。看来两女就算将来恢复也难有寸进。其余的女子都被五玫宗的人带走好生安置。秦可卿身旁的那些寻常人帮凶大多是邻村的恶汉,游手好闲被带到古墓里奸淫折磨这些囚禁的女子。这些人最终都会被秘密的杀死,以绝后患。

安排完后事后,莫漓念力一动卷起秦可卿向五玫山飞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万柳山庄第二章、天魔劫第三章、五行欲法阵第四章、心魔与道心第五章、天理盟第六章、陷阵第七章、通祭塔第八章、圣女与王女第九章、圣女性奴第十章、生擒圣女第十一章、北狄大战第十二章、大胜北狄第十三章、姬家功宴第十四章、踏上危途第十五章、母狗诀第十六章、沦为母犬第十七章、母畜求生第十八章、淫坠反击第十九章、炼淫瓶第二十章、郎情妾意第二十一章、又见琼华第二十二章、手中玩物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第二十四章、娼妓之羞第二十五章、游街接客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第二十八章、船奴遇险第二十九章、东夷肉奴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性奴天魔第三十二章、贵人相助第三十三章、五玫强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