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疯情书库!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娇妻的秘密情人 > 第七章

第七章

五蕴劫主 2020-09-27 20:42:17

第七章

由于高架桥悬空不接地气,气温比地面低了好几度已然结了冰。交警查看了路况觉得太危险考虑到安全问题决定把高架桥路封禁,车辆来来往往剩下一条路显得十分拥堵。董三贤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直接绕路上高速可以更快赶回医院,高速那边这么多年都没听说过结冰。

太阳明晃晃照在柏油路和周围的雪地上相应成辉,只让人感到目眩,老司机张师傅当然是不知什么是雪盲症的,他干这行一凭的是胆大,因为经常遇到死人而且死状千奇百怪胆子不大干不了。

二凭的是车技,时间就是生命不快不行,所以最是看不得超他车。他对自己的工作充满自豪,佛度有缘人,他渡有难人干的是同一种事业。

单手开法拉利的人,那能比得上他单手开救护车?他警灯一响人命大于天!,坦克都得给让路,前面永远是一片坦途。一脚油门甩开想超车的大卡,司机张师傅用手揉了揉发花的眼睛,准备抽根烟解解乏。

一摸口袋却是粘乎乎的,他把手放在眼前一瞧顿觉恶心,他妈的谁往他口袋里扔了个口香糖!这一分心车子已经快开到路边了于是赶紧回了把方向,还没等他擦完冷汗,他往后视镜一瞟直吓得亡魂大冒。

红头重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逼了上来,正打着转向来势汹汹要超车。

他连忙急打方向。卡车瞬间上前,消失在前面的弯道。

连续急转方向张师傅已经失去了对车辆的控制救护车蛇行数米侧翻过去冲出了路面。

车厢里几个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后门突然大开,最外面的医生像是风筝一样首先被甩飞了出去摔在地上不知死活,董三贤第二个毫无防备被甩出来时,车门正好被路边的水泥垛卡了一下,车门闭合夹住了他的脖子,犹如鳄鱼捕获猎物的死亡翻滚。

董三贤的身体飞出去了,脑袋却留在了车里。血淋淋的脑袋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还留有最后一刻的惊恐和痛苦,整个脑袋像是竹筒里的色子一般在车厢里滚来滚去腥血四溅。

他肯定不会想到就因为他自己为了摸一把沈黛的屁股挨到最后上车才会导致自己丧命,平常都别人关门反锁。但是今天他才是最后上车的,关了门忘记了反锁丢了性命。色字头上一把刀,古人诚不我欺!

沈黛坐在车厢最里面的地上,车子的惯性让她的肩膀狠狠撞在了座位上,她幸运的没有被甩出去但是钻心的疼痛像火烧一样从肩膀蔓延到全身,剧烈的撞击让她痛的张不开嘴,耳朵里尽是嗡嗡的声音,眼泪稀里哗啦的流了下来,来不及思考沈黛下意识的钻进了座位下面死死的抱住椅脚。

车辆翻滚董三贤的头颅也不停翻滚好几次还撞到了沈黛,沈黛此时就像被扔进了洗衣机里天旋地转身体不断被撞击像是不断被人用铁锤猛锤痛的气都喘不过来,沈黛心想这是要死了吗?最终车子四脚朝天停了下来,沈黛被挂在上面动弹不得,董三贤那满是鲜血的头颅正在地下证证的盯着她。

沈黛的精神终于崩溃了,小腹一热淅淅沥沥的尿了出来。她拼命挣扎求救却发现自己已经控制不了身体了,声音刚刚产生在喉咙里就好像消失了。

什么都在消失,时间在慢慢消失,空间在慢慢消失,自己也在慢慢消失,一种不知名的力量好像要把所有的一切都消融掉,她绝望的带着不甘和恐惧转头看向外面。

世界对她太不公平,她忍饥挨饿受人嘲笑,样貌娇媚惹人嫉妒总受人针对受了那么多苦,好不容易生活有了盼头却要死在这里,难道她的出生就是为了来世间吃苦吗?

尽管这样她还是想看看这世界最后一眼。人们常说在临死前往事会像走马灯一样重现,可她只看见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前面不远相处,白皙的手握着一根粗大阳具撒尿,另一只手慢条斯理的整理着头发。

眉毛修长像剑一样凌厉眼睛却像是古井,带着与世隔绝的疏离感,五官很是立体,但面部线条却十分柔和,这张脸有男人的大气和女人的秀美,沈黛第一次发现原来男人也可以长得这么好看呀。

那男人脸上原本戏谑的表情慢慢变成惊讶看起来显得格外怪异。

沈黛的眼皮越来越重,这个男人是她整个世界唯一还没消失的存在,她嘴里已发不出声音了只能在心里疯狂呐喊:「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风璟孑然一身站在河边,看着河水蜿蜒浩荡不停的流逝,亦如生命强盛时可焚山煮海但最终走向的是消亡,风璟对人的身体了若指掌,但是他对生命的存在方式还是充满疑惑,人的各种行为不过是身体分泌不同的酶刺激神经元产生的应激反应是一种复杂的生物化学反应。所以人的喜怒哀乐何其可笑?

佛家说空性明觉,自见如来,他觉得勘破这些喜怒哀乐的表相亲自感悟什么,就可以解开生命的真谛。

生命诞生于自然,赫拉克里特说:「自然喜欢躲藏起来」

这其实是说自然是胆怯的,人是一种群居动物,人聚在一起就会产生一种人多势众的错觉,这样你又如何能感受到生命最初诞生于自然的孤寂和无助呢。

神思良久风璟蹲下来把箱子里三尾小鲤鱼一股脑的倾倒入河里放生,几条鲤鱼进到河里得了自由却不着急游走,还在边上贪婪的吞咽没散开的红色营养液。

风璟看着这几尾鱼相互挤攘只为挣到更有利的位置好大快朵颐浑不在意即将搁浅的危险像极了色欲众生,他面色嘲弄掏出家伙水柱击射打在鱼身上,几尾鱼受到惊吓再不争抢慌忙逃窜。

「哎,你们真的是唐长老不吃草还丹——凡胎肉眼不识货,不过不乱吃东西也好!早觅为龙去,江湖莫漫游,须知香饵下,触口是銛钩」风璟淡然的自言自语道。

这时「嘭」嘭」的几声巨响,一辆救护车从马路上冲了出来连续翻滚停在了他前面,风璟不慌不忙的转过头用尿冲散了最后一点营养液,整理好衣服这才上去查看。

先谨慎的绕着车转了一圈没发现隐患才进入车厢,司机已经不用仔细检查了,不知哪里的一截树枝贯穿了胸腔死透了。

车厢壁四周尽是杂乱的血迹宛如大师书写的丑书,风璟轻轻的用脚拨开地上的头颅来到了女人身边。

「喂!醒醒!」见对方没反应他试探的摸了一下女人的脖颈,女人的皮肤带有细腻的触感,指尖感受她脉搏有节奏的跳动,人还活着。

风璟从头到脚把她摸了个遍,温软润滑白嫩紧致不禁感叹这女人当真生了一身好皮肉。

确定了女人身上没有什么地方骨折,风璟双手一掰不算牢固铁杆应声而断,女人跌入怀中露出一张娇媚的脸。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