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娇妻的秘密情人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五蕴劫主 2020-09-27 20:42:22

第十四章

刺眼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洁白的床单上,风璟安排好了公司的事躺在床上怔怔的看着空气中的微尘神思游离。眼前这景象让他觉得很有意思,平时微不可见的尘埃此时在温暖的光线里正狂乱无序的涌动着。每一颗尘埃好像都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突然被阳光注入了光和热便有了生命,它们热情洋溢成群结队沿着光线旋转攀升而当它们冷却后又将会复归寂静,所有绮丽的生命都是一场以负熵为食的盛宴最后终将以热寂散场。

风璟脸上呈现出病态的兴奋,他睁大眼睛努力观察每一颗尘埃的轨迹沉醉在这场生命的律动中,不会儿的功夫就感到头晕眼花了,他连忙摸出口袋里的药吞了几片缓解症状。等到心情平复后他的理智又回来了,最近他的思维老是不受控制像是匹脱缰的野马四处奔腾,有时候一片叶子都能让他看上好久的时间。自己的身体是最主要的研究对象,各项指标都在正常的数值之内这点他记得清清楚楚。

如果身体机能没有问题,那问题到底出在哪了?或许是近年来一直沉迷实验没去找女人交媾平衡体液?他可以控制自己的思想不去想女人,但是他到底是个健壮正常的男人,身体日积月累分泌的雄性激素并不能被他控制,他的思维像冰山冷峻身体却像是要喷勃欲发的火山再加上乱用药物造成了他目前的症状。

想到沈黛一个人还在医院里,他简单的洗漱准备出发,那可是一剂很好的药!风璟研究生物学解刨过太多的大体老师,见过高矮胖瘦男女老少各种各样的尸体跟这些东西打交道太久,他看见陌生人第一反应往往会不由自主的猜测:他们藏在衣服里的肉体是怎样的,男女老少胖的瘦的各种身体要用什么样的的力道何种持刀手式才可以割出完美的切口?太熟悉人体构造以至于让他对人这种生命体失去了敬畏之情,异性身体的那种神秘感对他而毫无诱惑力,女人已经越来越难引起他的性趣了,他把她们当成研究素材的兴趣远大于把她们当作倾诉繁衍对象的兴趣。

沈黛在他心里是有些不同的,她是作为一个鲜活的生命被风璟所救。他不会无聊到去拯救一具大体的生命就像人们不会无聊到去拯救一头肉猪的生命,因为那样做毫无意义。沈黛在他心里被定义成为一个真实又美丽的女人所以救治才会有意义。他救了她,给了她第二次生命。根据谁创造谁拥有的法则,这个诱人的生命应当属于他!就像亚当第二条肋骨化成的夏娃,她只能属于亚当。若是她要与他人苟合上帝便要惩罚她。

来到住院部时昨晚的护士已经全部换班了,他本想向那个高灵娜打听一下昨晚还有没有人来看望沈黛呢,看样子只能作罢了。

“小兜子!早上好,我又来了昨晚睡的怎么样?”风璟观察了一下房间,摆设都没怎么变,他走后应该没什么人过来这更验证了之前的猜测。

“金窝银窝都比不上自家的狗窝,你不知道隔壁房半夜住进来了个小孩疼的一直哭,我一晚上根本没怎么睡,现在就只想回自己的家好好睡一觉。”沈黛脸上有些疲惫看见了风璟还是很高兴笑着说道。

“嗯,坚持一下吧!就一瓶消炎药,看样子你的身体确实没问题了”风璟拿起沈黛的输液板看了眼信息说道。

“是啊,多亏了你不然我就惨了,这瓶水输完我们就出去吃个午饭吧”沈黛高兴的说道。

“听你的”风璟坐在她边上握了一下沈黛的手,感觉她肌肤有些凉便把输液的阀门关小了一些。

“哦!对了!这是你的手表吧。这手表看着就不便宜,一定很贵吧?”沈黛眼睛发亮从枕头下摸出个手表递给了他,那手表闪闪亮亮镶满了钻石有些晃眼。风璟接过手表脸上些许纠结没有马上回答。

“怎么了?我就是好奇随便问一下没什么意思的”沈黛怕风璟误以为她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赶紧说道。

“我是在想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如果告诉你这只表一百多万你会不会觉得我在炫耀?可我要说它不贵的话对大部分人来说它又不便宜。好像怎么说都不太诚实”本来她听着昨晚枕着一百多万睡觉又点发蒙结果风璟一本正经的解释把沈黛逗笑了。

“你平时也这么认真吗?太可爱了”沈黛调笑着问道。

“你是学医的应当知道治学要严谨,我性格并不古板,我可是有很多爱好的:绘画摄影搏击我都喜欢,但是我多数时间都在实验室里,每个新药品的研发背后是天文数字的经费投入,我必须要养成认真严谨的习惯,而习惯一但养成就很难改变”风璟平静的回答道。

“你看你又想多了,我又没有没说你古板的意思,是说你可爱好不好”沈黛听着风璟的话摸着下巴说道,她感到面前的男人有些怪异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输完液后两人结伴出去,沈黛需要买套衣服和手机,她现在只有身上这套睡衣可以穿没有换洗的。风璟人高步阔走在前面,沈黛披着他的外套落后半步。她166的身高在女人中间不算矮可也只到风璟的肩膀,那大衣穿在身上已经快及至她的脚踝了,天知道他这衣服又要多少钱。担心大步子会把衣服给弄脏只能小心翼翼迈着小碎步的紧紧跟随。她是倔强的性子虽然有些恼怒风璟不知道怜香惜玉放慢脚步等等她,可她就是不肯言语一声,只是低着头亦步亦趋的跟着模样看上去像个受了委屈又依恋丈夫的小媳妇。

步行街喧嚣热闹行人接踵,风璟护着她两人走在了一起男人高大俊逸,女人娇媚可人收获了许多羡慕的眼神。她感到了久违的快乐,原来她也是可以被人羡慕的,那些羡慕的眼神让她第一次体会到幸福是什么感觉:像暖暖的阳光轻轻抚摸着身体,慢慢浸入肌肤里然后又悄无声息的蔓延至骨髓最后抵达最深处的灵魂,所有沉重的,抑郁的,苦难的都被阳光洗涤出来留在地上变成了黑色的影子,而她也变得越来越轻随着清风无拘无束的飞翔起来。

迈着轻快的步子进入电信服务大厅,沈黛习惯性来到办套餐送手机的活动专柜,还在纠结着要不要拿那只不知名的国产机时风璟已经选好了一部苹果X正准备付钱,沈黛赶忙过来阻止风璟。她有自己的坚持,如果只是因为别人对自己有好感就可以理所当然的接受对方的礼物那是对感情的亵渎,那样的事她做不了。

“我还是比较喜欢这款VIVOx23,之前同事也是用的这款手机质量好像还不错,没事可以听听音乐拍照的效果也很好。苹果手机从来没用过估计用不习惯,就拿这部了。”

沈黛把电话卡装了进去,微信下载好后消息通知连续响了一阵,她谢绝了风璟好意硬着头皮狠心扫描付款2100,拥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手机。一一回复同事们的关心后在店员热情的道别声中走了出去。正巧旁边是家卖化妆品的店铺,风璟记得沈黛房间貌似没有洗护用品就问她要不要买点化妆品,谁知她又是摇头说不用那些东西。风璟有些可怜她,哪个女人会连瓶洗面奶也没有?不由分说的牵着她来到了一家巴宝莉专卖店。她从小对奢侈品就没有概念,也从来没用过什么化妆护肤品冬天擦点郁美净防冻伤,高中时期用的大宝对她来说就是奢侈品,不怎么修饰保养可她就是这么顽强的从小美到大,这估计要归功于她那个不知名的母亲,孩提时候她穿着破旧的衣服在街上闲逛收获总比那些面容枯槁的乞丐多的多,这让小小的她明白不管以后生活多苦,她对抗命运还是有一张的底牌。这也是她可以一直坚持的底气有所凭依便无惧怕。

专卖店里一条围巾的价格都让她心惊胆战,她颤颤巍巍试穿着衣服,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此时她的打扮连旁边同是女人的服务员也看的目瞪口呆,风璟暗自欢喜这真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闭月羞花不为过,西子重生尤逊她三分娇媚。沈黛自己对着镜子挑了一堆毛病,这衣服的价格让她感觉像是披了件荆棘做的衣裳如芒刺背,换回睡衣逃也似的跑了出去。风璟自顾付钱拿着衣服追了上去。

嘈杂的农贸市场人声鼎沸摊位老板用劣质音响一遍遍重复着10元3样,还有不断叫唤亏本清仓大甩卖的,老实农民则一言不发蹲在路边上兜售自家的禽畜和小吃,拥挤的街道污水泥泞各种气味混杂。

沈黛在这里却是如鱼得水熟练的穿梭于人群只中,她选中一款廉价的衣服正要和老板讨价还价切磋一下,却看见人群中的风璟如鹤立鸡群皱着眉头用一块洁白的手帕捂着口鼻踽踽独行,人群下意识的都避着他如同达利特回避婆罗门一样。沈黛半生流离失所非常缺乏安全感这一幕打破了她的幻想: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中间隔着一条看不见的鸿沟。

她再没心思闲逛匆匆结账一起回到了医院里办理出院手续她要赶快上班要回到正轨。回到病房沈黛意兴阑珊的换上了自己新买的衣服,风璟送的那套她也收下了。午饭的地点她执意要定在CBD附近风璟不推辞一切依着她,他们正要出发这时房间又进来了一个人。

陈玉京得知医院救护车出事后着实吓了一跳,谁知一车人里老对手提前退场,心上人安然无恙。他不禁暗自揣测是不是祖上哪个死鬼升官了,不然这两年怎么好事一件接一件。心情舒畅一连做了两台手术一点不累家属的红包都没来得及领就直奔县人民医院来了。陈玉京准备好好献殷勤说不定马上就可以抱得美人归呢,他春风满面的敲开门哪晓得沈黛房间里还有个男人长得跟男人公敌似的,看这情形两人关系还挺不错,保持了一天的好心情顿时就没了影。

情况出乎他的意料原本要说的话卡在嘴里,抱着花提着个果篮和风璟大眼瞪小眼像个大傻子。

“小沈身体怎么样了,当时听说你出事了打你电话又没人接我真担心的不得了,昨天第一时间就准备过来的,谁知临时来了两个急诊,老的去飞刀了其他几个医生的水平院长又不放心只能我上。我可是一下手术台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拿着祝你早日康复”陈玉京把花塞到了沈黛手上,一边观察着风璟。

“谢谢你陈主任,还麻烦你特意跑一趟真不好意思。我其实没什么事,刚刚出院手续都办了,正要和我表哥出去吃饭呢!要不一起去?”沈黛笑着回答道。

陈玉京一听是表哥态度马上变得热情起来,直夸风璟一表人才和沈黛一看就是亲戚,长辈遗传好颜值高。

“中午必须是我请客!一是庆祝小沈出院,二是庆祝小沈加入麻醉科,以后我们就是一个战壕里并肩作战的亲密战友了,给我个机会我先贿赂一下沈医生以后手术工作多配合配合我们争取共同进步”陈玉京八面玲珑不然也不会早早的被提主任。

听他这么说沈黛两人也不好拒绝,毕竟别人是一番好意。陈玉京掏出宝马车钥匙说这里他熟的很,五里牌街有家做牛头宴的特正宗开车去只要8分钟。三人来到停车场准备上车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陈玉京接到了院长的电话被一同乱骂让他马上赶回去做手术,他现在资历浅可没有资格和院长讲条件,只能表示遗憾提议把沈黛和风璟先送过去。

风璟表示不用麻烦了他自己有车带沈黛随便吃点就回市里去。

他的车也如他的人一样高大,沈黛不认识这是什么车但是坐在上面可以俯视往来的轿车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或许风璟很迷念这种感觉她这样想着。

电话响了陌生的铃声让她一时没想起要接电话,拨回去原来是快递员提醒她有包裹要查收。她想那应该是梁浩给她买的羽绒服到了,她这才想起她是有男朋友的可是这一整天她都没有想起这查,梁浩总是为她默默付出,连他手机上的天气预报地址都是自己这边的,天冷加衣,下雨带伞总是不厌其烦的叮嘱。沈黛你真是个虚荣的贱女人难道你忘了爸爸的教训了吗?

自己只有一张底牌而风璟有一手的好牌,好物不坚,彩云易散不必等到年老色衰只等个10年自己30多岁又如何留住风璟呢。风璟是个好人很优秀但是未必适合自己。一百万的手表对他来说是便宜的东西,但是当时自己想的是快回到租房把水龙头关掉,因为她出门总把水开的很小很小这样水表就不会转能省点钱。

车上两人都没说话静静听着越剧几分钟到了地方,风璟选了一家日式料理店吃自助,每人356元算是比较高档的餐厅。

沈黛有些怅然若失她已经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打算花一大笔钱报答风璟算是对自己良心的一个交代然后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好好和梁浩一起生活可356块钱的交代实在太寒酸。

“璟哥!你有兄弟姐妹吗”她轻轻搅拌着面前的鳗鱼饭,其余的海鲜刺身她没吃过不知道怎么去下手。

风璟看她这一路上情绪低落正要试探原因自己手机却先响了,他对着沈黛笑道:“看说曹操曹操就到,我妹妹”

“我在外面和女孩子吃饭呢,药在实验室里编号ED025你自己去拿千万别拿错了,记得带上恒温箱5摄氏度左右保存”

“接视频干什么,你太失礼了,别人正在吃饭呢,我的事可不用你操心,你还是先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吧”风璟说道。

沈黛竖着耳朵扒拉着饭,大概是妹妹要和他视频被他训斥了。风璟挂了电话夹了片三文鱼沾上酱油给她放在碗里,看她只顾着吃饭又给她倒了一盏海鲜汤说这汤不错让她尝尝。

沈黛抿了小口汤味道确实很鲜美,感到鼻子有些不争气的发酸她勉强维持着笑容对风璟说道:“自从我爸爸进了监狱已经好多年没人给我夹过菜了,从高中到大学毕业7年来都是我一个人生活,真的太辛苦了。有时候总想着要是我有个哥哥该多好啊!晚上打雷下雨不用害怕的躲在被窝里,煤气罐他肯定也不用我背上楼,别人嘲笑我衣服发臭他也一定会替我出头。璟哥!我第一眼看见你就感觉特别特别亲切,我们上辈子一定是亲人从今天起我可以把你当成亲哥哥吗?”她说着说着泪水像珍珠一样落在了汤里,这泪水或许为她不幸的过往而流,亦或为这份刚萌芽便要枯萎的爱情。

风璟看着她的眼睛不说话,他知道沈黛说的感觉他很亲切不是什么借口,但那只是他们两人的DNA很契合有大几率可以诞生出优秀的后代,所以负责繁衍的那部分基因会促使身体会产生一些生物酶影响生物的思维,使两个生物体成为配偶的机会变大而已。现在她要自己当哥哥是怎么回事?难道想让我当备胎?他不动声色决定见招拆招!

沈黛低下头不敢对视那双明亮的眸子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她感到风璟来到她面前把她剩下的汤喝了,又拿着帕子给她擦干了眼泪。

他口气有些失望说道:“小兜子你的眼泪很苦涩!希望以后你哭泣的时候落的泪是甜的。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哥哥就哥哥吧总比当普通朋友好你说对吧”

沈黛破涕为笑松了一口气“璟哥,这次自助餐不算数,我已经是麻醉师了。等下个月发工资我一定要再请你一顿大餐”

“那是当然,救命之恩呢!你就想请我吃个自助餐就把人打发了?怎么也要先叫声哥听听吧”风璟回到原位给她剥虾。

“哥”沈黛甜甜的叫道。她理清了情丝不再去纠结恼人的情感问题马上又恢复了以前的开朗,在风璟面前也不怎么保持形象了更为率真大口朵颐吃的满嘴是油,风璟满眼宠溺不时的给她擦拭嘴角的汤汁。

救命稻草是个很有意思的词语,在能救人性命的时候稻草价值千金,可救完人之后价值就变了。风璟觉得自己就是那根稻草,你想拿根稻草换千金可能吗?听到沈黛诉说着自己的情况,风璟脑里正想着对付她的方法,她以为当了个麻醉师就可以按自己选择的方式生活?但是她忘了自己只是森林里一头诱人且没有自保能力的小鹿,并不是每个猎人都像他一样会怜惜她,所以为了拯救她,他要再当一次稻草,不过这次得当骆驼背上的那根。

“小兜子,你现在是三甲医院的麻醉师了能不能帮我弄一些异氟醚?我实验室也有麻醉药但是这种吸入式的太少了。有些实验我要私下做不太想让人知道,当然了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就当我没说”

麻醉药是红色处方属于国家严格管控的药品要弄到太难了,而吸入式麻醉药由于手术用的比较少想弄出来更难。所以这种事如果被查到丢工作算是很轻的处罚,严重的要刑拘。

沈黛纠结片刻才回应道:“这个东西很难弄到,有机会我可以多报少用帮你匀一点但是估计剂量很少可能不够你用的”

“这里有张卡你先拿着和同事搞好关系,特别是药剂科的主任要多走动走动。药库会定期清理一些过期药品,我想对一个主任来讲偷龙转凤难度应该不大”风璟把一张银行卡轻轻放在沈黛面前。

看着面前的卡沈黛有些生气连忙推辞:“哥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帮你不是为了钱,再说了药剂科是个肥差主任肯定不缺人巴结,人家凭什么搭理我呢”

“所以才要给你活动经费啊!他可能不爱搭理一个普通医生但是有钱的富家千金小姐分量就不一样了,平时和同事多聚聚也要划些钱吧,我还有辆SL你上下班先开着看谁敢小看你。实话告诉你,我身体出问题了去医院又检查不出毛病,我自己私下配了些药效果很好但目前比较缺异氟醚,卡你拿着就当是为了救我好吗”风璟诚恳的道。

沈黛听他这么说马上收起银行卡关心的询问他详细情况。风璟一边安慰她一边想着后续计划。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沈黛你做的到吗?就算你做得到由奢入俭我还可以让人把事情捅破以做威胁到时候你还得要乖乖求我。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