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仙漓录 > 第九章、圣女性奴

第九章、圣女性奴

玫瑰圣骑士 2020-09-23 00:57:18

第九章、圣女性奴

姬无极凭借着不灭五行气,击败了中土的异道后,姬家便隐隐成为中土修真第一家族。在近万年的岁月里每每有邪魔外道出现,姬家的修士总是冲在最前线,斩杀异道维护中土正统传承。只是近千年来整个中土强大的修真者陆续凋零,姬家也渐渐有了没落的势头。

然而就在人才凋敝北方战乱的时候,似乎上天又给了姬家新的希望那就是姬琼华。姬琼华的年纪与莫漓相仿,但修为以到金丹后期大成。若不是欧阳衍突破至元婴后期,中土大修士突袭兖州,姬琼华也不会出现在北伐的大营里,她只会默默的修炼,或许再过百年她便会成为最年轻的元婴修士了。

不过让莫漓不解的是,姬家一向视异道为邪魔。可是当莫漓站在那人彘瓶前的时候,她清楚的知道这恐怖的刑具绝对是上古异道所拥有的。因为莫漓在通祭塔中的壁画里见过上古异道用此人彘瓶折磨女子。

不过莫漓并没有过多的迟疑,她缓缓的将精纯至极的水灵气注入那人彘瓶中。瓶中的赤裸女子浸泡的液体颜色也渐渐从白色变为蓝色。女子依然紧闭双睦,美丽的嘴角时不时的抽搐一下仿佛在忍受巨大的痛楚,同时也似乎在嘲讽对她施刑的人。

看到那瓶内女子的样子,莫漓体内金丹流转,更加精纯的水灵气狂猛的输入至人彘瓶中。那浸泡切去四肢女体的液体慢慢变成了碧蓝色。

瓶中美女的鼻翼猛的扇动了几下,然后美睦突然睁开,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莫漓。紧接着瓶中赤裸的娇躯开始疯狂的扭动,一双丰满的美乳在液体内上下甩动。甚至包裹在瓶底假肉棒的阴唇都微微蠕动起来。

「啊,停下啊。受不了啦!」女子美睦圆睁俏脸扭曲的说道。

「不要听她的,继续。」姬琼华微眯着美睦好像欣赏一件玩物一样看着受刑的女子,然后冰冷的命令莫漓说道。

「停啊,好冷,骨头要冻裂啦~ 」女子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瓶内娇躯顺着关节切割的四肢残余也开始舞动,那只剩下女子妖娆躯干的挣扎样子即诡异又淫荡。

在女子剧烈扭动的挣扎下,赤裸的女子肉穴吐出粗大的假肉棒,曲线美好的上身竟然爬出瓶口,露出了细长的美颈和圆润的香肩,只是刚一离开那蓝色的液体女子的肌肤上就凝成了一层薄冰,让人看起来有如扭动的精致冰雕。

「下去受刑!」姬琼华伸手按住女子的头顶,硬生生的将已经爬出的女体按回瓶内。当女巨大的假肉棒再次插入女子的阴道时,阴道内泛出了白色的丝状液体在蓝色液体的背景下一目了然。

「继续,此妖女已经泻身了。她快扛不住了。」姬琼华嘴角微翘地说道,莫漓只好咬紧银牙继续输入水系真元。

「嗷,我说啊!在,在三尾山~ 」女子吐出一句话后便开始嚎叫起来,身体冰冷的痛楚已经让她开始发疯了,美睦内的眼球也开始向上翻了起来。

「多谢道友相助,莫漓你真是头功一件呀。」姬琼华赞叹的说道。莫漓擦了擦鬓角处的香汗报以浅笑。

「事不宜迟,我们速速出发,布阵活捉那北狄妖女。」姬琼华俏脸灿如春华般的吩咐道。

「对了,把此女送到女畜坊!」姬琼华在临走时吩咐身旁的侍女道,莫漓虽然不知道女畜坊具体是干什么的,不过听名字也不是什么好地方,黛眉以皱心中有些不快。心想姬家做事一向光明磊落,自己从小就听师姐和师尊讲姬家诛杀异道,斩妖除魔的故事。谁成想那号称姬家千年来希望的姬琼华竟然如此狠辣。即使此女已经招供还要送入那种地方受苦。

「莫漓妹子误会了,此女罪大恶极。是北狄嫜女宗的一位长老,是专门负责调教折磨中土女子的。无数像你我这样的女修在她手下受尽酷刑而死。所以我才用此雷霆之法对付她,让她也受尽女子的苦刑。」姬琼华见莫漓黛眉微皱解释道。其实以她的身份根本无需解释,只是一来莫漓刚刚助她大忙,二来莫漓长得灵动乖巧让人不忍她生气。

「你死我活,何必在乎方法。」莫漓身旁的金明曦拍了拍莫漓的香肩安慰的说道。

「唉,师姐莫怪我太幼稚了。」莫漓冲着大家笑了笑,心中对姬琼华的好感多了几分。

三尾山位于翼州极西之地,距离巨野北伐大寨足有两万里之遥,北狄圣女纳兰燕选择此处收集地脉也有远离战场之意。

一道红色光芒跳跃般的由远及近,一座看似以红绸围成的花轿几个闪烁就飞行了近百里。终于那花轿停在三尾山那连绵巨大的山脉上空不动了。

姬琼华与莫漓三女从那花轿中飞出,凝立在半空中观望着脚下巍峨的群山。

「这三尾山从西到东连绵千里,我与金明曦前去布阵。希望我们能比北狄妖女早到吧。」石青胭看了看四周说道。

「若是使用姬家秘宝红云轿,还依然还被那妖女抢先的话,那我们的运气就实在太差了。」姬琼华仰着俏脸高傲的说道,确实两万里的路程仅用三日就飞到了。若是寻常飞行法器,最快也要半个月。只是那秘宝空间有限,只能容纳四人。

「石青胭和金明曦布阵后,将会把北狄的元婴修士阻隔在大阵之外。我与莫漓便可在阵内活捉妖女并击杀其他金丹修士。事成后我们返回此处,用秘宝红云轿离开此地。」到了此时姬琼华才将计划合盘脱出。

两日后,莫漓和姬琼华正在盘膝静坐,突然姬琼华美睦睁开,望向东北方向。

「他们来了,九个人,七人元婴修为,两人金丹顶峰。」姬琼华看着那个方向说道,莫漓一脸茫然,在她的神识范围内毫无察觉。

不到十个呼吸后,天边渐渐亮起九个光点。此时莫漓的神识才有察觉,不过她和姬琼华都在阵中不怕被敌人的神识发现。

那九个光点飞至三尾山中心处骤然停顿,然后凑在一起正在商量什么。就在此时异变突起,漫天的黄沙由下而上扬起,转瞬间弥漫近千里。那九个光点一阵忙乱,突然七个光点一下被一阵狂风抽出阵外。剩下的两个光点迅速销声匿迹,不见踪影。

「轮到莫漓妹子的了。」姬琼华微笑的看着莫漓说道,被姬琼华那绝世美女注视让莫漓有些羞臊,她俏脸微红的拿出本命灵宝癸水珠,那精纯的水气一下散发出去,在那黄沙中的一丝一毫的水灵气都无法逃过莫漓的法眼。

「他们在西北方向。」莫漓收起癸水珠说道。

天空中飞荡着漫天的黄沙,地面上峡谷中却要好得多。在荒芜的峡谷中有两个身影极速的向西北而逃,虽然他们在地面上,但速度却是极快的。

其中女子身穿草原白色牛皮盛装,头戴狐尾花翎帽,白色的牛皮短裙下衬托出修长健美的大腿,一双俏皮的红色马靴包裹住女子的双足。女子相貌精致高鼻深目,只是肌肤有些北狄人的黝黑,特别是一双灵动的大眼睛警惕的注视着四周。

另一黑衣男子身穿黑色狼皮外场,头戴狼首盔,面容消瘦,一双狼眼阴狠的盯着远处。

「圣女殿下,再往前百里便可脱困了。」那男子用鼻子嗅了嗅自信的说道。

「有你在我便放心了。」圣女纳兰燕平静的说道。

异变突起,一只泛着五色灵光的纤纤玉手犹如一条闪电直奔圣女纳兰燕抓去。

那黑衣男子见状冷哼一声,抽出一把黑色腰刀急速向那五色玉手砍去。那圣女纳兰燕也一声娇喝身上泛起白色的光盾。

「呲呲!」黑刀与那玉手相击发出了如沸水般的声音,五色光滑的玉手消散,而黑衣男子也抽回黑刀只见那刀身已经破损,犹如被浓酸浸泡,法力流失大半。

「你快走,我来牵制他。」黑衣男子心中大惊,一个照面就将自己心爱灵宝损坏的敌人绝非能够战胜,于是对着圣女纳兰燕喊道。

「你们谁也走不了!」一声犹如黄莺般的呵斥声传来。姬琼华犹如一朵红云掠地飞行而来,她的双手泛着五彩霞光,映着她绝美的俏脸犹如天仙下凡一般。

「走不了,也拉你一起死!」黑衣男子低声狠毒的说道。说罢,一口鲜血喷洒到那黑色刀身上,那原本已经暗淡的黑色弯刀突然精芒大盛,飞离男子之手向姬琼华砍来。

姬琼华见黑衣男子的灵宝飞来不慌不忙,伸出玉手硬接那黑刀的灵力攻势。

「噗」的一声,姬琼华那白皙泛着五色光芒的玉手并没有被伤到一丝,反倒抓住了那黑刀刀刃。姬琼华美睦一瞪,那黑刀在不灭五行气的力量下应声折断。而黑衣男子再喷出一口鲜血,显然是本命法宝被毁本体受创。

「不灭五行气,姬琼华?」圣女纳兰燕惊呼道,然后拿出一根细长晶莹的动物长角向姬琼华攻去。

「纳兰燕,能让我姬琼华出手,你也算是荣幸了,还不束手就擒?」姬琼华冷笑了一下,一双美睦犹如看到猎物的猛兽般冲了过去。

姬琼华的五色光华骤现,将泛起白色光芒的纳兰燕包围在里面。不一会那黑衣男子调息完毕同样加入战团。

此时远处一道蓝芒才飞速过来,莫漓远远见到姬琼华以一敌二丝毫不落下风,反倒隐有击杀二人的气势。不过纳兰燕和黑衣男子也已经看到姬琼华的增援已到,二人都露出绝望的神色。

「你快走!」黑衣男子嘴角流血,脸色狰狞的对着纳兰燕喊道,显然已是强弩之末。此时他再次催动秘法,浑身骨头嘎吱嘎吱乱响,一只巨大的黑色长毛巨狼的虚影浮现。

「吔先,我会记得你的!」纳兰燕娇声喊道后,那晶莹的长角突然自爆化作一片白雾,将姬琼华那凌厉的攻势阻挡。而那黑衣男子血肉寸寸碎裂,融合到那巨狼的虚影中去。一刹那间一只接近元婴期的妖狼凭空出现,它挥舞着利爪,呲着白森森的獠牙,只是它的眼中只有疯狂已经没有了人类的灵智了。

就在纳兰燕想借助灵宝自爆的契机挑走时,一阵精纯的水灵气弥漫开来。脚下的土地似乎都开始结冰了。那巨大精纯的气息给纳兰燕一种错觉,那就是来增援的女子实力并不比姬琼华差。于是她放弃了在逃走,拿起秘宝离火罩连忙催动灵气激发,因为遇到姬琼华级别的金丹高手,就是逃也会被击杀或擒拿,不让再次等候救援。

莫漓也是没有办法,她深知自己的能力不是对面那金丹顶峰二人的对手。如果没有姬琼华任何一人都可以灭杀她。所以她只能让癸水珠化作漫天的水灵气,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或许能让纳兰燕放弃留一人断后自己逃跑的想法。

果然一个红色的灵罩包裹住纳兰燕,她放弃了逃跑而是想用这离火罩拖延时间。

另一边那妖狼吐出漆黑的妖丹与姬琼华战在一处,姬琼华认真的盯着那妖狼,显然动了真气,双手的不灭五行气化作了两把五色短剑与那妖狼厮杀着。

莫漓飞到纳兰燕的离火罩旁,收起漫天的水灵气看着离火罩中的白衣盛装女子。

「这离火罩是纳兰族的秘宝,就是元婴中期的修士也无法破开。我想你们的计划恐怕要失败了呢。」纳兰燕坐在离火罩内说道。

「我今天来就是对付你这离火罩的。」莫漓平静的说道,说罢将那癸水珠收入手中,不一会那癸水珠便在莫漓的灵力下变成了一朵七瓣水莲花,莫漓纤手一甩,那癸水珠化作的莲花便渐渐增大直到将纳兰燕的离火罩容纳进去后,水莲花才开始慢慢流转消融离火罩。

「没有用的,以你金丹中期的那点灵力想熔炼我的离火罩吗?」纳兰燕笑了笑说道。

「我当然无法熔炼你的离火罩,但是我却有阻断灵气的功能。离火罩失去了天地灵气的供养,以你自己的灵气又能坚持到几时呢?」莫漓解释道。

就在此时,姬琼华一双玉手提着那妖狼的头颅飞了过来,不过她的表情并不好看,显然是低估了敌人,没有短时间力擒两人让她有些没有面子。不过以一人之力不到一刻钟就击杀金丹顶峰的妖狼,那实力也算是中土金丹期的第一人了,不灭五行气果然厉害。

「莫漓,需要多久才能破开?」姬琼华娇美的俏脸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要看纳兰燕的灵力能坚持到几时了。」莫漓无奈的说道。

「我便是在里面三天三夜也无妨,等到我们外面的元婴修士杀进来,你们谁也别想好。」纳兰燕在离火罩内说道,她的神情宁静显然对于这秘宝极有信心。

「外面的大阵最多还能坚持四五个时辰。」姬琼华秘音传给莫漓说道。莫漓向着姬琼华轻轻笑了笑,表示自己也有信心。

慢慢的那由癸水珠凝成的水莲花由浅蓝色变成了深蓝色,莫漓一手拿着上品水系灵石,一边让那浓稠的水系灵气经过自己金丹和极品水灵根的洗涤后输入进那旋转的水莲花中。

离火罩内的纳兰燕俏脸一变,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不妥,但是旋即宁静下来说道:「就算你有如此精纯的水系灵气,这离火罩也能坚持个两三日。我劝你二人速速投降,我便收你二人为我的侍女,保证你们周全,若是我族的那些元婴修士到来,我可就保不住你们了。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把你二人折磨致死的,或者用烈马诀把你们调教成母马呢。」

「不用听她的,继续。」姬琼华美睦如电的看着纳兰燕说道,即使姬琼华沉着俏脸也无法掩饰她那琼姿花貌般的美丽。莫漓黛眉微皱的加紧输入水系灵气,那水莲花旋转快了几分。

「不过说到底,你们还是想活捉我。就算那些元婴修士没有来得及救我,我也会在离火罩破裂前自尽的。我知道你们这些中土的人怎么对付我们,我才不会受尽凌辱呢。」过了一会纳兰燕说道,此时她的脸颊已经流出汗水,显然离火罩失去了天地灵气的供应,以她自己的灵力来维持有些牵强。

「我们只是用你换取一个人,并不会伤害你的。」莫漓的额头也泌出了汗水解释说道。

「哦?说来听听或许我们有更好的解决方式呢。」纳兰燕见莫漓比较好说话,便和颜悦色的问道。

「百年前被你们抓到的女修士紫媚仙子。」莫漓坦白的说道。

「哦,那个淫妇啊。哦,不,紫媚仙子呀。这位道友不如这样,你若让我回去,我定在三日内放出那紫媚。我以圣女的名义发誓。紫媚那女子对我族来说只是个玩物而已,除了气气欧阳衍外别无用处。」纳兰燕劝说道。

「莫漓,她在扰乱你的心神,专心破了她的离火罩!」在一旁打坐随时准备战斗的姬琼华睁开美睦说道。

「我纳兰族擅长御马,听闻那些元婴老祖们收的母马各色不同,像这个叫莫漓的女子,若调教为母马后赤身奔跑时浑身会出现水系蓝色的纹路,若是金系的女子会形成白色的纹路,不过若说漂亮还是修习火系的母马会有火红色的纹路。你姬琼华嘛,是不是会呈现五色的纹路呢,那可以卖好多钱呢。」纳兰燕轻蔑的说道,好像很快莫漓和姬琼华就会被擒,然后调教成光屁股的母马一样。

「我中土道统不像你们北狄般的蛮荒。被我擒下的女子呢,都需要背诵七万字的女德书,以及一十六部伦理传。不过若是被擒的女子修炼过采阳补阴的功法或者过于淫荡不堪呢,在我们姬家洛京有一处罪女台,被俘女子若想脱罪便要赤身裸体用下身(小穴)夹住粗笔在台上书写七万字的女德书。我特别想看到你夹着毛笔在罪女台上写书的样子,最后我会放了你和你书写的女德书回去的。」姬琼华反唇相讥的说道。而莫漓也听闻过这种刑罚,用小穴夹住铁铸的毛笔写下女德书,不过写完后女子的阴道也就废了,什么采阳补阴都没有用了。

「好吧,那就看看是我一丝不挂给你们写什么书,还是你们光着屁股给我当拉车的母马吧。」纳兰燕俏脸微红的说道,然后一挥手那离火罩被红光包围,再也看不到里面的情景了。

一个时辰后,那巨大的水莲花内的水灵气已经精纯至极,就连姬琼华都叹为观止。而水莲花内部的离火罩却犹如风中残烛忽明忽暗了。

「轮到我了!」姬琼华娇美的身躯突然暴起,双手的不灭五行气化作两条长鞭,向那离火罩内撩去。

「嘭!」的一声,已经不堪的离火罩在姬琼华的攻击下碎裂。莫漓收回癸水珠后也连忙飞身冲入那离火罩内。只看到一个巴掌大的破碎离火罩罩秘宝和纳兰燕刚刚穿着的衣服,而纳兰燕却踪迹不见。

「快追!」姬琼华绝美的面容都微微扭曲的说道。

中土的翼州的极西便是西域,由几十个部落和奴隶制的小王国组成,西域各国虽然每年征战不休,但土地肥沃、物产丰饶更养育了不少高鼻深目的西域人。而三尾山的商路便是连接中土与西域的重要通路。

在三尾山商路旁的一处温泉,由几条毛驴组成的商队暂时在那里歇息。由于三尾山有地脉存在于是有着大量的温泉,很多来自西域或中土的商队便喜欢在温泉旁扎营。

泛着白气的温泉外,有两名身穿皮甲头戴尖顶盔的西域人看守着。七八名赤身裸体的女奴正在温泉内洗澡。那些女子都生得高鼻深目与北狄人有几分相似。

「铛铛!」奴隶主拿出铜锣敲了几下,那些女奴都赶紧爬上岸边仿佛慢了一点都要受到惩罚。

「一个,两个……」奴隶主是个四十岁微胖的男子,他不停的数着这些赤裸女奴,好像在数着他家羊圈里的绵羊。

「七个,嗯,不对,还差一个,」奴隶主向弥漫着白雾的温泉内看了看,从腰间抽出了鞭子。

「还差阿苏娜,她很快就出来。」一个年级较大的女奴一边晃荡着丰满的乳房媚笑的哀求着奴隶主说道。

「那个阿苏娜已经不再是你的主子了,她和你一样都是我的性奴隶,我才是你的主人。」奴隶主厉声的对着那个女奴说道,并且挥舞了一下皮鞭发出噼啪声,吓得那个赤条条的女奴连忙和其他女奴一样赤身裸体的双手抱头蹲在路边。

「主人,我来了。」一个娇美的女声说道,此时从温泉内走出一名全裸女子,女子长相秀丽,肌肤虽然较中土女子黝黑,但细腻如丝绸。这个叫阿苏娜的女子甩了甩黏在俏脸上的秀发,美睦清澈的走到路边,看得奴隶主都傻了眼,她那不可亵渎的神情让奴隶主忘记准备惩罚在她身上的鞭子。

阿苏娜的身材匀称臀部丰满,这都和其他的女奴不同,那些女奴路上受尽了折磨除了丰满的双乳外,每个女奴都能清晰的看到丰乳下面的条条肋骨。

阿苏娜走到那些女奴身边,见她们都一丝不挂的叉开美腿蹲在路边,双手抱头。她黛眉一皱,眼神中显出挣扎的神色,不过她又看到不远处薄薄的黄雾,于是认命般的蹲在地上,同样叉开美腿,让自己女子最私密的肉穴完全裸露在几个男人的眼前。

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在温泉极远处浮上来一只纤细女子的手,她的尸体被人用石块压在温泉低下,只有一只纤手随着流动的温泉来回飘动,仿佛在告诉那商队的奴隶主自己才是真正的阿苏娜。

那个身材匀称蹲在地上的女子并不是真的阿苏娜,那是用秘法逃脱的纳兰燕,不过使用秘法后纳兰燕暂时全身的灵力被压制,与寻常人无异。她已经逃到距离石青胭布下大阵的边缘处,只要再前行三十里,便可全身而退了。不过纳兰燕的灵力已经全失,只好用最后的灵力幻化成一个女奴混在商队里。

「自己把镣铐都戴上!」一个商队的守卫命令道。此时纳兰燕才看到自己光着屁股蹲着的地方有一摊锁链组成的刑具。

「我们好好听话就是了,干什么还要戴着镣铐?我们肯定跑不掉的。」纳兰燕以阿苏娜的名义抗议道。

「噼啪!」这次纳兰燕丰满的美臀上终于挨了皮鞭,打得纳兰燕差点没叫喊出来。从小便以圣女身份傲然北狄的纳兰燕可从来没挨过打,北狄所有的人甚至责骂她都不敢。臀部的巨痛让纳兰燕张开檀口接连呼吸了几下都没有缓过来。

「阿苏娜,你还以为你是塔苏(一个西域王国)的公主吗?现在那里可是你叔叔掌权了。你们这些叛逆的罪人就是要受罪的。你们不但是我的女奴,还要戴着镣铐光着屁股走上几千里被卖掉。」奴隶主给了纳兰燕一鞭子后高傲的说道。

「把我们打死累死了,就卖不出好价钱了。」纳兰燕继续辩解道,她只是希望不戴上那些镣铐。

「你放心,我贩卖奴隶二十年了,没有一个女奴被累死。她们都是在被我卖到妓院的时候,累得半死而已。对了,亲爱的阿苏娜,出了三尾山就到了北狄人和中土人的地盘了,再也没有人知道你是谁了。根据你叔叔的意愿,我会把你卖到最偏僻最简陋的妓院里让你受苦的。不过我不会把你们这些女奴一起卖掉,我会隔着二百里卖掉一个人。这样即使你们就再也不会有机会见面了即使见面也是在贩卖女奴的市场上,你们将一生都在异乡人的胯下回忆自己曾经高贵的身份。」奴隶主说道。那些女奴听到这些话后都发出了悲痛的哭泣声。

铁镣铐是有脖环,双手镣铐和双脚镣铐组成,这些镣铐又被细长的铁链连接,这让这些女奴每迈出一步都要提着脚上的锁链痛苦万分。

纳兰燕咬紧银牙忍受着脚踝处生铁镣铐的摩擦,生来便具有灵根的她从小就锦衣玉食,后来又成为圣女,更是身份超然。不过她完全想象不到,在自己金丹大成后,竟然会被逼迫得化身女奴,还是那种戴着镣铐赤裸裸体的罪奴。

不过纳兰燕旋即一想,若是被中土的姬琼华生擒了,她们如果用北狄人对付紫媚的方法对付自己,那真的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所以就算赤身裸体戴着镣铐走过这三十里,自己便可呼唤大阵外面保护自己的元婴长老们,到时候杀尽这些凡人就行了。

「你快些走。」一个守卫用鞭梢戳了戳圣女纳兰燕的肛门说道。

「是,是。奴家这就快些走~ 」纳兰燕学着那些女奴放浪的声音说道,那些一起的女奴已经光着身子被押送几千里了,她们丝毫不再在乎自己的裸体,而且这些日子里每个守卫包括奴隶主都已经在她们身上发泄过几十次,所以她们只是希望那些守卫能看在有过夫妻之实的份上不再过多的折磨她们。

「阿苏娜,你到了中土有啥打算呐?」胖子奴隶主骑着毛驴,看着这些女奴中身份最高的阿苏娜问道。

「主人想怎么处理小奴隶都行,小奴隶认命了。」纳兰燕装成的阿苏娜顺从的说道。

「你要是早这么听话多好,那样的话你就可以嫁给你叔叔的狗了。在皇宫里当母狗也比在异乡当婊子强啊。」奴隶主感慨的说道。

「是啊,小奴隶后悔也晚了。就是希望主人能给小奴隶一个好的安排。」纳兰燕装成的阿苏娜接着的说道。

「唉,你若是卖给了北狄人还好,大不了做个妓女快活一辈子。若你被中土人买走,那可惨了。中土人最是瞧不起我们,到了他们那里的女奴很少活过十年的。特别是中土的世家,若是你卖到那里等待你的便是几千条规矩和各种酷刑了。」奴隶主喃喃自语般的说道。

「扎营吧。今晚就在这过了。」过了很久奴隶主说道。

「不啊。」纳兰燕装成的阿苏娜哭泣的说道,她看到自己距离大阵的边缘只剩下不到一里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万柳山庄第二章、天魔劫第三章、五行欲法阵第四章、心魔与道心第五章、天理盟第六章、陷阵第七章、通祭塔第八章、圣女与王女第九章、圣女性奴第十章、生擒圣女第十一章、北狄大战第十二章、大胜北狄第十三章、姬家功宴第十四章、踏上危途第十五章、母狗诀第十六章、沦为母犬第十七章、母畜求生第十八章、淫坠反击第十九章、炼淫瓶第二十章、郎情妾意第二十一章、又见琼华第二十二章、手中玩物第二十三章、豹狈追杀第二十四章、娼妓之羞第二十五章、游街接客第二十六章、姹女炉鼎第二十七章、奴船苦刑第二十八章、船奴遇险第二十九章、东夷肉奴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性奴天魔第三十二章、贵人相助第三十三章、五玫强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